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月狼魂下载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网游之胜天

作者:陛下圣安
更新:2021-03-03 13:34:51

穿越重生热门

  • 一胎六宝开局奖励500亿

    最新章节: 级主巢!
    第三十八章再次见你(完稿)病后,并不像所有人期待般,经过生死后看透生死,看破红尘我还是很渴望回到社会上,回到人群中如常般,上班下班不过比之前更加热爱生活,每一瞬间对我来说都是来之不易,要倍感珍惜,感恩病友们说我很勇敢,说过去了还敢再次面对我和你们一样,都不敢再次面对;甚至有时回忆,曾让我撕心裂肺地疼只是我用另一种方式去忘记:将过去封尘在30万字小说里,不是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上天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那我再活一次吧。

    山间白雾2021-01-09

  • 醉美一世txt小说下载

    最新章节: 治疗
    烟雨红颜(小连载17)(邻家女孩17)紧张的期中考试始了。在这次始中,剑雨各功课都考的都较理想,由于时学习刻苦,握重点复习,握学习要点,其是在文科项考试中,都是考试时间刚过半时间,就交走出教室,每他走出教室那霎那,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眼,好像在说“雨是怎么学习,这么快就答交卷了”。在后一堂数学考完毕后,曹老向他们宣布了个决定:“同们今天考完试值日生吧教室扫一下,我们个学期就开始假了,考试成在一周后,由长分头通知同们,祝愿同学在这个假期中得愉快,但有条可别忘了做期作业。”没曹老师说完,学们都兴高采地议论开了。快的假期,是雨和夏云这对涉爱河的飞燕在他们那个小中的两个屋檐开始“筑巢、窝“了。每日了能在一起复功课外,剩余时间,都是剑带着夏云到城的河边度过。时,两人在河的蒲草中采摘满篮的苦菜,点着送给院中些婶子,大娘让院中更多的人们分享着那清香、酸苦的道。更多的大们,在餐中享着苦菜就饭的味。可每次在雨和夏云分菜,都向他俩投祝福和快乐的光,总是有一不寻常的话语祝福和恭贺着俩。“剑雨和媳妇还真是挺干的,每天过送苦菜,真让们过意不去啊瞧这小俩口,真是挺般配,唱妻随的,剑,快让你妈妈该把夏云娶过啦”。阿姨,婶的夸奖和祝,话虽然是玩话,可也把剑和夏云的心,的暖暖的。每这时,剑雨倒苦菜,就跑了去,可夏云的总是那样的带羞涩,红彤彤,还真的害羞来。那份甜蜜幸福的美丽,夏云的心中留短暂的快乐。几天的复习、苦菜,每天剑和夏云厮守在起,欢乐、尽地分享着那无无束的快乐时,这是剑雨和云在初涉爱河恋爱中,最幸和最快乐的一时光。这段幸的获得,无有同学们的猜疑指责,无有了人的管束和呵,无有了学习紧张和老师的斥。天真的快和可爱,在这假期中赋予了雨和夏云纯真爱,也让那份瑕的爱情在这假期中更显得定无邪。快乐假期很快就要束了,剑雨和云这对初恋的伴,也随着夏的过去,又开新学期的学习。可他俩那知,未等开学的子到来,一个然的消息,却这对恋人从此隔千里,只能鸿雁为他们传了……

    鱼家权少2021-01-15

  • 权衡九界称号

    最新章节: 你不会等太久的
    走过四季需多久?三天足够不吹牛。前日太阳露脸笑,但见靓妹长裙飘。傍晚夕阳忽闪落,轻风微凉手捂腰。披上开衫依然秀,春花昂首十分娇。踏上归程挥手走,天明入眼雨潇潇。丝丝寒意侵入骨,枯枝残叶愁心焦。翻箱倒柜找衣物,纱裙T恤冷无笑。毛衣毛裤套上身,暖暖绒绒小熊猫。香香甜甜喜入梦,凌晨狂风呜呜号。被里被外冷飕飕,喷嚏不停要感冒?掀起窗帘瞧一瞧,哪个瘟神敢出招?千片万片梨花开,白雪仙子跑错道!都言天公猴子脸,哭笑不得淘气包,继续翻衣找棉袄,穿越四季奇又妙。

    红尘蚩五行2021-01-22

  • 与烽火逃兵齐名的小说

    最新章节: 炼丹
    然后,人数众多的鬼子在前不断被打死的情况在继续,面的鬼子不断疯狂地攻上来不愿意留下进攻时的空档。国军队人数少,打向敌人的弹火力弱了,就如大雨,先雨点大,后来是稀疏,这一含着对只有一个营守卫的光门的刘营长他们来说,是很糕的情势,并且开始明显地现出来。在向鬼子开枪的张长,对自己营长说:“营长看来不好了!”正在向冲到半缺口上的鬼子开枪的刘营,侧脸问:“张连长,你指是什么?”“鬼子要近了。且,我们照这样打下去,优在失去。”刘营长明白:张长说得是我军的弹药、人力足的问题在开始显示出来。不要管他。我们绝对不能…”刘营长话还没有说完,几子弹急飞上来,击中他他紧着宽皮带的肚皮。“嗯一一刘营长发出一声低低的而短的闷哼声,双手捂着肚皮,晃动一下。“营长!”他身的一个战士喊道,非常专注鬼子的张连长听到了。就看一个站在侧边的战士,扶着己因肚皮受伤而痛的难受的双手捂住自己肚皮的刘营长这时,刘营长双手捂住紧系宽皮带的肚皮,同时,几股从他捂住肚皮的双手手指缝里涌流出来,看来,他的肚被多颗子弹打中,他知道自快要死了。他想道:老子就死,也要让你们鬼子陪葬。了这个主意,他看到身边靠,有一个炸药包。就喊道:把炸药包拿来!”张连长就自把炸药包拿来。问:“营,你要去炸鬼子?”“老子能被鬼子白打。”“这,你是不要去。”说完,张连长炸药包拿跟半躺在地上的肚上一片血红红的刘营长,刘长拿着炸药包,非常果断一,突然,没说一句留念的话身子忽地往缺口一扑,只看他人滚下缺口去。张连长看:刘营长急急地朝已经攻到口一大半的还要往前些的身的鬼子,张连长没有想道,营长会这样,他十分吃惊!阻止刘营长这一举止,显然了。看到自己刘营长几乎是滚向,已经到了大半缺口上的在边向上面开枪,边冲近鬼子。此时,在前面的多个子,注意力是上面的中国军。看到刘营长抱着炸药包,滚下来,都十分惊呆了!完来不及或要搞明白些什么时刘营长已经滚到他们的脚下顿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张长看到:那火红的光亮几乎自己下边一闪,他几乎感到逼近自己的温热的火光热度在他们下面的斜斜缺口上,他们有40多米的距离,被一大片乌蓝色的浓烟盖在里面刘营长和大量的鬼子都被炸……就在光华门,刘营长在皮被打成重伤的情况下,用药包和鬼子同为灰烬。在这战斗后的两个小时,位于南城正南的中华门,在下午14点多钟,被鬼子炮击后,中门的坚固厚实的城墙靠近地部位,被炸成了两个大洞。时,在城外准备攻击的、心切的凶残鬼子看到了两个在烟中显得模糊的大洞,仿佛开在那里,等着他们进攻,时间,攻城不再是一件事不企及的事,对于鬼子来说,起都变得轻而易举了。他们喜的不得了!守在中华门城上的中国国军战士、指挥官不畏强暴鬼子的中国军人,们留少数的人在城墙上,全国军战士跑到了内城墙下,鬼子进行了两场胆战心惊的烈的血拼!结果是鬼子被杀了两次。日军第六师团师团谷寿夫亲自指挥。谷寿夫非豪迈地认为日本军队会轻而举地杀死中国军人,因为,军个个都有一身过硬的刺杀术,唯一的遗憾是:他看不在内城里的两军进行的残忍白刃战。此时,上去的一两个鬼子只剩下二十多个脸上肚皮、手、腿等受伤的、在血的被英勇坚韧不拔的国军兵杀得魂不附体,非常恐惧面如土色的鬼子跑回来了,中有一个中队长、圆脸的吓脸青变黑的32岁的耕造英志非常不安地到了正等候战果、外表温和内心如毒蛇的,副非常光润长马脸的谷寿夫前。据历史记载:谷寿夫参过日俄战争。那时二十多岁他作战非常厉害,他一看到日军打败的饿军士兵就痛快不得了,看到押在他面前的军战俘,直接说:“把他们部处理掉。”他的意思是:他部下把俄军战俘全部杀掉……马上,他的部下对站在前的三十个俄军战俘端枪就。但是,在惊心的枪声中,仅看见部下枪杀战俘是不够。他还亲自拿出手枪,走到前几个俄国战俘的身边,抬就射,也不选择角度;他还起腿先把一个战俘踹倒在地一步踏在其肚皮上,开枪了一枪打中这个身材宽厚的俄士兵的头,看到他死了,谷夫喊道:“哟西,以后你们他对自己部下)就这样干。不是最后一次,今后还有。……现在,已经55岁的谷寿夫,第一次参加了日俄战争第二次参加了对中国的侵略争,是师团长的他非常清楚自己部下去和中国军人血拼他绝不去看这样的场面,但,他要直接把自己意图让部去完成。他明白两军白刃战杀死对手或被对手刺死是公的,双方的死亡是平等的。是,他喜欢这样的方式:亲指挥部下,根据自己的意愿没有任何一支枪在手的人,管是军人和平民,都无情地杀他们,而永远不会被报复他这一思想正是跟西方列强的。他把这一想法存在心里等以后把南京城攻下,他就部下这样干一一一杀光所有中国军民,老少不论,连婴都要照杀不误,谷寿夫在心想道。现在,在这样的思绪,谷寿夫看到了中队长耕造脸灰黑发抖地到他跟前。“团长,支那军人太厉害了!“那尼(日语:什么)?”支那军人又一次把我们杀退。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谷夫听了,一度鼓起了的杀气如一个皮球哄地歇气了。他度的震撼:大日本帝国最优的勇士居然又被中国军人眼睁地杀退了!他一度对中国人的蔑视被眼前的事实震撼!他不肯承认中国军人的厉,但是又感到十分的没有脸。他感到了中国军人不可战的意志,是无法摧毁的。他望了,差点想剖腹自尽。这强势的、外强中干的小人为要面子,就想道:我要演一戏,以表明我在天皇的面前哪怕只有一次没有战胜支那人,我都要剖腹自尽。想到里,他故意当着身边的人说“这两次被支那军人打败了我愧对天皇,无脸面对我们大的天皇陛下,我只有剖腹罪。

    洛丽塔2020-12-14

  • 王令仙王的日常生活

    最新章节: 妥协
    #pid695625{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2.jpg");}第六十三章准备,最后一轮比赛前夕!冥幻柔来到弋痕夕的宿舍,山鬼谣也在,看见冥幻柔来了,问道:“你怎么来了?”冥幻柔不开心,“干嘛?我来不行吗?”“行,你来哪都行。”山鬼谣不在意的说,“幻柔,你...你比完赛去哪了?我叫你你都没有理我...”后面那句弋痕夕的声音小了很多,“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家里的衣服还没收,所以回去收衣服了。”冥幻柔开玩笑道,“这借口真烂。”山鬼谣在一旁默默的说,“要你管!”冥幻柔瞪了他一眼,“额..呵呵...”弋痕夕一脸无奈,抢在暴风雨之前阻止两人吵架,“哼!”冥幻柔和山鬼谣很默契的甩头,弋痕夕夹在中间尴尬不已。“弋痕夕,你的伤好的怎么样了?”冥幻柔问,“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弋痕夕激动的说,并要展示给冥幻柔看,用力过猛,咳了两下,冥幻柔知道他在逞强,用元炁平复他咳嗽,说:“明天的比赛你还是不要参加了,若不然钟葵老师都救不了你!”冥幻柔严肃的说。看着冥幻柔严肃的样子,弋痕夕害怕了。对,他怕死,因为他曾经对月亮许过愿,他想要这辈子都陪在冥幻柔的身旁。“是啊,弋痕夕,反正鸾天殿也赢定了,你还是别去捣乱了。”山鬼谣的舌头总是那么的毒...“...”冥幻柔瞪了他一眼,弋痕夕不在意。“幻柔,你今天好厉害,居然没有用元炁就打败了浩然。”弋痕夕扯开话题,用一脸崇拜和羡慕的看着她,“还不是昨天,你的那场比赛让我弄懂了所有的体术心法,若不然,不用元炁想打败他,不可能。”冥幻柔想起昨天弋痕夕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样子,一股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呼...”冥幻柔平复自己的心情。“体术心法?!难怪你那么厉害!”弋痕夕低下了头,山鬼谣听见,很严肃的说:“姓冥的,我越来越想和你打一场了。”“哦?”冥幻柔抬起头,弋痕夕看着山鬼谣,他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样啊,好啊,不过先等神坠试炼结束的吧,省的别人以为咱们鸾天殿内斗了。”冥幻柔摸了摸下巴,“一言为定。”山鬼谣伸出手,冥幻柔愣了一下。果然还是个孩子。冥幻柔和山鬼谣击了个掌,这件事就定了下来。冥幻柔在弋痕夕的宿舍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谁知道有个家伙正等着她呢!冥幻柔无奈的看着一脸讨好的天净沙,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冥丫头,我有事找你。”天净沙一脸谄媚,冥幻柔下意识的捂住胸部,“干什么,我还是个孩子!!”冥幻柔‘惊慌’的说,“不是!你....”天净沙服了现在孩子的思想了,“我对你没兴趣,也就你家左师会对你有兴趣。”天净沙毫无保留的说了出口,待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我..什么都没说哈!我什么都没说...”天净沙讨好的说,“天净沙,你,找我什么事?”冥幻柔问,“我...哎呀...这个...那个...”天净沙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喂!你到底要干嘛?支支吾吾的是不是个男人?!”冥幻柔皱眉,“喂!我怎么就不是个男人了!支支吾吾就不是男人了啊!”天净沙还不乐意了,“嘁!”“最后一场比赛了,看在咱们这么熟的分上,你就,那是啥呗!”天净沙还是说不出口,“哪个啥?”冥幻柔不解,“就是...就是...哎呀!让着点我们!”天净沙气糊涂了,“啊!放水啊!没门。”冥幻柔恍然大悟,然后果断拒绝,“你!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天净沙不死心,“有啊。”冥幻柔嘴角勾起一抹奸笑,“是什么?”天净沙期待,“那就是...”冥幻柔准备发动流光幻影,“等你娶了的元金吧!哈哈!”冥幻柔快速逃离现场,“喂!冥幻柔!你给我站住!”天净沙气的大叫,“现在的孩子都是什么思想!屁大点小孩就说让我娶妻!左师!管管你家冥幻柔吧!”

    李小三皮2021-01-15

  • 五行元灵百度百科

    最新章节: 天涯海棠
    骑着一辆加重的自行车,载着,我们穿行在巴里坤到哈密市公路上,当然,我们是从油田建处的路口上来的,给工地上菜,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萍包工头的妹妹,高考结束后来新疆,从甘肃的武威市过来,哥哥的工地打杂。父亲有事情甘肃老家了,买菜成了萍的主工作,但要跑几十公里,过去她的爸爸骑自行车去,萍一个孩子,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包头就临时安排我和她的小妹去菜。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我扮演了人力车夫,外加萍的私保镖。一路上我拼命地蹬着车一言不发,时而有些颠簸,萍不自觉的从我的腰间抓住,随又慌乱的放开,因为天热,我体恤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她这不时的一抓一放搞得我心猿意。一个男人的自卑与这少女的丽捆绑在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道不同,心不一,情何堪?大骑行十几公里的地方,天气的热加上人心的郁闷,让我有些流浃背,速度明显放缓,萍轻地拽了我一下,让我停车休息下,路的两旁是宽大的防护林我们索性在此落脚,高大的白树后面是很多种树木,在这干的戈壁滩上无疑是一道亮丽的景,人和车子一起进了树林,爽的感觉马上来了,找了一处树叶和青草的地方。我顺势就下了,萍看着我微微的笑着,瞄了一眼,却不敢认真的审视位单纯的姑娘。也许是太累,知何时我居然睡着了。汽车的叭声惊醒了我,迷迷糊糊中感有个重重的圆圆的东西压在我胸腔上,惊慌中睁大眼一看,萍的头,也不知啥时候把我当枕头睡着了,不知所措的我,立马跳到了嗓子眼,想马上推,看着她睡得很香又于心不忍我这才认真的看了看这位青春少女:白皙中泛着红晕的脸,不上是瓜子还是西瓜,反正很,细长的眉毛下一双大大的鼓的眼睛,睡着了都还是那样的人,乌黑的秀发象瀑布一样顺,手抓着我的衣角,均匀的呼气。粉红色的薄裙就贴在我的上,那么薄,那么的近,那么酥软......。一种雄性的本能如同熊熊大火窜上我的心,一种要吃了她的感觉燃烧着的心理极限。我的心里住进了只兔子和一个魔鬼,一个不停踹着我的心脏,一个诱惑追赶我逼到理性的边缘。就在这时有六七两油罐车从公路上经过不停地打着喇叭,萍被惊醒,了动身子,我赶紧装作睡死的子,萍慌乱中坐了起来,看着的样子平静了许多,我能听到拍打灰尘的声音。我沉不住气只好醒来,坐了起来看着萍,用双手往后梳理着头发,不好思的看着我。“你睡得可真死”萍笑着说。“工地上干活,有不累?也就陪你买菜有此享。”我回应道。“听爸爸说,是一个人从宁夏过来的,工地的人还怀疑你是逃犯。”萍打了话匣子。“你看呢?”“斯文文的,一脸的书卷气,看着不是坏人!”萍笑着说。“的不是坏人,但你也太单纯了!“我怎么了?”萍有些纳闷。知道对于初出茅庐的萍,看世的眼睛总是干净的,她怎么能信我这样的斯文人也会有邪恶想法。只是她的单纯让我没敢不忍心触碰理性的底线。“你天从工地上回来都在看书,都些啥书?”萍再次打断我的思。我给萍讲起了三毛、荷西、洛宾还有《滚滚红尘》......。萍听的很认真,像一个童真的孩子,那么的认真和入迷......“你知道的咋那么多?”萍深情的看着我,那是种别样的眼神,让我又一次忐不止。“赶紧走,耽误买菜了”我起身说。萍笑得很甜很轻,走过来拍打着我身上的灰尘在通往哈密的最后一程,我骑欢快的自行车,萍悄悄的抱住我的腰。......

    征战狂魔2020-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