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公子飞卢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殷唯一是鬼吗

更新:2021-03-03 7:17:32

穿越重生热门

  • 三国志11如何让君主死亡

    最新章节: 讨回公道
    婚礼那天,你忘记了拿花。你是坐到车上才发现的。那束玫瑰是头天下午买来的,原本就放在卧室里,一大早儿乱哄哄的,临出门前,你还拿起它,摆弄了下。但出门上车,你却忘记了,直到接亲的车驶过半途,驶过哈得利,伴郎无意间发现你两手空空,说了句‘花呢’,你才想起。只是那一刻,很明显来不及了。于是你空着手叩门,去见新娘。新娘的婚纱是粉红色的,浅浅的粉红色。那是你和她一起到牡丹江租借的,押金一百元。你忘记那条街的名字了,只记得它好像位于急救中心附近,但也仅限于好像这个似是而非的词汇。显而易见,当时那条街虽然很繁华,两侧却多是平房,甚至是简易的活动板房,逢到雨天,或者春季冰雪融化,满街都是泥泞。当时有名的姜英服装店就在那里。你之所以记得这样清晰,不仅因为新娘的婚纱是从那条街租借的,还因为婚礼那天你穿的那套蓝绿色西装就是在姜英服装店订做的。头天晚上下了场雪,早晨又停了。这是一场寒流,料峭,刺骨。于是坐上那辆丰田吉普前你就开始后悔,后悔当初的妥协,后悔向你的岳父妥协,改变了婚期。婚期原定于一个星期前,那一天风和日丽,让人误以为到了春天。但是你的婚礼却是个冷天儿,穿着蓝绿色西装的你想到那个古老的预言:据说,天儿越冷,就预示着老婆越厉害,越是母老虎。尽管你并不迷信,不相信你的新娘会是个刁蛮的女人,可你还是直觉地认识到,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胸膛里卷席一股莫名的寒意。只是当你看到同样瑟瑟发抖的新娘,这种想法儿就不翼而飞,只剩下丝缕的怜惜。你的新娘就坐在床上,和你相隔一墙,等待你走进来,等待你去接她参加婚礼。所谓的墙,实际上就是一套白色组合柜。这套组合柜将一间近五十平方米的大房间平均分割,外侧是客厅,里侧是一张大床,两个床头柜;而这两部分,是由一扇狭窄又轻薄的小门连结着。你坐在客厅,空旷的客厅除了那套沙发,甚至连电视都没了。你的伴郎,你嫂子的一位亲戚,那个梳着中分的家伙突然轻声轻语地说了句,‘你老丈人家什么都没有呀’。的确,你的新娘没有什么陪嫁。那时,她的家正在骤然衰落,她的父亲正忙于躲债。她的那点儿可怜的嫁妆,还是利用你母亲给她的两千块钱置办的。为了省钱,或者压根儿就没钱,你的新娘是自己梳妆打扮的,而没去请人,或者到影楼找化妆师。好在你的新娘平时就喜欢化妆,蓝的眼影儿,蓝的睫毛,粉的唇彩,和盘起的发髻。当然,你家也不富裕,1992年或者1993年,一个普通的城市居民家庭,你父亲的月薪不过一两百块钱,你的母亲则是位没什么文化的家庭妇女,没什么收入,也不懂得什么盖达尔,你的婚房还是你父亲让出来的。婚礼那天,不仅天冷儿,而且人情还冷。那些要债的提前一天就来到这间越来越简陋的屋子,缠着你的岳父,索要债务。已经有一段日子,大约半年,或者时间更久,你的岳父租住的这套房子都是冷冷清清的。你的岳父躲到了牡丹江,躲进某家偏僻的小旅店。他的两个早已经结了婚的女儿鲜少来此,做饭的杨姐因为没拿到工资悻悻郭离去了,就连他的两个儿子,你的小舅子们也去了八达通,只留下你的新娘来应付一波又一波的讨债者;而你,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陪绑,因为爱情留了下来。后来,有段日子就连讨债者也很少来,除了那个说话不利索的鲜族人。事实上,那个时候你是和你的新娘同居。其中一个讨债者嘲笑你的新娘,说她‘姑娘不是姑娘,媳妇儿不是媳妇儿’。而你的新娘,也就是在那段日子有了身孕。听到她怀了孕,你显然束手无措,于是你在她的追问下决定结婚。和你,以及你的新娘一起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有即将离去的杨姐,那个矮胖的,时不时嚎啕大哭、感怀伤时的离异女人。你的决定显然很仓促,但显然也有着那份人生之初的第一次爱情,毫不羼杂其它的爱情。你说‘结婚’的那一刻,既忐忑,又满怀期待。那个鲜族人是个倒爷儿,常常穿梭于边境两边,和他的乡党亲戚将一包又一包的货物,服装鞋袜折腾到俄罗斯那边,然后将卢布兑换成人民币或者美元偷偷带回来。某次,海关查的严,他就将钱,大约十几万人民币或者相当于十几万人民币的美元借贷给你的岳父,因为你的岳父,和你的小姨子告诉他,可以把钱换成钢材,由那个注册地在东安区的公司运回来,然后再变现,变成人民币。但吊诡的事情恰恰出现在这里,钢材没运回来,人民币也泡了汤,蒸发了。于是,有人说,你的岳父被俄罗斯人骗了,有人说那些钱被大起大落的汇率吞噬掉了,也有人说你的新娘的两个姊妹把钱腾挪进她们自己的口袋里了。但你不相信最后一种说辞,毕竟血浓于水,哪有父女相欺,骨肉互骗的?所以,你宁愿相信前两种说辞,尤其等到你即将结婚前,正遭受经济危机的俄罗斯突然宣布卢布作废,然后重新印刷新版卢布,随后盖达尔的休克疗法破产,既毁了原本强盛的俄罗斯,也在一夜间促使许多中俄商人血本无归。婚礼的头天夜里,你的岳父出现了,眼神里满是疑虑,以至于你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不是因为面子,他才不会回来。他依旧嗜烟如命,一根还未吸完就点燃另一根,除非吃饭和睡觉,喷吐出来的烟雾缭绕,屋子里满是烟臭味儿。因为落魄,没钱,所以他不曾给你的新娘嫁妆,一分都没有。但他还是像以往一样吹嘘,吹嘘他的历史,牛气冲天、神气十足的过往,就像沉浸于前朝往事却又一无所有、孑孓凄凉的遗老。你的岳父出现了,那些讨债者也不知从哪里得知的消息,挤满了屋子,包括那位口齿不清的鲜族人,也包括那几个女人。你微笑着看向她们,微笑着看向这些纷纷扰扰的客人,这些大大小小的债主,却发现压根儿就没人关心次日的婚礼,除了你的新娘。你的婚礼是在站前路全宾饭店举行的,简单,而略显草率。就在你的婚礼举行时,你的岳父甩掉那些债主,悄悄登上正午十二时的火车,再次离开这座城市。因为婚期的骤然变动,也因为你的岳父执意要保密,所以没有几个娘家人,更没几个娘家客(qie),那些陪席的面对你的两个尚在读初中的小舅子显然轻松自如,甚至那几位陪席的相互拼起酒,最终酩酊大醉。多少年后,你回想起来,回想起你的婚礼,不禁有些心酸,也有些麻木,就像在回想别人的故事。唉,如果不是你的新娘有了你的骨肉,你是否会这样仓促地选择婚期,是否会这样无原则地妥协,你的姻缘又是否会这样泥泞,是否还会离婚,是否还会抑郁地躲在小屋子里,一躲就是几年,还有你的人生——你的人生是否会如此波折,抑或会比现在美好?又或者,你还会有机会不远万里,从遥远的苦寒之地黑龙江来到炎热如火的广东,来到这座城市,游魂一样和陈鱼肩并肩地走在这条炎热的街上?

    年下承欢2020-12-14

  • 妻乃上将军百度百科

    最新章节: 回家
    《七绝》封城小(三)·新韵文/一叶居士2020-01-29金银潭至火神山,总挥师抗病顽。医人员情不已,誓瘟疫保平安。注金银潭-武汉目前收留病患的主要院火神山-正在紧张施工的小汤山的医院二月五日交付使

    林北苏婉2021-01-01

  • 0度终极幻想男主是谁

    最新章节: 败退
    五律胜天云遮难蔽日,风急柱方坚。骨硬能平险,心齐必胜天。杨帆惊浪渡,仗剑誓言宣。飞雪滋新柳,高歌喜报传。

    小相师2021-01-30

  • 三国之巅峰召唤永久免费

    最新章节: 番外特别篇:失落的学者和他的幻影神奇宝贝系统二十四
    烟火人间组诗文/李传英1、烟火人间总有不同的姓名沦陷透过城的灯盏坠落带不走一丝鲜活的人悲伤不会涉及离去的人徘徊在即成为烟尘的身体和沉默了半个世的遗言形式一定走的一丝不乱哪特殊时期的居家隔离还是经过水之后升起来的片段2、隐喻与黑夜有关面对面坐下来更多无关紧要铺开来表情需要猜测想象茶的温无需借助第三方直接进入身体而气会在温度之下低下去扬起来需时间伤口之下所有断言都失了准3、麦子时节温度还不足够还匍匐在底层预言生死起伏风暴蛰伏在角窥探冷暖风在身后拔节的声音麦芒更坚韧刺穿谎言阴谋被放逐雨水更具备救世主的角色沿着针相对时一丝漏洞倾泻而出沉默不对谁解释失去了什

    妙清公子2021-02-17

  • 超级神级系统漫画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破产
    驮着春天而来的人文/罗森驮天而来的人与我共研一砚白云把居所定格于一柱花蕊喜玛拉雅山的森林绕不出一朵喇叭花的歌声一面蝴蝶翅膀扇动脉络为拜伏者点染出神迹蜜蜂忙碌的音波奔涌把古远连根拨起绿叶成了掌中潮湿的雾草隐藏心迹,面对春雷的威严于胆怯里撑持一方生力

    大笨淡2021-01-19

  • 游戏人生之我的主播系统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井底之蛙
    初次接触南宁,是在两年前。那候第一次来到离家百里外的南宁习,初次和它见面,不免有些紧、陌生而又不失亲切感。为何这说,有可能是因为,南宁是我第次来,对于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有很多东西是没见过的。而不失切感的原因是,南宁是广西的首,道路宽大,交通方便,人文文多元,但又能相互交融。正是这我感到骄傲,又有种抑制不住的动。从那时候起,我爱上了南宁座城。南宁的很多地方我几乎都过,纵观之下,我还是独爱蒲庙它是邕宁区所辖的一个普通小镇邕江环绕蒲庙街,像是母亲揽在抱里精心呵护的孩子,生怕它受一点点伤害。蒲庙大桥,是这座镇活力之处,是小镇最近距离和界沟通的方式。它像是父亲,一一个牵,紧紧牵着,默默不语,远安静伫立在邕江之上,它牵挂不善言语表达守护两岸的孩子。庙,在南宁众多的城镇里,它不是发展最好的。它的道路没有民大道的宽敞;没有大洋城般拔地起能通天的大厦;也没有青秀山星级的般的公园。它有的是可以容又不显大方的小城道路,六七年代破旧的民房,别具一般可以瞰邕江美景的蒲津公园。蒲庙,比较内敛,即使是有南宁作为靠,它也还是不借光芒,一切都显非常自然。我每次去逛蒲庙街,会认认真真逛一次,街区两边的房子,交相紧挨,高低错落。走街上,一眼看过去,那错落有致老房子更像是主人在热情招手欢。旁边电线杆的网线,由于数量多,都是安装离地面两米多高。和街旁的老房子相映衬,似乎帮主人拉横幅表达:“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的热情。街上人们买卖,休闲。我觉得最有趣的是老人家们在下棋,他们互相切磋技,一起讨论下一步棋怎么下,说有笑,说谈家常,笑看往事。是老年时,有几个好友一起做有趣的事,也是养老一大乐趣。南正是有邕江环绕,这座城多一处景,两岸风光,各处都有自己独魅力。邕江水缓缓流淌,你有柔的一面,不时也有狂暴的脾气。直慢慢过渡到夏天,这时节雨水多,邕江岸,自然也少不了护城。蒲庙小镇,在护城墙上观望,个小镇都在城墙里,而城外边是滔江水不尽的邕江。围城,有你才有人们墙下的安心工作,开心乐的安逸。城墙上绿色健康跑道们在观江景,散步,骑行,悠然乐。这就是我见闻的小镇-----蒲庙

    机器人布里茨202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