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异界召唤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小公主追夫txt百度网盘

更新:2021-03-08 4:19:26

穿越重生热门

  • 至尊战神萧尘

    最新章节: 我会陪着你
    我爱你爱得那么小心翼翼我怕太过用力会伤害到你呼吸像四叶草的谜底心底安宁哦把水加满生怕一不经意别人知道了我的秘密谜底的结局住着幸福的童话精灵

    秦兮2021-02-27

  • 爆宠狂妻之神医五小姐漫画在线看

    最新章节: 蚯蚓秘辛
    《浪漫高铁》群在排队等候一站幸福我此却怀念有你的柔初秋的街道漫着香烟味道往的人们忘记轻声问候想你清晨风轻轻低叫醒了心中沉已久的幸福如人们遗忘请停一站将爱紧紧藏浪漫高铁无前夫温暖了家方向因爱而生你而美照亮了的前方浪漫高全新起航繁华丝路下一站幸。。。。

    天赐三狼2021-02-15

  • 悠闲高手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 收编野珊瑚
    南山晓月发表于2020-7-210:05岂敢,玩笑了。向你学习。祝好!说真的,达者为师,理当敬你。祝好!

    风一色2021-02-24

  • 玉灵膏的功效与作用

    最新章节: 五色神光!
    儿时最盼望着大年三儿,这天,我起的很。麻雀从柿子树枝儿下儿蹦上东屋厢房的片上,没太叫。我站小院儿当间,裹着件布碎花的小棉袄,臃的总让人发汗,因为亲也早早起了,我便道脱了小袄即刻会被令穿上,只好挽了袖。天蒙蒙亮,总以为来及升起的太阳还窝村东头的哪片麦子地,院里罩着蒙蒙的白,或许是姥姥烧水烧团团的烟,笼在四周只有噼啪的柴火躁动响,倘若不打喷嚏,愣的站到天大亮也没理睬我。夜对于我时其神秘的,我总因天而出不去门,总以为夜里,人们只能生活灯光里的一方小天地,我不敢触犯黑夜哪是丝毫的触碰,因此这黑白交替之间,也觉自己能稍稍一窥黑的面目,因而产生一学者的骄傲。不一会,圆管样的炉子吃饱柴火,斯斯呜呜的火儿依稀了许多,刚提壶,我就跑过去,朝堆余烬扔些小玩意儿例如塑料子弹,四驱的包装袋......我爱观察这些东西是样在火苗的舔舐下变,溶化的,只有炮仗类不被母亲允许,但若只姥姥在家,扔一个也无妨,玩够了,着剩下的一小堆碎屑撒上一泡热尿,“刺”一声,水雾夹着灰腾起一尺多高,高兴了。只有这天早上,会忍痛拒绝了早饭的浆油条,心想还要留肚子等中午胡吃海喝。姥姥领我到东街买春联,大多是“金山山堆满屋”“抬头见”之类的,最喜欢日门神,但总记不得名,捧回家,摊在褥子,一缕的晨光便驱散所有雾气,顺着窗户进来,打进一片花花绿里,烘出了油墨香。这会儿就要炖上鸡姥姥舍不得下蛋的老鸡,又兼有了闹表,选定每天最先打鸣的鸡开刀,挨着柿子树,一抹脖,放干了血来年的柿子生的又大红,总以为是这点鸡的效力。这时候,面也得了,我拿过春联扶着凳子,眼看哥哥上去,三两下撕去旧,把着刷子沾了沾香喷的面糊,往门柱上砖墙上,大红铁门上抹,即刻亮出一道温的水印儿,捏着对子了又比,才小心地摁去,捋一捋,手也染了艳红。这老房,顿溢出生气,变得年味足了。八九点钟,姥带着女儿更是房前屋的忙活,至于忙些什,我也无暇顾及。男们要么倚在房檐下边,眯着眼,吐上几口致的烟雾,要么逛逛字路口,买些口儿大宜的炮仗,在乡下过,还是听响的多。这候就能分明辨出天和了,我顺着生了锈的子爬上房顶,在棒子头们当间儿趟出一条道儿。我总怕摔下去一是怕疼,二是怕摔去后再不许上来了。蹲在屋檐边上,好高想跳下去,却不敢,是慢慢的,慢慢地往蹭,挪到房顶中间儿站起来,好高!我看了门口的小圈儿(大口边两片小小的菜地,母亲爱跟里面转转即便这时节硬邦邦地剩了一棵干枯的杏树还是月竹家的那片小林,总是我爱去的。能看见村外裸露的庄地,和村里坑坑洼洼着羊粪球的小土道,看见谁和谁家的孩子操着竹竿“打仗”,字路口卖猪肉的大伯斜着刀剌下一条白油我俯视着所有人家的顶,发现那上面一样着棒子骨头,我成了世界小小的王,于是我喊一直陪我的哥哥叫他当王,我做小兵更觉得称心。炮仗在天是必不可少的,哥和朋友们买小卖部一一块钱的划炮,叫做黑蜘蛛”,火柴盒大的黑纸盒,正上面印只蜘蛛,盒里装着十个三公分长的小炮竹裹着黑纸,一头塞些红色的火药,那是引,但凡呲出火花,我要在第一时间捂起耳。只有这些是不够的再把去年剩下的挂鞭分成一个个的小爆竹连同打火机揣在怀里村口田间,走到哪里哪里便噼啪地响起来多半在砖缝里,空瓶,甚至于茅房中。孩们的爆竹放完了,就无目的地跑起来,伴飞溅起的水花泥点儿心也野了起来,在任电子产品“君临”这小角落之前,孩子们得依旧快活。眼看太升上去,街上的人少,听见谁家屋里儿“啦”一声,烟囱里冒烟,伴着锅碗瓢盆的撞声显得愈发亲切,子们直到闻见了饭菜味儿,仰起脖子使劲嗅来嗅去,猜着哪家了鱼,哪家炖了鸡,估摸着自个儿也该饿。回到家,就算稍晚,大人也不说,没准叫去小卖部买桶白酒剩了钢蹦换几颗硬糖儿。吃过饭,我收了剩的鸡骨头,来院里狗,这是我最爱的活之一。大黄狗“牛牛是从别人家抱来的,姥带我去人家看小狗我指着它说:“这只叫牛牛”,也许我是的“妞妞”呢。我端盛骨头的饭碗,在它前晃悠,它只吐着舌,哈气几乎要漫到我眼前。我退一步,它一步,我不给,它便实地坐着等,我扔过,它便张大嘴,漂亮在空中接住,三两口下肚,舔舔牙,摇摇巴,有时我捏着骨头它嘴边,它便歪着头心翼翼地用牙接过去有时我迟迟不松手,便松了口,“呜呜”叫起来,转着圈。姥说:“快给它吧,回扑你,没听说狗脸狗说翻就翻么。”我不愿地把骨头全倒进它盆里,牛牛埋头大口口嚼起来,我看姥姥了屋,便想在牛牛面彰显我的权威,故意过它的饭盆,高高举头顶,它退了两步,呜呜地叫起来,母亲见,便说:“你吃饭时候也不想别人抢你饭碗吧。”我想这道是很简单而且正确的从此再不这么干了。干年后又想起这事,当时竟和一只狗真正换位思考了,而这道虽然简单却越来越难办到了。晌午歇过一儿,就又跟着哥哥呼引伴去了。从村东头村西头,我们探险,里破烂往那里钻。有老屋,所有者已无从证了,只是每次出门都见它孤零零地伫在胡同口儿。黑瓦,土,窗户纸还剩下丁点,黏在窗框上,风一,挣脱着,怎么也挣不了,屋里无论是炕是灶台,都积满了灰,只有里屋的那两个木头箱子十分干净,子们有什么宝贝,不爸妈发现的,都往那藏,他们总能从那其取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趣玩意儿,我始终怀那就是机器猫的百宝了。风一停,空气显暖暖的,静静的,包着我散不出去的睡意我抬起小小的头,天深蓝的,我猛然觉得下的“地面”才是“空”,我已经准备好时下坠了,这使我眩地害怕,我闭上眼睛分明听到了心脏的每次搏动,也许从那时我对“活着”有了最步和直观的概念。望望这偌大的世界,怎也想不明白了,一转又忘了刚刚在想什么我从没狂热地想弄清一件事,只要跟着哥,便什么都不用想了也许这是最纯粹的孩的快乐。太阳一溜烟坠到西边的云彩里,出一片血红,洒在农们世代生活的土地上那土地,显着疲惫了孩子们靠在田埂上,有这时,土地现出她来的颜色——一片深的黄,和孩子们的肤一样。哥哥忽然说:晚上都出的来吗?”伴们回应着“怎么了,哥哥顿了顿:“今晚上我约她见面,在......,你们都得跟我壮胆去!听见没”他睁大眼睛,接着瘦得像小鸡子样的哥被伙伴们嬉笑着摁倒地,扭成一团,我问怎么回事”,他们说少儿不宜”。闹累了又都靠在田埂上,聊学校里的事,一群十三的少年,难以掩饰春悸动的心,我又问么回事,他们说“你大就会知道啦”。我闷了,没人告诉我,么知道。暗红褪去,上三三两两地挂上星,风一吹,“滋滋啦”的饭菜香味儿径直到眼前,牵着孩子们回了家。这一天孩子饿极了,看桌上的年饭也只是满满的美味吧。我看向窗外的黑,想到这大晚上出去还是头一次,除了家的默许带给我的快乐外,这更像是一次与夜的直接对决,心中剩下了兴奋。鞭炮声五成群地传过来,催孩子们。由村北口儿去,沿着北后儿的石儿路一个劲儿奔东走七八个孩子,大摇大地,村外,隔着一大田,远处的寺儿上()已经放上烟火,这点儿,不多,就着零的黄亮黄亮的灯火透来,遥远的,又触手及。走着走着,右边的声响愈发清晰了,们刚路过小张本儿(),时间还早,正有看。大多放“闪光雷,两块儿砖头大小的子,包着七彩的纸,十几发,很便宜。一火星儿伸进包装纸里不一会儿,“噌”的声,一道白光直直插夜空中,略一停顿便开了,“咣”,在深的夜空中戳出一个极的洞,阳光瞬间涌进,又瞬间消失了。有年轻人,把“闪光雷立到房顶上,可放到半便倒啦,崩到人家顶上,看门的狗吓得回窝里,“嗷嗷”直,主人家出来自然要“哪个这么。。”“长眼”还没出来,前句便淹没在叮咣五四爆裂声中。挂鞭,小几十响,大的几百响最喜欢的还是“大地”,只要沾着半点儿星儿,那气势便在火与爆鸣声交织的战歌倾泻而出,那是与大同频率的颤动,每一都激起了土腥味。人打心底里高兴,每一爆竹都毫不吝惜地释出全部的能量,冲击我的耳膜,我捂着耳,硝烟味从我的鼻孔进五脏六腑,呛得让心潮澎湃。人们在这气滂沱的鼓点中,谁不认识谁了,好像整村子又融为一体,谁谁都更亲了,我极力喊哥哥:“过年啦!,他只是盯着盛开的竹们,呲着牙傻乐,听到我的话。我捂着朵,以为吃了好吃的看了放炮就是过年了带着小小的疑惑,模哥哥和伙伴们那“过应有的表情”。孩子又一次启程,你追我地奔走在北后儿的大上,离开小张本一里能闻见火药味儿,一声爆鸣,还很明晰,处的村庄们也呼应着起来,一个赛一个,子们的脸瞬间亮堂了这夜晚,像白天似的道路两旁的的杨树杈着光秃秃的枝条,一也不摆,影子映到石路上,交织着形成一绵延数里的网,罩住,令我觉得安心,何又是跟着哥哥和伙伴。他们聊天,多半是校里的事,后来爆竹起来,吵吵闹闹的,子们来劲了,于是就始唱歌,其实哪里是,分明你一句我一句吼着歌词,我总想不白他们是怎样把歌词得那样清楚,我总因不下一篇几十字的课而苦恼不已,况且这词更复杂得多。我放了思考,归结于他们“厉害”这样模糊的因。他们也让我唱首,我便嫩声嫩气的地着音乐课上教的儿歌孩子们边笑边学我唱我就赌气地不再理他,于是突然发现这儿的歌词我也没特意背,只是记起旋律歌词然就到了嘴边,原来们是这么记下的歌词我像是发现了他们最的秘密,得意地又哼了儿歌,小小的不满已一扫而空了。走热,脱了小袄,让哥哥忙拿着。像是从出生徒步的最远距离,走许久,爆竹声猛地依了很多,眼前的天空然暗下来,脚下的石路不知什么时候变成柏油路,我有些害怕但回头看看哥哥和伙们就又有了底。孩子走进一片钢筋水泥中这里的确像个城市,行道,路灯,直直的路,足有十米宽,两便是三四层高的小楼但这里除了我们,再别人。几点昏黄的灯映衬着这个死寂的地,让我不知所措。丁路旁边有一座像极了机关单位”的二层小,铁栅栏里边有个小的传达室,点着灯,不见人。爆竹声在这因彻骨并四处徘徊的气而彻底熄灭,我害了,要过小袄,催着家。伙伴说:“等你见完一个人就走。”问是谁,他们嬉笑起,说“你嫂子”。过许久,在路的尽头,约飘出一个人影,在伴们的怂恿下,哥哥那边走过去,我想跟,却被拉回来,哥哥诫我,“老实呆着,可是你哥我的终身大啊!”伙伴们用脚底送别了他“滚!”。知谁找了个空瓶子,们借着灯光在丁字路踢着瓶子,这无聊的我和我的小同学们都屑进行的游戏,倒成死气沉沉的城市中唯的,绝妙的乐趣。瓶飞来飞去,一会儿就头大汗,离近了能看腾腾的热气,猛烈跳的心驱走了一切恐惧寒意。踢累了,有人议去听听他们这么半在说什么,于是有人谍样的溜过去,又有提议让我冲对面喊“子”,我不理解这有么可兴奋的,一度拒大喊大叫的行为。他说这样就算是我也能上忙了。我便欣然答了,我喊,对面没什反应,可这面却笑翻。间谍偷摸的又溜回,大笑着说:“什么意儿啊,俩人离着八远,有一句没一句的”不一会儿,哥哥带腼腆的笑容回来了,伴们一拥而上,把他到地上,快活的嚷着秃子!(他之前剪过短的发型)我打死你”我不明所以,但从哥的笑声中也能感觉他并没有承受多大的痛,于是我也上去补脚。这时一个清亮亮声音划过夜空,我们见了——“再打就撕你!”,伙伴们忽然了手,伙伴喊“撕了的衣服啊!”,那个音回答说“撕了你的!”那面的身影跃动,在路尽头的拐角处入了刚出现的几个同雀跃的身影,消失了这面的小伙子们却尽欢呼。我想,这就是儿不宜的事啦。出去里多地,路过个小卖,伙伴们掏空口袋,着买了些熟食,面包几听啤酒。我吃了些食,面包,又要喝酒伙伴们笑着说“你个屁孩喝什么酒?”。又撅起嘴来,他们明也没比我大多少嘛!去的路上,又接着唱,是黄家驹的《海阔空》,孩子们灾难般粤语和音准竟也成为如今时常怀念的。到家,看见白胖胖的饺,一个挨一个儿,一圈的码在排档上。边上的水咕嘟着大气泡饺子一齐迎下去,先了底儿,被妈妈拿着淋通一通,都围着当打转儿,水一会变白,沫子浮上来,饺子踩着气泡,翻上翻下好似仙人们的腾云驾。这当儿,我问姥姥么馅儿,答曰:“你爱吃的啊,韭菜鸡蛋”,我听了就高兴的得了,又想起昨天看电视节目,便满怀期地问“姥姥会不会也饺子里放个钢蹦啊?这时姥姥便停下手里活,睁大眼睛望着我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事“咳!那要是卡着么办,咱不搁那个。她不屑的撇撇嘴,又是自言自语地说“你记得了,那时候儿你小,有一次吃桃儿,愣把桃核咽下去了,是急坏了我,那么小人,那么大的一个桃,还不卡坏了?我带去看大夫,那大夫从做郎中的,可好了,说能吃下去,就能拉来。打那以后啊,我天天扒拉你拉的屎,了一个礼拜才找着那桃核儿......咳,咱不搁那个......”说完,她又忙着手中的活计。这个事自然不记得了,可这事却听了许多遍。姥擀着皮儿,问妈妈,熟了没。姥姥手上沾的面粉,薄薄一层,得手背上的沟壑深的狠了,什么时候头发也拂上了白,我踮着去掸,总也掸不掉,姥揪了块儿面给我玩我去洗了手,帮着包子,不过是装点馅,把饺子皮对折,从左捏到右头,姥姥笑着那是“大仰巴饺子”我说:“不漏不就行!”姥姥赞许着“就,不漏不就行了。”大家子围着一张圆桌拿牙齿试探着热气腾的韭菜鸡蛋饺子,吹吹,三两口吞下去,在肚里,从里到外都暖暖的,一碗白白的子汤,趁热喝了,如一碗甜蜜的粘合剂,一大家子人黏在一起再不分开了。院里,房,厢房,甚至茅房所有的灯一齐开着,房门口,两个砂布糊大红灯笼高高挂着,个足有大半个水缸大地上亮,天上更亮。里,大人们看春晚,子皮壳了一地,外面咣的,电视里说了什也听不清,哥哥早就着香,奔东屋取炮仗,我也跟着跑出去,叫了回来,让我披了袄,嘱咐我一定要离远的。哥哥把二踢脚在小圈儿的石头围栏,弯着腰,侧着身子我只能远远地盯着哥手上一个慢慢移动小点,突然,从那炮仗端猛然窜出一束火星哥哥背过身去向边上了两步,身后便“砰地腾起一道白光,又间消失了,等了许久忽然在夜空中那个极极深的,所有别的烟都到达不了的那个那点,它炸开了,它闪极耀眼的光,紧接着砸下来轰隆隆的雷声大地也随之一颤。我呆在那里,它小小的体里竟然隐藏着如此可思议的神力!如今回想那一刻,总是莫其妙的热泪盈眶。最一声炮响逝去,围栏围只留了几片破碎的竹皮,被寒风不经意翻动着,空气中有过缕烟,让着风裹挟着知带去了哪里。回屋春晚已接近尾声,暖管子排来呼啸的热浪杂着家人们的气息把彻底冲昏了,我看哥,已经很不明晰了,隐约的爆竹声中,我了起来,飘过粘了新的崭新的大红铁门,过摇摇欲坠的却藏着宝箱的老屋,飘过北儿铺着杨树的网的石路,和那个似真若假小镇......我会感到不可思议,儿时一天能记得这么清晰却记不得那时究竟是儿园或是已经上了学,后来我想,可能是许年的记忆掺杂在一起让我以为那就是在一发生的,我也曾纠结那小镇是否真正的存,毕竟在我印象里它幻影一般,为此事问哥哥,他也记不清了我除了遗憾外还有些小的窃喜。故事讲完我想过许多结尾,但究都放弃了,觉得不完美,其实这世间哪完美的事。我讲不出么大道理,就像这一多文字,写的也只是小小的“童年”,但“童年”对于我,对我们这些孩子,却是屋中的宝藏一般,在子路上,在爆竹声中它将伴随我们走完一。

    王小吾2020-12-22

  • 武侠世界大拯救游戏

    最新章节: 福尔摩斯探案
    花都卖花悠蔡君安词花卉坛圆又厚,朵朵情风骚够,瓣瓣也含羞。卖花姑娘纤纤手,微露的手背有人求。花儿啊!快快长,陪你上街去作秀。卖花啦!换几个钱养家来糊口。十里街花引诱,鲜花香姑娘瘦。亭亭玉立展,睁开眼眉清目秀。可吻的嘴唇红个透。花儿啊!快快秀卖完紫薇卖月季,抢红包!圣诞树上啦!金桔挂回扣。今年卖完明年候,宝宝哭,多难受。脸上酒窝盛满秋妈妈回来逗一逗。

    热风四十一2021-01-03

  • 抗战之帝国远征军卡夜阁

    最新章节: 无所谓
    刊登在秋天里的文字江无锡/纸墨情缘风将瓜培养成熟把枫叶捧至红山野。转身引领大雪铲人间的黑雨给时代润笔渴望书写的文字不会脱泥土不光出新,还要生露一颗晶莹剔透的心,风还未来袭,再次亲吻片绿色霜变着法的援助节打造一些闪光点余下爱隐藏在灵魂里落叶践最后一次奉献壮举捐遗,肥根枫叶看不惯季节萎靡洒热血,只求人间些灰色区域秃树落魄的候仍保持着豁达的心态风中,争春常青树甭管风如何挑唆一旦确认心的那个人就会和对方厮一生菊花绽放出佛光,照令现实的一切污垢顿文人、墨客,更是另眼看桂花不止溪畔、山峦阁苑就连千里之外的汗,也在酝酿一滴醇香石甜中带着酸不知你为谁儿操碎柿子开始眉目传一旦捅破那层窗户纸吻从嘴甜到心高粱经阳光雨地洗礼,再忆年少时轻狂惭愧得满脸通红水一鞠躬,谢厚土的供养鞠躬,谢阳光、风雨的携三鞠躬,谢农民之呵田地如期交出蔬菜瓜果稻谷、高粱……从不失于

    末日城危202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