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5200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物竞天择是谁提出的

作者:卓韦四郎
更新:2021-02-26 14:46:01

科幻小说热门

  • 现实主义魔王的异世界改革

    最新章节: :毁灭/
    12、不再抽烟长长的田垅望不到头,玉米和积雪黄白相间,北风呼啸着像小刀一般狠刮着裸露在外的脸。我无数次地机械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左手一搂再右手一拽,一刀一刀地,仿佛永无止境。全队几千亩玉米,可只有一百来口人,又没有玉米收割机,只能先把玉米放倒敛成堆,再一个一个地扒出光棒,然后用车拉回场院脱粒。这么大的工作量,把队长愁得睡不着觉。于是不管当时全国上下“大批判”喊得震天价响,他还得采取“文革”前的老办法:不论男女老幼,每人十二条垅,限半个月完成。也就是用落实责任制的办法。北大荒的雪来得早,踏着厚厚的积雪下地,对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现在我全身大汗,“手闷子”里边却是冰冷,脚面上还结了一个大冰砣。我再一次直起腰。惭愧,从外表上看我这北京知青比那些黑枯小的当地小伙子要伟岸得多,可是一下地就看出来了。他们弯着腰拼命地向前拱,从来不直起身来歇歇,好像他们没长腰似的。一会儿的功夫,地里就只剩下我这“打狼”的了。我可是过一会儿就得直直腰,不然就受不了。今天我发发狠,中午不回去吃饭,不信我完不成定额。要想知道往前割出有多远,只要数数地号左边的电线杆子就清楚了:每两杆间距五十米,一共有四十八根电线杆子。也就是说整个地号长二千四百米,将近五里地。今天我干了几个小时,刚与第十九根电线杆找齐,还早着呢!该吃饭了,可是带来的馒头冻得像石头一般坚硬并且还结上厚厚的一层霜,没法吃了。怎么办?这时我想起上衣口袋里还有两盒烟呐。我本不抽烟,但是若有人起哄,也不妨唆上一支——那可都是人家的,我从不买烟。今天早上我去小卖店买烟了,一次就买两盒。小卖店老板的目光怪怪的,他冲我笑笑,问:“下地去?”我点点头转身就走。他从我身后追上一句:“别穿得太厚,否则一出汗反而不禁风!”这是经验之谈,他挺关心我的。我现在倒不觉得饿,出汗多的人都如此。问题在于我想歇一会儿而严寒又不容我呆着。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我掏出烟盒,叨上一支点上火深深地吸上一口,真舒服。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抽烟而毫不顾及书本上的危言耸听。可一支烟不解气,我又掏出两支并排塞进嘴里狠狠地抽上一大口,两支烟一下子烧去半截,真美。可是三支烟下去,我还是冷得不行,大风吹进棉衣,我那被汗湿透的衬衫冷得像铁。没关系,再来两支!我总得歇一会儿,在这严寒中下地干活,连累带冻,闹得我浑身都疼。当我再一次叨上两支烟,再一次深深地狠命地唆上一大口的时候,坏事了。突然我觉得满嘴麻木,连下巴都麻了,并且鼻塞、反胃,像是得了什么瘟病。不用问,都是那几支烟闹的。我把两盒烟都掏出来,用力扔得远远的,然后抓起镰刀,拼命地向前割去,不能再歇着了,只有拼命地干,才能驱走身上的寒气。那一年我终于完成了定额,既不是最先,也不是最后。如今在黑龙江垦区那一带,收玉米该是全部用机械了吧。“用小镰刀打败机械化”那样的蠢话,再没有人提起了。还有,从此我再也不摸烟盒了,真是天助我也。

    贾志缘2020-12-30

  • 妙花神探与长靴终结者

    最新章节: 死劫难逃
    一条弯弯的河,河的北岸是一垄低起伏的堤坡;堤坡上有一座草,掩映于高大的槐柳树中;草屋枕茂密的丛林,不知伸展向何处而东望是一溜漫远的油菜地;油花儿正黄,蜂蝶穿飞其间;一位几岁的少年,携着一个小女孩,着春日的阳光,在菜地里追捕着蝶……那少年就是我。许多年了总是在这岁末时节,总是在一夜雨飘摇的时候,我会做这样一个同的梦。我问过智慧的老者,他诉我:这也许就是你的前世。我不惊讶于他的回答,虽然我不知有没有前世或来生,但梦是人潜识的反映,那旷远无边的油菜地那大片的最纯正的艳黄,在我的忆中,是烙下了深深的印记的。的老家其实在离长江不远的一个子里。村里三十几户人家,守着百亩湖田池水,种着稻麦油菜,着鱼荷。我清楚地记得,小的时,一到冬季,餐桌上总会有的一菜蔬,就是炒油菜。那时农家没自留地,家里的坛坛罐罐全是豆和腌菜,要吃点新鲜菜,鱼肉是不起的,只有偷摘点油菜回来了这就是我们这些小子们的事了。生产队的田里不敢去,抓住是要批斗的,只好到邻村的田里去偷。也有几次冒险的经历,差点被田员逮着了。只要能摘到一些,衣服包了回来,算是下一顿有新的菜肴了。哦哦,是油菜支撑了艰难的日子,是它的青绿滋润了草样的生命。而到了清明前后,野上望去就是满地的黄花,比金要淡,比菊花要艳,那是油菜开了。也不知是在哪一夜,她疯也的就轰然开满了田野。采蜜的蜂和爱艳的蝴蝶都来了。我们也爱其中玩耍。你逗着自家的小狗花,我邀来邻家的小女香香,来到大片的黄花地,过家家,抓蝴蝶捉迷藏,玩游戏。大人们当然不我们去糟蹋庄稼,我们也还是会。有时我们会掐来几朵菜花,捉几只粉蝶,装在玻璃瓶里,一路赏着回家。黄黄的油菜花哟,你我们获得了美的开光和启迪。可有一次,我们这些小子又到油菜玩耍的时候,不知不觉到了黄花处,惊起了两个慌乱的青年男女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放心上。但过了不到一月,那美丽女子投江而死了!听大人们说,女子是大队团支书,有对象在当的。她的坟墓就在油菜地尽头的垄高地上。从此,我们就再也不油菜地里去了,尽管每年那花儿然开的黄艳艳的。现在,我离开家已三十多年了。只在清明时候去祭奠我的父亲,他的坟墓也在菜花尽头的高地上。每次走过那黄花正灿的油菜地的时候,都会一种莫名的忧伤,感觉生命既像菜花一样的艳黄,也如高垄上的一样悲凉。那梦中的女孩就是香,但她并没有成为我的新娘。对窗外一夜至晨未停的风雨,我的前浮现出一片艳黄的油菜花。我磨不透,平凡而又灿艳是否是人受不住的宿命?黄黄的油菜花啊

    半袖风沙2020-12-07

  • 末世之杀医夜如烟

    最新章节: 判若两人
    中国文学论坛,不是这个论坛吧?前几个月,我在那里做过版主,时间很短。现在不知为何找不到了。估计是网站有什么问题了。

    李洵家天下2020-12-22

  • 我的玉雕不正常女主

    最新章节: 我知道你那年夏天做了什么
    83年6月的一天上午,我在办公室里偶然翻开一天《四川日报》和《民日报》,发现这两份纸上同时都刊登了《经管理刊授联合大学》的生简章。这个招生简章说了以下几点引起了我关注。  1、招生对象是从事经济管理的专业部和领导干部。这个学的学制三年,要求是不产的。主要教学是通过志自学,学校组织上大集中辅导。  2、所学的专业是工业企业管理科。大学结业以后可以发国家承认的大学专科业证书。  3、这所大学总校的名誉校长中包当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马洪等。总校在成都市有一所分校,分校的名是《经济管理刊授联合学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分》。分校名誉校长是由时的四川省省长鲁大东四川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凌担任的。  看到这的宣传报道和大学招生告。我本身在这几个月也曾经做过一些复习,得似乎比电大考试的前更有一些把握。便把报递给两位科长,目的是征求他们的意见,是否意我报名参加《经济管刊授联合大学》报名考的事情。两位科长倒是爽快,他们满口答应,百个支持我。  利用午下班之前的半个小时我找到处长,把我想报参加《经济管理刊授联大学》报名考试的事情述了一番。处长高兴地:“这是好事,我支持同意。但不能光是你一人去,我们处里还要再一个,他的文化程度是专。将来也要和你一样临同样的难题,所以,争取在这一回,把你们的学历问题一块儿都解了。”  好就好在这报名地点,距离我们单相距只有四站路。  天午饭以后,我独自一悄悄来到《经济管理刊联合大学四川省社会科院分校》的报名地点去听了一下:报名的人确很多,但要求报名的人须都是正式干部,工人不能报名的,所有报名人所拿的都是各单位干科或组织部等部门开具介绍信。  我当时看这种情况,感觉到心已彻底凉透了。因为在当我的职位序列属于工代,还不是干部。所谓工干的定义就是工人做管工作。按工作性质算是部,按待遇和编制上还当算是工人。这个学校生的条件必须是正式干。  这回我倒省事了,因为这一回我连名字都不上,更谈不上参加考了。  我赶紧回到五直属机关大楼,找到处,一五一十地把刚才在经济管理刊授联合大学川省社会科学院分校》报名地点看到的情况向长简单叙述了一番。同向处长郑重申明:我已打算放弃这次报考,等后有机会再说。  处笑着对我说:“你先别着灰心,我来给你想个法,不就是报个名吗?回到你们科里,马上就你唐科长这么说,就说我说的。给石头开一个么说也行,那么说也可的介绍信。”  当时一听就给弄糊涂了,不地问处长:“那这介绍该怎么开呀?”  处笑着说:“这些事就不你管了,关键是要如何能解决你的报名问题。要实事求是,还得在干处那里通得过。你就把的原话转告给他。他会你开的。”  我到底是没有弄明白处长的话竟是什么意思,但我仍是一字不漏地把处长刚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转给唐科长。  唐科长我笑着说:“处长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你没有听明白吗?”  依然摇着头,用一种依赖的语气继续说:“我还没有弄明白,但是处长才说了,你的明白。” 唐科长更止不住笑:我的明白。好了,这样下午我保证给你办好。天上午,你就和处里的个人一起报名去吧。” 在下班以前,我拿到干部处盖着公章的介绍,仔细看了一下,上面楚地写着:石建华,冶工业部第五冶建设公司划处所属工作人员,负公司基地建设施工图预审核。  第二天,九钟以后,我手里拿着干处给我开具的(这样说行那样说也可以的)介信,和处里的那个中专化程度的同志一起来到经济管理刊授联合大学川省社会科学院分校》报名地点,很顺利地就成了报名手续。  又了几天,入学考试开始。这一次考试课目有语、数学、政治和管理工论述。每一张考桌的右角仍然必不可少地放着件东西,它显示出当时明的时代气息。一张洁的准考证,上面盖着象主考单位权利的鲜红大,还有一个鲜红的工作,真实的标注着我的职和年龄和工作单位。 由于我今年已经经历过年的电大考试。在考语和数学的时候感到轻松很多。很快完成了试卷自我感觉还可以,高分是不敢想,但及格绝对有问题。但是政治科目考试就把我难住了。 政治经济学中生产关系生产力的辩证关系原理倒是答对了,但是这道题要求的不是简答,而是简要论述.这论述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辩证关系成了大问题。所谓论述就是要求围绕生产关系生产力的辩证关系,写起码一两千字以上的官文章。  我平时很少心时事政治。对政治经学丝毫不感兴趣,这次试我就吃了大亏。成绩数一下字就被拉下来。 管理工作论述我过去本就没有听说过,真不道如何下笔,但又不能白卷,只好根据我在工作实践中的体会,以必须持建设项目工程开工之的施工图纸会审为主线写了不到两千字的论述。  经过了相当难熬一个星期以后,我终于到了我的考试成绩。这的录取分数线是258分,我的总分数是249分。学校给我发了一张见学员录取通知书。  接到这样的见习学员录通知书,我的心已经凉半截。为了这个事情,父亲也很不满地批评我:“你如果是语文和数不及格,我完全可以理你,因为你毕竟是没有统地读过书。而且是多年没有摸书本了,但是这几回总是政治不及格真是令人无法理解啊。  是的,这几年我在关大楼里忙于钻研业务对政治经济学方面的东的确是一点也不感兴趣这次考试失利以后,我己的心情也不好受,又始埋怨老天对我不公了今年两次考试总是差那一点点。看来命该如此。  俗话说;事不过,既然天命不可违,我只能认命了。  所以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从以后,永远不再提起上读书的事,再也不读书。  但是和我一起去名的那个人听说我不去书了,急忙赶到我的办室,对我好言相劝,想我和他一起去读书。再劝说无效以后,他非常望地走出我的办公室,临跨出办公室房门的那瞬间,他突然转过身来我做了一个神秘的鬼脸笑着说:“我从现在开,再也不会劝你石头去书了,但是我依然坚信你肯定会和我一起去上的。”  果然他没有来劝我,但是他在找处请款交学费时,把我的份一起申请办理了。同又在机关的楼上楼下里我大造舆论,到处宣传建华和他同时参加《经管理刊授联合大学四川社会科学院分校》学习业企业管理专科,不脱地学习三年,毕业就可拿大专文凭。  还不一个下午的时间,整个楼里所有各处室的人基上都知道计划处有两个要参加刊大学习,其中石建华一个,已经请款学费了。大楼里很多人当天下午就给我打电话祝贺我能读大专,包括层单位的很多工程公司工程处等相关业务部门熟人也纷纷给打电话向祝贺。这一下真是搞得是骑虎难下,想不去读都不行了;我总不可能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那样向每个人都去解释一番我为什么不能去读大专何况又算不上什么上刀下火海的困难事,不就上学吗,又不是掉脑袋大不了再拼博几年就是。就这样,我被同一处的伙伴给逼上梁山了。 正式上课第一天,《济管理刊授联合大学四省社会科学院分校》负人在课堂上宣布了一件情。在学校招生报名的候,有一部分同学个人工作职务的时候填写得谦虚,把所担任的领导作职务填写成了一般干。经过学校有关方面调核实后,现将17名同学由见习学员直接转为正学员。荣幸的很,这17名学员中就出现了我的字。  从这以后,我正式参加了《经济管理授联合大学四川省社会学院分校》工业企业管专科三年艰苦的学习。句实在话,我这辈子就有读过高中。这一回却从初中越过了高中,一子直接读大专。这也实太难为我了,特别是高数学课,很多的内容我去根本没有听说过,现就要掌握和运用它的原解析企业管理中的难题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肯定地说,不管面再有多少困难,我也能是破釜沉舟,勇往直。因为后退的路,已经彻底堵死了。  1983年夏季以后,五冶总公司在全公司范围内又要定技术职称了。这一次年限定在从事本专业工五年以上,从1980年开始至今仍从事本专业业务人员都可以参加考。  请看下一节《经员与转干

    天宇翱翔2021-02-07

  • 位面穿梭指南

    最新章节: 萝莉被咬了?
    格桑花儿开云南.昭通李阳忠几年前从中甸高原回来,就一直被这个深宏博大的雪域高原的魅力感动着,震撼着。在我心里,永恒、和平、宁静、幸福的香格里拉,从一个抽象、神奇、虚幻、诗意的名词,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一块神奇的圣地热土。就是这里,雪峰、草甸、经幡、峡谷,神秘的庙宇,纯静的湖泊,美丽的草原成了人类美好理想的归宿。苍翠碧绿的草地上,格桑花红白粉紫的花蕊把生态脆弱的高山草甸装点得生机勃勃。令人震撼和喜悦的是,在这片神山圣水,一株小小的格桑花,也充满灵性。漫山遍野、随处可见的花在树林中时隐时现,不张扬,不艳丽,象一团热烈的火焰,在无边的草原上燃烧。在格桑花盛开的地方,没有烦恼,没有忧愁,一切燥动与迷茫在此都变得清平、淡泊。“格桑”在传说里是藏族诸神中掌管人间疾苦和幸福的天神,在藏语中代表着“美好时光”或“幸福”。格桑花被藏族乡亲视为象征着爱与吉祥的圣洁之花。后来,我的新浪博客便更名为《草原格桑花2003》,也希望自己的思想和作品像格桑花别样地清雅、美丽地绽放。今年夏天,当我们山野徒步群的一百多驴友经过故乡龙氏家祠附近的千亩荷花生态旅游景区的时候,一大片的荷花间,竟然意外地发现了多年来一直向往、眷念着的格桑花。这里,我喜欢荷花。千亩荷花别样红,这是云南省最大的荷花种植基地,白色、粉色、深红色、淡紫色的荷花连片绽放,走在路上,你可以闻到那淡淡的荷香,置身荷塘边,你不禁想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意境。然而,我更喜欢这里的格桑花。这里的格桑花不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不是漫山遍野的,而是被荷花自然地分割开来,在道路两旁,沟渠间,成带状分布,错落有致,又与荷花连成一体,有粉色、深红色,间或着梨花样的白,色彩靓丽无比。转身回眸之间,满眼明媚。一阵风吹来,一朵朵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格桑花随风轻舞,花是嫩的,叶子是翠绿的,一丛丛翠绿簇拥着明艳,在烈日的照耀下英姿飒爽,迷了人眼,醉了人心。据说,格桑花是格桑活佛变成的,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了八瓣的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我便放下双肩包,轻移碎步,生怕碰坏了她,在花间寻觅着八瓣格桑花,同行的黄三毛看我找的这么细致,问我到底在找什么,我告诉他,咱们一起找吧。他比我更是好奇,几乎每一朵花都去数一数。眼前两朵高高挑起的花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这花颜色很特别,花瓣是浅浅的、浅浅的粉色,却在花瓣边沿镶嵌了一圈明媚的红,一朵盛开,一朵则娇羞地合拢着。数一数花瓣,都是八瓣。“妈妈,快过来啊“。抬头望去,不远处,一个穿着一套浅绿色登山服的中年妇女大步流星地向我们走过来。在山野徒步群,为了找寻那失落了的一种叫健康、快乐的东西,她凭借强壮的体魄与惊人的耐力,四年徒步九千多公里。“妈妈,站这里,请叔叔帮我们照一张,我找到了一株八瓣的格桑花。”母亲诧异地站在了花丛里,一阵清风拂过,她露出满目绚烂,轻轻张开双臂,搭在儿子的肩上。嘴角的微笑和着夏日荷塘的清香在空气中萦绕着,带着惬意,带着舒心,柔柔地从她的指间划过。我终于发现,黄三毛的母亲才是一朵老格桑花,一朵最美的格桑花,她已经拥有了别样的美丽,拥有了人生最大的幸福。幸福其实很简单,幸福是一场没有彩排的戏。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场景,再次看到这样的花,这样的人。我的心又飞向了那片令人神往,盛产阳光、格桑花的土地——香格里拉(shanggri-la)。QQ图片20150609170954.jpg(172.71KB,下载次数: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5-8-1411:41上传

    等风的方某人2021-01-24

  • 异界看到汉字的小说

    最新章节: 接着报复
    与材料处的业务在材科,我的业务范围内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内容,就是厂里生产需要的材料中,凡是于国家控制的物资,要及时提前提出申请料清单计划,上报上管理部门审批,我们的材料物资供应上级口单位当时是五冶材处,所以我经常要与冶材料处的有关部门室保持着密切的业务系。  记得刚开始展业务的时候,我跟尚师傅,第一次到五材料处去开有关业务,大概是我们去得早,这个业务会还没有始,尚师傅就领着我五冶材料处的有关科去走一走,看一看,要带我认识一下材料有关科室的门和相关业人员。我一出会议的门,还没有转过身就遇上了74年在总公司批林批孔学习班上结识的很多熟人,他一看到是我,马上就了上来,在一起拉拉,站在那儿东一句西句地闲聊上了。  师傅就站在我的身后他忍不住笑着说:“来今天我是多此一举,没有想到小石头与料处的关系这么熟悉行了行了,你以后到料处办事就自己来吧有你去办我就放心了这一点今天我是看明了,到材料处办事你子是吃不了亏。” 紧接着尚师傅又转过去,对材料处的那些熟人说:“以后就由石头,他代表我来找们办事,可是有一条说清楚,你们谁也不欺负他。谁要是欺负,我就和他没完。” 大家都笑了,立刻人就站出来,马上向师傅发起反击:“只你不欺负人家,那就不错了。”这一下,家笑得更厉害了。 散会以后。我和尚师一起回厂,在路上,问起了我:“材料处那帮人,挺不打好打的。但是我觉得很奇,你年龄也不大,怎会和他们那么熟悉。连我和他们打了十多的交道,也不像你和们的关系那么熟。” 我实打实地全告诉尚师傅:  1.是74年在总公司举办的批林批孔学习班上,我识他们这帮人的。当。我听我父亲和那个长的话。在学习班里都不得罪,派别不明。无论哪派人物,我热心帮着打开水,递壶,帮着打扫卫生,叔、伯伯地嘴巴多叫声,他们都说我有礼,爱帮忙。当时学习的年轻人就只有我一。他们都愿意和我在起闲聊天,侃大山,么都能说,就是闭口谈政治。大家好像都心照不宣。  2.我父亲和材料处的人也熟。材料处的很多领和老人。我都是通过父亲才认识的。  师傅听到了这些交底话。总算是明白了。 从这以后,我经常材料处联系业务,反是一进门就叔叔、伯、老师、阿姨地这么叫,人家都说我懂礼,在业务联系的时候他(她)们都愿意在违反工作制度和流程情况上,尽可能地给提供一些方便。工作来倒还挺顺利。  一次,我到材料处去请调拨一些水泥。 在临出发时,尚师傅我拉住,在办公室门再三叮嘱我:“这回去材料处申请批水泥时候,必须要记住,家能给多少,就拿多,可千万千万别跟别犟嘴。你如果一犟嘴别人很可能就不给你”  我大声回答:明白了。”  在我车前往材料处的路上司机小吴还告诉我“料处管批水泥的那个,脾气可不大好,你小心点儿伺候着。” 看到尚师傅和司机吴,他们都在说材料管审批水泥的那个人何如何地厉害,弄得心里也虚得没底了。好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不怕不怕,万能的主,会与我同在。 于是就带着几个装卸,司机小吴开着车。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材处。找到了建材科。办公室外面。司机小告诉我,那个负责审水泥的人就在建材科就在这个办公室里,时还告诉我,那个人办公桌摆放的朝向。默默点点头,推门走进去。  一进到办室,我就意外地看见我父亲的老朋友,这人,我从小就认识他我一直叫他胡伯伯。发现他的办公桌所摆的朝向,就和司机小刚才和我说过的那个公桌的朝向完全一致我一切都明白了。 胡伯伯一看见是我来请调拨水泥。他感到意外,便拉着我,在公室里和我攀谈起来问东问西地,最后问我的工作。问我今天干什么。我把我的来告诉了他。我说我是提水泥的。  他马就问我:“你要多少”  可是我一时真不大好回答,因为尚傅没有明确告诉我,次最多要多少,只告我说是能给多少,就多少。我也不知道别能给批多少。  胡伯这时候把我拉到一,小声问我:“你带么车来的?”  我诉他:“解放牌4吨卡车”  胡伯伯马上板:“那我今天就给批4吨吧。正好让你装满一车。”  我拿已经批准的材料申请拨单,从建材科走出,找到我们一起来的机和装卸工,我们就起到材料处的水泥库去提水泥。到了水泥,我办完必要的领料续,库管员领着我们装卸工装水泥去了。 当水泥装车完毕,机小吴坐进了驾驶楼正准备要开车。  们的装卸工都在坐在车里的水泥袋上,流出满脸的不高兴了。中一个装卸工一边拍着身上的水泥灰尘,边就给我提上了意见“过去我们来装水泥从来没有装过这么多你咋个会搞那么多?师傅得不得骂你哟?  我对他们笑了笑没有做正面回答。什话也没有对他们说。 回到厂里,在库房完货,办好入库验收续后,我在库房外面自来水管的水龙头前洗洗手,然后回到了们材料科的办公室。 尚师傅从我手里接材料申请调拨回执单入库验收单,马上戴老花眼镜看了又看,了好一会儿。  他于向我摆摆手,要我他跟前,他低声问我“你拿回来多少?” 我非常认真地回答“4吨啊。”  尚师傅用一只手摘下了老眼镜,轻轻地放在办桌上,抬起头望着我我不解地望着尚师傅小声地反问道:“不你告诉我,能给多少拿多少吗?如果确实多了,我马上就去想把它退了。”  尚傅急了:“别、别退谁叫你去退了,别误,我不是要你退了,在这东西是拿钱都买来的,哪还能退呢。想要问的是,你是怎搞到的?为啥说呢,为我不论哪一次去,顶多才给我批一吨,老问个没完没了。” 我只好实话实说:那个管审批水泥的人是我父亲多年的朋友我是从上小学就认识。一进门我就得规规矩地叫他胡伯伯。” 尚师傅这时候恍然悟:“我才想说,怨得呢,行,行,以后料处的业务你就多跑。”老科长也满意地了。  这一下,尚傅可高兴了,话匣子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起了他和材料处打交的那些往事。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双臂,要是有人要领材料,挡了尚师傅往后退的脚,就差一丁点儿,把在地上的温水瓶给碰打碎了。  尚师傅天趁着他高兴的时候又滔滔不绝教给我一阴天下雨提运水泥的意事项,以及水泥的产工艺、用途、强度号等有关方面的建筑料常识。  说着他在我的肩膀上用力拍两下,继续高兴地说“今天你这个小子,是给我办了一件大事过去我在业务上欠着多兄弟单位的水泥指,一直没有能力还上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个难题居然被你这个石头一下子都给解决。行啊,好小子,干料这行,干一辈子都不完。脑袋就得要灵一点,好好干吧。” 从这以后,凡事要材料处的事情,还有材料处的各项业务联,尚师傅基本上就让一个人去办。这来来往的时间,一晃就是几个月过去了。通过个月的实际锻炼,的使我的业务能力得到很大锻炼和提高。 以后我再带车出去,先把需要领回来的物,名称、数量、规格质量要求、用途、运注意事项等要求先吃。然后再确定带哪台,带多少装卸工,带么样的劳保用品等,后才找装卸工的班长出具体的要求。那些卸工都能听我的招呼司机和装卸工都能和主动配合。对完成领和提货的任务,我心就更有把握了。  到材料科工作不久,被选为机关生产系统团小组长,一天中午我们团小组的人都在的办公室里,一起端碗围在我的办公桌吃饭,机关团支部委员材料科的司机小吴急忙忙地来到我的办公,把我喊到办公室外走廊里

    半分懒虫2021-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