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高富帅的那些日子起点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老书虫推荐的洪荒小说

作者:拨灯法师
更新:2021-03-03 14:07:36

历史军事热门

  • 明星教父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念头
    曾经深情的哭泣只为心中那份感动曾经勇敢去面对只为伱手心炽热的温度是伱不放弃的目光坚定我朝向希望的宝藏驱散天空的阴霾拥抱阳光感谢伱在风雨中出现赐予我飞翔的翅膀冲破迷茫的信念逃离困惑与悲伤的深渊伱是起风时的花瓣指引我走出迷失的旅途感谢有伱的生命

    纸笔余生2020-12-05

  • 网游之血战天下

    最新章节: 包场
    《也谈永》世间的西,本就有“永恒一词。倘真的有的,我想,便是孤单自己吧。有自己才永远的陪自己身旁也唯有自会陪伴自直到生命逝。昔日美好都仅只是曾经已,再也不到过去自己才是命中那个恒的存在曾经的美,就像是条已经转的轨迹,迹虽然还一直在那已经变轨我们,再不回去重那条印迹那条人生,不可能被重复。们自然也会拥有那曾经的美。。有些西,我们未放弃,从未遗忘只是把它在内心的个角落,会忘记,想不起去碰。彼此间,却保住了最初那份美好只是,保这份美好方式,不再像曾经样的疯狂自然也失了最初的挚与感动既然一切不再永恒那么世间轮回便是份回不到经的最好复吧。或对彼此保那份距离是我们守这份美好最好答复。只是,持了那份离的我们一定会逐变得陌生我们,无改变。唯的方式,是尽自己力量减缓陌生到来时间。如可以,我希望,这时间可以我们的一。期望最的我们,旧会保持中的那份好,不让随着时间流逝而消的没有一痕迹。一万物都不永恒的传,我们更如此。或说,我们直保持着初的那个经,永远护着最初彼此,永的保持着份距离。段距离,会再被缩,却有着长的可能我们所能的,便是力消除这可能,,,,,永终究是个话,不是于我们的奇,愿坚最初的美,永不改。——致己残存的些美好雨忧伤2015.02.16下午作

    乐正南莲2021-02-28

  • 剑三纯阳日常真火淬神出仙丹

    最新章节: 不祥的命格
    文/陈十三红海湾有名山吗?说实在没有,远远看去,从山脚下几乎可以看到山项,东一个坑,西一堆杂草,都没有一条直通山顶的路,被人踩过了的地方,反而轻松得好走。用自己的脚,去走一条新路反而难。回头一看,为自己长长的”脚印”高兴(踏草而行)。不知这行脚印,能保存多久?没错,这就是条家喻户晓的怪石,人称东洲镇“开嘴石”,又称“牛钉石”,从远处望去其形状犹如一把轻轻放上去的“牛钉”,那感觉风吹会倒,其实却稳如泰山。其实上“开嘴石”实在是一项很轻松的事。稍微有点胆子的小孩子就能上山顶.小时候带几块红薯,几颗猪油糖.”打九四”就可以玩一天,那时候路会难走些,到处是坟地,杂草丛生,稍一用力,脚底就松松地下滑。用力越大,陷得越深,在幼童时不算什么难事,就已能欢快地翻越大山。现在山底下成了住宅区,网络时代也没什么小孩会把爬“开嘴石”,”打九四”当成是一件乐事,大人嘛,没有栈道,没有石阶,虽然千万人走过了的,却没后续有千万人去走。只是,给你留下的脚印,只属于你自己的脚印。来了,那就认了罢,行者有行者的乐趣。人生,心大了,想攀越的高山就多,能不能爬上一回事,凑热闹,回来夸谈一番总是要的,我以前说过,名山总离不开名人,可“开嘴石”既无名人相衬,又无神仙助威,他仅仅是我孩童时的记忆,爬多少它就高多少;活了二十七载,我开始明白,人生,其实可以不去理会那些高山,那些高远的目标了,何必自己逼自己呢!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已经走过的路罢。我竟然走了那么长,“开嘴石”原来也可以爬那么高。脚印是一条用杂草铺成的绿地毯,像一条长不可及的绸带,平静而飘逸地划下了一条波动的曲线,曲线一端,紧系脚下。那完全是名家的大手笔,不禁钦佩起自己来了。不为那山顶,只为这已经划下的曲线,爬。不管能抵达哪儿,只为已耗下的生命,爬。无论怎么说,我始终站在已走过的路的顶端。永久的顶端,不断浮动的顶端,自我的顶端,未曾后退的顶端。山的顶端是次要的。爬,只管爬。(图/源自网络)今年春节回家,和几个小时的玩伴一起去爬了趟“开嘴石”,在外的几年,身体发胖,爬起山来竟有些吃力,越过几道坎上来,脚下平实了,眼前突然空阔,怯怯地抬头四顾,山顶还是被我爬到了。红海湾的全景尽收眼底,小夕阳也出来了,日与风,山脊、山坡满眼皆畅快,可惜少了位画家.现代的拍摄技术难已去表达我们所看过的景,走过的路,就象白日难已理解黑夜,虽只享一时俯视之乐,却定格在此刻,成为永恒的美!世间真正温煦的美色,都熨帖着大地,潜伏在深谷。徐霞客一生爬过无数名山大川,他对山却作何情缘呢,我不知道!可自古大胸怀者,皆有君临万物的高度,谢灵运爱山,特地制"谢公履"’;毛泽东登上北高峰,远眺澈艳湖光,坡涛钱江近观山峦起伏,青松绿树。他胸襟顿开,诗兴勃发,吟成《看山》一首:"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高。飞风亭达树,桃花岭上风。热来寻扇子,冷去对佳人。一片飘摇下,欢迎有晚鹰。邓小平75岁高龄,兴致勃勃地登上了海拔1800米的黄山,他曾满怀情趣地说:"爬上了黄山、天下的名山都不在话下了嘛!"可见万物的高度,皆由心胸而定!毛主席心中有晚鹰,邓小平心中装得万丈高山,气吞天下!可也有无数人,一生想攀爬无数名山,到头来只构成自我嘲弄。想到这里,我怎可长久驻足安坐?我已看出了它的讥谑,于是急急地来试探下削的陡坡。人生真是艰难,不上高峰发现不了它,上了高峰又不能与它近乎。看来,注定要不断地上坡下坡、上坡下坡。作者简介:陈十三,自由写手,在广州流浪多年。擅长写游记,给大人物作小传,写那些被历史遗忘的故事!微信公众号:陈十三游记

    顿顿蛋炒饭2021-01-03

  • 神医种田娘亲有空间

    最新章节: 刀子之死
    诗人简介:庄晓明,1964年4月出生于江苏扬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会员。曾各大刊物发表诗歌、评论、随、小说若干。已出版有诗集《风》《踏雪回家》《形与影》汶川安魂曲》《天问的回声》诗与思》,随笔集《时间的天》,寓言小说集《空中之网》短篇小说集《寓言与迷宫》,学论集《后退的先锋》等10部。作品入选《中国现代诗歌名赏析》《中国百年新诗经》《苏百年新诗选》《中国二十世民间诗人二十家》《21世纪15年中间代诗人15家》,及《中国年度诗选》《中国诗歌排榜》《中国诗选》(汉英双语)等多种选集。《中华英才》志曾对其文学成就做了专题报。现居于扬州。诗集《形与影获第二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守株待兔(组诗)@《塞翁失马》我拥有无数的马需不时丢失匹以感觉它们的存在而那些遗的马徘徊于视线之外以另一种式增值@《一叶障目》我举起一片树叶隐入一圈绿晕世界忽然静我如获破壁术轻易穿越昔日障碍当我放下树叶人群惊愕地着我仿佛我盗走了他们的一切@《痴人说梦》所有的梦之间有扇门但钥匙不在我手中白天的线是严密的门闩它们各自的小禅坐当我疲惫入眠它们的门纷开启且夜不闭户它们随意游动时,将我从一个梦引至多年前另一个梦像邻舍间的招呼话一桑麻又回到各自的轨道梦之村属于另一种时空时而显出桃源影踪@《不系之舟》我的桨不断地汲水以使舟浮起它在沼泽、漠、石头之上划去后面随着潺水声无论穿越大街还是虚无我保持水的惯性当它划入一页白白茫茫的水便突然下沉@《一目之罗》我布下一张一个眼的网候那只唯一的鸟网眼不大像“”的符号缕缕林风,网眼穿过只野飞的鸽子晃一下秋千又转无踪一位邻家小孩攀爬上去却的哇哇大哭日复一日我守着我网守着那只不存在的鸟@《涸辙之鱼》从相忘的江湖到残喘的辙只是一甩尾的时间吸一口干,吐一个泡沫我不停地抽吸自湿润身边的世界但其效果,只等同一剂鸦片的麻醉我在掏空己我终于感觉上升下方无边的漠闪烁几点鳞片@《刻舟》我试图横渡那条无名之水每渡一段离便船舷刻一道印记一道道印延伸着一种坐标指向不存在的岸使我的横渡安心@《捞月》幻象无法捕捉但并不拒绝互动的戏一轮水月在幽冷的水与手心间循环,传递一种节律银色的塞虚无中推运这个夜晚地球的道发生了偏移但无人知觉@《掩耳盗铃》我掩上耳朵世界一片静仿佛一幕哑剧铃铛高悬,某道具我果决摘下它以主角的自我挥舞铃铛小丑般跳跃一种新艺术大街上的人群被盗走了听却浑然不知@《黄粱一梦》肉躯会腐烂而梦不会一缕黄粱的蒸上梦不断攀升槐树的顶部一个的王国闪烁蚂蚁们忙着搬运忙繁殖突然一阵风声树叶颤栗,零我们从槐树顶部栽下腐烂深见底@《守株待兔》我守候兔子却成了守候戈多兔子竖着长长耳朵远方出没戈多始终无形披风的外套当我守成树桩的时候于守来了戈多——一个自己的子竖着长长的耳

    爱霞雰2021-02-02

  • 现代灵植师的位面红包

    最新章节: 严老爷子到场
    疫病来时若蟒吞,停车设卡阻通村。推窗频闻宣传报,举目方知禁足痕。捐赠沽名身有誉,加油凭嘴语无温。凡夫莫怨围城久,多少英雄未入门。

    老茅2021-02-02

  • 重生之赌神圣女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骨狼
    早起,到农贸市场转悠,见有嫩野菜一篮,问她何物?答曰:地子(荠菜);吾怪之,续问:三九寒天,哪来此春天才有之物?答俺大棚之内温暖如春,啥菜都有吾释然,随手购得若干以作饺子耳。并感万物之得时,如今赖农科技发达,蔬菜无分冬夏,四季有;远胜古人万倍;诗以记之:笋初生牛角尖蕨芽未见小儿拳大荠菜生鲜嫩胜似春风二月

    一梦已成神202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