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度by蓝淋第二季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淡妆步骤

作者:阁楼夜话
更新:2021-02-25 13:04:24

历史军事热门

  • 给力厨娘手打

    最新章节: 大胡子
    红尘深处,寂寞如花文--香雪若兰红尘深处,寂寞如花。一朵玲珑的心事,寂寞了一地的惆怅;一抹如兰的清幽,倾诉了一世的低吟。不知为何,念,总在朝朝暮暮;情,总在纷纷扰扰。红尘里的悱恻谁能参透?六流年里的忧伤几人能懂?---题记寂寂红尘,心念悠悠。任那薄凉的记忆,在这个如水的季节里,独自徘徊。任那刻骨的相思,在这迷茫的尘世里,独惹寂寞。好想,在流年的岸边,柔情似水;如今,只能在岁月的渡口,静默如花。你说,与我相识,便乱了浮生。我说,与你邂逅,便扰了尘梦。遥望岁月悠悠,穿越你的前尘我的眸。你的心是否还停泊在我的岸边。执一湖相思的水,泛一湖牵念的舟,流年里把寂寞搁浅,种植于相思之地,一水阑珊出,渺渺生香。红尘里的那多娇羞,如梦,如诗,如歌;流年里的那抹暖阳,如痴,如醉,如烟。岁月流逝,记忆却依然葱茏:时光老去,红尘却依旧妙曼多姿。流年似书本,记载了情之悠悠,爱之切切。流年似流水,行也匆匆,逝也匆匆。可记忆里的那一抹流光,却依旧绚烂,依旧润眸。你水一样的伟岸,山一样的风骨,注定是我今生难以丢弃的痴恋。回眸间,跌入你温馨的眼帘,红尘处,醉入你多情的眉间。难忘一帘烟雨,难舍浮生旧梦。烟火流年,浅笑回眸。守一场花开的寂寞,念一幕光阴的轮回,抒一抹纸墨的馨香。光阴的转角,独坐一隅。等一世永恒的绵长:等到万树繁花;等到秋水天长;等到瑞雪盈门;等到地老天荒。穿越红尘,默默凝望,望断天涯陌路;望穿旧时梦回;望到繁花落地;望到秋叶飘零。心动则痛,泪落则伤,一低眉,一颔首触摸到的是,一地的薄凉。原文转载于:中国文学网忍者眼睛疲劳所带来的疼痛,整理高中所积累的素材时,又被这篇文章感动到了。初读此文,被优美华丽的辞藻惊艳,毫不犹豫背诵了下来,在我日后的作文中确实添彩不少。再品时,已经能够沉醉于作者的美好意境中了。文如其人,我想,这位作者即便没有沉鱼落雁之容,亦必有倾城倾国之才。想到即挂名于此。不妨与诸君共赏,喜欢美文者,此为佳选。

    圣灵火2020-11-29

  • 裂土美利坚

    最新章节: 轰成废墟
    朱丽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公司上班,她年轻,漂亮自信而有活力,追她的男可以排一条长龙,其中不优秀且对她情有独钟者。她却偏偏喜欢上一个比她六岁的有妇之夫。这位幸儿叫王玮,生得高大英俊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男子气概。他是朱丽的上司,公司,他很少注意朱丽,是朱丽的目光时不时地落他侃侃而谈,微微上扬的角,深情而专注。时间一,公司其它同事都看出些堂了,王玮却始终沉默。玮的沉默刺伤了朱丽的自心,激起这位一向自信且些自负的姑娘强烈的征服,她开始主动出击。她请玮吃饭,王玮总拉上同事并抢先付帐;她找借口让玮送她回家,王玮总说“不起,我老婆在等我,我你叫辆车吧”——总之,为他俩制造的所有机会都他破坏了,更可恶的是,还时不时提到他老婆。朱从别人口中打听到王玮的婆叫孙燕,在一家医院上,长相一般,也没有什么人之处。既然如此,为什王玮会对她死心塌地呢?丽决定见见孙燕。年青人冲动,她很快对王玮说“想去你家做客,你欢迎吗”她说得毫不客气,其实里已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岂料王玮这次却回答得很快,“行啊,今天下班就吧。”她有些意外,“那不同你老婆打个招呼么?“不用”,回答得一股豪。下班后,朱丽坐王玮的去了他家,开门的是孙燕孩子不在家。王玮一进门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公的同事,叫朱丽,朱丽,是我爱人,叫孙燕。”孙热情地招呼着朱丽,“稀啊,快进来坐。”然后转去泡茶。朱丽坐下来打量这两室一厅很宽敞但并不华的房子,被女主人收拾干净利落,看起来很舒适然后又细细打量正在倒茶孙燕,她的确不如朱丽漂,但白净的脸庞,修长的材,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恬豁达的气质,并且她脸上终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丝没有对朱丽的到访表现出讶,更没有敌意。她倒完,又笑着对王玮说,“饭已经做好了,你先陪客人着,我再去弄两个菜!”走后,朱丽小声问王玮:你跟她说过我吗?”“没啊!”王玮站着喝了一口说。“那你经常带女同事来吗?”“没有,你是第个,以前常有男同事来做。”朱丽不再问了,她有佩服女主人的镇定。不一儿,丰盛的晚餐就摆上桌,女主人请他们就餐。饭上孙燕很随意地同朱丽交着,似乎她们已经是老朋了。朱丽还发现王玮和孙间有份默契,他们配合着些日常生活中的笑话给朱听,饭桌上传来阵阵欢笑,一顿饭吃得宾主皆欢。后,他们又随意聊了一会,朱丽想试试女主人的忍性,她对女主人说“我有事想同王玮谈谈,你看—”按说有事在公司不能谈?非要来家里?朱丽想孙即使不恼怒,起码也会表出不高兴,岂料孙燕很爽地站起来,说:“你们谈我正要去散步。”说完就了。等她走后,王玮有些悦地说:“你有什么事要?”朱丽嘻嘻地笑了,“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我-”“好了,这个话题就要继续了。”王玮严厉地断她。罢了,朱丽深深地了一口气,然后又故作轻地说:“你老婆咋这么傻她不怕——”王玮又打断,说道:“不,她比谁都明,她之所以能这样容忍,是因为—-”他顿了顿平静地接着说:“她对我对地信任!”朱丽傻了,回她是真得无话可说了。也许是一场无声的较量,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但求朝夕2021-02-22

  • 穿入中世纪方阵对骑兵

    最新章节: :外援出现?
    文/无忆当幻想成了幻觉…可以听到它的声音,可以看到她的笑颜,就是不能触摸!是幻跟梦使得你的梦寐以求环绕在你周遭,可就是从未得到可能才是最好的得到吧。好喜欢列鲁达的一句诗,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一个女孩,安静起来可以随时消失了人样,好像没有过的若即若离,让我思念反复,没有谁可以左右到她,就连我远远的,声音,都无法触及到她,天啊,这是梦境吗?生命里那些电光火石般的刹那,原来爱情源于一个瞬间,难逃第一眼的复杂,好像开始了命中注定!然刹那的复杂过后是心底久久的惦念,因为绝无仅有,只能默默掩藏。直到再遇见那个长大后的女孩,一遍又一遍,无数次的电光火石,慢慢温热了少年孤独的背影,但荏苒不敢确认,因为转瞬即逝的是自己的无知赶不上无忆的速度,当下,当下的我只是一介书生,还好信心总是在低谷后反弹,那一次泪流让压抑缓走与你正面相对,你在抑制关怀的话语而我放肆,谢谢你的欲言又止。每一次,机缘下逢见你总是莫名的新鲜,你拉我的手,你在路的尽头等我,你羡慕我旁边的阿猫阿狗,你羞涩的低下突然就泛起红霞的脸…请原谅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喜欢看你逗你惹你,最重要的是你像极了那个我心底里心心念念的某人,仿佛就是她的重叠,回不去了,因为一切都有它的来去。可我又不是我,我的一切不适用于那个我,因为我有三种生活,现实、梦境以及幻觉!想你出现了幻觉以后仿佛我的任督二脉被打开,现实记住的那一瞬在梦里便一直如此,不会随着长大而变化,所以在梦境里变得清醒非常,尽管在幻觉里已然交代了结局,我的南柯一梦从未醒来,就像天光忽明忽暗,你可曾见它停歇?

    青岚剑圣2020-12-19

  • 容城地图

    最新章节: 告诫
    《打油》赏月文/老路夕阳乐2020/10/5明月天上悬,中秋赏月。天上一轮捧出,万人头看。桂花绽放争艳,娥劲舞翩翩,迷离了望。皎洁了牵挂明净了思。洒清辉,晶玉盘,美限。神离顾盼,怎奈她高地远?人有相思绻绻月有缠绵眷眷。何时能愿?只要心相系,千里线牵

    花花公子柒2021-01-02

  • 修真位面商铺全集未删节

    最新章节: 弹指杀帝子!
    没有兑现的承诺暑假的一天,几个同学约我到望来宾馆。同学相聚,少不了喝酒叙旧,三瓶荞酒,穿肠而过。趁着酒兴,我跟着同学来到宾馆隔壁——青楼保健城。初次做保健,我像一个刚恋爱的小伙子,十分腼腆,又有点失魂落魄。我极力用沉默来封锁我的感觉。“你是干什么的,怎不说话?”隔壁包房的小姐大声说:“他是老师,跟我姑爷同事。”我的脸倏地变得更红了,心里焦躁不安,找一个喝茶的借口,暂时将她支开。不一会,小姐端着茶回来了。用过茶后,我拒绝按摩,要求她陪我聊会儿天。在聊天中,她始终是主角,要我猜了几个字谜,问了我几句歇后语,给我讲了“阿拉丁神灯”的故事,向我和盘托出了她的身世。她的文化素养,他出类拔萃的口才,尤其是她的坦诚,都出乎意料,我对她渐渐产生了好感。两个小小的酒窝,温柔多情的目光,曲线丰满的身子,浑身淡淡的芳香,这些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少女特有的青春魅力。她时而长长叹息,也许是在悲叹命运对她的不公吧。她叫刘雪晴,保健城老板是她的表叔。一年前,为了筹集哥哥上大学的学费,雪晴和母亲一起来向表叔借钱,表叔答应借给她们5000块钱,但有一个条件——雪晴必须留下,在保健城打一年工;并承诺5000块钱就作为她一年的工钱。当时雪晴还在一中读高二,母亲怎忍心让她做保健小姐呢?可怜天下父母心!雪晴看出了母亲的心思,故意发火说:“妈妈,哥哥还上不上大学……表叔的钱,这几年你还得清吗?让我在这儿打工吧!”母亲还是没有表态,雪晴急了,跪着求着母亲:“一年啊,很快的,就一年,一年后我还可以读书,妈妈呀!”母亲无奈含泪点了点头。雪晴回过头对表叔说:“就一年,表叔!是吗?”“是的,一年后我放你走!”表叔答应得很干脆。听完她的倾诉,我愤然的说:“现在不是一年了吗?你表叔未免太不讲信用了。”“一年是到了,但他又找到了留我的理由——我还差他2000块钱呢。”“5000块钱不是抵一年的工钱吗?”“是的,但厄运之神老是缠着我——今年五月母亲得了类风湿病,卧床两个星期,又用去表叔1000元,再加上两周照看母亲,扣去误工费1000元。”“那你表叔什么时候放你走?”“大概元旦节吧。”她说着,仍然长长叹着气。她告诉我:“这地狱般的生活,她一天也混不下去了——她想读书或去楚源上班。”  是师者对学子的怜悯或是英雄救美人吧,我骤然有了一种冲动:答应借2000元给雪晴,把她从地狱中救出来。雪晴握着我的手,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要说出感激的话来。这时领班小姐用力敲门:“到点了!”同学也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  分手时刻,雪晴为了表达此时的心情,将李商隐的两句诗吟了出来:“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我赶忙说了声:“你等着吧!”走出青楼保健城时,只见她站在门口,摆着小手向我告别,那双闪亮的眼睛告诉我,她渴望一个救世主的到来。  回到家里,看到简陋的房子,看到疲惫寒酸的妻子,我的心猛地一颤,我是救世主吗?我所有的积蓄才5000块钱吧,这钱是妻子做小生意两年积攒起来交给我的,我怎能动用它呢?但我不能失信于人呀!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我不能不履行我的承诺啊!怎么办?找别人借!下半年省吃俭用吧。  第二天中午,我请在财政局工作的表哥到好汉坡鸭鹏吃饭。和表哥一见面,就向他诉苦,说这段时间手头拮据,急需一笔钱。  表哥对我向来很慷慨,但他一定要了解我要钱做什么用。我把我的义举如实告诉了表哥,想不到表哥毫不犹豫的答应帮我。太开心了,我又成了“救世主”,能去拯救一个可爱的生灵,于是与表哥开怀畅饮,忘掉了尘世间的一切烦恼,成了一个幸福的人。  酒喝到半酣,表哥跟我开玩笑:“你那小情人一定很漂亮吧,能不能让我饱一饱眼福?”我毫不介意的借着酒兴应道:“她美若天仙,就在青楼保健城。”表哥突然跺着脚道:“坏了!”我吓了一大跳,急忙问:“怎么啦?表哥!”“你不知道啊,青楼保健城的老板是我的铁哥,前几天还托我帮他找小姐呢,帮你不等于挖他的墙脚?这有损哥们的事,我决不干!”表哥说着,将一百块钱丢在桌上,骑着摩托车一溜烟走了。我一下子又从“救世主”变成了庸人,我的心已破碎,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里。我想了又想,连我认为最可靠的人都落了空,其他人就甭找了。即使别人借给我2000块,我半年都还不清呀!别人会怎么想?后来,我的同事几次在望来宾馆请客,我都没去,因为我怕看见隔壁那双闪亮的眼睛。(我十年前的创作)

    鱼丸酱醋米2021-01-08

  • 嫡女重生之一世荣华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我们走吧
    【序】在凡的工作位上,很人默默无的工作着他们任劳怨、淡薄利,其间一女子、德州镇文人员,身纤弱、声柔美,工勤奋、深干群喜爱因其名中“艳”,称之“艳”。其精为我所动,特以诗记、以彰其。细语柔解疑团巧华才抚万废寝忘食作餐淡妆颜职为

    陆修永2021-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