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男主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科技小农

作者:狐小二
更新:2021-02-27 8:11:05

历史军事热门

  • 古罗马从美食家到奴隶大帝

    最新章节: 除了你,谁会信
    窗外的天气阴沉沉的,小草走到窗前,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努力的想要把不断旋转眼泪逼回去。可眼泪并不是像小草一样听话,夺眶而出的眼泪,仿佛是新生儿,对世界充满着好奇,就像小草刚来这个城市一样。小草今年18岁,刚刚高中毕业,因为很多原因,她没有考上大学。她的爸爸是个死板又要面子的人,非要她复读去考卫校,她不愿意。复读一年去考大专,不是要人笑话麽?所以他们僵持了半个月,紧张的气氛中夹杂着丝丝火药味。终于战争爆发了,小草的爸爸对小草说:“你给我听着,你要么听我的话去复读一年考卫校,要么你就不要在读书了,出去打工,一辈子受苦去。”小草很倔犟,她狠狠的抹开眼泪,决绝的说道:“好,不读就不读。”就这样,小草一个人背着包,来到了苏州,一个陌生的城市。18岁的小草,还很单纯,没经历过任何的人事交际。她的二姐姐带着她去找工作,她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事实证明,天真总会败于现实,小草在苏州呆了半个多月,什么工作都没找到,要不就是人家嫌她的年龄小,要不就是厂离的太远,二姐姐担心她,不让走远。小草很着急,她不想住在二姐姐家里,吃的、喝的、用的都是二姐姐掏钱,小草自己也很想自己掏钱,可是离开家的那天,爸爸并没有给钱给她,她的路费都是自己在校的时候省吃俭用的存下来的。更让人伤心的是,离开家的那天早晨,小草的爸爸就躺在床上,一句嘱咐都没有。小草哭了,眼泪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尝一尝味道,道不尽的苦涩。而今,窗外的雨声将小草的思绪拉回现实。就在半小时钱,小草发信息给她的爸爸说道:“爸、妈,我明天可以回去吗?这里的厂都嫌我年龄小,不要我。”小草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爸爸的回信,约莫五分钟后,爸爸回信道:“随你,你问你妈去,我不管你。”那一刻,小草的哭了,哭的无声无息。这是不要我了吗?好,我记住了。二姐姐看见小草哭的那般伤心就问小草为什么哭,小草不说话,二姐姐看了小草的手机,对小草说:“走,姐姐带你继续找工作。”小草抹去眼泪,不吭一声的跟着二姐姐后面走,不知道又会有怎样的结果。

    柳一条2021-02-24

  • 游戏界大佬

    最新章节: 男人的自由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一,胡姬花老师去学开会了,学校布置行庆贺的有关事项  俗话说:“山无老虎,猴子成大!”此话一点不假胡姬花老师刚走出室门口,柳青就宣为庆贺新中国成立和尚仁壮要举行耍戏(杂技)表演! 妈妈啊,这哪儿耍把戏啊?这简直是玩命!这两个活把课桌叠起来,再上凳子,就够着教里的房梁了。起先两个人在梁上走来去的,几十年落积灰尘有一指厚,弄教室里纷纷扬扬的说,两个人头上身被弄得跟唱大戏似,成了标准的二花了。后来不走梁攀了,又改成倒挂金了:他们用双腿夹房梁,脑袋朝下,手脱梁,在空中舞着,嘴里还念念有,不光同学听不懂们说的啥话,恐怕俩也不知自己念叨啥词儿。  胡姬老师开完会回到教,推门一瞧,差点掉魂儿,捂着嘴儿了半天才回过神儿。她轻声细语地将青和尚仁壮哄下来揪着耳朵就数落起。揪柳青时,柳青敢动弹,疼得呲牙嘴的,杀猪般地干起来。等到小胡老去揪尚仁壮时,这头小子反手把胡老的胳膊握起来,一一推,把个苗苗条的小老师推了个横八叉的,这不不算他双手掐着腰板儿道:“这么俊的大娘,给俺当媳妇吧俺就看着你最俊,镇上演喜儿那人俊了!”  胡姬花师爬起来,捂着脸嘤地哭,那瘦削的肩一抖一抖的,这有胆大的同学去把务主任叫来了。教主任是个男老师,袁,人高马大的,上半年不见半点笑样儿,柳家湾和柳湾河北的人都说袁师能笑那非得驴上公鸡下蛋不成,因人们背地里都叫他袁不笑”。这“袁笑”看看那两个活耍把戏时搭起的“台子”,再瞧瞧小老师正哭得花枝乱,那本来就不笑的更加铁青,上去各着他俩的小腚啪啪是几脚,然后一手搂着一个,活像老捉小鸡儿,三下五二地将他们提到了务处办公室。  強中干的尚仁壮差被吓尿了裤子,还等“袁不笑”开审他就像竹筒里倒豆稀哩哗啦地全招了把幕后策划者柳青供出来了。原来,几天柳青和尚仁壮北山里去摘人家的子,被人家柿树主儿当场抓了个正着人家威协他俩要去校告诉他们的老师当人家问他们老师啥时,尚仁壮一个胡”字还没出口,被柳青踩了一下脚疼得他呲牙咧嘴地唤了半天说:“反是最俊的那一个!回家的路上,柳青尚仁壮怕不怕胡姬老师,尚仁壮说:啐,怕她?她那么,比镇上演喜儿那娘都俊,有啥可怕?给俺当媳妇才好!”柳青问道:“话你敢在胡老师当说吗?”尚仁壮拍胸膛说:“只要你跟前,俺就敢说!于是两人商议哪天个茬子气气胡老师进行一下验证。 弄清了事情的来弄脉,“袁不笑”也了,他笑那尚仁壮天真和直率,更笑的幼稚;他又生气火,生气这两个小伙歪心思多,上火们连着干了偷摘人柿子、密谋气老师上梁耍把戏、对老耍无赖一系列的坏。于是,每人小腚又挨了两三脚,最把家长老子也召来,两个人回家后又了一顿庄户孙揍才了事。多少年后,仁壮说想当年惹了挨揍,根儿都他娘在你柳青身上,柳却说那是因为你缺眼子彪乎乎的二百才挨得揍。  其,他们两人说得都点道理,一个心眼多,出谋划策;一甘愿当枪被人使!到事情败露了,两又一起挨揍。  一年正当抗美援朝期,高山镇又进行第二次土地改革,这次土改中,人民府又镇压了一批罪恶极者。其中有两人民愤很大,一个恶霸高乐(此人在作《芦花紫,高梁》中出现过),另个是曾镇压过共产人起义的于善坤(人在拙作《母亲》提起过)。前者在里无恶不做,欺行市,欺男霸女,他己族里有人娶妻结,他必须要去睡头宿觉,把人家新娘糟踏个够,否则这人家就不用再过下了,等着六畜不兴家破人亡就行了,实足的恶霸。后者当初在郭城四区区队当队长,共产党蜜蜂涧人于连江带砸了高山镇的局子竿而起,处决了三家一个大地主后拉伍到马石山前的尚村休整,被郭城四区长于国英、区中长于善坤带兵包剿,而后将于连江的割下来挂在高山镇个大村子示众,长几个月,光挂在柳湾就有二十多天。时四区副区长于善的叔伯兄弟于乐滨他要看清形势给自留条后路,他却死听不进去,结果就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子手了。  人民府在枪毙这些反革分子时,先要进行审,参加公审大会人那真真是人山人啊。这天,尚仁壮拿一根柳条,从人中穿插进去,一个儿蹦上台子,抡起条儿朝着高乐和于坤就狠狠地抽打起,一边猛抽,一边愤地骂:“妈妈的X的,俺叫你们这两个反革命再欺压人群众,你们罪有应!”他这些话是把己的话和会场上高的口号结合起来的也算是一个发明创。他这一行动把当主持公审大会的干、公安人员都给弄了,待人们缓过神时,他还在起劲地柳条呢。后来,尚壮被公安人员制止被看管起来,让村的干部去领回来了回家后又被他爹揍一顿,他还质问他揍反革命有啥不对他爹一边揍他,一说你揍他俩反革命俺揍你小子也他娘对,他牙根儿不知是扰乱共公秩序。 原来,这又是柳使嘴儿,尚仁壮跑儿。那时候,人们阶级意识颇浓,阶斗争的精气神儿很涨,对阶级敌人恨入骨啊!挖出一个害过起义的共产党的刽子手,人们又能不想千刀万刮之?再说,柳青和尚壮与那高乐还有一私仇呢。他两人上年级那年春上割麦前,在富水河里捉儿。他俩找一水浅地方在下游用石头成一道小河坝,上用泥沙拦挡起来,水流儿避到旁边流,上下左右都被围起来的那块河床,快流干了水儿,白、黄花、小黑穂、趴姑、小鳝鱼等名小河鱼儿活蹦乱跳蹦跶着。正当两人捉小鱼儿时,上游下一群半大的小鸭,呼拉一下子跑进们的鱼场欢畅地吃现成的鱼儿来了。人放下捉小鱼儿的儿,开始驱赶追打群。别看是半大的子,连飞带跑,满床乱蹿,他们一时时既打不着又捉不这些鸭子!孩子的怕事儿的豪气被逗起来,鱼也不顾得了,目标只有一个捉打鸭子!于是,段河床里,两人飞起来,把鸭群撵得地儿乱蹿,最终一捉到一只鸭子。尚壮问:“咋弄呢?柳青把眼皮一翻说:“咋弄?他娘的竟敢来抢老子的胜果实,不劳而获,‘蒋该死’一路的,杀头,埋了!”是,一人按住一只子将鸭子头放在石上,另一只手拿起块硬生生地将鸭子砸了个稀巴烂,然埋进河床的沙里。仁壮意犹未尽,竟埋鸭子处堆积起一沙包,找到一块长石板,说是要给鸭立一块碑。这家伙石板正面用装在布里的石笔写上“鸭之墓”四个大字,在右下方写上“尚壮、柳青立”的字,郑郑重重地立在包前。柳青说:“神道道的家伙,要,你自己立,把俺名字擦掉!”在柳的逼迫下,尚仁壮着唾沫将“柳青”个字擦去了。傍晚分,高乐满河床找家开春刚养的两只大鸭子,听人说看柳青和尚人壮两个子在河床里撵捉一半大鸭子来的。这昔日的恶棍气哼哼狠狠地来到柳青家,看那架式,也不是新社会了能活劈柳青,柳青的爹照柳青没头没脑地就两巴掌,疼得柳青着头就嚎:“啊哟俺的妈哎,可疼死了!那是北岸尚仁干的,他打死了鸭,还给鸭子立了碑,不信,你们去看去,就在‘媳妇炕(河北岸边一块大石)对面的沙滩里啊啊……呜呜……他这一供出真相,仁壮又挨了他爹一好揍。两人的爹都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树叶掉下来害怕被破了脑袋,儿子惹么大的祸,对着高又是作揖又是赔不,最终毎家赔了高一只大鸭子的钱才了事。如此之仇恨不仅柳青忘不了,是尚仁壮也记在心,所以要开高乐的审大会了,柳青就捣着尚仁壮演了一好戏。私报公仇也,公报私恨也罢,正他娘的是出了这恶气,柳青就这样慰尚仁壮,尚仁壮鸡啄米似的连连点是。  【3】  一九五三年“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分子时,柳青和尚壮小学毕业了,两理所当然地没考上中,又理所当然地到富水河两岸的家  十四五岁是男最调皮的最难缠的龄段。两人回到家后,有活儿就跟着上山干几天,没活就闲得无聊极了,而,各人就在村里织了一帮小伙伴,行游戏对抗赛,他理所当然的是各帮头头儿。啥子游戏?就是前边说的打、打瓦、发兵、摸,两帮人马将对将对兵展开对抗,舞冒了就闹翻了脸儿两帮人马就干将起,最终多是尚仁壮派输得多,因为兵熊一个,而将熊则一窝啊!柳青矮一,粗墩墩的像轱辘木头,爆发力強,力又足,身段子敏机灵。而尚仁壮虽出柳青一个头,粗壮壮的,笨熊似地不灵活,往往柳青己发起进攻了,他没反应过来。  毎两帮虾兵蟹将干起来,都是一对一摔跤。势均力敌的对手们大都你握住的两只胳膊我握住的两只胳膊,你推拉地脑袋抵着脑袋两只山羊在抵角,也难把谁给摔倒,是这么互相撕扯着着在原地上转圈圈,这叫“拉皇马”而柳青与尚仁壮这个统帅则不然了,次开打一开始,柳就箭一般地冲过去一低头一猫腰儿从仁壮裤裆下钻过,手各抱紧他的两条腿儿,一发力,将仁壮扛起来,然后地一声将他扔出前老远,这叫“小狗裤裆”;或者两人拉皇马”时,柳青用劲往前推尚仁壮而后放松气力,尚壮开始反击用力将青向后推去,柳青力用力地狠劲一拉往地上倒去,同时腿猛然蹬去,正好在尚仁壮的胸膛和部,再一发力,尚壮便啪地一下被蹬了柳青的身后地上在那儿,柳青借力个鲤鱼打挺又站起了,这叫“兔子蹬鹰”。这两招儿是青对付尚仁壮的绝儿惯招儿,百战百,而那尚仁壮脑袋又缺点啥,也不用去琢磨去钻研弄个敌之招儿啥的,自是屡战屡败。毎每败之时,尚仁壮爬起来,打一口哨儿大喊一声:“兄弟,撤!”,他便率跑去,这时那些捉而战的双方人员早松开手在看他们的洋景儿,因而听到一声“撤”,尚仁的部下们便会撤腿他而去。  这个候,柳青这一伙儿绝对不去追的,一要等到对手们跑出六十米远去,这才地上抓起石头瓦块家伙向他们投掷。尚仁壮一班人马这也就停止逃跑,从上抓起石块还击,边还击一边退却,直退到富水河北岸坝为止。柳青一伙追到富水河南岸河,是决不下河床追的。这样两边人马过富水河又开战了全是互投石块,一空战到傍晌或傍晚肯休战,这叫“开”。第二天或第三,两拨人马又会合一起做游戏了,闹了,又战斗起来,伙人从不记仇,因两帮人马的头头是腚儿朋友,焦赞离开孟良、孟良离不赞麻。  这“开”,后来都被他们出了发明创造。在手投掷石块阶段,们发现用来投掷的块大的不行,小的不行;团团蛋儿状不行,方方正正的不行;太厚的不行太薄的也不行!只用长方型的、较薄石片儿,才能投掷远,投起来铮铮地,有威风。后来,们发现用手投掷投近,就发明用玉米和布条儿来做投掷,投掷的石块远远过手投的。寻一棵壮的玉米杆儿,截三尺左右,在一端二三寸处挖一空处着填装石块儿,填上石块后手握玉米的另一端挥臂发力劲地向前方投去,石块便铮铮地飞向方。用布条儿当做器,得寻一块长五尺宽二三寸的布条一端系在手腕儿处另一端握在手中,石块放在叠起来的条夹层末端,挥臂发力,猛甩,石块前铮铮飞去。这些创造出来后,他们比着练准头儿,练不能说指那儿打那,也得八九不离十,两伙人中都有几高手,很有准头儿也曾伤过对方的身。柳青和尚仁壮都高手,他俩没伤身,可各家的房子却伤痕累累。南岸柳是草房,尚仁壮专他家的后窗户;北尚家是小瓦的瓦房柳青专砸他家的瓦两人为此都挨过老的揍,后来两人商不打自己的房子了改打河岸上的老柳,看谁击打柳树的数多少以此来比试低胜负。  那年上,高山镇上抓起一个制假票子的反命分子。这家伙细条儿,长长的驴脸,留着大分头,镶两颗大金牙。他制的假钱跟真的一模样,严重了扰乱了家经济的恢复发展枪毙这个家伙时,在大苇塘北面的富河河床的沙滩里进的,当时执行开枪人一枪打偏了,没死这家伙,人们就远用石块砸他。柳和尚仁壮这下子却挥了特长,将“开”时练就的高超技用上了派场,他俩石块嗖嗖地专朝那乎乎的大分头上打颗颗都能击中,百百中,看玩艺儿的大呼小叫地叫好儿但却把柳青爹和尚壮爹吓得满头大汗战战兢兢的,像是颗颗击中的石块不打在驴脸大金牙脑上而是击打在他俩袋上似的。  这人的爹商议说,再不能放他们的羊了要想个法儿把他们弄起来,找个人管,学个一技之长啥,要不还不知能惹啥祸来呢。于是,青被送到高山镇有的老木匠朱老木匠儿去学木匠活儿去;尚仁壮被送到高镇大瓦匠(泥水匠那里学瓦匠活儿去。

    叶不朽2021-01-04

  • 美人谋律第三季

    最新章节: 你想过你自己的将来吗
    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热得让人有点透不过气。这几天李童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情已烦躁得坐立不安。吃过午饭后又和妻子吵了几句,索性骑着自行车出去溜达。医院家属楼左侧的油路有段下坡路,李童骑着自行车飞快地滑行着,好像风儿吹去他所有的烦心事。这时路边的花丛里闪出一个身影。李童急忙刹车,还是迟了。“啊”的一声,那人被撞倒趴在地上。李童也重重地摔在绿化带上。他顾不着疼痛急忙爬起来看向被自己撞倒的人。是位大爷,趴在路边手抚摸着小腿,全身微微地颤抖着。李童四下看看,因为是中午路上并没有其他人。“反正没有人看见,我还是一走了之”李童揉着自己的手臂想着。“哦……哦……”老人低沉地呻吟着。李童低下头皱着眉摇着头,随后嘴里鼓囊着:“去他妈的,先救人,天塌下来个大的顶着。”李童扶着大爷坐起问到:“大爷,您摔到哪里了?”大爷颤抖地说:“我……我的腿子……腿子动不了了。”李童挽起大爷的裤筒看到小腿已经微微有点红肿。李童皱了皱眉说:“大爷,我送您到医院看看吧。”说完背起大爷走向医院,好在医院不太远。医院里人头攒动,是啊!再大的医院也是人满为患。排完队挂完号,急诊室门口已是一条长龙。李童把大爷放在椅子上,大爷颤抖着嘴唇说:“嗯,到家了是吗?我的腿子怎么好疼啊?”李童急忙挤进急诊室。“挤什么挤,就说你呢”一位护士指着李童说着。李童没有理睬她,对一位中年女医生说:“大姐,我刚才撞到一位大爷,他现在有点神志不清,能不能先给看看。”女医生杏目圆睁地说:“叫谁大姐呢!说!什么车撞的。”李童看了看女医生胸前的工作牌说:“郝医生,自行车撞的。”郝医生没有抬头一边量着血压,一边问:“有没有明显的外伤?”李童探出头看看大爷说“没有,就是……”“好了,我知道了,先排队吧!”郝医生打断李童的话说道。李童急忙又说:“就是大爷现在有点神志不清,能不能先看看啊。”郝医生抬起头嘴角微微向上翘翘说:“现在知道着急了,当初怎么就闭着眼睛骑车呢!”众人笑了。李童用袖子擦擦额头的汗说:“你怎么说话的,不是出事不由人嘛。”郝医生冷笑两声用眼角看着李童说:“哦!你不知道看病需要排队的吗?这事也不由人啊!”“可是……”“可是什么,你没有听到让你排队吗!”护士不但打断了李童的话还把他推出了急诊室。李童急忙走到大爷身边,蹲下来拉起大爷的裤筒,小腿已经肿胀发紫。大爷痛苦地呻吟着。李童就那样几次挤到急诊室门口只能焦急地看着。“25号,25号”护士叫着号。终于到李童了,焦急等待中的四十多分钟竟是如此的漫长。他急忙背起大爷进了急诊室。护士的嘴凑在郝医生的耳边说着悄悄话,郝医生捂着嘴笑着。李童把大爷放在办公桌旁边的床上。郝医生笑着走过来,就在看到大爷的那一刻,郝医生猛然大睁着眼睛,大声喊到:“爸爸,怎么是您!您伤到哪里了?”李童惊讶地说到:“他……他是你爸爸!”

    菠菜面筋2021-01-11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最新章节: 为什么也跟闹着玩一样
    一老汉当街跌,路人环伺,人扶。  俄一人扣其背曰“地冷伤身,宜碰瓷!” 老汉奋然拄杖,以指点其额:“若碰瓷,选好汉辈出之,君子林立之。似尔等獐头目,市侩熏天耻于同世而立!”言罢,自颊,烈烈有声  闻着赧然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2021-01-20

  • 雄霸诸天不朽帝皇

    最新章节: 疑惑的阿笠博士
    《看椒》  文/道缘  柔媚娇羞绝世艳,  芬芳入韵更分明。  如荼凝脂似火炬,  翠果同枝共殊荣。  不与牡丹争国色,  落在君家偏受宠。  欲问学名看椒笑,  花语无声却情浓。

    石头心肠2021-02-17

  • 文娱教父全集txt下载

    最新章节: 女鬼
    致终将逝去的爱情(一)那是在2017年的冬季的一个下午,龙山与往一样,在和几个朋友打。他这几日心情愉快,为几次三番的赌博,都赢,不管是麻将,牌九还是斗地主,一路通杀或许是老天看他可怜。山是个残废,只能靠村照顾,每月扫马路的一元度日。龙山有一个可的女儿,念初二了,以还要念高中,上大学都花钱。他必须要有点积,再加上到年底了,马要过年,也有一笔开销所以天可怜见,龙山一既往的赌运不错。打完后,几个赌友相约去乡的一个小饭馆吃饭,吃后好接着干。到饭馆后点了几个菜,一瓶酒,们三个人喝起了小酒,致高昂。龙山一向不喝,故早早吃完饭,坐在发上玩手机。这时,饭里进来一群人,龙山抬一看,哟,这其中有一是同学兼发小小斯。于攀谈了起来,寒暄之后就七扯八拉,问东问西最后扯上了老同学,小说;''龙山,同学丫头一直再找你,你赶紧去学群里联系她吧''.听到这话,龙山心里咯噔下,‘’怎么回事呀?么多年了,难道丫头还得我?在找我?‘’这日一直在下雨,缠缠绵,令人疲乏,很是希望出太阳,晒晒身上的晦,驱逐内心的伤悲。龙的身体在2019年的正月十四这一天,突出状,早上起床后上厕所,然尿血,全是鲜红的血且带着多个血块。龙山奈的看着这一切,心内凉,或许离开这个世界日子不远了。也好,可解脱了,可以安心的睡了,再也不用整夜整夜谁不着,思念着那离家近却遥若隔海的丫头了想到这些,龙山露出了心的微笑。在与小斯的谈中,龙山知道丫头在他,他既惶恐,又兴奋那个丫头,可不仅仅只同学。看着他们三人还喝酒散扯,一下子不可结束,老大兴奋的在讲的艳遇,那女子是多么美,多么的艳,多么的,对他是多么的好。龙只有听的份,只有羡慕妒的份,因为龙山自从年与丫头分别的时候起就再也没遇到任何一个心对他的女子,虽说生中有数都数不过来的人但那些也只是记都记不来的事,都是在他受伤,想躲起来疗伤的旅馆龙山想起他还不在当年同学们的群里,于是打话给另一个同学,由他进同学群,进群的。小早都由于吃饭的原因,开了。进群的第一件事想在里面呼唤丫头,但一想,这是同学群,不造次,这么多年过去了时过境迁,也不知道同们的近况,恐引起误会仔细打量了一下群里的况,群里虚名居多,尽一些潮流的网名,看样同学们都混得不错,想自己的境遇,龙山有点怯,到底该不该与同学联系,特别是丫头,你何面目去面对。龙山想弃,想躲避,但到底抵过脑海的呼唤,和期待逢时的美好,或许人家会嫌弃你,都会念起同的情分也不一定,即使混得一无是处,面目全。又想起了丫头,清清瘦的面容,齐及腰际的发,小麦色健康的皮肤是否改变?特别是乌黑长发,那可是年少时龙的最爱,那时龙山会偷的看丫头的背影,满脸福,满心欢喜。在春季风中,丫头的黑发随风荡。龙山多想抚摸一下想内心长出了一朵朵小和小草,在大地上漫无际的生长。她变了吗?在怎样?陪伴她的男子谁?幸福吗?龙山终究不过心里的想法,终究是在群里呼唤,呼唤那年未见的丫头:"丫头,你在吗?我是龙山。”写完这几个字龙山感到一阵虚脱,一迷惘,更有一份期待。(未完待续)作者:珠

    安吉拉丁202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