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喜剧王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无弹窗

作者:R燃火火
更新:2021-02-26 20:29:07

武侠修真热门

  • 天龙八部手游江湖之路任逍遥

    最新章节: 天地无道,第三只眼
    我喜欢站在窗前,听雨.在静夜里,滴滴答答的声音像一首欢乐的音符,跳动在我的心里.夜静悄悄的,只有雨的声音,滴答,滴答,我的思绪也随着小雨慢慢的飘曳,飘曳。我依付在一扇窗前,屋里好亮啊,灯光也好温暖。母亲轻轻哄睡着怀里的孩子,唱着轻快的摇篮曲。是那样的安详,我仿佛看到了孩子那微微翘起的唇角。母亲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过了好久好久,母亲起身站起,又慢慢弯腰轻轻亲吻孩子的额头。母亲慢慢走到窗前,拉上窗帘,她走的好轻好轻,像在云上一般。我在窗外看到那明亮的灯暗了下来。可我透过窗帘,还可以看见孩子的笑脸。雨声滴答,静静的夜.弥漫的气息,总会勾起我泛黄的往事,漾动在我眼前.我又随着小伙伴们随风而走。我停在了一个公交站牌上,我看到母亲拉着孩子的手在不停的说些什么,双手还在不断的帮孩子整理着身上的校服,从平到皱,从皱再到平,母亲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孩子,把手上捂了好长时间的鸡蛋塞到孩子的怀里。公交车进站了,母亲仍旧在不停的说,好像无尽的话要讲一样。孩子上车了。母亲在看着,车开走了,母亲在看着,有一辆车来了,母亲还在看着。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竟然在孩子脸上看到了厌烦的表情。往昔已逝去,亦不消逝的是心中的念想和希翼海阔天空,我到哪里去寻找我失落的梦我还在飘,飘到了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我讨厌这个人太多的地方,我想快走快走,可我停下来,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母亲。母亲好像是来送什么人的,送谁呢。哦,原来是来送孩子的,哦,原来孩子要去上大学了,哦,原来她们又要分离了。我看见母亲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的眼泪。母亲想把孩子送上火车,却被保安拦住了,我看到母亲是那样的焦急与不舍。火车开走了,可母亲还在哭。过了一会,我又看到母亲笑了。在她的笑声中,我依稀听到了:嗯,真好,我的孩子长大了,真好。雨声滴滴答答,跳动在我耳垂啊是一首顽皮的歌萦绕在我耳里的啊是你还是光阴的故事雨还在下,我慢慢推开窗,小雨滴悄悄的飘了进来。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我透过雨,望向远方,希望能望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母亲,你还好吗。女儿在大学里一切都好,我们一年没见了吧。母亲,我好想你。下雨了,母亲你在想我吗?春雨啊,你再慢慢的飘吧,把我的思念带到母亲身边吧。听,那是雨的回忆;听,那是雨的思念;听,雨忆97ea789f51800338ca0384c98327851f.jpeg(30.98KB,下载次数:0)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5-4-2812:10上传。

    神选一期2021-01-31

  • 空庭之梦

    最新章节: 击杀曹恒
    西楼雁月发表于2019-5-1912:47本帖最后由西楼雁月于2019-5-1913:32编辑《七绝》心比天高文/一叶居士2019-05-19 栖林燕雀...欣赏居士好诗,为西楼道一声辛

    圣天帝2021-01-20

  • 有没有穿越到古代做调酒师的小说

    最新章节: JOJO十二
    峨水工程项目部的一次会场争论在峨眉水泥厂项目部开展工作以后,我提出根据投标文件中的工程量清单对照施工图纸,核对工程量找出差距,确定经营部的今后工作重点方向。得到了经营部的谭周曲部长的支持。  我和老谭开始把所有的图纸进行核对,重新计算工程量。按照投标文件中确定的材料价格重新计算,编制施工图预算。从2001年10月到2002年4月底,经营部的谭周曲部长征求我的同意,把在一公司四处的谢丙江也调到我们经营部来,三个老预算人员忙了好几个月,总算是忙出一个头绪来。  原来投标太匆忙,图纸上的工程量与投标书的工程量有很大的缺口。  开始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曾经多次给项目执行经理提出过,但是他总是不以为然,总觉得好像是我们故弄玄虚。到后来在项目部现场工程部和我们经营部都拿出经过计算的大量数据和标书的工程量,给他进行对比分析。最后促使他下决心组织项目部有关部门和总承包方和业主单位提出协商解决。  我们多次向总承包方单位和业主单位以及监理单位提出协商,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各方艰苦努力,通过设计修改,现场签证等多种方式,以确认标外工程量签定补充合同的方式。使该建设项目工程量的量差问题基本上得到解决。  2001年11月第一次向业主单位完成当月施工产值报表。项目执行经理为了单一地多找业主单位要工程款,就强迫以下命令的方式要我多报量。君命难违啊!实在没有办法。我也就按他们的要求把产值表报出去了。  到了2002年2月,刚过完春节。建设公司副经理挂帅担任项目经理的那个人带着总会计师及财务处的一帮人,一到项目部马上就开会。会上刚开始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表扬话语,马上就开始批评人了。  他们首先拿我们经营部开刀,大声喝问道:“你们经营部从开工到现在都干了些什么?”经营部的谭周曲部长看了看我,不敢直接回答,我赶紧小声地给他打气:“你怕个啥,反正是要挨骂。说假话要挨骂,说真话也要挨骂,那到还不如说真话。最起码说真话不用费脑筋去编,也不考虑为了迎合谁的需要,实话实说不是很简单吗?”  谭周曲部长硬着头皮跟我低声说了一句:“看来挨打板子是肯定的,也就顾不到那么多了。”  我当时又接应了他一句。“挨骂、挨打板子不是还有我在陪着你嘛。”  于是他点了点头,很坦然地站起来说:“我们名义上号称是经营部,实际上只有两个五十多岁老头子,还有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高中毕业生。这个学生是谁,领导都知道,我这里就免谈了。我们经营部根据投标文件中的工程量清单对照施工图纸,经过了初步核对,已经发现图纸上的工程量与投标书的工程量存在很大的缺口。”  话刚说到这儿,建设公司副经理挂帅担任项目经理的那个人脸上就挂不住了。他严厉地说:“谁要你们对照图纸复核清单的工作量的?你们的任务就是单一地执行合同和清单,照本宣科地报量就行了。”  我当时站起来针锋相对地说:“根据投标文件中的工程量清单对照施工图纸,核对工程量的建议是我提的。而且已经发现了大量的问题需要解决。在很多子项上,投标书清单的数量与现场实际完成量以及施工图纸的工程量相比较,都已经暴露出不少问题,实际工程量与投标工程量之间存在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整个项目的成本。既然出现了问题,总得想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决不能只是简单地照本宣科地报量,不承认矛盾并不等于矛盾就不存在,回避矛盾也绝不是解决矛盾的好方法。是矛盾就必须要得到妥善地解决。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从甲方那里实在拿不回来,最起码我们自己也应当知道要将来吃多大的亏,可以在事先采取措施严加控制以达到减少损失的效果。”  建设公司副经理挂帅担任项目经理的那个人更生气了。他恼怒地大声咆哮道:“你马上把资料翻出来,我要看看到底有什么问题。”  我马上回到办公室,老谭也跟着我回办公室,两个人从文件柜子里把已经装订好的计算底稿都端到会议室,满满当当地堆放在会议室的小长条桌子上。我还大声补充了一句话:“有问题就必须想办法克服,要面对现实解决实际问题,回避矛盾并不等于这矛盾不存在。”  那个人顺手拿起一本来,翻了翻我们的计算底稿,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我们只看见他的上下嘴唇不停地抽动着,结果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我身后的付国伟从一开始就在小声地劝我不要再和那个人争论了。  但是那个人却在这时候突然对着付国伟发难。“你先别说人家老石的事了,你就说说你自己。从项目开工到现在,你都做了些什么,先把你的材料帐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付国伟站起来,倒是真心想要回答他的话,但是他是一个小个子,从凳子上站起来的时候,那个人却总感觉到付国伟是从凳子上跳起来和他说话,他从内心里立刻感觉到,别人是对自己有着非常强烈的不满,所以当付国伟拿出材料帐给他看,他连翻都不愿意翻一下,就立刻对着付国伟大声地嚷道:“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马上给你们材料处打电话,要你们处长马上来处理你的问题。”紧接着就是他马上拨打五冶材料处处长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整个会场已经被那个人给搅成了一锅粥。 当天深夜,材料处的王处长赶到了峨眉工程项目部,这个王处长就是我在成钢项目部的同事王皖光。他敲开了我的宿舍门,坐在我的对面。向我详细地了解了下午开会的大致情况。然后就说。明白了。我去给那个副经理说几句软化。当他的面也骂一骂我们的科长两句,帮那个副经理出出气,好让他下个台阶,我正好要安排那个付国伟科长,回去休息两天到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项目的投标活动是他一手组织的。我们提出根据投标文件中的工程量清单对照施工图纸,核对工程量的工作的实施。无意中正好捅到了他所最担心的问题。他对这个问题肯定是很敏感的。怪不得那个人对我们的工作安排如此大动肝火。  不过他到底是当建设公司副经理的,散会以后,当他一旦冷静下来,很快就能从正面理解到我们之所以这样做的一片苦心。马上采取了积极的补救措施,组织项目部有关部门,积极与总承包方和业主单位进行了反复多次的协商,预定的总体目标在大体上基本得以实现。  实际工程量与投标工程量之间存在的绝大部分问题,已经通过标外工程签证以及签定补充合同的方式,促使投标工程量的大多数遗留问题得到了相应解决。  但是他们的工作方针和决策的基本策略以及管理方式上,总认为我不是他们一公司的人,不是他们的亲信,不可能和他们一条心,在具体工作中已经表现出严重地不信任。  我们已经看到清单遗漏和数据错误所带来的后遗症,这一点是项目经理最不愿意的。这也是他极其不情愿看到的。  因为清单工程量的问题,是他的心腹大患,在他提出来之前,我们已经看出来,并且采取了相应的动作。尽管事情办对了,他还是不愿意。他不希望看到他的属下,尤其是发现这些问题的人,又不是他的亲信,能在他发现问题之前先看到问题,并采取措施解决问题。这种人能力即使再强,他绝不可能把他留下来。  咋说呢:一公司里有的人告诉我,这个人用人的原则,有点像人家山东人说的俏皮话“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都不能要。”  在日常工作中经常出现这样的事,应该是由我们办的事情,偏偏就要交给他们的人去办,由于他们派出去的人又的确不懂专业,在外界与业主和监理、总承包方接洽业务的过程中,无论事情的对错与否,他们都不能做主。  为了不耽误事,他们派出的经办人,经常背着领导悄悄地到宿舍来找我,向我请教该如何办。经常弄得我很坐蜡,和他们说吧,我说的完全有可能与项目部领导说的不一致,经办人员肯定是左右为难,不跟他们说吧,事情肯定要办砸,吃亏的还是单位。将来经办人员的日子更不好办。长期以往这么如此地相处下去,大家的关系就只能保持在貌合神离。  2003年5月。当全国人民抗击非典的关键时刻,建设公司副经理挂帅担任项目经理的那个人,在这时候他倒是主动把我想起来了。指名点姓地要我和项目执行经理,由他带队到北京附近的唐山去洽商关于贵州水城水泥厂的施工任务。当时他之所以点名要我跟他去,也就是因为我熟悉电脑,又能使用定额软件。同时也熟悉水泥生产工艺的施工要求,只要基本原则确定以后,我就能很快出计算结果。在唐山的几天里,我们都住在宾馆里。由于这几天我们吃住都在一起,在聊天中少不了要说几句心里话。  那个人倒是跟我说了几句大实话:“说老实话,我是最不希望要老兵的。就是因为那些老兵什么都明白,什么也不怕,也不那么听话,在通常情况下我根本就虎不了那些老兵。在某些情况下还不得不起用那些老兵。所以,我就希望你们这些老兵,在公开的场所里,多少还是要给我留一点面子。我好歹也还算是建设公司的副经理,总得要有点儿尊严嘛。”  时间总算熬到了2002年12月底。现场所有工程大体上已经完工,开始进行分项验收。这时候,现场工程监理人员提出一个要求,要我们组织他们到洪雅县境内的槽鱼滩风景区去看一看。  请看下一节《转入五冶六公司》

    巅峰小雨2020-12-08

  • 将门毒后谢景行免费全本

    最新章节: 旧义
    春分莺声弄笛流水千里晚风吹过花谢李花落春笋刺痛了我的美梦子说三月是孕育的节日犹如母亲大的婚礼美好的事物在昨夜长出须听--坯芽的啼声让天地动容

    丘乐天2020-12-04

  • 网游之我是满级Npc

    最新章节: 灵丹成
    清明时节,细雨菲菲,天空灰蒙蒙,人们的眼神里隐藏着忧伤。我们驱车,带上焚香、水果、鲜花、煮熟的肉,来到舅婆的坟前,虔诚地鞠躬,默默地祈祷,愿她在天之灵安好,不要记挂我们这些在世的人。许愿,也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愿望,希望舅婆保佑我们生活平安,身体健康,我想,这也是她所希望的吧。  她在世的时候,我最怕她的脸和背影。她的脸真得很难看,满脸都是皱纹,皮肤黑黑的,长满老人斑,不规则的脸型,像是黑泥捏成的,消瘦,没有肉,特别是那双忧郁而空洞的眼睛,深深凹陷,眼神里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好像要看穿你内心深处暗藏已久的秘密。她很矮,也很轻,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几乎没有声音,有时,转过头去,忽然发现她就在身后,一声不响的,看着她那黑暗幽深的眼珠,心里不禁毛骨悚然。  她的咳嗽声,她吐痰的声音,是唯一能引起我们注意的地方。这种声音,我曾深深的讨厌。她的背不知什么原因,年轻时候就几乎90度的弯曲,像一座小小的山峰,紧紧地竖立在那里,永远也摘除不掉。  听母亲说,舅婆与舅公一直都没有孩子,奶奶去世得早,爷爷是知识分子,被下放到农村,只能把尚小的父亲托付给他们。于是父亲就成为他们的养子。舅婆从来都是个爱唠叨的人,父亲从小叛逆,听不得半句训言,经常与她拌嘴,只是不知舅婆为他抹了多少眼泪,操了多少的心。那时,正逢三年大灾荒,一家人怎么都吃不饱,可是如此瘦弱的舅婆总是把最好最有营养的饭菜留给瘦弱的父亲,也不知父亲是怎么想的,总也不领她的情,也许,她没有母亲那么亲,那么温柔,那美丽,养育之恩,在父亲心中,也许比不上血浓于水的亲情。  而我,每次回乡,都远远地躲着她,害怕她的眼神,害怕她的幽灵般的飘忽,更害怕她佝偻的背影。雨纷纷,雾蒙蒙,她的亲人都来拜祭她,她的墓地藏在幽暗竹林的深处,微风轻扫而过,叶儿唱着低吟的歌曲,冷风轻漫,那焚香的烟曲曲折折朝天际飘去,鲜花的清香夹杂在烟雨中,芬芳了我的回忆,感伤了我狭隘的灵魂。  每一次回乡,第一个出来迎接我的是舅婆,她那宽大而消瘦、黝黑而青筋暴起的双手总是握着我的小手不放,在挣扎中,我感受到一股温暖的力量,那种力量,来自一个身份地位如此平凡卑微的老人,来自一个表面上看来面目如此丑陋的老人,来自一个心地如此宽厚善良的老人。她抱起我,用她那瘦小的身躯亲近我,她的脸,贴着我的脸,在摆脱中,我分明感受到一颗爱屋及乌的心,她爱着父亲,自然也爱着我。只是我那样明显的从她的手中、怀中逃脱,却不曾了解体谅过她的黯然神伤。  舅婆的手是一双举世无双的巧手。她会编织一个又一个形状各异、花式漂亮的小花篮、大蒲扇,夏天的夜晚,蚊子多,咬得我们的身体起了许多红红的小胞,舅婆做了许多扇子,分给亲戚邻居,那时我还没上小学,舅婆抱着我,一边为我涂着香油,一边扇着扇子,口中唱着令人昏昏入睡的歌谣。  早上,她握着我的小手,我与她各自挎着一个菜篮子,欢欢喜喜摘着那诱人可口的小花和野菜。初夏的阳光,格外的明媚,溪水环绕着竹林,凉风吹来清凉的花香,引来蜂蝶飞舞,竹叶儿欢快起来,唱着一首首欢快的歌谣。舅婆拿着野菜,在闪着明晃晃光泽的碧波里轻轻地去掉它们的尘土,每逢这个时候,我便知道中午又有新鲜美味的野菜吃了。  我一天天长大,对舅婆的感情便一天天疏远。也许是因为她一天天老去,样子越发难看了。所以不像小时候回乡那样跟她亲近,有说有笑,长大后每次回乡,躲在楼上看书,便成了我唯一能摆脱她阴影的方法。我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没有给过她一个感激的微笑,没有为她煮过一顿可口的饭菜。可是她依然疼爱着我,我不小从楼上摔下来,她急得马上从厨房赶来,用尽吃奶的力气,扶起我,又一步当三步地跑到房间里拿药酒,为我轻轻涂上,用嘴小心翼翼地吹着气,心疼地问:“疼不疼?”“不疼了。”  长大了,每次回乡,舅婆都做那身香甜可口的糍粑,我一顿要吃好几个呢;每次回乡,她都要做煮那肥美清香的白切鸡,惹得我口水连连;每次回乡,她都要做那清热解暑的银耳莲子羹放进冰箱里,过了几个时,将它喝下,全身的燥热一扫而光。  雨水打湿了我的脸庞,心里有种情丝在颤动,舅婆去世前的那一年,给了我几百块钱红包,说:“健,这是我一点点心意,虽然很少,但是你拿着吧,买些东西吃,养好身体……”我霎那间被感动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手里紧紧捏着这一份沉甸甸的心意,看着舅婆那双眼睛,才明白,那是岁月的沧桑,命运的无常带给她的伤害,不了解她的人,会因那双有点恐怖的眼睛而害怕、远离,了解她的人,却能分明的从她的眼神里找到天生的悲悯、慈爱和暖暖的热情。  她的背影,本应该是惹人怜爱和同情的,只是,我被她丑陋的表象所迷惑,并不知,那背,承受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她的背影,是那样沉重,一步步走在养育父亲、承担本不应该承受的道义与责任。不被理解,却依然独自前行,凄风冷雨中,饱受多少冷言冷语,她的背,是被生活与世情压弯的,压不弯的是她坚强、宽容与淡然的心胸。  舅婆经常吞咽困难,是小时候发育不良烙下的病根。她不时发出的尖锐的声音,总是引起别人厌恶。可我现在才明白,这不是正确的理由。当我自己的脚不能正常走路,走起路来形态非常难看的时候,当我感受到周围的人们投来异样和奇怪的眼光的时候,我才明白,病不是自己错,而是上天给我们安排的命运,当自己与别人有了相似的遭遇时,才能明白人人都有自己的悲伤与愁苦,我们又何必再捅上一刀?更何况那个人是自己可亲可敬的亲人?  舅婆是因为吃饭的时候吞咽困难而离世的,她走得是那样的痛苦,那样得突然,令人难以接受,她走时,才74岁,平时也没什么大的病,不知为何上天还要用她的弱点来惩罚她?  雨,一直下,我回忆着那些年对她的不敬,那些年她对我的好,百感交集,也才有所醒悟,记住了您对我的爱,我将以这样的爱来爱我身边的人,放心吧,舅婆,我会勇敢面对悲剧的人生,像您一样,做一个有爱的人,心胸宽阔,坚强不屈。  雨停,我带着对您的爱离开了,明年,我还会再来。

    星幻奇迹2020-12-06

  • 陷落[末日]

    最新章节: 浮生元自有超脱!
    《七律》一六支部共勉文/a1958192019-12-14志共道合一六部,群英荟萃在征途。社情民意常持念,族振欣是万福。青岁耕耘添彩物,生风采写诗书。力争国梦展成,如画江山来赏读

    长川汉书202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