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道之后txt全集下载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清奇

作者:明巧
更新:2021-03-08 5:25:13

都市言情热门

  • 魔焱苍穹小说无弹窗5200

    最新章节: 难能可贵
    茉莉花第六十六章、爱情保卫战的思考  在公安人员强大的攻势下,洪艳娇竹筒倒豆子交代了她们敲诈庄重的全部罪行,同时牵扯出她的姘头肖胜军的贩毒案。按着洪艳娇提供的线索,在短短的五天里,就找到了肖胜军的行踪,生擒了这个大毒枭。尽管洪媚娇一直死扛硬赖,但是案情已经大白,她们很快被批捕,送进监狱,等待法院判决,这是她们咎由自取。洪氏姐妹的诈骗案有了结论,赵警官通知庄重和温舒雅到公安局去看结案报告。温舒雅上次从公安局回来以后,因为解除了对庄重的误会,一直想找庄重好好谈谈,可是因为她对庄重的态度太过了,所以不好意思主动见他。而庄重因为没有结案,怕温舒雅还是想不通,借口有重患,一直住在医院的值班室里。俩人中间的冰河并没有真的解冻。在医院里,俩人即使擦肩而过,连个招呼都不打,甚至不看对方一眼。  这天,庄重接到赵雷电话之后,喜出望外,他知道了这个好消息,立刻到医生办公室去找温舒雅:“舒雅,下班后等我,我们有事。”温舒雅特别激动,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点点头,低声说:“知道了!”下班了,温舒雅急忙下了楼,早早地等在庄重的车前。庄重处理完最后的工作,也下了楼。看到温舒雅在等他,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昔日恩恩爱爱的夫妻,现在竟然形同陌路,见面不知说什么才好。上车后,仍然很尴尬,谁也不好说第一句话。终于庄重忍不住了:“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上哪去呢?”温舒雅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去公安局,所以没必要问了。”“啊,你也知道了?”“是的,我接到赵雷的电话了。”“哦!” 这简短的对话,不冷不热,谁也猜不透对方的心里活动。  夫妻俩走进赵雷办公室,赵雷热情接待他们。他高兴地翻开卷宗,详详细细地介绍了洪氏两姐妹的全部情况和这次敲诈庄重的目的和手段,尤其是打电话装鬼的目的,就为了吓坏温舒雅,借此给庄重施加压力和破坏他俩的感情。温舒雅这才恍然大悟,心里豁然开朗。多日的疑虑彻底解开了。她利用向赵警官谈感慨的机会,间接地向庄重道歉。她对赵警官说:“赵警官,这两个黑心女人的手段太歹毒了,对我威胁、恐吓,千方百计气我,把我弄得六神无主,整天心惊胆战,惊恐万分。她们设陷阱陷害庄重,我被她们搞得晕头转向,我糊糊涂涂,不分青红皂白,听信她们的胡言乱语,冤枉了自己的丈夫,好端端一个家差点被这两个妖精给毁了。”庄重完全听明白了温舒雅的弦外之音,心里暗喜。  在回去的路上,庄重故意试探着问:“你给我那封信还生效吗?”温舒雅实在忍不住了,轻轻地打了庄重一下,撒娇地说:“你明明知道我非常后悔,为什么还刺激我?真是让我无地自容。阿重,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庄重就喜欢温舒雅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孩子气。她每次犯了错误,总是非常可怜而认真的承认错误。庄重情不自禁地拍拍她的肩,两人会心地相视一笑。  这一场狂风暴雨式的家庭危机终于过去了。这件事对他们的教训和启发实在太大了。他俩都陷入深深地思考之中。爱情是具有严重的排他性。夫妻俩在一起生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在生活琐事上,无论矛盾有多大都不会导致离婚,可是如果有第三者插足,其中一方出轨,这样的矛盾就会迅速升级,多数发展的结果都会导致离婚。我国近些年来离婚率明显增加的原因就在于此。在这样的矛盾中,还有一部分不是真有一方出轨,而是由于误会造成:有的是被谣言蒙骗;有的是掉入别有用心的人所设计的陷阱;有的是因为多疑,互相不信任。庄重和温舒雅的矛盾,就是属于进了别有用人的精心设计的圈套。一对情侣或者夫妻凡是遇到这类事件后,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来分析是真是假,不要听风就是雨。首先要考虑的是两人的感情基础、相爱程度,矛盾性质。如果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突然出现这方面的传言和迹象,这里一定会有问题。当事人就要多问几个为什么?然后再作结论。  王硕和茉莉的婚姻是经过十四年的爱情长跑才结为夫妻的。在这十四年的风风雨雨中,他们对对方的一切都了解得非常透彻:脾气、性格、为人、品德、经历、处境……都了如指掌。所以遇到问题就会冷静判断,做出结论。当温舒雅认为茉莉和庄重旧情复燃,插足他们的家庭时,她前来兴师问罪。王硕对这事的态度就表现得非常冷静,他迅速做出判断:“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因为他了解茉莉和庄重的为人,他更了解茉莉和庄重的感情发展史,他知道茉莉和庄重分手的主要原因。尤其重要的是他相信茉莉绝对不会背叛他。王硕认为:庄重是个把名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洁身自好的专家、学者。他绝对不会做出有损自己名誉的事情来,所以他和温舒雅结婚后,一定不会再去追求茉莉。王硕坚信自己和茉莉的感情基础是非常牢固的,他相信茉莉对他的爱是非常真挚的,因为他俩的爱是几经风浪的考验,可以说,颠扑不破。王硕和茉莉之间没有任何隐瞒,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秘密,他们生活过得轻松愉快。因此找不到一条茉莉和庄重爱情死灰复燃的理由。所以温舒雅理直气壮来质问茉莉的时候,王硕坚定不移地站在茉莉一边,共同对外。  然而,温舒雅却和王硕的态度截然相反。她几乎失掉自己美满的婚姻,是因为她不自信。她一厢情愿地暗恋庄重多年,她总觉得自己和庄重很不般配,所以她认为她能成为庄重的妻子是因为她侥幸。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婚姻岌岌可危,因此她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她心爱的丈夫被别人抢去。在感情问题上,她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洪媚娇制造一系列假象,温舒雅全都信以为真。所以她为了保卫自己的婚姻立即出击。结果想当然,把矛头指向田茉莉。  在婚姻保卫战中,温舒雅差点失掉自己珍贵的婚姻和深爱着的丈夫,归纳起来有如下几个原因:一、对自己不自信:越是认为自己和丈夫(或妻子)不般配,越害怕失掉对方。这个“怕”是经不起风吹草动的,稍有一点点反常迹象,就会信以为真。温舒雅就是太不自信了,她认为自己和丈夫差距太大,所以就会被比自己条件优越的人抢走。二、出了问题想当然:在生活中,有的人喜欢想当然。一旦夫妻间出现问题,就按着自己的错误逻辑来判断是非曲直。温舒雅认为能插足她和庄重之间的一定是田茉莉,因为他俩曾经是恋人。她想当然地把矛头指向茉莉,结果让真正的兴风作浪者幸灾乐祸。三、对配偶不信任:这是婚姻危机的最严重的因素。这多发生在俊男靓女之间的婚姻上。爱“美”是人的天性,它几乎是所有的“爱”产生的诱因,所以俊男靓女的爱与被爱的几率最大。一对漂亮的夫妻往往最容易让人羡慕和嫉妒,美女帅哥也最容易变成“好色者”的主攻对象,也就是说最容易被人插足。如果夫妻间缺乏信任,第三者就会轻而易举的达到插足的目的。庄重就是因为超帅的外貌,被洪媚娇盯上的,温舒雅就是因为庄重的美而对他不信任。四、对别人轻信:婚姻危机有很大一部分是听信传言,轻信别人挑拨离间。很多人愿意打探个人隐私,愿意在男女关系上做文章,传言是家庭危机的第一杀手。因此制造一方出轨的传言和假象,就会轻而易举地破坏一个家庭。温舒雅她对洪媚娇制造的一系列谎言假象深信不疑,所以她就把自己的丈夫推到对立面,差点失掉自己心爱的丈夫和温暖的家。  这场激烈地婚姻保卫战,虽然最后庄重温舒雅保住了自己的家,可是温舒雅不敢承认自己是胜者,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是被打得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的残兵败将。如果不是气度非凡、宽宏大量的庄重,原谅了她的愚蠢言行,如果不是公安干警昼夜奋战,破获这起诈骗案,她一定会败得更惨,她会没了丈夫没了家。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温舒雅这一课上得好,她彻底醒悟了:保家就必须让爱情永固,要使爱情永固,夫妻双方就必须互相信任、互相爱护、互相支持、互相理解。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缝才能下蛆。”夫妻间要是亲密无间,第三者就不能插足。

    秣陵别雪2021-02-24

  • 水晶之恋都是啥项目

    最新章节: 惊世骇俗!!!
    茉莉花第七十五章、意外的变  水浪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准备找平时对她非常好的老哥服装设计师何浩天给参谋参。这天彩排前,何浩天给水浪试衣,他精心地把他新设计的礼服给水浪花穿上。这是一件胸露背的湖蓝色的拖地长裙,为一个电视剧女主角设计的出盛大晚会的礼服。水浪花穿上款礼服,洁白的肌肤与湖蓝色长裙形成色彩分明的对比,她圆润的完美的后背与那纤细的段尽显美女凸凹有致的曲线美胸部独特的剪裁毫不掩饰她那感的魅力。那长长的、轻柔的地裙摆更加彰显水浪花那婀娜姿、舞态生风的高贵气质。何天站在水浪花一米远的地方,赏着他那完美的杰作,他沉醉自我欣赏之中,他说:“天生质、雍容华贵,淑仪优雅,摇生辉,肌若凝脂,灵动妩媚…”水浪花打断何浩天的话:“说老大哥,你是夸我呢?还是你的衣服?”何浩天掩饰不住悦和自豪,“二者皆有之。这衣服我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所穿在你的身上,完美无缺地显你那浓浓的女人味和你那可爱贵、娴静迷人的独特气质。”老大哥,我觉得你不仅是位出的设计师,还是一位服装评论家,更是一位语言巨匠。你夸的艺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步。”水浪花和何浩天关系一很好,形同兄妹,所以他俩常在一起练嘴皮子,你一句我一地不是吹捧就是抬杠。  彩结束,水浪花走到何浩天跟前低声说:“老大哥,我有话要你说,你先等我一会儿。”何天和往常一样,像个助手一样助水浪花整理衣物,听到水浪找他有事,不由自主地心跳加,他说:“你这个邋遢丫头,三落四地,什么都得我经管到,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何必一要等到整理完才说呢?”“不不!今天我要和你谈的这件事常非常重要,所以不能随随便在这谈。”水浪花特意在“非”二字上加了重音。何浩天问“那你要上哪儿谈?”水浪花了一会,歪着头,笑眯眯地征何浩天的意见:“老大哥,我一会儿去莲花山公园吧?你看不好?”“莲花山?那好哇!何浩天不知水浪花何意?为什平白无故要去莲花山呢?他有想入非非了,不禁有些惊喜。 莲花山公园位于福田中心区规划范围之内。离戏装公司不,水浪花和何浩天,走出公司楼,向莲花山公园走去。他们着蜿蜒逶迤的山中小径慢慢而,俨然一对情侣。因为今天彩结束时间较早,夏日的傍晚游仍然不少。水浪花和何浩天向上走去,享受登山的乐趣。倚花岗岩栏杆,俯视近处的福田心区,有天上人间之感。望栉鳞比的城市建筑群,更有‘会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兴。园宽阔的平台,市影在前,人远逝,典型的一种人在其中、在其外的独特感受。一路上水花指指点点,仰望山顶,俯瞰景,心神愉悦。何浩天越发不水浪花的来意。他忍不住了,问水浪花:“小丫头,你今天么有兴致领我登山观景呢?”浪花神神秘秘地说:“我领你山,就是为了让你对天发誓。这句话可把何浩天吓住了,心:这小丫头年龄不大,胆子可小,竟然敢于向比她大了十五的男人公开示爱。他有点慌乱,有点受宠若惊。其实何浩天常喜欢水浪花,三十五岁的年早该娶妻生子了,可是不管谁他介绍朋友,他都要与水浪花比,觉得人家没有水浪花完美瑕、没有水浪花天真可爱,没水浪花聪明伶俐。所以他看一又一个,都没有任何进展。这水浪花把他领到山上让他对天誓,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所以果断地表示:“你说吧,不管让我发什么誓?我都一定办到”水浪花突然严肃起来说:“说不管我对你说什么?你绝对能外传?”何浩天说:“这件不难办,你让我外传我都不会的。”水浪花呵呵地笑起来:我还没说呢,你知道我要和你什么事呀?你怎么就能表态一办到呢?”何浩天非常严肃地:“那好吧,我对天发誓:不水浪花说什么?我一定不外传假如我讲出去,我愿意接受老对我的任意惩罚。”水浪花慢吞地说:“老大哥,我要向你一个绝对的秘密。我心中的第号偶像——‘王子’喜欢我,要约我出去吃饭。还有那天咱去的那个剧组的化妆师郝帅,很喜欢我,你给我参谋参谋,应该和谁交往?”何浩天万万有想到,水浪花找他是让他帮自己挑选男朋友。他为自己的作多情而感到羞愧,也为听到个秘密而感到懊恼。他一时不说什么才好,他刚才的兴奋心,顷刻间被击得粉碎,消失得影无踪。他逐渐冷静下来,思一会说:“你让我实话实说呢还是希望我顺情说好话呢?”浪花说:“当然我要听你说实喽。我征求你的意见,就是因我相信你会对我实话实说。” “那好吧,就凭你老大哥在会上闯荡这些年的经验,你千不要对王子动真感情。人家是名演员,每部片酬几百万,和配戏的全都是大腕女明星,你个涉世未深的小嫩模,人家能上你吗?”水浪花无限陶醉地:“可是他说和我跳舞他很高,而且还说因为我,他那场戏挥得特别好,还在QQ上和我聊天,并且还要约我去吃饭。你他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这?”“傻丫头,人家大腕演员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和你客客气,你干嘛当真呢?”何浩对这事不以为然。“那你说他什么要这样?”水浪花真的很理解。何浩天说:“我分析有种可能:第一、可能和大牌女星玩腻了,找个嫩模换换口味也许是特意制造点绯闻为了炒;再不就是失恋了,找个替身补空虚。傻丫头,听老大哥的,千万别当真,太投入了自己受伤害的。”“其实我也很矛,他是我多年崇拜的偶像,做都会梦见他,现在他和我跳舞他和我在QQ上聊天,整天把我搞得神魂颠倒。老大哥,你再说那个化妆师怎么样?他可是诚布公地表示喜欢我呀。”“个吗?也不太可信,像他们那人,整年呆在影视剧组里,生在美女如云的文艺圈,都不太靠。况且你俩只见过一面,对什么都不了解,你不要死心塌和他搞恋爱,更不要和他随便去约会,小心受骗上当。”何天又拿出一个理论来提醒水浪。水浪花不服气地反驳:“要这么一说,我这辈子就别想搞爱了。我喜欢的,怕人家瞧不我;人家喜欢我的,又怕他不一,受骗上当。那你说我应该么办?”何浩天说:“你还小不太懂得恋爱和婚姻的真谛。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俩人相是有很多条件的。首先就必须相了解。一见钟情的恋爱,成率是非常低的,闪恋导致闪婚闪婚发展成闪离。这就是当前国家庭不稳定,离婚率高的主因素。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轻而举地接受一个还不十分了解的感情——那都是空穴来风,不相信,不要投入。”“哎呀呀我的老大哥呀!我看你在这个题上是闭关自守,外面的东西点也不接受。真是针插不进,泼不进。我可和你不一样,我信缘分,相信一见钟情,相信赐良缘。我在网上看到,为什人会一见钟情,因为一旦你看的人是你常在梦里出现的异性是你在冥冥中确定的你爱的人你就会疯狂地爱上他(她),说男的占的比例大大的超过女。还有的说,身上特殊部位有的,是前世恋人,他死后过奈桥时没有喝迷魂汤,被人做了号,前世因缘未尽,今世又来你。我仔细观察了王子脖子上耳朵下有颗黑痣,我相信他是前世的情人或者是我的丈夫。水浪花说得绘声绘色,看来她这些没有一点科学根据的传闻信不疑。何浩天被她说得哭笑得,他忍不住嘲笑水浪花的天幼稚、愚蠢可笑。他说:“小丫头,你不要给自己的迷茫找口了,那都是唬小孩的恶搞,怎么会信以为真呢?我警告你万别迷信,不要被那些毫无根的传言弄昏了头脑。不管怎么,不了解的,不知道对方人品格、不了解人家家庭底细的、知道彼此经历的千万不要盲目和人家谈恋爱。”“好了,好!你不要对我再说教了。你的些恋爱观太陈腐、太老套了。不上飞跃发展的新形势。按照的逻辑推理,像电视上的一些婚节目都是骗人的了。按照你逻辑,我熟悉你,我全面地、底地了解你的一切,那我就只嫁给你了?”水浪花一看把何天吓得瞠目结舌,就哈哈大笑来。何浩天呆若木鸡,半天说一句:“难道不可以吗?”水花笑弯了腰,她嬉皮笑脸地说“你看看你呀!小心眼,和你句玩笑,看把你吓的,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是我的大哥呀!我坚决反对‘兄妹恋、‘姐弟恋’年龄相差悬殊,过几十年,一个还活着,一个死了,那个活着的人多悲惨呀”水浪花这斩钉截铁的回答,何浩天的心彻底凉了,他知道己暗恋水浪花实在是自作多情小姑娘没有一点意思。然而他甘心,他不想被水浪花刚刚认不久的两位帅哥打败,他望着被晚霞涂上亮丽色彩的美若天的女孩,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水浪揽到自己的怀里,喃喃地说:浪花,我爱你,爱得好久,爱好苦,请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水浪花叫苦不迭,一番挣,可是何浩天的嘴唇已经深深死死地贴住了水浪花的樱桃小。水浪花挣脱出来,大叫道:两个叫我都无法选择,现在又了第三个!我可怎么办?

    再续战火2021-02-21

  • 穿越头文字d世界

    最新章节: 方基石蒙面救人
    从和田排长见了面后,王飞又继续对除发电厂以外的周边几个工厂单位去调查,也没结果。这天晚上,尹局长来到了王飞的住处,由于台湾电台蔬菜节目的事已过去几个月了,作为局长还是非常介意关心的。当他听王飞说把电厂附近的几个工厂调查完没有线索时,又问:“你去电厂调查没有?”“几个月前,在那里护厂的田排长喊我去了一次,还喊我参观了他们厂的发电车间,我觉得这等于是一种调查。”“田排长怎么说?”尹局长问,他知道那里有半年前从宜宾军分区派去作为军管会副组长的原解放军政委杨英奇,如果电厂有什么,他一定会通知他的。“他说电厂生产一切正常,人民生活的幸福。”“可是,调查不能走马观花。”“局长,你喊我怎么查,一点有用的线索都看不到。”“是难呀?”“局长,你觉得我怎么查。”“你觉得有你注意的对象没有?”“没有。”“哎。”两人就在那里聊了很久。后来,尹局长走了。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王飞感到再这样下去不好,对新生的人民政权非常不好。他心里阴郁,睡在床上,根本睡不着。过了很久,想起了田排长,才又想起几个月前在长江边跟田排长聊天,他在脑子里回想,或回想和田排长说的一些话,有些想不起了。就不想了……在刘大姐与何良见面后的二天下午,刘大姐请了假,去白沙湾河边乘船到了宜宾城。她在非常热闹的大街上,走了几条街,就往宜宾西郊的一大片居民区走去。走到一条靠城边上的小街,这里往下是金沙江尾的河边。她到了一间发黄的木门前,它的旁边还有些住家。她敲了门,然后,门就开了,是一个48岁、胡子多的中年男人。他目光平和,含着些警惕,他看到是刘大姐。就马上让她进房。然后,等刘大姐一进门,这男人随手关门。好像不让除刘大姐外的什么进他家似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军统西南宜宾站的站长,刘大姐是他的情人。两人回到浑黄灯光的桌边坐下。刘大姐马上就何良的事告诉他。军统西南宜宾站站长郭云鹏,根据台湾情报部门的指示,在宜宾解放前的一年就来到宜宾,当宜宾的国民党高级官员离开后,他留下来,专门领导多个特务小组对宜宾的电站、工厂等进行破坏。这次专门负责对宜宾发电厂的炸毁工作。以后还有。请关注明年六月发出的描写宜宾公安局在解放初期破获国民党特务案的长篇小说《自由和平的宜宾》。他知道仅有何良是不够的。就问:“我们必须要在电厂的发电车间,找到几个同类。”“你知道发电车间有我们的人吗?”据毛人凤跟我的情报,这厂里还有两名我们的同志。只是没有一个人在发电车间。”“我明白,这会跟我们炸厂带来难度。”刘大姐说。“我们要想法在车间里找到人,这样,就可以有机会。”“谁会干这种事,被发现了就会被抓起来枪毙的!”“不要急。你想法在发电车间里,找几个私心重、贪财的人。这些人只要跟他好处,什么都要干的!”富有经验的郭站长说。“那你说的那两个同志就什么都不干吗?”“会的。”然后,刘大姐说:“那个何良他就在发电车间煤炭输送带工作。”“对,他有可能认识这些工人。”“我明白了,“””“记住,这事要小心”“我知道。”说完,原先跟人印象温和的郭云鹏站长立刻一把抱住刘大姐,就亲刘大姐的嘴脸。几分钟后,两人上床,就睡在一起。完事后,身体健壮的郭云鹏把显得娇好的刘大姐抱在自己光裸的肌肉发达的胸部上,非常惬意地聊着。然后,郭站长觉得背靠在床栏上不舒服。就动了一下,把身子挨在他丰满胸部上的刘大姐,就移开些;接着,郭站长就把身子在床上仰躺下来。然后,又把他两只粗壮的大手抬起放在他的后脑勺下,顿时他隆起的胸部,还有胸肋骨微微往上浮,以及在他隆起的胸部往下,非常光滑富有性感的肚皮。刘大姐看到这里,不禁被吸引,她伸出手在郭的光滑、健壮微微起伏的肚皮上柔摸;不一会,郭站长淫欲顿起,一把抱住刘大姐,两人就……再次完事后,不到两小时,他俩痛快了。要打17点了,刘大姐要走了,因为那个时候尾班船是18点,赶不上船,就只好赶明天早晨7点的船到白沙湾河边,还要走半小时的路回到厂上班,这会迟到的。这对于刘大姐是不愿意的,她必须要在领导面前表现的积极进步,向党靠近,最近,她还写了入党申请书。

    粘露宁2020-12-19

  • 英雄联盟之传奇强者起点

    最新章节: 较量
    情歌版权合作《相爱是世的缘》作词:张益魁魏玉洁作家、词作者、东原创音乐联盟副秘书、QQ或微信:1914138448所有情歌长期版权合作,可定制,有歌曲欢迎演唱小样,署名,百度可以署名认,广交全国词曲和歌手演唱爱好者等好友。风拂窗帘,阳光洒满你的。我怎能忘却你微笑的。竟不知时间已停滞,已怦然。徒留那飞絮的花,飘落在心尖。雨滴屋檐,积水映着你的眼我怎能忘却你遇见的缘殊不知时光已匆匆,情挂牵。只剩那梦里的江,播撒在心田。啊,亲的你能否看我一眼,这好的初见,这奇妙的情。令人向往的相知能否迹出现,今生我只盼与再续前世的誓言。啊,爱的你能否看我一眼,美好的初见,这幸福的绵。令人向往的相守能涌成甘泉,今生我只愿你再续前世的爱恋。注原创作品,版权所有,用请联系作者

    燃烧的小雨2021-02-22

  • 食戟之冒牌小当家有声

    最新章节: :剧情反转的太快了!
    …人之际遇,有齐有不齐,而能使己独齐呼!己之情理,有顺有不顺,而能使己独顺呼!循处事之机,立足之根本。延促由于一念,宽窄系之寸心,故机闲者,一日遥于千古!意广者,斗室宽若两间!浪荡异乡,衣食奔波,失我本心矣!幕流水曲觞之雅淡,乐琴书消忧之怡悦。钓水,逸事也!尚持生死之柄。奕棋,清戏也!且动争战之心!每观晋陶其作,羞愧自惭,未尝学得其雅度,舍案牍而隐田园!失我本心矣!

    轻墨羽2021-01-25

  • 都市之神级改造系统

    最新章节: 终于惹来了牛人
    故乡的云,异乡的梦——中小说连载21——谨以此文献给千千万万在城市拼搏的打妹第二十一章“孙总,你们得……”郭惠本来想说,“们过得真惬意,真舒心,”她换了一句问道:“你们就有烦恼吗?”存华见小惠冷丁冒出这一句,一时也不知么回答才好,是从大环境说?还是从具体事情说起。存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来,他手从桌边拿起一瓶口乐,将加满,“小惠啊,你听我说人没钱的时候,钱是最大的恼,有钱了,又有新的烦恼这个社会错综复杂又五彩缤,就说那个沈总吧,就是在岭山庄,坐在你旁边的那一。他是我们这一供货圈子里海汽车厂供货量最大的一户每年的供货量均在三千万以,这一点是他的骄傲,也是北宜化县的骄傲,年终在宜县的突出贡献表彰大会的英榜上都能出现他的身影,每的实际收入都在八十万以上而更让他骄傲的是他的一双女,也是一对龙凤胎,这两孩子特争气,是宜化一中的材生,双双以优异成绩被美耶鲁大学、加拿大的一所大录取,老沈也特高兴,逢人常说到他的这对宝贝,时不地哼上两句京腔京调的龙凤祥“月老本是乔国丈,纵有事也无妨,”这小惠认真地着孙总说,一双漂亮的眼睛出羡慕的眼神,她看着孙存说道:“沈总真幸福。”“福吗?你让我慢慢告诉你。存华望着大海深处,那海由而近,闪动着白色的光芒,潮慢慢地向岸边涌动,抚摸沙滩,轻轻地退去,然后带第二拨浪潮,再次撞向岸边礁石,发出呼呼的声响,溅尺把高的浪花。“中国人很一部分精力用在儿女身上,里人是这样,农村人也是这,沈总更是这样。他最大的愿是一双子女能走出国门,好能拿到绿卡,一对孩子有个水平,他沈总也有这个经支撑,他望子成龙,望女成,如今心想事成,龙飞凤舞龙飞美利坚,凤舞加拿大,高兴劲儿就别提了,就像喝蜜糖一样,直甜到心里,可老婆沈嫂不答应了,这也难,老沈为了这个家,长年累在外奔波,一年三百六十五,到有三百天不在家。两个子基本上是沈嫂含辛茹苦一带大的,孩子走出国门,发的空间更大,这一点她与沈到是一致的,她想孩子走出三年五载定会回来,可她万没有想到孩子一去不回还,子在美找了工作,女儿更好据说在加拿大已处了个对象是个华裔加拿大人,这下沈不淡定了,越是不淡定,越思儿心切,整个儿就像丢了一样精神恍惚,去年她从河赶到临海,说着说着就跟老吵了起来,她坚持要孩子回,不回来就跟老沈没完,她为从小到大,用了那么多钱花了那么多心血,到头来,他人作嫁衣裳,那美国姥不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就获得个人材。如果不行,哪怕一回来也好,膝下有一子,心也慰藉。她越想越怕,这样去,她与一双儿女哪年哪月能见上一面,直至终老。这人闹起来,确实可怕,这根蒂固的儿女情长,任你沈总么说,就是不依不饶,所以两年,老沈也闹心,小惠啊你说烦恼,沈总烦恼不烦恼当然啰,这是另一层面上的恼,对吗?”“那行,干脆成那块石头,望郎归吧。”惠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华见小惠笑得开心,他可笑出来,存华是前三十年走过的人,记得小时候经常听人海外学者,科学家学成之后辛万苦,千方百计返回祖国以己之长,报效国家。现如,怎就反了呢,自己培养的,反而往外跑呢?沈总的一儿女,存华见过,那年,学放假,沈嫂带着儿子女儿来临海,老沈在梅岭山庄摆了桌酒席,沈总是春风得意,嫂也是喜笑颜开,席间,两孩子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当然,为礼貌起见,两人还说着中国话,听老沈说,儿学的是遥感技术,女儿是生,存华对这两项专修课都比陌生,沈总的儿子说的很专:即是根据电磁波理论,利各种传感器对远距离收到的号收集,处理,成像,以对面上的物体探测和识别的一综合技术。存华对他女儿的业没有再问,想必也是一门兴的科学。前一段时间,沈的闹腾只是从家庭,情感的度考虑,但存华思考的时候已经上升到国家与民族振兴高度了,存华也明白,沈总子的两大专业技术应用比较泛,也是国家急需的专业人。是的,你不能强迫别人留来,人材的外流已是普遍存的现象,我们也应该检讨一自己,是教育或是体制的那环节出了问题呢?改革的深次发展在那里?当存华的所所想说给小惠的时候,郭惠懂非懂,但也明白孙总说的思,她认真的对存华说:“可能想得太多了,或者说是人……,”小惠说了一半停了,她看着存华,伸了伸舌。“你是说我杞人忧天,是?不是啊,我是忧心忡忡啊”——归来吧,这里有你的情,友情和爱情。归来吧,到生你养你的地方。存华见惠今天挺开心,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跟你说一下,那舞会后唐总跟我商量件事,备借调你去他那里帮忙一段间,时间定为三到四个月吧工资大概5000元左右,如果你愿意的话,星期三就到那报到,这期间这里的工资发,你有空晚上下班时这边料理料理就行。”也许那5000元工资的诱惑力太大了,郭惠考虑都没有考虑即答应。“那边有宿舍吗?”“不,晚上必须回这里,里海区这挺近,公交车半个多时辰到。”存华担心她的安全,话斩钉截铁,不留余地。“谢孙总,”郭惠说完,满脸感激之情。《待续

    小豌豆2020-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