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练气士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穿越一拳超人之火影系统

作者:沐非
更新:2021-03-05 11:23:06

职场校园热门

  • 重生之一日为师106在线收听

    最新章节: 时代变了
    胡召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家里经常有个远郊的农村人来访,我父母称呼他“胡召他爹”。他每次来的时候,总是背着一个大背箩,里面装满了山货,还拄着一个古怪的木拐杖。背箩很特别,外面系了一块有圆弧形缺口的木板,背重物时,圆弧卡在后脖子上,两边则压在肩头上,这样做或许比较省力。拐杖的顶端不是像长把伞那样的弧形把手,而是样子像一对牛角的把手。我很好奇,曾经问过他:“胡叔,为什么把手要做成牛角的样子?”他笑咪咪的摸着我的头说:“憨包,我们的拐杖不像城里人那样用来装文明。爬坡的时候,两只手要同时用力拄拐杖,把手做成牛角的样子,两只手才能同时握得住呀。路上累的时候,想休息一下,就用拐杖顶住背箩的底部,减轻了人的负担,牛角形的把手不会把背箩顶破了哟!”有时,他会带着几个跟他背一样背箩拄着拐杖的农村人来。从衣着来看,他与同来的人有些差别,他的衣裤没有打补丁,钮扣不是用布条打的那种球形结,而是用发亮的“镍币”加工成的,表明他不是农村里的穷人,这些人是他雇来的劳力。当放下了货物,在天井里面码放好以后,他会给每人一个“半开“银元,有时候他也会多给一个“毫子”(其价值相当于五分之一个“半开”)。那些劳力把钱装到内衣口袋里以后,就会熟悉的走到水缸前,舀一瓢凉水,咕噜咕噜的一饮而尽,然后说声“走了",便转身回家去了。他们来的时候一般都是早上,劳力们走后,胡叔自己把货物分批送到他的客户家。也许客户招待他吃中午饭,中午他从不在我家用餐。但是晚上一定在我家吃饭。每次他来,晚饭的餐桌上会多些荤菜,饭前父亲会拿两个”毫子“给我,要我去打酒,他们倆总要小酌一番。饭后,他们就到书房里喝茶叙话,有时候我也进去听他们聊天。又一次,我听父亲问他:“胡召该高中毕业了吧?“胡叔说:"本来今年夏天毕业,前不久他的同学告诉我,胡召要去参加游击队。我急了,连夜赶到学校,把他骗回家,匆忙给他找了个媳妇,把他牢牢拴在家里。”他叹了口气以后接着说:“唉!本来想让他好好念书,将来读个大学,给我们胡家光宗耀祖。如今,怕他被打死在战场上,断了我胡家的香火。只得这样做了。”紧接着,他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补充说:“李三哥,由于婚事办得仓促,没有请你来做客,对不起了!”我父亲排行第三,他的朋友称呼他为“李三哥”。解放以后,有一段时间不见胡叔来我家了。一天晚上,他突然到访,肩上挎着一个小背箩。和父亲见面后,他也不客气,说:“李三哥,我还没有吃饭,随便给我弄点吃的,冷饭也行!”母亲到厨房给他炒了一大钵鸡蛋饭。胡叔虽然是个农村人,而且自己也干苦力活,尽管饭量很大,但是从来都不会失态或是显露出半点穷酸样。可是,这一次不同了,不是把饭盛到小碗里吃,直接端起大饭钵便狼吞虎咽的一扫而空。看到这情景,母亲说:“我再给你炒一碗!”他说:“谢谢了!饱了!”然后急冲冲的说:“李三哥、李三嫂,农村土改,土地被没收了。以往收的租子本来就很少,如今不仅没有土地自己种,更不许外出做生意,揭不开锅了。今天来是希望李三哥买了我这根象牙烟锅。”说着,他从小背箩里拿出了一根近两尺长的烟锅。象牙烟杆已经泛黄,一头是银质的鹰嘴样烟斗,一头是绿色的玉石烟嘴。他接着说:“李三哥,这是祖辈传下来的东西,要是还有点办法,我不会把它卖掉,你给我20万元吧。”当时的一万元就是后来的一块钱,可以买十斤大米。我父亲说:“胡召他爹,我们是朋友,我怎么能乘人之危,廉价买你家的传家宝呢!如今我也很困难,先拿五万回家应一下急,烟锅你也带回去。”说着,父亲从他房间里拿来了五万元,递给了他。他也不谦让,把钱装进衣兜里,便要离开。父亲急忙把装着烟锅的背箩递给他,并说:"天色已经很晚了,住一个晚上,明天再走!“他说:“李三哥,东西先放在你这里,我以后再来处理,我必须连夜赶回去。”说完,便径直走向大门,父亲陪他走了出去。没隔多久的一个早上,那天应该是星期天,因为我没有去上学,正在天井里嬉戏。突然有人在天井边大声呼叫:"哪个是李三?!”我回头一看,两个彪形大汉手持木棒,押着一个干瘦的年轻人。此人脚后跟不能着地,双腿弯曲,垫着脚尖站着。父亲听见有人大声呼他的绰号,便从房间里走出来,说:“我就是,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大汉说:“胡召说,他家的金银财宝藏在你们家,我们押着他来取。”虽然对胡召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可是那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瘦弱的年轻读书人,当然也是最后一次。父亲转回到他的房间,拿出了那个背箩,递给的大汉们,并十分客气的说:“金银财宝没有,胡召他爹就只把这根象牙烟锅放在我这里。”一个大汉拿起烟锅,仔细端详了一下,便恶狠狠的叫喊:“他说,有很多财宝!”我父亲对着胡召说:"胡召,为什么不叫你爹来呢?”胡召战战兢兢的说:“李三叔,我爹被打死了,我被踩杠子,实在受不了才说财宝藏在您家里。”说着,他艰难的弯下腰,卷起裤腿,在膝盖后面的脚弯处,露出了已经青紫的踩杠痕迹。这时我才知道他为什么脚后跟不能着地的原因。父亲同情的问:“既然你走不动,为什么不叫你妈来呢?!”他顿时流下了眼泪,说:“我爹死后,我妈就上吊自杀了!李三叔,我也是实在受不了啦,要不是娃娃太小,我也自杀了!”我不知道父亲那时的思绪和感受,他转身回到了他的房间,拿出了四万元钱,两万元块给了胡召,两万元分给了大汉们,并说:“胡召他爹是我的朋友,他爹害了他,要不是把他骗回家娶媳妇,他早就投奔游击队了,如今也会是解放军的干部。......”。父亲的话还未说完,只见胡召“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上,凄惨的说道:“李三叔,对不起了!如果有来生,我会报答的!”。说着,他把双手爬在地上,用脑门对着地面连撞三下,所有在场的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父亲可能也被弄得不知所措,立刻对着我大声喊:“还不赶紧把胡召哥哥扶起来!”我急忙去扶胡召。其实,那时我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娃娃,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把他扶起来,只能尽力而为。在扶他的时候,我感觉到他是在艰难的挣扎,而且全身在颤抖。或许是内心有愧,或许是想拿到更多的财宝已无望,也可能是多少拿到了一点财宝可以回去交差,还得了一万元的差役费,一个大汉稍微客气的对胡召说:”走,我们回去!“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惊恐中体味了人世间莫名的情仇爱恨,悲凉的感受到人世间的冷暖,我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当他们走出大门以后,我也跟着追出去,只见一个大汉把手中的木棒递给了胡召,给他当拐杖用。不知道他是因为发慈悲还是为了早点赶回家的原因,才这样做。不管什么用意,胡召算是得到了一点让人心酸的善待。胡召拄着拐杖艰难的走了几步,不知什么缘故,他猛然回过头来。发现我在后面看着他们,他向我挥挥手,在他那干瘦而又痛苦不堪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朝着我说:”回去吧!”如今回想起来,这哪里是挥手,这分明是一支魔爪,在晃动中揪走了我的幼小灵魂。回到家以后,我去到父亲的房间,看见他表情凝重,一言不发的坐在床沿上沉思。隔了一会,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世道?!为了夺取根本就不存在的金银财宝,居然打死人、逼死人,残害人。......"

    笔下演春秋2020-12-16

  • 重生之将门嫡女新浪

    最新章节: 宋桥,不是东西
    录梦实09钓鬼不知道梦代表了什么,不是非要造个梦出唬人看,就是想平的把自己梦到的人事记录下来,不是录给谁看,而是自看。。。这次梦里来让我心情大好,为我醒来时在我的SUV里,但是车子却不在原先的停车位,而是在一个家属的楼下,我习惯性以为,这次是被困里,赶紧坐起身来先检查了一下车内情况:钥匙孔上,匙在;打开车门,门可以打开;打开全带,安全带扣可打开。。这时,我心算彻底放下来了长长的叹了口气,坐在了驾驶座上。随意抬起头看向倒镜,发现是镜子,,是噩梦。。因为实中我的倒车镜上的行车记录仪。。回想起自己这段时总是做噩梦。。心猛的抽紧了,近乎停不跳了。。我双紧紧盯着倒车镜里内心幻想了无数次出现的场景。。无种恶鬼从镜子里显着朝我爬来。。我了有5秒,看着倒车镜里,什么也没有现,但是我心里还惴惴不安,左手慢的移动到前门开锁弹扣儿处。。就在个车里的空气都凝不动的时候,我就着后备箱的车门啪一声。。说时迟,是快,我用手一扣扣儿用力一推,整身体连等的时间都有,贴着开开的门跳到了车下面。。外火烈烈的大太阳却让我感觉不到温,白天也有鬼么?浑身发冷,但毛孔被吓的紧缩起来。我看到后备箱的后弹了起来,车尾传了搬抬东西的声音。我和车保持一定距离,用目光探路慢慢往车后备箱移,边探边走,一探走。。先是一双人进入我的眼眶,我,是僵尸么?怎么有上半身?怎么还动?我又离的远了。。继续慢慢的往移动,却听见一个悉的声音:你干嘛?还不过来帮忙拿西,说好了去钓鱼你也不帮帮我弄包这是谁?怎么在我里和我说出去钓鱼么?难道是我多心?这不是个鬼片?我站在他身后远一的地方,他突然猛头,看着我,不悦叫着:靠,你干嘛?过来帮忙啊。。看我一个人忙不过呢?我听到这里虽差异的一脸懵逼,还是满尴尬的哦哦两声,因为我不并认识他。然后几步路,顿着几顿的走他旁边,收拾起了具。。边摆弄渔具,边装作平静的对套话说:咋回事呢咱俩咋约的?怎么去钓鱼?去哪儿钓?他一脸埋怨的回:还TM的有脸说,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天一起钓鱼,还不放羊。。我又被这陌生人怼的没什么应答,就哦哦的敷了两句。。我怕我断这个梦,做更可的梦,但是我又怕不是人。。所以,在摆弄渔具包里的西时,故意找个借爬过他,趁他让着,让我移动的时候我用膝盖控制着力,狠狠的压在他的上,他立马发狂的过来瞪着我叫道:,你看着点,那是肉,不是铁。。我忙装作无意,掩饰住心喜,连连道歉嗯,是人肉,是人好,是人就好。。嫌弃的撇了我一眼稍有反应的说:你不是人。。嗯嗯,不是人,我赶忙接话说。。收拾完东,我啪的一声,关了后备箱盖。他突对着我说:来来,匙给我,我来开车我递的有些犹豫,是还是把钥匙给了,但是心有戒备的:你没喝酒吧?技咋样?路好走不?似乎有些不耐烦,还是把我当铁瓷的气说:不想去赶紧,我的技术你还不信。说完,恶狠狠把汽车钥匙一把拉他手里,头也没回上车。。因为这车买给媳妇的。。我怕还弄丢了没法和妇儿交代,我也赶灰溜溜的向副驾驶去,打开门,赶紧了上去。。为了掩自己的不信任和慌,我开始和他聊起来:“咱今天去哪?”“钓鱼能去哪?野外鱼塘啊~”他嫌弃的回道。“远?是野塘?还是有看管的鱼塘?”我看他的脸问。“不远,塘子是野塘,人看管不要钱,你万别唱歌把狼招来行了。。”“咱这野外还有狼?那狼站着走路不?”我着他,戏耍的问。笑笑后说:“2只饿狼,能唱传说不?我紧张的心,也被逗的休闲起来。。哈的说:“能~能~”之后,我们一直着天南海北的聊着什么都聊,关于爱,也关于色情。。了半个小时,车停了一处水塘旁边,问他:到了么?他开车后备箱门,下边往下拿东西,边:到了,赶紧下来东西吧。我听到赶下车,往车下拿鱼。这里景色很美,子周围都是金灿灿麦田,天上的太阳照的麦浪金灿灿的微风吹起水面鳞鳞光。。30米宽60米长的鱼塘,池子间有一个氧气泵,还好奇的问他:不说没人管的塘子么怎么有氧气泵?他耐烦的说:不用怕这个地方没人管,紧下竿钓鱼吧。。一看他不耐烦的样,也没再多问,就东西支了起来,开钓鱼。2个小时过去了。。一个鱼毛都有见过,连鱼漂动不动。。这期间,光看着他,但是他猛着吸烟,一句话不说。。我戒烟有年了。。所以,连也没机会问他要。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很烦躁的问他:不是说有鱼么?钓了半天都没有鱼,你真能忍的住。。他次反而没有生气,笑的对我说:你看面池塘角上那片芦。。他说着,我顺他头点的方向看去果然,本来平静的面上,突然冒出了个大水泡,翻滚了来。。果然有大鱼我拿着手里的海竿向冒泡的那个地方去,过了没5分钟,杆子就反应中鱼了。鱼很大力,我一绞着渔轮,一边拉杆子遛鱼。。虽然线在空中拉的嗡嗡,但是线的那头,本没有动作,就死的在水里,我当时害怕了起来,因为过鱼的人都知道,是不可能一动不动,我开始停止绞轮。。我害怕的四下着,但是环境没有点变化,他还是在闲安静的坐着,我怕极了。。MD,我中了这么大的鱼,不但不过来,还静的坐那里,没有一帮我的意思。。坏。难道他是鬼?我没敢叫他,就缓缓蹲下身,捡起一颗石头,又挪了挪身离他远点。。轻轻把小石子朝他的草沿上扔了过去。。的打到他的帽沿上这时他才好像缓过来,叫着说:中了~中了。“妈的,别了,赶紧过来帮忙。”我看他兴奋,里的石头才放下来我俩一起用力,才慢把鱼拉到岸这边不过这一路遛鱼都怪,直直的回鱼路,一路收线时,鱼头一次也没露。。越来越害怕,虽然还在我身边,但是也太诡异了。。把拉到了靠我们这边岸下,鱼一直也没露头,我胆怯的腿,这也太可怕了。我头也没回的说“帮帮我,咱俩一起它拉起来~”他压低嗓子说了声:好~他双手和我一起握着,俩人一起数了123,用力把杆子提起来。。嗖一下子,东西就飞了上岸,得我腿了好几步,鱼我从来没见过。看上去并不大,背是一个类似于老鳖的背壳,不过是灰的,后边有一个小的尾巴,和背壳一颜色,尾巴一直不的摇晃着。。但是看不到眼睛。。我有提防的扭头看着,因为是他带我来。。他见我不敢过,笑的很怪很生硬说:这是海鱼。。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心里想:海鱼你TM的骗孩子呢,池塘里钓出来海鱼我怕我激怒他,又了点笑脸,对他说你过去看看,它怎一动不动?别让它了。。他听到我说话,也脚步怪异的右脚面条一样软的到跟前,拿过来一水桶,把那鱼翻过放在了桶口,因为比桶口大,就架在上面。。他用着怪拉细的说:你来看。。我害怕的要死怕又遇到什么幺蛾。。但是他一直朝摆手,要我过去。这梦里就我俩,如他是鬼,我也跑不啊。。死活就是这。。我慢慢往桶边过去看。。这一看得了,吓得我一屁坐在了地上,怪不他没有眼睛,它的子上就是张人脸,的周围有四只脚,是爬行动物?我也知道,只见它嘴里往外面吐着黑色粘的液体,好像死了久的黑血一样。。心念一转,他怎么道是海鱼?我赶紧向他,只见他调皮冲我耸了耸,然后着说:IDON'TKNOW。。我也没敢怼他。。我把还岸边的杆子捡起来找了个离他远点的方,坐了下来,把子打到另一边没有苇的地方,就想着紧醒吧。。以为那没有鱼,但是杆子中鱼了。。铃铛一响,当我拿起杆子力拉了一下杆子,知道,杆子一下啪一声就断了。。断的半截鱼竿被鱼拖水里浮在水面上动不动。。。我这边准备转头看他,还扭过去,就听见扑一声,一个大水花然后他朝断了的那子游过去,我还纳他不是会钓鱼么?竿的线没有断,渔还在我手里呢。。刚在好奇,就看到塘里,他露出个头然后刚举起他拿起子的右手。。我就得手里的杆子一扽那条鱼连着线,连断着的杆,直接把的头也带着没进了里去。。线呼呼的出去,而且我一直没有看到他露出过面。。难道他没有手么?这么笨?就我想着怎么办的时,突然发现,线跑越来越快,但是我里线轮上的线却没减少。。环顾四周只看着整个画面都着线跑的方向,好被吸了进去。。就我害怕自己被吸进,想扔掉手中的鱼时,却怎么也扔不,我越来越害怕,腿发软一屁股坐地,线轮都跑的冒烟。。我实在怕的受了了。。闭上眼我叫了一声:爸爸~的那一霎,。突然,切都静止了。。当睁开眼时,手里的根断杆线轮没有了场景也从白天,到昏黑的夜晚,天上有星星,只有一个暗的月亮,周围很,虽然水面很亮,是根本看不到水下厘米。。我定了定,看了看周围,这经不是那个池塘了塘子中间还是那个气泵,但是,这周变成了自来水厂的水池,池塘的两边两排低矮的厂房,都黑着灯。就在我在愣神儿的时候,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赶快过来,我拉。。我扭头一,竟然真的是父亲他一直双手拉着线在来回倒着往回拉看着父亲满头大汗我赶紧跑过去,帮父亲一起拉,父亲上高兴了许多。。拉着,拉着,发现线带起的不是什么,而是另一条更粗麻绳,就好像拔河赛的那种。。我和亲都很纳闷,怎么线的那头会有这样绳子?好奇,让我父亲都拉的慢了下,等那绳子靠近了们,就着不亮的月,我看到绳子上有同刚才钓起的人面嘴里吐出的东西,有一些发黄发白的同残羹剩饭的东西。父亲突然对我说我给你拿双手套,倒线,我去把水放。。我接过手套戴,父亲突然消失在夜幕里,我很怕,是手却没有停,因父亲让我拉线。。然,晾水池里的水突然往绳子的方向去,但是我却没有得绳子沉,我继续倒着绳子。。手套沾满了绳子上的腌之物,而且越来越。。就这样又过去5分钟。。池子里的水快见底了。。出口,如同街边大道沿边上大下水道口。我不敢往里面看。只是不停的拉着。突然,绳子一沉我用力一拉,在出口里滑出来一条东。。我顺着绳子,力的想看清楚。。到绳子的尽头,我吓的一屁股坐在了上,那一条东西是个人。。。他如同尸一样趴在地上,手朝后,脸部向一贴在地面上,不,不是如同,他就是死尸,全身乌黑,像涂满了黑油。。子的一头就在他嘴,由于拉拽,他的脸现在正面对着我。我看不太清,就得很熟悉这个面孔。当我想近一步想清他的脸时,我又力拉了一下绳子,让他离我近点,结,他是向前滑了一,但是绳子也从他嘴里,一下被扽了来,露出了两排雪的牙齿。。我又仔的看了过去。。草~我一屁股坐在了水池子边的地上,那是和我一起钓鱼的么?妈的,心想赶跑吧?我看着他,惊扰到他,把他弄。。想慢慢起身,起来的转身准备跑。突然,他睁开了眼,雪白的双眼和白的牙齿。。压低嗓子说:钓~~鱼~~好~~玩~~么~~?我撒开腿的跑。。头也没有回,就样跑出了梦境,被醒了。

    莽浪2021-01-12

  • 一品唐后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峰回路转一
    第八章、父母归来大飞接到了S市老父亲的电话后要去S市看望父母,由于小兰过去一直与婆婆不合,所以她一直没有拿定主意自己去不去,后来经过父亲的一番教导后,她终于决定和丈夫儿子一起去S市看望公婆,她不仅要去看望公婆,还要把公婆接到身边来住,她要在公婆还健在之时尽一份做为儿媳妇应尽的责任,为公婆养老送终。当一切事情准备就绪后,大飞一家三口终于登上了飞往S市的飞机。心机从T市飞往S市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在飞机上,大飞一家三口坐在一起非常安静,谁也没有说话,他们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飞机到达S市后,降落在S市国际机场,大飞带着妻子和儿子一起过了安检口后走出了机场。他们来到机场外面后就打车向大飞父母所住的小区“南方花园”小区驶去。一路上,儿子小龙坐在前面一直在兴奋地看着车外一座座高楼大厦和公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还不时地对司机问这问那,很是高兴。而大飞和小兰则坐在车的后排坐上,大飞一直把手放在妻子的手上紧紧地握着。汽车还在行驶着,大飞夫妻都在默默在看着外面地风景,谁都没有说话。汽车在市区里走走停停地走了好长时间才到达“南方花园”小区门口,大飞付完费后三个人一起下了车,然后又一起走进了“南方花园”小区的大门。大飞按照父亲说的地点找到了5号楼,三人在门口站住,大飞看了妻子和儿子一眼后笑了笑说:“我们终于来了,真不容易啊,马上要见到两位老人了,我们要高兴知道吗?没事儿的,你们都放开点,别紧张,走吧,我们上楼吧。”小兰和小龙都朝大飞点了点头谁都没说话,三人一起上到三楼,大飞站在门口长输了口气,伸手按了按门铃,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汉站在门口,大飞见到这位老汉泪水马上流了下来,他深深地向老汉鞠了一躬,然后郑重地说:“爸爸,儿子来看您了。”接着他指着妻子儿子说:“这是您的儿媳妇小兰,这是您的孙子小龙,我们一起来看您了。”小兰和小龙走上前也向老汉鞠了一躬然后说:“爸爸,您好。”“爷爷好。”这位老汉就是大飞的父亲赵东云赵老爷子,赵老爷子见儿子真的来看他了激动得两眼含泪、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飞走上前一把抱住了父亲,哭着说:“爸,我是大飞,我们一家来看您了,爸!”此时小兰和小龙已经波浪满面无法说话,他们只能和大飞一起将老人扶到屋里,然后让老人坐在沙发上。赵老爷子这时才恢复过来,伸手抱住了儿子,颤抖地说:“儿子,你终于来了,你妈想你想得好苦啊!”这时小兰来到公公面前轻轻地说:“爸,您别着急,我们这不是来看您了吗?有什么话您慢慢说。”赵老爷子对小兰说:“小兰啊,这些年委屈你了,以后我和你妈都会好好待你的,今天你能来真的让我很高兴。”小兰听了公公的话马上说:“爸,您别说那样的话,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说完她就把儿子小龙拉到老人身边说:“爸,这是您的孙子小龙,现在都11岁了,您看看吧。”小龙站在爷爷的跟前,小声地说:“爷爷,我是小龙。”赵老爷子拉着孙子的手对孙子上下左右仔细地看了看,然后笑着说:“小龙都长这么高了?都成大小伙子了。”正当小龙和爷爷亲热时,心细的小兰终于发现了这里有些不对劲,这屋里只有公公,没有婆婆,她觉得很奇怪就问公公:“爸,这里怎么就您一个人?我妈呢?我妈怎么不在?”赵老爷子推开孙子,站了起来走到客厅的中央,心事重重地说:“唉,自从我给大飞打完电话后,你妈的头疼病更厉害了,连续几天都没睡着觉,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天天叨咕‘大飞他们怎么还不来啊,我孙子怎么不来看我呢?’真让我没办法,这不,昨天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晕倒了,多亏对门小李媳妇发现及时给送进医院了,今天上午我在医院陪了你妈一上午,中午小李媳妇就让我回来休息,这不下午你们就来了。”大飞一听母亲住院了,心里顿时着急起来,马上问父亲:“爸,我妈现在住哪家医院啊,我们现在就想去看看我妈。”赵老爷子看着儿子说:“先不用着急,你们刚来,先歇歇,一会儿我们一起去看你妈,现在小李媳妇在医院陪你妈呢,应该没什么事的。”大飞听了父亲的话也放心了。于是大飞就和妻子、儿子一起坐在沙发上陪父亲聊天。时间慢慢过去,大飞一家人来到赵老爷子家已经几个小时了,眼看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赵老爷子站起身,对儿子说:“大飞啊,我们先到外面吃点饭,再给你妈买点吃的,然后我们就一起去看你妈吧。”这时小兰也站了起来对公公说:“爸,我看我们还是直接给我妈买点她爱吃的东西,然后就去医院吧,我也想早点见到我妈。”大飞也说:“小兰说得对,我和小龙也在惦记我我妈的病,我们还是先到医院吧。”赵老爷子见儿子儿媳这样说也只好答应他们了。一家三代四人一起来到了S市场中心医院门口,大飞和小兰按照父亲说的位置在一家饭店里买了一份饭菜,然后就和父亲、儿子一起走进医院。四人来到住院部二楼203号大飞母亲住院的病房。赵老爷子先走了进去,大飞一家三口也轻轻地走了进去。此时病房内只有一位住院病人,一位老太太正躺在2号病床上睡觉,一位年轻女人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书。当赵老爷子走进病房时她就抬起头,站走身扶住赵老爷子说:“赵大爷,你怎么不在家休息了,这里有我呢,没事的。”赵老爷子对这位女人笑了笑说:“我休息够了,现在我来介绍一下。”说着就指着跟在他后面的大飞一家说:“这是我儿子大飞一家三口,今天特地来看我们老俩口了。”那位年轻女人看了看大飞和兰小说:“是赵大哥啊,赵大哥您好,我叫周芳,是赵大爷的邻居,今天在这里帮忙照看赵大妈。”赵老爷子接着又说:“他就是对门小李的媳妇周芳,也就是她把你妈送到这家医院的。”大飞和小兰同时对周芳鞠了一躬,然后大飞说:“谢谢周小姐救了我母亲。”这时周芳赶忙摇摇手说:“没关系的,左邻右舍的互相照顾也是应该的。”大家正说着,床上的赵老太太慢慢地醒了过来,看见屋子里来了很多人,有些生气地说:“什么人这么吵啊,没看见有人睡觉吗?”赵老爷子见老伴醒了,赶紧拉着儿子来到老伴床前,低头对老伴说:“秀芝啊,你儿子一家来看你了,你该高兴了。”说完自己就站在了一边,让儿子站在床前。大飞走到母亲床前低头看着母亲,轻轻地说:“妈,我是大飞,我来看您了。”然后他又拉过妻子和儿子,对母亲说:“妈,这是你儿媳小兰,这是你孙子小龙,我们一起来看您了。”病床上的赵老太太听说儿子来看她了,顿时激动得哭了起来,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要起身坐起来,一边还虚弱地说着:“是大飞啊,你真的来啦,你真的来啦。”周芳赶紧帮赵大妈扶起身子又把枕头立在床头让赵大妈靠在枕头上。赵老太太握着儿子的手哭着说:“儿子,这么多年你也不来看你妈,你不要你妈啦,你妈可想死你啦。”大飞也两手握着母亲的手哭着说:“妈,对不起了,是儿子不孝,没能常来看您,您别生气,我们这次就是专门来看您的。大飞说完就放开了母亲的手说:“妈,您先看看您多年未见的儿媳妇吧,她也来看您了。”大飞说完小兰就握住了婆婆的手,当她看到眼前的婆婆那苍老瘦弱的脸庞时,禁不住泪如雨下,她双脚一软一下子跪在了婆婆床前,哭着说:“妈,儿媳对不起您,儿媳来看您了。”说完,伸出手为婆婆擦去脸上的泪水。赵老太太看着儿媳的脸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也伸出一只颤抖瘦弱的手去抚摸儿媳的脸。这情形看得周围的人都哭了,就连周芳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她看了看在场的人,悄悄地流着眼泪走出了病房。病房里,小兰跪在婆婆的床前,一只手握着婆婆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婆婆的脸,泪流满面地看着婆婆。赵老太太也用一只手握着儿媳的手,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儿媳的脸,浑身颤抖地看着眼前的儿媳。这对多年的冤家婆媳就这样又走到了一起,她们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沟通着,她们默默注视着对方谁也不说话。旁边小龙抱着爸爸的大腿,也哭成了泪人,这个坚强的孩子坚强地忍耐着没有哭出声,大飞紧紧地抱着儿子,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赵老爷子一手扶着墙壁,一手唔着眼睛,老人已不忍心再看眼前的这一幕了。许久之后,周芳走进病房在赵老爷子耳旁说了几句话,然后又走出了病房。赵老爷子走到儿子跟前对儿子说:“大飞,你把小兰扶起来把,大夫要来对你妈做检查了,我们都先出去吧。”大飞听了父亲的话后就弯下身轻轻地把妻子扶到旁边一张病床上坐下,然后对妻子小声说:“大夫要给妈做检查了,我们先出去吧,有什么话等妈妈出院了再说吧。”小兰对丈夫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这时病房内走进一位中年男医生,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的护士,中年医生对病房内的人说:“你们先出去一下,病人需要安静一会儿,一会儿医院的几位专家医师要对病人进行一次综合检查,希望你们积极配合。”听了大夫的话,赵老爷子就带着大家走出了病房。待大家都出去后护士就把门关上了。赵老爷子一家人来到病房外走廊里,大家都坐在走廊里的一排椅子上,谁都没有说话。坐了一会儿后,大飞对父亲说:“爸,我们晚上都还没吃饭呢,小周也饿了一下午了,我看我们先出去吃点饭吧。”赵老爷子点了点头说:“也行,今天你们一家三口刚来,一路上也挺累的,现在先到外面找家饭店吃点饭,然后就回楼上好好休息休息,洗洗澡,明天早晨你们再来吧,晚上我和小周先在这里陪着,有什么事再打电话联系。”大飞听了父亲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这时周芳走过来说:“赵大爷,我去和护士说一下,让她有事给我们打电话。”赵老爷子点了点头说:“行,你去吧,我们在这等你。”于是周芳转身敲了敲病房的门,待护士打开门后,她在护士耳边说了几句话就又转身和大家一起走出了医院。就这样,大飞一家三口暂时住在了S市,为了照顾好母亲,大飞每天都到医院陪护着母亲,而小兰则应丈夫的要求每天负责在家为婆婆做饭,然后再亲自为婆婆送来,而周芳则留在赵大爷家打扫房间,准备迎接赵大妈出院回家。小龙则干脆留在了医院和奶奶同吃同住,每天帮奶奶拿水拿药,看着奶奶吃药打针,还经常给奶奶讲自己家里和学校的故事,祖孙俩在一起每天都是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有了这几个年轻人,赵老爷子也轻松了许多,他每天除了陪老伴聊会儿天就和那些老朋友在小区里打打扑克、下下棋,身体也逐渐硬朗起来。一周后,赵老太太出院了,大飞一家以及周芳陪同赵老爷子一起到医院迎接赵老太太回家。等大飞办理好母亲的出院手续后,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地回到赵家的楼上。在赵老太太出院的当天晚上,小兰和周芳一起在赵家为大家做了一桌丰盛的宴席,一家人围着大圆桌吃了一顿幸福的团圆餐。待大家高高兴兴地吃过饭后,小兰来到婆婆面前说:“妈,我一直在想,您和我爸岁数都大了,在这里身边没人照顾也不好,这些年我没来看你是我的过错,所以我现在想把您和我爸一起接到我们那去住,可以和我们一起住,如果您觉得不方便,我也可以在我家附近给您二老买一套房子,这样也方便大家照顾。”听了儿媳的话,赵老太太伸手握住了小兰的手,慢慢地说:“小兰啊,这些年妈对你不好,你还能这样惦记着妈,妈心里真的过意不去,我和你爸在这住了这些年多亏了对门小李两口子的照顾,你想让我和你爸去你那里住,我也拿不定主意,你们先和你爸商量一下再看吧,其实妈也不想打扰你们,必定你们都是有事业的人,年轻人都是要以事业为重的。”小兰看着婆婆轻轻地说:“没关系的妈,我娘家父母现在都在我家附近住,到了那边,您和我爸也可以和我娘家父母一起作个伴,大家也能乐和乐和。”“真是难为你了小兰。”小兰看着婆婆不再说话。经过大家协商后,最后决定大飞陪着小兰和小龙在S市先玩两天,然后就陪同父母一起乘飞机回到T市,父母的房子暂时交由小李夫妇帮忙照看,以后关于这套房子的一切事宜均由小李夫妇代为处理。三天后,一家人就准备前往机场乘飞机反回T市,在临走前,赵老爷子把周芳及刚刚出差回来的小李叫到了跟前对他们二人说:“小李、小周,这些年来我和你大妈让你们费心了,为了对你们表示感谢,我决定把这套房子无偿赠送给你们,你们不用给我一分钱,以后这套房子就是你们的了,这是房子的钥匙和房产证。”说着他拿出一串钥匙和一本房产证交到了周芳的手里,然后又对周芳说:“小周啊,多谢你救了你大妈,还在医院细心地照顾她,现在我也没什么可报答你的,就只剩这套房子了,现在我和你大妈要和儿子一起回T市,我就把这套房子交给你吧,以后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老头在这里先谢谢你了。”说着又给周芳深深地鞠了一躬。周芳和小李赶紧将赵大爷扶起,小李握着赵大爷的手说:“赵大爷,您客气了,我们也有父母,我们也知道做老人的不易,您和我们是邻居,您有困难我们帮您也是我们做小辈的本分,也是我们应该的。这套房子还是您的,我和小芳现在先替您照看着,希望您以后还能常回来住。”此时周芳已经流下了眼泪,她接过赵大爷递过来的钥匙和房产证后说:“赵大爷,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房子照看好的,以后您一定要和我大妈常回来住啊。”赵老爷子对周芳点点头不再说话了。经过一番整理,赵家祖孙三代就在小李夫妇的陪同下来到了机场,在临上飞机前,赵老太太抱住了周芳,流着眼泪说:“姑娘,以后记着常给大妈打电话啊,大妈会记住你一辈子的。”然后又对小李说:“小李啊,以后要和小芳好好过,不许你欺负她,知道吗?”周芳抱着赵大妈说:“放心吧大妈,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您也要保重啊。”经过一番寒暄,赵东云一家人终于和小李夫妻俩告别转身向机场安检口走去,大飞在走之前来到小李面前对他说:“小李兄弟,把你的手机措我一下,小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大飞,大飞把自己的电话号存入了小李的手机里,接着又说:”小李兄弟,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办的,有空到T市玩啊。”“行,我一定去,你放心吧。”说完他就和大飞拥抱了一下后,大飞就转身走了。大飞的心原终于实现了,他的父母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他和小兰的父母都住在了他们身边,然而他们今后的路还很难走,他们该如何照顾好身边的四位老人呢?我们还不知道。在当今社会一家两口同时照顾双方四位老人已经成为了影响年轻夫妻正常生活的主要因素,但是对于大飞一家来说他们今后的路该怎么走,让我们拭目以待。(未完待续)

    丽华刘2021-02-20

  • 快穿系统扑倒男神哪家

    最新章节: 胡才死
    一大清早在医院中传来了争的声音,看,原来苧柔的父在争吵着爸爸说:都怪你没看好女儿才会让她进悬崖的”妈妈哭说:“我是故意让柔掉下悬的!”寒说:“两不要再吵!”爸爸:“这还多亏了寒救了我们苧柔,不我们今天见不到苧了!”寒说:“举之劳而已苧柔的伤么样了?爸爸说:苧柔还真可怜,苧的肋骨断一根,而受了许多伤,我还怪呢!为么掉进悬了,皮肉丝毫没有伤,而却了许多内?那到底个什么样悬崖啊?寒露说:这......这......应该是巧合!”妈妈:“就是样的,我那可怜的柔啊!”露趁两个不注意时偷偷进入病房......  “呼呼.......差点吓死了,谎言点就被揭了!”寒气喘吁吁说。苧柔:“外面事吧?”露说:“事,你休吧!”苧说:“我不想再在里呆一天,好无聊对了,我么时候才以出院啊”寒露说“你就先想这些了还久呢!文雅说:苧柔,我才听爸爸,你伤的重啊!”柔听了后马站起来“好痛啊真的吗?寒露走过,扶着苧说:“小点,如果伤口弄破,那就不了!”苧说:“我在这里呆久吗?”嗯!”苧说:“怎会?如果楚她再在面胡作非怎么办?寒露说:都受伤了在担心这,你就放吧!我会你搞定的”苧柔说“谢谢你!”莉丝:“不行!寒露,果你走了苧柔不就险了吗?苧柔说:没关系的这里是医,楚楚她做什么?寒露说:我怎么没到,现在柔的安全是关键,就在这里护你吧!苧柔说:那楚楚一会趁着我在,去学捣乱的!寒露说:你在不在什么区别?不还是打败了吗你就不要想这些了慕容属步拦住楚楚!”苧柔:“什么属步?”露说:“啊!我让楚给属步了一句话是说你受了,属步该知道了!”苧柔:“什么思?”寒说:“你伤了就代你不能再和楚楚对了,那就属步代替呗!”苧说:“他照做吗?寒露说:一定的!  在医的楼下忽听见了一笑声,寒急忙走向口,定睛看,原来楚楚,楚说:“赵柔,你现是受伤了!动不了吧!这真太好了!在我要去们的那可的学校捣,拜拜喽”苧柔说“别忘记也是你的校啊!别么可恶!痛!”寒说:“你在还是不动了吧!静的躺着”苧柔说“学校真没事吗?寒露说:我相信属他对你的心,而他不会看着己的学校伤害而坐不理的!苧柔说:对我的真?什么意?”  笨啊......”在学校里,楚站在高的楼顶上说:“睿,我们今的任务是么?”睿说:“捣!”楚楚:“这么静的校园还真有点不得呐!“既然舍得,何必!”一个音出现在楚耳边。楚说:“谁?”一蒙面人出在楚楚面,楚楚说“你是谁”蒙面人:“我叫秸!”楚说:“为?不认识,你的目是什么?为秸说:你的目的什么,我目的就是么!”楚说:“你要捣乱学吗?”为说:“不我的目的是捣乱,于捣乱什?这就用着你管了!”楚楚:“能让看看你的面目吗?为秸说:能让我看你的小提吗?”楚说:“你么知道我小提琴?为秸说:都说不用管了,而的真面目你也永远不到!”楚说:“么可能?要出招了”为秸说“随便!  楚楚:“睿美我们教训下这狂妄家伙!形改造!”秸说:“有本事就管来吧!楚楚说:邪恶的小琴,出击”为秸灵的身手顺的躲开了楚的邪恶符,楚楚:“为什音符会对没用?”秸说:“家的东西会认主人!”楚楚:“你是墓’的人?”为秸:“猜对一半!可回去交差吗?”楚说:“那是什么位?”为秸:“那你什么位置有没有听,‘不能’吗?”楚说:“,大人接来该怎么?”为秸:“啰嗦还不快走”楚楚说“是!”楚急急忙的走了。秸摘下面,说:“楚这家伙蛮好骗的那老家伙定没想到会冒充我弟!呵!原来是属冒充了为,而为秸是哪位呢  在医中,苧柔:“学校该没什么吧!”寒说:“我在才发现这么啰嗦”突然,来了一阵敲门声,露说:“是谁呢!寒露走去门,:“步?”苧说:“属?怎么会?”属步:“我不来找你的我是找这寒露的!苧柔说:什么嘛!又没说你来找我的”苧柔气脸都红了寒露说:有什么事?”属步:“那个请出来一!”寒露:“嗯!苧柔说:可恶!” 寒露说“怎么样?”属步:“楚楚我骗走了”寒露说“好厉害怎么骗的”属步说“那个,柔的伤没吧!”寒说:“心了?”属说:“才有呢!只问问而已如果太勉的话,就了吧!”露说:“吧!我现告诉你,柔很不好她很难受眼看着楚在做坏事不能帮上点忙,所苧柔很难,苧柔受伤也非常重,像苧那样活泼女孩,现不能动,能每天躺床上,是她来说最忍的!”步说:“要怎么做”寒露说“阻止楚做伤害人事,苧柔在这里让保护,明吗?”属说:“你什么要这做?你之不是很恨柔吗?为么现在又…”寒露:“对,之前是很她,只不,我并不讨厌她,曾经也有么一个梦,希望能大家做点情,成为强的,被家所关注但是,这切都被苧夺走了,我还不能恨她,但她没有为家做什么情,没有好使用自的力量,以这让我生气!”步说:“来是这样值得吗?些就算苧做不到你可以做的何必在乎人的眼光何呢?到在你也不接受雪兰是吧!”露说:“不用你管”属步说“你的资我都看过,你有很可以让我抓住的把,你最好心点!”露说:“吗?就算把柄又怎,他们能我消灭吗”属步说“那就看吧!” 楚楚回到教学楼,容教授说“不用说,你一定失败了!楚楚说:对不起,次是另有因,请问为秸是谁”慕容教听了之后乎很紧张抓住了楚的肩膀,容教授说“你说什?为秸?见到他了怎么回事他不是在国吗?说!”楚楚:“教授你弄疼我!”慕容授说:“,你在哪见到为秸?”楚楚:“我在校见到他,我正要乱学校时他阻止了,他还让回去告诉,他来了”慕容教说:“怎回事儿?秸不是在国留学吗他为什么出现在这,而且他什么还要止我的事”楚楚说“也许他知道吧!慕容教授:“不,绝对不是秸,他回了都没有知我,你天再去看,看是不他!”楚说:“他着面具,看不见!慕容教授:“你不摘下面具?”楚楚肩:“我乎打不过!”慕容授说:“的绝招是,能力不很大,你小提琴对没有作用你千万不使用小提,不然被拿走就糟!”楚楚:“是,我该怎么付他?”容教授说“你用你己的能力付他!”楚说:“似乎很强我怕我打过他!”容教授说“你放心他不会轻使出他的招的,他多玩玩你已,他如真的是为,他应该会怎么为你!”楚说:“我白了!明我一定顺完成任务”  在步家中,步正在和个人通电,属步说“你在美玩够了吧应该回来吧!”“么嘛,我的很开心!叫我回有什么事?”属步:“你不来就算了错过了好就别怪我!”“等下,什么事啊?快啊!”属说:“有亮的女孩要不要看?”“真啊!”属说:“你呢!如果认为是假你就在美再呆上个十年吧!“好吧!明天马上去,你放,我是不错过好戏,更不会着漂亮的孩子不管!”属步:“那就着你的到,对了不以让他知你回来了”“放心!”看来属步已经必胜的把了,到底个为秸是许人也

    时一一2021-02-15

  • 天下狂医在线免费读

    最新章节: 霸气的宣言
    1938年南京失守,日寇大举进犯中国国土,上海、宜昌、长沙、武汉等大中城市相继沦陷。国民党南京政府,被迫迁都西南边陲重镇重庆,建立临时中央政府,固守西南地区指挥全国抗战。话说,蒋介石在陪都重庆,将其视作国民党抗战之底线,鼓起了誓死抗战的决心。为了巩固后方、确保抗战之便利,他亲自召开了一个南岳军事会议,重新调整和部署了国民党的抗战军事布局,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调任国防部长陈诚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就任第六战区司令后,便立即借以“剿灭匪患、保证湘川公路畅通无阻、巩固西南门户”为由,成立了国民党鄂、湘、川、黔四省边区清剿总指挥部,这实际上是陈诚主抓军权和地方管理权的一个主要方式。这个设在四省边区庞大的军事指挥机构,它既直接接受第六战区长官部指挥和监督,又直属于国民党中央和国防部领导,权力颇大。清剿总部又下辖鄂、湘、川、黔北区清剿总指挥部和南区清剿总指挥部两个直属机构。其中,南区总部,设在湖南省龙山县城,总队长为唐静海少将。下辖三个大队,分驻于永绥、保靖、龙山、松桃等地,每个大队又下辖三个中队,每个中队下辖三个分队,每个分队配备三个班,每个班编制士兵十五人,共有一千二百余人。部队装配有捷克式轻机枪八十一挺,比利时、德国造步枪八百一十枝支,其武器精良、衣着整齐、粮饷充足,是当时四省边区比较精锐的国民党正规军。北区总部,则设在永绥县城江西庙内,总队长为郭思演。下辖三个大队和一个国民党炮兵团,第一大队大队长陈镜仁驻守保靖县城,第二大队大队长邱崇明驻守永绥县城和松桃县城,第三大队大队长张义忠驻守龙山县城。炮兵团番号原为国民党一一八师补充团,团长向中为湘西本地人,国民党中校军衔,毕业于黄埔六期炮科,所部开始驻守四川省秀山县平凯镇,之后移防永绥县城,主要任务是担任永绥县城防、清剿和招安土匪。不久,为了进一步加强边区清剿总指挥部的统一领导,陈诚又将北区与南区清剿总部合并,统一称为鄂、湘、川、黔北区清剿总指挥部,并在湘西地区芷江县设立总部指挥所,任命郭思演担任清剿总指挥。这郭思演系广东黄埔人,国民党中将军衔,是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在保定军校的第八期同学,俩人又曾是结拜兄弟,故而被陈诚委任此要职。陈诚去职后,孙连仲接任了第六战区司令长官,调任傅仲芳接替了郭思演的职务,任清剿总指挥兼任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中将副主任。傅仲芳是浙江萧山人氏,国民党九十九军军长,中将军衔,系孙连仲部属,也就很自然地替代郭思演,被委以此任。傅仲芳调任初期,其直属部队仅为国民党九十九军和一一八师一个补充团。不过,这个九十九军的前身,是张学良将军的东北舰队,七七事变后改为中央海军第三舰队,后又改为舰炮总队。部队撤退到宜昌、三峡,最后到达湘、鄂、川边境后,则改换成陆军,改称国民党第六战区第九十九军,对外番号为国民党江防总队。傅仲芳的清剿总部直属仅有两个特务连,第一连连长王玉普少校驻守永绥县城天王庙,第二连连长裘纬少校驻守永绥县城文昌阁,总部还设有两个无线电通讯排和输送排,分驻在永绥县城崇山公园和文昌阁附近。就任总指挥不久,傅仲芳任以加大清剿总部的军事力量为由,在总指挥部下设了四个清剿区指挥部,指挥官由当地驻军长官担任。同时,将辖区各县县长囊括在内,其具体的辖区范围,扩大到了四省边区的二十九个县。其中,第一清剿区,下辖鹤峰、宣恩、咸丰等三个县;第二清剿区,下辖龙山、古丈、桑植、大庸、永顺、泸溪、沅陵、来风、黔江、酉阳、彭水、秀山等十二个县;第三清剿区,下辖保靖、永绥、乾城等三个县,第四清剿区,下辖凤凰、麻阳、辰溪、晃县、怀化、芷江、黔阳、松桃、江口、铜仁、玉屏等十一个县。所辖的国民党正规部队,包括国民党江防总队、陆军十三师三十八团、五十六军一六四师、十七师二团、四九零团等,总兵力超过了十一万人。再说,蒋介石在迁都重庆以后,加强大西南的防卫力量,重修了湘川公路。湘川公路通车后,贯穿永绥县全境一百多公里。毗邻湘川公路的边城茶洞,镇内居民根据交通便利的需要,就将边城古城的部分城墙拆毁,把拆掉下来的城墙石改建成了一栋栋民房,逐在镇内、镇外修建形成了两条较具规模的街道。随着边城镇民居和街道的重新修建,茶峒市场也就如虎添翼、活力大增。边城区公所看到市场开始繁荣,逐顺应时局和民意,在镇内的马王街开办了一个专门加工桐油籽和茶油籽的油行,街道长一里有余。镇内几家经销大户受此影响,又欲寻求当地军方庇护,便与当地驻军联合集资,按照“大蒸笼套小蒸笼”的方式分摊利润,开设了一家“天元一商号”。商号专门收售桐油、皮张、倍子、碱水等土特产,并由驻军派武装人员押运,船运常德销售,然后回销花、纱、布匹、南、白、杂货等,供应当地市场,同时为国民党后方抗战提供物资,市场日交易资金多达光洋1万元以上,每场运销的桐油、茶油等重要物资囤积最多时达到两千桶以上。1942年初,国民党政府开始加强边区教育,由国民党中央教育部出资,在边城建立了一所旨在培养国民党地方行政人员的国立茶洞师范。随后,跟随安徽、江西等地难民不断涌入,国立八中又由皖迁入永绥县城和边城,这些学校为永绥县培养了大量的政治、军事、经济和各类人才,也为战时边城出现的短暂繁荣奠定了现实基础。在此基础上,国民党中国、中央、交通、农民四大银行和湖南省银行复兴银行的临时办事处,在边城相继成立。其中,复兴银行还扩展迁入了一江之隔的洪安镇开设了分理处,分理处不仅积极帮助该镇发展工农商业,而且还筹资兴办了洪安小学和洪安护士学校及其附属卫生院。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时期的边城和洪安两镇,共开设有五家旅行社和十四家客栈,拥有一百桶以上桐油的大商号达到了三十一户,年交易的总资金高达一百零四万块大洋(银元)。据说,盐商侯惠民一家,在两镇就拥有盐库四座,每场销盐四百担。此外,镇内的复裕、建昌、力成等三家商户,还开办了贷庄,专为长沙、常德等地客商,搞资本信托业务,每次资金周转也在一万块银元以上。在清水江两岸,每天停靠在边城河码头的货船,常常是要以数十只相连排列,经过湘川公路边城段的汽车更是每天都会有近百余辆驰骋。镇内大小街道,则是白天商铺、旅馆、饭店、钱庄林立,晚上灯红酒绿、通宵达旦。每当夜幕降临,大街华灯辉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夜市通宵达旦。由此,在边城两岸,一度博得了“小南京”的美称。(待续)

    陶穆2021-01-03

  • 将先生新书流星天王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三方夹击!
    陈胖娃,吃狗肉出名。社每月配一斤肉给知青只够吃一顿。大家面带色,陈胖娃独自满面红。大狗不好整,他专门找奶狗。用脚踢,一脚个准。然后刺死、放血汤皮、几把柴火红烧,嫩肉一碗。大队周围隔差五失去一只奶狗。张妹出身干部家庭,曾经人称为狗崽子,见到陈就想起奶狗,经常暗自泪。我也于心不忍:“点小的狗,你也忍心吃”陈胖娃双眼一翻,歪油嘴说:“小?!蚂蚁蝗虫都是肉。”返城后陈胖娃工伤,当了门卫在城外仓库独自守了三几年。张小妹说,看门他那几年吃奶狗的缘故

    萧雨墨2021-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