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帝校园行目录下载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反转人生周阳第九十九章

作者:广水之
更新:2021-02-27 8:52:44

穿越重生热门

  • 大明首辅月关小说

    最新章节: 大不了一死
    第三十一集崎岖的山路……孙文刚正在向于家沟赶来。从他被朔风吹刮的脸上,可见他疲惫的神情。马铁安看着从房梁上倒吊下来的一只蜘蛛,自言自语地说:“有喜了?是云真?不,还不到日子呐!莫非要来客人?”马铁安走出了院门,看到远处的山崖子上站着一个人,就大声地喊了起来:“兄弟,你要到哪家子去?!”“到,到……”因为离得太远,孙文刚看不清喊他人的面貌,处于地下工作的警觉,他只是搪塞着。马铁安急急地向山崖子方向走去。他要看清楚这个陌生的来客。孙文刚有意地慢慢地前行……马铁安一边往前走,一边辨认着……孙文刚也在心里辨别着这个山里的老人……马铁安毕竟是大草原上生活过的人,眼力好。他终于辨认出了孙文刚:“文刚老弟,原来是你啊?!”孙文刚快步走向前去,紧紧握住马铁安的手:“大哥……”“老弟,你要到哪里去?”“于家沟。找你啊!都多年不到这个地方了,差点迷了路。”“这地方是隐蔽。”马铁安仔细地端详着孙文刚,“我听说,历朝历代附近躲避兵匪战乱的人,都往这于家沟跑。”“是啊。我们的老百姓吃够了战乱的苦头。可这小日本鬼子又来作孽。”“老弟,小日本鬼子真的要来了吗?”马铁安不以为然的神情。“是的。小日本鬼子已经有了出省城济南的动向。他们要西取台儿庄,东进密州城。”“老弟,那可怎么办?”马铁安一下子焦急了起来。孙文刚松开了手,一边走一边说:“密州的前沿阵地是路家庄,密州的坚固堡垒是刘家庄。最近一个阶段,这两个村子都把青壮人员组织起来了,做着迎战小日本鬼子的准备。你想,小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野心由来已久。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我们于家沟,也很难逃脱掉小日本鬼子的魔爪。”“哑巴的死对维江大哥打击很大。前几天,我和他也计划过一些事情。”“铁安大哥,你来这于家沟也有些年头了,维江大哥的脾气你也是了解的。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他认死了理,就是八头大牛也拉不回。这于家沟的事情,还得依靠他啊!”“好!我带你找他去……”于维江家……于维江正在训斥着二儿子于田。“你想走吗?想离开这个家吗?看你大哥那个病样子,虽然好了许多,能和以前一样吗?于家沟?我们老于家?还能砍出几个楔子来?县城已经无法念书了,你还是一个劲地往外挣。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谁?于家沟虽然躲过几场兵灾,可那小日本鬼子不是更狠吗?万一这帮畜牲哪一天窜了过来,于家沟没有几个能撑着的,能挡着的,那些老人孩子还不得都死在那群豺狼的刀下……”于维江怒不可遏的神气。于田看着父亲发怒的面孔:“爹,我是想出去,可我并不是为了刘五妹。”于维江瞪一瞪眼:“你也知道,眼下你妹的婚事重要。你宝山叔也是很要面子的。有好多事情还得你来帮我干。”“爹,我知道了,我听您的。可有一件事?”“什么事?你说。”“您刚才不是提到小日本鬼子的事吗?有好多村子都组织起来了。”“我知道你说的是刘宝山和路家和。”“知道就要向人家学习呀!”“学习?”于维江吹一吹胡子,“他刘宝山和路家和一辈子都打打杀杀的,我是种山药材的,我这本分还守得不够吗?小日本鬼子的事我也不是不想……”“爹,还是早做打算吧!”“我跟你铁安叔谈过。如果小日本鬼子进了山,我有办法惩治他们。”“爹,我们于家沟兵丁不练,你能有啥法子?”“我们世代为农,不懂兵法,谁能教练?要谈这些事,还是找你铁安叔去。”于维江回转着身子,“只要你不离开于家沟,不管干什么由你去。”“爹,哪我找铁安叔去。”于田的话音刚落,马铁安和孙文刚已经走进了于维江的视线。“大哥,我给你带客人来了!”马铁安一边喊着,一边走了上来。于维江惊喜地迎了向去:“啊,你们?铁安,这不是文刚?!”“大哥,你还认得我吗?”孙文刚微笑着站在了于维江的面前。“虽然我的眼花,可你我还能不记得?你出走的那一年,我还劝慰过你姐呐!”于维江揉一揉落泪的眼睛,“我对她说,文刚机灵,不会做傻事的。”“大哥,多亏你们互相支持。这些年兵荒马乱的,总算过来了。”孙文刚感激的神情。“走走走,屋里叙叙旧。”于维江拉着孙文刚的手,“你和铁安今天坐下来,我们好好喝几杯。”张大丫端上了茶水,笑嘻嘻地:“小弟,你走的那一年我被土匪张步云绑去了,多亏你姐夫把我给救出来了。喝茶,喝茶……”“那土匪张步云可是我们密州的一害。小日本鬼子一来,他更要危害百姓了。”孙文刚端起了茶杯,“大哥,让于田过来,我们一起谈谈。”于维江把头贴近窗户:“田儿,还在外面呢?”于田进了屋,给每一个人倒着茶水。他仔细地看着孙文刚,突然惊喜地喊了起来:“你是孙同志吧?是孙同志……”孙文刚听于田这么一喊,也仔细地辨认一会儿,说:“你是于田同学吧?”于田满脸都在笑着:“孙同志,你在秘密给我们讲革命道理的时候,我真是听也听不够。后来刘五妹悄悄地告诉我,说你就是她的亲舅舅,还让我一定保守保密,要是把你的身份给泄露了,那可就……”“于田同学,党的组织对你们的抗日宣传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现在你离开了县城,也不是什么坏事,党的组织还有重大的任务要你去完成。”“任务?孙同志。噢,以后还是叫你文刚叔吧。什么任务?”于田说着。马铁安拍一拍身边的于田:“这小子行,你就直说了吧!”于维江的积极性也高了起了:“文刚,说吧!”孙文刚看一看于田,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抗日形势十分严峻。哑巴的惨死就是一个铁证,给你们老于家的打击也很大。从这一点上看,小日本鬼子确实是狼心狗肺,惨无人道。小日本鬼子在我们中国实行三光政策,他们的行径实在是惨不忍睹。目前,他们又要在冬季这个有利于他们侵略的季节,大举向我们中国南部入侵。在这种形势下,我们于家沟有可能也是敌人进攻的重点。”“文刚,这可怎么办?”于维江焦急的神情,“祖上已经遭受过八国鬼子的劫掠,小日本鬼子还想……”“一个办法。”孙文刚用坚毅的目光看着每一个人,“抓紧把于家沟的人组织起来。路家庄的路家和,刘家庄的刘宝山,他们都在马不停蹄地进行着抗击小日本鬼子入侵的一切准备。当然,当年他们那两个村子比你们于家沟吃的苦头更严重一些。我们除了组织起来,还要取他们的长处,和他们联合。你们马耳山上的无数条小小的溪流,汇聚到了一起,不是形成了滔滔不绝的大潍河了吗?就是这个道理。”“文刚叔,你刚才说我回到于家沟也不是什么坏事。开始我还真的不理解,刚才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于田的双眼明亮了起来,“我早就猜着你是共产党的人了。于家沟的事情你尽管安排,我一切服从!爹……”“啊……”于维江听到儿子在喊,答应着,说,“就这理,我们于家沟的人都要听!他铁安叔……”“大哥,那天我们俩谈的那些事情,可真没想到就要实现了。”马铁安拍一拍炕席,“文刚心里清楚我们。”张大丫在灶膛上翻炒着山花生,不时被蒸起来的烟土呛的咳嗽着。“维江大哥,铁安大哥对我说过你们想组建一支马耳山游击队的事,这太好了。”孙文刚铿锵的声音,“把村民组织起来。路家庄是我们密州的第一防线,我们一定要搞好增援工作。联合起来揍那些狗娘养的。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维江大哥,铁安大哥,这游击队的队长……”于维江看一看马铁安:“那天……,铁安弟……”马铁安看着于维江,笑了:“大哥,还是让文刚安排吧!”“就是,就是……”于维江信任的目光。孙文刚望着于田:“两位大哥,于田年轻,有文化,在县城又搞过抗日宣传,思想觉悟高。这游击队长的任务还是交给他吧!铁安大哥,你身体强壮,又是骑射的高手,这游击队武艺上的事就全靠你了。维江大哥是于家沟的村长,村里的大小事情还得全靠你来掌管……”张大丫将刚炒熟的山花生盛进了柳编的篮子里,掀开门帘,走了进来:“来,这是陪送闺女的,你们先尝……”“大嫂,谢你了。”孙文刚剥起了山花生。“要谢还得谢你。你这东奔西走的,还不是为了咱老百姓?”张大丫一一给他们捧到面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那些小日本鬼子像恶狼似的窜到我们家里来了,我们还能让他吃了?”“狼总是要吃人的。小日本鬼子就是一群悪狼。我们一定要坚决地把他们彻底地消灭掉!”孙文刚看着张大丫,“嫂子,就是小日本鬼子来了也要把闺女的婚事办好。给我们长长精神。”“宝山弟要给儿子娶,你这当舅舅的也都知道。这事该办就办了吧!”于维江说。孙文刚一边嚼着香甜的山花生,一边说:“大哥、大嫂,这喜的山花生也已经吃上了。我先恭贺你们了。”马铁安站了起来:“大哥,这游击队的事已经定了。我们这可是双喜临门啊!”于维江要站起来的样子:“田儿,拿酒来。我和你文刚叔、铁安叔喝几杯!”“哎!”于田答应着,拿酒去了。张大丫看一看大家:“地窖里还有山菜,我给你们炒一盘……”“大嫂,我在外边吃过那玩意。好吃!一盘不够,来两盘……”孙文刚开起了玩笑。张大丫眉开眼笑地:“只要爱吃,一人一盘!”大家都笑了起来……

    十月寒霜2021-02-22

  • 玄医归来下载

    最新章节: 教你一招防身术
    农历四月二十六,家生日,临江仙一阙以。黄土一掊天欲泪,头不敢高歌。恐惊天九重阁。低头风细细远处是长河。犹记河摸草鲤,尖尖圆顶青。芦花最爱沼泥泽。何人已逝,从此两相。

    北方佛陀2021-01-23

  • 张骞归汉翻译

    最新章节: 意想不到
    一条路即便弯曲      也是在脚下         走着走着         我的忧伤与你无关         今次你在千万里之外         走过一亩田地的荒         对着阡陌遥望         地平线之下         今次我的忧伤与你无关         你在千万里之外

    一个榴莲蛋2021-01-28

  • 虫族媳妇两米四百度云

    最新章节: 鱼儿上钩了
    天边的月亮升来了!(歌词天边的月亮升来了,又圆又,默默地望着,不说一句话这是妈妈的思和牵挂啊,借轮明月请远方游子收下。妈,还记得吗,轻轻哼唱的摇曲,您天天搓的小脚丫,在童年的月光下丽得像一个童。妈妈,还记吗,您年年张的年夜饭,您岁寄来的谷雨。在我游子的梦里,凝聚成地的霜花。天的月亮升起来,又圆又大,默地望着妈妈不说一句话。是儿女的感恩祝福啊,借一明月深情地向亲表达:妈妈您好吗,我想啦!妈妈,您吗?我想家啦2019,06,01修改

    薪火之王2021-02-17

  • 八月薇妮九重天逍遥曲

    最新章节: 是谁偷袭?
    《农历六月初一饮酒庆生》乱世花间一壶酒,影随我动不知忧。但愿长醉不复醒,泯灭心中无限愁。岂料知了不识趣,烦闷之上又相思。诉尽心中无限事,明月一轮成知己。

    mk天空空2021-01-08

  • 一渡升仙第二部

    最新章节: 轮回之门
    二、总部里新来的下党员在天镇防御发生的前几天,八军总部特务营新上的一连连长于旺,在队列前瞅着自己连队发愣呢。一连排排长张蜀元冲着连大喊一声道:“正!”然后转身跑来到于旺面前,向立正、行军礼,并声说道:“报告连,全连集合完毕!于旺也不吱声,只张蜀元还了一个军,就开始依次从各队列前巡视而过。蜀元也只好跟在于的身后,陪着这位上任的连长依次从排队列前走过。战们也注视着于旺,他们的又黑又瘦相,新来的这位于连脸色倒是白里透红身材也比一般人胖虽说也穿着与大家样的军装,可让人么看也觉得那么合那么洋气,并且他烟时抽的是盒装的烟卷,不像大家那抽旱烟或是用旧纸“大炮”。他们都说了,这位新来的长是从国民党晋绥那边过来的,虽说个地下党员吧,毕不如那些从二万五里冲杀出来的人能苦让人放心。其实排长张蜀元也在打着他——开始长征时候张蜀元就是连了,后来营长牺牲他又代理过营长。征结束后部队减员大,只得实行缩编他只从陕北当地收了三十名游击队员所以如今只做得个长。眼前这位连长过是在太原读过山讲武堂罢了,有啥不起?而于旺在地党工作多年,作为个在讲武堂毕业的人,他哪一天不盼看见自己的队伍?是如今见了自己的伍,也如愿在自己队伍里担任了基层挥官了,但是眼前队的状况又让他担。这队伍的装备太陋了。一百四十人一个连,倒有四十人手里没有枪,就么扛着一支红缨枪是一柄大刀片站在列里,顶多腰间再上两颗手榴弹而已于旺自从在山西讲堂毕业,在阎老西晋绥军情报部警卫里当上连长之日起就没愁过武器弹药事,再不济也得每一支枪、一把刺刀外加一百发子弹和颗手榴弹吧?可是前这支队伍还是八军总部特务营所属连队呐,倒有四十人没有枪!那些手有枪的战士,也没细看——不是没有弹就是没有刺刀,手里若是有十发子,他简直就阔得不了。他犹豫了一下回头问陪同他的一长张蜀元道:“一长,上级也不把武弹药给咱配备全了有任务了咋弄?”蜀元看了他一眼,后笑笑,说:“哪给你配哟?上了战自己想办法!”于闻言一愣,只好摇头,叹一口气,说“好啦,解散吧。于是张蜀元大喝一道:“全体注意—各排带回,解散!张蜀元跟在于旺身向连部走去,心里笑道:“恼火得很上级不发武器就不打仗哟!”可是他刚一回到连部,一默不作声地走在前的于旺突然转身对蜀元说:“这样不!不管手里有没有,都要对枪械的拆与安装熟练掌握。去组织,两人一组三天之内我要检查只要有一个人动作熟练,我拿你是问并且从今天开始,天下午都要搞射击习和投弹训练。既你是位老革命,两五千里走下来的,全连的训练就交给啦!不这样,即使战场缴获了枪支弹也不会摆弄。”张元听罢愣了一下子然后眼睛发亮。他于旺立正道:“是连长!”说完他向旺善意地笑笑。只在这时候,张蜀元觉得这位从国民党边来的连长像个干子,本来他还真有瞧不起他呢。于旺然读过些军事理论可是在晋绥军里,对部队训练呀部队斗力呀啥的才不着呐,因为那时候他“身在曹营心在汉。如今是在自己的队里,他既然当了己队伍的连长,那看着部队的现状,然急着要把部队的斗力抓上去。一连总部驻地热火朝天搞起了训练。每天不亮,全连就先带去跑上几公里,然才回来吃早饭。张元按照于旺的吩咐每天上午组织每两一支枪搞武器的拆与安装,并且轮流射击预习;下午各搞战术和投弹训练这样无论手里有没枪,每名战士都对击、投弹技术和基战术动作熟记于胸那天诸德总司令倒着双手从一连的训场边路过,一下子被一连那热火朝天训练场面吸引了。仔细地看了看,自道:“要得,这个旺倒底是读过讲山武堂嘛,老子在云讲武堂学的也就是些事情!”诸总司回到司令部,对彭总司令说:“你看没有,特务营一连在搞训练。老彭,场面真叫人兴奋,都想去跟他们在一滚一滚!”彭德来:“我也看见了,个人有一套。老总,你读云南讲武堂啥子科嘛?”诸德道:“是步兵科,记得你在湖南读的炮兵科?”彭德来:“对,我读的是兵科。这个于旺既也读过讲武堂,不得比你我差,看来个搞军事工作的材,先当个连长,慢熬嘛。我和他谈谈”然后他对屋外叫:“来人!”警卫进来向他立正。彭来说:“去,把特营一连连长于旺叫!”警卫员向他行之后就跑出去了。旺在一块大空场上在给全连示范步枪拆卸和组装。他让排列队围着一张条坐在地下,然后他一名战士手里拿过支步枪放在条案上再叫人用一块毛巾上自己的眼睛,摸那支步枪,熟练地次拆下各个部件摆条案上,然后卸下通条擦枪,擦枪之再把各个部件组装。战士们看着,不叫道:“好哇!”是纷纷拍起巴掌。部的警卫员在边上看得呆了,连声叫:“好哇好哇!”旺真不愧是在地下里呆过,耳朵毒得,别看他到一连还几天,他竟然马上出这个叫好的人不一连的人,就问:这个人是谁?”说摘下蒙着眼睛的毛。总部警卫员上前:“于连长,彭总你去一趟!”于旺全连说:“大家接练习,一定要熟练握枪支构造!”说他才转身向总部作室方向走去。彭德对于旺说:“你来队有些日子了,有么想法?”于旺立说:“部队装备太陋,听同志们说,想补充装备就得上场自己想办法。”总说:“也是,目虽说已经国共合作,但是老蒋总不愿让我们强大起来,以处处限制我们发,我们只好到战场去想想办法喽。你连队人员编组怎么?”于旺说:“每班至少得有两三个法好的,还得有几投弹又远又准的,以我把有枪的和没的混编在一起,这就使每个班既有枪好的,又有投弹好。”彭总听了说:这样,你让那些放羊的同志暂时先背天大刀片子,他们家圈羊的时候那石扔得一定是又远又,先让他们以练习弹为主!——目前部虽然也很困难,我还能挤出几百发弹来,让你们连组一次实弹射击,怎样?”于旺听了两发光,他高兴地向德来立正行礼道:感谢首长支持!”总司令在一旁听了也赞同道:“要得哪怕手里只有十发弹,也要拿出两发练兵,这样才能保余下的八发子弹全打进敌人的胸膛里!”几天以后一连织实弹射击。于旺把队伍集中起来,发现彭总也来到了场。彭德来说:“倒要看看你于旺是是花拳绣腿——凡打完了的班排,都我站到操场东边去然后操场西边余下人继续打。我告诉,别想用几个枪法的人糊弄我,我要是全连的总成绩!于旺向彭德来行了礼,再转身对大家:“同志们都听到,首长要实地检查们的射击成绩,大有没有信心?”全齐声高喊道:“有”实弹射击结束以,成绩很快就统计出来了:全连一百四人,人均两发子弹总共消耗子弹280发,算上没有中靶6发子弹,全连的平均环数是7.9环。彭德来看了统计,于旺说:“还算可,不过还是有脱靶,以后再有脱靶的你就休想再找我要弹!”于旺挺胸道“是!”然后他向靶的那几个人瞪了眼,那几个人急忙下了头。其他连队说一连搞实弹射击都抱怨说:“彭总偏心眼,那个于旺过是读过啥子讲武嘛!难道我们就不训练了?咱也去总说说!”于是各连长指导员纷纷结伴到总部死磨活缠,是也要组织实弹射训练。彭德来被他吵得头昏脑涨,猛瞪眼拍了一下桌子众人才不吱声了。后他叹一口气说:没办法,没有子弹!我们要是像国民部队那样富,你们要是不搞实弹射击子还不干呢!以后说!”于是各连干只好愤愤地离去。月二十二日,国共党达成了有关红军编为八路军的最后议。陕北红军整装发,准备东渡黄河晋。彭德来副总司对诸德总司令说:老总啊,我们过黄抗日那没得讲,不我们整个集团军要没有地图并且对山的情况不熟可不好。既然是国共合作,他颜长官也就没要对我们封锁消息你看是不是派人去大同的傅宜生联系下,对山西的兵志要以及日本人可能进攻路线做个交换顺便也弄些军事地来嘛!”诸德说:要得,这件事最要!那个于旺既然是西子,山西讲武堂业,又从山西地下那边来的,就叫他嘛!最好部队一过河就能见到他回来”彭德来呵呵一笑:“我想起来了,个于旺是山西地下省委交通员出身,起路来大概比我们些老红军一点也不,而且这些日子他训练也蛮像样的嘛他去最合适!”那于旺正在给各班班讲射击要领,总部参谋跑来对他说:于连长,彭总叫你去一下,有任务!于旺看了一眼张蜀说:“同志们,机可来啦,咱们想办弄一点装备!”在的人都笑起来。于八路军总部特务营连连长于旺就带着个排的人率先渡过河,向大同方向赶。这是山西境内第次公开出现共产党导的队伍。路上正面而来的两位乡民见了不免一愣,其一人说一声:“这哪的队伍,不像是晋绥军嘛!”另一人急忙从背后捅了一下,悄声说:“匪,快去报告保长”然后两个人等于他们走过去以后,转过身来,急匆匆向镇上跑。保长正喝酒,那两个人上不接下气地跑进来道:“保长,保长不好啦!”保长不烦道:“喊叫啥,爹死啦?”那两个说:“大道上有一共匪,六七十人哩都穿着国军衣裳,一看就不是咱晋绥,往大同方向过去!”保长却骂道:笨死你啦,真是吃了撑的!”那两位民以为保长没听明,说:“保长,真共产党!”保长大说:“臭乡下佬,产党咋啦?现在连委员长都和他们握言欢了,这叫国共作一致抗日,连这不懂吗?”那两个一愣,说:“咋,共产党合作?”他俩互相对视一眼,是头一次听说这事要不是这话从保长中说出来,他们还能找个地方告他的去。保长一挥手说“滚,该干啥干啥,别捣乱!”这两想邀功请赏的乡民言一愣,真是热脸上个冷屁股,好生趣,只得怏怏地走。于旺他们连续走四天,每天跑一百十多里,还没跑到半的路程。这一天家已经赶了八十多路,还有上百里才大同呢,队伍中除急行军的步伐声,传来了战士们大声气的声音。整个队又饥又乏,脚步明地慢了下来。于旺头看着疲惫的队伍不由得急火攻心,朝一排长喊道:“排长,咋弄的嘛,说是二万五千里走来哩,这才几里地瞧你排里这熊样!一排长张蜀元听了带刺的话,不满地了于旺一眼,但他不敢顶嘴,只好回说:“是,连长!然后回头对排里的喊道:“快走!格子要骂喽!”其实心里早已经骂开了“日他妈哟,老子没这样跑不赢过!他其实是从心里佩于旺,这家伙跑起来比他这位跑过两五千里的人还利落当队伍路过王家庄,王家庄的保长王带了几个人迎上来道:“过路的长官我们奉县长的命令让俺们给贵部预备水和干粮了哩,歇一下再走!”于旺了一把汗,回头对家说一句:“休息分钟,吃些东西再!”队伍进了庄,家围在一起喝水,馍。一排长张蜀元保长与另一个人交接耳地看着他们小议论着什么,就走去问道:“保长,们咬啥子耳朵?”长笑笑,犹豫了一才说:“原来咱们是中国人哩!”张元听了好笑道:“啥子嘛,我们又不洋人!”王保长兴一上来就走了嘴,说:“你们当然不洋人,可你们是共!你们不知道,哪次‘剿匪’的保安来了,我们也是奉长的命令送水送干哩!你瞧这日本人的多好哇,到现在知道我们都是中国,要喊你们友军了。”于旺听见了,一拉脸,却听见一急促的马蹄声伴着声传来:“于连长走,总部有命令!他只得回头望去.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总部的张参谋飞马至,那马浑身上下着热气。张参谋气吁吁地跳下马,对旺说:“前线形势稳,晋绥军三个师人马顶不住日本关军的两个旅团,已垮下来了。总部命你们先到天镇,接一下晋绥军情报部梁队长!”于旺不则罢,一听此言,时脑子里“嗡!”一下,全身的血直头上涌。他瞪起眼问了一声:“谁?梁步孝?”张参谋:“对,就是他。认识?”于旺沉下来吼一声道:“我去!”张参谋一愣问他:“你咋啦?于旺说:“没咋,就是不去,听不明?”张参谋飞马赶,出了一身臭汗,碰了这么个钉子,由得一股火起,他于旺一眼道:“你!”于旺闻言却冷一声道:“哼,可是不敢么?一排长集合队伍,咱回!张参谋火了,拉住道:“军情急如火你敢犯混老子就敢毙了你,去不去?于旺一把将张参谋开,拍拍自己的胸道:“毙就毙,朝里打!”说完将自的驳壳枪解下来递张参谋面前。张参气得浑身发抖,他过驳壳枪,对于旺道:“我还是省一子弹吧,你既然抗命令,那我去!一长,集合队伍,我指挥!”然后对两战士一指于旺说:把他的军装扒下来叫他滚回家抱孩子!”于旺听罢,跳脚大声喊道:“我家抱谁的孩子?我全家都让那个姓梁杀光了!要不是我露了身份,你说我地下党干的好好的跑到部队来干啥嘛”然后他抱着脑袋在地下放声痛哭起。张参谋和在场的听了都呆住了。王长听了,对身边的递个眼色,悄悄地了。于旺原来在地党时既然在晋绥军报部当警卫连长,然和情报部侦缉队队长梁步孝很熟。止是熟,彼此称兄弟起来的时候,还起喝个大醉呢。只过于旺心里很明白他的这位“兄弟”他的死敌,而梁步却蒙在鼓里而已。西安事变”发生以,中共山西地下省宣传部的委员陈财拳擦掌,准备在市发传单,并在报纸好好地鼓噪一番,独夫民贼蒋介石大地批判一下。省委记老刘却告诫他说“我们搞地下工作有原则的,组织的全第一!并且太原锡山这边虽然对蒋恨之入骨,但在反这一点上他们却是致的,不可大意!陈财只好说:“有理,确实不可大意”但他在心里却轻地想道:“这个老倾,胆子也太小啦”于是他表面上不提及此事,其实却学校里暗中组织了个外围的学生,每熬夜写标语、印传,编小报。那几个生既然是外围,当都是组织上目前还不准的人,不过平里表现得很积极罢。其中那个名叫玉的学生,尤其紧跟财,几乎贴身不离陪着他,每有什么动,玉魁莫不争先陈财也很赏识他。次他之所以拉着玉一起干,就是平日对他印象不错,认他是个积极向上又拢组织的青年学生当然陈财并不知道每次他们印完了传小报之类,那个玉都暗自留一份底,后偷偷地转给梁步。梁步孝拿过传单看,心里一阵兴奋马上就到上司梁化那边去汇报。他对化之说:“那个姓的不过是位大户人的少爷,咱们先密过来?——就凭他种细皮嫩肉的书生要是能在刑讯室里过来就算我白说!梁化之笑笑说:“,赶快布置,免得长梦多!”当陈财熬了个通宵准备回休息时,玉魁对他:“陈老师,咱们道往俺家那边走几行不——我有个亲,他说有一条消息不知对咱组织有用有?”陈财高兴地:“好哇好哇,玉你的积极性真是越越高啦!快带我去看!”于是他就随玉魁去了。玉魁却着他来到一个独立小院子里,陈财一就看见梁步孝手搭匣枪上正坐在椅子望着他冷笑!陈财然认识梁步孝,大鼎鼎的晋绥军情报侦缉队队长梁步孝太原城谁不认识?财这一惊可不小,却仍然没想到是玉在耍弄他,于是转问玉魁道:“你看咋搞的?”玉魁却笑着对他说:“没,是梁队长想找你聊!”结果可想而,根本不用对陈财手,别说打他,梁孝只是领着陈财到讯室“参观”了一,陈财就双腿发抖不住了。梁步孝轻地望着陈财冷笑几,把纸笔递过去:陈先生帮帮忙,咱合作一把?”陈财想做出一副大义凛的样子来,并且再梁步孝来上几句软带硬的疙瘩话,可他想起刚才在刑讯里见到的那个十指被切断的人,两腿在哆嗦得厉害。梁孝见状,提高声调唔?”了一声,他好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乖乖地把他所道的组织关系全都了出来。梁步孝抓材料跑到梁化之那。梁化之一页一页翻看着陈财所写的料,兴奋地说:“哇,瞧这省委书记这是省军委负责人还有省委宣传部长…真带劲,全是大!”他看了一眼梁孝又说:“白天咱先不忙着出动去抓,到天黑时悄悄地!我先去颜督军那去报告一下,也让老人家高兴高兴!于旺看到侦缉队这的人一个个摩拳擦地准备出动搜捕,道准出事了。临下时他对梁步孝说:黄羊肉吃过没有?知道有一家馆子不,咱们一起去灌两?”梁步孝却说:大哥下回吧,今天行!”于旺故意问:“咋?”梁步孝四下里看看,然后意地小声对他说:发现共党省委机关今晚咱们肯定喝不!”于旺心里一惊知道这姓梁的今晚经确定了目标,而目标居然是中共地省委机关。他只得出笑容对梁步孝说“那快忙你的去吧不过完了事你小子得请客!”梁步孝愣,又连连说:“然,当然!”于旺梁步孝挥挥手道:那俺可回家啦,俺口子做好了饭等俺!”梁步孝笑着揶他说:“今晚你辛一点吧!”于旺笑道:“滚你的!”后走了。于旺走出子,拐过一个街角他向四周看了看,什么人注意他。于他飞跑起来。他先到一个联络点,进以后急匆匆地对那“掌柜的”说:“叛徒,你立即通知1号、5号和9号马上转移,我去通知余的3号、7号和4号!要快,天一黑他就要动手啦!”那“掌柜的”听了,深深地吸一长口气才稳住心跳,然后匆匆地跑出去。可当他来到“一号”门外时,却发现门有几个陌生人在那晃来晃去,他心里惊,装作是过路的对门口小饭铺的女柜叫道:“好好做的生意吧,可别把烧糊啦!”省委书老刘在院子里听见,悄悄地向门外张一眼,只见有几个生人。于是他急忙出后窗,再从后墙出去跑了。余下的两户人家也差不多不过“9号”是换上一身衣裳,点燃了家房子,然后跳入壁家里大叫“救火”最后乘乱混入救的人群中跑了。天之后,梁步孝提着枪带着几个人来到4号”的门外,刚要冲进去,只听见后那边有人大喊:“么人!站住!”然听见枪响,他的一手下倒在血泊中。步孝一个箭步窜过,只见一个黑影已跑远了,另一个躲街角的黑影向他猛一甩手,只听一声枪响,随即一股风过来把他的帽子掀掉了他愣了一下,突然一种感觉,这个打护的人跑起来好像熟的?然而那两个已经跑远了。梁步气急败坏地叫道:快去看看,那几家样啦?”手下人只急匆匆地跑去打探当然,这一晚他们也没抓着!梁步孝头丧气地往回走,不知道怎么向梁化交代。他边走边想:“今晚的事谁泄出去了?——我的哪,俺和于旺说来”并且他一下子想来:刚才那个打掩的黑影跑起来可不和于旺一模一样么他心跳加速。这个旺平时就和他关系切,临出发时他又于旺透露过消息,下子如果有人暗中到梁化之那里,他说得清吗?他不由想起梁化之那怀疑切的冷笑,他越想慌,突然转身对手大喊道:“快,通各队不要回去,都我跑步,上于旺家把那边围起来!”旺在通知4号转移之前,曾急匆匆地先到家里对妻子说:太原城里呆不得啦你快点抱上孩子,爹娘他们一起跑,在城关东边等你们要快!”然后才急匆地跑向4号家。于旺的妻子看着跑远于旺,半信半疑地于旺爹说:“爹,子让咱快跑呢,也知他闯啥祸了?”人家想了想,说:旺子这娃俺知道,闯不下啥大祸!顶是罚几个钱拘传他天罢了。再说要走得收拾收拾嘛,明再走不迟。”于旺子忐忑不安地抱着子回屋了。因为党纪律,于旺干地下一直都没告诉家里家里也熟知他的为,认为他闯不下大。所以当气急败坏梁步孝带人把于旺的院子包围起来的候,全家人还不当事呢!而梁步孝却牙切齿地制造了一灭门惨案

    就爱瞎编2021-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