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大师赵佩茹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男主的自我修养

作者:幽幽尼
更新:2021-03-05 17:25:57

历史军事热门

  • 师父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 前百名之争
    1.路过的风文/夏风(安徽)秋季,风掠过森林摘下叶子,鸟和猴子不再浮躁,它们静了下来眼睛里的红枫,更加孤寂风带走的绿色,成为了山的记忆森林深处,拥挤的小草并没有挽留风,它们知道风比刀快,刈割一朵朵黑云,于是一次次路过,大地与天空洁白了十分就像鸟声,啄破猴子的睡梦,醒在大雪前快乐,无忧的活在树林的簇拥中,仍然有风2.路过的风文/忘川(甘肃)四季像你一样自由,你像时光一样自由时光在大地上歌唱自由月光在每一株饱满的麦粒上起伏有虫在草丛里鸣叫此刻,我背负着乡愁一步步闯入无际的麦海沉浸于麦香里,回忆被拉得悠长思念成了剪不断的影子,从远方蔓延那些消逝的场景,已有了轮廓写满文字的纸飘起来语言,不再是一只落单的孤鸟明月渐暖,在故乡的怀抱3.路过的风文/钉子(河南)今天,我在格尔木布喀达板峰、沙松乌拉山、马兰山祖尔肯乌拉山、各拉丹冬、小唐古拉山我喜欢的女人一定和它们一样蜿蜒起伏的山峰是她随风飘逸的秀发今天,我在格尔木一列开往西藏的火车路过的风卷起大片黄沙我喜欢的男人一定和它们一样带着一丝温情的忧郁胡杨,是他健壮的骨骼4.路过的风文/陈金凤(重庆)斜阳彤红的脸微醺风,带着温度翻卷缤纷的日子泼墨描一幅不一样的山河枫叶渐红斑驳了疏影一树梧桐凌乱摇响寂寞风铃残花落下石阶小径肆意一半梦醒与谁辗转悲欢惹情思泛点点涟漪才上眉梢落幕一季的悲凉回眸已非来时路今夕何夕路过海棠依旧故人何在芳心暗许相思扰清梦5.路过的风虚怀若竹/河南终于季节放开羞涩走进酒吧与霓虹中端起杯红色液体一只飞鸟儿站立在屋檐的巢穴啾啾演唱停顿处顺势借琴音偷偷给幽远一记温柔的拥抱天边的红霞从云朵的缝隙里探出半颗脑袋微笑着搭起一座彩色虹桥那个女子滴答的心语从古老的雨巷赶来将一抹深情留给少年时的青涩6.路过的风文/心开(天津)一路奔波的暑热再进清凉山的瞬间消失山风吹来时,涛声阵阵烦躁的心也静下来聆听檐角飞鸟的低语飘荡的云,睁开双眼感觉丝丝凉意翌日凌晨的黑,盏盏明灯的亮照亮脚下的路风把幻城的方向指向月亮渐渐晨光熹微金色的,柔纱般的薰衣草随裙角飞扬的祥云里幻即是真,真既是幻路过了人间7.路过的风文/锋秀才(山东)一场太阳雨密织阳光总是喜欢这所谓的坏天气像转身没有遇见来去匆匆一地彩霞落英清浅秋季创作许多惊喜一场自由的太阳雨别有一番风味上心头杨树叶子亮了梧桐叶滴着花落的忧伤小鸟续着没唱完的歌我对淋雨情有独钟路过的风捎来向日葵的清香此时需要闭上眼睛用心感受原野袭来的庄稼物语担心久违的呐喊冲岀喉咙一场雨给两鬓的华发带来生机我是如此热爱大自然葱茏向枯黄洒脱的升华望池塘荷叶托着玉盘几枚珍珠白玉兀自滑动像极了我想你心的柔软东边日出西边雨多情在左沉默在右是什么让眼角染上迷离我知道我不告诉你8.路过的风文/月牙把稻草人的草帽掀翻,稻穗笑弯了腰抖落一襟秋色父亲摸了摸夕阳旱烟袋往背上一插挺了挺脊背不远处虫鸣,驱赶稻香起起落落9.路过的风文/金强(江西)天刚擦黑廊桥纳凉的人多起来灯火下每一张脸孔喜气洋洋,像集市一样热闹歌舞随处可见步行的人摩肩接踵是谁的汗珠顺着风的方向撒入夜空,星光点点10.路过的风文/王浩(河南南阳)你是春暖花开的使者正浩荡在地温升腾的人间用母亲爱抚的手掀开年轮灿烂的笑脸你是盛夏暴雨的先驱裹挟着乌云张狂不安你也有和顺的时候即便是缕缕热风也是人们热切的期盼你绷着肃杀的面孔走来吹落黄叶片片带来丝丝的清凉催熟丰硕的秋天你陪伴灰暗的天幕凌厉的刀锋刺痛人们脸面舞动漫天的雪花走向岁末终点风啊你路过高山大川历经春夏秋冬把你复杂的个性展现11.路过的风文/张玉霞(河南)树依然挺立绿叶替它回应风声小花、小草,以及灌木丛伏下身躯,把头颅低向黄土风过后,留下伤痕山依旧在风,忽略了那片掉落的树叶以及那些污蔑与广告12.路过的风文/海丰厚谊(安徽)八月,夜晚的风实在太热好在她只是路过路过的时候她让心脏停止跳动让眼眸定格她实在太热,袒胸露臂裸露着一双悠长的美腿作为男人我绝不能看上两眼那么,自己也会觉得自己不正经不正经啊!不正经一个诗人应该有一双审美的眼睛比如、比如,再比如可强烈的光亮会把眼睛灼伤尤其是燃烧着风的光亮即便她只是路过作为诗人,我绝不允许她也绝不会在人前袒胸露臂因为,诗人的女人不是酒池的舞女13.路过的风文:东城弈夫(四川)操着狼的嚎音我从北方来放送了苍凉和豪犷那些遥远的记忆大漠中海市蜃楼逝了又现草原上格桑花开了又谢我倔强的寒骨里生长着原始的猛烈吐出吴地媚音你从江南来踩着春天的步韵那些涨潮的季节河滩上的玉蚌含珠又吐珠乌蓬船的桨声落下又飞起你孱弱的纤指间流淌着水乡的柔情一个擦身惊鸿千里一场急雨难抵命运你捎走了蒲公英的梦我只能打捞春溪的桃影只因为我们都是路过的风既是风就只能去吹散天边的云14.路过的风太临(河北唐山)要开学了路过的风匆忙打扫校园里的寂寞柳枝摇动告诉操场上的鸟儿们快快隐藏起来酝酿了一个春夏的勃发和等待拽住捎信白鹤的翅膀乘风直上去老师描绘的科学幻想里翱翔校门口的保安正在打扫清晨为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接风洗尘

    单名一个瑜2020-12-19

  • 长征十一号是我国长征火箭家族里个头最小的

    最新章节: 封锁线
    老吴的肺癌县城旁边是座山,山上的树密的如麻一,杂乱但却有序地生长着在山背的那一面有一片空,说是空地,可要仔细辨的话,不难看出有几个坟在其中沉寂着。似乎是荒吧,可说是荒坟,可好像人一直打理着,好比说:天坟上什么都没有,今天上却有人在这里放了一些果;村民们觉得这里风水好,都如同赶鸭子一般纷迁往山脚下,唯有留下了个人——老吴,就在这空落的山上,常年的与坟包伴。老吴并不是这里的人而是从外县迁来的,与他起来的还有个六七岁的孩,暂且叫他小吴吧,小吴完大学后,就在县城里扎了根,逢年过节才回去看老吴一次,对此,老吴一说,“小吴忘本!”这天脚下来了一个县医疗队,是给每位乡亲免费体检,巧小吴今天不忙,屁股刚下,就听到村长在喇叭上“县医疗队今天免费体检...”,于是就说让老吴去体检一次,他也跟着去,的就是为了看看老吴的身状况怎么样。终于等到老了,老吴进去了,一会又来了,他说,“医生叫你去”,小吴听后,站了起,拍了拍屁股,就走进去医生,“我父亲的身体怎样?”,“该怎么跟你说,你父亲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的,只是......”医生抬头看了一眼小吴又继续说,“可能是外界素造成的吧,你父亲肺部一团阴影,我们手上也没带特别精准的仪器,所以有办法给你父亲做个更具的检查,我个人建议是去医院查一查,当然了,没是最好的,下一个,张桂。”小吴还想问什么,见情况也只好作罢。第二天“爸,您就跟着我去县城,检查一下又不是什么坏,更何况您没什么事情,才能安下心来继续工作啊”饭桌上,小吴苦口婆心对老吴说,只看老吴气的子一横,说,“你要是担我就回来,那县城再好,不过是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更何况这里还有你的亲爹!”,“爸,我在县城的作已经稳定下来了,房子车也都买了,我让您搬过和我一起住,这县城里虽不好,但也比这穷山恶水强得多啊”小吴无奈的苦了两声后说,“不好?!好那行,那从今天起,你别回来了!”老吴听完小说完后,伸出手就指着小的鼻子愤怒地说,“好!就走”小吴干脆一咬牙,也不回地直接开车就走了老吴在门口看着小吴逐渐去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提着几袋水果走了出去又过了几天,小吴刚走到司门口,突然电话铃响了接通之后,原来是县医院来的电话,说“老吴在下途中晕倒了,然后从山坡滚了下来,幸亏有个砍柴看到,不然的话,恐怕......”,小吴听到这话时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手“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喂喂,吴先生,吴先生还在听吗?”小吴忙回过拿起手机,“噢,噢,在,在的”,“您父亲的病在XX科XX室。”县医院那边说完便挂了电话,“道了,谢谢。”小吴愣了天后也挂了电话,连假也请了,转身就去了停车场然后开车前往了医院。到医院,小吴顺着县医院给地址,找到了病房,这时吴已经在病房里吃下药睡了,专诊医生找到小吴问“你是吴玉栓的家属吧”小吴擦拭着紧张的汗水说“是的,我父亲他怎么样”,“既然你都问了,那人的情况我就跟你说一说在给病人做完检查后,我柳主任认为是’肺癌晚期从目前的医学水平来看,好的几率很小而且术后的险也很大,所以我个人建…”,“咳咳咳、咳咳、”医生正准备往下说的时,一阵咳嗽声顺门传了出,原来是老吴醒了,“爸您感觉怎么样?”小吴凑去身子问,“还行,还行咳咳”老吴话将将落下便过头去问医生,“医生,能出院吗?”,“爸,这什么时候了,您还逞什么啊?”小吴连忙将枕头竖来好让老吴坐着,“你不,我这病啊,我自己心里楚,再加上我还想多活两呢,不想在这里干受罪。此时老吴没有注意到的是医生给小吴使了个眼色,好,爸,咱出院回家。”好了出院手续后,小吴搀老吴的胳膊让他慢慢的从上下来,不知是错觉还是么原因,小吴总觉得几天见的老吴似乎变老了许多这让他觉得当初不该对他那么大的脾气,“爸,我在那边,咱慢点。”小吴颤地说,“没事,没事,咳、咳咳”老吴说完转过看向逐渐远去的医院咳嗽两声。“爸,您在这先一,我上去办点事。”小吴罢,便打开车门离开了老的视线,老吴坐在车上说好,好,去吧,去吧”老目送着小吴离开后,也不道想到了些什么后抬手抹把脸。(上/完)

    白河蟹2021-02-26

  • 数组越界

    最新章节: 及时雨
    蜜蜂秋高气爽艳阳天,玉露凝珠挂叶面。悠悠早起未贪眠,起舞弄影舞蹁跹。纤足薄翅轻轻扇,采汁集粉醉花间。满载归巢酿成蜜,为谁辛苦为谁甜!

    功国胜2021-01-13

  • 魔兽世界珠宝日常

    最新章节: .逐出华山!
    熟悉的陌生人/刘洁成走在老市区的某些交路口,你会发有人坐在骑楼五脚气”的凳上,不停的问人:要不要换?曾经有外国友问我那些人什么的干活?真说起这些人还一时半会儿不清,总的来,他们的身份约是:本市没营业执照的个工商户自食其不给国家添堵正能量市民促民间货币和票市场流通的有人士全球各国币汇率牌价行的研究专家不法但不会被抓街头工作者为民提供便利的力兼体力劳动助人为乐者半多世纪马路历和社会变迁的证者获取货币票劵价差的事有成者全城市认识其人却不其名的本土名……说白了,(她)就是“牛”这些人大分为两拨。他的前辈大约可追溯到半个世前,除了买卖交换国内外各货币,还包括营粮票、布票工资头等一些花八门的票券另一帮同志则卖电影票。先聊倒腾戏票那人。那年头市的业余生活就上床睡觉,所虽说影片很烂电影院生意却好。当时尚未现“黄牛”这,这些人可以是开此行当之河。他们每天电影院售票窗开之前,就准过来把住那个,把大把的戏买到手里(他是否跟售票员作不得而知)然后那些无聊走投无路的市,会把他们围几个圈圈讨价价,问的最多是几点的?几几号?一票多钱?一般以时和座位的优劣价,有时原价张8分卖到一两块。譬如像《花姑娘》和《宁在1918》这类抢手货(者是男人为了复欣赏那十几芭蕾大腿舞)假如你不幸正有女盆友,那肯定是购买黑票的常客。他早在几十年前抛开计划经济按市场规律办。一旦影片即放映,就开始价抛售;影片始了,就几分吐血甩卖。万电影票死活卖完就走进影院己看,睡着了要看,绝不白浪费……后来视机和影碟干了电影院,从票贩子也都“猴倘变弄”了接着说那个“钱”的营生,上述行业同样都是把一张张刷的纸头(钞)买来卖去,币、美元、人币换来换去。们一天到晚不的问路人:要钱吗?有港币?有米票布票?他们利用闽侨乡人员的频流动,以每日汇行情稍高的格,为需要转币种的市民解困扰,这使他依靠街头活动养活自己成为能。令人折服是,再大数量款项,他都能家取来换给你凡多少什么币换到多少什么,这种高难度汇率计算,他都能几秒钟回你,真叫术业专攻。他们数年来所盘踞的业场所,除了山路与思明南交叉的那个历悠久的厕所巷口,还有大同与竹仔街交叉口,中山路的后路口等。他首先的英明操就是选址正确这些地点人流最大,还能眼八方,从容逮四面来客。反我坐我的凳子你走你的路,了偶尔稍微询你一下,一概干扰人家,基可以算是模范民。他们除非憋不住了去放泡尿,否则分钟死守在骑楼现场办公,午自带饭盒子就解决。他们全贯注地盯着每位行人,在茫人海中,任何一点点意愿的人,都会被他的视线捕捉。旦双方接触,卖不成他们也会强买强卖,多只会追上去聊两句。任何么东东的币他都有,并且确是真货,要多有多少。他们信誉比那些上公司、超超超型企业好太多。某些大牌企实际上只会整些骗钱的小诈,我们这些“不要换钱”的女绅士们绝不这个。客户自成交之后,假回头再找他们肯定是想做第单,不会是投。难能可贵的,我们这些马天使从不低声气,从不自卑五十多年过去,当年与他们天见面的治安员,都熬成摇晃晃的老头了而马路上这些勤的熟面孔却然健在,打死下岗。后来无换了几茬新人都只会是中年。他们就是不屁股,永远是定不移驻扎在打的老营盘,天就在那杵着把城市的风景态都看遍,全百姓天天都能见他们。现在都弄明白了吧你要是有一天在老街头的墙边,有人端坐凳子上死死的住你,请不用——那是你不心笔直的朝他面前走去,人误以为是换钱来了…

    祭酒2021-03-02

  • 魔倦

    最新章节: 一定要的!
    熟悉的陌生人文/刘洁成走在老市区的某些交叉路口,你会发现有人坐在骑楼“五脚气”的凳子上,不停的问路人:要不要换钱?曾经有外国朋友问我那些人是什么的干活?认真说起这些人,还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总的来讲,他们的身份大约是:本市没有营业执照的个体工商户自食其力不给国家添堵的正能量市民促进民间货币和票券市场流通的有功人士全球各国外币汇率牌价行情的研究专家不合法但不会被抓的街头工作者为人民提供便利的脑力兼体力劳动的助人为乐者半个多世纪马路历史和社会变迁的见证者获取货币和票劵价差的事业有成者全城市民认识其人却不知其名的本土名人……说白了,他(她)就是“黄牛”这些人大致分为两拨。他们的前辈大约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前,除了买卖或交换国内外各种货币,还包括运营粮票、布票、工资头等一些五花八门的票券,另一帮同志则倒卖电影票。先聊聊倒腾戏票那伙人。那年头市民的业余生活就是上床睡觉,所以虽说影片很烂,电影院生意却超好。当时尚未出现“黄牛”这词,这些人可以说是开此行当之先河。他们每天在电影院售票窗打开之前,就准时过来把住那个洞,把大把的戏票买到手里(他们是否跟售票员合作不得而知),然后那些无聊且走投无路的市民,会把他们围成几个圈圈讨价还价,问的最多的是几点的?几排几号?一票多少钱?一般以时间和座位的优劣论价,有时原价一张8分卖到一两块。譬如像《卖花姑娘》和《列宁在1918》这类抢手货(后者是男人为了反复欣赏那十几秒芭蕾大腿舞)。假如你不幸正好有女盆友,那你肯定是购买黑市票的常客。他们早在几十年前就抛开计划经济,按市场规律办事。一旦影片即将放映,就开始降价抛售;影片开始了,就几分钱吐血甩卖。万一电影票死活卖不完就走进影院自己看,睡着了都要看,绝不白白浪费……后来电视机和影碟干掉了电影院,从此票贩子也都“没猴倘变弄”了。接着说那个“换钱”的营生,与上述行业同样,都是把一张张印刷的纸头(钞票)买来卖去,港币、美元、人民币换来换去。他们一天到晚不停的问路人:要换钱吗?有港币没?有米票布票没?他们利用闽南侨乡人员的频繁流动,以每日外汇行情稍高的价格,为需要转换币种的市民解决困扰,这使他们依靠街头活动来养活自己成为可能。令人折服的是,再大数量的款项,他都能回家取来换给你;凡多少什么币能换到多少什么币,这种高难度的汇率计算,他们都能几秒钟回答你,真叫术业有专攻。他们数十年来所盘踞的营业场所,除了中山路与思明南路交叉的那个历史悠久的厕所巷子口,还有大同路与竹仔街交叉路口,中山路的海后路口等。他们首先的英明操作就是选址正确,这些地点人流量最大,还能眼观八方,从容逮住四面来客。反正我坐我的凳子,你走你的路,除了偶尔稍微询问你一下,一概不干扰人家,基本可以算是模范市民。他们除非是憋不住了去放一泡尿,否则分分钟死守在骑楼下现场办公,午餐自带饭盒子就地解决。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每一位行人,在茫茫人海中,任何有一点点意愿的路人,都会被他们的视线捕捉。一旦双方接触,买卖不成他们也不会强买强卖,最多只会追上去再聊两句。任何什么东东的币他们都有,并且确保是真货,要多少有多少。他们的信誉比那些上市公司、超超超大型企业好太多了。某些大牌企业实际上只会整一些骗钱的小诈术,我们这些“要不要换钱”的淑女绅士们绝不玩这个。客户自愿成交之后,假如回头再找他们,肯定是想做第二单,不会是投诉。难能可贵的是,我们这些马路天使从不低声下气,从不自卑。五十多年过去了,当年与他们天天见面的治安人员,都熬成摇摇晃晃的老头了,而马路上这些辛勤的熟面孔却依然健在,打死不下岗。后来无论换了几茬新人,都只会是中年人。他们就是不挪屁股,永远是坚定不移驻扎在铁打的老营盘,天天就在那杵着,把城市的风景百态都看遍,全城百姓天天都能看见他们。现在,都弄明白了吧?你要是有一天走在老街头的墙脚边,有人端坐在凳子上死死的盯住你,请不用怕——那是你不小心笔直的朝他们面前走去,人家误以为是换钱的来了……

    微风在秋天2021-02-04

  • A超

    最新章节: 新的洞府
    2020.7.22日记夜已丑寅,辗无寐,对着日记,喃自话。五五之年诸事未达,几时可放下。隐了音讯,了言语,只因奔波涯。《放下》江左郎/左溪河文2020-07-22想写一首歌说说这一生重的提笔无言中轻放下同样的艰辛谁谁容易草草的写来过是家长里短睡去一夜醒着也一夜浅的呼吸月有华东山

    黄翌歌2021-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