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鬼夜行录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我有一间茅草屋

作者:小阿帅
更新:2021-02-26 20:05:23

纯爱耽美热门

  • 黑子的篮球之另一个奇迹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留不得了
    凡人镇的大李去省城出差,一到站,大李先到宾馆登记了房间住下。大李登记房间时,总台小姐只说了个“5楼”,便把单据拍了出来。大李拿了住房单据,看也不看就钻进电梯,爬上了5楼,跟着楼层小姐进了房间,撂下提包,四脚八叉地横在床上,一天的旅途疲劳顿然消去大半。大李躺了片刻工夫,肚子里咕噜了一阵,这才想到该下楼去好好吃顿晚饭。于是又翻身坐起,来到卫生间哗哗地撒了一泡长尿,洗了两把脸,喝了两口水,顺手拉上房门,这才抬头仔细看了看房间号,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股凉气像温度计上的水银柱似的从脚底一下子窜到了头顶,心里不禁犯起毛来。原来,大李对数字学问是很讲究的,家中装电话时,曾掏高价买了个尾数是“518”的编号,取其谐音是“我要发”;而今这头顶的“514”,谐其音自然是“我要死”!结果,本来打算要好好吃上一顿的晚饭,也吃得疙疙瘩瘩的很别劲。饭后大李来找总台的小姐,希望能给换个房间,结果被总台里撂出的一句“房间紧张,不好调,住着吧”给打发了。住着是住着,但我不能老躺在房间不出门,大李想,我得出门办事情。大李以前来省城出差,出门总是打个的,图个快,这天大李想还是乘公共汽车吧,慢就慢一点,挤就挤一点,少出车祸,保险;那些出租车在车缝里钻来钻去,闹不好“吻”了别的车或被别的车“吻”了。路远,大李就乘公共汽车;路近,比如一站二站路,大李索性沿人行道走着去,大李想这样比乘公共汽车更安全。大李白天小心谨慎地跑公事,晚上做噩梦,梦中总是有危及生命的险情发生,不是狂奔飞突的铁家伙朝自己开过来,就是头顶的树叶也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巨石朝自己砸下来……大李也总是伴着一身惊汗呼救着从梦中醒来,折腾得同房间的另一位也一惊一乍的。如此这般提心吊胆地折腾了几天,大李终于办完了公事,一切还算顺利。第二天,大李打算到西门口的地下商场逛一逛,离家的时候,妻交待了要买件风衣,说单位上某某的风衣色泽款式很中看,就是前不久人家丈夫出差从这家商场给买回来的。大李给妻选好了风衣便像经受了一次大的灾难而大难不死地从地下钻了出来,钻出来就看了一桩小热闹:一个市民模样的人被一个兜售录相带的小胡子缠住不放,并低声地谈着交易,结果是市民从怀里掏出10元钱,小胡子从怀里取出一盘录相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正当大李惊讶于一盘录相带出售10元的价格而断不准谁是傻瓜的瞬间,就见一群不知从哪儿钻出的人将市民紧紧地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地嚷着:“正是扫黄的时候,你敢买黄带子。”“把钱掏出来,不然就带到局子里去。”市民自知理怯,无奈地任那一伙人将里外的口袋洗劫一空。大李这才恍悟市民是中了人家圈套了,不禁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钱包实实地还在,心想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便挤上公共汽车奔住处去了。大李回到宾馆,一掏口袋,糟了,刚才还在口袋里鼓实实的二百多块钱被“三只手”扒了。他妈的,一进到大城市就让人提心吊胆、防不胜防。大李开始骂娘了,开始对这座城市不满了。他一屁股缩进沙发里,仿佛一个被城市击得鼻青脸肿的拳击手,显得十分无奈的样子。最终,他把胸中的一切不满都归结到了这个房间号上,“514,去你妈的!”大李骂完之后,心里慢慢竟平衡了起来,因为他心里此刻在想:“常言道‘失财免灾嘛’,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不是也说过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嘛,说不定失财这一节就是免去了‘我要死’这一劫数吧?”大李这么一想,精神一下子大振了。他抬手倒了一杯茶,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竟唱起了“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正唱着,同房的另一位也回来了,笑问:“老兄今天为何这般高兴?”大李舒缓了一口气说:“唉——明天我可以无忧无虑地回到老婆身边了!”大李这一夜睡得很踏实。

    精品香烟2021-01-10

  • 腹黑王妃要改嫁免费

    最新章节: 吕洞宾神话道路
    春风化雪,去雁复返。两目桃花一心独念。温玉绕指柔,分成两,一段欢喜,一段哀愁!沧海桑弱水万千!入夜以寒,残月独悬一杯浊酒,两份思念。冷风划指,分成两半,一半还乡,一半流!天涯咫尺红尘三千

    Elva媛2020-12-27

  • 我就是要升级

    最新章节: 筛选战
    第40章在湖区乡下一条从乡中中学通往柳村的土路上,柳桃正踽踽独行。她是个纤细瘦高的女孩子,虽然刚满14周岁却已经是初中三年级的学生了。背着一个对她而言似乎太大了一些的书包。稍微发黄的短发看起来并没梳理,自然的盘在使她那张极像明星赵薇的漂亮脸庞上。两道清朗的眉毛,一对如梦如雾的眼睛,小巧的鼻梁瘦得可怜,薄薄的嘴唇紧闭着,带著几分早熟的忧郁。她不急不慢的走着,显然并不在赶时间。但她那对眼睛却朦胧得可爱,若有所思的,柔和的从路边每一样东西上悄悄的掠过。她在凝思着什么,心不在焉的缓缓的迈着步子。显然,她正沉浸在一个她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世界。她只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永远不想回那个让她恨透了的家,虽然不想回,但又无处可去,还是推开了自家那扇朱红大门。“哎哟,我的宝贝女儿放学了。”柳妈从堂屋里出来迎接道。柳妈是一个非常惹人注目的女子,身材略显微胖,显得有些不大匀称,但她有美丽的橄榄色的面容却显得衰弱而憔悴,一双乌黑的意大利人的眼睛,一头花白的头发。“谁是您们的女儿,您以为从史家把我要来就是你的女儿了。”柳桃说着钻进了自己的东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留给柳妈的是一扇贴有褪色且脱落一半的对联的木门。柳妈的面庞立即呈现出一阵痉挛。柳老汉也从地里回来了,他见老伴正坐在小凳子上暗暗垂泪。知道又是因为女儿的原因,他站立在女儿门前,用充满磁性的柔和声音说道:“小桃,你不能老是这样,整天饥一顿饱一顿的,说不吃饭就不吃了。这个年龄正长身体,怎么能行呢!”柳桃突然把门拉开了,肆无忌惮地嚷道:“你说,你四个孩子为什么偏偏把我给史家。您现在把我要出来了,您知道我在史家是怎样受的冷落吗?”“对不起女儿,不是想多给你多要个弟弟吗?你知道这些年你在史家,我的心是怎样煎熬过来的吗?”柳老汉痛苦的说,“现在咱家过的也不错了,你哥哥也开了游戏厅;你大姐也开了服装店。就你和你弟弟上学了……”“我不想听你们啰嗦,我永远恨你们恨这个家。”柳桃说着又关上了门。柳老汉痛苦地摇了摇头,离开了。柳老汉大号叫柳亮刚五十出头,魁梧的身材有一米八高,当年帅气的四方脸上已经两鬓斑白,眼角也爬满了皱纹。老汉的祖父和父亲因是地主,被八路一根绳捆上军法处置了。仅剩下老汉和母亲东躲西藏要饭为生,“文革”期间,母亲由于经不起批斗,服毒自杀了。老汉十二岁便成了孤儿。老汉受尽了人间的凌辱和歧视,历经十几年的拼打奋斗,加上国家政策的变革,老汉翻过身来了,结婚生子,混了一大家子人家。老汉的观念是多要孩子,有了人就有了一切。妻子史氏第一胎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取名柳杏;根据政策还可以再要一胎,史氏第二胎为他生了一个男孩取名柳龙;本来儿女双全龙凤呈祥这是很好的事,柳亮却还想再要一个儿子。所以托人办了假节育手术,偷要了第三胎,真是差强人意史氏生的第三胎并不是小子,而是一个闺女,生下来了总不能掐死啊!取名为柳桃。家境的贫困,却无法养活那么多孩子,因此把柳桃给了她姨史红梅家养着。又偷着要了第四胎才如意又得了一个小子,取名柳祥。转眼十四年过去了,日子也好起来,大女儿和大儿子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唯有小儿子柳祥还上着小学。老汉也没有别的心事了,唯有一件事让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那就是还有一个亲骨肉在史家寄存着呢!十个手指头咬那个不疼啊!老汉决定给史家要回来女儿柳桃。开始史红梅不给,老汉拿出两千块钱才把柳桃领了过来。谁知柳桃是个如此叛逆的孩子,简直软硬不吃,真是让柳亮伤透了脑筋。柳桃,亲爱的孩子,柳亮心里叨念着,我爱你,你知道吗?你们四个都是爸爸身上掉下的肉啊!柳桃把自己关在了屋里,她抱着被子蜷坐在角落里……二十五瓦的灯光在黑暗里摇曳,暗夜里,它给予了屋子唯一的微弱的力量。她定定地望着那摇曳的灯光,黑色的瞳孔里映出了那一点的光亮,模糊的,闪烁不定的,些许温存溢出了眼眶,在流过面颊的同时变得冰凉,随即滴落在手臂上,彻底冰凉……灯光给了屋子唯一的光亮,却没有带来一丝温度,她蜷的更紧了,像荒野中一只受伤的小猫,孤独无助……她曾是一个多梦的女孩子,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自己喜欢音乐和舞蹈,渴望某天自己会成为一个歌唱家或舞蹈精英,但现在她很迷茫,过去、将来……自从姨家回到这个令他陌生的家,环境变了,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变了,仿佛身旁的一切对于她都是无所谓。她开始偏科,一直沉醉在自己的日记里,开始抛弃了一切她所不屑的东西。她认为这样很好,成绩、名次这些对她来说,好像已不那么重要,她只愿意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静地像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无声的电影……于是,日渐麻木。米黄的落地窗帘蟋蟀作响,灯光也随之晃动得厉害,小小的灯光忽明忽暗却奋力维持着它微弱的力量……第二天,太阳依旧升起,柳桃依然默默的吃完早餐,背起书包不声不响地往学校走去。柳妈在后面叮咛:“小桃,放学后快点回家来,妈妈做好午餐等着你。”柳桃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再也没有回头的去了学校。柳妈在上午放学前已经准备好了午餐,有柳桃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和蒜薹炒肉丝。柳亮也一支烟接一支烟地抽着,等着亲爱的女儿回来。放学时间是11:30,平时12:00之前柳桃是绝对能到家的。现在都13:00多了,还不见柳桃回来,柳亮焦急起来。柳妈说:“再等等吧!哪能每次都那么准时,也许在学校做完作业再回来呢!”夫妻俩又在煎熬中等到了14:00,柳桃还没有回来。柳亮再也等不下去了,他牵出自行车往学校赶来,学校里各个教室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唯有门岗上的张老头正在吃着饭,柳亮问:“老张,见我家女儿了没有啊?”老张摆手说:“没见,今天是周六,下午不上课,她会不会到同学家了?”柳亮急忙赶回家,拨通了她姨妈史红梅的电话,史红梅也说没有。史红梅放下电话也急匆匆地赶来了,不管怎样柳桃还是在她身边长大的,就是个小猫小狗多少也有点感情啊!她着急地问这问那。柳亮又找出柳桃的“同学通信录”,有电话的打电话,没有电话的柳亮打算亲自登门寻找。柳妈又给柳龙和柳杏打了电话,全家都到齐了。大家按通信录上的同学地址分头行动,直到夜里十点,柳桃还是没有着落。柳妈泪流满面,柳亮抽着烟踱着步,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加深了很多。每个人的心都在煎熬着,直到第二天下午,仍没有柳桃的消息。柳亮让柳龙报了警。镇派出所的民警很快赶来了,对情况做了详细的咨询并说一旦有了音讯立即通知家人。民警记录好便离开了。转眼一周过去了,柳桃就像是在人间被蒸发了一样,悄无声息的没有了。柳亮却天天寝食难安。女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是令他最痛苦的。柳亮的家后有一口枯井,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用砖砌的。柳亮一天往井边跑了有上百趟,用手电筒往黑洞洞的井下照。难道女儿能赌气跳到这口井里吗?手电筒发出微弱的光线在井下晃动着并不见女儿的影子,只有被填进去的生活垃圾。还看到井壁上的砖已经脱落了大半……柳亮蹒跚着苍老的身躯又回到家,他浑浊的眼睛里已经流不出眼泪。他用颤抖的右手把手电筒放在左手上,右手伸进袋子里去摸索,摸了半天,带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破纸片,才找出一支又绉又瘪的烟来。又摸了半天,摸出了一盒洋火,他十分吃力的燃着火柴,抖颤着去燃那一支烟,一股透骨的寒风吹来几乎把他吹到,烟也从他嘴里滑落下来掉在地上。他弯着腰满地摸索,才把那支烟找到,又塞进了嘴里,当他挺起身子时,便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他的背脊伛偻着,在寒风中颤抖着。柳妈走过来扶住老汉说:“老头子,你已经连续七天没有吃一顿安稳饭睡一夜安稳觉了。我看就别找了,管那妮子是死是活呢!由命去吧!咱这把老骨头重要。”“小史,她是咱的孩子啊!找不到她,我到死也是挖不出来的心事啊!无论她是死是活,我都要找到她,只要我活着我就不停止找他,无论是在天南还是在海北。除非我一闭眼的时候就不找了。”柳亮说完,又来到屋里给派出所打电话,问寻找的情况。派出所说:“还没有一点线索。”柳亮不禁仰天长叹:“柳桃,我的女儿你在哪里?你就真得不要爸爸了吗?为了找你,爸爸都快蜕一层皮了,爸爸找不到你,死也合不上眼啊!”他拉出自行车,用扁丝袋装了半袋干粮,又拿了几个老‘苤拉’疙瘩放了进去。从此,这位老父亲开始了寻找女儿的漫漫征程……柳亮哪能想到,在他心急如焚地寻找他的命根子女儿时,他的女儿却坐上了万大国歌舞团的机动三轮车。万大国的三轮车飞也似地行驶了一下午又一夜,足足有800里的行程。柳桃正坐在三轮车车厢里的一件木柜子上。车速带来的风吹拂着她的浅黄长发,长长的睫毛下那双噙满泪水的眼睛正望着前方。故乡离她越来越远了,她不想回头,她反而对每个家人都有一种痛快的报复感,自己也感觉有中淋漓地解脱感。她想象着父母找自己那种着急的情景,让他们好好地找去吧!我不是不重要吗?不是把我送给史家吗?想着这些她的心渐渐舒适起来。然而这家像讨饭似的歌舞团的三轮车究竟把她的命运载向何方呢!她无从知道。她见这辆破旧的三轮车还拉着一辆地板车。车厢里除了她屁股下的木柜子,就是一些破烂的锣鼓家伙。后面的地板车上坐着四个男人,个个蓬头垢面,穿着红布衣裤。其中有一个约40多岁的男人,焦黄的胡子沾满了灰尘和鼻屎,左脸黑右脸白,是标准的阴阳脸。这些人中阴阳脸看起来岁数最大,柳桃看他时,他正像她淫笑呢!柳桃急忙把眼神转到另一个男人身上,下一个男人戴着一顶黑色线式帽子,黑黄的脸上坑坑洼洼,一嘴暗黄的牙齿七扭八歪的泛着绿光,不过岁数看起来有20岁,后来她才知道他叫小田。坐在小田左边的一个男人岁数看起来更小,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其中有一个眼睛没有眼珠,是小小的“独眼龙”;独眼龙正和一位比较俊一些的男人说着话,这个俊男却有一双忧郁的眼神,这双眼神没有对着他,而是对着车外飞速后退的景物上,似乎心不在焉地听着独眼龙说着什么。她心里一下喜欢上了这位俊男。后来她便知道这俊男叫黄庆。柳桃转过脸来,见前方万大国戴着一副墨色镜正坐在驾驶坐上开着车,副驾驶座上坐着他的夫人张贵娟。张贵娟说:“大国,你说你让这个那么小的丫头片子跟着能干啥啊!”“开始我也不想让她跟着,她老是缠磨,说她想学唱歌。”万大国答道。“就她还能学会唱歌?”张贵娟嗤笑道。“我打算给黄庆做媳妇,这样咱就不用给他工资了,咱舅还得谢咱呢!”万大国一手握方向盘,一手点烟说。“哎呀,开车还抽烟。”张贵娟埋怨道,“那么小,做媳妇能行吗?”“就黄庆瘸着个腿,是个女的就能对起他了。”“不准作贱我老表。”张贵娟生气地说。歌舞团终于在一个村庄的村外停留下来,万大国吩咐大家“安寨扎营”,他和张贵娟去大队部联系干部。大家分头忙碌,很快搭上了舞台和帐篷,扯上了围子。到了傍晚,万大国的功放响了起来,四面八方的村民都赶来了。刚过完年,地里还不忙,老是看电视搓麻将也腻了,来了一家歌舞团演出,谁不来凑热闹啊!在演出前十分钟,柳桃见张贵娟在一家小卖部打了一个公话后,脸色凝重地给万大国说了一下,就离开了,估计是老家发生了什么事,连夜赶回去了。张贵娟不在,演出还是进行的如火如荼。“台柱子”黄庆的一曲满文军的《望乡》把气氛推向了高潮。那音律那感情发挥到了极点,场下掌声如雷。柳桃被感动地也禁不住流泪了,从歌声中她想到了自己的故乡,微山湖清澈的湖水,水鸟在湖面上飞上飞下,捉鱼吃……美丽的故乡度过了自己美好的童年,虽然在史家没有多少温存得到,但童年中的快乐还是有的……演出结束了,大家各自找地方休息。张贵娟没有走时,万大国两口子和柳桃睡在三轮车车厢里。张贵娟认为一个小黄毛丫头就当女儿对待了,睡在一起感到没有什么。其余的人都睡在了帐篷里。张贵娟走了,车厢里只有万大国和柳桃了。柳桃也多少知道男女一点事,所以也感到有点尴尬,便早早地缩成一团睡下了。万大国在另一头也睡下了。半夜时分,柳桃感到万大国向她这头慢慢地爬了过来,接着像泰山似地往她身上压了上来。柳桃说:“国哥俺还小呢!”万大国猛然捂住了她的嘴,低声说:“别说话,否则就不让你跟着了,把你扔在野外。”柳桃不敢再吱声。她只感到万大国扒下来了她的紧身裤,她想挣扎,但身上像千斤巨石一样动也动不了。突然一种硬硬的东西,从她的下身直冲进她的体内快穿透她的五脏六腑了,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国哥,疼,疼……”可怜的柳桃喊道。万大国立即又捂上了她的嘴。她像一只被蹂躏的羔羊,泪水无声地流下来。万大国终于发泄完了兽欲,回到了车厢那头。柳桃用手摸了一下下身,乘着月光一看发现手上全是黏糊糊的血。她只感到全身疼的厉害,她像小狗一样又宿成一团,泪水不停的流……她突然有些后悔,她想起父亲的关怀,母亲的叮咛,都是多么的温馨。她很想偷偷地回去,在父母的庇护下完成学业,可是离家已经千里遥远,现在身居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回去?好像到了下半夜,她才感觉下身疼得不那么厉害了,但很想小解,却不想去,她觉得野地里有好多狼在瞪着发绿的眼睛。她实在憋不住了,于是她坐起来,两手扶住生锈的车厢帮艰难地下来了,万大国说:“你干什么去?”她回答说:“解手。”在帐篷北面好像是没有砍玉米秸的田地,干巴巴的玉米秸在地里零乱的长着。乘着朦胧的月光柳桃找个地,便脱下来裤子小解。她总感觉尿不完,老是有尿意,蹲了半天,也无效。她正想提上裤子回到车厢,突然一只大手把她提了起来,她正想叫,另一只手钢钳子似的捂住了她的嘴。但他还是看清了,是“阴阳脸”。“阴阳脸”一直把她提到帐篷东边的玉米秸堆上说道:“不准吱声,否则我弄死你。”说完便扒下来她的裤子,硬梆梆地顶了进去,柳桃绝望地把脸扭向一边,刚刚想愈合的伤口再次被割开,她不再流泪,因为已经没有泪可流。她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坚持让阴阳脸发泄完。“阴阳脸”提着裤子走回帐篷里。暗淡的月光下,仅留下柳桃半裸着的身子躺在玉米秸堆上。很久她才提上裤子爬起来,感到两条腿也软绵绵的,她一瘸一拐地又爬到三轮车车厢里,正在酣睡的万大国被弄醒了。他的性欲又上来了,他一把把柳桃扯进了自己的被窝,在她这个幼小的体内横冲直闯。这时的柳桃却坦然了,反而不感觉疼了,是因为麻木了,她感觉从小腹以下都死了,好像都不属于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了。万大国活动了好一阵,但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体力不支停了下来。他对着帐篷喊道:“伙计们,都过来,把她抬走轮着玩去。”于是,小田、阴阳脸和独眼龙从帐篷里钻了出来。阴阳脸架住了她的两个膀子,小田和独眼龙分别架住她的腿把她抬进了帐篷。三人七手八脚就把可怜的柳桃脱了个精光。唯有黄庆睡在那里一动没有动,点上了一支烟。“阴阳脸”刚发泄完没先上,小田猴急地上了去,柳桃既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她感觉包括她的心所有的一切器官都麻木了,像一只奄奄一息的羔羊任人宰割。但她的脑子还清醒着,她看着身上小田那嘴恶心的黄牙,一股股难闻的汗腥味向她袭来。他用手捂着嘴把脸往一边扭,这时他看到了黄庆,他见黄庆正默默地抽着烟,在忽明忽灭的烟火照耀下,英俊的面孔布满了忧愁。她却希望黄庆能上来,但黄庆依然在抽烟。小田完事后,下一个上来的是小独眼龙,小独眼龙是处男,还没进去就软了下来。柳桃烦躁的说:“下去,下去你的活不好。”独眼龙尴尬地下去了。小田说:“她瘾真大。”说着他走出帐篷,拿了一半截玉米秸进来说:“我让她尝尝这个。”他分开柳桃的两腿,把玉米秸使劲地推了进去,柳桃顿时发出一声震耳的惨叫。黄庆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起身一个飞脚把小田踹到了一边,骂道:“您这群狗娘养的,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万大国闻声赶来,问道:“怎么回事?”黄庆说:“这杂种用玉米秸戳人家。”“日就日呗,还用玉米秸戳,把她那玩意戳烂,看你们还怎么再日。”万大国淫笑道。小田捂着腰痛苦地呻吟道:“庆哥,你跺我那么很。”“看你狗日的还作孽不!人家才多大的孩子。”黄庆嘟哝着钻进被窝。柳桃呻吟着爬起来,她感觉心肉俱残遍体鳞伤,心和下身都滴着血。但她心里却为黄庆的抱打不平而感动着,她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可是现在的自己还有资格爱他吗?她也明白,黄庆只是因为可怜自己才出手的,至少说明他是正直的,和善的。在这种男人身边一辈子做牛做马都感到安全。第二天,由于要等待张贵娟赶回来,团暂且不动,打算晚上再演一场。万大国说:“每个人拿张票,俩人一组自找人家吃饭。”柳桃跑向黄庆身边,要和黄庆一组。万大国淫笑道:“这小B看上我表弟了。”柳桃跟着黄庆进了村,两人穿过一个长满枯黄芦苇的大坑,柳桃突然给黄庆跪下了,她声泪俱下地说:“黄庆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吧!不然我就被那群狗欺负死。”黄庆一怔,急忙扶起来她说:“你别这样好不,我看你还是回家好好地上学吧!你那么小,不知道江湖上的险恶。”“不,就跟着你,并且跟你一辈子,就是跟着要讨饭,俺都情愿。黄庆,俺爱你,爱你你知道吗?我知道我被那群狗把身体污染了,我已经没有资格做你媳妇了,让我呆在你身边可以吗?”柳桃坐在坑边哭道。干涸的坑内,枯黄的芦苇在随风摇曳“可是,我有女朋友了,是东乡的董明英,她父母都同意。”黄庆给她说了实话,他不想欺骗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我知道,你嫌我已经不干净了,那我可以给你们做丫鬟,伺候你们两人一辈子。”“傻瓜,现代哪还有丫鬟啊!”“那我就给你们当保姆,给你们当牛做马。”“好了,好了咱还没找到人家吃饭呢!快走吧!”黄庆上前抓住她的幼嫩而纤细的手,准备把她拉起来。“我不走,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走。”柳桃撒娇似的不往上起,小小的屁股在地上摩擦着。“我答应你行了吧!可以走了吧!”黄庆哄着她说。柳桃才破涕为笑,跟着黄庆往前走,走了几步,她突然又蹲下来,眉头紧缩很痛苦地说:“黄庆,我小肚子疼得厉害,可能是被那个王八蛋用棍戳的。”“坚持一下,咱打听一下村里卫生所,抓点妇科类的消炎药。”黄庆说。她才勉强又站起来往前走,两人来到一家盖有繁华配房的大门口,朱红的木大门,门两旁是用瓷砖砌成的对联:家居黄金珠宝地,人在潇洒富贵中。黄庆敲响了大门,不久一位面目慈善的老大娘开了门,老大娘满头银丝,浓眉大眼,一眼看起来就有种慈母般的温存。她面带微笑问:“两位孩子是哪里的,什么事。”黄庆急忙答道:“老大娘,俺是在你村演出的歌舞团的,这是票,在您家吃顿饭。”“我就一个人在家,也不看什么歌舞鹦鹉的,不要你的票,我可以给你做饭吃,你们出门在外不容易。我的孩子也在外面,没回过家。”老大娘说着把黄庆和柳桃请进了堂屋客厅。老大娘把炸好的带鱼端过来放到茶几上让黄庆和柳桃吃。黄庆问:“大娘,您几个孩子啊?”老大娘说:“就一个儿子在城里开大酒店。我没有闺女所以喜欢闺女,一看这个俊丫头我就喜欢上了。就是那么小,不在家上学,大好青春都浪费掉了。”“大娘,这女孩是被黑心的团长骗出来的,她现在人小回不了家,你就收她做干女儿吧!”黄庆说。柳桃急忙跪下叫道:“干娘。”便流下了泪。老大娘急忙把柳桃扶起来说:“这个干女儿我就认定了,常住在我这里就行了。”“您儿子叫什么名字?”黄庆又问。“叫周贵,他爹死得早,这孩子初中毕业后就在城里拼打,现在开了一家全城最大的酒店。”老大娘说着,给了黄庆一个名片。黄庆见名片上,写有酒店经理周贵,还有电话和QQ号。他装起来名片对柳桃说:“你就先住在干娘家,我还得回团里,否则万大国怀疑我藏了你。等我离开他的团时就来接你。”“不行,我想一步不离的跟着你。现在咱就一起走,离开万大国的团。”柳桃眼泪斑斑地说。“这样不行,万大国会知道我领走了你,他又知道我的家肯定能找到咱。要想跟着我,必须按我刚才的计划进行。”老大娘说:“干闺女,我把你藏得好好的,团长肯定找不到你。”柳桃低头默认,眼泪却还不停地掉。黄庆离开了老大娘家,柳桃送到门口眼泪汪汪地对黄庆说:“你可一定来接我,我等你,等你一辈子。”黄庆掏出来一张纸条说:“这是我家的地址,你放好。好了,快回去吧!别让万大国找上来了。”黄庆回到团里时,张贵娟也从老家赶回来了。万大国说:“人都够了不?准备走。”他扫视了一圈又问:“怎么没见那个小B?小庆,她不是跟着你的吗?”“是跟着我的,可是走到半路她说小肚子疼自己回来了,我己家去吃的饭。”黄庆心平气和地撒谎道。“完了,那小B逃跑了,都是让小田的个龟孙戳跑了。大家分头去找,找不着看你们日什么?”万大国惋惜地说。于是大家分头去找了,包括黄庆也佯装着急地找,大约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大家都回来了。万大国说:“没办法走吧!这小B跑了。”张贵娟说:“跑就跑了,这小丫头片子能干什么?跟着也是白养着她。”团队在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在五里以外的一个村驻扎下来。万大国心想,这小B可能在那个村藏起来了,团一走可能会出来。他打算单枪匹马回去找一回,找就找到了,找不到也就死心了。他正想到这里,黄庆突然提出来要回家一趟,万大国恍然大悟,已明白了黄庆和柳桃的一切逃跑计划。但他不动声色地同意他回家。张贵娟不知底细却挽留道:“小庆,你看俺这是挣点钱了,你又要走了。”万大国说:“走就让他走吧!地球离了谁都照转。”黄庆背起行李离开了,万大国却远远地跟踪着,只见黄庆并没回那个村而是在公路边等了一辆通往雄信县的客车走了。万大国十分失望,心里泛着嘀咕,这是怎么回事呢!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回到了那个村去寻找柳桃。他沿着那个芦苇坑往前走,猜测黄庆在哪家吃的饭。挨家挨户地隔着门缝往里看。当他来那家老大娘的门前,隔着门缝往里看时,他看到了柳桃正在院子里坐着和老太太说着话呢!他敲了敲门,老大娘开了门,万大国闯了进去,一把把柳桃就提了起来往门外走。柳桃挣扎着哭叫着,老大娘不知所措,由于年事已高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干女儿。柳桃最终还是被万大国拖走了。小柳桃又重新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狼窝里,她的命运茫然没有了方向。更让她伤心的是,自己爱上的人黄庆也离开了这个团,这更让她感觉到了前程的黑暗。由于张贵娟的回来,万大国对她的欺负有所收敛,但阴阳脸和小田却天天轮流欺负她。她渐渐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一点点丧失,自己完全变成了行尸走肉。直到深夜的时候,那群“狼”欺负完她都酣然入睡时。她才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写日记,给自己爱的人黄庆写信。她已经给黄庆写好了两封信,告诉她自己并没在干娘家,而是别万大国找走了。还有一些思念类的话。她想尽快把这信邮过去,但不知道哪里有邮局。但她相信总能碰到邮局的机会。【本章完】

    追寻你三生2020-12-07

  • 行书寿字五百种写法

    最新章节: 掣肘
    【相遇】怀琴悄然无寐,古琴台上梦呓声万里烟波鬼神迹,舞留情寸草心。云堤坝悠然丽,五十弦翻为倾。可怜天下人不知往往取酒还神迷。故江山腾万里,悠然未清思契。轮转千秋勿子,天下谁人又识君清平乐道樵夫子,千迢迢意来寻。横渡华溯月丽,招招扣弦相意。高山飞邈浮天雪流水行云荡天银。斗山河若日月,一指旋若晨夕。感子此音胜音,悄然未语泪自弃天地当真有过君,却促弦弦转急。山人颤石斧泣,脉脉相间看人。夫人处境不知境声落琼环欲神徙。微夺目瞑月影,不想山在此辰。看君独魂蹭奕,抿唇未鸣呜呜泣天地悠悠即青史,一传情万古亘。夫子筝情绪疾,问君如何有心?樵夫不懂圣贤境只言吾懂流水意。古山下长江水,悠然江水帘粼。感君此言良立,携手相看月游离动以明月沧海契,妾一曲只为君。我奏仙君来听,尊子春秋唤生。若是天地阴阳许又岂在朝朝暮暮?莽脉脉感涕零,也好天南北瞑…最后一曲夫携,眉蹙青睫倩倩迷拨转思绪诉成云,从话言古琴亭……【等】天地隔绝常决坝,水纷飞常星陨。流年烟愿天佛,南北相间江里。不是苍天妒才,只是上天难痴情。晃水月接水月,柔柔天即楚天。【等待,死】本是风晓袭天地却成秋晓盼春亭。曾臣贤硝尘去,车马至隐萧天。自此山夫是夫,行人日夜闻山曲山夫夜来守空船,住湓江盼千帆。三年那此劳累,沐滞晨华生发。传闻江上石一尊风雨浴涤赐仁黄。世感慨天地殊,春秋倚人黄灭…【克死】可惺惺无再惺,一日琴崩断间。颤颤夫子颤魂,急赴燕南扑城门传闻夫樵石渚上,一血水洒天人。抱琴幽不能语,蹒跚发恤舞声。零裟两袖怅遥去踱步呢喃投生门。石映苔晓风迹,枯枝黄绕宅生。罗烈青唇一红,双目死生淡死生君已黄泉不得语,我清明化鬼神!焚炉昨星宿雨,愿在城府二春…古琴台上《古琴》,五月山花红煞人转轴拨弦三两声,悠江水泻千里。万紫千春秋刹,削光寒月刀鸣。急转千弦四面楚一曲力鼎三千斤!唯喏喏憔悴损,萧萧瑟黄花人。长恨情怨动地,秦淮江处涌风云地崩山摧鬼神泣,云天翻妖魔忌。泪泪不心恢恢,声声难抵音愧。拨剑心胸荡层云一股情怀化成血。天沧海拟一粟,峥嵘浮厮子言。古琴之声琴断,怅遥太虚君泪光朱子红唇颤起吟,最一目曾有君。高山流浮云翼,一驳子血化心……【叹】从此传默默语,代代风华沙尽。无情长江奔天去从未扭转溯天流。此怅怅无绝期,长使痴泪满襟。后人迷离歌舞,犬子脉脉咏长吟长恨长江头,幽怨长尾。日日思君不见君无奈长江水…

    刘东西2021-02-08

  • 缔安

    最新章节: :外号日天虎
    《打油》文/老路夕阳乐2020/9/22小桥流水山缭绕,岸阔苍苍萦花草,舞谢楼台人声闹。嫌街吵,一场春雨静悄悄。万紫千红景多娇,踏步芳园闻啼鸟,赏心乐事人不老。自逍遥,气定神闲乐滔滔。?

    烽火戏诸侯2020-12-14

  • 路人丁的修仙生活txt

    最新章节: :家族联姻
    五律留守老人摊(新韵)2020.7.23马路弯弓处,灯亮半空。当凭老妪,掌灶仙翁。食客拳酒,孩提脸涨。鱼虾调味美烧烤夜深隆

    火星的弧度2020-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