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妾翻身宝典起点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类似幸存者营地的小说

作者:最爱睡觉
更新:2021-02-26 11:54:39

科幻小说热门

  • 龙珠附身最强孙悟空

    最新章节: 魔神真身
    【人物】天美,万琪,林欢,余姚,小鱼,卫华,老师,甲一,甲二,甲三【情景】教室,寝室,蓝球场【内容简介】都说大学是我们生活的现实社会中的小小的缩影,在大学里,我们不仅要学会学习,还要学会交际。尽管我们总是吵吵闹闹,但是我们依然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第一幕场外音:伴随着一阵阵让人晕眩的太阳风,我国又将迎来了新一轮的毕业生。随着大学生人数从稀缺到丰盛,我国的工作岗位越来越不能满足我国的大学生就业需求。这不,还没毕业呢,很多的大学生就已经在为自己毕业后的工作问题忙得焦头烂额。不信,你看小鱼就知道了。从进入大四的上学期开始,小鱼就不断的在各大招聘信息中度过,就快要实习了,她得找出一份自己既满意,而工资待遇又高的工作。可是,工资高的单位都觉得她的资历还不能够胜任那份工作。而这一切,都被同寝室的姐妹们看在眼里。天美:我就觉得,为了一个实习的工作就把自己弄得这么累,那以后的人生不得累死啊。(天美一只手松散的撑在课桌上,一只手里握着的书本,正摇摇欲坠。)万琪:你又不是我们,又怎么会理解我们生活中的艰难。(万琪回过头看到天美这个样子,眼神里充满了瞧不起。)天美:你什么意思?万琪:问你自己。(万琪说完有点不削的转过自己的脸,拿着书的手不觉的有点颤抖。)天美:哎不是,我怎么就不能理解了?万琪:你说来到这里你有真正的学过吗?我知道你的家庭条件比我们几人都好,有人为你安排了你以后的生活,你不用担心这些工作的问题,当然就不能理解我们的艰苦了。是,我们是让自己累了,至少我们不用父母为我们的生活操心。而你呢?整天就只知道抱怨我们让自己累了不会享受,谁不想享受啊,可是你觉得我们有那个资本吗?天美: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为自己的未来努力过,不要把你那些所谓的富家子弟的观念强加在我的身上,好不好?万琪:这是我强加在你身上的吗?不要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入目,同样的,你也好不到哪去。天美:你。。。。。。万琪:你什么你,难道不是吗?(天美被她说的脸部涨的有点发红,直接扔下手中的书本。)林欢:万琪你这是何必呢,你知道天美她不是那个意思。万琪:那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怪我吗?林欢:没有的事,别乱想。你好好复习,我和天美还有课,先走了啊。(将天美从座位上拉起,半抱着走出教室,而在教室里的万琪,看着教室的问掩上后,突然将手中的书往地上扔去。)

    我吃胡萝卜2021-01-27

  • 圣脉

    最新章节: 都走了
    一梦兰抱着一个白胖胖的小子在街上过来走过去,大家知道这个怀里的孩是谁的,都知道这放荡妇人曾经的行,也都不带有色的睛来看她,因为这是她自己赚来的。知道她是苦命,但她似乎是不值得同,这一切都是她自自受。“什么都经过,什么也都吃过咱娘这辈子也算值,到我这家里三代传,娘没少受爹的骂,但是咱娘还是咱爹有福,活了100个年头。”傍晚刘塘口坐在堂屋门槛像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向坐在他身后的婆子说着。“我知,咱娘的心思,也道你的念头,我何不是呢,两个儿子事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是你也60了,也老啦,还能管他们久,还是老话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俩去吧”刘王慢怯怯地劝着老头刘塘口双手仍按在上,身子却快的向壳郎一样转过去,恶狗一般的眼神等刘王氏,“狗屁,老子生儿子就是传宗他俩到现在不成家娘的······娘的······娘的······话还没说完,刘塘猛地站起来走出了门。刘家一直是单,到刘塘口这有两儿子,全家都高兴像乌鸦开会一样,是孩子长大了才发,老大刘稳长的几没有人样,满脸浓的毛发,眉毛与头分不开,两只血红像牛一样的眼,鼻扁平,下面的嘴一开能把鼻子给咬进,离远看就如一个直立行走的狗和熊杂交体。但是他干活力气很大,干什像什么样,脑子也明,就是因为长相不大与人接触,又者是其他人不爱和搭帮,他也就不太说话,凡事都听家的,自己不发一言二稳长着一般农村的模样,比大稳白,就是脑子不太聪,在一些外面的场上总是让人哭笑不。刘家的日子不是富裕,在鲁西南的村算是偏下一点的也就造成了两个儿三十好几还没结婚家。刘老婆婆的最心愿就是在没死之看到刘家能够散更的枝,节更多的果但是到死也未能如。刘塘口出了家门急匆匆的到村西头发来的铺子里买了条烟,又进到铺子门刘药家中。刘药刘塘口是本家,原一个枝上的,但不道在那代上分了家刘药年轻的时候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一次被公安抓住做几年的监狱,也不道在监狱里还是出后在什么地方得到人的指点,就成了位看风水的大师,到家后把自己枝上祖宗从老刘家坟搬出来,不多久就娶一个媳妇,给他生两个儿子,儿子又了孙子。外边的人说是他给祖宗找了个好土,也有说是上老君给他托梦····从此刘药上门求药解梦算卦就没断过。现在刘老了就和老婆子秀把家按在了西头刘来超市对面,可能为了顾客来找他问买东西方便吧。刘刚刚被一个县长的机给送到家,正在手,就看到到刘塘喊着二哥来到堂屋“二哥,我想好了听你的话,把我爹我娘的坟也从祖坟走”说着从腋下摸一条烟放在桌上,己也坐在桌子傍边矮凳上。秀姑赶紧了两杯茶放到桌上进里面隔间去了,药用手巾擦了一把后把它搭在盆架上转过身坐到离刘塘不远也不近的躺椅,   “塘口,前几天婶子刚走的时,你不听我的。现你又要迁坟,死者到三年坟上不可以土这个理不用我说也应该知道吧,还缓缓再说吧”.说完端起一杯水躺在椅上。   “二哥这个我也知道,不你看咱家那俩不成的小子吗,我这也逼得没办法了,你知道你家婶子是因什么走的不是,我不想当这个罪人啊。   刘药坐起子来喝了口水朝院里外门大灯处看了,看到刘发来正在超市里收拾东西准关门。   “塘,这个年代有没有人也不是什么多大罪过,你何必冒着庭灭门的险来做这”   话说了一,刘塘口吓了一身汗,紧紧盯住刘药邃的眼睛像一个虔的基督徒在听牧师解《圣经》。“办是有的,考虑到婶刚走,也只能够先黄子叔的遗体迁到家朱家坟地里去,子不能和黄子叔合,要合葬也只有三后了,这样的话那小子兴许还有机会”说完刘药把水放桌子上又躺在了长上向外面看去,今晚上的月亮不是圆,被一层雾遮挡着   他给了刘塘一个足够考虑的时,塘口站起来把盆上的毛巾拿下来用那两双又黑又厚起老茧的手在盆里搓搓,拿出水面拧了下在脸上擦了擦,直将毛巾紧紧撰在里。老娘死的时候眼神一直在他脑子打转,他深吸一口转身走到矮凳处坐来.   “二哥,中啦,就这样办,看什么时候动土为?我去给老朱家商商量去。”   药坐起身来,“应给老朱家商量商量虽然现在那几块地老朱家的坟已经被了,但毕竟人家老宗还在那,该走的数还是要讲究的。子吗,你愿意的话天就可以。”  塘口站起身来,把一条烟又放在桌子转身离了刘药家,走边说“二哥,明我让大稳来喊你哈让你操心了”。这刘王氏不知道塘口匆匆出去干嘛了,在堂屋里急切的等着,听到大门响了声起身去看,见塘手腕处撰着条毛巾外面走来又急匆匆向西屋走去,自己走进堂屋等着塘口和她说些什么。塘走到西屋把前几天用完的烧纸和一瓶开封的花冠酒放进个篮子李又出门去。刘王氏感觉今天夜很漫长,长的让喘不过气,她还在屋里坐着等着塘口家

    文三瑜2020-12-18

  • 我一生只爱你演员表

    最新章节: :又撑爆了
    医院惨白的墙壁和天花板,连接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真空盒子,把室内的静谧与无力慢慢挤压成一种不安的恐慌。传染病隔离病房外,两双焦急而无助的眼睛,正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向里望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洗得有些发黄的被单。小男孩的头发乌黑而柔软,但被汗水浸湿纠结在一起,轻轻垂在眉梢。清秀的眉毛也因身体内阵阵袭来的痛苦而不时拧成一团。盖着被单的小胸脯随着吃力的呼吸缓缓起伏。手臂上插着输液管,连接到一旁铁架上倒挂的药瓶,瓶中一个个气泡画着不规则的曲线,从瓶口上升到瓶底,把药剂和葡萄糖一齐推入小家伙的血管中。门外的这对夫妇是小男孩的父母,他们不时扭头朝走廊尽头那扇紧闭的门望去,仿佛在等待着一个宣判的来临。他们并不知道,就在几分钟后,他们会被告之小男孩因猩红热引发的持续高烧,导致大脑的运动神经中枢受到永久性的损伤,也就是说,在小男孩余下的几乎整个人生中,他都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坐卧,甚至独立生活。走廊尽头的门打开了,主治医生站在门口,缓缓将挂在耳朵上的医用口罩摘了下来,不自觉的在手中揉搓成一团,仿佛把一个不愿被说出口的消息攥得粉碎。夫妇看到了医生,于是迈着烦乱的大步向走廊尽头走去,急切的心情使他们的上半身不由自主的向前探,好像期望能快些听到什么。主治医生的办公室中,所有陈设都简单的让人有些厌恶,唯有一盆放在大理石板窗台上的吊兰,在这冷酷的屋内还保有一丝活力,那藤蔓柔美的倾泻到办公桌上,油绿的宽大叶片上还挂着不久前喷洒的水珠。这吊兰在这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聆听过多少令人心肺俱裂的噩耗,目睹过多少亲人雨泪纷纷的场面,而它,一直面无表情,也许它真正懂得这就是生活,每一个人都必须接受的残缺的生活,就像它那被摔出一个大缺口的蓝花瓷盆,看着是那样丑陋,或许还会割伤亲近的人,但它坚强的接受了如此的残缺,根依然倔强的在泥土中蔓延,叶仍旧用全部胸怀迎接阳光的滋养。此刻,它还是毫无表情的在那里,等待着又一个不愿被接受的生活,开启沉重的第一章。这对夫妇走进办公室,随后门被缓缓关上。整条白色的走廊都如同静止一般,仿佛是时间轴上的一条交线,唯一的交点就是那墙上高悬的挂钟,不管这世界如何扭曲,它都一丝不苟的走着,庄严的告诫那些企图倒转时间和永世长存的人,他们只会沦为时间旋涡中的笑柄。钟表的时针划了一个半圆弧,走廊尽头的门又再度打开,小男孩的父亲侧着身子,一边点头半鞠躬的向医生告别,一边挽着因泣不成声而身体蜷缩得像一位老人的妻子。随后,办公室的门在这对夫妇身后轻轻关上。丈夫用一只手把妻子搂在怀中,任由她的泪水浸透自己的衬衫,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头发,试图以这样的方式来安慰两颗刀绞般的心。只是几秒钟过后,他感到一股无法抑制的强烈酸楚从心脏冲上眉间,胸腔也因悲伤而开始剧烈的抽动,一瞬间,双眼被泪水涌得通红,他颤抖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以此来缓和突如其来的心情波动。在他布满血丝而呆滞的双眼中,一段曾经美满的生活正以他无法企及的速度飞快裂开。他抬起头,绝望的搜寻着天花板上一条蜿蜒曲折的裂缝的尽头,面如死灰。

    斩断三千情缘2021-01-13

  • 清穿之阿哥奋斗日常

    最新章节: 轩辕天明
    第十三章透过窗帘我看外面很黑,可能离天亮早吧!卧室里只有婷婷呼吸传入我的耳朵以外在也听不见任何声响,是这样的安静,我越睡着,我就爱胡思乱想,自己折磨的凌乱不堪。什么这一刻,艳艳的轮会在我脑海中这么清晰断断续续的记忆在黑暗闪着辉光,甚至还有清也对我不屑的笑着,忽又百般柔情的注视着我这一切太乱了,是我自造成的,却又不想去结纷乱的情感纠葛,我现还想着艳艳,想着鹏鹏会对艳艳怎么样,我知那一晚他们什么也没发,我相信艳艳,相信人心不醉的鬼话,以慰藉占有欲的膨胀,我可能不爱着艳艳,是记忆中于我的人或者事,不想别人分享。每个人都这吗?我不清楚。只知道己是这样的人。这时婷醒了,睡眼朦胧的看着说:“老公,我想喝水…”我吻了吻婷婷的额,轻轻地掀开被子,又婷婷盖好。我去客厅给婷到了杯温水,刻意的了些糖,我知道糖水是酒的。回到卧室,我又轻地扶起婷婷,喂她喝糖水。轻轻地放下她,好她身上的被子,我坐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她看着我。“老婆乖啊!上眼睛好好睡觉!”我其温柔的说。“你也睡!老公……我要你抱着!”婷婷说完,一双水汪的大眼睛望着我。“!老婆乖!”我钻进被里,紧紧的抱着婷婷。婷在我怀里轻轻地闭上睛,我深情看着心爱的,深情的就这样看着,着……有女人的夜是性的,这和爱情无关,甚和情感也无关,人类本的欲望来自于体内的多胺,因为快乐,极度的乐,可以覆盖灵魂的善,以及道德的谴责。我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在床抱着女人的时候,因为爱而拒绝。反正我是做到。至少我还爱着,但我不确定我到底爱着谁也许这些在黑暗中才会灵魂里跳出来,同自己论。当我穿上遮丑的衣走在大街上,阳光是多美好啊,我道貌岸然的为自己是谁!以为必须在陌生和熟悉的人群中掩饰自己,以逃避内心脆弱。一直以来我不都样的在过着每天吗?现也是。如果我和婷婷之必须有一个定义的话,想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她的钱,虽然我从来没样想,但是有些意识自并不能左右,再如果我婷婷每天都衣食不饱,不安稳,我还会在看着美丽的容颜时,去享受些所谓的性感的生活吗也许我不是这样的人,会背信弃义。当然这些没有发生,我不需要去这些过于神伤,如果婷真的没钱,或者别的什,那又是另一回事,我我和婷婷不会有这样的历了,我也不希望她真变得和我一样的贫穷,是那种在金色光环下成的女孩,天真善良。难婷婷一定要有艳艳那样经历,才叫女人吗?这是鬼话,谁不想衣食无,谁不想能够做自己想的事情。婷婷没有错,我在她清纯的世界里撒一把灰,以至于她和我一起时,我也能感觉到有点灰蒙蒙的。婷婷还有睡醒。我基本没睡着怀里的人儿嘴角挂着幸的笑,也许她的梦里的界,我们才拥有真正的福。这时电话响了。我床头柜上拿起电话,看是王鹏打来的。“喂…”我说。“起床没!”鹏在那头问。“还没,么了?”我说。“今天上班还是我上班?”“么意思啊!”我说。“也没起来!头痛的厉害要不今天你去上班!替跟头请个假!”王鹏说“好吧!还来得及!我就起床!对了,艳艳呢”我说完就很后悔,这明知故问吗!“艳艳在边,还没睡醒!”“哦!知道了,照顾好艳艳!去上班!”王鹏应了一,挂了电话。我看了一时间,六点四十,还有间。也许是我通电话的音太大,吵醒了婷婷。你今天要上班?”婷婷着我说。“本来不去的王鹏昨晚喝的是在太多,说他头疼,况且他和艳在一起……”我没说去。“那好吧!老公你上班吧!我还要睡一会”婷婷说着就闭上了眼。我钻出被子,穿好衣,很迅速的洗漱完毕。关上卧室门,下楼去买点了,以婷婷的睡觉功,不到两点是不起来的中午我回不来,但是早总要照顾婷婷吃了才行西安的早点很多,我一都习惯吃回民街的肉丸辣汤,再来两个白吉馍放里面一泡,爽得很,午都可以不用吃饭了。是婷婷却吃不习惯,我了馄饨和油条,还有豆,应该都她吃了。回到的地方,婷婷还睡着。刮了刮婷婷的鼻子:“懒虫,快醒醒啦,吃早了”!“不要!”婷婷眼朦胧的哼哼着。“现真的不吃!那我上班去!睡醒了打电话给我哦”我说完,吻了吻婷婷小嘴唇,幸福的关上了室的门。时间还早,我烧点水,不然婷婷起来说不好要洗头。我烧好。已经七点半了,怎么不会迟到,我住的地方公司不远,走路十分钟到,要是赶公交,肯定到。西安早晨的公交车部爆满,等了好久却挤上车,不迟到才怪。所那些住的远一点的,还是辛苦,要提前两个小等公交车。我晃悠悠的了超市,我从不做晨操我知道每天七点四十分所有员工都要在超市门做晨操,办公室的不用晨操。我也不做晨操,是我不是办公室的。我晨要熬中药,所以我和鹏必须有一个人要上班每天晚上下班前都有熬完的中药,第二天十点之前必须要熬出来,不越压越多,能把人累死这也还好吧!我多干点鹏就少干点。真实最辛的最不挣钱,那些没事办公室说三道四的婆娘,喝着营养快线,挣着工资,我还开玩笑说,都没断,能干什么啊!资还死高!什么世道啊牢骚发了就发了,工作得干,我直接进了超市我知道肯定有同事在说靠!又不做晨操!哈哈我受用着呢!我管他呢我的事情还很多。其实一到中药房,就开始忙,根本没时间玩,王鹏天把煎药房搞的跟猪窝样,害我打扫好久。八医药超市正是营业,不我的事。我在中药房谁见不到,挺惬意。我们来的时候,我替王鹏请假。头没说什么!头跟鹏关系处理的比较好。忙碌碌的就到了中午,婷没有打电话给我,一还睡着。王鹏也没打电给我。中午我在公司吃工餐,伙食还行,起码午的一顿能见到肉,米管饱,当然肉不管饱,非和厨房的师傅关系搞,能多吃一点肉。其实我来说,吃什么并不重,有段时间,我根本就想吃饭。山珍如同嚼蜡吃饱饭就该想想女人,给婷婷打了电话,他说艳和我同事也在我那儿他们在吃火锅。我就说么没人给我打电话。我婷婷,清瑶怎么不在,婷说清瑶有事情要做,就是觉得怪怪的,怎么没有清瑶,那多不热闹说实话,清瑶来了这么,我从来没有问过她的话号码,我想过,可是可不想自找其辱,清瑶我意见大着呢,只是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懂收敛性格了。反正一切是乱七八糟的。但是我道艳艳和清瑶都有我的话号码,以前的那个号我并没有换掉。但是她从没打过那个号码。也是要了断曾经吧。我想该是这样。休息了半个时又该工作了,王鹏请假,头儿让柜台的一个孩,顶王鹏一个班,头知道我从不加班,给钱不加班。所以我和头儿系不好。三点我就可以了,可以回去吃她们几的残汤剩水。还可以继为了现在的幸福买醉。班时间,越忙越好,这时间会过得很快。一转我就要下班了,可以见婷婷了,在我心里最想道的是艳艳和王鹏到底生了什么!尽管会让我痛,我也想知道,有时痛苦也是种享受,何况现在不痛苦,我没有被弃,至少婷婷还深爱着。只有一个原因是我这急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就是我与生带来的占欲,支配着我的思维。怕曾经拥有的东西,也怕被别人占有,尽管王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和朋友无关。算是曾经?当我再一次亲吻艳艳的刹那,一切是否都回到原点呢?我却依然在为所谓的责任,推挡着打记忆的密码,以为我爱婷婷,我爱吗?似乎我的是自己,爱那种无法绝的温香软玉

    鬼上身2021-02-11

  • 重燃战火

    最新章节: 阴山外
    醒来时看见艳艳依偎在我怀中的神情令我心疼。  我感谢上天给予的幸福。可是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  心中压抑着的悲哀在这一刻陷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中。我好想就这样一辈子搂着她,让她在我的臂弯中抚平伤口。但我知道仅仅是这一个时刻。我才能敞开所有的情感。  艳艳熟睡在梦中,也许还在做着一个甜美的梦。我刚刚才从梦中和她分手。她却没有醒来。她的梦里一定有我。而我却再也无法回到梦中了。我凝视着她那美丽的脸庞,忽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她爱我什么呢?是那剩下可怜的在贫穷中坚守的刚强吗?还是我们的缘是注定的?我沉思……试图从她平静的气息中找到答案。但是什么也没有!毫无线索!我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这和我在想什么毫无关系。  艳艳醒了。赖赖的伸了伸懒腰。  “看什么呢?”艳艳发现我在盯着她,。  “看你好看呗!”我说着就刮了刮她的鼻子。  “干什么嘛!你把人家的鼻子都刮扁了。”艳艳撒娇的说。  “是吗?那以后不刮了,改亲了!”说完我就吻了吻她的鼻子。  艳艳忽然翻身把我抱住,小脑袋直往我怀里钻。  我忽然来了兴趣。手指在她丝缎般的肌肤上游历。这令我呼吸加重。可我明白艳艳并不是想和我做爱,只是想这样抱着我而已。  我却是无法遏止自身的冲动,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想着吻遍她每一寸肌肤,吻遍我所想象的一切。  片刻!艳艳就成了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孩子,拼命的玩火。  我们快乐着,游戏着,在巫山云雨的山峦中演奏着动听的乐章。我们是一切天堂的使者,我们受命要创造快乐,创造神圣的伊甸园。让上帝偷笑吧!我们只需要快乐!快乐!  ……  世间肃静了,风停雨停山洪平息下来。窗外小鸟传来的鸣叫,仿佛离我们很远很远。  我们在彼此相对宁静的气息中传递着心与心的共鸣。  可我们还是挣扎在生活边缘的人,是挣扎在情感和道义,传统与超越中的算是幸福的一对男女。  “今天好想去逛公园。”艳艳柔柔的说。  “真的吗?”我意外的说。  “骗你小狗”。艳艳笑着说。u  “那你还赖在床上,起来拉!”我说完又刮了刮了艳艳的鼻子。  “干什么?又刮我鼻子!”说着艳艳使劲捏住我的鼻子要我求饶才算。  说真的艳艳再捏一会,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但那是幸福的泪水。  “好了宝贝儿!我错了还不行?”被捏住鼻子说出的话就象是头牛,我觉得象。  艳艳松开手,一骨碌爬起来,摸索着的翻找着衣服。  “我们家有老鼠。”我望着艳艳光溜溜的身子开玩笑。  艳艳瞥了我一眼,没理我。  我是自找没趣。索性也跟着翻身下床。  “真的去公园?”我问。  “我说了骗你小狗!”艳艳大笑。  我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敢骂我!”我刚想抓住她,可惜艳艳机灵得很。身体一侧几溜了过去。  随后艳艳便转身去梳洗了。  还是我们熟悉的公园,却又是我们不熟悉的心情。  现在的小路上满是幸福。  当然,我们的幸福总是建立在不幸之后。  玩笑之中,我因为我无意提起了艳艳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她便无缘的陷入一片沉思。  我们坐在湖边的石椅上,艳艳紧靠着我肩,我轻握着她的小手。  她在清风吹起涟漪的湖面上放逐着一只盛满往事的小船。  我在她沉重的诉说中看到孤零零的小船飘荡在白茫茫的湖水中央,那一圈圈散不尽的波纹,是他走过岁月的痕迹。  这些抹不去的痕迹,在她和子建缠绵的那一夜之后,仍然烙在我厚厚的稿纸之中  ……  艳艳离开宾馆后,就在也没去找子建,连电话也不接。  因为她的矛盾在于该如何面对子建,用哪一种身份去接受这样的‘施舍’。  子建给予她的虽然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这总是让她觉得不塌实。  在她心中所向往的并不是清瑶的那种生活。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等于是把自己卖了。  是的,艳艳从此不再去那间酒吧。  在南方呆久了,生活也变的湿漉漉。  每天的情绪总是那么一点点失落,和清瑶在一起的时候反倒多起来。  仿佛在调节失意所带来的寂寞。  而岁月一次次的愚弄伤心的人。  艳艳在和清瑶鬼混的第三个星期,又遇上了那令她难忘的事。  依然是酒,醉令她忘记自己,忘记她所坚守的那份纯情。  艳艳还是和清瑶一起去喝酒,约几个要好的朋友,男男女女象疯子似的涌向酒吧。  艳艳爱喝酒,喝的是一种醉,一种感觉。  可是她还是在这次酒醉中出卖了自己。  她和那个男孩,对我来说他就是男孩,矛头小子!她们借着酒劲把放纵演义的有滋有味。  我不知道艳艳在讲这些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但我看到了她眼里有中快乐。也许是痛并着快乐!  也就在这天,清瑶建议艳艳搬到她那里住,何况清瑶知道艳艳没多少钱了,房租也要到期了,就算子建曾经给过艳艳一些钱,但绝对不多。所以清瑶也是为艳艳着想。  但是清瑶没想到艳艳答应的很爽快。搬家的速度快的吓人。艳艳之所以会答应,是因为艳艳自己也觉得该换种方式生活了。  搬到清瑶那里后,姐妹们对她很好,还特意给她腾了一个单间。  第二天艳艳便去了一家餐馆做服务员。每天都很忙,总是要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忙完。好在这家餐馆的老板也是西北人,遇到老乡多少能给一点照顾,何况艳艳长的本来就很漂亮。在发工钱时老板总会背着人多给艳艳一两百块。加上艳艳本身的工钱,一月也能挣七百多。  这些对艳艳来说是不够的,但她却不愿象清瑶那样活着。  可是她每天回去所看到的和听到的让她难以入睡。  一开始还好,姐妹们都很安静,没有发生异常的情况。慢慢的她晚上回来是总能听到从清瑶房间里传的叫床的声音,不久就有一个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还和两个湖南妹子开低级玩笑,这让艳艳感到很尴尬,可是当男人走后,清瑶装做若无其事走出房间朝艳艳不经意的笑笑,仿佛这是很自然的事。没什么不对。

    柳下跖2021-01-19

  • 冷血废柴五岁召唤师

    最新章节: 文弱美相公
    不能爱你黑羽第一部第章  走进蓉蓉美发厅  老板娘带着虚伪的情向我打招呼。尽管我大喜欢为了钞票而装出的笑容。  但我明白也没什么错。  我并是第一次来这间美发厅每次来都是一个叫艳艳小姐给我做按摩。可以象的到,我从不认为自有多么好的自制力,当的指腹接触我肌肤的刹,我有足够的理由脱光的衣服,我知道脱她衣的时间不会比扯一张手的时间慢。但我没有这去做。我从来不把自己做嫖客。我和女人做爱是不用花一个铜板的。为这样就不算是一种交,只能是一种不违规的戏而已。c  我来美发厅,仅仅是想和这群年不大,风尘很重的女孩悉起来,因为我总是把己定位与一个还未成功文人。而她们有足够的事来完美我的构思。 我一开始就说过老板娘的很假。但我的钞票却真的,小姐们象苍蝇一的围在我身旁,死盯着的口袋。可是我还是觉苍蝇也有可爱的地方,竟我是个男人,一个三岁还没结婚的男人。 艳艳很习惯的把我拉进间,同往常一样的给我按摩。我同往常一样的她很多问题。只是现在的回答比以前要诚实了多。  这次做完按摩她没有收小费。她的解很简单:因为是朋友。和她的姐妹仿佛把我当了朋友,但却惹的老板很不高兴。再说了艳艳她这里的台住。老板娘时都盯的很紧。  临时我和艳艳约好晚上十点去吃排挡。她站在门送了我一个温柔而又美的笑容后转身进了美发。  回去的路上我忽有了很多奇怪的想法,至想象着和她一起去放筝快乐,或者一起吃烛晚餐的那种浪漫。她很,人也挺好,假如她不做这一行的,我真的会追她,要她做我的新娘  出租车无情的向前着,路上的行人离我越越远,我也怀疑自己的种做法是否正确,可我直渴望能成为一个作家为了这个理想,我豁出了,不惜被朋友当作是客。  我的住所很简,唯一能让我呆在屋里理由就是音乐。我把心揉进旋律中去。享受痛所挤出来的惬意。起码让我在陶醉中暂时的忘自己一段时间。  现是晚上八点四十分,有验的人都知道,艳艳最的时间就是现在。它们钱的速度很快,我还没一张稿纸写完,她们已挣了足够买一箱稿纸的。也许这就是生活,现的令我来不及怀疑什么我要吃饭,还要给她们钱,无止境的花下去。管我的收入并不多,但心甘情愿。  这时艳的电话打来了,她说推了所有的客人,就为了和我出去吃晚饭。还说上她请客。约好在新蒲园门口见。我望了望窗,思路朝着她挂断电话方向延伸,我并不怀疑的话,无非是今天挣到钱。可我还是预感要发些什么。但我却找不到案。朦胧的让我有点沉。  我很准时到公园口等她。  门口人很,情侣们搂抱着朝着爱天堂走去,黑暗成了抒情感的沃土。  艳艳的时候,正好十一点,秒不差。  她穿了件色的长裙,画了淡妆。的是美极了。  这也我认识她以来,她第一这样穿着。她象是一个贵的公主,我却是个不么样的王子,有种感官的不协调。  “去哪饭?”艳艳说。  “选吧!”我笑了笑。 “那就去吃肯德基吧”她说完也不管我同意不挽着我的胳膊就朝她选的放向走去。我说不出幸福还是难受,但我不厌这样。  一路上从身边走的人们,目光中恨意令我感觉到了快乐  我们就这样依偎着慢慢得走着,吃饭仿佛了一个很正当的借口。想我和她谁都不会在漫中想起吃饭的事…

    书中酒鬼202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