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侵蚀简介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最强狂兵 小说

作者:水印江山
更新:2021-03-02 12:43:15

穿越重生热门

  • 大师兄太谨慎了

    最新章节: 再临战场
    三千里号風怒雪看狂夫莽莽嚣张撒尽鹅毛出绝色万岭成仙木成佛遍地冷饮谁能炊目距酒家八九里鹊儿登枝生左计竭力呼唤色盲回昏鸦凭翅飞无绪土鸡靓丽又疑鬼不识世间苦与妙只盼明年响惊雷残阳破壁款款出岱王英俊阿连瘦丽质玉女扮小乔大地又卖各自骚

    XX神2020-12-12

  • 大唐我是太子李承乾

    最新章节: 玩家身份登录神奇宝贝世界!
    “培培,培培······给我点时间好不?”丁希乐冯培培身后紧跟着,冯培培然回过头挑着眉毛说:“希!我告诉你啊,我冯培培可是那种随意的人,虽说叫培,但不贱!”希乐围着她直,“培培,培培,我这月投的项目真的没回来,那君威个月再买行不?”冯培培没气的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说:到此为止吧!我妈说的没错靠男人真的靠不住!”说完直走向了刘府车站,丁希乐跺脚喊着:“好了培培,我应!”冯培培抬起的脚立刻了下来,片刻她回头有些疑的问:“我没听错吧?你不资金没回来吗?”丁希乐有歇斯底里的喊着:“我还有用卡!可以透支,可以还款”冯培培缓缓来到他近前盯希乐,白皙的双手在希乐脸抚摸着,忽然轻轻捶了他一撅着嘴巴说:“人家就是考你一下嘛······干嘛么激动······我不是意的······”丁希乐呼直喘转过身不理她,冯培忽然把脸贴在他后背呜咽起:“······呜呜····人家雯雯娜娜的男友换了车······还笑·····我知道你钱不·····人家就想你满足下虚荣心·······没想让你真的买车····呜呜······你就不理家······”希乐哪里得住她这样梨花带雨的冲泡马上回身抱住了冯培培央求:“哎,我的小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啊?别了,咱们现在就去看车去好?”冯培培呜咽着点点头说“······鉴于你····洗心革面····罚你先回家······车月买。”丁希乐不解说:“家?”冯培培一抬脚噘嘴说“罚你洗脚。”丁希乐大喜一把抱起她,“啊!你放下······你坏····呵呵呵······”自一次业务活动之后,丁希乐认识了冯培培,后来为了冯培他不仅和前女友分手,还开了医疗器械公司,这几个他在培培身上花的钱不计其,这个月他实在没有钱在买威了,所以只好告诉培培缓再说,哪知道培培不依不饶最后逼的他没办法,哎····谁让他就是被培培迷了呢!就在他和培培缠绵时忽然电话响了:为什么你背我爱别人······“喂啊哥······呃我想先点······这合适吗·····啊好好····”他边接电话边离开冯培,直到他挂了电话冯培培也听清他们说什么,等希乐回的时候脸色十分怪异,有些奋还有些无奈。“希乐怎么?”冯培培有些疑惑的看着问,丁希乐看看四周拉着冯培说:“回去再跟你细说,不是想换车吗?”冯培培纳的说:“是啊,你哪来的钱?”丁希乐加快脚步头也不的说:“你就别管了。”“个老太婆!想着什么?那小的论文写得十分有水平的,呀,我早知道这样当天就让传到电脑里······”炳云在屋子里来回直转,老于珍低着头择着菜嘀咕说:我哪知道啊,哎?老头子,东西又不是钱,估计没人会走,我······我去车问问司机看有没有注意。”炳云说:“也只能这样了,去吧,找不到就算了,我就出老脸替小吴在写一篇。”完摆摆手示意于珍车站,他道老伴这辈子跟他不容易,他下乡的时候和于珍认识,城以后老伴从小学辞职,做了专职太太,一心支持他钻业务,虽说于珍不懂医学,从来不会打搅他的工作,这点让齐炳云甚至有些愧疚,为自从他接任天街医院领导后,便很少顾及家,家里大事情都是于珍操持,所以他工作才风生水起,这不能不和于珍有莫大的关系。直到近快正午了,齐炳云有些纳,这公交车站离这里不远,么老伴还没有回来,电话一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他刚挂电话,电话响了:谢谢你给的爱······“喂?对我是,什么······”炳云的手机顿时一下滑到了上。“就这么样吧,啊,你放心吧,你看我能跑到哪去人,房子都在这里!”吴占把胸脯拍的啪啪直响,这些工半信半疑的站在单元楼门,一个身穿运动服的人问:你说你跑不了,房子在这,一人没影了,房子卖了我们里找你!”吴占军气的掏出些钱说:“你们等着。”说激动的拨着手机:“喂,真装修公司吗,小李,来一下哎呀你就来一下吧。”很快个小李匆匆赶了过来,当着些人的面,吴占军夺过小李里钉锤一把砸了房门的锁,后命令的语气说:“小李,把新锁换上!钥匙给他们!约有一个小时,锁换完了,占军把钥匙扔给那个穿运动的民工说:“这回行了吧?这些人这才缓缓离开了单元,见这些人走远了,吴占军一千元给了那个小李说:“们,麻烦你了。”小李喜滋的揣起钱说:“吴哥有事直找我啊嘻嘻。”等小李走了吴占军自己回到屋子里,脸阴沉的拨着电话:“喂,我老样子帮哥忙,我都不怕你什么?没事的!自家人客气么?就这样了。”随后他接打电话:“喂,占民,你去没有?那还不回来!废物!说完挂了电话,他吸着烟转个圈子之后,好一会儿他又起什么来到电话机前准备拔电话线,电话骤然响起,他子飞快的旋转着,终于拿起话:“喂,啊,我是,什·····”他拿着听筒一股坐在沙发上脑子一片空白“共筑中国梦,东华伴您行东华生活广场提醒您下一站—光明街北口······张正龙盯着前边,忽然车载一响,他拿起听筒:“喂”懒龙,昨天你捡的那个本子去了?人家上车站找来了。“啊,就在宿舍枕头下那。然后开启车门说着:“哪位抱小孩的让个座为谢谢·····后边的往里走····里边有座位····”“离得不远,站一会儿呵。”听到于军波的声音,正龙这才扭过脸说:“你啊找到上班地方了吗?你不要听工资高待遇好,什么单位不会上赶着给你高工资的,看看人家那里是什么单位,得来做不来,长点心吧。”军波白了一眼说:“停停····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老太太似的,我妈早上就说一顿了,没想到你又来了,耳朵快出茧子了真是。”张龙一脚踩在刹车上等着红灯“老人家说得对····”于军波打断他说:“哎我想听你上课,不能说点别的”张正龙一挂挡大公交缓缓前行驶,“哎,你找着工作没?”张正龙一边扭动着方盘一边问,于军波这才说:终于问到正常点的问题了,以为你跟我妈一学校毕业的,在北横陂飞云医药公司做售代表。”张正龙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说:“那里工资呗。”于军波无奈的说:“次让你说着了,还是五千。张正龙刚要说:“先做再说慢慢再找······”话未落一个交警指挥大公交向侧便道,张正龙打开车窗只警察说:“右侧变道,左侧生车祸。”车外似乎围了很人,车里乘客也纷纷向车窗着,有眼尖的说:“哎哟我天爷······吓死我·····那人给撵的成没了!”也有瞥见一点的说:我靠,那么多血!”车里人时一阵骚动,“现在这开车跟疯子一样。”“就是,这够呛了。”唯有张正龙一言发,于军波好事的说:“哎你看见了吗?”张正龙有些然的说:“别看,看那个以心里会有阴影的。”于军波吐舌头不再言语了,索性她出手机看起《花千骨》来,然一个小伙喊:“哎呀我的包不见了!刚才还在。”张龙说:“您别慌,好好找找这段没人下车。”又有人说“师傅在派出所门口看看车监控那不就知道了。”此言出立刻有人呻吟道:“哎·····司机师傅我胃·····”顿时丢包的小喊:“师傅!别开门!我求伙帮忙,我的钱是给我爸治用的!”对!哪知道这时候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掏出证件张正龙说:“司机师傅,我刑侦队的,就是这个人!”着一把将那个说自己胃痛的考了起来,哪知道邻座的一小男孩一下哭了拦住便衣女说:“姐姐······别我爸爸······要抓就我·····我爸爸不是坏······呜呜····”女便衣蹲下摸摸小男孩头说:“小弟弟,别哭,那说你爸爸为什么不是坏人?此时那被拷住的男人一直低头,小孩哭着说:“今天···我饿了······爸没有钱······姐姐不要吃的了······别我爸爸呜呜······”便衣扭脸问:“你说为什么孩子偷钱?”那男人低着头:“我在东华工地打工半年老板一直不结工资,今天孩实在饿了······我···实在没了办法····”女便衣长出一口气说“请大家帮个忙,把人跟我派出所去。”说完抱起孩子:“小弟弟,姐姐带你吃东好不?”然后悄悄擦擦眼睛

    冰凉柠檬茶2021-02-06

  • 玩了一年暧昧

    最新章节: 血饮剑出王城惊
    你用手里的刀枪剑戟,代替了农人的镰刀锄犁。你看不惯雅典人的数学和文艺,一心只想,练好武技。你的村落城邑,成了一个个军事重地。男人们打小手握兵器,就在家园,练习进攻防御。连女人和孩童眼里,也透着军人才该有的勇敢坚毅。雅典人也许要说,你的城邦是个穷兵黩武的异域。没有数学和文艺,这里迟早沦为沉寂的墓地。可撇开平和,他们若要和你开战,一定也讨不到便宜。希腊波斯的战争,让人们开始重新打量你。温泉关前的拼死抵御,让他们理解了你苦练武艺的良苦用意。可惜,尚武并非总是无懈可击,你终究还是被雅典人比下去。他们用来建设家园的数学和文艺,还是胜过了你,仅能用于战斗的武力。可是啊,你的尚武,无论时隔几个世纪,还是被人们频频提及。人们虽有务农用的锄犁,和建造家园、美化生活的数学、文艺。却害怕不知何处袭来的战火,会把这些好东西,统统夺去。(完)

    宅猪2021-01-05

  • 古代英雄

    最新章节: 是巧合吗
    文/子归一、暮年春色没用智慧眼里沙粒就秋风吹落看秋天什么美太阳送个影子陪我独成了过去的奖励看,看水看幻海浮尘原吹散的故事返回梦里鼓晨钟敲醒我的记忆忘自己也曾与青春并而行虽然热情献给了纪肯用暮年将春色赎二、金色年华夕阳与年是一对情人金色的辉发自内心你不用阐日暮黄昏也不用提示尽灰成夕阳不会烧掉须暮年更怜夕阳温存无儿女情长多了尊严信生活的箴言结为水寒凉的诅咒早就消匿发也能分娩幸福宽厚情怀捧出明媚三、老老妻一些日子已经老还有的日子刚刚开始夜,凉了月亮屋里,了呼吸白天的辛勤已死荒野夜晚的桌前我清点喜悦我们老了这多年有句话,一直放贝壳里有朵花,一直在心窝里让它们慢慢等待开启吧我会一直着你2012.10.27.17:10

    萧易天2021-02-12

  • 天才医生之太乙神针

    最新章节: 黄金权杖/
    白头翁偷吃菜苗——看肖燕:偷吃菜苗的白头翁有感文/无双在肖燕家里阳台种了几盆小白菜是谁偷吃了菜苗一定把它揪出来————————忽听鸟叫在阳台她轻轻拉开窗帘白头翁在吃菜苗赶紧隔纱拍下来————————嘴上叼着白菜叶苗变成了光杆杆鬼鬼祟祟白头翁这回看你咋抵赖————————关着纱门着窗帘隔着纱门拍起来虽然照片不清晰毕竟证据留下来68.jpg(102.92KB,下载次数:0)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20-6-611:13上传

    北上初中2021-01-17

  • 我的世界下界要塞

    最新章节: 无敌金身
    当湖面飞出天鹅捕猎者为她而受死亡的门和捕猎的嫁妆同被湮没戈壁的荒凉追问等到六月的野花,草木葱葱麦地中没有一只天鹅过只有两个,野村的黑夜坚强的颅,被劈成两半在麦芒上挣扎诗,在中原的麦秸上为何你会一无有,仍选择生存为何,在坟墓的洞中,你两手空空仍睡的如此安诗人啊!在两颗黑夜的乳房上你苦询问,满目疮痍为何,两只白子里长出原始的母亲在死亡的轮里,为何一遍一遍清数遍体鳞伤世的思想,为何还是黑夜与海水答我生长在,伤痕累累,这古老郁的土地上我的女主人,与蛇孕生出我的头颅与思想在一滴泪来及落下时,安眠了几次夕阳我踌满志,与诗人,常痛饮在,诗歌天堂在浪漫主义的诱惑下华兹华,柯尔律治,雪莱,拜伦与济慈成了,我苦难的兄弟在满怀忧郁油灯中,抓一把,发霉的粮食波莱尔,查海生,与天才查特顿夜,都灯火通明我和众夫一样生存在女人农民和乞丐的头上,寻索食寻索胃中的黄土与三代人悄悄出的头颅天空若隐若现,在轮回该亚生下她三个孩子在记忆里,仿佛来过这个世界我仿佛,和普米修斯一道,偷盗了神们的火种起被钉在,山的涯边,任腐鹰,食我带罪的肉体在肉体的诱惑下多少愚蠢的灵魂都想爬上她的酒我灵魂脱缰时在一个哑巴母亲的宫中孕育了一个,丑陋的胎儿诗啊!假如明天,我成了原始的儿成了死去故乡的罪人没了眼睛,了头颅在本源的教唆下在无极中夜的,观望远方有一处灯塔如果明天回来我会在夜中,静听灵的来带罪的人,带着纯净之躯将永躺在,《古兰经》

    心淡情浓2021-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