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弃妃下载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邪恶老公:调戏小妻

作者:猫大师
更新:2021-03-02 12:53:41

纯爱耽美热门

  • 抗日之铁血兵王下载txt

    最新章节: 子母珠
    我在深圳观澜写起了你,自打回去之后便没再写你了,到现在还没留你的字迹。吴爱你,我的梦中女人,我再一次呼唤你,你终于又出现了。我虽然丢弃了你的字迹,但是留下了你的回忆,让我续写下去,就当是无头有尾吧!吴爱你,我自从没有写你时,一直在想你,现在又回到你的字迹里头,重温我俩的旧情。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我今晚好寂寞好烦恼,你突然又回到我的身边来了,要不是我写信叫你从深圳过来,你会过来吗?我躺在床上,直感觉好累好烦,吴爱你依偎在我的身旁,一边抚摩着我的上身,一边安慰我:“对不起!我的心肝宝贝!那么多年把你冷漠了,你一定很寂寞很寂寞!现在让我好好对待你好吗?”“吴爱你,也是我一直太追求真实了,一直把你给忘记,我也好对不起你呀!”我好抱歉。吴爱你吻着我的嘴唇,满含泪水地愧疚,我呢?那么久的寂寞早已把我给麻木掉了。我一想起这些,突然狂热起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个劲地亲吻。这时我俩抱得更紧了,今夜不寂寞,让我狂热!让我狂呼!我要永远爱着你,是真实无法改变。我选择了你和自慰,选择了抚养与助人被助,我无需其他什么,我忘我地把自己当成男生是女生所需要的。不在乎你我富贵贫贱区别,只在乎我有没有阳刚之气?没有我总有其他人行,就好象我不种田,自有人种,不愁人们没有饭吃。这也许就是幻恋[幻爱的前奏],幻爱、爱恋本就是两个都有的。幻爱与爱情是密不可分的,个人没有爱情时要拥有幻爱,没有幻爱对爱情就难免无能为力。幻爱与爱情,两者相互促进,爱情是幻爱所追求的,幻爱也可以自由表达爱情。“汤春云,我在深圳一直念着你的名字,只是你总想改变自己的名字,只搞得你有姓无名的,弄得我怕找不到你”,吴爱你在提醒我,她在暗示我,想要我明白些什么。是啊!名字很重要,不管别人怎么称呼你,只要你认定改变名字之前的名字,你就非常幸运的了;至于吴爱你,我只要认定有那么一个人爱着我就行了。“今夜我爱你无限,我愿沉入在虚幻的世界,一直追寻着你”,我深情地望着她。“我好、、、好、、、好、、、好感动!”,她感动得吞吞吐吐。此时我在想,没有幻恋,无法去深探爱情,幻恋也可以得到不少爱情体验。没有爱情的人生是没有动力的人生,他[她]所追求的一切也是机械的、无味的;个人有了爱情,人生就有了动力,从而变得生动精彩。吴爱你,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如果我有了现实之中的情人,我也不会忘记你,你仍是我感情受到创伤,能够弥补的女人。我在没有女生时,可以想着你、写着你、和你自慰,吴爱你,你是我可爱的双手,你的感情对白可以通过手写出来。

    九九兮2021-01-16

  • 巅峰武者夜

    最新章节: 猜到身份
    “各位旅客,欢迎来到苍北市。苍北史悠久……”火车遍布的扬声器里反播放着苍北市对每位来访者的欢迎词如果我没记错,这欢迎词的内容和五前没什么太大的不,只不过由原来浑的男中声换成了一温柔的女声。我跟在本站下车的人流拖着行李箱走出出口,眼前便是一个阔而气派的广场了此时正值中午,虽初夏,但阳光已经够火辣,发白的光从头顶射下,整个场的地板都泛着白,刺得人睁不开眼大多数旅客都躲进候车室或者车站旁茶座,广场上的人剩下三三两两,分在几片树荫下,或或蹲,在那里聊天者打盹儿。五年了以这个世界的变化度,眼前的一切已足以用天翻地覆来容。记得五年前离这里的时候,这座车站才通车不久。是一个新修建的高站,当时车站的主建筑已经投入使用只是诸多配套还在设或者规划当中,至连这个充当苍北门面的站前广场也没完成硬化,晴天好,一逢雨天,在往的旅客的踩踏之,就变成一大片烂地了。而现在,如不是火车票上印着目的地苍北市,如不是火车站主建筑书写的“苍北市”三个大字,我是断不会认得这里就是要去的苍北市的。年时间,这里发生太大的变化,车站围原来是成片的农,现在已经被诸多地而起的高楼替代宽阔的马路上车水龙,俨然一个新兴城区了。这个世界变化如此之大,可之相对的,是时隔年之后,我又回到这里,逝去的时光乎兜了一个大圈,终又回到了原地。帅哥,住店么?”一只脚刚踏进广场一个形体健硕的中女人就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脸上抹一层厚厚的粉,汗已经在上面冲刷出条沟壑,嘴巴里带浓重的苍北口音,乎还有一丁点儿大味儿,两道炯乎有的目光从掩藏在脸横肉当中的眼睛里到我的脸上,就像审视一只待宰的羔。“不住,本地人”我用苍北的方言答她,这些词句虽有些生疏,但又重被我从大脑的沟回中调动,应付她应足够了。听我这么,女人一脸失望,还是冲着我的背影上一句——酒店的妹服务特别好哟!没理她,招招手,上一辆出租车,留她一个自认为很酷背影。酒店我已经先订好,在苍北的学城附近。订在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想去体验一把大学时,佯装去寻找些雨风吹去的情怀;或去大学附近展示下己大叔的魅力,勾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妹,而是我的单位在这大学城附近。北市的高铁站在城的西郊,当然,现已经不能称之为郊了,当地人都习惯它新城。苍北市是个典型的北方城市说大吧,谈不上,又有一定的规模。新兴吧,也谈不上因为这座城在这个球上已经存在了两多年了,据说春秋国时某个小国还把己的都城安在了苍,于是现在的苍北常以古城自诩。苍市的名称来源很简,一条不大的河流城而过,名曰苍河于是这座城便叫了北,因为它的主城在苍河的北岸。这发源于太行山深处河流是为苍北市的亲河,涵养了这方土,滋润了万千百。据说苍河原来的质相当好,富含各矿物质,几乎达到直饮水的标准,水鱼虾成群。不过在世纪八九十年代,为工业污染,河水变成了墨绿色鱼虾迹,水自然不能再了。五年前,我来里上大学的时候,北市已经开始了一声势浩大的河水治工程,关停了不少境污染严重的企业苍河的面貌也确实之一新,喝水重新得清澈,虽然水质是不能够让人放心但鱼虾倒是又回来,古老的苍河便又了生气。此时出租正途径苍河穿越城的一小段,这块区看起来似乎被打造了一个仿古的景观,苍河两岸尽是些台楼榭,水边的小头还泊着两条画船有点意思,等哪天闲暇了,可以来这转转

    允伟忠2021-01-11

  • 重生不做贤良妇

    最新章节: 尽数击杀
    小胜男回到家,见长生正在忙着,便不予理会。“小少爷,怎么带了一只受伤的鸟儿过来”?高木长生不禁奇怪地问道。“有个小孩太可恶,好端端地把一个活生生的鸟儿给射受伤了”,小剩男不免伤心道。“难得小少爷有一片怜悯之心,难能可贵呀”!长生不禁对小胜男有些欢喜赞叹。“谢谢长生叔叔的夸奖,我想带过来疗伤,疗好伤之后再放飞它”,小剩男还想得比较远。“把它养好了,自己把弄着玩,不是更好吗?干嘛还要放飞它呢”?长生有点疑惑。“因为它上有老下有小,正等这它养呢?再说人需要自由,有蔚蓝的天空、有美丽的大地陪伴自己多好啊!它也是需要的嘛”!小胜男颇有一番心得。“哎呀!小少爷,没想到你小小年龄就有如此心智,真是令长生好生敬佩呀”!长生不禁大为感慨道。“这叫‘心有灵虚一点通’嘛”!小胜男都不太清楚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小少爷的话好生奇怪,也颇有道理”,长生赞叹道。“哪里!多谢叔叔夸奖,我恐怕没有您说的那么好吧”!小胜男还挺谦虚的。“小少爷还挺谦虚的,不愧是老爷的一个好苗子”,长生不由的得意地笑了。这时其他几个男女佣人听到此二人的对话,也不由得对小少爷敬佩起来,不时跟管家美言起来,其中一个男的说:“小少爷这么小就能说会道,将来长大一定有出息”。一个女的又说:“小少爷不是不太爱说话的吗?怎么今天话那么多”?“小少爷可能是不太爱乱说话的一个小孩,他说话都是比较有用的”。“哇!小小年龄,竟有如此心智,真是令大家伙打心里佩服呀”!又是一男佣人说道。“小少爷还有可能超过他父亲,可能他还不喜欢管这个家,可能他今后另外有打算”,管家对大伙说出这样的,可能某种征兆使他有这种预感,使自己也一时说不太清楚。“哇!这样啊!那不是这个家业到时候要失传了“,一个女佣人开口道。“好啦!大家不要瞎猜了,以后的事好难说,你们各忙各的去吧”!长生岔开话题道。“是的,管家”!几个佣人差不多一致地叫道。长生此时想,难怪小少爷的现在与他出生前的好异象有些相吻,这不禁令他感慨万千。

    七月雪仙人2021-01-02

  • 碧落泉深

    最新章节: 买房
    在一个小屋里,有些昏暗,我在不透气、密不透的母亲体内,突间从一条小道,下而直上,跳上道聚光的丛林。出生了,好像没哭,还比较懂事较乖巧,避开旁的注意力,贪婪吸允着妈妈的乳。奇怪!当我下意识清醒地吸允时已变得无滋无味。我好像是连接前世的命脉,投转世到了这里。佛还真知道许多以前的事,在近战争中又过度到临去时火车的轰隆声。幼小的我常梦见花,有桃、有梨花,仿佛见的总是花,偶也会梦见死过人老屋里,让人久不能忘怀的血腥怖事。我小的时就性欲难耐,好性早熟了一般,见光溜溜的杉树就好像见到了美的大腿一般,想拥一番,仿佛我世就是个色鬼。个时候,我老是见仙女睡在我旁,等我想色她一,她就变化成一天鹅飞走了,那时候总是暗中想怎么对女人咧笑一狂妄的淫笑。时我就有极为强的强奸欲望,仿色魔临世一般,连邻居的大姐姐是望着心里头直痒,直欲流口水那个时候她没穿少衣服,睡在凉上,翻来侧去睡着觉,我在远处一直色眼看着她看在眼里玩在心。不过那个时候心是比较单纯的不象所谓文明的天的人们,有那一些人是性变态,我那时候单纯就是亲吻做爱。在十二岁时就染了自慰,慢慢地法自拔,性欲越越弱了,染上自之前是那样的欲焚身,染上之后那样的性贫乏,也感受不到染上慰之前的性欲了我染上自慰以后感觉自己象是有室的人一样成熟重,面对漂亮性的女人,可以保冷静对待不会冲。

    白清灵端王妃2020-12-17

  • 书包网h都市小片警章节目录

    最新章节: 龙腾草
    第八章:诊所里的风波,2小乌说要发展第二产业,问∶“孙哥,你晓得第二产业是么斯不?”老孙笑道∶“第二,第二,啥第二呀?不知道!”还是朱莉聪明,一点就透,捂着嘴只是笑,不说话。小吕细品把稳地说∶“亏你还是大医生,开动脑筋,不信你连第二产业就不懂!”小房伸出两个指头笑说∶“我给你提个提头,二,不是三!二人世界知道不?”老孙想这两人把事想歪了,说∶“你们别瞎胡猜,第二产业不是孬嘴巴里舌头乱搅!原来是能赚票子的门路。闹着玩的?”小乌说∶“孙哥,你说的不错,产业产业,能挣钱的就叫产业·,你挺通达。挣钱最好的窍门是啥不?”老孙若有所思道∶“小房说二人世界?是指小董和你小乌吧?”小乌脸子一沉,道∶“绕来绕去饶道我头上来了?小董给他两脚!”小董真的抬腿就踢。老孙捂着屁股跑到门外,笑道∶“我故意开玩笑活跃空气的?”闹腾一阵子后,小乌正儿巴经地说∶“孙哥,快上屋来,当个医生笑的哈巴狗似的像个啥?”老孙贴近小董耳朵道∶“我知道第二产业是啥了。”小董笑道∶“说说看!”老孙说∶“小乌为个钱,歪邪点子多,相当黄老母鸡的吧?那是道德所不容,犯法的呀!”小乌说∶“犯你的脸,钱多不咬手,君子爱才取之有道!”“邪马歪道!别再滑了,”老孙说∶“老辈子没个年头算的泱泱大国,都是清正的天地钦敬,你要歪摆雷击电打呀?”小乌似怒非怒道“你别狗嘴吐不出象牙了。我说第二产业,也不是挂粉红窗帘的!别黄不琉球瞎你娘的竹杆岔里乱踩,小心扎坏你蹄子!小朱年轻轻的姑娘娃子把个粉头儿往黒罐钻啥?都阳光点儿亏死老娘吗?”小董笑着打着喷嚏说∶“老板言之有理!”正在说笑,李彤副局来了。小乌笑容可掬迎接道∶“李哥来得好,我正有事儿找你呢!”老李说∶“什么事?”小乌呲着牙说∶“哥,我给你按摩按摩再说!”老李没有笑,道∶“我可不是来按摩来的!我有重要的事情来给你说的。城南有个挂粉帘按摩店被公安局查封了,严禁按摩店,足疗店有丝毫的涉黄意图。虽然咱们熟识,可是法律不管熟与不熟,只看遵纪守法就保护,违法乱纪就惩罚,丝毫也不迁就!”小乌听着逆耳,心想公安李副局长不亏是公安局的,说变化变化的真快,给换了个人似的,本想找他暗暗给个绿灯挣些黑钱看来没有希望了,曾经的暧昧关系也荡然无存了。其实,近来公安部门加强了对黄、毒的严打力度,为净化边境治安环境下了大工夫,治安人员日夜巡逻各个街道按摩诊所,足疗馆,理发店,美容院和保健养生的机构严格检查,无一漏网。古老的腾冲,气正风清,充满文明礼仪的风尚。小乌说∶“李哥,您放心吧,您不是不知道您乌妹是白璧无瑕之人,喜欢文明正派。就是店里员工们包括孙医生在内说话粗鲁了我还罚款呢!咱们按摩店和诊所二合一,有钱也按摩,没钱的来了也给治病。就是方便社区居民的。要不您试试按摩手法怎样?我还有个事,想搞第二产业,你参谋参谋干啥和适?你是有名的赛诸葛,肯定有妙计。”李局说∶“容我想想。”又道∶“姓孙的,来给我按按!”说着就要往床上躺。孙医生忙说∶“别躺别躺,你就是颈椎病,坐着就可以了。”老李说∶“神了!不问就知道?”孙医生笑道∶“不神。望闻问切,我是见你给乌老板说话给扭头鸡子一样牵强不舒,若不是那病,给你打赌!”老李说∶“不错,昨晚开会脖子对着空调吹犟了。你能显显神通,康复痊愈吗?”老孙说,没准,试试吧。就从第一椎轻手法按到第七椎问李局痛不?老李说第三节痛。老孙说他第三节有点骨质增生。老李说∶“快快妙手回春吧!”老孙回道∶“回春不回春,反正不叫你回冬!你体会体会就知道了。缓解了,贴个颈椎贴,吃点颈复康颗粒,不吹空调电扇就不复发了。”老李说∶“康复了我请你客。不过,老孙你看小乌这个按摩店能干什么第二产业呢?”老孙哈哈笑了一阵道∶“先上来,我理会道茄子棵里了。后来才知道除了按摩瞧病外,还有能挣钱的事就是第二产业了。我有一个方法,就是搞药浴。你想想,外国人见年来腾冲的不少,外国人特别爱保健,中国有钱的也爱保健,风湿病又普遍,药浴能治风湿,这个第二产业肯定能行。”小乌一旁听得真切,抚掌道∶“好方法!这事老孙你负责就好了,我负责购置洗浴桶去。说干就干!”按摩完了,李局说∶“手法行,轻多了。这样吧,小乌,洗浴桶我包了。”老孙道∶“外用治风湿的药都有毒性,得到大山里採。如雪山一枝蒿,川乌,草乌,细心,花椒,五加皮,威灵仙,鸡血藤等效果特别好。这个项目有前途。”正说间,老杨来了。老杨见老李在,哈哈大笑∶“李局稀客!”老李说∶“你来了就是客,坐坐,喝茶,这可是上好的西湖龙井。”老杨说∶“这会子忙的坐不成了,请乌老板上工地看看,有些事儿必须给投资方面说个明白。”小乌说∶“杨哥,事情您看着办吧,总不能叫我面面俱到。”老杨心想,莫非给老李还是暧昧不清?只听小乌又道∶“杨哥,我的工地,多看看还是对的。”转脸又给老李说∶“李哥你坐吧,工地有事情,失陪了。”小乌就上车去了。老李独个也不便坐了起身离去。店铺里有说有笑,忙忙乎乎弄得顾客们也很高兴。路上,车速悠悠,老杨问∶“妹妹,李彤怎么还缠你了!”小乌给老杨的脸拧了一把道∶“缠个么斯?!人家现在清清白白,禁止按摩诊所涉黄,要遵纪守法,不然法律惩罚。”老杨平静地说∶“也是的?黄毒祸害社会,应当根治。触犯法律底线就是犯罪。”小乌笑道∶“人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你相你管个建筑批个土地你是一拿两响。帮助我按摩店搞第二产业你行吗?”老杨摇摇头说∶“咱真没那两下子,有过硬的关系撑腰做主,肯定没事。不过话说回来,针没两头快,将来够你忙的。”小乌笑道∶“杨哥,你别理会错了,我的第二产业是药浴。两个闺女明年就毕业了,账务往来,吹拉弹唱,无所不精,能有啥难题?”老杨点点头说∶“也是,也是,那我就不‘说书的掉泪替古人担忧了。’无息贷款我联系好了,想退就给甲方退了,叫你来就是这事。”小乌轱辘了几圈子眼珠,胸有成竹地说∶“杨哥哥,我想,就跟他们说,以他们为主了,戴个高帽子,就会认认真真地施工,保质保量。等竣工后,见到真是可以,来个吹毛求疵,就说违背和合同法则,水暖设备不达标,按百分之七十五折价,投资款全部退回不就两全其美了。”老杨说∶“你真敢想,这样一来,投资方可要蹲坑了,不诉诸你法庭算你神通广大!反过来说,投资方也够缺德了,大睁白眼赚你两千多万,想你是外行,不知道你的后台是内行。当人做事还是公平点好,他们坑你,你就坑他。你法院有人不?”小乌说∶“难道法院你有人?”“我的老同学是检察院院长。”老杨说∶“也许能帮上你忙。不过什么事儿不要脑子一热,假若造成了不好的结果后悔莫及了”小乌笑道∶“大女儿的公公是法院院长,要不我咋敢弄这事呢?”到了工地,搅拌机轰隆声,推土机,送石子,水泥,钢筋的汽车来来往往,响声一片,好热闹的工地气氛。小乌在工地转了一圈,很满意,就同杨哥一同见了投资老总,说明了意图。老总听了很高兴,要再复一份合同。老杨打圆糊说∶“成朋友了,话就是一句,绝不反复!”老总可能喝醉酒了也没再说多余的话就认可了。并热情留二人吃饭,二人辞说∶“天早着哩。”就走了。其实也快中午了,轿车顺着腾越路来到怒江饭店。饭店是黎族人开的,客人不算少,两人找个僻静之处坐下,要了两大碗麻辣饵丝,两杯白酒。小乌给退了一杯说∶“杨哥,你开车的不敢喝酒,交警逮着扣分!”老杨说∶“见到乌妹只顾高兴的,忘了这个事儿,你喝我不喝了。老板再来一份下酒的熟牛肉。”不多时,二人吃喝一毕,老杨结了账,离开了饭店,车里放开了歌曲。来凤山起云彩了,老杨说,有几日没下雨了,恐怕要变天。小乌说∶“嫂子在家吗?若不在时,去你家玩玩儿开心的!”老杨把歌曲放小了道∶“收敛点吧,现在风向变了,不正当的事儿要不得了。更况你嫂子回她娘家打个卯就回来了!发现了就身败名裂,事就大了。”小乌不悦道∶“我手里还有点儿砒霜的,是给小吕准备的。小吕被枪毙了,还舍不得扔。要不给你些,要是有谁给你过不去了弄死他!”老杨听了心想,这娘们够心眼了,比武则天还要毒,能当大官,说∶“妹妹求求你,看在孩子的面,你得留她一条生路,好歹有二十多年的感情了。”小乌呵呵笑道∶“傻哥哥,事不在你吗,你舍不得,难道还逼着你去做不可?你在乎嫂嫂,我同样在乎嫂嫂!”转两个胡同就到店铺了。老杨说∶“妹妹,回店铺吧?”小乌说∶“时间早的,先到我表叔家,看看找两个帮忙采药的人再说。”小乌的表叔在滕北二十多里山河村住,姓叶,叫叶大伟。表叔跟前两个儿子。大儿子叶路,比小乌大,人高马大的也没成下家,老着上山挖药,挺内行。次子叶文比小乌大生日,也喜欢药材。兄弟俩都是小乌表哥的。小乌见了表叔,说明了情况。表叔一听是找两个儿子上大山里挖要的,还给工钱,高兴的什么似的。就到地里把儿子叫了回来,事情由小乌给俩位表哥复述一遍,都非常高兴,跟着上车往腾冲了。欲知后来。往下分解。

    沫若花生2021-01-21

  • 尼克松

    最新章节: 这么有自信?
    我是流氓.jpg(29.42KB,下载次数:4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4-7-1214:43上传(1)我是人是鬼?娘生下我的第九天夜里,不知什么因,我从土炕上掉到了地上,我声没吭。这兴许是我与生俱来的强,也或许是娘白天太累,晚上得沉,压根儿没听见。不知我在上躺了多久,娘醒了,起身下炕手时,不小心一脚踩在了我的脖上,我哭了,娘傻眼了。从那一起,一直到我懂事,娘每天嘴里是在骂自己,她一直因为我的脖耿耿于怀。我倒不以为然,毕竟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在一天天慢地长大。八岁那年的一天,我学大人们照镜子,发现镜子里的我其他孩子不太一样,脑袋仿佛长左肩膀上,脸好似长方形被拉成菱形,脸上的五官也都随之移了。渐渐地,我能咀嚼出人们眼光那些异样的、不寻常的味道。十岁那年,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同村的一个姑娘,我极力掩饰着内心自卑与不安,试着去接近她,可被我的热情吓飞了魂儿,像是见鬼一样,哭着跑回了家。晚上,爹气急败坏地踹开我家房门,破大骂:管好你家的怪物!再敢乱情,小心磨刀阉了他!(2)不大不小的风波岁月匆匆,掐指算来我已整整三十岁。娘含着泪走了留给我的是悲伤里的酸楚、寂寞的孤独。好在我有一双健全的手使得家里柴米不缺。隆冬悄然临,一天我在后山砍柴,耳边传来儿的啼哭声,我循着声音踏雪搜,一个月把大的婴儿被破旧的棉包裹,躺在冰冷的雪地里。我扔柴刀,把孩子抱回了家。三天后两个警察站在我家门口,我被“奖”为拐盗儿童,搬进了“铁窗寓”。在别乡的日子里,我耳边是回响着村里人的谩骂声:丑八、臭流氓、歪把子机枪、偷鸡的……三个月后,我被赶回村里。邻居张瞎子说,之所以我被放回,是因为在我别乡期间,村里发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当年视我如的那个姑娘嫁人八年未孕,被休娘家。村里人很少见她足出家门前不久,村里人在田间土井里竟发现了那姑娘和我抱回那孩子的体。待打捞上来,她衣兜里有张迹已被井水浸泡得有些模糊的字:我身不孕,由在我夫,蒙冤遭,含泪归乡,家爹不拘,忤逆人,秽我洁身,产下祸婴,满月临,抛子后山,淫父欺天,诬陷好,我命浅薄,唯恐雷怒,以死求,以正真白。(3)我不是流氓那姑娘她爹事后失踪多年,后来被撞见,是在我赶车去城里卖粮的上。他衣衫褴褛、乌头垢面,他出了我,撒腿便跑,没跑多远,晕倒在地上。我给他灌下一碗水他醒了过来,又给了他些干粮,狼吞虎咽。临别我又给了他些钱他低头落泪,然后转身走了。傍,我卖完粮,赶着马车出城,突望见他左手拎着酒瓶,右手搂挎一个轻佻女子。我怒火中烧,走前去,却冷不防被他挥起酒瓶砸额头。不知过了多久,我被那女的嚎叫声惊醒:臭流氓!臭流氓…我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被人绳子捆了。尽管我扯着嗓子喊:不是流氓!可还是被装进麻袋,在了城外的荒水渠里。(4)我是流氓一帮逮鱼摸虾的孩子救了我听他们说,我的马车被那个用酒砸我的老头子赶走了。我踉踉跄地在夜里乱撞,路边的野丛里偶蝼蚁蛐蛐低吟悲唱。在一块没有角的大青石上,我迷迷糊糊睡着。天蒙亮,我被路过的野雀扰醒借着淡淡的黎光,我辨出了路上两道熟悉的辙痕,于是,我揉了眼睛,打起精神,沿着辙痕寻去寻出约摸三四里路,在一处不知的村落,我终于看到了我的马车那良心丧尽的贼人正惬意地躺在板上,草帽盖着脸,打着香甜的声。我再也不能容忍骨子里那份弱的涵养,抓起地上一块棱角锋的石头,几步上前,按住他脸上帽子,手里的石头雨点般砸向他膝盖。他嚎叫着:“你是谁?啊呀…杀人了!”“狗日的!跑!你跑!告诉你,我是流氓!”我停地骂着、砸砍着他的狗腿,直看见他两腿露出雪白的骨头…

    酒吞山河202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