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教科书包括什么书

作者:洛轻绡
更新:2021-02-25 13:31:56

职场校园热门

  • 重生复仇豪门千金惹不得

    最新章节: 别有所图
    桐柏山下连载:第十五章、3,改写,几个如狼似虎的人,一齐扑了上來,不论分说,拧着化子胳臂,推进了铁栅平房里。这房能有六尺多高,一圈铁栅子,原来是个养猪的地方,猪得温病死后,就成了关押"罪人"地方。已经关了五六个"罪人"了,最大年纪只有一个不过三十岁,大多看样儿只有二十来岁,还有两个十六七岁的。这些人们不知为何离家岀走当"野马"被抓进来的?化子不得而知,伴随着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呢?不一会儿,栅门开处,进來一个瘦高个子的人,大约四十多岁。他头发花白,刮条脸,載付墨镜,遮着了鼻梁上的白癜风,有限的脸上佈满了大小不等的珍珠似的斑块,显得很有创意。他一身褪了色的黃皮子,咋一看就象老白菜叶子的颜色,胳膊上戴个红袖章,上边用黄字写着:“综合治安管理办公室”。可知这个"干柴狼"的可能是个头头,他手指着化子,说话的声音好象是老公鸭在叫喚:“这头`野驴'野的不行,把他押到信阳市收容站砖瓦厂里好好改造改造,你就不会再野了!”话刚落音,一个鸣着喇叭的闷罐車來到门前。很快,冲上来几个年轻人,象用高度白酒的酒精刺击过恶鸟一样,如鹰抓小鸡一般,拧着化子的胳膊连推带搡扔进了车里,别人也是这样塞进了闷罐車里。“咣啷”一声关了门,"野马野驴"在黑暗世界里同呼吸共命运,对前方的吉凶祸福浑然不知,只想着眼前怎么才能化险为夷!山里的公路一岗一洼起伏不平。汽車一阵尖锐的喇叭响,颠簸的如同大浪里的舟船,都受不着了。有的眩晕,有的干哕,有的哇哇直吐,还有这心跳的一点儿也管不着了。都明镜似的知道,无论颠簸到何处都沒有好的结果。都作着最坏的打算。痛苦到了极点就不知啥叫痛苦了。四肢已被绳索綑了个结实,麻木的沒了知觉,在摇搖晃晃里,迷迷糊糊的坠入梦獄。此时天色已晚。“噗嗤一一一呲”!一个急刹车人们的头重重地撞到车箱上,有的撞岀个大包。都吓的岀了一身汗,以为岀現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原來是司机小便憋不着了,就來个急剎车。大家隐隐约约听见押送的人对司机说:“我大老表在深圳大医院里是动手术的主刀医师,他对我说有患者买肾和其它器管的,一个器管能值十几万元。”过了一会儿,司机暴跳如雷,高声怒骂:“你娘来个灯台碗子,什么缺德亊,你都能想岀来!身为领导,这样败坏?他们若是你的父母兄弟,你还卖他们的器管吗?他们还是孩子,你就想岀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想钱想疯了是不?干脆把你和你一家人的肾卖掉,也值个百儿八十万的多发财!”那领导说∶“开玩笑开玩笑,别当真!我好歹是综合治理的主要干部。”司机说∶“你开玩笑?我可不是开玩笑!"这时,车厢里的"野马",都嚷嚷着被綑的身上痛。有哭的,有叫的,有吵的,有闹的,有"笑"的,还有咚咚乱跳的。司机停了車,亮着电把跳到闷罐里都给解了绑,咣啷一声关了门。又是漫无休止的呜呜叫,人们仍在颠簸里心中忐忑不安。"野驴野马"也是非常怕死的,怕押送的人真的再生岀坏心眼儿,个个憷的要命。年纪小的哭着拍打車厢喊:“靠你妈押送的,快放了我吧!俺是独生子,俺走亲戚开什么证明,就把我硬是抓成'野马'?还要卖俺肾,俺沒肾了,俺一家就断子绝孙了………你不放我,我真靠你妈了!”还有的骂起来∶“停车、停車!再不停車,我真肏死你要卖我们肾的闺女娃,叫你闺女当婊子!你咋不卖你妈的逼去?你咋不卖你爹的球去?千刀万剐的,肯定是个沒肾的兎子王八!”爱'笑'的也怕沒了“本钱”,脱了鞋,打着车厢骂∶“在不停车,车就一头栽到沟里栽死你娘的逼里去………”化子挨个儿拍拍大伙,咕唧了一会儿,大家马上安静下来了。只听押送的怒斥道:“野驴要造反!再不老实,给你们一个二个砸上脚镣手铐!”有个年纪小的说∶“我们的肾在肚里长的好好的,犯你啥法了?日你娘要卖我们肾?”“卖肾?谁要你们的肾?野驴野马的肾,连猪肾狗肾也不如!”那个领导开开司机驾驶室后边的小窗,对闷罐里的人们怒斥道:“你他娘的们乱吵乱骂,瞎磨屁眼子顶啥用?到了信阳迁从站核实你们的身份就免费送回家了。都老实点儿!谁在牛球别棒的我雀毙谁!”司机说那领导:“你还是共产党员里,说话沒油盐!你的雀子省着吧,别在孩子们前乱吓唬!回你家里怎么雀毙就行!”领导说:“我只是同他们开个玩笑。你说这算啥话呀?”司机说:“玩笑,玩笑,你不是爱开玩笑吗?”领导掏了一根烟自已吸起来。司机说:“你咋不看看架驶室里禁止抽烟吗?”他只好隔窗把烟棒扔到了外边,恨恨的长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似睡非睡,心里盘算着把这几个伙扔到迁从站的砖瓦厂里,能得到不少的好处,千儿八百元不在话下。想到这,这领导高兴的吹起狗屁哨子,唱起了狗屁歌子,象只发情的驼鸟。据说驼鸟发情时的叫声就象吹哨子。这兎孙可能就是骚驼转生的。“啊哟,啊哟,啊哟………肚痛呀肚痛呀……痛死人了,啊哟,要窜稀………要是不停車,就隔小窗窜到架驶室里熏死你个七孙六舅子……啊哟,我的妈呀,痛死人了………”突然,有个人捂着肚子喊∶“快停车!”那领导说∶“你他妈逼装的象!老子不上你的当!”那人说∶“谁要是装了肏谁妈!”世上最捣霉的就是当妈的。怀孕十月的痛苦,坐草分娩的痛苦,养育儿子的痛苦……可是,谁能知道娘的痛苦呢?吵架骂架,动不动就把自已的母亲拿岀来污辱!他妈的,这个鬼世界究竟有沒有文明?他娘的,畜牲不如!司机说∶“得了得了,别肏妈了,妈生养我们不容易,返过來还骂妈?打着!停車!”司机和那领导万万想不到人们会逃跑。車门开了,人们一齐窜了岀去,一连串的咒骂声把汽車撞击的“咣咣”直响。押送的举着雪亮的电把死追。右边是条大河,人们不怕寒冷似下饺子一般噗噗咚咚地跳到湍急的河水里向对岸游去。不会水的只好返转回来,趴在岸上往外吐水。其余的人都侥倖逃脱了。化子水性好可惜跌到了,被逮个正着,一併拽到車上,绳索把他们重新綑绑起来。司机说:“老白呀,你积点儿德吧?多数跑了,要这几个干什么?干脆都放了吧!”那领导半天姓白,老白说∶“不行,多少都是野驴。我还得往上级复差呢?”东方魚肚白,汽车在城里左拐右转来到了“河南省信阳市收容迁送站”。几个人松了绑,从车上扔到了这里。这个地方是个四周高大楼房堵成四合院,仰头只能看见乌黑的天空。院里的人们拥挤不堪,男女老少都有,这当中有衣着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有精神失常的病人,有长发披肩的女人,还有七十多岁的老翁,有十五六岁的孩童。多数是二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性。每个人的手里拿着一个黑泥碗,排队去窗口领取菜叶稀米粥,饱不饱就一碗完事。吃完“饭”,迁送站领导领着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长的又福态又漂亮,五尺上下,穿着兰制服,外扎皮带,胳膊上套着“信阳收容迁送站”的红袖章在人群里把二十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性拽在一排,听领导训话。领导训道:“你们这些流窜犯注意,迁送站对各位十分关心和负责,等落实了你们的住址,只要沒有人命案件,都把各位免费一一送回。现在呢,请各位做几天,只是几天的义务工,给国家做点儿贡献,都可以顺利回家的。”话刚落音,一辆大暢蓬汽车,开到众人的跟前停着了。人们被一个个的撵到了車上,能有六七十个人,要把车撐破。头头拿根数丈长的绳索在车上来回廛了几圈,人们紧紧的抓着绳索。汽车开动,一路喇叭往西北而去了。岀了西关,汽车喇叭不吹了,在一条不宽的突兀不平的马路上颠簸的更凶了,谁也不知道这是往什么鬼地方去的。在连天的尘雾里,过了两三支烟的时间來到了迁送站砖瓦厂。高大的烟囪耸立在灰暗的天空里,无休无止地翻腾着滾滾的黑烟,一个劲的往天上堆着,化成了沉重的黑疙瘩暴云,遮着了阳光,笼罩着似乎与世隔绝的砖瓦厂以及昼夜不息的机器的轰鸣………这里是没有光亮,仿佛是冥间阴曹一样。制砖机唧唧哇哇地哭叫,象肌肠漉漉的庞大食神要吃要喝,贪得无厌,吃个沒够,吞的是土,屙的是坯。大轮窑更是馋心不足,吞的是坯,屙的是砖。熊熊的烈火,炙热的窑道,烘烤着进行生产砖块工序人们的身心,汗流如洗,张囗喘气。窑厂对面是一大片乱坟岗,浓重的心理恐怖阴霾压抑着人们心地,怕累死了也就得在这里长睡不醒!人们开饭的时候,个个去碗筷处领个比人头大的黑尿泥碗,排队领饭吃。院里拥挤不堪,高矮胖瘦,衣服破烂,头发乱长,浑身充满了汗碱。说话的時候,什么口音都有,有听懂的,有听不懂的,有鼻音很重的,有嗓音很尖的,有粗声粗气的,有柔声细语的。显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都是因为捣霉,被拧到一起来了。饭,是希流光汤的大米粥,漂浮几片包头白菜叶,这能照见人影子的一盆粥,就是一顿伙食,这一天下來的饭,只用了七两米,所以就叫"七大两"。这七大两很有名,在生产队里干活,队长要是发现谁投机取巧,就说:“把你整到老改队里吃七大两去!”谁也不敢再偷奸耍滑了。吃七大两就是用饥饿折磨人的意思。吃饭了,化子象做梦似的听着那呼呼噜噜的声音,看着一凸一凹的腮邦子动弹着喝粥的样子,简致象地獄里的一群饿鬼。劳动的时候,三人一组,服务着一样架子车。架子車很有环境特色。这架子車是用很厚的三角铁同了核桃粗的钢筋焊接而成,车轱辘是用沒有弹性的硬胶胎扣到厚厚的铁圈上组成的一米半高的轮子,辐条是用指头粗的生铁棍焊接到轮轴上形成完整的下盘构件。这样的架子车是这种砖瓦厂里特制的英雄車,它超过人力极限负荷数十倍,即是人累坏了,车子还是完好无损。一車能装一千多块砖坯,纤绳深深勒进人的肌肉里,往窒热的轮窑里输送,人们透不过气来,憋的脸紫勃子粗,大汗淋漓。窑老板站在砖垛上打个遮阳伞,喝着啤酒。一瓶啤酒喝完了,便指手划脚,骂人们偷懒。这里的劳动纪律非常严厉,人们的笔、纸、乃至空烟盒,一律没收禁止互相写信传递,暗中勾通,与外界联係更是比登天还难。监工层层宻佈,时间看的很紧,拉屎洒尿受限制,最多二十分钟,超过了这个点,就得在裤裆里解决,一刻也不能误了干活。监工是从野马里挑选岀来能打善斗的人,领导给上点儿好处,就封成了监工的官儿。监工的提着棍,嘴里噙着哨子,散布到周围监视着工地。若有风吹草动,那哨子吹的就象凶悪的老鹰一样乱鸣乱呌,监工的手持棍棒一齐岀击,饿虎捕食般的抓着欲逃之人只管往死里打,打死了往乱坟岗里轻轻松松的埋掉,做个病亡登记,风平浪静。据唐河五十多岁的犯哥透露:他在这砖瓦厂里已经有六七年了,有错没错抓进来就别指望岀去了。象这样打死人的凶残之亊能有五六次了。化子闻此吓的胆战心驚,才知道他们说往回送是骗人的鬼话!化子总是想方设法逃离这个人间地獄。晚上睡眠的情況更是糟糕而荒唐可笑。(毫不虚构)高高的围墙上扯着电网,围墙内有一座能容纳几百人的筒子房。筒子房有几排木板凳的床铺,一排能有五十个床位,排与排之间能有五尺宽的距离。床上铺着稻草苫,苫子上展着破蓆,蓆上是一条破被子,破被子各种颜色都有,散发着浓浓的霉味。两人盖一条破被,互相闻脚臭。高墙的四角各按了一盏探照灯,彻夜不停以它那雪亮之光扫射这个大院里动静。大铁门紧紧关闭着,把无限的空间分割为狹獈的牢笼。牢笼里所有的人们,入睡之前必须脱个寸丝不挂(绝非虚构),展示着人类的原始作品和特级黄色录相,两胯之间的象脱毛的"老鼠"摆浪的起劲,无不提防各自已的“核武器”随时"耀武扬威"的危险!有一个青年,穿着防盜裤头,鼓鼓囊囊的里边可能是钞票,不愿去掉。几个管事的象剥了皮的大马猴,蹦蹦跳跳地跑來,生殖器摆的不分路数,围着了那个青年,凶煞恶神般的吼叫:“你他娘来逼家伙见不得人,鸡巴头发叉二球了是不?”就动手动脚地拽那青年的裤头。青年说道:“我裤头里装有三千多元!”这下可就不行了,惹怒了这几头畜牲,对青年大打岀手,拳脚交加,非常残忍!吓的人们谁也不敢作声了。这時,一傍的犯哥看不顺眼,忍无可忍:哪有这样欺人太甚的!?只听“噌”地一声,谁也沒有看到老犯是怎么动作的,这几个家伙就被弾岀了老远。有个瘦高的捂着弹子在地上打滾,痛的象杀猪一般的叫喚;另个稍胖的跟头流水撞到砖墙上头破血流,呻吟着叫爷爷饶命;还有一个稍有武功的人,一屁股蹲到石棱上拆断了尾巴骨,痛的嘴咧的似棉裤腰子一般,两手支地,一颤一颤地挪到老犯跟前磕头认错…………人们立刻欢呼起来:"打的好!打的好!老犯是个大英雄!"老范哥却说∶“都别瞎胡扯,我可没碰他们!”管门的是个不到六十岁的老头,有些特权,但知见很正。他听到打闹声,手持电棍奔了过来,声似破锣的说道:“你们累的还轻,象狗打券子似的闹腾!我看是一个二个想挨电棍?咹,不中了就挨号戳你们两棍,就老实了!”人们立刻象揑死蚊子般的寂静。只听见那几个管亊的痛苦呻吟。老范怒视着电棍,就是因为这个电棍,自已才被整到了这个改死的砖瓦厂。管事的爬到那老头跟前诉苦。老头历声问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值班的?”大家缩头缩脑,吓的大气不敢岀。老范一步逼到老头面前,声如洪钟般的讲岀事情的原委。老头给老范赔礼道歉,然后指着几个管事的说:“这三个熊货,也是野驴野马,领导给点儿皮渣(指钱)就狂妄不夠了?不知道自已姓啥名谁了?以后挾些尾巴吧!都是流窜犯!”人们脫了一大堆衣服,各作记号,装到编织袋,销进大铁箱里,谁也别打算有逃跑的念头。早晨四点半,天还没大亮,大铁门就“咣咣”的响起来,这就是起床的信号。人们赤条条,乱嘈嘈,叫嚷嚷的寻找各自的遮羞布。破锣之声撞击着人们的耳膜:“大家都注意,讲究文明,保证安全!谁要是让'大公鸡'吃屎了,我用电棍戳你们屁股,戳死就拉屁倒了!”`野马'们匆匆吃完一大碗“饭”之后,往工地跑去…………嗨呀嗨呀,喂呀喂呀嗨呀嗨呀…………的呼叫,充满了砖瓦厂的每个角落。浓重的寒霜里,人们大多数依然是光着脊梁汗流加背。有人趿拉着破鞋,有的干脆打个赤脚,暴岀身上凸凹不平的线条,这是一根根勒巴骨的形状。灯光专注架子車上高高的砖坯,在棍棒的监督里,谁也不敢不突破劳动的极限,人们四肢青筋暴出,“哼哼嗤嗤”前拉后推往窑里前進。工地上,吆喝声,吵骂声,哭叫声,呻吟声,柴油极的轰轰声和制砖机的唧哇声,还有厂长在办工室里吹岀来的笛子悠扬声与阵阵冷风的呼啸,绞织岀一曲特殊的“社会渣子和野驴"之歌…………化子呼嗤呼嗤的喘气,推着车轱辘子往前转,屁咚咚响的冲。拉车的停着了,看了一眼轮胎,抬腿给化子屁股上就是一脚,他就也喘着气,啼笑皆非。突然,有人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人们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亊情,不顾工头的监视,纷纷跑了过去………欲知何是,还往下瞧。一一一待续一一一

    永威鸣2021-02-02

  •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女主

    最新章节: 初战本格派二合一
    【原作】真的感怀(诗)=瞧,许多人心,它拥一种非凡的性,在和风阳光一起在入我的心地情感,它拥一种神性,色彩所渲染形态上不断残着我和你心思。美丑它拥有一种德人性,在行的旅行过中,让人不反省所违。,捧着那束莉花,带着在梦中舞蹈它是我的思,我的心神被风雨洗礼点滴的行为在那一位哲家的思维里已经镀上了艳六色。于,就有了许人言可谓的受,就如散传单一样,人皆知。-

    半城凡雪2021-02-03

  • 妾道好看吗

    最新章节: 战黄公覆
    作词:寂声演唱:钰潇作曲:杨晓旭、寂声文案:金戈扬沙,自古离情落谁家?琴瑟和鸣终是未能留住你脚下的白马。你,去吧......歌词:西风翻起骤雨哭远泣停驿外云间马蹄乱琴声减梧下叶与我同泫道余生怎见夜复夜渐磨瘦此年犹是魂断归人琴瑟转笙箫喧月下花与我同眠愿余生可见我斟一壶月敬你一生不曾怜信手游弋人间千百遍风华正当年浅饮半池秋谢你半载同信守携手偷得浮生半日闲记忆已旧年余生怎相见余生不可见何必再见忆往年余生不可见余生不再见余生余无缘余生余无怨无怨无怨

    掩耳盗铃012021-02-11

  • 托体同山阿陶潜挽歌

    最新章节: 达到目的
    流云乱,晨风。东丘开阳,苏柳衫梦惊蝉醉意不堪,昨星辰月,月色浓,浓情不能。非作醉中欢只是当时已惘!烟波湖畔,外青山,兀自,不曾随水向安!古亭晚,阳下横栏。尽无人处,意兴珊

    向微醺2020-11-30

  • 七零春光正好小说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乱战
    《打油》感慨人生文/老路夕阳乐2020、4、21感叹人生人生路上步匆匆,多为索取功名。十年寒窗下苦工,多少艰辛如一梦,醒来万事空。自信才高驾东风,逍遥折桂蟾宫。转瞬已是夕阳红,平淡才是快乐,何必觅虚荣?

    僾果2021-01-22

  • 妙手圣医扫地僧

    最新章节: 不再隐藏
    既去,狼遇雨。风掀荒舍,兼奔电雷江因馀涨,山欲被推。狂客能辨?野姑且媒。头复桥尾也作看花。三日酒,与林海妹妹。佳亦属吾,入神仙队早晚把琼,言辞怜妹。狂尤吸时,粗蜗居辈。爱坐松窗文章荒且。近来性飘忽,愈愈神。忽眼中非是,心肠铁丧天真。知尘网情薄,每抱瓮愁更新俗事何堪两耳,冰也会使三。要愁还当垆处,子呼来颇神。止饮止不得。在酒浆鱼水,不然水罢江湖吴牛畏月偏占,豫贪杯一一。酩酊调哀阮籍,然放鹤学逋。也思句旗亭要才问人家酒无?偶明月,寄头。莫嫌客卷帘低诗客忧欢不齐。多噪虫翻枕,薄情明妒夫妻。圆春梦差镜,才照东又照西信是今宵独坐,要非到五更。水调歌得句已无,对酒几盅。莫非到江上?底有船篷整顿糊涂目,指点沌境界,立辨西东水有葡萄,山被夕红。江天,云断处已交融。何舍得?眺不放酒空。物外然宜饮,上悠闲要,得失不侬。日晚鸶鹭,一带清风。牡丹迟日票,又番饮,使金挥却。以块每晚租,垢陋所多蚊,戏此阕示之胖子油多书生血少到有人处觅。都在途,又何相逼?廉体态飞飞盘灯扑火一分也不惜。退意无,竟栖床侧。更人读诗册笑读诗、鸡无力?欲试高低当请酒边饮鲸吸。辞爱恋竹七。小子谢、天有生德。愁。到那时怪,心肠石

    在下叹之2020-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