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仙娇txt下载百度云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理事和监事的区别

更新:2021-03-05 11:32:23

网游动漫热门

  • 反派团宠三岁半女儿

    最新章节: 死心眼
    三十多年的忙碌工作结束了,在印象中,自己一直都有干不完的事。从最基层干起,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付出的心血和抛洒的汗水,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多少有一丝丝寂寞的感觉,人们都期盼离开岗位,好能放松自己,想干什么就完全自由了。说其容易,真要放松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受,每天,从起床就开始告诫自己:心静如水,放松心情。脑子里留下的记忆,时而翻腾,时而苦寂,冷落了亲情、冷落了世故,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在这里都汇成了一种语言:在日后的日子,多关心家人、孩子和自己。放慢步伐,多些温馨,多让跳动很快的心慢下来,回忆,梦想,寻觅已遗失的信心。不知从那一块看到这话很好:当自己老了,生活轨迹大体就应该是:“随心所欲,顺其自然;寄情山水,颐养天年。”生活的准则最终是:“淡泊名利,学会舍弃;热爱生活,懂得珍惜。”最终,切切实实把自己的健康摆在生活的绝对第一位,多走走多看看,干些自己喜欢的事,争取老而不衰,老当益壮,最后达到长寿善终,为家人、孩子和社会减少一些负担。在每一个的生命中,其实,总是有某些时刻是沉稳而停滞的。当心灵满足地休憩时,一如躺在青青的草地上,无忧无虑无所欲求,只满足于心灵的感受。金色月光薄雾般笼罩周身,透过生命的真实,酸与甜,苦与辣。所有的幻觉也都变得恬静,变得温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调整这不适应和忧郁的日子,经常都是一个人拖着长长的影子经常穿梭在我所处的地方。也会看到街上有人欢笑,有人悲哀。天上有云,也有看不见的呼啸。而我,是怎样一种状态呢?以前不是这样,会在人前微笑,也会在人前表情木讷,那样的时候,都是有特定的思绪和责任。现在就会感觉这些是很陌生。我常常想,是什么东西就会让人这么轻易的改变了所有呢?像是在昨天,或者更近的时间里,我记得你们的微笑,记得你们曾说过的话,只是,为什么到了今天,什么都变了呢?或者你们还是你们,我也还是我,只是中间硬是穿插了一些陌生。放松自己、放松心情,让自己用一种健康的方式生活。我的适应总认为还可以,有一句话告诉我们:谁没有遇到谁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经常告诫自己说:改变自己,放松再放松,用一种健康的方式生活,一头沉侵在书画中,放飞自我,尽情享受生活中的阳光明媚,感受这花开花谢,月明月缺的自然,开心快乐的度过每一天。要明白,放松放下一些,便会收获一些。坚持用微笑的心情,去经常把看得见你们幸福的背影当成一种常态,也祝福自己越来越好!

    抱香2021-01-13

  • 龙岭迷窟鱼骨庙是谁的墓

    最新章节: 绝境第四爆
    又是满城红柿节,乡游子说相思。悬燃火真如画,车运装总似诗。人有美缘地利,曲高和众天时。一从别却群日,望尽千山明月。注:保定满城,磨盘柿之乡,诗词之,我工作的地方。2020.9.22.

    希谷2021-01-08

  • 最强赘婿彦小焱

    最新章节: 暗杀,杨大帅
    七律贺双节文/竹影2020-9-27今宵双节夜无眠,溢彩流光照亮天。七秩金风扬盛世,九州雨露润华年。革新走上小康路,改制寻来富庶泉。举国高歌平疫胜,辉煌续谱锦程篇。

    军迎月2021-01-17

  • 青妖妖的境界txt微盘

    最新章节: 酒窑逃生
    《打油》赏月文/老路夕阳乐2020/10/5明月天上悬,中秋赏月圆。天上一轮捧出,万人举看。桂花绽放争艳,嫦娥劲舞翩,迷离了望穿。皎洁了牵挂明净思念。洒清辉,晶玉盘,美无限神离顾盼,怎奈她天高地远?人相思绻绻,月有缠绵眷眷。何时如愿?只要心相系,千里一线牵

    孤独漂流2020-12-16

  • 最强修仙系统陈情

    最新章节: 冲突
    第36章睡眠朦胧中每当听到劈啪劈啪的秒针声,就像母亲在拉风箱------为我远行准备早餐,多少次背起奔波的行囊去承受独自上路的凄凉南下的征程留下种种迷茫北上的路途给我几许彷徨总有母亲为我牵肚挂肠呵,母爱难忘黄曦不敢再吱声,气得两张嘴唇翘到了鼻子尖上。孙姑奶奶苦笑道:“我给小妮子说过多次,这样说你大大嚷你,看没说错吧?”单爱英说:“我当。”说着坐在了北门。黄健与孔荷挤在一起坐在了西门;黄庆坐东门;黄曦坐南门。虽然单爱英也不会当,黄曦也不敢说什么了。牌打的很艰难,每次轮到单爱英那里就卡住半天。实在没办法了,黄庆只好看了一眼单爱英的牌叫道:“哎呀,咱娘两个暗杠。”黄健说:“越不会打的,起的牌越好,很多年的手气都集中起来了。”这时黄曦看了一眼当门条几上的电子钟已指向夜间二十三点半,于是叫道:“快12点了,准备放鞭炮吧!”大家起身离座,见黄福超在厨房里快把锅烧开了。黄健和黄庆把一千头的大鞭炮用条长绳吊到了大门口的一棵大榆树上,比屋顶还高的榆树也没把这盘鞭炮扯完,只好又在地上扯了很长。厨房里,黄福超不停的往锅里添柴禾,团团蒸汽冒了出来,经验告诉人锅已经开了。单爱英托着一盘饺子;黄庆站在鞭炮引火线旁。大家都等着零点的到来了。黄曦站在堂屋门口看着表叫道:“零时到,点炮下饺子。”下饺子声和隆隆的鞭炮声同时响开了。震耳的鞭炮声持续了有十多分钟。院子里弥漫着浓重的硝烟味。榆树下红色的鞭炮纸屑落了一层。黄健想起童年的时候过年下,那时候还没有拉电,靠油灯照明。当放完鞭炮后,自己都和黄庆弟弟提着马蹄灯兴奋地在炮竹纸屑中寻找没有响的且带着引火线的单个炮竹。每找到一个就兴奋不已,快乐的童年似乎就刚刚发生在昨天……美好的时光总是感到过的很快,转眼快到元宵节了。孔荷和黄庆、黄曦在嬉笑着打着牌。黄健却独自在院子里踱着步,太阳滑进了灰暗的云层,斜斜的微弱的光线清冷地射下来,忧愁笼罩在他的心头,元宵节一过再也没有理由在家待下去了。作为村里名义上的大学生,这顶高帽子还要戴下去。想起春节那天拜年时,黄槐假惺惺地对人说:“这黄健可是咱村第一个大学生。”表面上奉承内心不知怎样看人的笑话呢!即使不管这些也总不能憋在家吧!唯一的出路就是回省城,可是茫茫省城对他来说却没有半寸立足之地。结婚、过年,还拉了很多亏空,所以连去省城的路费都是问题。到省城还要租房以及生活费……这一个个难题使他的心纠结在一起。这时有人敲大门,大门没有插。他喊道:“推开就行了。”门被推开了。让黄健惊讶的是进来的是王英峰。他明显比二年前更英俊潇洒了,偏分头油光铮亮,上身皮卡壳,下身暗白色的牛仔裤。老同学居然还没有忘记他。他上前握住老同学冰冷的手,眼泪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转。饭桌上,黄健亲密地和老同学交谈着,他们谈到同窗同学时的点点滴滴。接着又谈各自读大学的一些事。王英峰谈到了新疆的葡萄干和哈密瓜;谈到了天山的水如何的清澈。这都是黄健许多年前就向往的,梦想哪天能去一次祖国的大西北,欣赏一下那里的地理风貌也不枉来一世。黄健与老同学却有说不完的话,暂时忘记了前程奔波的愁苦。这时黄福超却进来了,却像一位老财主故作大方地坐在东北角的沙发上。黄健心想你来干什么,同龄人之间的交流你参乎什么。同学两个都停止交谈,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和尴尬。而黄福超却感觉不出来黄健想让他走的意思。依然坐在那里摆出了一副大普的架子。王英峰说:“还没毕业就结婚了,那么快?同学都是请的谁?”黄健说:“谁也没请,结婚的时候同学在外地上学的上学,打工的打工,几乎没有在家的,哪能找到人也包括你不是从新疆没有回来吗?过后再补也不迟嘛。现在是困难时期吗?该省的都省了,也没花多少钱。”“父母能做到这一步也不错了。”王英峰好像是在奉承黄福超。黄福超的话却充满了辛辣:“这是你说的,可不是黄健说的。”虽然给儿子结婚几乎全是凑合,他却感觉很了不起了,内心也骄横起来,似乎全是他的功劳,似乎功比天高了。也许这就是人性最大的弱点,容易感觉自己了不起。黄健并不理会父亲,心中却有一股莫名的怒火,他只对王英峰说:“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我可能要留在新疆。”王英峰说道。“混好了,可别忘了老同学,到时候找你怕也找不着。”“你说到哪里去了,凭咱的关系哪会呢!”王英峰住了一夜,第二天早饭后才走了。他走后的当天下午黄庆便叫着要再次召开家庭会。黄健说:“开就开啊!就在今天晚上吧!”然而到了晚上,叫的挺厉害的他却没有到会。“会场”仅有黄健、黄福超和黄曦,其余的人都不愿意参加。黄福超脸色阴沉地坐在沙发上。他一张口就开始表功,他如何如何辛苦挣钱供你读书了,并扬言从此不再给提供分文钱。黄健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作为父亲,就花钱读书这点事老是挂在嘴上,一表再表,人家读书的多着呢!难道都像这是的。再大的功劳一表就了。都五十岁了,混的一无所有。你要是身缠上亿资产的董事长,还有别人活的啊!”黄福超也被激怒了,起身说道:“我不是什么董事长,也没有董事长那个本事。”说完愤愤地离开前院。黄曦白了一眼黄健说:“你怎么这样给爸爸说话?”说着也唉声叹气地离开了。屋里当门仅剩下黄健一人,他像一头牛犊掉到了井里。很少抽烟的他点上了一支烟,他的目光透过厚厚的镜片,看着团团烟雾缓缓地在当门狭小的空间里流淌着……香辣的烟味在冰冷的空气里游荡着。孔荷从里间里走了出来,坐在他身边说:“别难过总会有办法的。”这时单爱英进来了,母亲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沓钞票来放在条几上说:“儿啊!这是娘过年积攒的所有的积蓄共300块,拿去当路费吧!”黄健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他说:“娘我忍心要您的钱呢!”“等我儿混好了再还给娘。”母亲一直站着说,黄健看到了母亲突出的颧骨和额前的白发。“娘,我想让孔荷跟着我,让她打工挣钱来完成我下半年的学业。”“你大了,什么都要自己决定了,娘不再管了。娘没有学问,但娘知道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母亲说完迈着苍老的步伐离开前院。孔荷一直把婆母送到大门口,看着她走向后院才把大门顶好返回屋里。黄健还在默默地抽着烟,他感到欣慰的是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还有伟大的母爱在支撑着他。这时又忽听大门响,不知谁来了。黄健懒得去开门,孔荷开了大门。原来是张贵娟,她和孔荷相互寒暄着进了堂屋,张贵娟坐在沙发上便不停地夸孔荷:“你看我弟妹多漂亮,像杨钰莹似地。”“娟姐,这大黑天的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黄健禁不住问道。“没什么要紧的事,健弟弟,黄庆和俺舅呢?”“都在后院。”“那我去后院了。”她说着起身往后院走去,黄健和孔荷跟了过去。后院里更是一番萧条的气氛,黄福超和单爱英在东屋里,两人都围着被窝,25瓦的灯泡射出昏暗的灯光来。黄福超不停地抽着烟,他的周围弥漫着呛人的烟雾。单爱英闲不住,在被窝里也剥着花生种。堂屋里,黄曦和孙姑奶奶住在东间;黄庆住在西间。他们还都没有睡,在聊着天。张贵娟进门给舅舅和舅妈问了好后,便来到堂屋,开门见山地说:“庆弟弟,跟俺的团去吧!明天一早就出发了。”黄庆说:“我不打算去了,万大国不办人事。”张贵娟立刻掉下了泪求道:“弟弟,不为了他,也为了咱老表的情分上,就去吧!没有你演不起来。”黄庆坚决不去,他想起万大国狠心地甩掉骨折的王燕,真是丧尽了天良。这种小人是不可交的。他真想不通表姐当初怎么和这种人私奔,一辈子都毁在这个小人手里。黄福超却动了怜悯之心,黄庆不去团就没法走路,建团投资了半个家底子岂不白瞎。外甥女与女儿能有多大的区别呢!张贵娟一缠磨他的心就软了。另一方面他想着黄庆暂时也没有出路,跟着团黄庆的婚姻还许有点希望。一个瘸着腿的儿子在家是没有人来给说媒的。有一个儿子成不了家也是俺夫妻一辈子的心思,死都闭不上眼。想到这里黄福超说:“庆啊!为了你表姐还是去吧!”也许是父命难违,也许实在是没有出路。黄庆默默地收拾了行囊跟张贵娟走了,等待他的仍是漂泊流浪的江湖生活。黄健和孔荷又来到了省城,这座山清水秀的城市,是否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呢!他们找到了原来的房东,曾住的那间房还没有租出去。房东大娘是位和善慈祥的老太太,她看见黄健和孔荷又回来了高兴地说:“我就喜欢这两个孩子,看他们又回来了。”“大娘,我也想你了。”孔荷温柔地说。“这孩子嘴多甜。”房东大娘说,“还没有找到工作吧!我儿子也是正在找工作,他说明天人才市场有个大型的招聘会,你俩不去试试?”“真的吗?大娘,俺明天一定去。”黄健应道。去人才市场的路,黄健是熟悉的,春节前他不知道在那里转悠了多少回。第二天一早,黄健和孔荷就起床了,准备往人才市场出发。从住房到人才市场有六站的路程。为了省两张公交车票钱,他们决定步行前往。走了不到三站路,孔荷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她不停地喘着气,鼻尖上也溢出了汗水,她扶着路边的一棵“法国梧桐”呕吐起来。她明白是妊娠反应。黄健拍着她的后背说:“孔妹妹,没事吧!”孔荷摇着头仍不停地吐。黄健想,完了,招聘会晚了。孔荷终于停下来呕吐,黄健牵着她的手才坚持来到人才市场。这次招聘会规模确实很大。大厅里外,人头攒动。黄健感觉很像故乡县城每年十月的物资交流大会。应聘的比招聘的要多上好几倍。黄健牵着孔荷的手在拥挤的人群里挤来挤去。这个世界是不是人满为患了,黄健深深感到了生存的艰辛。在这个残酷的现实社会里更符合达尔文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人类社会同动物世界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智者上,平者中,庸者下永久不变。黄健在几家招聘单位上填了表,都说让先回去等消息。直到天黑下来,街道上亮起了路灯,两人才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住房。打开门,黄健往床上一坐,就感觉没有一丝力气了,肚子里却非常的饿。他想孔荷也应该累的不行了罢。也许女人天生比男人就坚强柔韧。她居然很轻松地说:“健哥哥歇着,妹妹给你炒土豆丝,尝尝我的手艺。”“孔妹妹,你说我能干点什么呢?还能养活你了吗?”黄健躺在床上,头靠在墙上,脚搭在地上说道。“健哥哥,越这时候越应该坚强,别灰心。每个人都会找到他的人生坐标的,包括你。只是不到时刻。”“马上就弹尽粮绝了呀!”黄健愁眉不展地说。“健哥哥,车到山前必有路。没听说过‘绝处逢生’吗?”孔荷的话大大鼓舞了他。黄健翻来覆去一夜无眠。第二天,天刚亮黄健便说:“孔妹妹在家休息一天吧!过了妊娠期,不呕吐了再找工作。我先去找。”灰白的太阳在云层里忽明忽暗,虽然已过了元宵节,冬天似乎还没有过去,天气还是格外的冷。红旗路上落满了像铁锈似的尘埃,光秃秃的法国梧桐在孤零零地耸立着。不远处就是火车道了,黄健步行在这条道上。他不停地左顾右看,看什么地方贴什么招聘广告了没有。他终于在一根电线杆子上发现了一则招聘教师的广告。当教师是黄健梦寐以求的工作,他决定去试试。根广告上写的,应聘的地址是红旗路54号;这就是红旗路,应该在这附近。他见一位约有50岁的老头骑着三轮车走来,他问道:“大爷,红旗路54号离这里多远。”“不远,有五里地吧!我就去那里,怎么了?”老头停下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黄健,许久才说道。“那好,大爷。我和您一路去吧!我会骑三轮车,我骑着拖着您,您也省一番力气。”黄健说道。“也行,那好吧!我往那指,你往哪走就行了。”老头说着坐在了三轮车车厢里。黄健蹬起三轮车就往前走,老头说:“骑的还挺熟练啊!”黄健想起母亲卖土豆的三轮车,不知骑过多少次,怎能不熟练呢!他按老头指的方向,拐了几个坑坑洼洼的胡同,一股臊臭味从前面飘来。原来一匹马或者骡子边撒尿边拉着屎,在清冷的空气里还冒着白气。这种意境,黄健突然想起古诗句“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三轮车终于在一栋破烂的红砖墙门口停下来。老头说:“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黄健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学校啊!他走进大门往右拐,西屋里,办公桌前坐着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女人,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胭脂粉,描着血红的口红,像是刚吃过死孩子。黄健问:“是这里招聘教师吗?”这女人上上下下打量着黄健说:“是的。还缺一位政教主任,我看你行。”黄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问:“什么待遇,又有什么条件?”“要交50元的手续费,自己要负责招生……”这女人面无表情地说。这时骑三轮车的老头已在门口了,好像是在等黄健,大概是想让黄健回去时能再载着他,自己接着省一些力气。这女人见老头在门口则欲言又止了。黄健一听说要交费,心里边凉了半截,自己腰包里还不到20元钱。这是和老婆吃饭的全部家当。过两天再找不到工作,饭都没法吃了。他结巴着问:“能,能不交钱吗?”“不交不行。”那女人不耐烦地说。“那我回去考虑考虑。”黄健说着走出门外。老头说:“走吧!咱还一路走吧!”“走。”黄健说着,又蹬上了老头的三轮车。黄健见三轮车上仅多了两盆花卉。走出大门外。老头才说:“可别交给她钱,这是花卉养殖基地,不是什么学校。那女人在骗人。你没发现她一看见我就不好意思说了。”黄健倒庆幸自己口袋里没有钱了,有的话可能被骗去了。回到住房,孔荷已经做好午饭在等他了,他肚子虽然空,但没有一点食欲。为了不让妻子难过,他还是强打起精神拿起了筷子。孔荷为了调节丈夫的心情,打开了收音机。她不停地调着台,突然女主持人播放了一则招聘广告:家政服务公司招聘人员,还公布了电话。黄健拿出纸笔迅速记下了电话。他放下筷子,下楼去电话亭打电话。【本章完】

    浮生若梦19922020-12-25

  • 心有阳光唯美句子

    最新章节: 金蝉脱壳
    也许是感激吧!翼对媛态度转变了!他缓过劲来后,就出去买菜了,了点茄子,辣椒,鸡蛋中午做的红烧茄子,媛给出的评价:很好吃!后翼开始耐心的教媛营方式,才开始媛还是很耐性的,时间一长她脾急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经常走神,翼还是耐心教着,并说出一些有趣例子,如:翼在总店的候,有个花瓶样式很老,是黑陶镂空瓶,摆了年也没卖出去,这种瓶货很便宜也就几十块钱在当时市面不少,可走很慢,很多商家也就不了,定价在100元左右,过了一年翼打算也撤,一天翼在擦拭这个瓶备撤架换货,这时进来个中年男人,在店里转一圈后,目光锁定在了手中的黑陶瓶上,多少?翼本来也没打算能卖,就随口往高处说:1200,顾客:能不能便宜点,1000行吗?我晕!不会吧!他是不是脑进水了?就这样瓶卖了价钱可想而知!不知不一天过去了!翼为了感媛,买了几瓶啤酒,还小菜,自己做了几个,现在为止媛还一无所知媛还以为是第一天上班老板特别招待呢,!两人边吃边聊!媛才知道意中救了翼一条命!翼来酒量很大,可这一次只喝了两瓶啤酒就醉了媛喝了四瓶!!呵!翼觉很吃惊!一个女孩子还那么瘦!那么多酒都哪里了!他现在感觉很!是真的晕!翼在睡前诉媛!你在楼上睡楼上厕所!也可以洗涮什么!我房间有暖瓶拿一个,媛答应着,媛喝了酒是一女流氓,歪着脸,着眼看人,说话的腔调好像什么都无所谓的那!媛上楼休息了!翼感很困却睡不着!琢磨着的表情!感觉又好气又笑!忽然他想起一件事翼记得有一天好像见过!从橱窗看到她骑着电车,在学校门口和一个短发的女孩子在说话!一会那个女孩子就来到翼的店里,一张嘴就让吓到了,女孩说:有弹刀吗?翼:有!翼的店冷兵器很多,很全!因翼很喜欢,所以也卖!么会木有呢,可翼却不卖给她!因为一个女孩要刀干嘛?如果是男生早就拿出自己的珍藏了可问题她是个女的!女子的第二句话却让翼笑!我现在没钱能佘吗?:呵呵!不行!他笑着必须是现钱!女孩:求你了!我叫阳就在对面学!翼:你要刀干吗?果出事怎么办?哎呀!事就是玩!防身用!翼觉很好笑,本来翼是不算卖给她的!想了会儿却说:好吧!我给你可你不能惹事,阳一听高兴,谢谢老板!我给你打条!不用翼说:想着送过来就行!翼给了她刀子阳开心的走了!翼看到走到媛的面前不知道她在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开了!不过一直到以后没见钱的影子!翼想着着就睡了过去!早晨!还在睡着,邦邦邦!有敲门,是媛,起来了吗板!什么事啊!暖瓶的不热了!还有热水吗?!翼说到!等会!翼披外套打开了卧室门!迅上床钻进了被窝!你自拿吧!见媛穿着睡衣上披着羽绒服!吊儿郎当走了进来!为什么用这吊儿郎当!因为那时媛是那副德行

    贪睡的团团2021-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