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女公爵无弹窗全文阅读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盘龙之大地传说笔趣

作者:三天两觉
更新:2021-03-03 20:35:17

恐怖灵异热门

  • 民国大文豪小说女主是谁

    最新章节: 小惊喜
    我的岳父母和我的妻子彭清秀,原籍湖南省龙山县岩冲乡麦子坪村,是一个土家族的三口之家。他们都操双语,除了我们共用的川滇黔方言外,他们都会打土话。经过岁月和环境的磨蚀,如今妻子几乎已把土话忘得一干二净了。只剩下共同语言,这可是万古长青的。  我的儿子出生以后,先后将二位老人接来同住,于是合二而一,两个家合成了一个家。此前呢,大家都走了不少弯弯路。  泰山大人彭官辉,早年住在八面山燕子洞附近的小山村洞坎上。那时,因痛恨数度抢劫的土匪,他曾把匪酋打伤过。洞坎上鸡犬不宁,他只好到麦子坪街上挨亲住。麦子坪本来就是一块光岩板,加之他又手无寸角之地,所以就铤而走险去做大烟生意。他穿襟襟,吊绺绺,一副乞丐相,在国民党地方政府重重哨卡丛中穿梭往返,来去自如,空进白出。苦难和艰险使他锻炼出过人的胆量,铸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胆识过人,无所畏惧,挺过了许多风浪;火眼金睛,看人入心,看问题眼光特别独。  他有三个女儿:清梅、清花、清秀。梅花姐妹是前娘生的,均已成家立业;只有清秀待字闺中。  土改时他任民兵队长,后来却成了“管制分子”。记得1972年6月我第一次到他家时,他就给了我意外的直率和爽快:“我一家人有两个阶级,你要认真考虑,免得二天后悔。”  当时,我因父亲过去当过伪副保长,不仅百无所成,甚至在无水的爱河中已接连与35位姑娘拜拜,忽遇桃花运到,岂能轻易放过?  我表示“成家是第一要务”后,泰山予以首肯,又提出要我将来赡养他们二老之事。  老人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他有前车之鉴。他曾以同一问题示于二女婿王河遂,王河遂当面含糊其词,背后却对人言曰:“生不养,死不葬。”寥寥数语,一块寒冰,冷得别人惊诧莫名。老人得知,阴在心里,到今日才拿来考核另一个后辈。  老人之精微,于此可见一斑。  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每个后辈的社会责任。传统美德不可不传承,社会责任不可不恪守。既为人子,何乐而不为?  我立即作出了庄严的承诺,而且后来用事实证明了自己不是信口开河,而是一诺千金,半点无虚伪,完全能兑现。而后来的一切,他在当时一眼就看准了。  岳母大人彭翠兰是泰山大人的续弦,彭清秀是她的独生女。岳母大人为此非常苦恼,人前总是长吁短叹,把-句古训反复背诵了不知多少次:“沙子筑不得墙,女儿养不得娘啊!”……  1973年1月19日,我与彭清秀结婚。她土家族,我苗族,是一对名副其实的“民族夫妇”。洞房无花烛,却有数不清的话题,也有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意味深长的考核,就是她讲述了二老担心晚年生活的花花絮絮点点滴滴。我对爱妻百般抚慰,并郑重其事地以人格担保:我会孝顺二位老人的。  1974年11月10日,长子石正道出生。憨嘎婆爱外孙,把全部心血倾注到外孙身上。石正道知事后,孝敬外婆甚于父母,凡有好吃的,非让小嘎(嘎婆)先吃不可。  从1974年起到大限到来之前,岳母一直与我们住在-起。  1974年搞了一次落实政策,由于个别基层干部不照法律办事而给岳父戴上的“管制分子”这顶“花帽帽”终于揭掉了。他的大女婿江茂成给他送粮送油,还张罗着办手续让岳父迁去同住。泰山大人衣食不愁,眉开眼笑。  宁缺-斗,不添-口。文化大革命搞的是穷社会主义,赐给我们饥饿,因而日夜思粮。二人世界本就寅吃卯粮,加上嘎婆,粮荒日逼。我不得不想怪招设奇法,以解燃眉之急。幸好怪招得逞,大家皆大欢喜。1975年春天,我在不足一分的粉岩上用火土灰种的红色马铃薯,居然收了四五百斤。岳母口材差,爱妻更差。怎么办?我行。我一天三餐吃马铃薯片,大米让给另外三个人吃(婴儿已吃米粉)。岳母和爱妻又担心我吃马铃薯引起营养不良,影响挣工分;我说马铃薯营养特别好,根本没有问题。她们见我确实雄赳赳的,也就放了心。  这-年,我们不仅度过了粮荒之困,还得一位小学校长石敦哲帮助,领到了我父亲的“骨头钱”(我父亲生前任小学教导主任,1961年病逝;“骨头钱”即抚恤费),全家人身上焕然一新,每个人都缝了棉衣棉裤,给大嘎(嘎公)也缝了棉衣棉裤。  1976年,得生产队长恩准,我一天之内往返跑了一百六十多里路,给岳母办好了迁移证。迁移证就是口粮,岳母有口粮了。虽然我左踝关节炎发作,痛得三天走不得路,但心里那个高兴劲不可言状。在我辛苦奔波的同时,“反对派”攻击生产队长一举得逞,队长答应当晚再议。我快刀斩乱麻之举,把他们的反对无形中化成了泡影。  岳母有了口粮,岳父却失去了陪伴。  连襟兄江茂成迟迟没办得迁移手续,而岳父也不想挨他们住。我征求岳父的意见,他先和我们一起住着,迁移手续何时能办何时办,问他可愿意;他满心高兴地卖掉了原籍茅屋,同我们住到了一起。于是,两个家合成了一个家。  1978年,我们同文革遗毒和穷社会主义“拜拜”了。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泰山大人与牛客们上下川湘,穿梭市场。他神清气爽,返老还童,鼓了腰包,鸟枪换炮,草烟换了“包包烟”,棉衣换了“萝卜丝”(羊皮袄)。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我重操教鞭,再当民师。1982年,我进了涪陵教育学院,苦了二位老人和爱妻。岳父犁田犁土,老当益壮;岳母操持全部家务,费心费力;爱妻种承包地,顶起了大半边天。  1985年3月,我转为正式教师,不久全家农转非。  完全彻底践行诺言的时候终于来到了!  连襟兄办不到的事情我办到了,我于1985年9月把岳父的户口从原籍迁到了我工作的地方,从农民户口转为居民户口。岳父从此正式(法律认可)同我们-起居住。泰山大人满脸灿然,逢人就夸赞女婿孝顺,张扬老运辉煌:“没想到当了几十年农民,如今也当一回居民!”  他说这话的时候,当然还记得当年那些城镇居民所享受的优惠和所显示出来的优裕。  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岳父饮水思源,盛赞改革开放:“邓小平领导,年年都杀大肥猪!”  岳母坚决不同意转居民,她对土地有着太深太深的眷恋;我和爱妻完全地尊重了她老人家的意愿。  1987年2月7日,岳父因胃癌不治而辞世。他在弥留之际,仍对人数说幺女婿的种种好处。其实,我做得很不够。泰山之恩德,-撮黄土岂能报答得了?  岳父没有效法狐死首丘的故事,临终嘱咐我们把他就地安葬在我的故乡桥堡寨。他对清秀还有一个临终嘱咐,要她善待我一生,而不是这样要求我。岳父律己律女之严,堪为永世师表。我在涕零之间铭于肺腑,此生难忘。  难舍啊,我的岳父,我的泰山!  后来,因儿子石正道和女儿石爱华分别到石堤中小学读书,妻子只好到我工作的石堤中学来就地照料。岳母-来嫌学校斗室过于拥挤,厕所过于遥远;二来更因为她无限眷恋乡村和土地,铁心坚持在桥堡寨我家老屋居住。  我们-方面尊重老人的意见,让她留守,并请一个邻居的女孩晚上陪伴她;另一方面则依她所爱,在每周周末看望她时,把鲜鱼、鲜肉、豆腐、常枣,还有啤酒给她带上,也少不了新衣、皮鞋等等。暑假炎天、寒假春节,我们给老人奉上更多的欢乐。  岳母餐餐肉蛋不少,面条不离,也像岳父当年那样,逢人便夸,见人就说:“吃了几十年的包谷粗饭,想不到老来享了女儿女婿的福!”  说实在话,我们做得并不周全。  岳母越来越老了,她经受不了桥堡寨的严冬,这里海拔确实高了点。于是我们与茂成哥清梅姐组成孝老统-战线,让小嘎到他们长潭去度过寒冬。后来,岳母行动不便了,终于到石堤中学与我们同住。她不住地念叨:“千个屋场,万个水井……”  再后来,岳母离开了我们,我们在泪水中把她老人家安葬在岳父坟墓的附近,爱妻清秀更是哭得天昏地暗。  难舍啊,清秀的娘亲,我的岳母,儿女的小嘎!  二位老人先后辞世,我们悲痛,我们遗憾。之所以遗憾,是因为我们的报答不到万分之一,更因为他们未能更多地享受改革开放和太平盛世带来的幸福安康。  泰山得山石黄土之扶而巍然于天地,山石黄土以扶泰山而报天地泰山之恩德,而泰山黄土都赖天地之灵气而自荣。  泰山逢其时,黄土尽其责,合人道亦合天道,是美事也是正份。  盛世一滴水,但望海滔滔。  岳父岳母,安息吧!

    擎苍2021-01-13

  • 无敌仙王在都市免费听

    最新章节: 最强忍术:嘴遁
    神女峰下的那小面熊少华神峰下的那碗小,恍惚之间,遥远得已经是20多年的跨世纪往事了,而记却如此真切,常给人讲起,味犹在口中。说1990年代之初,我与两画友一道,应山县工商银行约绘制书画以点其厅堂。事,我们便乘此会前往神女峰小三峡写生采。我们一大清坐轮渡从巫山城到对岸后,徒步入峡,行在绝壁之下和滚浊浪之上的岖小路中。20多年以前的巫尚未高峡出平,我们去时恰初夏雨季,一洪水奔腾而下大江两岸云飞绕,当时的房、道路、桥梁没有今日的豪刺眼,旅游业远非今日这般看人的壮观,们所到之处几没有游客。所,在我的印象,那种原风貌生态的野性的老的巫峡,今相比,真是天之别。我们一走,一边用速本和相机记录前的物象。时在我们身边不不觉地流逝,了,就吃一点粮;渴了,就几口山泉;累,就坐在路边一歇。早已走了神女峰,也已度过了中午前面就是巴东石,属于湖北界。风光依然人入胜,但我却发现每个人带的食物均已耗告罄。大峡中不仅没有游与商店,农家少之又少。我只好头顶落日晖,原路返回饥饿的感觉说就来,大半天力的透支又令困乏交攻。好容易走到神女对岸的青石,前陡见一土墙屋,一中年农和三四个七八的小孩散坐门。于是,忙过跟她招呼寒暄并提出想要弄点吃的的要求农妇二话没说转身就去里屋点火烧水。一儿,三大碗热腾腾的面条就到我们手里头。味道极咸且油变味刺喉使面条难以下咽二位朋友有碍主人面前,强欢笑,欲食不,欲吐不能,在痛苦不可名之时,抬头见,已经稀里哗的碗底朝天了在我这种榜样力量鼓舞下,们也来了个万无奈的一扫光总算给主人交了一个满意的卷。当年市场济还没有渗透峡谷里面,所对我们支付面费用的举动似引起农妇的不,有看不起人嫌。想要给她拍几张照片冲后寄去,她们从未收到过邮,无所谓通讯址。我们无以报,只好口头谢而别去。事,我们便自然然经常性的谈神女峰下的这话题,二位朋也屡屡说到面如何的难吃,如何的饥饿,何的狼吞虎咽等。于是,我他们讲了苏东的一个故事。坡与弟弟苏辙谪到南方时曾在梧州与藤州间相遇,路边分萧条,恰好一卖面条的人于是兄弟二人了面条吃,然面条粗陋得难下咽。苏辙放筷子叹气,但苏轼已经很快光了,他慢悠地对苏辙说:九三郎,你还细细咀嚼吗?说完大笑着站来。秦少游听这件事后,说“这个东坡先啊,只管饮酒莫管它的味道了。”每次被,苏东坡都有现美食的篇章在黄州时,他《仇池笔记》:“净洗锅,着水,深压柴莫教起。黄豕如土,富者不吃,贫者不解,有时自家打碗,自饱自知莫管。”到岭则说:“秋来露满园东,芦生儿芥生孙。而且“丰湖有菜,似可敌莼。”到了儋州又说:“以山作玉糁羹,色皆奇绝。”苏坡写了不少有食物的诗文,并不是对吃有太多的注重,是“鸡猪鱼蒜逢着则吃”而,所谓“无往不乐”也。其对于吃的态度往往反映了这人物的性格,轼对粗茶淡饭食之坦然。他什么食物,什食物就有味道他喝什么酒水什么酒水就能他沉醉。时至日,“东坡肉、“东坡豆腐等等名菜,名如此了得,实上都是寻常之。相比之下,、藤间那碗颇东坡达观性情小面居然默默闻,我常常以种莫名的心态恨不已。“一风光腿脚勤,夫饱看巫山云峡中又食东坡,其味何须细吞”。或许,种抱恨正是因我在神女峰下那碗小面的缘吧

    征战天下2020-12-21

  • 武侠之符咒系统

    最新章节: 吞噬吸灵木
    思考寒冬(散文)当一阵一阵的北风,把落叶卷起来,携带着,抛向漫天旷野之时,这个世界,也就差不多进入寒冬了。人生几十年,阅历自然有一些,却也无法把很多事情、诸般形迹,看得清、摸得透。或许,这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我喜欢在翡翠湖的周边散步,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应该是熟悉的。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这一天,是二十四节令的第二十一个:大雪。虽然,没有下雪,可这气候真的就有了大雪来临的意思。头顶上,似是混沌未开之际的那般糊涂,分不清是云还是雾,感觉身体就在一口倒扣着的锅中。若不是熟悉这里的环境,肯定是摸不着方向了。眼际里,最多的东西是树。大多数的树,依旧是绿色的,却绿得深沉,绿得惨淡,绿得让人看不到了生命的鲜活。就说这柳树吧,树根一米以下,被涂上了白色的石灰,像根柱子。梢上的枝条,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变得像苍颜老翁的头发,一律向下垂着。枝上,虽然还有很多叶子,也无一不傍在干上,没了精神,大有遥遥欲坠之势,让人好不伤感哟。还有梧桐,别看它有着高大的身躯,站立着,就像威严的士兵。尤其是满树硕大的叶片,不仅能遮住毒辣的太阳,还能奏出交响般的音乐,是道路旁,公园里常见的植物。可现在呢,潇洒不再,青葱不再,魅力更是全无。剩下的,是一树枝枝桠桠的躯干,干枯的裂纹清晰可辨。虽然,枝桠上还挂着几片叶子,却大半都是枯萎的、焦黄的,就像是被蒸煮过了似的,跟死了的差不多。我不想看树了,想看看草。湖岸上,堤边下依旧有草,却早己变成黄色的了,而且还软棉棉的伏在土坷坷之上,像是地面上铺着的一层毯子。也有一些地方的草,还挺拔着,却只有根茎没有了叶子,丝毫感觉不到春天时的柔媚。当目光触及到那片荷池时,我的脚步挪不动了,这是多么的惨不忍睹哟。原来的亭亭如伞,覆盖着整个水面的荷叶,没了!剩下的是什么?直立着、斜依着、横卧着……短的、长的……一根根黑乎乎的棍子。难道……水,自然还是原来的水,只是无波无纹,真正的“一潭死水”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一年四季在交替中赶上了这么一个时段,能有什么办法!行进在寒冬里,对于所有的一切,都不能熟视无睹。即便,心中的那份惆怅,再沉重,再难以摆脱,也只能以“随遇而安”来自勉。好在,任何时候,任何最无情的角色,都不能淹没天地山川的辉煌,也无法改变宇宙万物的自然法则。第二天清晨,太阳出来了。呵呵,什么叫太阳?如一团火,如一盏灯,无私的点亮了世界,给大地送来了温暖,为人类造就福祉的……别说那风会“咬人”。阳光里,风也是蛮柔和的,“咬人”的力度并不强,不过是挠痒痒而己。我依旧漫步在翡翠湖的大堤上,一层白皑皑的霜覆盖着大地。湖岸上、草坪里,到处都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让人丝毫没有了冷的感觉,反到有了一股莫名的勃勃的诗意了。我的步伐缓慢,不想打扰了湖边的宁静。往往,事物的发展,根本不随人的意愿。忽然间,一阵拍打着寒水的声音从湖面上传来。我转过脸去,看到了两只水鸭子,黑黑的,不过是两个“点”而已。可是,它们正急急地从岸边向湖心游着,游着,不过瘾了,居然撩动起翅膀,双脚在水面上飞跑着,向东方滑去。起初,我有些不解:这是要干什么呢?看着它们要奔去的方向,明白了,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是温暖传递的源头。无独有偶,就在我的头顶上,一群鸟,不知从何处,呼啦一下子飞来,又迅速地落在一片丛林中。它们来了,可不是来休息的,是运动的一族,是歌唱清晨的“靓仔”。那声音,叽叽喳喳,连绵不绝。忽然,听不到声音了,却见它们又扑愣一下子,飞落在丛林下的草坪上了。这时,我看清楚了,不是麻雀,也不是喜雀,更不是鸽子。个头有点像鸽子,头和嘴,还有腿,都是黑色的;脖子是白色的,身上的毛却是灰色的;尾巴很长,像收起来的扇柄。它们在草坪上,一边走着,一边吃着东西。却都是小心翼翼的,啄一口,抬起头,看看左右,安全了,这才又啄上一口。我不认识这种鸟,也就叫不上名字。但是,可以肯定的

    久陌离2021-01-26

  • 末世沉浮

    最新章节: 混账东西
    青春的奢侈,便在能够有足够清澈的情,用七百多个夜去写一封言不由衷信,给一个并不属将来的人。——写正文之前01、现在,我来读这封来自远的信件。台灯昏,把我的影子映在信笺上。信件的落上写着“开勇”二,那是我依旧陌生名字。事实上,下从邮局拿回信件的候还有一张同一地邮寄的邮政贺年卡贺年卡的祝语上这写着:在人生的漫长河里,爱情几何友情几何,细似轻渺似波,月不常圆易落。祝福遥远的,新年快乐!贺年的落款就是“开勇,一个记忆里怎么找不出来的名字。说他叫开勇,他说在陕西泾阳,他说是一名老兵。然而这些和我又有什么系,他不过就是个生人,然后写了一莫名的信件。可是因为我在大年三十天收到,所以他就了特别的。事实上仔细找一找我与他关联倒不是没有,少他和我那刚刚入的同学在同一个连。为什么给我这样个素未谋面的人写这样一封信,又期我给予他什么样的信,其实这些都不要。重要的是这天大年三十,一个身遥远的陌生人祝福我。青春岁月里其没有什么潮涨潮落更多的只是庸人自。如果我想得太多困扰就会更多。一遥远的来信,至少了我春天来临之前问候。我,总归是喜的。人生的特别在于有太多的未知遇见什么人,经历么事,会留下哪些憾,受过些什么伤还有多少惊喜。因这些,所以每一天是充满期待的。比他,这个叫开勇的孩子,他比我大几,比我经历的事更,比我走得更远。我,渴望知道外面世界。于是,在炮声声辞旧岁的大年里,我在摊开的信上郑重地写下“开”二字,然后呆呆坐了很久。02、午夜十二点,旧岁与年的交替。屋外早噼噼啪啪地响成一。于是,呆坐了许的我在“开勇”后写道:我突然在想此刻,你在做什么?部队的春节又是么样子的呢?还有泾阳算北方吗?如是北方,那冷吗?雪了吗?我的问题得有些无厘头。其,我也不知道应该一个陌生人写些什。当然,我在之前些发呆的时间里已幻想过他的样子。肯定剪着寸头,有刚毅的脸,笑容很暖……他的字写得好,干净利落,所我想,他这个人应也是干净利落的。喜欢干净利落的男子,虽然对于叫“勇”的这个人现在谈不上喜欢。十七的女孩子,还有点好文学,所以,洋洒洒写上几页纸并困难。写完之后再,发现没有什么内,太多的废话和不所云。这要是我的文老师看到,定然好好说教一番。毕,语文老师最讨厌作文抓不到主旨的生。幸好,幸好!七年的人生里可能一次如此渴望把一信寄出去。那种雀,那份激动,那些名的期待,真的说我还是太年轻。然,邮局一连放了几假,直到大年初五开了门。一张小小邮票,一个不大的封,几页信纸,两陌生人的“相遇”这样开始

    八嘤2021-01-14

  • 我真是召唤师中文网

    最新章节: 居安思危
    古绝?读书长夜漫漫篆香与,举灯喂眼在东屋。万籁俱寂天偿我,一卷流光随意读。古绝?晚秋莽莽云中望,霜烈与风踪。江山迷径处,七彩欲何从?

    老八豆腐2020-12-22

  • 武侠之秽土转生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清心寺
    【七绝2首】初冬偶感(韵)文/原上草2020.11.20一、披霜踏露清寒,笑傲风百丈岩。手拈来云紫,闻鸡起舞村烟。二、水春秋又一,问心可否凡尘?痴情改其中趣,作桃园追梦。

    妹纸爱吃肉2021-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