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雾外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江山美男一手抓小说最新章节

更新:2021-03-08 4:26:09

恐怖灵异热门

  • 宅女在古代后宫的幸福生活小说下载

    最新章节: 导火线
    三个武林高手护送前任武林盟主回家,不料路上遇上杀手偷袭,武林盟主死亡,三人身负重伤,到鬼吼庄寻求帮助,期间有两个女子也到庄上求助。不久杀手们入庄偷袭,杀了一些人。两个女子决定和庄主秘密调查杀手踪迹,路上又被一批僵尸人袭击,还好两人得到高手相救。高手要其前往少林盗取断魂刀,两人一路打上少林,在下山过程里遇到一顶轿子经过,两人跟踪而去,发现杀手总坛,揭开了鬼吼庄庄主的假面目,经过两场血战,终于除去对方。

    相俊力2020-12-16

  • 李白九仙王图片超清

    最新章节: 摩托车
    弟言:交通费,越来越贵骑毛驴玩复古,宇宙神猴练瑜伽,姐姐梦多米诺一倒;无穷花相思泪映山红自学做梦三点爱情,苦行闻独觉,大头和尚,农转,户口。一首唐诗,见证衰。一段宋词,见证南北一条天经,见证历史。一喜鹊,世纪灵媒。一朵樱,根在华夏。混血超人,明天语,弃辞著经。啊—哈!!喜鹊妹,哥来了。饭了,往这看,往这看…。凤凰岭,山脚下,密林处,有一位长相怪异,身红袍的老者,大约五十岁下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一出家人,他的手里提着食袋,正在树林中呼喊着什。他嗓音洪亮,惊天动地空谷回音。忽然,从密林四面八方,飞来一群喜鹊,她们就像是士兵听到了军的口令,从正南正北,东正西,东南西南,东北北,八个方向飞过来,她边飞边回应老者的呼唤,喳喳地应答着,她们的叫,充满了喜悦。二十几只鹊妹,她们飞过来,落在梢上,同时,她们皆瞪大双眼,紧盯着老者,注视他的一举一动。就像是一一个的小妖精,她们知道红衣老者又送来了唐僧肉树林里的蚊子,她们嗡嗡,也来凑热闹。不过,在片林子里,喜鹊和蚊子,们是老死不相往来,想接,都是科幻。红袍老者蹲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小笤,他扫一扫地面上的尘土然后,他又用嘴巴吹了吹在确认地面干净后,他在中央放上一小堆碎肉块,后,他高声呼唤:喜鹊妹往这看,往这看。说完,着红袍的老者,他快速地起来离开,并没有回头。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终是爆发了,有十几只喜鹊她们从树枝上空降下来,开夺食大战。夫妻之间,相配合。本地领主,驱逐来者。没用两分钟,那一堆猪头肉,被喜鹊妹们给分完毕。凤凰岭,山脚下成了名副其实的清净之地在这里,看不见一只青蛙就连一只癞蛤蟆都没有。命种类的单调,不知喜鹊和蚊子妹们,她们是否会到孤独。喜鹊喳喳叫,蚊嗡嗡叫,一个为唐僧肉而,一个为吸血而来,都是了生存,都是为了活下去这会儿,那位身着红袍的者,在几十米外,又蹲了来。他在重复做刚才的工,用笤帚扫一扫地面上的土,然后,他又用嘴巴吹吹,在确认干净后,他又把一小堆碎肉块,放在正央,这时,树梢上有响动原来,是喜鹊妹们尾随而,她们准备展开第二次夺大战。民以食为天,鸟以为贵。在没有人类居住的林里,喜鹊们是不会在那筑巢的。喜鹊们,她们世代代与人类为邻,就是想拣拾一点美食。人类的残剩饭,对喜鹊们来说,乃极品美食。身着红袍的老,他把一小堆碎肉块,放土路的正中央,随后,他声喊道:喜鹊妹,哥哥我在这边,往这看,往这看说完,红袍老者站起来,又往林子的西边走去。红老者一离开,十几只喜鹊,她们快速地从树枝上俯下来,展开夺食大战。每只喜鹊妹,她们抢到肉块,快速起飞离开,找地方餐,她们嘴里叼着肉块,空中飞行的姿态堪称优雅看样子是充满了喜悦,就是士兵打了胜仗,哥伦布现了新大陆……在树林土的两侧,绿茸茸的嫩草,在茁壮成长。生命的呼吸是最动人的奇迹。露珠的洁,胜过情人的眼泪。生的短长,不是永恒的标志天空中,白云造型,变幻测。密林中,半夏和风,衣送暖。每一次喂养喜鹊身着红袍的老者,他都是潮澎湃,他把喜鹊妹们,成了自己的恋人,可喜鹊们未必领情。因为,喜鹊们,她们只喜欢唐僧肉,喜欢与人类谈情说爱。喜妹们知道,两条腿的动物危险,它们比妖魔鬼怪还恐怖,做事没有道德底线在密林的四周,生长着数棵高大的杨树。喜鹊在上筑巢,全凭眼光,不是每树都可以筑巢的。能筑巢杨树,枝杈要长得对称,三角几何形,四角形当然最好了。喜鹊们堪称建筑师,她们用树枝搭建的巢,里面用黄泥抹成小碗的状,能抵抗八级大风。喂喜鹊,身着红袍的老者,返回自己的虎人修道院。人修道院,这个可笑的名,是一位日本姐姐帮他起名字。其实,这座所谓的人修道院,就是一处民家落,小院内,共有三间瓦,坐落在凤凰岭的山脚下虎人修道院,大门口正上,横挂着金色匾牌,上刻虎人修道院”五个红字大。这五个红色大字,是北一位著名书法家的墨宝。到双休日,就会有游人来里取经。这座一个人的虎修道院,三间瓦房,各有处。一间为书房,一间为室,另一间瓦房,改造成厨房、浴室和卫生间。民食为天,出家人也是要吃的。更何况,住在这里的家人,他是自费出家,其的不是真的出家,而是在里研究学问。这位出家人他既研究佛学,又研究道,还研究天文学及各国的教史。这位自费出家人,日文名叫小山哲夫,又叫山东子,中文名叫母公弥,又叫海日东,绰号叫虎,五十来岁的样子,看长和身段,是正宗的九天仙模样,也就是阴阳猴,看出来是公还是母,故中文叫母公弥雅。母公弥雅这称谓,是一位记者送给他绰号。在卧室的北墙上,着一幅油画,是凡高的名《向日葵》,当然是赝品是由小山东子的邻居姐姐日本著名女画家吉艮美香摹的。画框为金色,与画景相映和谐,笔法细腻,辨真伪,乃为赝品中的真,就是凡高本人见了,他是无话可说,简直就像是世的双胞胎姊妹,非画家人,真的是难辨真伪,这弄假成真了。在卧室的北上,还挂着一本日历。吃午餐,小山东子回到卧室他凝视北墙上的日历,然用钢笔勾画一下,对照日本,标记一下接机日期,后,他亲吻一下日历,举是相当的古怪。小山哲夫小山东子,母公弥雅,虎海日东,他1962年阴历五月初五,阳历6月6日,午时正午,出生在中国吉省长春市朝阳区,一座日小楼,登记户口时,填写为阳历5月5日。父亲为中国人,母亲为日本人。出时,邻居李婶说,这孩子得像女孩,因此,母亲给起乳名叫小山东子,邻居婶听了,她不解其意,问山东子的母亲,小山东子母亲,她是笑而不答。因,小山东子的母亲,一直瞒自己的真实身份,邻居知道她是辽阳人,娘家人王。小山哲夫,小山东子母公弥雅,虎人海日东,的母亲,是一位可怜的日遗孤。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侨民在向本国撤的途中,日本商人小山武在旅大港,他把患病的小儿给遗弃,同时留下信物一封信函。后来,这个可的小女孩,她被辽阳一户王的人家给收养。1982年6月5日,20岁的小山东子,跟随母亲移民日本改名叫小山哲夫。初到日,在仙台市,小山哲夫,山东子,他一句日语也不说,变成了一个会发声的哑人。那些日子,小山东他是异常的苦闷。恰巧,一位漂亮的邻居姐姐叫吉美香,她正在用录音机学汉语,学得是半生不熟的她听说邻居小山家,三十年前遗弃的女儿找回来了她特意前来登门拜访。当,吉艮美香的目的很明显她是想练习一下汉语会话最适合的练习目标人,当就是小山哲夫了。不过,山东子初到日本,他有点腆,不敢和女孩子面对面话。吉艮美香小姐,她却很开郎,模样漂亮,曲线美,玉牙洁白,勾人魂魄日本女孩的谦恭礼让,和可亲,温柔善良,给小山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次,吉艮美香用眼睛示意山哲夫,把桌子另一头的笔递给她。就在小山哲夫钢笔的一瞬间,两个人的,无意中碰到了一起,小哲夫顿时感觉,有一股强的电流,从头顶上冲下来穿过五脏六腑,直冲脚底随后,又从脚底折回来,成他大脑一片空白。小山夫发愣,吉艮美香不解,以为小山哲夫病了,伸出手触摸他的额头,刹那间小山哲夫就像是中了邪,狂般逃出书房。望着小山夫的背影,吉艮美香笑道原来是处男啊!半年后,艮美香介绍小山东子,到京怪石出版株式会社,当运工。当然,是姐弟两个,一块到东京工作的,两人合租一套公寓。这里面原因是,吉艮美香在东京石出版株式会社,找到一美术编辑工作,所以,她会介绍小山东子当搬运工当然,吉艮美香的想法挺实,免费的汉语老师小山子,不能丢在仙台,便宜别人。要知道,当时,在本东京,想找一位汉语老,是相当困难的。更何况即便是能找到,家教费也天价,吉艮美香是支付不的。日本的女孩子,她们是很会算计的。吉艮美香小山哲夫,两个人合租一公寓,住在一起,当时在本,算是青年男女之间的常交往。因为,在日本,年男女同居,与订婚是两事。可是,小山哲夫他却把男女同居,当成了爱情初到日本时,小山哲夫,还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个年代,在中国东北,非女朋友,是不可以这样交的,更是不能住在一起。年后,在一间酒吧里,小哲夫提出要和美香结婚,艮美香就像是瞧外星人似,她瞪大了双眼盯着小山夫:哲夫,你想娶,姐姐?是的。美香姐,咱们恋五年了,也该收获正果了哲夫,恋爱是临时娱悦,婚是终身打算,岂能相提论?美香姐,咱们俩,鸳戏水五年了,不结婚,这啥性质?啥性质?哲夫,年男女,住在一起,互相究一下对方的生理结构与本功能,在日本国,这很常。我们女孩子,只要是结婚,她就是自由身。恋和订婚,是两码事,不能为一谈美香姐,我听不懂哲夫,结婚是社会意识形的产物,要有一定的资本础作为保障,是带有阶级性的。门当户对,嫁入豪,是我们日本女孩子的追。我们日本女孩子,结婚,要成为全职的家庭主妇是不可以再工作的,否则就是在污辱自己的丈夫。现在是搬运工,收入低,有资产,姐姐我,嫁给你你拿什么来养活我?听到话,小山哲夫发狂了,他手要打美香。吉艮美香大:哲夫,刚当几天日本男,就想打人了?敢打人的,是要有点本事的,要么能赚钱,要么是能升职,么是能出名,要么是敢竞日本首相……。说完,吉美香她扮个鬼脸,然后,若无其事的拎起化妆包,开了那间酒吧。酒吧求婚败后,姐弟俩还是住在同套公寓里。姐弟俩,还是块洗澡,一块睡觉,只不,两个人已经没有了共同言。一年后,吉艮美香出了,她嫁给了怪石社长的公子。不久,小山东子递辞职信,他也离开了怪石版株式会社。之后,小山子他写过小说,编过剧本当过导演,不过,都不是成功,因为,小山东子的维方式,还是中文的思维式,他一直不会用日语来考问题。经过十多年的努,他还是没能把自己变成个真正的日本男人。在日社会,一个男人的生存压,中国人是不可以想象的在伤心之余,痛定思痛后小山东子决心返回中国,新变成中国人。他发誓,新启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来重新审视这个世界。1998年5月24日,小山哲夫他以游客的身份,回到中国大陆。在中国的长江岸,东西南北,名山大川考察半年后,小山哲夫选在不起眼的凤凰岭,自费家,入门修道。他的疯狂动,无论是在日本的亲戚还是在中国的亲戚,他们是很不理解。不过,有一人是理解他的,那就是吉美香姐姐。吉艮美香结婚,她随夫姓,改名叫高桥香。小山哲夫在日本,没同学,没有朋友,没有知,因此,多年来,他与高美香,还一直保持着书信电话来往。日月穿梭,时荏苒,小山哲夫返回中国已经有十七个春秋。回忆昔,犹如梦幻,高桥美香倩影,一直在梦境中缠绕他。凤凰岭,山脚下,虎修道院,它位于郊区,处文明的边缘。这座虎人修院,更像是学问中心,它世隔绝。不是虎人在逃避实,而是现实在逃避虎人小山哲夫过隐士生活,不他主动选择的。住在这里虎人,他年轻时移民日本数年虚度,殊为可惜,放人生,羽化成仙,此乃为意,并不是他早年的志向虎人早年的志向,乃为天,非大彻大悟者不可告。而知之,悟而知之,皆为。

    大白爱吃瓜2021-01-01

  • 永恒之火荣耀圣令

    最新章节: 敲诈
    武林发生多起滥用私刑案,犯人全都遭到毒打,而且本该问斩的人却莫名其妙的被释放了。已退休的捕头金八决定调查此事,他联络了自己的好朋友汤成一起调查,得知此事与江湖里一个叫黑面狼的人有关,可惜黑面狼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其究竟是何人。金设下圈套,故意放出一个罪犯,引诱黑面狼出现。金成功将黑面狼擒下,路上被一个蒙面人偷袭,放走黑面狼。不久金查出蒙面人竟然是汤,金逮捕汤,黑面狼来救汤,金再次布下陷阱,终将其击毙,拉开面具,黑面狼竟然是汤的父亲。

    扇叶2021-01-14

  • 奋起吧狐狸精谁是攻

    最新章节: 金丹修士的拦截
    “昨天给你介绍的那个怎么样?”一大早,马仪见到刘晓便问。“还,还不错。”刘晓笑着马欣仪说道。“什么叫行,还不错。”见刘晓点含糊其辞,马欣仪接说:“有没有进一步发的可能?”刘晓想了想摇摇头说:“嗯,可能不大。”“怎么了,为么这么说?”马欣仪不地问。“他要找的是ONS,应该不会再联系了吧。”刘晓一字一顿地说“不会吧,他不像那种。”“哪种人,接触了知道。”“那你们昨天干嘛了?”“吃饭,喝啡,然后去了他住的地。”“晕倒,你去了?“去了,本来不想去,他非让去。”“他让去就去啊,你怎么那么傻!”“去就去了,这也什么啊!就当艳遇了。刘晓轻松地说道。“汗你可真够开放的。那你上住他那儿了?”“嗯没回来。”“真傻,你胆子怎么这么大,你不怕吗?”“这有什么?“你就不怕遇上坏人?“应该不会吧,不是你绍的么?”“我介绍的都敢这么对你,太气愤,得找他理论理论!”算了,别找了。”看到总进来,刘晓给马欣仪了使眼色…

    被狙击的魔王2021-02-05

  • 无尽时空旅行者

    最新章节: 收编野珊瑚
    “咣”的一声,教室的门被打开重重撞在墙上,姚贝贝气呼呼地走进来,穿过讲台时,向挡住她去路的朱丽大喝一声“闪开”,把正在擦黑板的朱丽吓了一跳,原本喧闹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接着进来的是余金鑫,后面是丁小萍、万晓晓、程艳。姚贝贝落座后,把书本使劲摔在地上,嘴里骂出一个字:“草”,她的同桌万晓晓默默给她捡起来放在桌上。丁小萍打破了沉静,说:“哎呀,妹,你为这种人至于吗?”“对啊,有什么啊!”程艳也说道。“谁说我为他,我是为我自己,我TM怎么这么贱。草!”姚贝贝回应道。听到这里,大部分人已经明白了八九分,转过头来看余金鑫。只见余金鑫帅气的头发落在眼角,正午的阳光洒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得更加英气逼人。此时的他正在整理书本,头偏向一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环顾四周,已经有同学开始窃窃私语……“别气了,出这个教室门看看,比他好的大把!”丁小萍继续说道。“谁气了,用你说我!”姚贝贝没好气地说。“你看你,还说没气!”程艳接着说。“你先管好自己吧!”姚贝贝又摔了一下书。“行了,都别说了!烦不烦!”万晓晓大声说了一句,谁也不吱声了。姚贝贝,学校副校长之独生女,身材、长相都中上,学习成绩也中上,但嗓门大,十足的大小姐脾气,平时喜欢跟丁小萍、万晓晓、程艳在一起,被称为“四姐妹花”。她们中间,丁小萍年龄稍大点,一般也是丁小萍说了算,其次是姚贝贝、程艳、万晓晓。余金鑫,刚转校来不到两个月,颜值极高。自他来后,学校所有的男生全被比下去了,连女生都自叹不如,不禁责怪造物主,缘何把一男子造成如此模样。自此,初一?三班也一下出了名,课余时间,不少高年级女生三五成群跑来看他,不时发出惊呼声,而余金鑫却泰然自若,一副气定神闲、习以为常的表情。据说许多学校的老师也经常向三班班主任刘老师打听余金鑫的情况,于是各种版本的余金鑫出现了。有的说他因不忍女生调戏才转来的;有的说他家境优越,但目中无人,在原来的学校呆不下去了;有的说他是GAY……但无论怎样说,在那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他的女生还是络绎不绝、层出不穷,有不少胆大的女生直接向他表白,含蓄点的给他写情书或送东西,更多的则默默暗恋他。如此一来,学校其它男生联合起来,对他同仇敌忾,女生则为他树起了一道保护墙。在许多女生眼里,余金鑫成了一个寄托情思的精神家园。上课铃响前,班主任刘老师来了一趟,他脸上挂着笑,似乎对异常安静的教室非常满意……

    奥尔良烤鲟鱼堡2021-02-10

  • 大明政客好看吗

    最新章节: 朱红笺
    第四章步步入深第一节上回说于过来给林彤当备和奴隶的,当时不知道那只是自一厢情愿的答案除了上面的答案有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林彤给一顶又高又亮的帽子。以前于帆为两人真心相爱以不用法律来保,只要心里有盖民政局红色章印可以了,不然他才就可以理直气逮个现场,是合捉奸,搁在古代可以将苟且的男游街示众后浸猪的。于帆后悔了没有那张盖上民局的红色章印结证,不过好像又以这样安慰自己至少他戴的绿帽是假的,不合法。于帆戴一顶不法但也是又高又的绿帽子,顶着日沿着轨道返回一条被废弃并铁黯然的轨道上,着一个被人戴上帽子并被抛弃的。当不合法的捉现场消失在于帆视线时,他才从个乌龟王八蛋变一匹被惊吓后挣缰绳的野马,他劲踢踏着地下,股跟点燃似在跑只有拼命地跑才以甩掉头顶上的帽子。于帆跑到路中央拦下出租,出租车师傅刚以为自己被抢劫,但又不能停,撞死这个不要命神经病人。一停,于帆撞向车门拉起,然后跟丢圾般将自己丢进,“嘭”一声。小伙子,你要去?“出租车师傅过头问。于帆又野马变成了木鸡一脸茫然勾着窗,还沉浸于当乌王八蛋的场景。彤和于帆两人都自己的初恋相互给彼此,初恋最大之处就是两人意可以发誓,发两人在一起永不离,可以海枯石天崩地裂,意思说只要他们俩分的话地球就会毁,地球上的人都会死翘翘。林彤于帆不例外;林承诺说,傻瓜我么可能会离开你,咱们俩会不离弃直到永远;于承诺说,宝贝你怎么伤害我,我不会伤害你。今他们俩分手了,彤离开了于帆;帆骂林彤为婊子两个人相互握住亮的剑,然后你剑我一剑,将对刺穿,直至对方体鳞伤,支离破长倒不起,可再么折腾地球都没毁灭——童话里是骗人的。“小子,小伙子,小子。”出租车师一个声音比一个音高。于帆“啊一声将放在窗门脑袋转向出租车傅。出租师傅看看车上的后视镜:“小伙子,你去哪里?”“平客运站。”于帆都不想就脱口而。于帆想扔掉绿帽子逃离这一切壕城的福新安镇如果椰城的黄石是于帆的家乡的,那壕城的福新镇就是他的第二家,那里有他的哥于文,三哥于,妹妹于冰。大于扬在老家。每别人听到于帆有个哥哥,一个妹时,都目瞪口呆说,你们那边没计划生育吗?当听到于帆说,在城黄石镇有的母一共生了十来个孩,有的最大的子的孩子比她的弟还要大时,那已经呆若木鸡了醒过来后那人对帆说,你确定你乡还属于中国的辖范围的领土?小伙子,你手机了。”出租车师又瞥一眼后视镜见于帆对于正在快的手机铃声无于衷时,提醒一。于帆又被拉回,他疯了,他还相信刚才的自己是如假包换的乌王八蛋,以为只个错觉是个梦是彤向自己撒娇。前两人吵架不到个小时,于帆肯会说,宝贝是我了,我不该冲动不该那样说话;时林彤肯定会哭说,对不起,是的错了,我那是意气你的,姚俊和我根本没那回,那是为了让你加在乎我,心疼。于帆一直认为人撒娇是天性,如果一个男人撒是人妖,两人能直在一起无非吵过后还能在一起于帆一接电话便:“宝贝,我错,我不应该冲动不该那样说你,不是故意的,是为我太爱你了。“喂、喂、喂,帆、于帆、于帆没事吧。”电话头不是林彤,是可欣。昨晚被于跟啃香喷喷的猪般的啃自己后,可欣觉得于帆为么不去啃易晓萌者啃小眼睛吴俊,偏偏选择啃自,那肯定是于帆欢自己,在对自表白。一想到刚被于帆乱抱乱啃就差点乱动手时梁可欣心脏鹿鹿撞,赶紧捂住脸进被子里,不是己没被亲过,但被人当成香喷喷猪蹄啃还是第一。一到早上就迫及待想见于帆,他对自己负责任不能啃完就丢掉“哦。”于帆被醒了,他才意识以往不同,这次是和林彤小打小闹闹脾气而已,是自己真的是当龟王八蛋了,林和姚俊东给他戴不合法但也是又又亮的绿帽子。个是值得自己发让地球毁灭全地人死翘翘的人,个则是姚俊东。俊东是于帆从小玩伴,几乎吃喝撒都在一起,长后一起考上同一大学,在大学里起喝酒,一起恶剧,两人喝多了在黑暗的墙壁里树下,甚至图书大门前的花圃里解裤子“嘘嘘”撒起了尿来,不道吓跑了多少对在花圃里正在卿我我的情侣,男会破口大骂,女柔声劝阻。梁可说:“你在哪里”于帆说:“去安客运站的路上”梁可欣说:“我送你去。”于没说话,摁了挂键后,放下手机将脑袋放在车窗向外,仅仅将两眼珠子寄托在远的天空,魂却被离自己的身躯。安客运站快到时出租师傅手转方盘速度加快,不停止转动方向盘愤怒地猛拍几下了几下喇叭声“、嘟、嘟”后,边跟着传来一片起彼伏“嘟、嘟嘟”声,一声声叫不绝于耳。出车师傅开了车门出来,站在车旁去,除了人头就人头,摩肩接踵,我从这边走,从那边来的交错插,是一锅煮了煮的粥。除了人外,还有满是以黑白电视没了画的雪花声和被鞭似的小轿车们发急促的哀求声。租车师傅的眉毛缰绳似的拧了又,然后钻着脑袋车后座的于帆说“小伙子,不好思了,前面的人多,车子过不去,前边就是平安运站了,你走几就到了。”于帆乎是被摔出来,次久坐后站起来会眼冒金星,踉了两步,才能够住身体。太阳好被一张很大很大透明塑料袋给遮了,它的光亮到半空就减弱一半再到地面时只剩温度。于帆被迎的人的汗味呛到,烦躁闷热的天把所有的汗味给出来,然后集中周围,每个人都己的汗味同时夹着别人的汗味,有香水味。手机了,是梁可欣。于帆,你到了没我已经到了,”可欣有点迫不及,“喂,你到了,我在面对平安运站右边直走大二十多米,那有家‘蓝色咖啡店,我就站门口。以前每次于帆一壕城福新安镇,彤都跟着去送他他和林彤两人都提前一个多小时平安客运站,然在“蓝色咖啡店喝咖啡坐一会。帆还记得,有一林彤给他擦去大喝咖啡时留在嘴上咖啡,然后娇地说:“慢点喝你哪是喝咖啡,是口渴喝水吧。于帆穿过凝固的味和被煮了又煮人粥,远远就可看见:梁可欣一休闲打扮,高跟鞋,蓝色紧身牛裤搭配白色短T恤,曲线应有尽有她露出洁白的牙,不断小跳向着帆挥着手。于帆为在人山人海中除了露出牙齿,段轻盈飞扬的梁欣外,其他人长都差不多,是假但没有假期的笑有点迫切着急。可欣有点傻了,帆头发本来就卷跟草垛似的,经与姚俊东的一番战后,更加凌乱不但头发凌乱,色的T恤被地上蹭得一块块间隔的白,并脸上苍白手臂上青一块紫块。“你怎么啦”梁可欣走到于跟前,手跟鸡毛子似的在于帆身弹了弹,想把衣上的灰尘给弹掉被弹过后颜色是了些了,但灰白迹还在,是弹不的。于帆就跟个人一样任由梁可埋头弹去他身上灰尘,突然他又昨晚似的双手一一收又把梁可欣紧抱紧,只是这都快把梁可欣勒不过去来。从轨到平安客运站的上,于帆的魂被去远远的,然后它置放到一个雾蒙的森林里,跟只有枯枝败叶,人,也没有东西北。这时于帆发了梁可欣,只有起眼前这个女人然后紧紧地将她住勒紧,才可以自己的魂给招回,才不至于一个迷失在雾蒙蒙的林里。梁可欣以于帆又像昨晚一又乱抱乱啃乱动,但于帆没有,只是像个孩子般死地勒紧自己。帆说:“我们在起吧。”梁可欣啄木鸟似的点了头。于帆昨晚就道,即使把梁可扔到床上,从头尾都啃个遍,啃梁可欣只剩一具髅,他都啃不出彤的味道,但至比起他当乌龟王蛋强多了。有了人相互的口头约的在一起,梁可和于帆算是持有情我愿的牵手、吻,甚至上床的行证。梁可欣不高冷,不再捂着巴走在汗骚味十的人粥中;取而之是一副湖面涟的脸,神采飞扬于帆手牵着手,时不时将两人的甩上去又放下来又甩上去又放下……。梁可欣的调变娇嫩了:“不要去壕城了,我逛逛街嘛。”帆知道已经和梁欣牵手了,再陪逛个街,买买衣,吃饭,下一步可以啃啃猪蹄,至扔到床上激战搏。可他还是愿执意去壕城福安镇与家人呆在一,猪蹄啃多了也腻歪,只有白米才是最长情的陪,梁可欣是猪蹄家人才是白米饭刚开始牵手,又上于帆脸色苍白情冷冰,梁可冰道现在只是试用,还没有到责怪帆资格,只好缴投降作罢。梁可说:“去壕城散心也好,不过你早点过来陪我逛买衣服。”于帆:“嗯,我先送去地铁站门口。送走了梁可欣,自一个人的于帆一阵头重脚轻,几步后前合后仰倒四歪;于帆连扶着旁边蘑菇型石墩,才不至于倒,说不定摔个吃屎。自从昨天班后到现在,于愈加不舒服,头脑胀,恶心,食不振,这会更加乎夸张,五脏六都给挖空似的,以前感冒发烧从未曾有过的感觉于帆现在每多走步就气喘,腿软眼前又是一锅煮又煮的人粥,整平安车站被围得泄不通。于帆完想象不出平安车的原貌,入口通、售票厅、检票道,还有候车厅统统做了调整,且于帆不知向那方向走去才对。帆想回壕城和家相聚的热乎劲被个粉粹,七七八地散一地,他坐蘑菇石墩上一筹展地看着这如蚂的人群。一会,机又响了。“于,今天回家吗?二哥于文的声音同在于帆身旁。正在买票呢,不人太多了,估计上才能到家。”帆在黑白电视雪的声响中竭尽全地喊。挂完电话,于帆站起来眼视远方的人群,毅然出现微风粼,耳边顿时响起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前面出现小学本董存瑞抱着炸包扑向桥底,又肉身举着炸药包喊:“卧倒!卧!快趴下!”顿“碰一声”烈火熊,董存瑞便于形碉堡同归于尽今日于帆要学一董存瑞,奋不顾扑向人粥,不然来个同归于尽。涛汹涌过后,于从水泄不通的平客运站里看出一端倪了,人群涌的方向或者就是站售票厅的通道口,“啧啧”于实在太佩服自己聪明才智了。平客运站的大门的小段距离作为人的缓冲区,缓冲的门是用两个栅手动移动,而大和和售票厅之间为乘客进入的通,同样为了限制流的速度,也用栅栏围成摺叠状只要售票厅一有间,两个保安人就打开缓冲区的放人进来直至堆为止。在外面看粥是一种感觉,为人粥里面的一是另一种感觉,了汗味、烟味、水味夹杂一起外还有人粥之间的擦碰撞后叫骂声啐痰声。在人粥只能够两脚站着没有多余的地方一会或者蹲一会累了于帆只好站小会闭目养神,小会后他又睁开随着人粥的脚步一动。人粥的开到缓冲区大约8米,于帆走了两个小时才到缓冲区口,进了缓冲区,于帆终于可以走停停,甚至可趁着队列停滞时坐在地上吃着早放在包里的两个梨——从昨天下开始于帆就口干燥、麻木,吃饭一阵胸口狂闷,吃点水果还行。次假日于帆很高也很沮丧,高兴是可以休息,可与家人聚聚,沮的是一出门口就人山人海给淹没。于帆边啃着鸭边看着周围的人大部分的人还是里规矩地排上队着,小部分的尤是年轻气盛的小子就绷不住自己冲动,忍受不了条由乌龟们组成队伍,于是八仙海各显神通,有试图推开护栏,的慢慢跨过护栏还有的甚至施展己的轻功一个跳翻过护栏直接到票厅大门。于帆边啃着鸭梨一边唧嘴巴啧啧称奇高手在民间

    痴冬书亦2020-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