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开局扮演刺客柒tet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我就是要做恶毒女配夏初萧阳阅读

作者:悯农
更新:2021-02-26 11:18:47

纯爱耽美热门

  • 末世之空间法则下载

    最新章节: 陈大宏叫人
    2011年10月24日昨晚我怎么都睡不着,心里难受极了,也不知道从哪发发气。我痛哭了一场,头又疼了起来。我觉得自己很无助,好像又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我真的想成全你,我要你这样的男人干嘛,我跌到了人生的最低谷!晚上老鼠每天都跳来跳去,我和女儿就这样无助的和老鼠在一起生活了,快两个月了,没有男人,我连只老鼠都没办法,我为什么这么胆小!我的快撑不下去了!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我真想把你碎尸万段!!!我一定要把你和那婊子的脸撕成碎片,你这两个畜生!我快受不了了,这辈子你偿还不了我的债!没有这个事之前还总想跟你再生一个娃,过完这一生,现在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对以后的路没有一点信心!你这样对我,不但毁了你自己的一生,也毁了我的一生!真的好可悲啊!我怀孕了,我既不会要这个孩子,因为她是我痛苦经历的见证,也不会把孩子打掉,我凭什么杀人!像我这种人,既没勇气坚强,又管不了你的心,活着才是个最无能的人!这次,我会把我自己和孩子一同消灭掉,我把那老鼠药喝了,这辈子也就不会再痛苦了!!!女儿就留给你吧!我要让她从你身上替我讨债!!!让你后半辈子真正失去安宁!!!..

    许白2020-12-11

  • 小说掌中之物

    最新章节: 奸臣之女
    看远看透又看淡陈建伟看远了,抓紧了你的手看透了,才不让你开我身边看淡了,才不担心你飞有多高远没有了诗的意境没有了的语言没有了诗的纵横万千被你言语打动被你的行动挂牵被你的资思想所感染想飞,飞不高想跑跑不远想静,静不过遥远的呼唤让我支离破碎你让我魂飞魄散你我废寝忘食地思念回过头来看远方的你从未停止呼唤回过头来看透过九层云天你始终清晰可见回头来看淡淡定的你我从来没有走彼此的视线看远吧,心胸比大海宽阔看透吧,步履比航母都稳健淡吧,舍得比鸿毛都简

    三山春风2020-12-14

  • 无上业道下载章节列表

    最新章节: 甲字卷第三十七节没那么简单
    疯狂的鞋子,第三章,湄公河的风波,5腾冲海拔最高的就数高黎贡山了,数千米的山峰连绵起伏,高耸入云,积雪不化。许志伟网络介绍∶高黎贡山是地球上纬度和海拔最高的热带雨淋,景观奇特。高黎是古代部落的名字,“贡”便是大山的意思,高黎贡不山仅仅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巨大的山脉,拥有大大小小几十座雪山。它好像盘桓于中国西南的一条巨龙……是地球上现如今唯一保存由湿润热带森林到温带森林过度的地区………雄浑和宛约,苍凉与葱茏,峻险于平和之间,这里自然纯净得像儿时的眼眸………清雅而遗世独立的寨子,让人不忍扰其清幽,唯恐庸俗之身玷污了出世之境。小乌家祖上是大老财,认为高黎山是神山,有着独特的风水宝地,就花高价请了阴阳先生高手,到那里选择风水,认为越高风水越好。俗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还是应着了。阴阳先生为钱财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到高地找风水。这里气候变化多端,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乌云密布。不是冰雹大雨,就是狂风暴雪,活活被冻死的不在少数。有的还不吸取教训,以命搏钱。也是天意,有个大胆的阴阳先生攀登千米之处,天色不变,顺利的寻觅了一块风水穴地。乌老大喜不自胜,打赏先生。先生贪心不足,嫌赏的太少。想自己冒着生命危险不给斗金斗银根本拿不出手!这乌老鬼太抠门了!我得叫你家出条人命,才心安理得。就点头哈腰地道∶“乌老,我找到的是大地气,找到了就得立马占了,不然上天会给弄跑的。”乌老大信以为真,百法算尽,无计可施,几经风水先点拨,豁然开悟,用砒霜把第一个女人就是小乌的亲生母亲悄悄饭里下毒闹死了。那时小乌才五岁刚刚记事儿。乌老大要用棺材收敛,先生说∶"那样不好,木板隔阴阳地气,不如软埋了的灵验。"老乌也是用人不疑人,又加了几块大洋,顾辆驴拉车,去高黎贡山埋到风水宝地里去了。老乌心里喜滋滋地想再娶个年轻美貌的女娃,生几个儿子个个都能出人头地了。小驴车把小乌母亲的尸体送到山脚下,阴阳先生把赶车的一块大洋打发走了,自己背着老乌婆的身子往山半腰去了。这个地方也算有地气,山水案俱全。阴阳先生看着小乌的母亲,想起了曾经追求这女人的一幕,不由得欲火熊熊燃烧起来。原来,老乌婆子,和他都是腾北山河村的。她叫李秀华,十七八岁,貌相出众,面似桃花,丰乳大臀。诱惑的本村阴阳先生邾二直流哈达子,追求几回也没沾着边。后来秀华嫁给了腾冲的乌四虎,成了富家太太。邾二没吃着“红烧肉”不甘心,三天两头往腾冲跑,踅摸四虎的踪影,乘机灌输阴阳地气风水的“哲理”。一来二去,乌四虎上当受骗而不自觉,导演一场占风水的人命悲剧。说也奇怪,秀华真的不同别人,别人死了后,身子僵硬,面色青紫。这秀华一如反常,身子柔和,面色红润,依然美丽依旧。其实这也没啥可奇怪,医学上讲∶阳气后竭,身柔和,面色红润;阴气后竭,身硬,面色乌青。秀华属于阳气后竭使然。邾二禁不着旧情复发,竟然发动“洲际导弹”,对着秀华的尸体狂轰滥炸。可怜的秀华,也是上一辈子欠下他的尸体秀爱。邾二舒服美了,撅了个窑,匆匆埋掉,又立大石头做了记号,便回去复命。见了乌财主,阴阳先生双手抱拳,恭维的无以复加,连连贺喜道∶“这一回您都把高黎贡山的地气总穴占尽了,你好等着出大人物吧!”乌老财又打赏一回阴阳先生。后来,老乌带着小乌还有弟弟找邾二上了两回坟。不久,老乌真的娶了一个小媳妇,没等肚子打苞哩,老乌就加班加点累蹬腿了,也按风水先生的意思和大婆葬到一起了。小乌想到父母的尸骨和寻龙笔嘱咐,萌发了迁徙骨尘的念头,问老孙道∶“孙哥,喜欢逛山吗?”老孙看看太阳,时间不早了,想小乌忽然说“逛山”啥好意思?难道她她她急了,有两个局长伺候你还打不着渴?嬉皮笑脸地说∶“肉山石山?”小乌扭着他的脸说∶“你想歪了,这年头你没百儿八十万的谁的肉山叫你逛?我说的是高黎贡山的石头山,我父母的骨尘在那里埋着,请哥哥同我一起去取回来好迁移道湄公河的文曲塆去。”老孙摇摇头道∶“二人为私,三人为公,必须再有个人我才能去!”小乌冷笑道∶“假正经,有几个不吃腥的猫?老娘下死命令,你去也得去,不去也的去!沤朽的骨尘没多少,累不死你!”老孙笑道∶“乌妹,不是那个意思。我怕禁不着你的诱惑,出格了咋办?”小乌不以为然地半真半假地说∶“你真想出格儿,老娘敞着你,累死你!”老孙听得此言,信以为真道∶“乌妹,开玩笑开玩笑,我想多活几年的!”小乌咯咯地笑了起来∶“你还当成真事的?想的美!”天黑了,刚吃过晚饭,老杨来了。小乌说∶“杨哥,吃过饭了吗?”老杨点点头,主动拽把椅子,坐到一旁,说∶“听说明日你去高黎山取老人骨尘,我开车送你,要不是上级领导检查工作忙,陪你一起上山去。”小乌说∶“不用了杨哥,有老孙的,没事!”老杨嘴巴一撇道∶“什么,你敢信老孙?河南有几个好家伙,小心为好!”小乌说∶“没事。老孙来我这里几次了,我了解他,比你们当官的都安全!”老杨听着涨红了脸,大声道∶“你胡扯个啥子?难道我是主动上杆子……”小乌一下子捂老杨的嘴巴,指指西里间,悄悄说∶“小点声音,那货还没睡熟的。”停了片刻,听到阵阵鼾声,小乌不由自主地扑到老杨的怀里………两个人气喘吁吁几次,突然听到西里间大声咳嗽起来,老杨吓得提着裤子一溜风地溜之乎也了。小乌问道∶“孙哥,你没睡着啊?”老孙“嗯嗯”两声,困意不解地说∶“睡着了睡着了,还做个梦,梦见老杨你俩……”小乌惊了一吓,想这老孙压根儿就没睡着,这小子处处提防自己,他住西里间不安全,还得叫他物归原处去———住木楼去!气呼呼地说∶“死老孙头子,你说俺两个咋着了?说不对了我一巴掌把你嘴扇个上下着,你试试!”“乌妹,你别火呀,话还没说完呢!”老孙嘿嘿笑道∶“梦见老杨死死地压着你,你浑身乱颤,动弹不得……”小乌真的火了,踢开西里间门,把老孙从床上拽出来。只见他裸着身子,满腹黑毛,穿着裤头,顶个大包。老孙挣脱小乌,回到里间拿筷子霹雳巴拉一顿好敲,立刻垂头丧气。吸溜着嘴说∶“梦是反着的,他压你,实际上你压着了他,将来你就是他的领导,妹妹快当大干部了!”小乌想着心里高兴,心想挪坟地有灵感,湄公河的文曲塆风水宝地占定了,笑了笑说∶“再说不着调的我拧死你!还做你的梦去,明日乖乖地随我逛山去!”次日,二人起个大早,蓝盈盈的天空还散布几颗星斗,一弯月牙镰刀儿割破了夜幕,晨曦的微光染出了天际鱼肚白,启明星收敛最后的色彩,走到和顺镇天大亮了。和顺是个古镇,至于古老到什么年代没有确切说明,牌房边有记载此地离缅甸很近,人们不甘现状,纷纷到异国鼓捣玉石翡翠倒卖发了大财,发财不忘故乡回到故土修建房舍,咋豪华咋古朴咋景致咋修建,流传长久,至今模样未变,成了现在旅游观光的名胜古迹。灿烂的凌霄花爬满了古墙和田野金黄的油菜花交相辉映显现着边陲古镇特别的美丽。因为要事去办,没有观风景的心思。一条弯弯的河流直上西南,这小河就是从高黎贡山山涧溪流形成的,河水寒冷刺骨于温带气候很不符合。河里有鱼,乌黑,不足一尺。据说就叫黑鱼,冷水里的特产,余水皆无,煮汤喝特别香,还能治风湿病。突然有人喊道∶“喎!那不是同着瘦子买我墨兰的老兄吗?”老孙见喊,对小乌道∶“妹妹等着,冤有头债有主,给咱兰草报仇的机会到了!”老孙仔细瞧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卖大毒草骗人的家伙!就伸手拽着那人的胳膊道∶“好哇!我们正找你的,卖给我们的大毒草冒充墨兰,毒死了一百多盆上好兰草,价值数万!必须赔赏我们!走,上公安局去!”那人说∶“你看看谁来了!”老孙一分心,那人挣脱手,兔子般的逃了。原来当年荷花镇卖“墨兰”叫温明,姐弟二人光以墨兰蒙人,上当的人多了,都找要账,逃了。不知怎地得知高黎贡河流里的黑鱼营养价值丰富,市场很受欢迎,就发起黑鱼的财,账也还了,楼房也盖了,又悄悄扑黑鱼。也是无事多事,自找麻烦,逃之夭夭。老孙喊∶“站着!不站着我开枪了!”那人拐了几拐不见了。小乌笑道∶“真会蒙,开啥枪!”老孙大笑∶“水枪!”小乌捡块石头怒道∶“再不正经,头给你砸开花!知道今天干啥的不?”老孙道∶“知道不知道都没啥意义,再过几十年咱们也无处可找了。”说说话话走路也不累,不知不觉走了好几十里地,小河的发源地藏在了深山里,早见崔巍峰峦,皑皑冰雪,映射兰天,端的美妙无比,有诗为证∶雄伟屏障竖西南涧溪潺潺奔向远百花灿烂景色美举头仰望雪海绵千米峰巅连古道皑皑冰川画兰天美过珠穆朗玛秀巍巍高黎贡嘎山二人来到山脚,杂花奇草郁郁芬芳,沁人心脾,就像走进万花筒一般眼花缭乱,蜜蜂嘤嘤,粉蝶蹁跹,如同三月的景象,难怪说云南四季如春,果真如此。正走之间,忽然听的呼呼风响。没风没云,如何有如此动静?犹豫之际,一头蟒蛇伸缩出血红的信子迎面而来。小乌“啊呀”一声,什么也不顾了,疯了似的扑向老孙。他抱着小乌顶多不足百十来斤重,想到,就这么一条肉体,就能把大官捺道自己石榴裙下为自己所用,神通啊!他紧紧抱着她往高处跑,浓浓的香水味直往鼻孔里钻,好像是给他的力量。老孙鼓着气,蹽到高处,看那蟒蛇已经力不从心了,蛇往上行速度极慢。他放下小乌,搬块大石头,动了杀念,朝下走去,闻到了腥气,靠在一颗攀枝花树,隐藏了身子。攀枝花是冬月里开着紫花的乔木,数丈高,一搂多粗。老孙举着石头,等着蟒蛇靠近。那边小乌苏醒了,见老孙冒险,大喊∶“快跑,那是有毒的乌梢蟒蛇!”老孙没吭声,见那乌梢蛇离开地面飞了起来,越来越近。那毒家伙的脑袋就眼看杵到他的脚面,危在旦夕。小乌看得明白,替他生命捏了一把汗,大声说∶“你死了事小,起坟大事,所以你不能死!”老孙骂道∶“你娘个XX!”“噗通”一声,一大块石头打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毒蟒的脑袋,花红脑浆棉絮似的飞溅起来,一条乌黑庞大身子卷成一团,鳞甲比铜钱那么大,这乌蛇肯定有着千年的道行,要不,咋能光想着吃人呢?打死乌梢蛇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高处行走。到了一片苔藓地带,见一块高高的怪石杵立在一个土丘旁。小乌说∶“到了!”土丘不大,都被雨水冲刷了。坟墓旁有个洞,看起来新打的不久。小乌惊道∶“这里面有贼!”“盗墓贼?”“盗骨头贼!”“你父母骨头是黄金?”“放屁!我说犰狳!”“啊!穿山甲?”老孙欣喜道∶“穿山甲是贵重药材,快挖!”二人找到锐利的石头片开始挖坟墓,软埋的坟墓很好挖。挖着挖着听见有"可可喳喳"的声音,果然有犰狳啮噬骨头。据说穿山甲就爱掘坟吃死人骨头,以为上等饮食,不异于人类的鲍鱼龙虾。穿山甲一身甲片从头到尾都是鱗甲,坚硬如铁,据说能钻头石头,这是夸张地说法。只见那犰狳前爪捧着骨头,张开尖嘴津津有味享受骨头大餐,突然被不速之客干扰了,甚是窝火,长大满口尖牙的嘴巴,捍卫自己的美味。老孙好奇地欣赏穿山甲的威武的举动。小时候上六年级在地理课本上见到过犰狳,不想今天亲自目睹为快。他要逮捕这个奇怪的动物。原来动物也有智慧,发现了老孙的阴谋诡计,“豁刺”一声,顺着土层钻跑了,速度之快出人意料。收拾了骨头渣子,太阳以极慢的速度,好像等待二人下山一样,缓缓往雪峰下隐蔽。到了勐赫小镇,晚霞跑了半天,高黎贡山穿上了彩色的裙装,更加迷人。十五的月亮是圆的,星星是亮的。老孙好奇地问小乌∶“这里月亮怪怪的,昨天早晨象镰刀,今晚咋着就如同皮球一样圆了?”小乌笑了道∶“这里气候变化快,时间也快,昨早有些云彩遮着了,今晚没云彩,这有啥奇怪的。”说说话话来到一家“高黎贡山”客栈食宿。穷地方消费低,条件简陋,但也说得过去。小乌问掌柜的∶“这里街上有卖骨尘匣子的吗?”掌柜是三十挂零的女同志,穿的花里胡梢,可能是高黎贡族,发髻挽的象座山峰的形状,油灯光里显着模样不错,一口生硬的汉语∶“没没……那物件。我们死的时候,抬到大山顶的雪海里冰冻着千年不化!汉族人有骨匣子。”吃过晚饭,结了资费,二人各睡一屋,安歇不提。次早租了马拉车,往湄公河畔去了。湄公河发源于我国的唐古拉山,叫澜沧江,流入中南半岛后的河段称湄公河,全长将近五千公里,流经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等国。惊天动地的湄公河“10·5”惨案,使这条河流给人一种凶恶的印象。来到河岸一个小寨叫提木斯,十来户人家,红色的四翘檐仿古筒子瓦房,很特色。寨子里有四户汉族,总算打听到木匣子了。小乌掏钱要买,人家说这玩意儿好做,不要钱。另位老者说∶“你们弄老人的骨尘往哪里埋呀?”老孙插话道∶“往对岸的文曲塆占风水的。”老者惊道∶“去华云山的文曲塆,过湄公河?胆大!前面不远有个少数民族的摆渡,收钱不贵,到对岸一百来元。假若运气不好的常常碰见鳄鱼,运气不错的碰不见,还是当心为好。隔两户人家有卖匕首的,专门对付鳄鱼用的,最好有个准备。”二人谢过老人,掏了一百元购得两柄锋利的匕首往渡口走去。谁知这一去险些闹出凶险的人命来。欲知详情,且瞧下章。

    腊月一日2021-02-06

  • 重装机兵3小说

    最新章节: 交战
    或许是受父亲的影,自小我喜欢弄些花草草,中以兰为。每年,生们都会多或少给找来些兰,虽不是么名贵的种,但确正宗的下兰。窄长叶,蓬勃根,纤廋花,朴质香。时间了以至于的房前屋、甚至于任教的每教室都弥着兰的气。或许是通人性吧去年自己一场大病兰今年竟不再灿烂二十几株花只开了束,而且零的太快我还没来及收集心细细品玩香消玉殒最让我痛的是办公窗前的一,由于一多月的疏,已彻底萎了。难这最野性草也要用呵护么?久前到庐看山,同的友人送几颗红豆回来后我随意的丢那盘已枯的兰花旁,日晒夜的,她竟长的像模样起来。红豆生南,春来发支”,在的印象中红豆不该此呀,她是娇嫩的矫情的、人情思的种。我迫及待地发信给她,让她也分一下我这外的收获她回了我个信息:我想,红因了你无的播撒,把相思生了片片绿吧?可你许没想到那红豆自空了心!我终于明了自己的因:枯萎何止是一兰花!空的何止是颗红豆啊

    补丁1号2021-01-19

  • 王者荣耀五大创世神明

    最新章节: 闯进办公室
    萧索的田园文/老路夕阳乐秋后的田野随着收割机的轰鸣地了场光,粮食入仓满目无边的寂寥、空旷空气中还弥漫着五谷的芳香丰收的佳酿醉了一个个红色的脸堂大地一片沉寂裸露着一片白茫茫覆盖一层冷露白霜冰晶一片片苍茫寒风的呼啸席卷肃煞的浪枯草吱吱作响诉说着凄凉蛇入洞,蛙入土在冬眠中修养把自己深藏躲避冻僵刚生出来的野菜被冰霜打蔫一脸悲伤痛断肝肠刚收割的地里人们在那里捡拾失落的粮机收的粮食不可能颗粒归仓不菲的收获笑煞出满意的目光远处的水稻田里落漫黑压压的乌鸦捡食稻粒果腹饥肠

    风吹云发2021-01-23

  • 西游妖神记

    最新章节: 焚魔炽金焰
    东方的古国,太阳升起的故乡,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得和中土一方。当今世界还有许多地,本该单纯快乐的童年,却只能战火和硝烟为伴,本该吃着美味食物,享受着父母的宠爱,却终围绕着饥饿和阴暗,走不出惊恐梦幻,还未懂得死亡是什么,却剥夺了生的人权,本该轻声歌唱感叹世界的神奇,却逃不出疾病温疫的魔爪,得不到丝毫喘息,该和睦相处,但不同的种族却相残杀、相互隔离……感恩中国!使你还在与命运博斗,但你让我道了如何面对世界,面对自己强的内心,既使你还有种种不足,你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作的伟大。感恩中国!勤劳善良的民自强不息,真善美的理想始终一。感恩中国!艰苦奋斗的信念不曾改变,伟大民族的复兴定会现

    飞白先生2021-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