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兔那些事德国篇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超级怀孕系统

作者:大望月
更新:2021-03-04 1:09:55

穿越重生热门

  • 灭神记怎么没写完啊

    最新章节: 发威揍人
    七律《二十四节气,秋分,吟》文/蚂蚁上学春风秋露两相央,昼夜平分互短章。岩桂幽幽飘韵远,红枫荡荡赋诗长。浃江落日驱寒雨,太白飞烟避暑光。菊簇如能随我意,此时更胜在前唐。

    黄冰落2021-01-23

  • 穿越者救助协会无弹窗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 :血族哥哥和人类
    (老文,写于2011年春节)BBS里陈木匠同学打躬作地说大家都是乡亲各位拜年祝福各位年发达......后,又接着说:“TNND,今天居然是大年初一了。昨晚这么过的:6点多到家,冰箱里一小袋骨伴点豆豉加点酱蒸了,上海菜一小煮熟了,浇点汁算菜,一家人就着碗饭吃了。洗个澡,乱看会儿电视节目10点关灯睡觉。出来这些年,春节几都是这么过。老虎得对,中国春节讲个气氛。我们在外的,过春节?过个ball啊!就算是吃再大的餐,开再大爬梯,那也不是过节,呵呵”。这段似略微煞风景的话可能恰好撞击了你让你的心口隐隐生:我们是谁,如今在哪里。昨天差不到半夜了,才好不易拨通了父母的电。妈妈还是不相信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愿意相信我们这里有任何春节气氛。说这几年我一直这告诉您的,可是妈说,她从报纸上能到,唐人街上张灯彩,看那喜庆气氛下中国城乡。我说人街如何喜庆法,不知道,我从没在节期间去过唐人街他们如何喜庆,和没有一点联系。我这里就是冷清清的就算是刻意烧两个色菜,邀上几个朋,也显得是刻意这做似的,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在心照宣地刻意制造、呵这种喜庆。妈妈听就不说话了。即使之前在北京念书,妈也牵挂着,尽管常常压抑着不表达来,但是我知道她挂着,知道她要说是啥。妈妈说北京气候和长沙不一样而且我在那里几乎有亲人。我说我有友。但是朋友能天日久么?我不知道以前的朋友,能亲到共用一个钵子吃,如今早已天涯各方,留下来的,只脑海中那些宛在的容笑貌,以及尘封相册中的那份亲密间。那时的音容笑和亲密无间是未受染的,心灵上你可信赖它们,你知道是友谊。尽管随着纪的增加,朋友间免会因为隔阂生疏表现的彬彬有礼,是这不是谁的错,是成长的代价。所这份友谊是精致的那是你的财富。老几乎不过问这些生中的俗事。我得了么小奖,他飘扬一;受了什么委屈,最多安慰一句,都淡淡的口吻。所以当我刚入大学校门在河北某个穷乡僻军训受尽折磨、却外地收到老爸写的封很长很长很长的时,我都忍不住哭。就算是现在,每回想起来,眼睛都发酸的感觉。老爸以时不时口若悬河但是几乎不写信的哪怕是半页的短信电话中我还是问父愿意不愿意来我们里看看,尽管我知在这里他们是受罪但是现在的我大体只能做到这点。在的想象中,如果父来了,我的饭菜功一定会突然提高一的,而且我会和他一同游览一些山川虽然喜爱风光的我一同饱了些眼福,是我知道这肯定不我的目的和借口。妈说她想来,可是爸不能来,很多事他没法丢开,而如我妈妈过来了的话老爸就基本上只能餐馆吃饭。忽然想小时候过年。春节自然是一年中最盛的节日了。过年不意味着自己长大了岁,而且还意味着用上学,有好东西,还有新衣服穿,辈们都来夸你,给压岁钱,你傻笑着理压岁钱的同时也做点小小梦幻,例温柔温顺,让父母兴。现在想来那是种孝顺,发自一种能。这种本能的根其实很低级原始:因为血缘上的亲近和品学兼优和儒家家和黑猫白猫没有点关系。那时一样请客送礼,恭喜发,再加上花炮鞭炮大家一样的寒喧嘻,热情洋溢,握手抱。但是那时是单的,是尘埃不染的你的心是热的,笑是真的,心是不设的。有时傻傻地想这世上不可逆转的止是时间,还有你成长。以前在父母羽翼下成长,你是由的,没有恩怨情,没有利害得失,犯不着去刻意感悟么花开花谢、云聚散。后来当你成长,你会遵照父母和师的谆谆教诲将自的触角徐徐向陌生四周触探。当你受时,你就得去学会包扎伤口,学会保自己,拒绝将自己身于冥冥黑暗之中就算遇到了久别的蜜,开口说话时先到的也是恭喜赞美先明哲保身,发出种信号让闺蜜明白然久违了,但是我是依然那么善良。得三言两语后才能地不设防真情相见我们将这解释成成稳重。尽管这是某overhead,但是圣贤们说这是要的,这是buffer,某种中间保护层。如果不小心刺了谁,这种伤痕往是永久的,是不可转的。忽然半傻半作剧地想像一下唐街的春节气氛。有红灯笼、灯谜花鼓春联楹对么?有花焰火、桃红柳绿、喜发财么?假使有我忽然置身其中,感受到的是那份熟的温馨,还是陌生的冷漠?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如果那突然逝去,我最多是茫然,而不会痛,因为那些不属于,不属于我曾经熟的、将我浸染的文,因为它们没有根那些繁花盛景是人地刻意地烘托而出,是一种表象。大之所以肯去人为地意地烘托而出这种象,是因为大家在灵深处追寻那种熟,因为那能给人温和安全。走出光怪离、灯红酒绿,无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我不仅要问:我们谁,如今又在哪里

    无肠公仔2021-01-07

  • 心愿君心君不知

    最新章节: 秦尘出价
    秋雨绵绵袭玉林,看枫红落土,化为尘。触及心事黯伤魂。情难忘,唯饮醉平心。深夜起氲氤,是愁云共至,泪纷纷。为谋生计困俗身,终生憾,不是自由人。

    廖勇军2021-02-16

  • 白莲花系统:总裁偏偏要宠我

    最新章节: 镇谷大阵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那时没有络、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甚很少能见到半导体收音机。偶有放映队在村头放电影,那些大的孩子不吃晚饭就在那里抢地盘。在那样寡淡的日子里,子们盼望着的就是一个又一个闹的节日,而过“大年”又是热闹的节日中最丰盛也是最奢的。二十四、扫房子每年的腊二十四左右,一大早就会被爸喊起来,把家里的锅碗瓢盆和椅板凳都搬到院子里,拿绑着竹竿的笤帚扫房子。有些年份会刷房子,刷房子的材料不是在的涂料,而是用白石灰。把灰块放到铁桶里倒上水,水桶就“嘶嘶”地冒着白烟翻滚起。那时,感觉到天真是冷,在檐下经常挂着一尺多长的冰柱。有时,我和哥哥也会把糖精盛在碗里放到院子里,用不了天时间这水就变成了冰块。就这样严寒的天气,也丝毫不能挡我们扫房子或是刷房子的热,这工作一般需要干上整整一,到了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红红炉火旁,心里竟感觉到无比的暖。炖大肉、备美食那年头过炖上几大盆肉是不可能的,不仅是因为猪肉是按照人口分配要肉票,还因为我们口袋里的票实在不允许买太多的肉,顶是炖上一盆猪头肉。我的姥姥在农村,农村人在家里养几头还是可以的,每年我们都要早跟舅舅说好,让他帮忙从人家里买几个猪头。有时自己吃不,爸爸也悄悄用自行车推着,上哥哥到镇上转卖给别人家。然炖不起肉,但炸几盘还是可的。妈妈把肉切块撒盐裹上打鸡蛋的面液,只把肉炸得半熟然后用草纸包成几包放到篮子,篮子就挂在我家小屋里的房上。等大年三十那天或是正月来亲戚的时候,再用这炸肉炖菜。我家小屋的那个房梁并不,我踩着凳子踮起脚尖就能够。于是,等妈妈用炸肉时就老觉得肉不够数,其实她心里应清楚的,孩子们偶尔偷几块解馋也不是什么大错。我家做的多的是炸绿豆丸子。这丸子的材绿豆是秋天从山上采的野生豆,我们也管它叫胡绿豆,要一般种植的绿豆硬的多,往往用水浸泡一夜,第二天上磨磨磨绿豆的工作是我和弟弟的,弟的个矮够不着磨眼,我就只在一边给他舀上几勺,他就欢地推着磨转起来……二十八、面发我们那里的炉子都是用笼(烧制陶瓷的装胚胎的匣钵)的,不是烧柴而是烧煤饼。在炉子上还可以再放一个笼盆,口挂上一些钩子,烤火烧或是地瓜。每年过年前,妈妈会烤满满一笸箩油火烧,最后再放块地瓜。烤火烧的煤块是平日一点点积攒下来的,黑黑的发油亮的光。妈妈会把炉火生得旺,我就一只守在炉子旁,看妈把火烧一个一个挂到炉子里我期待火烧出炉的那一刻,火被扔到笸箩里,带来的不仅是屋弥漫的面香味,更有满心的喜。这些火烧不只是我们正月的美食,还是我家走亲访友的品。写春联、贴年画“千门万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我们换的不是门神而是年画和联了。弟弟虽然年龄比我小五岁,但他的毛笔字在那时还是拿得出手的,我们家那大大小门框上的春联就都是他写的。联上的词也是我们两个人绞尽汁想出来的,现在已经记不清的具体什么内容,反正都是喜的话,大人们也不管我们诌得不好,只要写上贴出去他们就个劲地说不错。那些年画都是跟妈妈精心挑选的,其实再挑也都是类似的内容。每年也基都离不开《红灯记》、《龙江》、《沙家浜》还有舞剧《红娘子军》等的剧照,一张张张在房间的墙面上,屋子就顿时了暖暖的生机。后来年画上的容陆续有了《铁弓缘》、《红梦》一类的历史剧,我也看着些年画一天天长大起来。小姑、盼新衣记得有一年,我家北的邻居去市里开会,带回来几五元一件的睡裙,那些睡裙胸是机绣的镂空花,我们院子里女孩一人一件,那时候也不懂么是睡裙,我们都穿着它逛街穿着它上学还觉得特别美。而年一到腊月,我会盼着爷爷发资,至今我还记得爷爷发工资日子是每月的十五号。有一年天,爷爷带回来两双皮鞋,大色的盘带鞋是我的,黑色系鞋的是哥哥的。穿着那双红色的鞋,我一会儿跑到邻居家,一儿又跑到院子的大门外,这双鞋着实让我骄傲了一会。最多时候,是妈妈领着我走近一个时的山路到城里,买回几尺花以及几尺蓝色的或是灰色的布。往往大年三十的晚上,妈妈在灯下一针一线地做最后几道序。我也一趟一趟地去问,“好了吗?”妈妈做的新衣总是肥又大包着屁股,穿上新衣我拿着镜子一遍一遍的照,仿佛子里的我一下变美了许多。做花,放鞭炮腊月里,爷爷带回最多的东西是我和哥哥喜欢的炮。这些鞭炮会一直熥在地板(我们那里的人家冬季取暖大是地炉,即屋里铺着瓷砖一样地板,地板下是纵横的烟道,炉在房子外面的墙体上,外面火烟会顺着屋里的烟道排到外),过年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一一个地放。我左手拿一支香,手捏着一个红红的小鞭炮,等炮芯子被呲呲点着了,就会急地仍出去,听着鞭炮在远处炸,又是高兴又是害怕。爸爸也在年前翻出一些宝贝,大多是屑、铜屑、铝屑之类,邻居家大哥哥也会拿出来一些炸药。居家的大哥哥在煤矿挖煤,那候炸药管控不是很严,在井下煤一点点炸药还是不难找到。们把这些材料紧张地拼凑到一,装到一个自制的铁家伙里,出一根长长的芯子。大年三十夜里,大家会聚在一起,有人“快闪开,要放花了”,于是们就捂着耳朵跑到自家屋门口专注地盯着放花人的手,等红黄的绿的花交替着从自制的花里窜出时,满院都是激动的欢声。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我不过去的邻居和儿时的玩伴现在在哪?只是感觉日子一天天好,年味却一天天淡了

    叶凡唐若雪2020-12-28

  • 逆天斗圣女主

    最新章节: 生死
    枝墨栌发表于2015-4-1123:42幸福是什么?我想,我和姐姐心中的答案是一样的,我也放过这样的滴滴金,得到我们需要的,而不是贪欲我们需...多谢妹妹的理解与欣赏,这麽久了才把散文写出来。

    暗修兰2021-02-26

  • >开挂反穿日常

    最新章节: 黄金帝
    021149iboeopq1oc9byoy9_meitu_1.jpg(30.19KB,下载次数:2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8-2-504:56上传金瓶似的小山山上虽然没有美丽的风景已够留恋东方那边的太阳虽然上山又山你给我的温暖永在我身边——金瓶似的小山》夜里,天地间一死寂,人只在梦逍遥。独我枯坐前,音乐教我垂。来春,故乡漫遍野的山花还会吗?家山何处是爸爸啊,我想回!我走啊走,走很多年,但是,有您,我走不回。父亲,过两天您的忌日。我本想再写,只想沉,而又不得不写因为我不是情感露没羞没臊之人但却确实压抑,要宣泄。您已逝多年,我也早到没有伤感的年纪但是,每年这几夜里,枯坐窗前仰看天宇寂寂,依然睡不着。红渺渺,天堂迢迢爸爸,如果有天,天国之上,您安好?记得,您欢沉默,这时您如一座厚重的大,而我,是大山上一棵迎风的稚小草。还记得您欢唱歌,当然,绝不象别人那样庭广众之下歌之之,您只是无人静静地抒发着自的情感。记得您欢唱《金瓶似的山》,虽然只是哑嘲哳轻轻地哼但出自您之口,以为天籁。那时小,听不懂歌词但喜欢这样的旋。在我,其实歌与歌曲无关。曲,这世界于我从便成了无声静域我讨厌现世的靡浅薄和粗陋不堪父亲,那年我把的骨骸带回故乡深深地栽进泥土就象栽下一棵树期待着叶绿成萌还要树上百鸟歌,再来一次死生回。只是,这样情景于今没有出。但是,您留给的别样风景,足让我留恋一辈子红尘滚滚,世人欣,生死轮回,今一脉,但世间罔,万事皆空,如此就无从解释天地无涯,人生短,做人不易,行且珍惜。我本泉来,自当林泉,忽然想起先秦期的《击壤歌》“日出而作,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与我哉!”春将矣,残冬犹寒。这样的日子里,这样的无边夜色,我无法入眠,能静静地坐于窗,一次次地让这老歌如空气般在的四周弥漫,将绪凝固。“东方边的金太阳,虽闪闪又下山”,一声父亲,过两,我将赶回故乡—您曾给予过我,那千嶂之下永温暖记忆的家,无声的静域里给燃香点烛

    沙漠老胡杨202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