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天典txt全文免费下载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乱欲小说

作者:一江倾
更新:2021-02-25 13:33:44

都市言情热门

  • 太上章吧

    最新章节: 这样也行
    话说莫晓兵、王学瑞在京都幸福厂率领干部职工,完成驱逐资本家,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后,扶上马,送一程,在京都幸福厂与工人群众生活了五年多时间,参与了火热的‘三反’斗争,使他们和工人阶级兄弟结下深厚的感情,尤其是王学瑞,作为一位无产阶级革命作家,在幸福厂这场反腐败、反卖国、反复辟的‘三反’斗争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使他真正品味到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真缔,深刻领会了《讲话》中指出:“一切革命的文学艺术家只有联系群众,表现群众,把自己当作群众的忠实的代理人,他们的工作才有意义。”的真正含意。他们来到京都,己有五年了。五年来,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新一届中央领导人上台后,为了刹住群众意见较大的贪官腐败问题,按照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中提倡的‘三结合’办法,从全国工厂、农村、部队中选调一些革命性强,立场坚定,坚决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继续革命路线的工农兵代表,加上中央有关部门一些干部,专门组成三十多个中央巡视组,中央赋予‘尚方宝剑’,每个成员都配备手枪,除台湾外,每个省市都派出巡视组,进行为期一年的巡视考察。根据幸福厂工人的推荐,经梅老和中央有关部门的协商,决定莫晓兵、王学瑞参加中央广南巡视组工作,莫晓兵任巡视组副组长,王学瑞任巡视组机要秘书,随中央巡视组南下广南省开展巡视工作。初春的广南,正是南方春耕大忙的季节。在田间里,农民头戴草帽,手握锄头,顶着烈日,埋头整地播种。是的,尽管去年水稻收成比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时减产多了,可是,今年经过农民的艰苦努力,收成还算不错,但是,从农民们那一张张布满皱纹的脸孔上,隐约地看到官员腐败给农民带来的伤痛。作为主管乡村科技工作的省乡村局局长潘沿美,以搞技术革新为名,将全省三千多万元科技推广经费,全额拨给自己堂弟经营的科技公司拿回扣,然后,调拨一些转基因劣种给农民种植,这是造成农民减收的主要原因。这天下午三点钟,莫晓兵带着王学瑞,以及其他三位中央广南巡视组成员,从京都登上飞往广南的飞机。在飞机上,莫晓兵想得很多很多,而且又想得很远很远。五年前,他是带着无奈的心情离开广南的,今天是带着历史使命回来的。这次返广南,应是朱云组长带队,他是中央一位省部级干部,来时,他刚好战争年代弹伤复发,住进了301医院,不能随行。这样,广南巡视重任,只好落到莫晓兵肩上。这时,他想起与潘沿美腐败团伙斗争的艰难岁月,潘沿美把王学瑞一家迫害得家破人亡。明知潘沿美贪污受贿,而且有多桩人命案,但是,由于潘沿美一伙官官相护,与其斗了九年,不仅斗不赢,反而被他们追杀,杀人灭口。到京都参加‘三反’斗争后,得到梅俏同志的教诲,才真正认识到,腐败是资本主义的产物,反腐败必须先反资本主义复辟,只有砸碎资本主义的枷锁,铲除资本主义的土壤,把资本家驱逐出去,才能彻底铲除腐败分子。如果不是这样,清除潘沿美,还有李沿美、张沿美……他又想起,在组织幸福厂工人起来开展救厂斗争中,也得到深刻的启示:只要把工人群众组织起来,一切污泥浊水就会一扫而光。五年过去了,按推算,潘沿美应该是到退休年龄了,不管是否到退休年龄,反正,此次中央‘尚方宝剑’在手,一定不放过这伙罪恶累累的坏蛋。“晓兵同志,回到广南后,我们的工作是否从省乡村局入手?”坐在莫晓兵身边的王学瑞问。“为什么?”莫晓兵笑了笑反问。“按我看来,我们巡视工作从省乡村局入手,会掌握到巡视的主动权。一、我们己掌握到省乡村局局长潘沿美部分腐败材料;二、我们对省乡村局干部熟悉,便于开展工作;三、我们有覃孚等人帮助,只要我们把全局干部发动起来,一定能够摧毁潘沿美腐败团伙。”王学瑞说。“您说得对,您分析得好,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以点带面,总结斗争经验,全面铺开,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只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相信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我们的巡视工作,一定能够顺利开展起来。第一步:我们先在省乡村局召开全局干部职工动员大会;第二步:深入干部职工了解情况;第三步:抓突破口,发动群众揭露局领导班子,尤其是潘沿美腐败问题。”莫晓兵胸有成竹地说。“好,这样安排好!”王学瑞紧接着说。(二)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广南机场。他们提着自己的简单行李,走出机场3号门口时,广南省纪委两部黑色东风日产小轿车,已在门口迎接。这时,从前面那部东风日产轿车里,走出一位年约五十开外,身高约一米六七,现在是省纪委常委、秘书长石浩强,当他走到莫晓兵面前,准备与莫晓兵等其他中央巡视组成员握手时,一下子惊呆了,巡视组成员中,果然有两位是他自己比较熟悉的人,他们就是莫晓兵、王学瑞。在两天前,当他接到中央纪委办公厅,把中央巡视组成员名单告知时,他心里就震惊了一下,可是,他考虑到全国同名同姓的人多,就不放在心上。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手握‘尚方宝剑’的中央‘钦差大臣’,竟是五年前被潘沿美、邝水扁追杀的人。“莫组长,欢迎您回广南!”石浩强脸带笑容,一边握手一边说。“石浩强同志,多年不见,你不减当年啊!”莫晓兵微笑地说。石浩强和莫晓兵握手后,接着,他和其他同志一一握手,当握到最后一位王学瑞时,他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位当年被潘沿美打击迫害九年不死的社长、作家,如今成为‘钦差大臣’,想到此,他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学瑞同志,我们的作家回来啦!”石浩强笑容满面和王学瑞握手。“只要还活着,我还是要回来的!”王学瑞半开玩笑地说。“欢迎,欢迎!”石浩强和王学瑞握手后,紧接着,他面向大家说:“大家上车。”不一会儿,省纪委迎接巡视组成员的车,来到省委琼岛招待所,这样,中央巡视组成员就安排住在省委琼岛招待所。第二天上午九点,省委书记、省纪委书记在省委常委会议室,与中央巡视组全体成员见面。莫晓兵代表了中央巡视组,向省委领导、省纪委领导通报了这次中央巡视组开展全国巡视活动的目的、做法;同时,中央巡视组进驻广南后,即如何开展巡视活动进行了说明。最后,为了支持中央巡视组顺利开展工作,省纪委决定派出石浩强以及三位处级以上侦察员,协助中央巡视组工作。下午三时,莫晓兵召开巡视组全体成员会议,对开展巡视活动的人员配备、时间安排、步骤计划、法律法规以及有关巡视目标进行了布置。他说:“根据接到的群众举报线索、证据,巡视组先到省乡村局巡视。首先,召开干部职工动员大会,然后,深入调查,听取干部群众的意见,步步深入。同志们,我们是中央巡视组,代表中央到广南巡视的。我们的巡视任务,既光荣又重大,中央赋予我们‘尚方宝剑’,对查出来的腐败分子,该抓就抓,决不手软。希望大家同心协力,不负使命,积极完成党中央交给我们的巡视任务。”莫晓兵、王学瑞身负使命,从京都返广南的第三天,上午八点,莫晓兵带领巡视组五人,提早半个小时到达省乡村局会议室,先听取邹局长汇报有关情况,然后,再参加全局干部职工反腐动员大会。在邹局长汇报情况中获悉,省乡村局除一位姓秦副局长外,其它七位正副局长都是新上任的。在汇报中得知,潘沿美两年前就退休了。不过,按规定,不管退休与否,只要腐败一律追查到底。只要证据确凿,落实是贪污受贿腐败分子,就是钻到地下三尺躲藏起来,我们也要把其深挖出来,交给人民审判,国家利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莫鸯鸯谢风眠2021-01-24

  • 明末之伟大舵手下书网

    最新章节: 撮合
    一旁颔首沉默的智光大师突然抬头来,说道:“剑施主,你既执非杀不可,何妨先听老衲讲完一故事?”剑问天默然不语,显然有反对。智光大师一声佛号,缓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护念众生、慈悲为众的萨波达国,平日广行布施善法,凡是百姓所需求,总能够宽慰体察,悉心听,应愿供给,从不吝惜。有一,有一只受了伤的鸽子惊慌地飞萨波达王座前,一见萨波达王,急急钻进国王腋下,上气不接下地向萨波达王恳求佑护。而几乎同一时间,一只巨鹰紧追着也来了殿前,看到千辛万苦就快到手鸽子,被萨波达王保护在衣袖之,便目露凶光地道:‘我数日来饿难忍,已没有耐心了,你身边那只鸽子是我觅来的美食,速速还给我!’萨波达王见状,缓缓回答道:‘朕曾发愿要救度一切生、善护一切众生。今日朕应该救护这只鸽子,岂可归还给你,你杀害生命来祭拜五脏六腑以求饱呢?’大鹰更不甘示弱,反唇讥道:‘国王您说要救度一切众,但是今天如果您断绝了我的食,我同样也活不下去。难道,我不属于一切众生吗?’萨波达王是语带慈祥地询问大鹰:‘你需什么食物充饥?只要能够放过鸽一命,朕一定尽力满足你的需求’大鹰毫不留情地说道:‘只有杀的、热腾腾的肉,我才吃!’波达王心想:‘牠要求要吃刚杀热肉,但是如果我害一以救一,是不合道理;我既然已发大誓愿救护一切众生,便应该以自身来护众生。’于是萨波达王立即抽而出,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块肉,给老鹰,用来交换鸽子的性命。时大鹰又开口说道:‘国王您应平等对待众生,我虽然属于畜生,于理也不应偏颇;您若想用此来换取鸽子的性命,是否应该用子秤看看两者的重量有没有相等’萨波达王便叫旁人拿秤子来,鸽子放在一端,割下的肉放在另端。奇怪的是,任凭萨波达王不割下身上的肉,直到身上的肉都要割尽,仍然无法平衡在秤子另端鸽子的重量。此时,萨波达王尽力气,踉跄地站起身来,想要全身爬上秤盘,换取鸽子。不料气力不支,跌落在地而失去了知;苏醒之后,萨波达王自责着说‘为了救度一切众生,我一定要敢地站起来,一切众生坠堕在忧大海中,我发心立誓救度一切,什么还如此地懈怠迷糊!我现在受的苦,远比众生在地狱中所受苦少太多了;如今我有智能、禅、持戒、精进等善法的功德福报如果还把这短暂无常的肉身当做苦,那更何况是地狱之中心性迷、煎熬大苦的众生呢?’不顾身割尽,血流淌地的痛苦,萨波达不断地发着大愿。一心想要站起一次又一次的倒地,依然使力挺!倒了又起,倒了再起!老鹰见波达王如此执著,便问道:‘现你应该知道后悔了吧?放下吧!己的生命最重要,痛在己身,谁你苦啊!我还是劝你聪明点,乖地把鸽子交给我,这样说不定还以保住一命,继续享你的人天福,当个一国之王呢!’萨波达坚地答道:‘我一点也不后悔!无劫来我丧身无数,却丝毫无益于切众生,如今我愿以此身誓求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但能得众生一命,牺牲了我也在所不!’就在此时,奇迹似地,萨波王一股作气地登上了秤盘,两端时平衡。萨波达王欢喜地喊着: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秤盘终于衡了!鸽子终于获救了!’”说这里,智光大师又道:“这位萨达王,便是释迦牟尼佛祖,佛祖善念,感动了天界,顿时,天地动,大海扬起波涛,枯树也绽放美丽的花朵,天降下香水雨及香瓣。天神天女目睹这个舍身救生善行,都共同歌诵道:‘是真菩,必早成佛。’”剑问天漠然道“我不是鹰,我是狼。”智光大满脸慈悲道:“佛祖割肉喂鹰,己救生,老衲自问无佛祖之道,也愿舍身喂狼。”剑问天道:“愿意以自己的命,来换取南宫玉性命,我未必答应。”智光大师乎未料到他如此执著,心中暗暗息,说道:“你当真非杀他不可?”剑问天恨恨道:“他不死,不会罢休!”智光大师道:“剑主可记得昔年春风细雨楼之事?剑问天道:“我记得,我欠你一,今日一并还你。”智光大师道“当年你连接老衲两掌,又是所何因?”剑问天想也不想道:“兄受过。”智光大师道:“当年施主为兄受过,岂不也如佛祖般身成仁?”剑问天一时沉默,身杀气竟尔消了不少,良久才道:大师为此人舍身成仁,实在不值”智光大师道:“南宫玉纵然有,但罪不致死,你义兄乃冥教中,杀人无数,当年剑施主可以舍救他,老衲有何不可?”剑问天了一想,剑眉一剔,眼中绿光又,道:“既然如此,大师也吃我掌罢!”智光大师一声佛号,其不言而明。风顶天有琴牧野凌逆却深为担忧:剑问天今时今日的力,已非五年前可比,其内功之厚,怕是这场中任何一人,单打斗都难以过上百招,何况是不还的硬接两掌。有琴牧野和智光大交情较好,心有不忍道:“大师万不可。”智光大师祥和一笑,掌合什道:“我不下地狱,谁下狱?昔日两掌,今日归还,这叫昔日种因,今日得果,时辰一到不得不报。剑施主,请出招罢!

    李华忠2020-12-07

  • 地狱电影院酷听

    最新章节: 九大超能力者
    因过来读拙作,尚欠圆满,重新续了一节,仍感不足。将此节删掉了。这都是笔力欠佳,思路不周造成的。写小说绝不信笔蘸来的东西,直需一番心血,好好的布布局再开写,就不会如此搞笑了。更不容易的就是给别人的作品回帖,没有品头论足故事如何,只看他的笔锋是不是入木三分,语句的简练,起伏跌宕如何,主体思路的突出便可。鄙人拙劣初见是,长编小说的首章,是通部小说总纲,围绕纲张开千八万个目去,奠定中心不离中心,始终一根线索贯串作品的全部,每节各有闪光点,能够打动人的灵魂,实为上乘。写作者,不求人的点赞,夸奖,美言,只求人的批评,指点,这样写作的人,还是有意义的。其实,我是个烂鱼充数的下货,只会高言,不懂高做之徒,浅尝辄止,自以为雄的蠢者,其浮毛之作,幸有原创之包容,才在此处苟延残喘。若有不妥,师友海涵。谢谢原创。2018,7,21

    孙皓晖2021-02-15

  • 万鬼登仙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 神医姑娘
    17.9保卫全中国戴玮,处于“定向碍”中的戴玮,有项“特异功能”,官非常灵敏。无论觉、听觉、触觉、觉、味觉,总而言,眼耳鼻舌身,色香味触,远比一般,以及正常,相对常状态下的他,灵得多。尤其听觉,跟星星的你当中,星人金秀贤一样。至更厉害,金秀贤是七倍,戴玮恐怕止,楼上楼下,电电话,有的时候,着几层楼,别人家背人没好事好事不人,都能听得清清楚。这里指的,是实听觉,真实的声,而非幻听。昨晚戴玮也刚刚看过《碎1937》。社科院一个月两次,他个月,已经记不清,反正不少于十次社科院是公家掏钱戴玮自己买单……墙之隔,姚崇明正打电话,给姚桐打话,不仅姚崇明这,就连话筒对面的桐,说的什么,乃于一举一动,会当绝顶一览众山小。崇明在哭,等了这多年,怎么就等不两个人终于走到一的那天。姚桐叹气认命吧,都这个岁了,在一起又能怎样,现在这样,不也挺好么,别为难己。戴玮迷迷糊糊起来,说迷迷糊糊大合适,似乎不大适,目光坚毅,甚有些锐利,思维既繁又敏感,不是不醒,从某种意义上讲,过于清醒。这时候的戴玮,不仅觉灵敏,幻听,包幻视,甚至由此产的触觉、嗅觉、味,也很灵敏。先前种种,先前,姚崇与姚桐的种种,自见过的、听过的,经怀疑过的,没见、没听过,事实上生过,应该发生,能发生过的,一齐涌上来。打开门,向姚崇明的卧室…影片《玉碎1937》结尾处,剧中所人物,当然是正面物,甭管哪头儿的甭管认不认识,有甚至已经死了,剧已经死了,突然聚一起,手挽着手,起《黄河大合唱》场面煞是感人。每此时,现场观众,戏的是骗子,演戏是疯子,看戏的是子,也会全体起立无论男女老幼,同手挽着手,唱起《河大合唱》,场面加感人。也不是“到”,就拿戴玮来,第一次看时,没唱,之后渐渐有人着哼,毕竟耳熟能,发展到放声高唱进而合唱,起立合。跟看球一样,口整齐,歌声嘹亮的都是铁杆球迷,季看台。《玉碎1937》,使用《黄河大合唱》收尾,不知没付版权费?中国著作权保护制度,者一生,外加去世五十年,曲作者冼海1945年,四十岁英年早逝,光未2002年离世。别说《黄河大合唱》,就连《国际歌》相信很多人都想不,也是要付版税的最有法治精神,前东社会主义国家中最有法治精神的东,公共媒体使用这歌,每分钟三百五马克。直至2005年,法国电影《起的复活》,其中一镜头,男主人公用哨的方式,吹了七钟《国际歌》,没钱,被著作权人告法庭,赔了一千欧…“朋友,你到过河么,你渡过黄河,你还记得,黄河的船夫,拼着性命惊涛骇浪搏战的情么……”不知冼星见没见过,他是广人,出生在澳门,在新加坡,《黄河合唱》本身,应该在重庆,战时陪都庆写的。见没见过重要,李白,写《道难》的李白,其没走过蜀道,蜀道般指从四川去关中翻越秦岭的险路,修栈道暗度陈仓,白几次出入川,都取长江水路……房被推开,粗暴地推,吓了姚崇明一跳也没打招呼,赶紧掉电话。“你,你吃饭么……”“嘿,划呦……乌云啊遮瞒天;波涛啊,如山;冷风啊,扑脸;浪花啊,打进……嘿呦,划呦…伙伴啊,睁开眼;手啊,扼住腕;当啊,别偷懒;拼命,莫胆寒……嘿,呦,嘿,划呦,嘿划呦,嘿,划呦…”有力的节奏,一一下,一下又一下一下接一下,撞击戴玮的心弦。“这我们中国人的地盘就是毁,也要我们国人,自己把它毁!”姚崇明见他眼不对:“你,你没儿吧……我,我只,我刚才只是……冼星海,冼这个姓,来源于古粤人,代有不同叫法,属百越,以及苗蛮系,被汉人逐渐同化不愿被同化的部分要么南逃中南半岛要么遭到残忍杀戮种族灭绝式的残忍戮。高力士,玄宗著名宦官高力士,族首领,被周恩来为“中国巾帼英雄一人”,冼夫人六孙。长寿二年,年九岁的高力士,原冯元一,俚族百姓堪民族压迫,起义败后,就像伍忠,建中都府学的伍忠险些那样,遭到阉,送入宫中为太监…“风在吼,马在,黄河在咆哮,黄在咆哮,河西山冈丈高,河东河北高熟了,万山丛中,日英雄真不少,青帐里,游击健儿逞豪……”“这是我中国人的地盘,就毁,也要我们中国,自己把它毁掉!“你不是要男人么我给你,我们汪家人,给你!”这会想起汪家了,也不是谁闹着改姓,戴一把将姚崇明按倒床,随即压上去,始撕扯她的衣服,髻半偏新睡觉,花不整下堂来,原本十分单薄,而且凌的衣服。“你,你干什么……”姚崇愣了足足十几秒,至睡裙完全被扯掉才反应过来。“这我们中国人的地盘就是毁,也要我们国人,自己把它毁!”“你醒醒,醒啊,我是你妈妈…”“端起了土枪洋,挥动着大刀长矛保卫家乡,保卫黄,保卫华北,保卫中国……”最后这卡农式,双声、多部,《黄河大合唱写完,在重庆冼星寓所,据说周恩来成为第一位与他,手试唱的人。影院,上千人,舞台上,银幕内外,速率然不同,反而产生一种特殊的艺术效,层层叠叠,节奏锵,气势惊人……我是你妈妈啊……“这是我们中国人地盘,就是毁,也我们中国人,自己它毁掉!”“保卫乡,保卫黄河,保华北,保卫全中国…

    来世愿生幻想乡2020-12-26

  • 欢恬喜嫁微盘

    最新章节: 相爱相杀
    这张网乃是冰蚕之丝所织,刀剑利刃休想损其分毫。南宫三兄弟原是数年前便为有琴牧野准备的,那时来不及用,现下正好派上用场。三人满以为便可将剑问天手到擒来,却听剑问天道:“这张破网又能奈何得了我。”冷冷一笑,抡掌飞扫,掌风辣辣,一道火焰随着掌风劈下,正是不度僧的成名绝技——火岩刀!但听得“嗤嗤”作响,丝网顿时燃烧起来,片刻间化为灰烬。(按:《春秋异考》“冰蚕,性至阴,有剧毒,产于北冥蛮荒,柘叶为食,丝极韧,刀剑不可断,作琴瑟弦,远胜凡丝矣,然遇火即化。”又有一说法,《拾遗记》卷十:“员峤山······有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这里以第一种为准,况且火岩刀乃心火所炼,非同平常火种,自然能够烧掉了蚕网。)南宫三兄弟大惊失色,仓遑之下,嘬嘴一呼,四面屋顶上又窜下几名护院,光亮亮的钢刀当头砍落。这几人的纵跃之势,颇有些武功根底,但对剑问天来说,这些,不外是跳梁小丑而已。南宫三兄弟方待借机逃逸,剑问天已一拳似风卷残云般击到,与此同时,头也不回,拳如雨点,连向那几名护院隔空打去。便听得砰砰砰砰砰……几个护院尚未近身,身躯宛若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撞得周围墙栏皆裂,鲜血狂吐,眼见是不能活了。南宫三兄弟中,南宫梦武功稍弱,轻功也是最差,落在最后,但觉背心好似有一颗旱雷击到,撕心裂肺一声痛呼,整个人被震得向前飞扑,从南宫麓南宫楚头上飞过,几个筋斗,扑通一声,落进了院中小湖,随着身体下沉,咕噜咕噜几声,湖水直没至顶。南宫楚南宫麓大声惊呼:“三弟!”可是空自在湖边急得跺脚,却是谁也不敢下湖救人。蓦然回首,剑问天已在一丈之外,面罩重霜,那满头的白发,在月光下分外诡异,两丈之内,可以感受到他慑人心魄的杀气。南宫麓南宫楚不敢正视剑问天的眼神,此时两人已是不寒而栗,斗志全失,甚至失去了逃生的念头。南宫楚颤声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剑问天不答,还是重复了那句话:“南宫玉在哪里?”南宫楚道:“我的玉儿到底犯了多大的罪?为什么你非要赶尽杀绝不可?即便他毁了一个女孩的清白,他也是身不由己,我们南宫家对他的惩罚已经够重了,你为什么不肯放过他?”“南宫玉在哪里?”剑问天的杀气丝毫不曾减弱。南宫楚唏嘘道:“我的玉儿是我们南宫家的独苗,你可知他自从失去了心爱的人,他心里有多痛?他这几年来过的是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日子,他的一次过错,难道就非死不可吗?”“南宫玉在哪里?”剑问天一字字道。南宫楚道:“玉儿和倩仪本来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倩仪却被你的义兄沾污了,这又是谁的错?倩仪那次回来后,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对我玉儿是不理不睬,我玉儿自从倩仪离去后,每日是借酒浇愁,失魂落魄,这又是谁的错?谁又来可怜过他?他难道就那么该死么?”剑问天厉声道:“南宫玉在哪里!”语气已是显得有些不耐烦。南宫楚长叹道:“好吧!你既然认为玉儿该死,执意非杀他不可,你就先杀了我便是。”话音未落,身影一动,剑问天已如鬼魅般欺身近来,出手如电,一掌将愣在一旁的南宫麓拍得飞了出去,接着化掌成爪,将南宫楚咽喉牢牢锁住,高高提起,南宫兄弟竟是毫无还手之力,一如任人宰割的俎上之肉。南宫麓眼前一暗,晕了过去。南宫楚呃呃连声,双眼发白,差点便喘不过气来。剑问天眼瞳绿光大盛,再次重复着那句话:“南宫玉在哪里?”忽听背后有人答道:“我在这里!”角落里一个人走了出来,面如冠玉,唇红齿白,衣冠楚楚,依稀便是南宫玉。南宫楚强打精神,挣扎着沙哑着声拼命叫道:“玉儿快走,这人疯了!”南宫玉却没有要逃的意思,反而迎了上来。砰的一声,南宫楚整个人被扔了出去,咳咳连声,这一摔摔得很重,倒在地上,好久爬不起来,空自焦急,却无力阻止,忍不住眼泪纵横。剑问天放开南宫楚,转身直逼南宫玉,一拳击出,在南宫玉胸前一尺之处停住,一缕幽香钻入鼻帘,他摇了摇头:“你不是。”然而他的拳风,也能伤人,“南宫玉”摇摇晃晃,连退了十几步,喘了喘气,良久才道:“你就当我是罢!”声若银铃,分明是个女子。只见她伸手一扯,一缕秀发随之飘扬,那容颜依稀可辨,正是当年被剑问天挟为人质的南宫玉的妹妹南宫瑶。南宫楚急得捶胸撞头,唏嘘哭喊:“瑶儿,你快走,你不是这人的对手!”南宫瑶咬了咬牙,道:“不,我不能走。”翦水般的眼睛看着剑问天,道:“你不是想替你的灵儿报仇么?我哥哥现在已是生不如死,只要你肯放过他,杀了我,一命抵一命。”剑问天欺身再近,一掌扬起,却没有打下,漠然道:“滚!我不想杀你。南宫玉在哪里?”南宫瑶道:“除非你敢铲平了埋剑山庄,否则,你永远都别想知道。”剑问天剑眉一挑,眼中刚刚稍微减弱的绿光,再度发亮,冷冷道:“我为什么不敢?我先杀了你。”怒喝一声,一拳向南宫瑶当胸击去!南宫楚大惊道:“别杀我瑶儿!”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猛地站起,向剑问天扑了过去。砰然脆响,剑问天这一拳重重击中南宫楚胸口。耳听隐隐有骨裂之声,南宫楚口中鲜血狂喷,双眼死死盯着剑问天,艰难地从口中挤出三个字:“你好狠!”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爹——”南宫瑶撕心裂肺惊呼。

    碧血千秋2021-02-11

  • 还是回异世界种田适合在下

    最新章节: 晚睡
    龙家庄有一口仙泉,一班武林类围攻龙家,一个青年逃走,奔师叔门下学艺,后来在一个手帮助下,查出师叔的诡计,终两人杀死了师叔

    公子安爷2021-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