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鬼妖妃有声小说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美漫丧钟

作者:黑知了
更新:2021-03-05 18:18:53

科幻小说热门

  • 崛起在港综世界

    最新章节: 麻烦上门!
    桃花殇.jpg(105.75KB,下载次数: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5-2-2716:02上传“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牧丹枝。这牧丹花开的再好,也有花枯叶散的一天。姑娘,你可要想清楚,如果那个男人有一天嫌弃了你,到时候,可真是没有后路可退了。”长安最大的青楼内,一老妇人侧身对一旁收拾包袱的女子叹道。那女子生的面若桃花,听了这话,轻轻一笑便说道:“婉姨,我信他,他说他会爱我的,他说他会娶我,这烟花之地我是真的呆不下去了。婉姨,我想赌一赌。”妇人听罢笑了笑,没再说话。“婉儿,你看,这是我新为你买的胭脂,你喜欢吗?”依稀中见一男子眉目清秀,语声含笑,多少数不尽的温柔,说不完的风情。“凌峰,你是知道的,无论你给我什么,我都接受。”“婉儿,我高凌峰对天发誓,此生只爱你一人,也只会娶你一人,相信我。”老妇人摇摇头,那日他许誓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可惜再也不负当初。“凌峰,你为何这几日都不来见我?你知不知道。。。。”婉儿见那人来了,便嗔怨道。却见他语气冰冷:“婉儿,对不起,过几天我就要迎娶林家大小姐,以后,我们不要再见了。”婉儿望着他,满是惊愕:“什么,你不是说过你会娶我吗?为什么,你不是爱我吗,为什么要。。。。”像是被婉儿的追问弄的烦闷了,那男子怒了,一把推开女子:“你疯了吗?你只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而我,出身于官宦世家,与林家那是门当户对,怎么会娶你?当时不过是一句戏言,你当真以为我会爱你?我要的是清清白白的世家女子,而你(男子冷笑)算了,我们就这样吧。”男子转身离去。想到这里,老妇人又不禁红了眼眶,清清白白的世家女子,当初就应一句谗言,父亲无辜含冤而死,母亲也随父亲而去。树倒弥孙散,她便被贼人拐卖到这烟花之地。“婉姨。”依稀见刚才那女子轻声说道:“你别哭,他会对我好的,我走了,你好好保重。”妇人看着她离去,苦笑道:“谁都知道前路是绝壁悬崖,唯是谁也不肯先勒马。”by长屏

    图门霞飞2021-02-20

  • 多肉植物黑法师

    最新章节: 皇帝喜欢什么样的人?
    七月的太阳似乎决意要人炼成油,滚滚地放出浪。狗们伸长着舌头在人镇的街头哈哧哈哧地着。“冰糕——!奶油糕——!”清凉凉的吆声,引诱得小哥儿俩最合谋偷了家中鸡窝里的有的一个鸡蛋,换得了个奶油冰糕。冰糕攥在哥手中,随时都有被哥吃掉的危险,弟弟紧跟哥哥的后面祈求地说:给我,让我看看。”“糕有啥好看?”哥哥说就嚓地扯去了花花的包纸,拿冰糕在眼前晃着弟弟见状,以为哥哥要,急出了哭腔喊:“给吃。鸡蛋是我从鸡窝中出来的!”“是我放的!”哥哥把冰糕举过了顶,生怕弟弟抽冷子一抢过去。平时的哥儿俩义此时荡然无存。弟弟巴巴地望着哥哥举在半的冰糕,急得甩出了爹这张王牌:“爹说当哥的应当让着弟弟。”言之意,如果不听爹爹的,那将意味着什么。“也说让弟弟听哥哥的话”哥哥也甩爹爹的牌子弟弟见来硬的不行,无只好求和:“那,咱俩人吃一半中吧?”哥哥了定,想了想,说:“,我先吃。”哥哥一面心弟弟真的要告到爹那,闹不好两个人都挨爹大鞋底,一面又怕弟弟话不算数耍赖。弟弟也着心眼,生怕哥哥哄骗己,但要自己先吃跟先要自己吃一样的不可能只好说:“咱们打老虎子,谁赢谁先吃。”打打。杠子打老虎,老虎鸡,鸡啄虫,虫蛀杠子这一套哥哥心想不比弟差,但一连几个回合都能决出胜负。正待再开下一个回合,“啪”的声,被太阳融化了的冰从竹柄上脱落掉地,活一摊稀鸡屎。弟兄俩先一怔,后是互相瞪着眼接着便都怨起对方来。是怨,但弟弟转瞬间,里就有一种幸灾乐祸感掉了倒好,我吃不上,也吃不成。哥哥却着实起来,本来到嘴的冰糕全被弟弟给搅了,气得准弟弟的小光腚就是一丫子;弟弟汗浸浸的屁上,立时就烙印出一个煌的赤脚印来。弟弟被,就声泪俱下起来,好并不怎样疼,哈了几声似乎觉得意义不大,并枉费了力气流了泪水和水,外加沾粘的鼻涕,好偃旗息鼓,最后恨恨喊着哥哥的外号说:“蒜头,看我不告咱爹去”“告去吧!别忘了,窝里的鸡蛋是谁偷的!也许哥哥的那句话真的住了弟弟,哥哥独自在面玩了一圈之后,回到,观察了一眼蹲在一边豆瓣的弟弟,似乎什么情也不曾发生,爹爹也平气和,并没提什么冰的事。一场“冰糕事件就这样烟消云散,小哥俩也很快和好如初。(者早期作品——现在恐已经没有偷鸡蛋换冰糕事情了

    谢白衣2021-02-06

  • 哆啦a梦之次元系统

    最新章节: 合击妖猊
    桃花殇.jpg(105.75KB,下载次数: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5-2-2716:02上传“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牧丹枝。这牧丹花开的再好,也有花枯叶散的一天。姑娘,你可要想清楚,如果那个男人有一天嫌弃了你,到时候,可真是没有后路可退了。”长安最大的青楼内,一老妇人侧身对一旁收拾包袱的女子叹道。那女子生的面若桃花,听了这话,轻轻一笑便说道:“婉姨,我信他,他说他会爱我的,他说他会娶我,这烟花之地我是真的呆不下去了。婉姨,我想赌一赌。”妇人听罢笑了笑,没再说话。“婉儿,你看,这是我新为你买的胭脂,你喜欢吗?”依稀中见一男子眉目清秀,语声含笑,多少数不尽的温柔,说不完的风情。“凌峰,你是知道的,无论你给我什么,我都接受。”“婉儿,我高凌峰对天发誓,此生只爱你一人,也只会娶你一人,相信我。”老妇人摇摇头,那日他许誓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可惜再也不负当初。“凌峰,你为何这几日都不来见我?你知不知道。。。。”婉儿见那人来了,便嗔怨道。却见他语气冰冷:“婉儿,对不起,过几天我就要迎娶林家大小姐,以后,我们不要再见了。”婉儿望着他,满是惊愕:“什么,你不是说过你会娶我吗?为什么,你不是爱我吗,为什么要。。。。”像是被婉儿的追问弄的烦闷了,那男子怒了,一把推开女子:“你疯了吗?你只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而我,出身于官宦世家,与林家那是门当户对,怎么会娶你?当时不过是一句戏言,你当真以为我会爱你?我要的是清清白白的世家女子,而你(男子冷笑)算了,我们就这样吧。”男子转身离去。想到这里,老妇人又不禁红了眼眶,清清白白的世家女子,当初就应一句谗言,父亲无辜含冤而死,母亲也随父亲而去。树倒弥孙散,她便被贼人拐卖到这烟花之地。“婉姨。”依稀见刚才那女子轻声说道:“你别哭,他会对我好的,我走了,你好好保重。”妇人看着她离去,苦笑道:“谁都知道前路是绝壁悬崖,唯是谁也不肯先勒马。”by长屏

    陈春秋2021-02-03

  • 谨慎勇者

    最新章节: 阿格南水盾
    天上的云朵是你留给我的笑容这题有点长,恰如你留给我的牵挂如果哪天云朵变成了小雨,我会心,我会认作那是你哭泣的眼泪你搬走后,我就不串门了,我的居变成了胖哥。他把你过去的房改装成了门面,专卖建材。胖哥子上戴着小指粗的金项链,整天着大肚子在门前转悠,对每个人笑眯眯的,我却不待见他。我喜你做我的邻居。你在乡下过得好?你今年9岁,下半年要读三年级了吧?你还会笑吗?我第一次见你是7年前的现在,春末。那天傍晚,我下班后在家闲坐,突然听一阵细小的敲门声,我小心地打门,就看见你站在门前。你穿着套白底红花的衣裤,一双同样白红花的鞋子,头上用红线扎着三小辫,中间一朵朝天,像一支盛的花朵。看得出你的爸爸妈妈很你,把你装扮得如此精致!你不生,仰着粉嘟嘟的小脸望着我,睛睁得圆溜溜的。我看出来你是串门,就侧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你真就蹒跚地走进了我家。我蹲身子问你:“你叫什么?”“小。”“几岁了?”“两岁。”“干什么?”“来玩。”“我抱抱好吗?”这小家伙太可爱了。你摇头,很坚定地拒绝了我。我妈厨房做饭,听见说话声出来了。妈告诉我你是邻家的小女孩,下那天生的,叫小雨。你与我妈似熟络,让我妈抱,叫我妈奶奶。时,门外传来你爸爸妈妈焦急的唤声,我妈赶紧抱你出去了。此,你常来我家,我们成了朋友。和我妈都很欢迎你,我妈四处找一些玩具给你备着,还催促我赶结婚给她生一个像你一样的乖孙给她带。你喜欢笑,我喜欢听你咯的笑声,如乳莺出谷,新燕报。你开始叫我叔叔,不拒绝我买果给你吃,只是依然不让我抱。个周末的下午,我带着你到不远的超市买了零食回来。路上,我着你的手问你:“小雨,你最喜谁?”“妈妈。”“第二呢?”爸爸。”“喜欢奶奶吗?”“喜。”“喜欢叔叔吗?”“喜欢。“那你还不给叔叔抱抱?”你停来,很认真地说:“妈妈说了,人里有坏人,把我抱走的。”“怎么给奶奶抱呢?”“奶奶是老。”你说。我哭笑不得。没过多,我感觉你来我家玩的时间比以长了,衣裤不如过去干净,笑容不见了。我问我妈,我妈告诉我你妈妈到南方打工去了,把你交了你爸爸,只是每天给你打一个话。直到这年年底,你妈妈回来,我才又听到你欢快的笑声。你岁时上了幼儿园,来我家的玩的候少了。我妈给你准备的玩具丢旮旯,渐渐蒙上了灰尘。这年夏的一个傍晚,我下班回家,看见坐在你家门前的小凳子上望着天发呆。我走过去问你:“小雨,什么呢?”“等妈妈打电话。妈好久没打电话来了。”我默然无。过了一会儿,你突然指着天空我:“叔叔,天上的云朵是怎样的?”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你,不道你小脑袋里正想些什么,只好心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呢?”我想上去看看妈妈。”我心头一,说:“天上的云朵是小雨的笑变的。天上的云朵多了,你就可上去了。”“真的?!”你马上起身来,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的眼里一下噙满了泪水。我走过一把抱起了你,这次你没有拒绝在我怀里依旧笑着……这一年,妈妈没回来过年,我也没能再听你咯咯的笑声。两年前初秋的一下午,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你和的一位女同学站在路边一家小饭门前争论什么,我悄悄地走到你身后,没惊动你们。其时你已读年级,你的女同学一定和你一样也是妈妈不在身边的孩子,没人送,头发杂乱,校服上满是暗灰的陈迹。你们面前脚下放着一个大的塑料盆,里面装满了水,养一条不大的大头鲢鱼。你们在争那尾鱼,而且已近尾声了。“这是条鲨鱼。”你们说。你从书包掏出一本看图识字的书,翻到有鱼的那一页,和你的小同学认真对,最后你们合上书,一致认定这就是条鲨鱼。快到吃晚饭的时了,已有客人走进饭馆,老板忙招呼客人,没理睬你们。你们蹲身子凑近塑料盆,仔细观察。你小手碰了碰“鲨鱼”,说:“它动了,肯定在想妈妈。”“它妈在哪?”小同学问你。“不知道”你答道。“我知道它妈妈在哪”我在你们身后说道。我想为你做点什么。你们吓了一跳。你回看见是我,高兴地站起身,拉着的手,骄傲地对你的小同学说我你叔叔。“我们一起把鲨鱼送到妈妈身边去好吗?”我提议说。知道你们一定会同意。我背着你付过钱,找老板要了一个大的方袋,把鱼和水装进袋子,拎着,你们一起向镇外不远处的小河走。夕阳西垂,天空中彩霞万里。们到小河边选了一处较平整的河,我告诉你们,“鲨鱼”的家和妈就在河里,把“鲨鱼”放进河,它就能找到妈妈。我把袋子交了你们。你们解开袋口,把鱼和一起倒入河中。“鲨鱼”一摆尾轻快地钻入河水。晚风轻拂,柳轻舞,我看着你们在小河边拍手欢笑,我终于再次看到了你久违笑容,听到了久违的欢笑声。这年底,你爸爸把房子卖给了胖哥辞了镇上的工作,外出打工,把交给了乡下的爷爷奶奶。从此,没有再见到你。但每次看到天上云朵,我就想起了你,想起了你笑容。小雨,我多想再次看到你笑容,再次听到你的笑声!你一要笑着生活!我相信天上肯定有片云朵,就是你刚才的笑声!05,05

    实寻芹2021-02-08

  • 霸占你的美

    最新章节: 巅峰之战
    “你感觉的很对,那你能猜到马上要发生什么吗?”“我不知道,你还是告诉我吧,好吗?”“好吧,那你做好准备我要拿下你眼上的布了。”“好,我准备好了。”雨轩拿下可儿蒙布的那一刹那,顿时天空礼炮齐鸣,彩带飞舞,映入可儿眼帘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太阳花,金色的光芒让可儿一下子楞在了那里,这是真的吗?简直太美了,不是在梦里吧,在这时,雨轩和可儿的朋友们一下子都出现了,可儿简直太激动了,这就是雨轩说要给她的惊喜吗?简直太特别了,“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的天使,我要做你一辈子的希望,和你一起享受生命的灿烂,共同承受快乐与悲伤,有我在你不会孤单无助,我会让你一辈子幸福,答应我好吗?”可儿看着雨轩声泪俱下的承诺,简直没有拒绝的理由,“我答应你这辈子做你的新娘,但下辈子我绝不会嫁给你,因为有这一辈子就足够了,我爱你!”雨轩一下子把可儿拥入了怀里,两人在金色的世界里共同期待着明天的美好,做永远灿烂的永远向着希望生长的太阳花。待续……

    荼靡1夏2020-12-28

  • 如何治愈病弱反派们

    最新章节: 这才是老戏骨
    如果说,只能这一天,曾,与你,深深相爱,我已有遗憾……“曹芸,对不。”谢昕抚摸着曹芸的脸“别哭,我不能陪你了,能与你,额,过28岁的生日了,再过3天你就过生日了。”谢昕上气不接下气眼中噙满泪水,曹芸握住昕的手。“老公,容我最一次叫你老公,别走。”芸紧紧握住谢昕的手,“不能没有你,难道你不惦你那未出世的孩子?”“芸,孩子叫谢星云吧,你道,我是科研人员,老婆我现在……挺不住……了我……爱……你……”谢慢慢地放下手。旁边的心仪,出现了一顿乱声,终,一声清脆的“滴”,出在曹芸的眼前,曹芸傻眼,一条横线显现出来,“!——”护士进来后,“者已死亡,亲您签死亡遗报告。”3天过后,曹芸抱着谢昕的骨灰盒,走到了碑前,放到地上,“你生喜欢望远镜,我现在把你爱的望远镜拿来了。”“看看吧,咱们的孩子已经3个月了,我会教他坚强、斗。”将拿着骨灰盒摆在前,“不知,你在那边怎样。”啜泣的她,回到家看到谢昕的照片,“我,前,只知道自己开心,不道,你爱我,爱我,我还你写了《离婚协议》,不啊,之前,我不照顾你,关心你,总管你要钱,一都是我的错。”“哪儿呢”在书房,找到了《离婚议》,“这个毁了我的幸,毁了我的人生的东西。将《离婚协议》撕得一片片的。“我会生下咱们的子,明天这个房子,就属别人的了,我会回到你爸的身边,来伺候他们。”芸那一张纸,写完后,带行李走了。过一天,买她房子的一对老夫妻,已经银婚了。在门前看着一张,写着:放弃,我放手,离别在我眼前;放弃,我手,我离别在我家庭;———致未来的主

    渔樵看海2021-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