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程嘉喜天遂人意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变身成仙怎么不更新了

更新:2021-02-25 12:24:46

纯爱耽美热门

  • 拳碎星河

    最新章节: 主动上门
    林风眠的重庆岁月陪都时期的某一天,民国政府一个名叫刘建群的官员慕名来到重庆南岸弹子石,走进一间兵工仓库,当他看到一位画家寄居在一个简陋的库房中,竟然大作迭出时,不禁感慨道:“住在这种地方的,不是白痴,就是得道高人!”——这位画家就是林风眠,寂寞和困顿玉成了他的艺术。被美术界视为“融合中西两大文化,贯通中西审美精神的巨匠”、“东方毕加索”的林风眠,抗战期间只身来到陪都重庆,寂寞地生活了六个年头。1928年,蔡元培举荐林风眠在杭州创办了杭州国立艺专,并任校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京沪相继沦陷,杭州艺专也向内地转移,先后迁往江西及湖南长沙等地。1938年,杭州艺专与北平艺专合并,改称“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校址迁至湖南沅陵,废校长制,改委员制,林风眠出任主任委员(实为校长)。但两校合并的种种纠葛错综复杂,尚未迁至重庆时已内外交困,不可开交。1939年,心灰意冷的林风眠辞职离去,独自来到陪都重庆,借住在南岸弹子石大佛寺地段一间破旧、简陋的仓库里,一晃就是六年多。他每天埋头作画,生活十分拮据。而兵荒马乱,物质匮乏,购买油画颜料及画布既困难又昂贵,林先生只能就地取材,用四川夹江纸作画,抛弃传统国画水墨及西画写实绘画。让水墨与油彩融合,并大胆吸取民间壁画、剪纸、年画、雕刻、皮影、泥塑的方法,颜料与宣纸的碰撞,却有别开生面的效果,一改寻常画风,他在尺幅上也将常用的长方形构图变为正方形构图,他打破了传统绘画程式,一幅幅以浓墨重彩为表现形式的斗方作品层出不穷,既可说不分中西,又可说调合中西,它们要么静物花卉,要么水滨暮色,要么古装人物,作品之中,忧郁而多冲动,暗淡而有光辉。正是此时,内心的孤寂与处境的艰难,独有的手法与材料的契合,这种或许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心境,恰到好处地形成了林风眠终身一以贯之的画境。此时,他偶尔也搭乘渡船过江去重庆市区,或上沙坪坝中央大学美术系即国立艺专与朋友聚会,来回五六十里的路程,他全靠步行,从不坐车。1942年,潘天寿受聘任国立艺专校长后,急切敦请教育部聘林风眠先生返校任教。潘天寿到重庆后,没有先去教育部报到,而是坐了滑竿去南岸弹子石拜访林风眠。位于重庆嘉陵江北岸盘溪的国立艺专,风气还像林风眠时代的杭州艺专一样,思想比较自由,师生关系也很亲近。林先生认为,绘画的本质是绘画,无谓派别,无谓中西,应相互学习与借鉴。并提倡学生多读中西方历史、美学、诗歌之书。可以说国立艺专在盘溪办学,完成了中西结合艺术上的初期探索。林风眠在躲避日机轰炸而奔波于南岸与盘溪的四年教学中,虽身心疲惫,却对教学工作而精益求精,受其美学思想感染的当代画家有潘天寿、李苦禅、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人。1949年后,林风眠定居上海,供职上海画院。上世纪50年代,政治运动此起彼伏,林风眠整日提心吊胆,生活困顿而寂寥,妻子阿丽丝·瓦已然不堪忍受,带着他唯一的女儿蒂娜离开中国到巴西定居。这一走,就是22年的天隔一方。在这22年里,他竟是没有和妻女见过哪怕一面,在遥远的大洋彼岸,这淡薄的亲缘就靠这割不断的血脉艰难的维持着。67岁时,忽闻好友傅雷夫妇自杀,兔死狐悲,他害怕自己的画作给自己惹祸还连累他人,便闭门将留存下来的千余幅作品一一清理撕碎,然后用水浸泡,再一次又一次地,漫漫放进抽水马桶,一小块一小块地冲走。对于林风眠来说,这样几近绝望的自我毁灭,无异于自杀。时间到了1978年,政治空气已大为改变,国门逐渐打开,年近79岁的林风眠已急不可奈,匆匆辗转飞往巴西,去探望妻女。然而,除了血缘的亲情外,余下的就是彼此隔膜。林风眠生命的最后十年,一直寡居香港,闭门谢客。他总是凭着记忆追写被自己毁灭的作品,笔耕不辍,直至1990年盍然去世。抗战时期寓居重庆,以夹江纸和彩墨相结合而意外形成的阴郁的画风,成为他终身的艺术语言,亦是其命运的真实写照。

    睦跃进2021-01-20

  • 免费天下珍玩

    最新章节: 狂喜与自闭
    《满江红?锦州知青团队小聚彩虹酒店词林正韵?第十二部(仄声)?一组韵?双调九十三字,前八句四仄韵,后段句五仄韵——柳永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梦绕魂牵,黑土地、碾坊马。风萧索、几声犬,数株衰柳。茅屋侵灯火暗,柴扉风关山瘦。五更起、垄种高粱,挥鞭吼韶华腿,重聚首。非彼,情依旧。任遭厄运,雨急风骤傲骨青春留沃野,情岁月存昆岫。管起、一曲泪潸然,中酒。当代?写手也疯狂---孙世元2020/11/18农历十月初

    咸鱼翻身继续睡2021-01-24

  • 快穿之拯救无辜女配gl

    最新章节: 驻颜回春液
    程占功著距同桂荣住宅不远,山坡下一处幽静的院落。院里依山而凿的两孔石窑洞便是中华人民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和夫人贺子珍的住宅。贺子珍、毛泽东两人还在争吵。“你说你忙,你忙,难道孩子是我一个人的?!”贺子珍坐在窑洞里的双人床上(两张单人床并在一起),边哭边委屈地说,“你没看见我的伤哇!”出世不久的娇娇躺在砖铺的地面上,她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蹬着小腿,嗷嗷大哭。“你,你你你,等我写完这一段再抱孩子行不行?”毛泽东铁青着脸叫道,一扬手却掀翻了水杯,他急忙拿起被水溅湿的一叠文稿走了出来。毛泽东来到院子中间,把文稿放到一个长条形的石台上,让午后的阳光晾晒。同桂荣,博古进了院子。“主席,消消气。”博古走近毛泽东。“刘嫂,您来了。”毛泽东和同桂荣打招呼。“主席,做女人不容易。”同桂荣看着毛泽东,“您要体谅子珍,她身体不好,长征路上受过伤。”毛泽东有点儿窘。同桂荣径直走进窑洞,急忙把躺在地上的娇娇抱起来。毛泽东随即进来,对同桂荣说,“刘嫂,让我来抱。”娇娇抱在爸爸的怀抱中。坐在床上哭泣的贺子珍擦去眼泪,下床招呼:“刘嫂……”“子珍,伤口还疼吗?”同桂荣关切地问。“疼。”贺子珍有些不好意思,“就怪这伤口,伤口一疼,我的脾气……”说着,她从毛泽东怀中抱过娇娇,“唉,还是让妈妈来抱吧!”突然,院里刮起大风。石台上晾晒的文稿被风卷起,一页,一页飞了起来,有几页飞到了院外。毛泽东疾步赶出窑洞,抢捡文稿。飞出院外的文稿,被赶来的刘力贞一一捡起。小姑娘走进院子,东奔西跑,又帮毛泽东把散落的文稿全部捡起。毛泽东拿着一页不少的文稿,十分高兴,俯身把刘力贞抱了起来:“谢谢你,咱们的小元帅!”旋即,一个高个子,蓝眼睛,身穿红军军服,头戴八角红星帽的年轻外国人走进院子。他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后边跟着进来的还有翻译以及几位中华苏维埃**的工作人员。“主席先生,”斯诺很友好地向毛泽东笑了笑,然后通过翻译告诉他,“我到红区采访以来,已写出一些手稿,您是否检查一下?”“施洛(毛泽东当时称斯诺为施洛)先生,我们欢迎你来,也充分地信任你。”毛泽东继续道,“你在红区尽可以自由地采访你想采访的对象,报道你感兴趣的事情。我们相信你会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因此,不必检查。”斯诺深受感动,他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红色苏维埃与国民党当局完全不一样!”毛泽东把刘力贞从怀抱中放下来,指着她,对斯诺说:“你知道她是谁吗?”斯诺早已注意到了她:“挺漂亮,谁家的公主?”“她是我们民族英雄刘志丹将军的女儿。”毛泽东说罢,把刘力贞头上的红星帽往上扶了扶。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雪天蛤蟆跳跳2020-12-13

  • 古代称尊贵的女子为什么

    最新章节: 电子
    请这样称呼我片流浪的羽毛是散落在泥土的沙砾叶子早把故事记住然在降落中遗忘展示以沉默的仪生长或者消的哲学在微的界传诵于人类焉不详或许流不仅是万物的命故事也禁不它的左右一片浪的羽毛或是粒无名的沙砾是以怎样的姿落下或是该是怎样的比喻讲一个故

    坚持不减肥2020-12-31

  • 第三帝国我夺舍了执政5G

    最新章节: 被俘上
    倘若你是太阳,月亮,或一颗明亮的星,那该多好我便不必于白昼彷徨无助,奔跑在追寻你的路上不必深陷于漫漫长夜,躺在发芽的木床上,难以入眠因为那样,只要抬起头便能看见你,于那永恒不变的轨道纵然你不是太阳,月亮,也不是一颗明亮的星但你身上散放着和它们一样的光芒,甚至更上一层你是从天堂里降落的天使生活在大地上拥有了它朴实的美德和它的千姿百态天堂多么遥远,那里没有太阳月亮,和明亮的星只有包含一切的你,使季节轮转使美丽的日子诞生而当你亲自在我的眼前降临,保留着童年的天真我觉得你比天堂还要遥远仿佛没有一条路通向你的世界

    月光芷2020-12-02

  • 战国王天下

    最新章节: 火红晶碟
    文/清寒如斯探亲两年散记----当探亲的骏马,在梦里再次临的时候两年的时逝去啦。而,回荡大地胸膛的蹄音,飘荡着铃的摇响。峰空谷,势回旋,种蔓延的宏,逸满地情韵。人感叹的,大片大片的雪花,云马的胸掏出。浩荡荡铺天地,在无无息中,如一首无的赞歌。亦如一茬蒲公英的子,随风扬,寻找适合的沃。也更像受冰雪同的北方人秉性里浸冷艳因子然而,正这些耿直强而不善迂回者,喜欢倾听稳如诉缓飘来的素轻语。已雪纷封顶梅山峻岭,如一个个衣天使,立在北方域境里。然无声无,但是,们都化作传奇美景储存在了国的相册。铺开白,阳光明,湖岸寒江雪柳、玉琼花,苍茫茫翼满头。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雪中小道走向长堤,满眼的风都是诗行然而,举相机老乡诉我们;“其实,在北方,下雪不是什么罕事,它像一场耐极强的马松,考验人们的耐。”当同们说起雾的美丽与力时,老用力握住枝晃了晃稀里哗啦落满他的身时笑着;“雾松其实是风起潮湿的分子冻结树枝上的花,它不松......”一席话,让我对于水的态,又有进一步的识。在这老乡的引下,绕着山黑水走一圈,拍,留影,不转睛的望。各种态的惊奇赏识,随相机的“嚓”声,们住进了间的记忆。两年的光过去了每每想起次回乡之,意犹未。时间如匹云马,而飘飘荡,时而误围栏,真谓云卷云。有时候一朵云,如读一帧滑出围栏骏马》图它以马失蹄式的匍,以贯性速,让自冲出围

    柳岸花又明202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