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有毒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终极保镖混女校txt

作者:定羽
更新:2021-03-03 19:06:23

网游动漫热门

  • 流浪在诸天世界

    最新章节: 推动
    暮云野火烧,晓雨晚来晴,隔窗远凝望,寂寥有几重?惊风暮云动,牧羊入圈笼,弦月出昆山,我自作舍翁。挑灯残月下,李杜诗相逢,?楚辞境意深,诗经田园浓。时光浑不觉,梦时天已明。

    李慢慢2021-01-26

  • 捡个老公种好田下载

    最新章节: 感觉充满了力气
    我就像是从笼子飞出的金丝鸟,来后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于是迫的想要在那广阔的天空中寻找属自己的栖息地…………早上慵懒从被窝里醒来,极不情愿的走下头,我知道今天是痛苦的星期三高数和英语是每周这个时候最特的盛宴,你可以不吃,但你绝不缺席,就像是学生会组织的活动你不能逃避!回头看了看凌乱不的床,忽然想起七瑾年的小说《窝是埋葬青春的坟墓》,说的不是我们现在这个时刻吗?可是不是哪个孩子在网上发了言说,被是埋葬青春的坟墓,即使这样,也不愿从坟墓中爬起来。这句话我的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伴们把这句话挂在床头,以此来为自己犯懒的标语。室友用拍了一下,将我从思绪中逮了回来:傻蛋,楞着干嘛,还不快点,要到了!大学是一座城堡,里面有数的靓丽公主,里面也有无数的俏王子,这里是你通往社会的港,是你走向成熟的国度。在这个丽的国度里,我们不需要像王子样,用缠绵的吻去唤醒我们的白公主,但也要用心去呵护属于你的那一段深情。清晨,背起书包鸟语花香早已远去。自行车一辆着一辆从我的身旁飘过。同行的伴们急着去小摊前买这热呼呼的餐,车里,笑声一片。似乎昨日忧愁早已烟消云散。我笑着说,们是神庙逃亡的主角,每天过着命的生活。同寝室的小高发话了不过我们永远都不会有升级版。时,车被清脆的笑声包围。今天学老师齐刷刷的发完了这次的测卷子,看着那即熟悉,又陌生的,我顿生一种苍白无力!窗外,叶齐齐的飘落。似乎也在嘲笑我无知!我就像从笼子里飞出的金鸟,出来后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是迫切的想要回到那个最初囚禁的地方。怀恋高三或许是每个大生的必修课,不过人生不像彩排走过了还可重头再来,所以高三能成为我们心中最美的回忆!城的孩子永远也感受不到泥土的芬,就像小时侯的我们触及不到城的喧嚣。仍记得那个初春的午后我和小丫坐在树杈间荡着秋千,们有着同样纯净的笑容,幻想山的生活。山的那边是什么?我们着同样的疑问,只是我的妈妈未告诉我,山的那边是海,告诉我是我无法触及的温柔。那时的天蓝,那时的伙伴很多,那时的我都天真无邪,那时的我们很快乐童年是我们最无知却最美好的年!然而,沧海桑田,时光流转,天的一切早已是过往云烟,如今我已来到梦的这边,好想回去,只能在记忆中婉转!QQ头像不停的闪烁,给我淡淡的忧伤。我已忍心去打开那早已熟悉的头像,不忍赤裸裸的撕毁一场完美的暗,他的情意我不是不懂,只是爱这东西真的无法两全。今天给自说好了,要把话说清楚。于是,强撑着心打开了那条不知疲惫的话框,将早已准备好的语言发给他。他的痛苦也是我的伤口,我扮演着相同的角色,都演绎着那丽而又凄凉的主角!“念今生,烟流年,执手红尘,朝朝暮暮,字为爱。两相依,如花眷恋,你我独守的暖,不相负,繁华唇语绵。”多么唯美的情调,今生若遇见,我必生死相依!“道海水,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渺无畔。”“春未老,风细柳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花,烟雨暗千家。佛曰:留人间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校里的爱是纯净的,也是你此生中法磨灭回忆!或许一个不经意,的笑容就成了谁的整个世界!世爱若有尽时,宁愿断肠伴花眠,我们用炽热的心去弹奏属于我们大学,用最炽热的心去谱写我们青春

    夏娃德里亚2021-01-05

  • 游戏在线直播剧透

    最新章节: ,被反推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七篇:世上好人就是多!回忆起我这个“另类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近八十年的经历,遇到过好多次看似无法逾越的“关卡”,但是在“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刻,每次还都能够遇到一个同情我(也可能是可怜我),而且还有“能力”帮助我度过难关的好心人,使我的人生道路走得虽然是跌跌撞撞,“惊险不断”,但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走到了如今。莫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也就是在我当打字员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一位大好人,他就是我们办事处的代主任任继忠。听人说,任主任参加革命前,是北京的大学生,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1954年来办事处时就已经是行政12级(副地、师级)的高级干部了。可是他一点架子也没有,单位里的人没有哪一个不喜欢他的。一次,我打一份给省供销社的工作报告,打着打着,我总觉得那稿件上有些语句挺别扭的,就去找拟稿的秘书,可是那位秘书同志又外出办事去了,听人说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但那又是一份急件,必须立即打印好。我就大着胆子,按着自己的理解,将那些病句改了过来。正在这时候,任主任亲自来到了打字室,问:“小王,报告打好了吗?”我连忙站起身来答道:“快打好了。只是我觉得这几句话有一点小毛病,是不是应该改一下?”任主任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将稿子拿过来给我看看。”我双手将稿子递给主任,然后将那几处错误一一指给他看。主任点着头,自言自语地说:“不错,真的不错!没有想到只读了一年初中的小青年,竟敢给‘大秀才’改文章了。”接着他又抬头看着我,说:“你改得很好嘛。快点打好,由我俩来校对,明天一定要报到长沙去。”1955年,我在《人民文学》上看到一篇文章:《洼地上的战役》,文章作者署名路翎。他在朝鲜战场的坑道里,和志愿军战士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写成了这篇小说。小说生动地塑造了年轻战士王应洪的形象,作者还以大量的笔墨,描写了王应洪和朝鲜姑娘金圣姬之间那一段悲剧性的爱情。我被那篇文章深深地感动了,流了好多的泪水。我还利用空闲时间,用打字机恭恭敬敬地打了一封感谢信,准备寄给路翎,表示一个读者真诚的谢意,可惜一直没有找到他的通信地址。我还到处向人介绍那篇好文章和它的作者。一天下午,小赵手里拿着几份报纸向我跑来,先是挤眉弄眼地对我说:“小王,你不是在学拉二胡吗?告诉你,快将你的那把破胡琴砸了吧,现在上级号召要反二胡了,你就准备写交代材料吧!”我心想,那二胡又不是一个人,它也会反革命?我一把从小赵手里抢过那张报纸,再一看,只见一幅漫画,上面画的还真是一把“二胡”,但两根琴轴却被画成了两个人头,旁边写着——胡适和胡风。我说:“胡适、胡风我一个也不认得,我写什么交代材料?”小赵在报纸里面翻了翻,又抽出一张来,说:“你好好看看!你到处吹捧路翎文章写得好,要大家都来看,你还给他写了信。可报纸上说了,这个路翎就是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骨干分子!”听了小赵的话,我心里一阵紧张,那个晚上连觉也没有睡好。也就是在那时候,单位开展了整风审干运动,先是组织大家学习文件和据说是毛主席亲笔写的“按语”。在小组会上,有人就将我揭发了出来,要我交代与路翎的关系。我说:“那路翎是老是少,是男是女我都不晓得,我哪里同他有什么关系?再说,这姓路的反革命分子写出了如此感人的文章,又印在国家公开发行的《人民文学》上,我看了能有什么错?”这件事情就被暂时“挂了起来”。接着是让每个人填写干部履历表,还特别规定了要使用单位统一准备的美国产的“派克”牌墨水,据说那墨水多少年后也不会褪色;在上交履历表时,除了表上要贴照片,底片也要一同交上去,为什么要底片?原因没有讲。今生今世我填写过好多次的履历表,那可是唯一一份“神秘莫测”的履历表了。再接着就是开小组会,由每个人将自己写好的履历材料,拿到会上去通过。我也就写了好多。那一天轮到该我发言了,我就念那材料:外公是国民党的中将司令。父亲是国民党炮兵第一旅的军官,后来去了赴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妈妈是长沙周南女子中学的毕业生,解放前算是一个官太太,解放后纳过军鞋底,一直在家作家务,算是一个家庭妇女。我小的时候,妈妈带着我和弟弟生活在军营里,她也是我和弟弟的启蒙老师。父亲每天出去又回来,有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一个勤务兵。后来部队出发了,我和弟弟跟着妈妈,先是坐火车,后来火车路没有了,就改坐汽车。有一段路坐的汽车烧的是木炭,驾驶员先要将车上的一个木炭炉子摇好久,烧起好多气,车子才会走起来。我们就是这样,辗转到了贵州安顺。在安顺,家里有个女佣人,妈妈叫她刘嫂,但要我和弟弟喊她刘姨;还有一个小勤务兵,妈妈叫他小吴,但让我和弟弟喊他小吴哥。一次妈妈还对小吴哥说:“你现在还小,不识字肚子也不会饿,好像没有什么关系,等你以后长大了,不识字可就是一个睁眼瞎!”从那以后,小吴哥就同我和弟弟一起读书识字。父亲很少回家,一次同很多兵坐着汽车经过安顺到什么地方去。又一次他还和一些外国兵一起,坐着帆布蓬蓬的小汽车路过安顺。那些外国兵给了我们三个小孩子好多好吃的东西,特别是那些深绿色的军用铁皮罐头,我们拿到石头上去磨,磨出裂缝后,用小刀子一挑罐头盖就开了,里面是好吃的水果。妈妈还同外国兵讲话,可是我一句也听不懂。后来妈妈说他们是美国人。日本投降后,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回到衡阳,住在外公家里。一天父亲回来了,穿着一套我从来没见到过的军装,八姨妈说那是美式军装。后来他就同妈妈带着我的三弟一起走了,姨妈告诉我,说他们是去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在湖北汉口的办事处工作。我和弟弟留在外公外婆家,由我的奶姆妈(奶妈)照看我们两兄弟。外公家的院子好大,里面有花园,有小池塘,还有假山。外公书房里有很多书,可能是他老了,从来也不进书房。八姨妈就带我和弟弟进去,书房里有好多线装的古书,我根本看不懂。在那里面挑过来翻过去,找到几本厚厚的《东方杂志》,那上面有些文章我竟能看懂一点点。后来八姨妈帮我找到了一本《西游记》,书里面的字我认不全,但囫囵吞枣,好像还懂得一些意思,同时也培养了我后来爱读书的习惯。八姨妈还告诉我说,外公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三期毕业生,就在妈妈生我的那一年,他被晋升为中将。但是在我眼里,外公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老者,很少看到他穿军装,只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张副官一直跟在他身边,外公一喊他,他就会高声答应:“到!”然后快步跑过来。张副官的前额和后脑勺都很高,我的那几个小姨妈常常讥笑他,说他的脑袋像一只榔头。张副官从来也不生气,还说道:“像榔头多好呀。前挖金,后挖银,挖金挖银哪里寻?”我的“履历”还没有唸完,桌子就被会议主执人敲得嘣嘣响,他用北方话不耐烦地说道:“够了,够了!小王同志,今天大家不是来听你讲故事的。希望你能讲一点实质性的东西!好吗?”我被他声色俱厉的一席话吓成了一个木头人,泪水在眼里打转转,哪里还敢再开口?会场里鸦雀无声,主持人尴尬地笑了一声说:“休息休息,小王你也好好准备准备,等一下接着讲。”接着开会时,主持人和颜悦色地说:“大家耐心听,小王同志好好讲。”我也只好接着念:“还有一个老爷爷,经常来看外公。外婆要我和弟弟喊他夏外公,可八姨妈却喊他爹爹。姨妈还告诉我,夏外公名叫夏建寅,也是一个将军。人人都说他毛笔字写得好,外公请他写了《隐园》两个字,让张副官请石匠刻成一块碑,砌在自家院墙的大门上。一天我听张副官对人说,外公已经将八姨妈许配给了夏外公的二公子。夏外公的弟弟叫做夏建勋,也是国民党军队的少将师长,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衡阳解放前的最后一个市长叫欧冠,好多衡阳人都叫他“欧剃头”,说他杀了不少赌钱吸鸦片的人,他也常常来看外公,但我看他不像一个大官,更不像是剃头师傅,就是一个普通人。我的六舅在清华大学电机系读书,解放后妈妈对人说他在学校里就参加了共产党。妈妈还告诉我说,原来爸爸准备带她还有我和二弟一起去美国。可是六舅从北京回来探家时,跟我爸爸说了好多好多的话,爸爸便改变了主意,决定我们全家都留下不走了,飞机票让给了一个亲戚。六舅毕业后分配在天津的712信箱工作,听说是一个什么保密单位。六舅同我妈妈还有五姨妈、八姨妈他们四姐弟是外婆亲生的。(也就是那时候,他们一起照了这张照片。右边是我妈妈,然后是:六舅、五姨妈、八姨妈)我还有个七舅,是姨外婆生的,一次他与外公吵架,外公很生气,用枪打他,老人手抖没打准。八姨说就是那一枪,把七舅打到共产党那边去了。他后来参加了解放军,后来又当了志愿军,还是个坦克兵,从朝鲜回国后在汉口的军校学习,后来分配到新疆的克拉玛依搞石油去了。”主持人焦灼地皱起眉头,好像是使劲才忍住了一口气,他连连摇着头对我说:“小王同志,你又在讲故事了,还是说点实质性的东西好吗?”我说:“我讲的都是我亲眼看到的和亲耳听到的,比这更实质的东西实在‘冒得’(没有)了。”主持人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说:“下面由同志们提意见。”这时候就有人开始批判我的态度,说我避重就轻,想蒙混过关,我的交代也就没有通过。听说后来李科长将这些情况汇报给了任主任。一天,任主任到我们小组来,他说:“衡阳解放时,王寿民刚刚十一岁,参加工作时也还不满十三。就算他比其他小孩子懂事早也懂事多,但我们硬要一个当时只有十一岁的孩子来交代个人历史问题,我觉得这倒好像有点不实际了。至于他父亲的问题,他父亲现在就在衡阳市工作,有什么问题组织上会去调查的。”主任的一番话总算让我过了“关”。散会后,李科长笑咪咪地说:“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但不唯成分论。’听了任主任的话,这次你总该相信了吧。希望你能放下包袱,努力前进。”我对她说:“不管怎么说,我这一辈子想当兵是没有希望了。如果有机会,好大姐,您还是帮我离开衡阳,离开这个剥削阶级家庭远远的,好吗?”李科长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无奈地摇摇头,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次审干,也确实清出了一些坏人。像我们办事处的总务(也就是机关里的行政管理员),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平时里少言寡语,工作积极肯干,见人总是未曾开口三分笑,上上下下都夸他是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每次评先进都少不了他。一天,李科长满脸严肃,拿来一份稿子让我打,她也就一直坐在打字室。回想起我刚来办事处,科长就给我注射过“打字员要注意保密”的预防针。可我平日里所能接触到的最高“机密”,也就是调整商品价格之类的内容。今天打着这份材料,我可是越打越害怕,浑身直冒冷汗。原来,那位总务是国民党军统特务,他一次就下令将三位共产党员装进麻袋,缝好袋口,抛进了耒水河,再命令士兵用机关枪打活靶,真正是罪恶滔天!后来他改名换姓,混进了革命队伍。字打到这里,我的手也打开了“摆子”(湖南话:疟疾病),抖得打不下去了。李科长问:“小王,你怎么啦?”我那时只感到呼吸也不顺畅了,吞吞吐吐地说:“科长,我好害怕,这文件您还是让小戴帮助打一下。好吗?”科长满脸严肃地说:“一张纸就将你吓成了这个样子,你平时里还口口声声说要去当兵。你怕什么?打了这份文件,你也该明白这次审干运动的重大意义了吧。”我浑身冒着冷汗,终于将那份文件打完,科长亲自和我进行了校对,在文件下方又口述了一段话让我打上去:“此件共印×份。打字:王寿民。校对:李玉梅。印完后蜡纸、废纸均由李玉梅在打字室当场烧毁。1955年×月×日。”文件打完了,李科长松了一口气,笑着说:“一开始,你已经看到了文件,就算是我再让小戴去打,若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就能脱得了干系吗?我还是那句话,组织信任你,你也要相信组织。”她的话虽是这样说,但那些日子,我的一颗心可一直悬在了半空中。我心想,这军统特务万一哪天听到什么风声跑掉了,上面追查下来,谁也不会去怀疑南下干部李科长,那顶“通风报信”的帽子就肯定非我莫属了!又过去了好多好多天,一天中午,人们刚吃完饭,一辆吉普车直接开到办事处门口,那位总务还穿着一双木拖板鞋,就被几个公安人员押走了。到了这时候,我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方才落回肚子里,我才真正松了一口气。事后,小赵取笑我:“抓的又不是你,你紧张‘马咯’(湖南话:‘什么’)?”我说:“好你个小赵,你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痛。若是那个特务听到消息跑掉了,公安局是来抓李科长还是来抓我?”小赵搔搔头,再没有说什么。1956年春天到了。一次与李科长闲谈时,我讲自己的眼睛因为打字近视了。她笑着说;“对呀,你不说,我还要找你谈哩。任主任早些时候跟我讲过,想让你去作计划员。现在我就交给你两个任务:一,我们很快就要调来一个新打字员,你来当老师,要保证将他教会。二,抓紧时间向老同志好好学习计划统计业务。”不久,接替我工作的肖国章可以独立打字了,我做了计划统计员。可那工作比打字清闲得多,成天呆在机关里闷得发慌。我就去找李科长,让她给处领导说说,我想多到各县去了解一些情况,对我的工作也有好处。1956年,任主任调到地委当组织部长去了,接替他工作的是原来的方芳副主任。这些往事,若是单独去看,就像是一种“巧合”。但是现在我将它们一一写出来的时候,就像有一根无形的丝线,将一颗颗小珠子串连了起来,原来不起眼的颗颗珠子就变成了一条项链。而那一根丝线,就是那些关心和帮助过我的好心人,用他们那善良的心编成的哟!写着这些往事,我的耳旁仿佛响起了那首我很喜欢的歌:“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也曾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如今我的头上,早就没有了那一顶“另类人”的帽子,我满怀感激之情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沉睡的小绵羊2021-01-21

  • 重生六十年代上海纪事

    最新章节: 不是人啊!
    情丝凤愿般的轮,半遮、半掩、寂寥地衰忘着。徉在与君相邀的梦里:一生的锦、一帘的夜久归;青萝不染紫芸,花间的一尊清影轻轻叹赏了墨染心,是谁静怡親暖春相付,朝夕婉。微风拂面逢客,半是京华流人。彩妆羞饰瘦娟,哪儿是承载识的庭院?依依展开盈盈水印的花扇翩翩挥舞着菲烂漫的杏花雨..移步于阡陌淑景之中,叹花辰融、淡兰青草,赞花红雨、梨花白..和你一起举目相视,桃绽红深不遇知音不予弹,不逢明月不予箫!晴光蔼蔼雲瑶,明月行歌婵照!几许消魂、许情缘、几许斜里的孤雁..童语童芳的幽蛮,恋恋诗的桑田。篱上的牵牛花,妆镜台前的水仙花....不染风尘的故事里,相伴着记的袅袅炊烟..清涓静恋..!!一月朔风、二月嫩、三月小桥、四清水流..爱家..

    大醉猫2021-01-23

  • 都市之我能看见弱点

    最新章节: 去M国
    一只蝴蝶飞进的秋天文||曾自力(水一空)20200806一只蝴蝶,逆袭春夏失去的方向把自己扇进了菊花从中久久的吻着一朵朵有黄有白的月亮又在有红有紫的山峰上撩起云纱翅翼的翕动一如疾走的风急促的呼吸,每一声都低于秋弹拨的琴韵柔软着轻舞的时光独行于掌上,修剪婆娑的风雨你滑过的深意依然留在欲滴的秋色里把一树枫红回敬给初阳我不知道秋心的隐忍能否抗拒,你飞度而来的花香与放纵的水月你赤裸裸的煽语与念词,暴露了我千里寻觅一道秋凉的初衷当炊烟湿漉漉的落来时我接受了秋语的招安要让一整个秋天风骚起来我沿着蝶香洵开的静夜,走近秋天的羊肠小道,风景好痒深深的,我嵌入一截饱满的长诗

    鲲鹏听涛2020-12-31

  • 免费小说傻子姐夫方程

    最新章节: 故人的欣喜
    我心如月踏着一地金黄摇曳的落妩媚又夸张地舒展秋的灿烂淡淡辉在深邃的蔚蓝中恣意渲泄着孤有时如钩有时似线有时画一圈依寂寞相伴菊的清香弥漫着果的甜流淌着这是一个让人思念的季节我心如月)(月知我心)就用那美的桂花酒让也孤单的小兔哦还那可怜的吴刚和我一起痛饮沉醉翩起舞摇落孤寂摇落思念摇落一金黄满地芬芳(我心如月)(月我心

    凤梨糕202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