大佬医妃路子野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妖月狼魂无弹窗全文阅读吧

作者:水刃山
更新:2021-03-08 8:00:55

穿越重生热门

  •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了大佬

    最新章节: :山贼头头与忠犬小弟
    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总有一轮明月升起在异乡的窗口捎来亲人的问候想家的时候总有一泓山泉注满故乡的清纯洗去市井的尘垢想家的时候总有一双大手扶起跌倒的勇气斟满壮行的烈酒想家的时候总有两行目光牵动心的潮汐灌溉爱的绿洲哦,故乡想家的时候总有您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总有您的身影站在我的身后……南京江义勇2015-11-7

    帅碧琴2021-02-21

  • 神仙已被科学家证实

    最新章节: 郑家村
    主子的话侍女不能不执行。潘金应声“嗯!”,端起脏痰盂出了门,一眨眼便已拿着空痰盂跑回潘金莲将痰盂放原处,自己也回原来位置站定,继续闭眼打盹。个倒痰盂过程竟然不到十秒钟。 “果然不出所料,把柄说来就。”张土豪看着根本没洗没刷的盂,喜滋滋地想罢,对潘金莲道“怎么这么快?这痰盂没刷吧?诉你,这痰盂里可有小屁孩撒过尿。”  潘金莲不屑地“哼”一声,顾自继续打盹。  “不我?好啊!这要让我这领导检查了问题,哼哼!”张土豪说罢,手端起空痰盂躺下,然后倒扣过盂,脸蛋朝着痰盂内部,搞起了生“大检查”。  数嘀脏水从盂内落下,滴入张土豪口中。张豪本能地咂了几下嘴,欲咽下时发觉味道不大对头,醒悟地急坐,含着脏水,苦着脸朝地上寻找盂,没料看过来看过去就是看不痰盂。  “咦?痰盂怎么失踪?刚才还在地上的嘛……”张土见身边地上并没有痰盂,奇怪地想质问潘金莲时,才猛地发觉痰端在自己手中。没料就这么一分,张土豪口中的“饮品”一下子下了肚子。  “你个小淫婆,我像电脑上的回收站,将吐进痰的脏物回收进了肚子。”张土豪上恶心、嘴上恼恨地瞪着打盹的金莲,心里骂道:“算你狠!等爷我挑出了毛病,让你无法抵赖找你结账。老爷我一定要创造出、让你小淫婆不得不给我送货的柄!  躺在躺椅里的张土豪想这里,将痰盂甩了几甩,然后将盂举过头顶,仰脸再次检查起了盂,并由于全神贯注,头脸与痰口越靠越近,并在不知不觉中将袋慢慢伸进了痰盂口,直至一不心“卟”地一声,使张土豪的整脑袋都被套进了痰盂里。  张豪暂时还没有到考虑脑袋钻进痰的危害,他圆瞪着双眼,双手像汽车拐弯一般转动着痰盂,仔细察起来,果见痰盂四壁尿液遍布脏污不堪。  脑袋钻在异味深痰盂内的张土豪,不仅没感到悲,反而看喜剧电影似地越看越开、越看越激动,并不由得洋洋得地自言道:“哼哼,幸亏这次突检查,污垢这么厚、异味这么重这种情况充分表明,不仅今天没,昨天没洗,前天和大前天都没洗刷!”  接着,张土豪又大喊道:“小淫婆,我的话你听到有?”  潘金莲顾自打着盹,无反应。  张土豪下最后通牒地再次大声道:“小淫婆快快回,否则后果自负!”  潘金莲旧顾自打着盹,无任何反应。 “连发了几条短消息,竟然一条回。”张土豪恼恨地说着,气急坏地摸起折扇,朝套在脑袋上的盂底部猛力一敲。铜痰盂随即发“咣”地一声震响,直震得张土脑袋里“嗡”地一声,身子猛地个哆嗦,然而小潘金莲却依然没任何“回复”。  张土豪怕再敲击痰盂将自己打成脑震荡,只改用更高的嗓门叫喊道:“潘金你个死烂淫婆婆,我发出的指令到底听没听到?”  潘金莲睁眼睛,假装惊奇地四处寻找着声来源,一边自言道:“咦?这声怎么这么悠扬、怎么这么悦耳、么这么动听?怎么像是从多声道箱里发出的立体声?”  “别错了,这是我从痰盂里发出的声,所以这么悠扬动听,是因为这盂是铜的,敲上去的扇子是象牙!”张土豪说到这里,忽然意识不对,想道:“这怎么扯到音响果上去了?”  于是张土豪再大声对潘金莲道:“你必须正面答我的问题,你的服务这么不到,洗刷这么不负责,就不怕我张豪炒你鱿鱼?”  “俺说咋这好听,原来你钻进了痰盂。哇塞简直比低音炮还好听。”潘金莲着脑袋钻在痰盂里的张土豪,忍住捂嘴笑着说罢,接着道:“看你头戴痰盂的酷模样,听着效果棒的好音响,简直是在享受一场觉盛宴。”  “真的?你真听了好声音?”张土豪心中刚一喜便觉得小淫婆可能又在耍什么花,便恼恨地大声道:“快回答我问题,别东拉拉西扯扯的!” 潘金莲朝二边看看,嗲嗲地说道“相公,俺们现在是在讨论音效其它问题俺过一会儿自然会回答。”  “什么?你……你个小子,你叫我相公?”一声嗲嗲地公听得张土豪极为受用,不由又兴了起来,道:“那就先讨论音问题,然后……哎小婆子,我拱铜痰盂里发出的声音,真的很酷”  潘金莲:“简直酷死外国,你自己没感觉到?”  张土:“当然感觉到了,就是……就这痰盂里异味太重,每说一句话吸一口重雾霾,不戴口罩有些受了。”  张土豪一说罢,便双托住痰盂,摆定个准备“脱痰盂脑袋”的姿势。  潘金莲急喊:“别出来!”  张土豪:“让我永远呆在里边受折磨?” 潘金莲:“不是的张老爷,痰盂音响效果这么好,你要是在里面首流行歌曲,肯定棒棒哒。” 张土豪:“不行,异味这么重,怕歌还没唱完,人已熏晕在地,省人事!”  潘金莲嗲嗲地道“你就不会坚持住,不让自己晕?只要你唱歌,俺就跟着节奏扭舞,让你瞧得血脉偾张,难以把。怎么样?”  张土豪想了想然后道:“不怎么样,你肯定又耍我,你才不会扭艳舞我看呢!  潘金莲写保证书一般嚷道:俺保证,保证又放又荡地扭地你二颗眼珠子变成二只溜溜球!” “真的?那可太好了。”张土心里惊喜地说罢,忽又醒悟地对金莲道:“不对!我的嘴巴鼻子尤其是眼睛,都在痰盂里。你这候扭,跟刘谦的魔术表演给盲人有啥区别?还是等我拱出来后再吧!”  潘金莲道:“等你拱来俺就不扭了,俺需要的是你的声,和这痰盂的共鸣产生的嗡嗡给俺伴奏!

    灬黑色的白天2021-01-03

  • 三国大发明家

    最新章节: 专业的“流浪汉”
    第六回王牢头重义托人说情县太爷发飙吓坏役头话说牛永贵一听同窗好友王亮说坚决要给他上下打点疏通关系,他很不忍心让王亮为他破费钱财。可是,又怎么也拦不住,最后没办法,也只有说声“谢谢”了。于是心里想道:“以后一旦真的能在大牢里被放出去了,有朝一日我访到高人,学会武功,打死了‘活阎王’为乡亲们除了害后,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报答王亮不可呀。”这时,一个家人开门进了屋,来到王亮面前。说道:“老爷,酒席好了。”王亮说道:“好了就开席!”王亮和那人说完,就又和牛永贵说道:“仁兄,我今天备了点薄酒素菜,为你接风。”牛永贵听了后,又急忙道谢。酒菜丰盛,兄弟俩尽情把盏,一直喝到了俩人都有了醉意了为止。牛永贵暂时还得回到牢中,听王亮是否能够打点成功,能否被释放的消息。牛永贵又回到死囚牢里后,王亮就开始在自家的屋子里,倒背着俩手,踱着步,走来走去,思索着怎样才能撬开县太爷的这张嘴,让他不再追究牛永贵骂过他的事,同意放走牛永贵,这一关很难过呀。因为,这事又不像是走后门、办其他别的违法的事,因为县太爷有权,你给他送上大礼,财宝动人心呀,他动了心了,收了你的礼了,什么法不法的,他的嘴就是法,只要他说一个“行”字就好使了,就是不合法的事,也合法了。可是,这件事不行呀,你给他送钱不好使呀。因为牛永贵是把他骂了,他有牛永贵的气呀,不是送钱就能了事的。所以,这事太不好办了。因此,他良久地思索着,思索着……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用手一拍脑门,俩眼一亮,说道:“哎呀有了!”因为他把这事想明白了。要想让县太爷放了牛永贵,只有每天都在县太爷身边转悠的人,才能说进话去。因为,他们毕竟经常给县太爷送礼、溜须拍马什么的。所以,他说句话,县太爷能不给他们点面子吗?于是,他想道:“要是想让县太爷身边的人劝县太爷放了牛永贵,唯独只有俩个人选。第一个人选,就是师爷。第二个人选,就是役头。【注:役头,就是县衙里衙役的最高领导。】因为,他们俩个人每天都围着县太爷的屁股转,而且还是县太爷的左膀右臂,县太爷每天都得倚靠他俩处理事务,如果他俩在县太爷面前说句话,县太爷一定能给面子。”这时,王亮又想道:“在这俩个人当中,托谁办这事最好呢?师爷说话县太爷应该最能给面子,可是师爷那老犊子太坏,我从来都不搭理他,不能求他。看来,也就只有求那个役头帮忙了。役头我们俩的关系还不错,他一定能帮忙,而且县太爷一定也能给他面子。好!那么我就求他吧。”王亮想道这里,次日一早,就买了很多的礼物,又带了些银子,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役头的家,说明了来意。役头一看这些银子,乐了,用手一拍胸脯,乐呵呵地说道:“行行行,这太行了!就凭咱俩老铁的关系,这忙我一定帮,也一定能帮成。哈哈哈!要说我是干啥的?哼!这你知道,我每天都围在县太爷的身边转。在衙门院里头,县太爷是天,除了师爷就属我官大了。我要是说句话,那县太爷还能不给我点面子吗?”王亮急忙一举大母手指头,奉承地说道:“那是一定的!一定能给你面子,要不是我看你有面子的话,我怎么能来求你呢?是吧!哈哈哈……”此时的那个役头,听到了王亮的奉承,也得意忘形地“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后,王亮说道:“好!那事就这么定了,我知道这事你一定能办妥,我就放心了,过几天后,我来听信。”那个役头说道:“好,这事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三天后你就来听好消息吧!”王亮说道:“那可是太好了,事情办成后,我可得好好地谢谢你呀!”王亮见这个役头满口答应给帮忙,又是那么自信,他认为看来这事能妥,就告别了役头,高高兴兴地回了家。转眼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正是县衙里的人们上班的时间,役头在县衙里见此时也没啥事可做,挺清闲。眼前又没有别人,只有县太爷和他在县衙大堂的后屋里坐着闲聊呢。于是,他心里想道:“哎呀,我给牢头王亮都打了保票了,此时跟前又没有别人,正是我跟县太爷为牛永贵讲情的好机会,我就赶紧把王亮托我的事给办办吧。”他想到这里,于是他急忙站起身,给县太爷施了一礼,别看他跟王亮说话时又拍胸脯又吹牛的。可是这回真在县太爷面前为牛永贵说情,他的心里可就是胆胆突突的了。然后,他面对着县太爷,弓着腰,陪着笑脸说道:“太爷啊,我看------这个,要不------咱们,那个牛永贵------”这时的县太爷,一听今天役头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呢,也不知道他想说个啥?最后只说了个“那个牛永贵”。于是,县太爷就歪着脖子斜着脸,“嗯-----?”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斜着眼睛看了看弓着腰站在面前的役头。然后轻声试探地问道:“你说那个牛永贵咋的?”役头急忙看了看县太爷的脸,一看县太爷的脸挺平静,然后小声地说道:“我的意思是说,牛永贵他也不是杀西庄张三的真凶手,要不把他放了吧?”县太爷又斜着脸看了看役头,然后不解地问道:“把牛永贵放了?”此时,那个役头一看,啊-----,县太爷没发脾气,也没动怒,声音和脸色还都挺平和的。于是,他心里就有了底。他想道:“看来没事,县太爷炸不了,还是我役头有面子。哼!别看他是县太爷,他县太爷怎么的?他县太爷看样子也不能不给我面子!”这回役头的心里有了底,胆也就大了,说话也就不吞吞吐吐的了。这时,就把弓着的腰也直起来了,脸也不陪笑了。大声说道:“是呀,把他放了吧,西庄的张三又不是他杀的,老在牢里圈着他干啥?”这时,就见县太爷突然把脸往下一沉,把俩个眼珠子使劲一瞪,右手使劲“啪”的一拍桌子,“呼”的一下,冷丁往起一站。冲着役头,嘴里大声吼道:“大胆!放恣!你是个混蛋!你算个老几呀?好不容易抓住的杀人犯,你就红口白牙的说让我把他放了?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哇,你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都不知道?还敢跟我说这话!”县太爷说完,气得他回手照准役头的左脸,使劲“啪”的就是一下,抽了他一巴掌。因为,此时的役头没有防备县太爷会来这一手,这一巴掌把个役头打得一愣神,然后役头再一看县太爷,只见把县太爷气得浑身直哆嗦,就连乌纱帽的俩个翅膀也跟着乱颤。铁青着脸,鼻子都气歪了。役头这一看可不要紧,吓得他自己的脸也不是好颜色了,嘴里说了声“哎呀妈呀”,然后转过身去刚要跑。这时,就听县太爷的嘴里骂道:“去你娘的吧!”县太爷骂完,抬起右脚,照准役头的屁股使劲踹去,这一脚踹的还真挺准,正好踹在了役头的屁股上。这时,只见役头弓着腰,向前“噔噔噔”跑了好几步,然后“扑通”一声,摔了个大前趴子,闹了个嘴啃泥。这摔了个大前趴子不要紧,摔掉了俩棵门牙。疼得他“妈呀”一声,急忙爬了起来,俩手捂着嘴,撒腿就跑了出去。当役头一气跑到家后,一头扎在了床上。连吓带累,他的心都快要在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嘴里还一个劲地“哎呀呀呀呀,哎呀呀呀。”地叫唤。过了三天后,到了第四天的晚上,王亮如约的去了役头的家,打探放牛永贵的消息。可是当王亮听到役头说话时,就感觉他怎么和三天前说话不一样了呢,嘴有点露风。当他仔细一看役头的嘴时,这才发现,缺了俩棵门牙。王亮就有点纳闷,于是问道:“哎,我说,咱俩就这三天没见,你怎么就成了大豁牙子了呢?”那个役头一听,红着脸急忙连连摆手说道:“哎呀我的妈呀,你可别提了,我不瞒你说呀,也不怕你笑话,你交给我的事,我不但没给你办成,还被县太爷把我好顿连踢带打,可把我给打苦了。你说县太爷发起脾气来,他咋那么恶呢?先是给我个大嘴巴,这一嘴巴把我的脑袋打得‘嗡嗡’的真响。然后,紧接着又使劲踹我一脚。哎!你说,县太爷他咋那么准呢?这一脚正踹在我的屁股上,一下把我给踹趴下了。这不是吗,还摔掉了我俩棵门牙。”此时,王亮一听,想笑还不好意思笑,急忙道歉,说了一些你为我办事你受苦了等等的话,然后又安慰了一番。最后,才道别了役头,回了家。到家后,王亮又犯了思量,为了难。心里想道:“这事可怎么办呢?这个役头没把事办成,就只剩下师爷那个老犊子了。而那个老犊子还太坏,我平日里从来就不尿他,真不想求他。可是,如果要是不求他的话,可就再也没有能和县太爷那老东西说上话的人了?”此时的王亮,思来想去,很是为难,可是牛永贵他又不能不救。最后他又想道:“现在,只剩下师爷那老犊子了,再也想不出别人了,为了救牛永贵,师爷那老犊子再坏,也得求他了。可是,就是求他给说情,自己和师爷那老犊子又没有什么交情,自己和他也说不上话呀,这可怎么办呢?”王亮急得在自家屋里,又是倒背着双手,低着头,皱着双眉,走来走去,绞尽脑汁,在想着一切办法。这时,他走着走着,突然一下站住了脚,嘴里“哈哈”一笑。然后说道:“哼!有招了,这是个好办法,就这么办!哈哈哈……”若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我就吹牛逼2021-01-02

  • 大圣欢喜天经典

    最新章节: 未能留痕
    春去秋来变换朝花拾情感泛粉红的梦中乘着小坐在夕阳已不再期我知道我是你的玩你坚强任从不被牵躺在树下渐进入梦一道被染的海平线接着情思两端整理思绪的凌我不能一围着你转不可能陪共患难从不敢碰你手腕天空绽放烟花烂也不过是骨灰一爱情的小说翻就翻后只能扬友谊的风我无奈只你的玩伴着你的脚逐渐缓慢手放在他手旁边总慰自己把放宽但却旧优柔寡我只能做的玩伴却能把你陪我陷入了给的梦幻只配做玩春去秋来变换朝花拾情感泛粉红的梦中乘着小坐在夕阳已不再期我知道我是你的玩你坚强任从不被牵躺在树下渐进入梦一道被染的海平线接着情思两端整理思绪的凌我不能一围着你转不可能陪共患难从不敢碰你手腕天空绽放烟花烂也不过是骨灰一爱情的小说翻就翻后只能扬友谊的风我无奈只你的玩伴着你的脚逐渐缓慢手放在他手旁边总慰自己把放宽但却旧优柔寡我只能做的玩伴却能把你陪我陷入了给的梦幻只配做玩我只能做的玩伴却能把你陪我陷入了给的梦幻只配做玩

    实心熊2020-12-29

  • 召唤系新娘

    最新章节: 我怕他们跟不上
    原曲:《三妻四妾》原唱:王媛渊填词:枯言灯火阑珊爬上枝桠戏子入戏也沙哑岁月无声指间沙勾勒你眉目如画长安依旧繁华街角的你种的木兰花如今已开满了繁花只是不见你笑靥如花你离去时多么潇洒寻不到的海角天涯千山万水轻轻踏只见你一语不发乌鹊南飞绕树三匝韶华易逝翩然而擦相守也不过红颜刹那伤了木兰花灯火阑珊爬上枝桠戏子入戏也沙哑岁月无声指间沙勾勒你眉目如画长安依旧繁华街角的你种的木兰花如今已开满了繁花只是不见你笑靥如花你离去时多么潇洒寻不到的海角天涯千山万水轻轻踏只见你一语不发乌鹊南飞绕树三匝韶华易逝翩然而擦相守也不过红颜刹那伤了木兰花你离去时多么潇洒寻不到的海角天涯千山万水轻轻踏只见你一语不发乌鹊南飞绕树三匝韶华易逝翩然而擦相守也不过红颜刹那伤了木兰花----------------幽若。陌上聆音---------------

    沧舞悠悠2021-01-01

  • 佳谋

    最新章节: 虐杀魏王
    [audio]分享莫道愁原创团队的歌曲意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4830687(更多好声音,尽在5sing原创音乐)[/audio]原曲:Winky诗《红尘》原唱:小曲儿原词作:绾作曲/编曲:Winky诗戏腔:HITA策划-清芒(莫道愁原创团队)词作-长屏(莫道愁原创团队)翻-黑羽暗鸦(沧澜古风音乐社)后期-阿甄(puto扑通广播剧社)美工-玉妖今夕何夕,画下杏花初遇,乌夜雨,梦三千不见你相思难题,落下一地忆,陌路,深宫难测郎呓。杨柳依依,看多少风雨,红袖昭题君知否情难系,都道命,早知如此天意,笛,故人知我长相忆锦瑟年华料此生负你相思红豆笑故里今是夕,他曾梦金戈铁骑怎料误归期(不如归)夜阑他曾卧听风吹,深宫谁怨他道:“事难看清”梦中说尽生意,愿与君长相忆杨柳依依,看遍多少雨,红袖昭题,君知情难系,都道天命,知如此天意,横笛,人知我长相忆。锦瑟华料此生负你,相思豆笑故里今是何夕,曾梦金戈铁骑,怎料归期(不如归去)夜他曾卧听风吹雨,深谁怨他道:“情事难清”梦中说尽平生意愿与君长相忆。锦瑟华料此生负你,相思豆笑故里今是何夕,曾梦金戈铁骑,怎料归期(不如归去)夜他曾卧听风吹雨,深谁怨他道:“情事难清”梦中说尽平生意愿与君长相忆。天意报.jpg(80.62KB,下载次数:1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6-1-219:54上传

    金子曰2021-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