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G病毒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开局十倍收益类似小说

作者:轩辕天道
更新:2021-03-02 11:55:53

都市言情热门

  • 都市终极狂兵李天

    最新章节: 皇天不负有心人
    从外面办事回来的兆麟,是在半晚时分才知道白天的事的。身上的风尘来不及换去,兆麟只觉他的心要被火烧成灰烬了。佛堂,梵香在抄经文。兆麟想毁灭梵香的冷静。“太子殿下不要在贫尼身上枉费心思了。”梵香还是那样执这笔,稳稳写着心经。仿佛一切都根本没有发生。兆麟抓着梵香的胳膊,迫她看着自己。“你在报复我?为什么不喊人不挣扎?”抓着梵香的胳膊的手慢慢收紧。一道墨,花了之前写下的字迹,跌落的笔溅了一地墨汁。看见梵香青灰色僧袍上点点墨痕,兆麟的声音里带着乞求“你要怎么原谅我。”还给他会哭会笑的月儿,而不是冷静的梵香。梵香看着兆麟,眼睛里的光芒摄人心魄“杀父弑母,将王朝还我。”说这些时梵香依旧是冷然的。“太子殿下做不到这些,若真是遇到那个月儿,就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兆麟无言以对,怔然松开手退了几步。梵香放笔,迈步,离开。外面还在下雨,缠缠绵绵的雨丝吞没了梵香的背影。兆麟愣愣的看着梵香的背影,终于知道想知道的答案,却觉得窒息。回不去的除了时光,还有斑驳爱情。那天之后,兆麟再不曾去过佛堂。日子没有什么大变化,除了太医来了两次,太子府准时早晚会弥漫药香。梵香倚着窗漫不经心“他最近更不正常。”“这不正是你想要的效果吗?。”一身黑衣的人,此时蹲在房梁上,手里抓着茶壶。“心软了。”梵香冷冷看他一眼,黑衣人从梁上跃下,手里的茶壶稳稳落在桌子上。沾了沾杯子里的水写到“水搅得再混些。”那人又跃上屋顶,从屋顶出去。梵香看着字,拿起茶壶,倒在桌子上。所有字迹消失在水里。日子很快抛下秋天到了小雪。雪是夜里下的,浅浅薄薄也没多少。一大早上,洒扫婆子出屋就见梵香抱了手炉站在院子里,也不知站了多久。“师太,进屋吧,这冷的别冻着。”梵香转身神色淡淡的道“这样薄的雪,现在不看,到了晌午只怕都要归了泥土。”洒扫婆子听不懂胡乱应了声,自顾去取了工具打算扫雪。这样的早晨,脚步声分外清晰,所以当兆麟推开佛堂院门时,就只见洒扫的婆子正扫雪,佛堂的门关的严严实实。让洒扫的婆子离开,兆麟站在佛堂门前,手抬起放下终还是没有推开门,“梵香。”“太子殿下何事?”“梵香,你到底是不是月儿?”“太子殿下一早就知道了答案,为何就是不肯相信。世上已经没有月儿了,只有梵香。”未扫净的雪花狼狈的铺在院子里,兆麟挪着步子向院门走去,忽觉得眼前晃了一下,待到想细看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大雪无风整整一日。夜里,兆麟才醒过来,只觉做了个梦,梦里月儿长发如云一身琉璃宫装,撑着伞一步步走来,静静站在他床前。兆麟和月儿说了好多话,月儿却只是很安静的看着他,眼睛里带着依依不舍。“太子殿下醒了。”清冷声音像一片雪花落在兆麟枕上兆麟惊愕!“梵香你没死!你没死!”兆麟的怀抱,炙热的灼疼了梵香。梵香指尖抚过绣龙的锦被,帝国最好绣娘绣的龙,在兆麟身上起伏云间,梵香莫名心里很难过,像是被什么堵住,憋闷的慌。这个人是天之骄子的呀!大概是白天的时候太难过,醒来后兆麟越发有些孩子心性,看梵香的神情茫然又无助,吃了安神的药后缩在被子里可怜兮兮,“梵香,陪陪我好吗?”竟是些许天真。梵香铁石心肠也不忍,终究还是缓了语气,“好。”兆麟就笑吟吟的攥紧梵香的衣角,“我想听你讲经。”“讲那部?”“随便。”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片刻已然睡去。那天院子里的问话,好像没发生过,兆麟这场病一直拖拖延延不肯好,竟然病了半个冬季,这半个冬季,朝堂里风起云涌,那些被宫墙阻隔,于梵香好像全然没有关系,却很实在的动摇了兆麟的太子地位。梵香并不曾对那些来往频繁的客卿近臣们多看一眼,依旧是佛经檀香,每一日只不过多了给兆麟讲经。这一日是冬至,从早上就开始下雪,到了午时只略微小了几分。兆麟站在窗口已经一盏茶功夫了,梵香讲完最后一句经文,问道“在看什么?”兆麟仍旧定定看着窗外“要下雪了。”梵香说“风冷,不要站得太久。兆麟说“好。”梵香将经文收拢,走出屋子融进漫天飞雪里。冬天很快就会过去,可是这场雪却下满了整个生命。夜深,雪骤然停了,梵香心里莫名慌了一下,从梦中惊醒便披了衣服推开窗子,抬头看,稀疏星辰在一片黑暗中几乎分辨不清,要到最后的时刻了吗,时间真快呀。怎么都是一局死棋,只看这满盘皆输之前怎样的步步为营。想来滚滚乌云已经从四面八方将整个都城笼罩,连老天爷都感觉到这个王朝的命运,要下一场雪来掩埋掉所有肮脏和丑恶。一切发生的不算突然,也很突然。书房里兆麟正拿了半部琴谱看,侍卫跌跌撞撞跑进来“太子,梵香师太被大内侍卫带走了。”兆麟“什么!”天照帝自从当了皇帝就一直是很简单直接的人,对于京城里传的很欢乐的有可能是前朝公主的人,兴趣的直接表达方式是抓人,定的蛊惑储君罪名。天牢里,天照帝“你到底是谁,真的是明月吗?”这模样勉强算是依稀能看出当年,冷冰冰的全不是当年纯真明媚。天照帝在心里其实是不信的,可是宁错杀不放过总不会错。梵香还是那样无波无澜,“我只是个尼姑。”低垂眉目即使跪着也带着佛的冷漠,外人看来是全然生于皇家的高傲。“不管你是不是,你都必须死。”天照帝离开时留下的话,在天牢里回旋。梵香明白,已经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了,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幽暗的牢里根本无法知道日月,梵香一身青灰色的僧袍站在栏杆前,手里佛珠转了不知多少轮回。地牢的灯自然不是很亮,昏暗并且阴森,兆麟冲进来第一眼就看见灰色的僧袍在光里明灭,梵香大半个身子都隐在黑暗里。一刀挥开门上的锁链,“梵香,我来了。”梵香听见兆麟声音,佛珠险些脱手跌落。兆麟伸手打开牢门,“我们走。”梵香攥紧佛珠退后一步“贫尼已经逃过一次了,再没心力去奔波辗转,请太子殿下放过贫尼吧。”因为昏暗,他们彼此看不清那些眼底的波涛汹涌。“不走你会死。”兆麟握住梵香的手,紧得要捏碎骨头。不容置疑的力道下,梵香只能跌跌撞撞被兆麟牵着离开。天牢的外面早就围了兵马,天照帝的一身金黄,在阳光下晃的人眼睛痛。兆麟觉得像回到那一日,也是这样拿刀的侍卫,层层叠叠将所有去路都阻绝。兆麟不得不停下。对于一个自信并且不择手段的帝王来说,这样的场面真是足够火冒三丈“逆子”兆麟“儿臣从未求过父皇,只这次请父皇成全。”梵香依旧是那副样子,好像这金戈铁马剑拔弩张都与她无关,像个旁观者一样站在那看这一切。天照帝盛怒之威“她必须死。”兆麟“为什么?‘天照帝“现在你就能为了他要挟父皇,留她一命日后还不要变成妲己褒姒。”兆麟“儿臣与她同生同死。”天照帝大怒,眼看万弩齐发,真的要当场射杀她们。梵香却挣脱兆麟的手,一步一步走近天照帝,“此事是梵香一人之过,与他人无关,是我蛊惑太子想飞上枝头做凤凰,事已至此,别无他言。无非一死,只求陛下不要怪罪太子。”梵香的话让兆麟一愣,他一直以为,即使他死在梵香面前梵香也不会多眨一下眼睛,从不曾想过梵香会如此,这一愣大内侍卫趁机一拥而上将其制住。兆麟拼命挣扎,“不要,梵香不要。”天照帝拧眉“好,我成全你。”一杯毒酒很快端来。梵香端起那杯毒药,好像要品一杯香茗,姿态优雅从容。兆麟几乎喊哑了嗓子,“不,梵香不要。”天照帝在这一刻几乎要相信,梵香或许真的是前朝的公主。变故被一支箭带来,若不是天照帝出身武行,那一箭应扎在天照帝眉心。虽躲过一只箭,后面铺天盖地紧随而来绝不是那样好躲。一众侍卫忙于挡箭,谁也没想到甘愿为了兆麟喝毒酒的梵香会出手。兆麟的剑在梵香手里一抖剑尖,虽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尼姑很久没有摸剑,想要杀一个会点武功的老人,不过一招,也就足够了,何况那样突然。还没等天照帝从余惊里回神,心脏上就多了个窟窿,一滴血从梵香剑尖落下,血色晕开侍卫们才反应过来。爱不爱,爱不爱都是假象。兆麟眼看着剑扎入天照帝的心脏,他终于明白那个雨夜梵香的话“杀父弑母,将王朝还我。”说这些时梵香依旧是冷然的。“太子殿下做不到这些,若真是遇到那个月儿,就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原来答案一直在,只是他始终不信。梵香手中的剑像是一条银蛇,那些大内侍卫竟然一时不能抵挡,而这一时叛军已经杀到,明晃晃的甲胄晃的人眼睛疼。梵香在冲天的火光和厮杀声里轻轻叹气。这一仗不知天地间要多出多少孤魂野鬼。嚣张的红袍,金晃晃衣冠,“哈哈哈,看看是谁这么狼狈。”看见那个被簇拥而来的人,兆麟并不是太惊愕“是你!”因为刚才的剑雨是奔着天照帝去的,兆麟到是无事,还因此那些侍卫纷纷放了制住他的手。天照帝死了,那些大内侍卫一时无措,竟有许多倒戈,只有十几个围在兆麟身边。“当然是我!”“权力的诱惑真的那么大!”“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放箭。”爱不爱,爱不爱都是真心。万箭齐发,梵香没有犹豫的冲过去,挡在兆麟身前。梵香“走。天牢里有密道,转第二盏油灯。”依旧是清冷的声音,不带着起伏情感。众侍卫在箭雨里已经又少了几个,兆麟咬牙还是信了梵香的话,在侍卫护卫下向天牢冲去。梵香的剑为兆麟争得几分喘息,这几分喘息足够兆麟一行人退进天牢。兆麟在天牢门口忽然回头喊“月儿!”两个侍卫拽住想要往回跑的兆麟,兆麟正脱不开只能拼命喊“月儿,月儿快走,月儿……”梵香没有回头,“走去哪里?”再也没有比我和你远,如果你知道这一切的真相,该是多么残忍。能遇见你真是一生中最好的事情,可惜一切都错了路。她多么羡慕,多想那深情隽永是为她。她即使活着,也不会有这样爱她的人肯把她放到心里珍重爱惜。梵香没法告诉兆麟,那公主早死了,自己是别人养的细作,只为江山才会在这里演一段不属于她的故事。那人一早埋下伏笔,只待时机成熟好取而代之一。但愿下一世是我先遇到你,天涯海角我都陪着你。梵香停下舞剑的手,回过头慢慢绽出一个笑容,那么美好,比春来百花齐放还要绚烂。“好。”那是兆麟看见梵香唯一一次笑容,也是最后一次。兆麟终于等来了答案,却不是想等的结局。铺天盖地的剑雨,没有了剑网的阻拦,毫不留情的扎在梵香身上,兆麟疯了一样想要扑出去,被侍卫打昏带进进了密道。那一年,改朝换代,整座皇宫在大火里烧得七七八八。新帝登基三天后忽然暴毙,由天照帝弟弟福亲王继位,第二年迁都永安,旧都逐渐衰落。原本花影重叠的各种花树过了开花的时节,只剩下绿莹莹一树的翠色。小孩子围着老人叽叽喳喳。“老伯,这故事太不好玩了,那太子怎么那么笨。”“人有的时候宁愿笨一些的,都是些传说谁又知道真假。”“老伯,要回家了,明天再来听你说书。明天可要讲个好玩点的故事。”“明天我就不来了,要到下一个城去了。”“哎呀,那再见吧。”老头颤颤巍巍的起身,袖口滑落出一串佛珠。

    一袅沉香2020-12-25

  • 阴间偷渡客

    最新章节: :城中城
    布鸽的溺(民间故)据说从在高山老深处,有个很小的的家族,就是家布的祖先。们很想使氏族兴旺来,可又贪恋玩耍害后代,想总不能现。盛夏山川,百竟放,争斗艳。布们更加沉在沁肺醉之中。一远方异族鸟送来了请参加舞的帖子,鸽首领便领家族成匆忙赴约连幼小子都顾不上。在狂欢舞会中,鸽们嘹歌舞,博得声喝彩一。几天过从陶醉满中醒来,忙返回家,大多幼饿死腐臭内,恰巧王凤凰视发现。凤怒发冲冠暴跳如雷命令群鸟布鸽窝全毁掉,葬死雏,决给布鸽首和布鸽们罪。第二早晨,凤派大将千雕带兵把鸽首领和鸽们抓来布鸽们自有罪,吓战战兢兢知所措。该死的东”!凤凰喝一声,先给我打十藤棍”卫兵们一而上,把鸽首领们倒就打,四十藤棍布鸽们打皮开肉绽打罢,凤手指着布首领质问:“你知吗?”“知道,知道,布鸽首结结巴巴答。“你犯了两条,第一是们污染了林,传播疾病。所打你们四藤棍。这二条,你屡教不改玩害子,当何罪”凤凰越说气愤。布们连连磕“我们该,我们该!”“把们拉下去明日正晌时处死!凤凰命令。“大王命!大王命啊!”布鸽们绝望着,流着泪被押下。牢房的紧锁着,鸽们躺在湿的地上吟着。“!明天我就活到头,怎麽办能等死吗?布鸽首自语道。抬头仔细视屋顶,意中发现顶有个射亮光的小,它心里然开朗了多。忍着身的剧痛上去,用一点点啄一会儿洞了许多,领着布鸽忍着周身痛一个个出了牢房布鸽首领家族拼命跑了。飞,飞呀,天三夜过了这时又又饿,它逃出森林在一个村落下。它误认为鸟凤凰不准们再做窝,就在房上落了下歇息。一,二天......时间久了,心的人们在房头为们挂起了,从这时布鸽们就这样的形居住下来就这样他成了家布的祖先。此以后,鸽们不但敢唱歌跳,连大声话都不敢,只能小的咕咕,咕传递信。特别是子女更爱。每当小鸽出生,们总是轮看护,一也不间断早晨天气,就把小鸽搂在腋,使许多女捂死、死。中午气热,它不停地轮给子女们翅膀扇风使许多小鸽受凉冻。就这样得其反,然它们以月出生一的超强繁能力,可现在布鸽家族成员是多不起。徐长瑜1987年7月2日于宝清县建平。

    上山打老虎额2021-02-28

  • 恶魔住隔壁饶雪漫莫北

    最新章节: 诚意满满
    12819384274745.jpg(129.75KB,下载次数:7)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5-4-321:05上传清明节临近,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北方刚过取暖期,冷得人直打哆嗦。大表哥打来电话,说兴哥没了……尽管之前知道他得了重症,还是觉得一切来得太快了!因为前些日子听表姐说兴哥好像还要去上班呢?现在的嫂子是第二个,因为有了她,兴哥与原来的嫂子离了婚,女儿归女方,他定期给抚养费用。他与新嫂子结婚大概也有七、八年了,现在有一个儿子,还不到三周岁。过着让他人羡慕、忌妒的神仙般的日子,谁都觉得他们有享不尽的幸福!新嫂子的娘家是外地的,因为做了皇亲国戚一家子都搬了过来,跟着鸡犬升天,吃、穿、住、花的自然都是兴哥的。兴哥是我们所有兄弟姐妹之中个子最矮的,却是最机灵、圆滑、懂得变通的那个。因为刚毕业上班工资也不高,最主要的是对自己身材矮小,没有信心,所以当初亲戚介绍个头中等偏高的前嫂子时,兴哥没考虑太多,也没好好的沟通接触,就应呈了下来……当初离婚的时候,因为姑父不在了,他就向大表哥和表姐说明自己的理由:“我和她没一点儿共同语言,她没文化,不懂礼术,不识大体,我在外面有应酬带出去尽是丢人的份儿了。我忍了这么多年容易吗?你们尽看到她委屈,怎么就不为我着想呢?……” 姐们坚持不肯让其离婚再娶,到最后兴哥说如若实在不准,他就去死。哥姐又能如何呢?兴哥在乎他们的意见,已经是当这份手足之情是回事儿了,就算是父母又能怎样呢?  天有不测风云啊~~一辈子其实真的哪有那么长啊? 大约是2014年夏秋交界,兴哥被查出绝症。原本快乐的家庭一下子变得阴云密布,如胶似膝的恩爱夫妻一下子变得貌合神离……嫂子把家里的所有钱、折、卡、证看得牢牢地,为此竟不惜与病重的兴哥大打出手,兴哥人长得矮小,再加上重病,哪里是人高马大的嫂子的对手啊!这样还觉得不出气,嫂子竟打电话给大表哥要他来主持公道,一向温文的大表哥激了,在电话里就是一顿痛骂。心想,这他妈的就是个潘金莲!一家人吃着喝着我弟的,到头来竟一点儿念想都不留!还是人吗?他得病后,嫂子就把家里的钱牢牢地掌控了起来,唯恐人财两空后,自己今后的日子没法儿过下去。表姐们不忍看着亲弟受苦,有病不治,和嫂子吵闹未果后,只得自己凑钱给弟弟治病。论条件,当然是兴哥最好,他是一方首脑,家资丰厚呢!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挣了半辈子,最后连治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可怜的兴哥,经过努力和争取终于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竟是这样的好景不长!“人啊,这辈子真的没那么长,没那么多时间胡思乱想,早知道我这辈子这么短……还折腾什么呀?”这是兴哥最后的感慨……

    方羽唐小柔2021-02-13

  • 进入逃生游戏后[无限流]

    最新章节: 未雨绸缪
    微电影第一场校门口),开报到,人山人。她一个人提行李箱,坐在口一个角落,着公路寻找着么,车水马龙人群嘈杂、、、、、第二场他家楼下),天说好一起上的。她像根柱一样杵在那儿过往街坊向她招呼),神情焦急地抬手看手,踮着脚数数、、、、第三(下课铃声响),食堂里,一个人坐在角一个位置,托腮盯着面前的盘,(四周很对情侣),内:“今天很开,抢到了他爱的糖醋排骨和豆丝”第四场操场上)天微变灰,她安静坐在看台上(着天空),听他爱听的音乐留出一边的耳独白:每次等找出第一颗星的时候,他就来了。镜头接面的场景,倒:开学那天,终于气喘吁吁现在校门口。门口楼下,他着两袋面包,作剧般的拿牛盒子轻轻敲她脑袋食堂里,把爱吃的菜全一扫而空,把盘子丢给她操上,播放器听没电,音乐声然而止、、、后一场(跳转间到现在)三后,回忆:那她生日,约好操场见面,可他没来。。。天,他一家移了独白:我不怕你消失因为你已成为我的

    依依花落时2020-12-12

  • 混迹在美男佣兵团结局

    最新章节: 拿出真本事了!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如果,俩个人的天堂,像是温馨的墙,囚禁你的梦想,幸福是够像是一扇铁窗,候鸟失去了南方;如果,你对天空向往,渴望一双翅膀,放手让你飞翔;你的羽翼不该伴随玫瑰,听从凋谢的时光;——前记“我、、、不、、、不、、、不能、、、接受。”钟美英哭咽着。“分手吧,我没钱,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分手吧。”徐锦放下钟美英的手,“我一天,昏昏碌碌,就知道玩游戏,还靠你养,我是个男的,我靠你养?”“确实,你性格非常臭,你骨子里有种坚持不懈的勇气,我知道你爱我,为了找代练公司,你一星期只睡几个小时,你还劝我,坚持1个月,把这时间段的任务完成后,请我吃大餐吗?”“我走了!”徐锦走后,一阵风吹过,外衣中的一张纸飞了出来。小英,我把这一月的3千,打给你的银行卡里,虽然我没有钱,你来到我身边,却让我生活改变了。那次,我参加同学10年聚会,我们本来就是同学,曾经的同桌,一起拼搏,一起玩耍,一起哭,一起笑,遇见你,我觉得,这是缘分。可惜,我配不上你,我是个浪荡子弟,我都养活不了自己,更何况,一起生活?我不想离开你,我爱你!以后,我自己生活,担负了3年的时间,对不起!爱你的人徐锦钟美英追上了徐锦,“一定,你一定给自己留了后路,是什么?”“没你什么事!”“或许,或许有希望,你有什么想法?”突然徐锦蹲了下来,失声痛哭,“我不想失去你!我心里只有你!我本想闯出一片天后。”停顿了几秒,“和你在一起!”“我想了,这缘分一定会有的,我会照顾你,我会支持你。”徐锦站起来喊,“我爱你!”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不分手,不放弃,让时间,考验,爱情的忠贞不移。——后记

    骆宗山2021-01-25

  • 大将军的心尖宠洛泱

    最新章节: 又一个真香
    腻歪了这日子,睁眼莫不是盐酱醋米穿上衣就吃喝拉撒。偶尔,一眼风里摇的墙头杏,还担老婆犀利眼睛。决修炼成仙或者干脆火入魔!壁,静心抱双手打。脑子还想些妩媚女人,扇己一耳光继续精心面壁,打。一个小过去,肚饿,咕咕响,抗议神仙是不饭的,勒裤腰,打。胃疼,的。得了先吃点东再成仙。着猪蹄,着一根大,泡一杯茶,肚子了。依旧坐。腰疼屁股疼。齿咬的咯咯噔响,要坚持,炼成仙,过没有人烟火的日。还是疼咬牙不管。他大爷,成仙真是一件容的事。得,还是床服,我躺会,趴一。搜尽肚想神仙故,也不是个仙人都打坐出来。人家那老董就是牛,藏女衣服得到仙女做媳,虽然每只能见一,那该多人羡慕。说距离产美,十六光年的距,美死美!或者可打渔。打条放一条保不准里就有美人的孩子,去和她娘了咱的救之恩,晚嗖一阵风来,变个女来报恩嘿嘿!想罢,神仙不了,还要面对烟。面对菜子的小伎,面对各食客的五八门的嘴,面对老随时的爆。偶尔抽烟,知道己还有嗜,或者看报,刺激下日益麻的神经。卦新闻最看是吧,家柴静报些啥,本跟我们一钱的关系有,可是网友的热可嘉,貌柴静报的霾才是真霾。没听过,无聊想着想着歪头小憩我躺在春习习的柳下,旁边扇捶背的号轮流着当然都是妙龄女郎我捧着一有些旧的,很文学看着,偶吟诵些鹅鹅,鹅,项向天歌诗句,那有多雅。仙?神仙啥,神仙得羡慕哥这其实吧就是一个说,今生有想象的。说点实的。俺要首富,切不买豪车就买头毛,我在驴上那么一,当然要骑,穿上兜兜,左拿个竹筒,右手拿五粮液,醺醺的逛路,神仙老见我也叫我哥。得意的笑突然,头床台。我哟了一声捂着后脑,使劲揉窗外,依笑闹西北。全文完/

    纯甄2021-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