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往然修仙记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美食修仙系统

作者:天心01
更新:2021-03-04 1:31:10

都市言情热门

  • 你们用枪我用弓电竞

    最新章节: 不甘心的小江
    妮妮送了一把嫣红色的小花伞,小花伞轻轻的、薄薄的,上面涨镶嵌了五颜六色的亮片,闪闪发光。大宝爱不释手,下楼也撑着,躺沙发上也不停地转动着,一会儿收拢,一会儿轻轻撑开,完全忽略掉了身边的我那么专注地看她。想到儿时,和我的小伙伴们手牵着手一起欢快地去照相馆拍照,看照片里应该也是这么大。容容个子最高站中间,我在她的一边,另一边容容用双手搭在了敏敏的两肩上,还挺让人吃醋的。一起去电影院参加学校组织的少儿节目,一起大合唱,一起抹着嫣红的腮红,背着小竹篓,表演《采蘑菇的小姑娘》。那个时候,我们拥有一块电子怀表就欢喜得不得了,每一天都贴在胸前,偶尔会晃来晃去,走在马路上感觉特别得意。走路的时候,头上的马尾随着步子的节奏左右摆动着.....得到一双漂亮的水鞋,连睡觉都不愿意脱下来。美好的年华一去不复返,唯有珍藏内心,偶尔回味,时时感受生活的惬意。岁月虽好,却是来之不易。不惧将来,不忘过去。

    弥乐瑶2020-12-06

  • 我在异世界当乞丐上滑

    最新章节: 鸿钧合道
    越是难熬就越要依靠自己撑过去/无双生活像脱线毛衣从那第一针开始发展成无法收拾孤立无助的局有人猜测他现状担心他扛不下但他像消失一样一条也没有消息个月后回帖子写完故事的后续也期待有个人将泥样的我拉起我开去健身体每天在阅读文字辛酸苦心灰冷都是人生的经历各自人生暗时都曾经正在经历如突如其来雨形单影只捱过去越是难熬就越依靠自己撑过去人生所有的泥泞靠自己趟过去那些曾受过的伤虽是什么好事却让你更有力量面对常的世

    鹿临霜2020-12-13

  • 美人捏造漫画

    最新章节: 道尽鬼冥化真仙!
    真相雨水敲击大地唤醒地底下那么多生机的姹紫嫣红古老又年青爬出上过标签只属于寒冬的大片宽广越过崎岖狭长的冬春交界仿佛记忆中敲锣打鼓缓缓走向厅堂的迎亲队伍因为承载太重的责任队伍大曲度弯曲仿佛一只拉紧的弓弦任何个人都是一支利箭被拉紧按在命中注定的时间地点瞄准射杀着尘世中需要本人知晓的真相射中了自是脑中一亮一旦看见看清自己的本来面目自是心头一暗免不了原形毕露世界本来就是一团漆黑万物都是幻觉只因人的自我安慰为什么非要自寻烦恼何事不是无中生有

    牧云王嫣然2021-01-13

  • 我的校园300字左右

    最新章节: 自愈之体
    母亲不止一次对人说,怀上我时候,没有一点的感觉,没有点的反应,身子很干净,真是怪了。在我出生的前一天,母梦见了观音大士怀抱一个婴儿送给母亲,母亲接过婴儿一看是个女孩,还会笑呢。母亲一兴,抬头想对观音大士说什么才发现,观音大士不见了。母醒后对父亲说:“这一胎肯定个妞。绝对没错!”第二天的晚时分,我就来到了人间。母小时候是在国外的教会里长大信的是天主教。但,自从我出以后,母亲就坚决改信观音了她经常说:“谁的话我都不信我只信观音。”从此,村里人戏称母亲为“观音娘”。我的来,对这个家庭来说,添不上,也说不上忧。从小到大,我是静静的,静得常常让人想不我的存在。我的这个性格,按在的说法,应该就是自闭症或是性格内向什么的了。幸好,那个年代,大家还没有这个意,再加上没有这个专业人士去究这个话题。在我三岁那一年隔壁的胖大婶不止一次跟我母提醒:“你的女儿,喉咙会不有问题,或者舌头的问题。最让医生看看。”母亲回答道:谁说的,我的妞会讲话。只是跟外人讲话。她什么都会讲。隔壁的大婶才不信,因为,任怎么叫我,我都不理她。于是有一天,她趁着我家里没人,我抓到她的家里。她用两脚夹我的身子,用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另一个人,用力掰开我的巴,然后,将一根筷子插进我嘴巴里,吓得我拼命挣扎,用哭叫。。也许是我的哭声引来我的大姐,只听门“砰”一声推开了,与此同时,我家脾气本超好的大姐竟然手抓一根木,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吓得大婶她们赶紧把我给放了。母事后听了大姐的话,更是气得行,直接跑到胖婶家要找她评。其实,家里的人都知道,我讲话,而且发音还很标准。就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家里来了人什么的,就躲一边不讲话,至在外头,也从不跟任何人说。在家里,我最喜欢的事,是在母亲的房间里看小人书。母是个书迷,按她自己所说,她开始是小学教师,后来,实在太喜欢看书了,于是,就调到新华书店当了几年的店员,在店员的几年里,她看了很多的。她什么书都看,什么书都读后来,因为父亲的原故,在加,父母亲俩人都是海归人士,这样,在文革的时候,理所当的回到了农村,关了牛棚,接农民群众的再教育了。我喜欢,常常抱着小人书坐在父亲的面,看完小人书,就坐在凳子,看他写字。父亲的字,写的漂亮,书法更是一绝。母亲说当初就是因为看上父亲的书法才会嫁给父亲的。看来,母亲父亲的粉丝是铁的事实。有时,我也会一个人静静的趴上半的时间,就这么盯着桌台上的油灯火,看火焰摇摆跳跃。有次,大哥实在忍不住了,就小的问我:“妞,你老发什么呆﹖”我一本正经的说:“你看火,它可以开出好几个花瓣呢可以变成很长很大,有点也可变成小小的一点点,它可以像儿一样绽放,也可以收缩成一小小的花蕊。它简直就像魔术一样。”大哥也学着我的样子趴在桌子上,对着灯火看了好会儿,说:“嗯,灯火原来会花呀,我们的妞同学说的倒也。”然后,就独自走开了。大的年龄比我大十岁,他高兴的候,会把我举过头顶,让我跨他的肩上,在路上飞奔。有时,也会半夜把我叫去,让我帮提着灯火,跟他一起去插泥鳅或者,到竹林捉只象鼻虫回来用线绑住它的一只后脚,然后给我当玩具玩。父亲心情好的候,会给我哥和邻居的哥哥姐们做风筝。父亲似乎从没有想要给我做一个风筝,而我也从有主动跟他提起过。每次大哥放风筝的时候,我就默默的跟大哥的身边,大哥自然就会把筝的线放在我的手里,让我拽了,在慢慢教怎么放线。我六的那年,我的父母亲决定让我己单独睡一间。我的哥哥姐姐们都是这样过来的。这对当时农村人来说,还真是奇葩。而的父母就是奇葩中的奇葩人物我没有说不,也没有说好。那晚上,我被母亲带到了属于我房间里去,我望着空荡荡的房,一向胆大的我,心里忽然感莫名奇妙的恐怖,我先是静静趴在床上,惊恐的看着放在椅上的衣服,怎么看,都像里面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我赶紧上了双眼,可鬼依然在我的眼晃来晃去,我吓得赶紧爬起床我不敢去母亲那里,她肯定会一百个道理来说服你的。我只求救于我亲爱的大姐。我知道她一定会帮我的。我跑去推大的房门,大姐的房门竟然没有锁,我看见她还躺在床上抱着本很厚的书在看。我低着头,路小跑着,爬上了大姐的床,接钻进她的被窝里,紧紧的抱她的身子,我相信,这样我就会再做噩梦了。那时候的大姐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无所能的大人。很了不起的大人。姐没说什么,马上熄灯,然后转过身子,默默的把我搂进了的怀里

    三戒大师2021-01-09

  • 兄弟同生各自荣

    最新章节: 伏诛
    冰打金枝玉叶去,一条青垄披寒衣,三军傲骨光身立,百日果实未上梯,唢呐朝天唱恨意,粮食只为解秋急,此番已过耕耘季,唯有干枝化火息。

    酒醉西厢帐2021-01-14

  • 我是幕后大佬txt八零

    最新章节: 还差一步愿望就要实现了的袁老板突然之间的犯傻
    冰糖雪梨就本篇题中的“正”字舍让我自己做决。我的解释是“”表示一个瞬间作无论在何时看去它都一直持续。去掉“正”则个过程从紧闭嘴到露出酒窝的微笑容完成,既然一个这笑颜这么典又脉脉含情,何不让它一直延呢?我知道冰糖梨是个豪爽人,计不会那么含蓄古典含蓄的脉脉但一副12月的笑颜正绽放,我想都会喜欢。恰逢时候她的生活不满意,那更要“”了。如果你看了故事,不难想到我们认识在12月。开头题目不而喻的交代了事发生的时间,也多或少的透露了些信息。确实有事性。源于2013年我还在九江上大学,某天有个生的网名“蓝蓝加我聊天。后得她结婚了,我记很清楚当时说过句话“你结婚了跟我聊天呀,不误会啊。”不知么的那个号的动一直不太好,看出当时纠结于一恋爱,我好歹也深陷其中深受其深知其苦,同病怜,经常聊天劝。后来她说我人错,看我走文艺线,说她有个妹会写诗,不过老闷在家里不出去待出病来,让我好给她说说。这看来,她二表姐是我们的媒介咯故事戏剧就戏剧我稀里糊涂的先跟她大表姐“蓝”聊天,动态不的是她二表姐“珊”,二表姐介了雪梨。所以当的聊天会陷入不道和哪个的僵局平生最不喜欢不诚待人,即便是网。这网友最大一个特点就是爱持我,鼓励我,实话当时有的时特别想一个人网发发牢骚就可以,她老是鼓励呀持呀的虽然没烦但也很无奈。我解释解释,可能是习惯了一个人己捉摸,也因为网友,那种关心然很苍白无力。们得承认事实。来她的一直支持励显然在我这里了很大作用,我分孤独心情不好时候,她给予的量让我觉得莫名有点期待,即使打发最无聊的时也是希望有个聊的陪伴者。这样交往,从未谋面在现实中那样普通通的了解,我聊了两年多,后要了对方电话。可思议,其实很单都在很真诚的天嘛。最难可贵冰糖雪梨竟然会赏我,老是说我采好,怪不好意的。看来接受自有才确实是件多勇气的事。低调,自己的那点虚心炫耀的心理得到释放,高调了被人轻蔑,责骂我实际上除过这的低调有外,那是实实在在的喜,喜欢一门心思心不改的看书写字。那样的低调是年轻的浑心里。现在就仅仅剩后者咯。所以有时候冰糖雪梨的我文采好,我心理得了,不过内里的几斤两还是住的。真的要谢雪梨一直的鼓励持和欣赏,从怀到信任,从无奈没有一半点的排接受。基于此,网友到文友再到朋友。原谅我这坦率的说出从刚始到现在的认识化,我是一个慢情的人,要经历长时间去认识自的朋友圈,或许可以解释了我不于交际,也从某意思上解释了我大多数寂寞孤独冰糖雪梨说还没现我的缺点,我了想,其实缺点多,不可能没有我能调侃地说我处男也是一个大点吗?哈哈,这难说,那次我一正经的给同事说是处,他笑得从子上摔下来,笑着爬起来说他不,我说我也不信我说这无非是缓一下前面这许多的紧张一本正经严肃气氛罢了。知道很多人看都看我的日志,但使有一个读者我满足。就为了这个读者吧。和冰雪梨相处长了,的“好”也逐渐解。她会品酒,如我的朋友问我是在酒吧上班是酒师的一样,她在漳州做财务工,有空了品酒,萄酒,洋酒,国外的都有过品。心里感觉高大上,这样的事我可不敢想,因为我自穷乡僻壤,这的生活是对我不实很梦幻的,所我从来也很规矩不想。但听雪梨和看到她发过来图片,我也看得平常,毕竟我们生活背景不同人环境不同,东部达的沿海城市嘛当然总有人家得独厚的优越性。还是觉得西北的生活也有独特的力。尽管我一直了西北贫穷落后经济状态着急看惯。我欺负说她写诗品酒,那我学会作文品茶。想到她说自己也品茶,泡茶,这让我吃惊咯。我旁敲侧击地开玩说怪不得单身咯这种种足以使雪也是一个奇特的子。印象里张晓笔下说慕蓉是风样的奇女子。我望遇着一位如冰雪梨如风一样的女子吧。于2016年2月17日老家给冰糖雪梨的

    似雪A流年2020-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