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娇妻有空间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西游记之问道长生台词

作者:路鱼
更新:2021-02-27 23:26:20

网游动漫热门

  • 反派boss有毒墨泠

    最新章节: 开天第七式
    凌晨五点半。不说那些关于日出。就在这间房间。我假设我从橱窗外,看着?里面,暗色的植物,在呼吸。为什么呢?到这里我会想到高速公路?偏僻的高速公路?或者,哦,不可被挖掘的高速公路。暗红色的血。空气,因为冷,有些清新。城市。我在哪里?给你打个电话,不是因为被挽救,就想听你说话。也许你先是,被吵醒,欲将与这个世界接轨的懵懵懂懂。?而后,逐渐清醒,觉察到是我。听着你在说话,我感觉是另一个世界。为什么呢?我熟悉的语言,现在如此陌生?为什么呢?我想探究你刚才做了什么梦?为什么呢?我也想做梦?时间递进。其实,时间递进还好。最怕的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凌晨五点半。

    光头鬼哥2021-02-23

  • 君恩难拒全文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 纯阳雷火
    借婚在半个世纪共同生活中,姨是时不时的问姨:“你咋不借个妇结婚,入过洞后再还给人家?刚结婚姨夫坐在沿,深埋着头默无语。后来,有儿子,姨再问,夫只是憨憨地傻。再后来,有了子,姨又问,姨会当着孙子们的故意颠倒黑白地:“你奶是我借的”。孙子似懂懂地高喊:“奶是爷爷借来的!姨连忙压低声音道:“龟鳖孙,嚷嚷什么!”姨借婚的故事,得上个世纪六十年说起——1965年的2月,阳光透过薄雾,并不温地照着大地。袅炊烟在花县一个僻落后的村庄缭。羊儿咩咩叫着狗儿摆动着尾巴处觅食。忙着下的人们,扛着工,挺着干瘦暗淡脸,裹紧了上衣匆从村中走过。是春寒料峭的时,吃不饱肚子的户人,他们的心就跟这天气一样暖不起来。但有户日子过得更加馑的人家,他们脸上却浮现出少的微笑,闪耀着得的生动——自这家的女人在几月前去世以后,家的父子三人成三个光葫芦,少没穿,日子难过了。如今这个简得不能再简陋的家小院里,洋溢难得的喜庆气氛鲜红的对联在阳下格外耀眼,来往往贺喜的亲朋他们的脸上都挂喜气。因为这家天要给大儿子娶。新郎官是我的夫,一个刚刚从范学校毕业,又刚到铜城煤矿子学校任教的教师就在他还没来得享受自己挣钱养,自己挣钱娶妻喜悦时,他的母因病去世,他的一个月工资用来去世的母亲买了终衣——这是他里永远的伤痛。是前两日被父亲回来完婚的,他来想推脱结婚的间——家里一贫洗,自己刚参加作,没有挣上钱拿什么娶媳妇。父亲说,这个家在不像个样子,有个缝缝补补的人。再说不给你婚结了,我没法你在阴曹的妈交。他知道父亲不易,又当爹又当,也就应允了。说结婚需要花费父亲说一切准备了,他只要回来婚就好。他就懵懂懂回来了,为亲和这个家,回结婚。新娘子是这个村七八里地花沟张家的闺女她就是我姨——个长得端庄俏丽姑娘。这天,姨来了她做女人最福的一天。她蒙鲜红的盖头,由头毛驴驮着嘚嘚地沿着弯弯曲曲小道,走向她憧了无数次的幸福殿堂——一个知达理在外工作吃品粮的丈夫的家记得那次在媒人见面时,姨的几同伴也去了,姨同伴们戏闹得只了姨夫个大概,象中是个文气周的书里人。姨的母我的外公外婆快地答应了这门事。姨夫也一样那次见面时,有个姑娘叽叽喳喳,有的竟然说着溜的话逗趣,搞姨夫这个文雅拙的书生,脸红心,没好意思再抬。竟然没有认准个是姨,就被父定下了这门亲事姨夫常常一个人:是哪一个呢,婚时会不会把人错,会不会闹出话。当毛驴驮着夫无数次猜度不长相的新娘子,嘚嘚地来到门前,蒙着盖头的姨人扶下了毛驴,在姨夫面前。姨心里多日来的一石头才落了地。个认不出新娘子担心是多余的,娘子蒙着盖头,盖头的是新娘。夫为自己的愚笨偷地笑(这个花一直印在他婚后十年的岁月里)姨夫在外面忙着客人敬酒时,蒙盖头的姨坐在洞的炕上。她悄悄起盖头,细细打自己的新房:炕一头,整齐地叠一床被子,五彩绸缎被面上绣着开的牡丹花,两可爱的小蜜蜂正嘤嘤嗡嗡飞舞。子上并排放着两枕头,枕头上绣并蒂的莲花,两鸳鸯依偎在河里水。再看看油漆亮的柜子上,带亮闪闪精致的铜;一对大小适中箱子上,中间对地画着“喜上眉”的图画。那喜活灵活现,在梅枝头跳跃鸣叫。子上放着崭新的连年有余”的搪脸盆,桌子上放崭新的热水瓶、壶和擦得发亮的碗。整个新房一摆放有序。床上中的墙上,贴着对大大的“囍”;炕下的墙上,着一个穿衣镜,衣镜上也贴着一大大的“囍”字姨看到镜中的自,心里的牡丹甜地盛开着。姨的颊因幸福而微微着红晕,她把掀盖头的一角放了来,激动而又耐地等待着新郎。罢席散,送走亲,姨夫走进了洞。听到姨夫的脚声,姨的心在幸地跳。姨夫拘谨走到姨的面前,很想仔仔细细看那张多日来叫自苦思冥想的脸,着盖头的姨揣着动的心静静等待,可是姨夫刚伸的手又缩了回来正在姨狐疑时,夫忽地一下迅速掀开了盖头——是一张俏丽的脸看到姨夫急切想个究竟的目光,羞涩地躲闪。不姨夫捧住了姨躲的脸颊,说:“个终于看清楚了”姨看着长得端正正的姨夫,整地梳着偏分头,里有了说不出的欢。当姨夫再次“看清楚了”时姨问:“难看吗”姨夫不回答,情地摸着姨红如月枝头柿子的脸,轻轻的摇头。后,小心翼翼地起了姨——第二,当姨忙着洒扫院时,姨夫的父领着弟弟把他们房中的箱子向外,抬出新房一直大门外走去。姨觉莫名其妙,问夫怎么回事。停一下,姨夫低头声回答:“东西是借别人的,要人家。”姨夫的亲和弟弟低着头溜着墙根往外搬因为他们干着一见不得人的事情一件对不起人又以向刚娶进门的媳妇启齿的事情—尽管新娘子的公曾为这一个解棘手问题的办法暗暗佩服过自己智慧,尽管他还经给儿子说过你感谢你爸的“好意”。而现在,个一直好面子的恳忠厚的农民,得自己把人丢大。一种沉重的负感,一种欺骗人黄花姑娘的不地感,使得他今天个子矮了一大截他没有脸面对这俊俏的儿媳妇。不知道接下来这家里会发生什么难过的事情,但东西必须今天还家。人家说了,西都是新的,主是看在乡里乡亲看在公公勤恳忠的份上,看在姨和弟弟刚死去的的份上才借给他。不管下来将要生什么可怕的事,他们得溜着墙一趟又一趟地把子、箱子、脸盆、镜子、暖水瓶还给人家。这天上姨回到房子时房子已经空空如。不见了带着亮闪精致铜扣的柜,画着“喜上眉”的箱子;不见“连年有余”的盆,崭新的暖水;不见了盛开着丹花的被子,绣鸳鸯戏水的枕头炕上只有一张破子,地上掉下一鲜红的“囍”字姨心中刚刚泛起新婚的快乐,对好光景的向往,没有任何心里准时,突然被一掳空,荡然无存。的幸福一夜之间翼而飞,姨对未美好日子的憧憬犹如肥皂泡般破了。她浑身冰凉心如这房子般空荡的。她默默地腿坐在炕上,姨低头坐在炕沿上姨心里如涨潮的浪,澎湃不定。理眼前这个知书理的男子已经成自己的男人,可她竟然这样对待己,他离自己的咋这么远!寂静—长时间的寂静这个空荡的洞房装满冰冷的寂静姨夫的弟弟从门探了一下头,递来一床被子,那一床比破棉絮强了多少的被子。夫接过被子,抱床上。姨又气又地将被子顺着炕猛地拨拉到地上姨夫气恼了,“……”他脸色通,欲言又止。他让了,从地上捡那张千疮百孔的子,拍打拍打,放到炕上。这次没有拨拉被子,气呼呼地爬到炕,从炕角拿上从家带过来的蓝碎布包袱,挎在胳上,顺炕沿溜下,弯下腰去系偏口鞋带——那是双精致小巧的鞋姨夫看着燃烧着气的姨,看着她包袱,看着她急匆穿着偏口口鞋不好!“你去哪”姨夫担心的事就要发生,他挡了往外走的姨。去那都比到你家!”姨夫去夺姨蓝碎花布包袱,左手换到右手,姨夫向右手抢夺,姨又把蓝碎花包袱换到左手。夫急了,连推带地把姨强制性放炕沿旁边,摁着坐了下来。经这折腾,姨夫气喘吁,他坐在炕沿另一边,喘着气:“今天才结婚二天,你这样一,就不怕左邻右笑话?”“笑话你还知道别人笑?!”姨气愤地答,“看你人模样的,瞅瞅你做事能拿到桌面上!”姨再也忍不了,开始是愤愤说,后来是连哭数落:“高文轩高文轩,你把书念到沟里去了!姨专拣难听的话,可句句都在理姨夫自知理亏,不作声,尤其是的最后一句话,姨夫从外在到心矮了一大截,姨硬气不起来,低的头压得更低。受了很大的委屈受了想象不到的骗,这种难受劲有当新娘子的事人姨自己知道。在昨天洞房花烛缠绵之后,姨夫信誓旦旦说给她造幸福,一夜之,姨万念俱灰,抽抽嗒嗒地成了人。自从他和姨第一次见面到现,她怀着少女纯的梦想,无数次织着美好生活的缎。昨天在出嫁路上,坐在毛驴背上,在火红的头下面,她对未生活描绘的画卷历历在目。想着头心爱的毛驴驮自己嘚嘚嘚走向福的殿堂,走向个有文化的吃商粮挣工资的男人—她哭得更厉害。瘦小的肩随着噎一耸一耸的。脸挂着泪珠,如雨打的梨花。姨心像刀剜一样,疚如蛇般吞啃着的心。他为父亲出的这一招无奈苦笑。她听见窗外的父亲一声接声地悲苦叹息声“借婚”虽完成人生的一件大事但并未减轻他心的压力,反倒使的心里多了一份甸甸的愧疚。姨坐在炕沿上,低着头,恨不能时倒流,推迟婚期他不会责怪姨,知道自己伤害了俏聪慧的新媳妇他也不会原谅自。北方二月的夜寒气逼人,姨和夫如木桩子般默无语地坐了半晚因为连日的劳累沉重的心理压力加上夜晚的寒气使得坐在炕沿上姨夫瑟瑟发抖。看见了,心不落,拿了那床破旧被子给背朝着自深埋着头的姨夫上。姨夫发觉了一股温暖涌上心,他转身抓住了的手,怜惜地看那张挂满泪痕的丽的脸,说:“里本来境况不好给妈看病,办丧又花了不少。如我们结婚啥啥都有,都是借的。件事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娘家人…”姨的泪水似线的珠子。她的色煞白,因痛苦寒冷,姨的浑身在瑟瑟发抖。姨用被子裹了姨,紧抱在怀里。姨说:“我刚上班以后每月领了工都交给你。我们日子会好起来的”第三日早上,夫要去上班,姨早起来给他做了的。可怜姨夫的亲,看见儿子儿风平浪静了,心悬了一夜的石头落了地。紧皱的头舒展开了。姨姨夫送到村口,过那个从娘家带的蓝碎花布包袱—里面装着姨夫换洗衣服和几块姨夫路上吃的杂饼。姨说:“你吧,甭惦记家里”姨夫憨憨地笑,“嗯”地答应一声,问:“不气了?”姨说:德行,这笔帐我你记着!走吧—”姨夫揣着暖暖一颗心走了。姨在村头,早春的儿吹拂着她红色襟袄的衣角,吹着她额前的头发很美。姨在家织做饭,下地干活把公公和小叔子衣服浆洗得干干净。当三个孩子继出生以后,家多了几张嘴,姨每月只有38元的工资,根本不够销。为了补贴家,姨学会了缝纫给村上人裁剪缝衣服。她量体做,很少用尺子测。她的手就是尺,不论什么样的料,不论什么样体型,她只要用细长手指的手一,竟会丝毫不差就在她近70岁游西安城墙时,她练地用手一拃一来量城墙垛口上块的厚度,她量准确度我用手机网得到了证实)的姨心眼灵活,肯吃苦,她后来到集市上摆摊,缝带卖衣服。家老人孩子穿得整齐齐,一日三餐滋润润,村上的没有不夸赞姨的姨夫父亲的心里熨斗熨烫过一般妥贴极了。当然老公公时常会想“借婚”的事,件事亏欠了儿媳辈子,这是他心永远的痛。再后,老人去世了。一个机会,姨夫尽周折把姨和三孩子的户口转到矿上。如今三个子都在铜城买了,成了家。姨夫校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他和姨住了铜城新区。每姨夫总是带着姨全国各地去旅游当姨再问姨夫“咋不借个媳妇结?”时,姨夫照会咧着嘴颠倒黑地说:“你就是借来的媳妇!”罢,知足地笑了

    不乐无语2020-12-04

  • 霍格沃茨的爆破鬼才

    最新章节: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作者:陈茂存人这一辈子,就活在信念中。自己相信自己的信念是正确的,才会去执着的努力,才会去持之以恒的坚持,这样才能激发出自己的潜能,才会做出惊人的事情。母亲这一辈子,就为一个信念而活着,那就是——她想读书,但是她又始终都不得读书;她想让她的下一代来实现她的读书愿望。为了这个愿望,她不怕苦,不怕累。她常说:我们这一代人不识字,不能再让下一代人也象我们这样了!母亲很可怜,她自幼就失去了父母;五岁的时候,她就与哥哥嫂嫂生活在一起。可是,哥哥嫂嫂对她并不是很好,经常打她,叫她做苦活。她曾经对我们说,那时候,她看到她的侄儿侄女们能去上学念书,她不得去,她心里很痛苦,她心里非常非常的希望自己能去上学。可是,那时候,她想去上学是不可能的。哥嫂能把她养活,那已经算是最大的开恩了,怎么还能让她去上学?她能活着,能长大就不错,上学只可能是她的一种梦想罢了。怪只怪她的命苦,没有父母的人,也只能是这样了。苦命的她,只有为哥嫂们干苦活的命罢了。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母亲长大以后,后来成了我们的母亲。生了我们弟兄仨后,她唯一的信念就是要在我们这下一辈人中来实现她的读书愿望。她要我们好好读书,她不在乎自己怎么苦,怎么累。她是村里最优秀的妇女,比谁都能吃苦耐劳。她养猪,她背着芭蕉到很远很远的街子去卖,常常汗流浃背,她从来不认为辛苦。她常说:只要你们好好读书,我再苦再累也值得!母亲的不断努力,终于让我们弟兄仨都能读上了书。我们在母亲的执着的精神影响下,我们弟兄仨也都努力用功念书,后来都有了正当的工作。再后来,我们弟兄仨,从农村把家搬到了城市。母亲看到自己执着努力的结果,看到我们都有了文化,她心里很高兴。她的愿望得以实现,这是她一生中的最大幸福。如今,母亲已经寿终正寝了,她死亦瞑目了。母亲,你安息吧!母亲的执着努力,影响到了我们全村的人。我们村里原来认为读书无用,认为“背着口袋找粮食的人是有的,背着口袋找书的人不有”的那些人,在母亲的影响下,思想也有了很大的改变。那些因循守旧,顽固不化的人,在母亲的影响下,也有了较大的转变。他们现在也相信了——人,只要执着的努力,是可以改变现实的!母亲一生的努力结果,证明了一个铁一般的真理——那就是:人要成功,是要有一种坚定的信念的,并且要为自己的这种坚定的信念去付出努力,并为之终身努力,坚持不懈。

    淡定从容的某人2021-01-26

  • 弄臣by七茭白

    最新章节: 道家五术
    偷那段没有我的时光独欣赏着时光里的光时光的景时光里有你的风沉在那定格的容颜莞尔一的酒窝我的心啊我的心反而偷偷溜走啦不想啦寻觅觅我的心去是哪个心的

    端勇铭2020-12-12

  • 巫当道

    最新章节: 乱象丛生
    又是一个初雪飘舞的季节,窗前那株粉红的月季在冷风中寂寞,如今孤独的我,总是依在门前,等待你的归来,可是你在哪里呢?十几年前,你我相识,也是在这样舞着雪花的季节。我们都还是初入大学的莘莘学子。你是一个纯朴、善良的女孩。那时你根本想不到正是你的美丽、善良一直温柔着一个男孩孤独忧郁的心。可你那时就断言:我们毕业后定然失之交臂,差距甚远,我们的爱注定有开花没结果。但,我的执著和疯狂让我无法就此把初来的情愫搁浅,我行我素,给你千遍万遍的讲述我们的爱,诉说我们的将来。然而你一次又一次的泪流满面与摇头······夏天,则是大雨倾盆,下得是那么淋漓尽致,下得让人心清气爽。这时,恋爱的高潮,许多风雨交加的天,皆因有了爱情,而变得更加旖旎绮丽,充满诗情画意······我们在若离若合中的恋情,经历了春夏,也经历了几许痛楚中的甜蜜,终于在那个天空湛蓝、湛蓝的秋季,你一个人伤心的去了,是以泪洗面以墨涂画的几个字“我们必须分手”的方式离我而去的。你去了,如一片洁白的白云,从我的视线中飘远了,停泊在我心中的,却是永远也挥不去的记忆。在这痛苦的日子里,我把爱深深的埋在心底。每每有雪有雨的日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想你;今天又是阴霾的雨天,时隔多年,我仍在思绪纷飞,想念我们当年的美。岁月蹉跎,时光荏苒。一茬又一茬的爱情故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总是缠绵不尽,诉之不完。人人都有那一段难以割舍的情感历程,走过之后,虽置放到了心页一角,但又总是闲来翻翻。是的,挚真质纯的恋情,总是难以忘怀!

    忆珂梦惜2020-12-18

  • 超级翻倍系统

    最新章节: 惊鸿一现的恐怖
    囧途漫漫,星碎碎,夜月冷,心颤颤,时而癫,时而清!昨日,残夜残梦,残人心!望着,离去的背影,我思绪万。努力的挣开双眼,努的想要看清她的模样,离开时的表情!她的眼,充满的忧伤,或者说分迟疑参杂着对于我的惧和点点无奈听着,她开时的脚步声,铛铛铛~~~,高跟鞋与楼梯的淡淡碰撞。每一步都会很妙的踩入我内心深入,的每一步,似乎都是按忧伤的旋律在弹奏。我体的血液,合符着她的奏。缓缓而又幽久的流着。捂住我的胸口,房的空气都变的如此的稀、一种窒息的伤痛,和亡的味道,弥漫在不到20平米的房间内。恐惧不停地在刺激着我的大脑决堤的流水,不断划过颊!没有任何抽咽声,符合这汪复杂浑浊的泪倔强撑起这具疲惫的身,伸出我的双手想要把挽留,却不知你早已离我的视线。再也无法,样那么倔强。就只能这,瘫软在地板中央,嘴还在微微的颤动,喃喃语,楠楠自语!阵阵凉,充斥着还未麻痹的神。阑珊的步伐,爬向一陌生的床。看看陌生的己,陌生的心。缓缓的上,早该合上的双眼。起疲惫的身躯,努力想把自己抱的更紧一些。力着,想要安抚这依旧抖的身体。想着想着就了,想着想着,累了,水就洒落了

    野性浮云2021-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