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花仙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长风对什么

作者:弦弓藏
更新:2021-03-02 18:23:42

历史军事热门

  • 小小妃子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死寂弥漫
    《过年》拜年文/刘洁成春节有一件事,就连刚出生的婴儿都必须亲自去办,就是到人家里去拜年。我小时候也得这么做。那时商店只卖布,不卖衣服。年前母亲须得带着布料和我,上裁缝店量身,过些天再去取回衣服。那裁缝店的模样大约是一个店面,顶头挂满衣服;一张铺着绒布的大桌子,上面放有单把子大剪刀,黄色的长木尺,一大罐浆糊,彩色扁粉饼……桌边站着一个老阿伯,他脖子上挂着长布尺,双臂套着袖套,脸上的破眼镜都快掉下来,他从眼镜的上方看着我……这老阿伯拿着布尺在我的全身上下左右全都量完了,最后才将尺寸记在本子上。我就很纳闷:我裤袋里有几颗玻璃珠子都记不住,他却能记住这么多个数字,他是怎么做到的。后来长大了一些才明白,原来老裁缝只需看我1秒钟,就已经知道我衣裤的尺寸,八九不离十……春节一大早被叫醒起床,忙着穿戴:我穿着深蓝色咔叽布套装,新布料闪闪发亮;裤腿从上到下用熨斗烫出一条刀刃般锋利的笔直中线(这条折纹直到裤子穿烂了都还在)。裤脚加长了很多,然后往上折两卷,这样我万一身高长太快了还能穿。至于上衣,大约有一件保暖的卫生衣,如再加一件白衬衫的话,这衬衫必须泡一下稀饭米浆,晒干后衣领就硬生生地直挺着。脚上则穿着一双胶底帆布的黑色“万里鞋”……喝了几口甜稀饭,吃了一块煎甜粿,我们终于出门拜年去了。我小跑着跟在爸妈身后,经过闹热滚滚的中山路,来到海口的太古附近码头。潮水来来回回地拍打着破烂的水泥阶梯,我们走下海岸,验过船票,阿爸将我一把抓起,放进一只摇摇晃晃的小木船上。船上的男人摇着一支很长很长的木板,我用手帮忙划水,很快就到了对岸的鼓浪屿。那上面住着阿爸的广东仔老乡阿祥伯。阿祥伯夫妻迎接了我们,我躲在母亲的身后,伸出头喊了声“恭喜!”女主人伸手捏了一把我的脸。端来了几杯黑糖茶,还有一盘五颜六色的正月糖,我挑了一粒有颜色的放进嘴里,还收下了一只红包——这时,我该做的正事就做完了。听到外面很热闹,都是人的声音,还有炮子声,我们却呆在阿祥伯家里。我趴在母亲腿上,呆呆地等待大人的谈话结束。那两个广州男人很大声地“哇啦哇啦”,说的什么我不懂。阿爸每句话都有一次短暂的拖拉调,后来我知道这种讲话的间歇相当于某些长官的“这个……这个……”总之,阿爸唯一最流利的家乡话终于派上了用场。我打起哈欠……再次坐船回到本岛,我们到阿舅家吃午饭。戴着黑框眼镜的胖子阿舅迈着四平八稳的外八字步伐,笑眯眯地迎接我们的到来。开饭前,外婆照例会从小姨家火速赶来,她仔细察看了一桌的饭菜,很不爽地碎碎念,她说桌上的东西像是喂猪——舅妈只会打麻将,不会煮菜。好不容易又拜完了几家亲友,回到我们家路口,我立即飞一般的消失在小巷子里。除了坐船,拜年真的很不好玩。时光荏苒,拜年的传统习俗也行将匿迹。最早的改变是打电话拜年,把互相串门见个面给免了,双方都只听听各自拜年的嗓门声;后来声音也不想听了,电话都不打了,改为发短信拜年,贺词从网上抄来,除夕午夜12点一到,那些拜年短信争先恐后倾巢而出;再后来就是现在,连短信费都省了,微信时代来了:找一个别人用过的祝福字画,手指头一戳,所有亲朋好友通通“春节快乐”。甚至春节一到,连人都找不着了,都出门旅游去了。时代变了,当大多数人都变成这样做了,我们要学会接受,从前无法回去。沧海桑田若能够明白,那生存意义又何在?161820200120

    飞鱼星光2021-01-25

  • 无限进阶有声

    最新章节: JOJO六|四
    还是不敢出门日记2文/刘洁成因为新冠疫情,10天没有出门了。自己不出门,也没人会来,实也有一些好处:1.可以好几天不刮胡子,人外貌已经没有用处。2.裤子拉链有没有关好也所谓了。3.反正时不时就想躺着,床铺也不用理了。4.也没必要天天洗脚了,久后被子脏了被子……我一直是有洁的,疫情把我逼神经了唯一不妙的是头发疯长已经基本形成披头散发及蓬头垢面,堪比外面流浪街友,我担心一旦布全城解禁,我打开门吓到人。即使我现在玩出门剃头,估计那剃头也都是“要命不要钱”主儿,师傅早都躲起来。有人说我们这叫与世绝,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我常常会突然发现某常用词其实是用错了地——因为只是呆在一间子里不开门而已,我们持与外面信息亲密接触就不叫与世隔绝。其实有两个自信:血压自信体温自信——我瘦,身估计没多少血,也就不高血压;我体弱,没什气脉,也就从来不发高。但为了对他人负责,还会早晚量体温。非常期在家宅着,如果身体现其他意外,就意味着须出门冒险,比如牙疼我想说的是,这两天开牙疼。我仿佛看见两公外医院闲坐着的牙医们正在向我招手。疫情向的拐点迟迟不来,我的拐点似乎到了。这些日的痛切感悟是,没有人够预见自己的命运结局唯有告诉自己要更加坚!望着窗外夜景,远处座全省最高楼,还在不的变幻琉璃色彩;脚下步行街空无一人,街两楼面的LED布景灯依然绽放光芒,似乎在诉说里曾经夜夜拥有的繁华况。夜已深,寒风发出呼啸拍打着窗户玻璃,告着新一波的寒流正在来,明天将会更冷……于20200206

    永之羽2020-12-09

  • 大唐:我的命妻是长乐

    最新章节: 意外来电
    燃烧自己的人——曼德拉勃崛天堂下面有阴阳、有黑白有善恶、有美丑有时还真难分清楚天堂下面有两种人有的人把黑色穿戴在外面把光明高举在心上有的人把白色穿戴在外面把黑暗藏匿在心里天堂下面黑暗波涛汹涌着光明黑暗幽深囚困着光明黑暗漫长磨损着光明曼德拉是把黑色穿戴在外面的人挺进着黑暗的汹涌曼德拉是把光明高举在心上的人穿越着黑暗的囚笼曼德拉是心中燃烧着不落的太阳的人烧碎了黑暗的漫长顽石曼德拉燃烧着黑暗也燃烧着自己2013年12月5日轮到黑暗笼罩的时候曼德拉,燃烧成不落的太阳光明永远冲刺着黑暗

    偏偏是个胖子2020-12-20

  • 无限西游作者怎么了

    最新章节: 陈大宏,来了
    十几年前,我的父母相、相恋了,然后欢天喜的结了婚,再然后便有我。而现在:十几年后今天,他们的婚姻已到溃边缘----他们当着我的面就吵了起来,边着东西边对骂起来,浓的火药味充斥着整个房。吵够了,便各自走进个房间,狠狠地将门摔,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坐空荡荡的客厅。这是长后的第一次----我不明不白的哭了,不知是怕将要失去一个圆满的庭,还是被父母刚刚吵的那股狠劲给下着了。不禁想问:现在,我的母,他们之间还有爱吗他们的婚姻能勉强维持现在,也只不过是因为。我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泪痕,继续在父母面前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我的心真的痛了。不现在细细想来,父母离了也好,既然在一起不福了,也没必要为了我强....现在我是不在乎了,真的不在乎了。许父母离婚了,我将变可怜的孩子,到那时,会有人来疼我吧。我真感慨了;有多少爱可以永恒?!

    七冲2021-01-18

  • 随身小农场

    最新章节: 出山
    好漫长的冬季夜晚,真的失眠了,我是你的的亲人吗/不是,我只是你的一个网友,不知道姓氏名谁,不知道家住何方,我只知道我们走过了八年漫长的网络历程。认识你真好,今生遇见你是我一生的福气,也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珍惜的人。人们都说世界上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真诚的友谊,而我却经历了人生最美好的友谊,从此寂寞和孤独都在键盘上化为开心和快乐。八年的网络生涯谁人能坚持走到今天,又有谁会相信我们的真诚的友谊。天涯很远路好长,时光在岁月里如金流过,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相伴我们的是荧屏键盘鼠标,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相遇,只要我的生命还在,呼吸还在,我的牵挂就在,我的问候就在,我的思念就在,我的祝福就在。

    啊橘爱睡觉2021-02-12

  • 最强反派系统网游

    最新章节: 发飚
    泊在笔尖,如昨模,光影斑驳,彼岸寂,思念在指尖挥。一直就是这样,静而疏离,顺着告的方向,微笑着寻那一程走过的岁月幻梦相牵,夕阳温,岁月的皱痕,还闪着旧年的影子。多的时候,只是柔匀的叹息,那遗落昨日的痴情,如今又模糊的涟漪,那页用泪编成的书笺那枚烙印刻在了心太深。裁剪季节,润断句,清零飞絮深处,那里面有着的想念。轻柔的晚,透过窗,透过昨,用浅粉的胭脂一娇艳。巷口路转,斜挖空心思,那欢的痴迷里,驻足在尘,半盏青灯,揣回不去的倒影,朝暮暮,点墨成痴,那昨日再现。往事时光遗忘在一隅,成一种安静的姿势开始笑着流泪,开来寄往着你给我的月。长久依然,对,赋予无尽的决然对我,赋予唯一的恒。千山万水,素锦时,你说爱是在里,爱是在相惜。是,我收藏失落,心情愿为你付出一。暗夜的星空很深,触摸寂静凝望,年依旧,山水依然我的思念也开始纯到淋漓尽致,寂寞开的心里,缠绕了牵的追随,不管绕少个圈,不管走了远,始终不缺一笔雅,始终不能轻易忘。其实有念,其柔然到那么深刻,实到翻来覆去那样以割舍,又怎能将心掩埋?又怎能将切搁浅?穿尘而过几番阑珊,透着分的素月,信步时光长廊,深深的游思微醺了岁月的沉香几夕离愁的跋涉,碎了那望不断。整世界,忧伤且安静不知不觉中,回头望,伸出手,只看飘摇墨色的空寂,魂与心相互偎依,涩铅华,披上厚重素衣,去赴故事里那比风景还美的你年华飘摇,一世一,一生一念。我的丽,被时光雕刻的尘不染。秋水情长岁月静好,生命就是一场告白,情感是那么的唯美和脆,不去想像完美有美,不去想象离别多痛心。囚禁的微掩饰着失落,这么年,不知道该怎样惜自己,苍白的明,我的旅程,谁来我买单?好想背上囊,带上永远,去生天涯。倾尽一生只为聆听一声呼唤灿烂一笑,胜过幸的感觉,转身的,首的,都在回望的视里静默。红尘的事里,我是怎样的着,执着到守望的待永恒。一程远眺风景,站成我与你相对的唯一,尽管单,尽管遥遥无期行单的影子碾过夜的声音,我看见那黄的一幕,在凌晨在繁华落尽,有多忧伤,沉沦卸下久的温柔,落英缤纷只是匆匆又匆匆,狂寂寞过,才懂得触目惊心的凋零有孤单,轮回的旧时,依赖上黑夜,留灰色的灵魂,借着盏青灯,伴着记忆世界里,写着寂寞故事,浅吟低唱的律,轮回着关于你一切。岁月阑珊,牵月悬,这一刻的默,折叠着记忆的,熏风入卷,让阳灿烂。路边的万千景,云雾漫天,我暇顾及,只记得回至长,重温很痛。水千山,只是隔着距离,平凡的日子安静的行走,无言怀,无数次的温柔绊,孤傲的心笑着始流泪,独隐隐忍疼,不强求什么,岁月里,去明白活的道理,如果流年再依旧,我愿将所掩藏,姿意合并着伤,将寂寞放在时里,伴着沉睡。孤,也不过如此。繁笙歌,细数流年,忘了还有什么?彼成寂,零碎不全,念在指尖挥墨

    少平绿2020-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