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七圣最新章节列表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重生到农家去种田沈凌

作者:踏雪真人
更新:2021-02-26 11:26:05

科幻小说热门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网评

    最新章节: 惊世骇俗的反杀
    《捐款》文/魏凯(辽宁)“什么?又捐款?”我一脸无奈。“报告领导,本人为党国工作,每月工资四千多块钱,这还是最近才调整的数字。家中有瘫痪老母,还有……”“得了!得了!你又来这套了,我看你不是经常还请一些穷哥们喝酒吗?”“嗨!人不都是喜欢装点什么吗!我有时挤出一点口粮钱请一些小弟喝点,不也是找找当大哥的感觉吗!另外什么穷哥们?有不少工作比我好的,还有当小领导的,只不过他们太抠门,喜欢占便宜而已。”“你说的也包括我了?”“那怎么可能呢?咱们可是铁哥们,一起多少年了……”我说。“嗨!这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索马里还有那么多的难民,咱们偶然捐点小款也算是为国家做点贡献了。”“领导!你不是说买点彩票也算是为国家做点贡献吗?还有中奖的机会,还问我如果中个小奖准备干点什么……”“是呀!你说如果中奖就准备带上老婆孩去首都好好旅游一趟,你一直在买彩票?”“是呀!每天两元钱的,从未间断过。”“中了?”“嗨!看来我是生不逢时呀!”“这怎么讲?”“我买彩票的号码一直是用我生日的数字,除了几次中了个五元的,其余的都做贡献了。不过我现在准备每天买两张彩票了,如果这次我中了奖……”“你准备做什么?”领导探出了头,抢着问。“如果这次中奖,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准备出趟国,去趟威尼斯,看看莎翁的水上家……”“你不是出过国吗?”“操!那不是公款旅游吗!”我激情的说……2019.01.10初笔

    衷文石2020-12-08

  • 古代甜美生活无弹窗

    最新章节: 名字挺大
    桐柏山下,第四章,挥戈北上铸名,6,话说“皇帝”牵着“娘娘手从高级轿车里了出来,人们无万分惊讶,不知界里哪个国家,还是君主制的?又上级也没通知,个皇帝如何私自访?这到底是怎的一回事儿的?辑们议论纷纷,衷一是。池总道“可能是电视剧的拍戏走错地方,再不然就是历帝王知道我们编部威望高特意给家显灵的,更有能大家白天见鬼?”经这一说,孩子们害怕,就屋里跑去。还是编眼尖,对着皇的龙颜审对好久发现了眉宇之间计毛甚缠,薄薄唇上翘,又想到表七子说胡生开了大运河第二,上了隋炀帝,就然大悟,上前突取掉皇帝的冲天,漏出了庐山真目,道∶“好你胡生,到我们这作妖来了?”又道∶“江总,池,这个皇帝是胡家装着玩儿的!胡生哈哈大笑,了蟒袍玉带,露身"报喜鸟"服来。月娥去了“绣凤衣”,露出色的连衣裙,更得淑女窈窕。加进口的美国“宝”,领导以及全职工无不刮目相。江,池二位总双手抱拳,齐声∶“热烈欢迎胡家大驾光临!”个漂亮的女士就陈编的姐姐陈秀,秀梅笑盈可掬挽月娥的手道∶不用说您也是文大家了!”胡生道∶“她不是作,是我的内人!秀梅笑的灿烂,∶“龙凤呈祥!喜临门!”大家敬有加,前呼后把两口儿拥进编部里。大院里以的喷泉,假山,圃消失了,独独立着冲天高的五国旗,显的庄严神圣。女孩们都屋里出来,围绕月娥也是恭敬的以复加。江总比手势,来到了客里。江总是编辑第一把手,也就陈斗天的姐夫。十开外,身子臃,一身毛尼料,头白毛,脸道子的如同江大嘴,蟆口说话时露出牙,一闪一闪的亮。来到客厅,宾主坐,服务员快上了茶水果蔬招待贵客。江总勤的不行,亲自手端起浓浓地龙茶,献到""作"笑容可掬道∶胡作家,请用茶”又给月娥递上杯,也客气的不。胡生双手接过品品,连赞∶“茶!爽神悦脾,味绵长。”就放杯子道∶“此行仅仅为了出书,重要的兑现承诺”江总讶异的眼敲击着胡作家眼,表示着不知何承诺?因为上次生来,正好江总国未归,自然不是何缘由了。但胡作家疾步到后箱取出一包东西放到客厅的八仙上,吸引了众人眼睛。胡生道∶尊敬的师友们,们好!我胡作家读五经四书,诸百家,恪守仁义智信,吐口吐沫个坑,说个字儿颗丁,信守承诺一言九鼎!"这,上次那个高官女儿适逢礼拜,说胡作家来了,速来到编辑部,上前来非常亲热着胡作家的手喜欣道∶“欢迎!迎胡作家光临!胡生扭头瞧到月脸儿不自在了,忙抽了手,道∶上次您要的带来,专程来的!”姑娘说∶“谢谢谢谢,真讲信用哎,上次送你的项链带着合适吧”月娥听得此言气的直喘粗气,想,怪不得不愿我来,怕你有小,果真就有了小!大庭广众前就么不要脸?甜哥姐的浪样!那个情方面敏感的神突然暴涨,不问青红皂白,上来那姑娘粉红的脸“霹雳叭啦”几嘴巴,骂道∶“比八达岭还厚!阳地里敢抢我男?老娘给你拼了"边骂边还要动。姑娘很有涵养捂着火辣辣脸蛋,平静地说∶“总,到底怎么回?哪里的神经病疯女人?我通知安局抓她了!"斗天吃惊不小,道∶“别误会,误会!这是我的属,有更年期综征,隔三差五就烦!”江总也说姑娘道∶“小梅咱们文化人别给人一样子!”陈天赶紧拉着月娥去了,解释了好一回,才醒过神,到屋里拽着小的手硬往自己脸扇,涨红着脸说“我错了,我错,狠狠地打我吧"小梅笑笑没打,还看着胡生好有啥话说。月娥胡生∶“老公,把那天然水晶石睛给大家分了吧办正事要紧!”生又立刻穿上龙,解开包袱,人的眼睛直愣愣瞧晶光四射的一副天然水晶石物品陈编上前拿手一,冷呼呼地冰手讶异道∶“难道上次摔坏的眼镜水货,咋没这般凉的了?难道这晶天然不成!”拿一副扣到眼上惊呼了一阵子“奇!”"皇帝"亲自给大家赠送睛了,要把大家成龙的眼睛。最还剩下两副。“上”道∶“朕就给江总吧!”陈说∶“喊姐夫!月娥赶紧给丈夫掉龙袍,胡生就姐夫"了一大堆这时,江总乐的行,直打“哈赤连问∶“长编小文稿带来了吗?胡生喜不自胜地∶“带来了!”娥跑到后备箱取一大包裹。胡生想,还是官家千智慧,不知几时车里装了厚礼?能壮光的!说道“这样吧,大家呵乐呵再说文学?”江总点点头胡生说∶“这是父大人特意准备礼品,岳父荣升镇一把手,专以礼孝敬编辑部,对我的作品画龙睛,腾云驾雾!人们被高档礼品着眼球不能转动口称胡作家仗义财厚道,有浓重水浒》里及时雨江的味道。胡生∶“山珍野蔬,始绿色佳肴,防抗癌,胜过黄金”接着文稿亮亮装到了提包里,吊人们的口味,分谦逊地接着说“十年磨一剑呐十年里,恪遵陈导航,化妆出家迹佛门,搜奇猎,废寝忘食,苦构思,推陈出新终于打造出反映教思想文化和传的宗教故事与人哲学的新理念,颖脱俗,堪称精!”人们吃惊地着胡胜,都在心∶这个年纪轻轻人,就能写出如高水准的精彩作,真的前无古人无来者吗?江总白手帕擦擦水晶眼镜,戴到眼上仔细拜读胡生佳。人们羡慕的眼盯着江总的嘴巴望念出声来,上年纪,只用眼念。个把小时,匆忙忙流览一遍,递给大家互相传。人们挣相赏观胡生眼巴眼望期点评。时间一秒秒地走了,胡生待着好的消息。多时,点评出来。有人问∶“胡家,大作里姓孙是真是假?”有问∶“笨重如牛海山真被大火烧了?”有人问∶孙山的兄弟孙钟着人粪尿泼了孙一身,顿时奇臭天!您亲眼目睹?”有人问∶“姑戴着假发,到河旅社同孙山通,被公安局抓个着,您也亲眼目的?”有人问∶姓孙的在河北正临济寺,在外边着房子,白天在里念经,晚上泡人其事属实吗?还有人问∶“八河的人们把孙山勒巴骨打断了多根?您就没数他数?”还有人问“孙山拽着海广头发毒打一顿,《白云宗谱》和赐金钵,是真的?”还有人更好的问∶“胡作家您书里写的海广月经纸您是哪只睛瞧见的?这样佛教文化您是怎收集的,真是用良苦!”胡生被问的很是烦恼,里骂∶“较真你个比的?人家孙就没放屁,你们放开了?”嘴里咻咻地说∶“真真事!这就是佛文化和人生哲学念!尤其是那姓的,原来就是讨化子,穷生赖,么贱事都不在话的,大雪里若非到我救他一命,给阎王爷倒夜壶!”陈编一旁捂嘴笑开了,道∶我这位胡作家就编别人,自己的儿就不编,如果自家的一烂摊子毛烂私气用心编编写,就能排成好的电视剧了!江总听了胡作家话儿心里有点不服,想你胡作家然高人一等,何出言粗粗鲁鲁,∶“胡作家您胡可以啊,怎么用人真名整起来了侵犯人权,触犯律!你书里的孙,何国庆,海山贺冰洁,海广,根,还有戴假发姑等,你如此侮佛教,陷害无辜人家如若联合起告您又该如何?胡生说∶“我拍,软地好起土!家人屈死不告状饿死不做贼。孙我们是朋友,为友两胁插刀!既我救过他命,写他有何不可?何他也是成天盼我名,更况我还是帝呢!谁敢告我死蛤蟆我能说出,黑的能说出白,男的能说出女,死人能说出活,颠倒是非,混黑白,指鹿为马朕的强项!谁奈何?江总,大可心编辑出书,假有不测,我完全担法律责任!”总哈哈大笑道∶别激动,开玩笑!笔杆子杀人从就不偿命的!”生闻此十分高兴劈手甩出六十万,说∶“这是我敬贵编的一点心!”陈编慌忙收,喊∶“财会入!”江总,池总的脸上似绽出花一般,齐声道∶胡作家放心,您长编小说,我们心给您润色,画点睛,书号,出以及版权,您就枕无忧吧,既然是真龙天子,早给您腾云驾雾的”胡生就跑到车拽出天子剑,耀扬威道∶“朕若到谁胆敢消极怠,就给谁放血!说来也巧,不早晚,小梅拿瓶广色,走到胡生跟跌倒了,“噗查一声,瓶儿打碎血红的颜色流了地。胡生大喜道“好好好,交红,交红运!”江赶紧扶起小梅说“没事吧?”小一轱辘站了起来说∶“没事没事我的裙子染红了”月娥急急拿了把打扫干净。午好了,丰满的宴,胡生月娥皆感受到文学大家的情款待非常荣幸宴席间,不免互酒词,客套的路不必细表了。整两个小时盛宴在烈圆满的气氛里束了。胡生月娥是有数,开车不喝酒,推着事忙村委的一大摊子立等自己处理呢出言告辞,往车走去。满个编辑的人们嗅腥嗤嗤钱美味,大有难难离之感,热情送,洒泪相别。作家向大家招招,一声喇叭,缓离开了编辑部。了海淀区,月娥驾,加大油门,道回府。路上,生说∶“到石家下高速,前去邢地区威县看看化混的怎么样?无如何,有的时候想他!”月娥说“拉倒吧,你把子侮辱的不象个形,咋有脸儿见家!”胡生说∶妇人之见懂个什?我也是为化子名,我出好名,子出个坏名,好同体!我们毕竟患难之交的实心意地结拜的亲弟,谁也离不了谁!”说着闲话儿下了高速,直往县奔去。欲知后,下章分解。第十章完下转四十

    暗夜幽游2021-02-03

  • 钟跃民为什么不玩周晓白

    最新章节: 一时感喟
    桐柏山下,第四十四章,倒卖枪支蹲牢狱,3,车开的极快,瞬间上了公路,离了邢台地区,一路往南猛飚。几个人去了便服,原来都是公安局的,举止言谈,像是湖北蛮子。化子心想,自己也没犯法呀?如何囚犯般的被铐着了,到底是咋回事儿?问道∶“咋你们了,逮我?”公安同志对犯罪分子毫不客气。有个胖子给化子一脚,熊道∶“老实点!倒卖枪支弹药,酿成凶杀惨案,罪该万死,还装糊涂!”化子笑起来道∶“你们弘扬正义惩恶扬的也开玩笑了!看看我哪点是倒卖枪支的?”有个个高的面容黑瘦,可能不断在外风吹日晒办案的原因,象是个头儿,说化子道∶“公安局能给你开这样的玩笑?见了人证物证你就无法抵赖了!”化子心纳么着,自己本来就没做这伤天害理的事儿,还人证物证里?笑话!到了水落石出,看你们公安局怎的交代?化子苦苦思索自己有生来除了书本、笔、打狗棍外,压根儿没摸过凶器!百思不得其解的,越想越冤枉,拿着拳头敲着自己的脑袋,唉声叹气道∶“祸从天降!”又想到人家胡生紧锣密鼓地拍电视剧,自己却紧罗密鼓往监狱里钻,人生命运各不同啊!化子自叹命苦,殊不知这灾祸还是从曾经住过的桐柏山的浸水塘引起的不测。在浸水塘的岁月里,化子有一天挖堰整水田,弄出了一挺机枪和子弹,给大田冲的王大伯暗暗说过,大伯说教化子赶紧交给公安局的以免不测。就准备下山时,李波来了。他见到化子挖出来的东西很高兴,翘起拇指称赞化子∶“真能!”。李波也是大田冲的,三十多岁,貌相平平,一米六七,曾当过兵,为云南省腾冲边防武警,因武术格斗名列前茅,成绩卓越,很快成了队长。后来不知怎么喜上酒。因好酒,时不时地摸到腾冲大酒店一醉方休。当中认识了一个地方的黑帮无赖李鬼良,这个鬼良原是单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妓女生的伙子,长得尖嘴猴腮,一脸麻子,体态高低与李波相差无几,心眼颇多,鬼精鬼精的。拿手特长,口技颇高,一来二就交成了朋友。俗话不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波很快染上了花街柳巷沉污。鬼良的妻子,是腾冲有名的泼恶娼妇,名叫吴尹彤,颇有姿色,善诱惑异性,嗜淫成性。这李波于此娼妇臭味相投,隔三岔五总是到一起贴贴,付上资费,深得良喜。后东窗事发,被部队开除,回归山沟。不到复员就回来了,人们对李波看法不好,也找不到对象,心情闷闷不乐。得知化子挖出武器弹药,风快跑了过来,还给华子带些拐枣、王瓜之类,兴说化子道∶“你若把枪弹卖给我,我就把桐柏山里的狼虫虎豹消灭干净,还山民一个平安!”化子听此,以为大田冲又出来一个大好人,便道∶“送了送了,不要钱!要真能把野兽消灭不吃人了比啥都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李波有了枪支弹药,如虎添翼。凡是给自己有过节的都想机枪“突突”他。后来,李波和湖北界牌口一个姑娘用甜言蜜语勾扯了,颇为得意。当那女的得知他的风声,就不欢而散了。李波因此怀恨在心,想那姑娘吃了自己几顿饭,自己还给买了首饰,连个芳香也没得着,就这样说散就散?岂有此理!这货真是又狠又毒,心一横,竟然在月黑风高之夜,闯到女方家里,端着机枪把全家八九口人一个不剩都“突突”了,这事儿造成了震惊全国上下的“2·18”凶杀案。李波畏罪潜逃大山密林里。湖北省公安局和地方民兵群众,将整个桐柏山梳刮一遍,最后竟然在香炉垛前怀的石洞里捉拿归案。经审讯,李波咬定是曾经在沁水塘隐居的化子和境外勾结,倒卖军火,自己高价购买武器,实现了自己复仇的灭门计划!李波又能善画,将化子的面目勾刻的仔细,栩栩如生。公安局登报把化子倒卖军火导致的凶杀案列为“A级通缉犯”在全国悬赏缉拿。公安局很快就接道了河北邢台地区举报者的消息,就顺藤摸瓜,一举抓获了制造惨案的罪魁祸首!而化子依然蒙在鼓里,自以为六月飞雪,比窦娥还冤!且说小芳到集上,农忙时,逢集人也不多的。小芳买了酱子窝窝,葱姜芫荽,匆匆地回诊所给化子做饭吃。到了诊所,左看右看,不见了化子,又进厕所找,仍然没个踪影。奇了怪了,想化子不可能敞开着门子去寺院的,就去胡同打听对门的李老太太。老人说见有几个人给化医生砸着明晃晃的铁圈儿,装进小车里也不知拉哪里去了。小芳闻听犹如晴天霹雷,炸碎了心,差点儿昏倒地上。老太太说∶“芳芳你咋了?”小芳抓着老人的手吼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说梦话的!”老太太说∶“我七十多了,腰弯背驼,发白面皱,从不会掏瞎话的。要说化医生是好人,是啥人把逮带跑了?”小芳关了诊所,往寺院跑去,问佛爷化子的事情,保佑平安归来。刚出胡同,就见蓝宝石色的轿车飞驰而来,急刹车,停在小芳面前,这是马妮的车。马妮下车,气色不是气色,慌慌张张,相毕有什么大事!拉着芳芳的手急急往胡同去了。马妮忽然拿出一张法制日报,说小芳瞧瞧。小芳哪有心情看,说∶“化子没了,还顾得说报的?”马妮说自己正是为化子来的,指着头条新闻,叫芳芳胗夺。这一看可不得了啦,吓的小芳魂飞天外,浑身似筛糠一般,两腿颤栗不着。马妮扶着芳芳往诊所走去。来到院里,栓紧大门,进屋,小芳苦桑着脸,马妮眼里含着泪。空气凝固,两人心里都很悲伤,用顶级的诚实融结关系非同一般。大风来了,大门“咣当咣当"地响着,好像给二人出谋献策似的。小芳揉揉眼,哀泣道∶“姐姐这可如何是好?我怎么也不相信老实巴交的化子会是`A级通缉犯!'倒卖枪支,制造凶杀惨案?肯定被诬陷的!这可咋弄啊姐姐,出个办法吧!”马妮心想,按实际来看,事情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一个善良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人怎么能干凶势势的事呢?肯定是有人诬陷的!说∶“湖北省公安厅的悬赏通缉令!这事儿愁也没用。必定他们弄错了。要是假的怎么都好说。若是真的倒卖枪之弹药弄出人命,只有枪毙的了。但是,我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你也别着急,不行了叫你姐夫探探实信儿再做打算。”就要通了县公安局的电话,对方没好气地说∶“问啥?这还有假吗?别看化子外表老实,披着羊皮的狼,若不是将他逮捕,人们还以为,以为他是个好人,你俩早晚被化子吃掉的!别问了,事情摆着的,枪毙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马妮撂了电话,眼里噙着泪花说∶“芳妹,不管好歹,化子同咱们结交一场朋友,就是真的枪毙了,咱两个也给办一场丧事,以表朋友之情!前夫的阴婚就是化子帮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结而成的,我不能忘他啊!”小芳脸上挂着泪,道∶“姐,我心里难受的好痛,您叫化子俺俩那着就那着过了,还流了产,化子这样,我心里啥味道呢?不管人们咋么说,我就是不信化子能到买军火?我真想去湖北公安局里看看蛮子们发的啥疟子?”马妮说∶“对了,这`A级通缉犯'你看还有举报点话的。拨拨,给化子鸣冤叫屈!”小芳立即拨打好几遍,了无应声。小芳说∶“咋办?”马妮道∶“以后诊所靠给你了。咱得好好隆重地给化子举办丧事!”欲知丧失如何举办?往下分解。

    梅七爷2020-12-12

  • 圈内恶女她重生了

    最新章节: 初见荀彧
    《伤害》文/魏凯(辽宁)感情这条河流,时刻在人们的里泛起思潮,给人们带来无温馨的同时,也会带来些许形的伤害。工作了几十年的位又招工了,本来与我没有么关系,临近分配工种的一,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哥们找了门。“你们单位招工,儿去了,现在实习已经结束,待分配工种了…”寒暄两句开门见山。“你知道的,儿文凭不高,这次招工基本都一本的大学生,好工种自然不到孩子,这次我可把孩子给你了,你掂量着办吧。”知道孩子中专毕业时间不长虽然在厂里我只是一名普通导,可工作这些年,自信与事的人际关系还算不错。一不容推迟的感情理念,让我索片刻,就拨通了手机。很有了回音,尽力给孩子安排老哥们再三感谢,我的虚荣也惬意地满足起来。孩子顺的被安排到了最好的工作岗,在老哥们的答谢宴上,孩的家人和几个也比较熟识的友,不断的用酒恭维着我,我有些自鸣得意,恍惚间,觉我高大了许多。一月有余孩子在工作期间因其失误,成重要生产车间停产半天。时我才具体了解到,给孩子排到调度生产部工作,是将名已经分配报道的专职大学替换了下来,以孩子的条件本不够资格胜任这项工作。去看望帮孩子安排工作的同,他也因此受了处分。走进公室,他目无表情的冲我点点头,站起来,递我一只香,点燃后,转过身去望向窗,低语道:“那名被顶替的外地大学生之前就已经辞职了…”从那以后,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是闪现与我从未面的那名大学生,在外乡的职路上,孤单寂寞的身影…。这晴朗的天空,有多少阴密布?一件看似很平常的事,不觉间,造成了多少无辜伤害

    白色鳥风2021-02-10

  • 类似桃运天王的小说

    最新章节: 军师妖娆
    五月的一天,晨光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破晓的意思。我推了推身旁的先生告诉他,我们可爱的猫死了。先生很快的从虚晃的梦境中醒来,一面递给我纸巾,一面安慰抽搭搭的我,他的手指抚过我的头发,稍愣愣的触感,就像昨天我抚摸猫的尾巴一样。先生说:“生命都有终结的时候,”他停顿片刻,“才能生生不息。”我说:“埋葬了它吧。”先生说:“埋在后山上。”就这样,先生和我开着车出发了,猫儿躺在后排的座椅上,柔弱的像一只入了睡的小鸟,米黄色的羽毛整齐的趴下,缱绻的偎依在主人的身子上,乖巧,安然。我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它们竟闪着一簇簇鱼鳞般的光泽。“它的羽毛在发亮。”我下意识的说。先生露出悲伤的笑容:“它也在不舍。”于万籁的晨之下,曲曲折折的山路显示出本应有的可爱,可我和先生是来作别送葬的,真是残忍。巍峨的树木朝后方退去,高高的叶子在风的驰骋下嘁嘁喳喳,宛若山里好奇的精灵对驶入这幽密世界的外来之客产生一探究竟的兴趣,我们的猫马上要成为它们其中的一员呢。夏目先生的那只猫离去时,想必他也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都是突兀兀的跳去中间老去的环节,就连难过都要排在愕然的后面被心感知。“猫还没名字?你给起一个吧。”先生说。“没有名字是不是不会被造物主接受?”我问。先生用沉默代替了回答,他打开天窗,头顶的星星透了进来,悄无声息的顺着羽毛的脉络缓缓流淌,直到星光铺满猫的身子。先生说,他似乎听见靡靡的哀悼声。车子放慢了脚步,在这几米的狭小空间里,一种亘古不变的东西隐隐的浮出水面,投射在视网膜的山石草木随时间一帧一帧略过,头脑中的记忆也坠落到不知名的渊底。我告诉先生,我们正处于平日里到不了的美好虚空中。“叫晨吧。”先生点点头。羽毛好似听到了名字的召唤,停止光亮。“原来我们的主人叫晨啊。”它淘气的叫唤着,那或许便是先生所听到的哀悼声。在这不被世人所看重的一个晨中,猫的羽毛在哀悼,在这把世人拒之千里的古朴山林中,偏偏的接纳了我们。这让我警觉,心中的悔意雨后清明的冒出来,它说:“你也会死去的,你不舍的灵魂也会被爱你的人看见。”“晨真的死了吗?”我张开口问。“是的。”先生说。车子到达了山顶,风声鹤唳的,泥的气息像盘旋在猎物上方的鹰隼,正预伺机而下。我抱起晨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凹陷的泥土里,先生合上最后的一块泥巴,晨便永久的长埋于此,我和先生的记忆也就此封存。我突然也想把自己装进泥巴里,好不让人看见身体里面的悯。“等我一下。”先生消失在山林中,不一会他的手里多出几枝山茶花。“很漂亮的花。”“那边开的。”“晨会喜欢的。”“给。”先生把纯白的山茶花递给我。我接过。花蕊上的几滴露珠落在了手背上,冰凉凉的感觉。我狠下心将它们插在那块拥有晨的泥土之上。这时候,太阳升了起来,露出微红的侧脸,整个山林一片的嫣红,在外界的一片嘈杂中开始了井然有序的一天。山林哼起了朝歌,处在它生态之下的所有动植物物也全都做起了伴奏,松鼠捡起地上的板栗,菌类沿着地表蔓延………“回去吧。”先生说。我潸然泪下的跟在他身后,跟着发动机的运转,车胎的滚动一蹴而就的回到平日里赤裸裸的普通大众,匿于活着的人群。

    空明音2021-01-13

  • 坐享俊男之坊四时花开

    最新章节: 肖潇,出手
    《七言古风窗外文/道缘野水苍茫窗楼,长风激澳中流。伶洋里归舟望城南旧事涌头。浮世云眼前过,人几事可回眸横琴岛上离曲,一把酸故地游

    天一生氺2021-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