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随身杂货铺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极限法神

作者:蜀心
更新:2021-03-05 11:46:21

纯爱耽美热门

  • 原始剑道顶点

    最新章节: 落败了?
    《七律》走过黑龙江督军署思江桥之役文/微雨燕双飞20182020-02-06晴云碧瓦莺啼微,玉砌痕深柳絮飞。谁知去国风雷事,旧日绵沾谒客衣。临江策马军千抵,御敌横刀士不归。物换人空双狮在,往忆峥然有泪挥。

    风尘散人2021-01-27

  • 体育超级巨星摔跤动作

    最新章节: :山野决斗
    1、租客房间落没四十平构建的夜拥挤暗淡“除了手间一切都符合象千疮百孔的玻呼啸着多舛的庚年春“空白的时清醒了太多日益老的青砖落脚需更多的支撑飘摇定的城市最终抽影子拜倒在灯光下2.合约落到纸上的文字有了动的口齿一定要置事外把危险的牙磨去尽可能握手欢止于鲜红的印停了停剑气溢出剖开多余的尖锐刺墨笔写出来的字难免多了几分口多了一些疲倦过来的午后阳光有甜蜜的味道茶约了又续“需要押的风水财帛一在约定时间内有属的质地

    公子慕李2021-01-17

  • 超级献祭系统落秋中文

    最新章节: 找麻烦
    黑夜独行(散文)文/彭建华一个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或者是一个月色朦胧得一切都似是而非的夜晚,你独自一人敢在前不着村后不巴店、阒无人烟的荒野里行走吗?  老实地说,我不敢。  别笑话我。虽说是个大男人,但是我却生性胆小,每于黑夜总爱疑神疑鬼的,所以凡与人夜行,只有二人时我必抢在前面,三人时我必稳居中间。所以我原本计划写的新聊斋故事,当完成三篇后不敢再写。因为老婆有时上夜班,写着写着就老是觉得屋子里灯光不及的某处,似乎潜伏着不明真相的某物。躺在床上一闭眼,就感觉到床前又似乎站着某人。尽管我曾对朋友反复承诺要再写一篇非常恐怖的新聊斋,终因我的胆小如鼠,不得不一次次食言。  其实,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又偏偏老是于黑夜疑神疑鬼,这人性矛盾的一面,可说在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所以我不敢再写关于鬼之类的新聊斋,更不敢一人黑夜独行。  可是,此生我仍然有过黑夜独行的经历。  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因了对文学的热爱便四处结交文朋诗友,与院子里的明华整日踩着破单车乱跑。记得那天,我们是去五六里路外的朋友伍茂林家。畅谈甚欢竟然忘了时间,一抬头,窗外天际正暮色四合,且有乌云聚集,很可能大雨将至。于是我和明华慌忙各自跨上单车,沿着一条破损的小江堤拼命狂奔,想与大雨抢时间,赶在天黑前回到家里。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刚走出不到两里,暴雨骤至,豆大的雨点一下便将暮色拉垅得触手可及,天一下子间就毫不犹豫地提前黑了下来。这时别说骑车狂奔,就连正常行走都极为困难,更何况还要推着单车这个累赘。我突然想起同行的明华,就停下脚步大喊,可除了哗哗的雨声和厚重的黑暗,哪还有他半点音讯。  天黑路滑,只能跟着感觉走。单车沾满了泥巴,只能扛着它前行。后来进入了一条狭窄的田塍,其时正是六、七月间,两边的禾苗长势正好,正够我触手可及的高度。于是我一手扶着肩上的单车,一手抚着禾苗,在一趔一趄中摸索着前进。那夜,雨正大,雷正隆,闪电也正亮,倒正好给我指明了前途的方向。待我把握不住前面的小沟宽度时,就停下来等着下一道闪电的挥舞,看明白了就稳当地跨过去。这样,行进速度虽慢,却从未跌倒过。幸好过了这条长达一里路的田塍,再上一个坡就到了邻近我们村的石湾院子。那坡中间住着石湾的一户人家。这时的我突然莫名地害怕起来,一些曾经听闻而来的信息一下全部涌入我的脑海。嗨,那条刚刚经过的小江,几年前溺死过一个小孩。这户人家后面的枞林,是一个盛传过鬼魈出没之地。先前因为急于赶路,这些记忆无暇在我脑海里浮起,可现在我看到了那户人家的小院,那些微的灯光仿佛一根救命的稻草,被我这个在黑夜的大海中沉浮了二个多小时的人抓住了,先前的意志一下子全线崩溃,取而代之的都是象黑暗一样无边的胆怯和恐惧。我不敢继续前进了,于是叩响了那户人家的院门。  其实,这户人家离我家只有一里来路。可咫尺天涯,被击败的意志,无力支撑我再行半步。  后来我想,假如那半坡之上没有那户人家,我又会怎么样?其实,答案是肯定的,我会再走一里来路,直接回到自己的家。可是,问题是那半坡之上偏偏就有那户人家,我便回不了家。无疑地,那户人家是安全的,特别是于我这样胆小的黑夜独行者来说,那是足以摒弃恐惧,释放温馨,滋生安全的所在,正是它给了我一个自我宽容的机会,这,就是我不能再行一里回到自己家的全部理由,因为在这种自我宽容中,我的意志已经丧失殆尽。  突然,我想到一个“背水一战”的典故,方才真正懂得,昔年的汉将军韩信为什么要在军情危机,寡不敌众之时,命令军队背向大河,与敌决一死战。原来这个天才的军事家,之所以常胜不败,就因为他时刻让自己的意志,在绝处中迸发。  人生又何尚不是如此呢?一个人在成长的旅程中,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诱惑,诸不知,有时那些诱惑恰恰正是温柔的陷阱,常常让我们消磨战胜困难的意志,在离最后的成功半步之遥处倒下,留下太多“咫尺天涯”、“功亏一篑”般的人生喟叹。

    若存存2021-02-26

  • 大海盗日记

    最新章节: 第九小队
    前几天调取公监控找东西,意中发现了挺可思议的一幕当时已经接近夜12点,办公室里还有一位事在加班。这只见他接了一电话,放下手后,一向淡定稳的他,竟然住脸崩溃大哭后来一起吃饭聊起来才知道天是他女儿的日。当时为了下手里那个项,他已经连续周吃住在公司,本来说好一束马上回家陪儿过生日,可近下班时,客突然推翻原方,需要他明天前出一个全新。没办法,他能再次加班到晨。12点,妻子打电话质问“你是卖给公了吗?女儿一不睡在等着你”他听了真是疼啊。让妻子手机递给女儿心想小家伙一会开口怨他吧结果却听到女睡意朦胧的一:爸爸,我爱,早点回家。下电话,一直制内敛的他,于忍不住泪如下。那一瞬间心酸、无奈、软...各种滋味,几乎所有中年人都懂得。当爸妈的,不知道应该陪孩子身边,哪愿意为了一份都能替代你的作,错过孩子成长呢?可是,宝贝对不起放下工作养不你,拿起工作不了你。有人,“人到中年如狗”。这句总让我想起《话西游》里,成孙悟空的至宝:不戴金箍如何救你?戴金箍,如何爱?“你看那个,好像一条狗。”为了所爱人眼里的岁月好,背着如山责任负重前行为人父母,又尝不像一条狗?有一天晚归跟出租车师傅天,得知他两孩子都在上学每天早晨出车凌晨2点才收工,连个路边的餐都舍不得吃非要挨着饿回煮清水面充饥聚会的时候,桌在谈合同。位40多岁的大哥,每次给对20多岁的客户敬酒时,腰几弯成了90度。一杯一杯得下酒,一句一句说好话。去洗间的时候正巧到他在吐,身一抖,藏在下的白头发一下出来了。这个候他手机响了听口气应该是女儿,这位刚还低声下气的亲,此时一脸情地对女儿说“国你放心出不用打工!爸还供得起你!人到中年,时觉得孤独。因你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你的人,却没你可以依靠的。所以你不被解,你也无处苦。每一位爸都贪心,想给女赚来整个世。残酷的是,多家长在为孩提供最基本的活时,就已经费了所有的精和时间。或许人会问:有必为了孩子这么吗?可是每一父母心,都是为孩子做点什才安稳。自从儿上了幼儿园朋友的老公直申请去国外工:环境艰苦、件差、一年只回国两次,但工资高。出国前,她老公是种享受安逸的:一个小家、位爱妻、膝下对小儿女,足。直到他被拉了幼儿园群才白,原来世界真的有“起跑”这一说。当女儿在家玩积时,她的同桌经跟着专业舞老师学芭蕾了当他暑假带着儿去楼下儿童园玩时,她的学早就跟着爸去欧洲度假了当他为女儿第次用了成语激地发朋友圈时她的后桌已经始说英语了!还经常遇到这家长:毕业名,资产过亿,动手就能把股砸停。看看女,他心里太焦了——自己这子就这样了,子不能像我。怎么培养他超自己”,这几是所有爸妈心的夙愿。所以些并不高大的妈,拼尽全力起来,要做孩的巨人。开始的这位朋友连加班,每天回女儿都已经入,来不及说一晚安。还有无爸爸妈妈们,命加班,努力钱,想给孩子给家人一个更的生活。你怕一天你遇到了花板,错过了佳上升期,再没有能力保护人;你怕拿不足够的钱,孩上不起好一点学;你也怕自没有能力,让子落后别人一截。就像开头位朋友一样,们爱孩子的方,是“努力赚,给她整个世。”可你知道子是怎么去爱的吗?你想给整个世界,她想留住你。这一个甜蜜的悖,这也是最动的无解题。当妈的,谁不知应该陪在孩子边,哪个愿意了一份谁都能代你的工作,过孩子的成长?可是啊,宝对不起。放下作养不起你,起工作陪不了。

    奕良城2020-12-22

  • 清风可否解意

    最新章节: 男主是只喵
    这是一个阴沉沉的周末,预报了几天的暴雨终归是一场虚惊,好在是外地下雨我们凉爽。骑着电动车在市区闲逛到建安大道与北关大街交汇处时,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菜车——没名酒菜。没名酒菜的菜车,依然摆放在路边,背靠一间破旧的临街老屋,“酒菜哥”不停地在菜车前忙碌,抓菜、倒料、拌匀、装袋……看着他忙碌的身影,闻着远远飘来的菜香,勾起了我内心深处的某种回忆。看看天色将晚,遂打电话邀约朋友:“忙啥呢?咋样,桥头没名酒菜吧!”其实,桥头没名酒菜,在北关那一片早已久负盛名。不知道“酒菜哥”在这里干了多少年,只记得我来许昌工作的时候,这个菜摊就在这儿。没名酒菜卖的都是下酒菜,主打的荤菜是卤鸡爪、鸡头和鸡腿,也有卤牛肉。素菜根据时令而改变,云丝、粉丝、黄花菜、黄瓜变蛋、花生米、面筋、鹌鹑蛋、莲条之类的。素菜一份10块钱,满满的一大盘,卤鸡爪则是论斤卖的。他的卤鸡爪尤为好吃,用筷子夹起来送入嘴中,用力咬一下再一漱,骨肉分离,吐出骨头,品味鸡爪的味道是醇厚绵香,肉腱劲道。鸡爪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凤爪,皮多筋多,富含胶质,富含丰富发的胶原蛋白,多吃不但能软化血管,还有美容的效果。对于鸡爪,《吕氏春秋》中记载:“齐王这食鸡也,必食其跖,数千而后足。”这里的跖,就是鸡爪,意思是说齐王爱吃鸡爪,一次得吃数千个才能满足。有人说,鸡爪就一层皮,有啥吃的,但是有人就是喜欢吃。广东人将鸡爪称为凤爪,尤擅煮汤,喝完汤捞起鸡爪一吮,吐出一堆碎骨。有菜没有酒,就好像身体没有了灵魂。中国人喝酒讲究,再穷再窘,喝酒也得要碟下酒菜。因为,喝酒毕竟是一种奢侈的行为,坊间有个说法,最不济的人喝酒叫穷喝,穷喝也得有下酒的,手心里攥一把盐末,用手指头站点儿,吮到嘴里也能下酒。说是这样说,咱们终归不会穷到这一地步吧。即使穷,也应该学学孔乙己,要上一小碟茴香豆,一边数着茴香豆,一边念叨着多乎哉,不多也地喝酒,其乐无穷的酒趣只有孔乙己自己能感受得到。桥头没名酒菜的菜品和菜价,从某种程度上迎合了人们低消费且又能品尝到美味下酒菜的需求。于是,我们就成为了没名酒菜的常客。街头路边,拉开几张小桌,摆上几把马扎,点两盘凉菜、称二斤卤鸡爪,三五个好友坐在热闹的马路边,边吃边喝边聊,十分惬意。在这里,发生了很多令人难忘的故事。那一年,从不爱吃鸡爪的女同事在此吃过一次后,居然爱上了鸡爪这道美食,隔三差五的不吃上一次,就会十分的想念。卤鸡爪从此成为她在饭店必选的美食。那一年,新同事邀约吃饭,选定没名酒菜的地摊上斗酒,号称能喝一斤白酒的同事居然在这里醉了个一塌糊涂。那一次,几位好友在这里喝啤酒消暑,喝的啤酒居然很多瓶都是“再来一瓶”,啤酒送得我们几个都是肚腹鼓胀,再也难以喝下一口,直到结束时还有七八瓶白送的啤酒没有开盖。忽然有一天,没名酒菜的菜车没有再出来过,人们就像犯了馋虫一样的打听起来:“没名酒菜咋没出摊儿啊?”“西边路口,开饭店了!”那一年,没名酒菜搬到了门店里,虽然招牌还是这块招牌,但是从室外转入了室内,爱吃地摊的食客们却找不到感觉了。9个月后,当酒菜哥再次推着菜车出现在建安大道的路口时,熟知的人们心里乐了。“哥,没名酒菜出摊儿了,咋弄,晚上弄两杯?”“啊,出摊儿了!中,我掂瓶酒!”虽然断档了几个月,没名酒菜并没有遭受到食客们的冷落。相反,很多人把这种思念换成了行动,蜂拥而至,头一天晚上便将他仅有的几张小桌占满了。人们坐在路边,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啃着鸡爪,相互诉说着心中的一切。或行酒令变着法劝酒,或高谈阔论纵论天下大事,仿佛这个世界都是他们的,虽然享受的是和孔乙己并无差别的下酒菜,带来的却是无边无际的快乐。“称点儿鸡爪,拌两份素菜……带走!”嘿,站在这里等朋友的时候,居然畅想了这么多,不多说了,俺得赶紧兜着菜转移阵地。啥?咋不在这里吃啊?城管管得严,路边不让摆桌子!你某看见大家都是过来买了菜兜着走的吗?虽然不能摆桌子了,但没名酒菜的菜依然卖得很走俏。毕竟,虽然名字叫做没名酒菜其实早已在那里久负盛名了!许言食语.jpg(144.58KB,下载次数:2)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8-7-316:06上传

    大头文2021-01-20

  • 8种东西别放床头会招鬼

    最新章节: 两虎相斗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在爸妈视频的时候,听着爸千叮咛万嘱咐的絮叨我不由得笑着说:“你么现在像妈那么多话了?以前你是可不爱说这的哦!”妈妈突然在旁抢着说:“人老了就是样!烦得很!”。  到母亲的话,我突然想爸爸也会老吗,不禁端起视频那头的他。爸爸黑的脸上已经有了几条深的沟壑,记录着匆匆过的时光,以前挺拔的躯已经略显佝偻。多少了,再也没有牵你的手过娇;多少年了,再也有骑在你肩上嬉闹;多年了,现实将我们分隔地。今天是你的生日,在远方的我却连说一句生日快乐”都难为情。想回到那个你为我们扛世界的时候……  那我和弟弟一起去爸爸工的地方玩耍,“哥哥,看!你看!爸爸在那里爸爸在那里!”我被弟的的吼声吓了一跳,没气地说道:“在哪里嘛如果不是,小心你的屁!”“在那里嘛!口袋面就是爸爸”,弟弟说就要往前冲,我一把把拽了回来。“口袋下面什么意思”,我顺着弟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由愣住了。前面停着一个大的水泥货车,5个人陆续地走过踏板,从车上一袋袋水泥扛下来,其有个人每次都扛着两袋泥,但是步伐却丝毫不。我定睛看着他,满身灰尘将他的衣服染成银色,乱蓬蓬的头发被汗粘成一团一团的,那个就是我爸爸。我拉过正冲过去的弟弟,低声告他,等爸爸干完活我们过去。弟弟不知怎么的竟也不闹了,我们俩就原地站着,眼巴巴地看爸爸的身影在不远处忙……  “你们怎么来?你妈让你们过来的?我正在走神,耳边传来爸微带薄怒的询问声。低头沉默着,没有回答“这么多人,走丢了谁找你们……”“爸爸,已经知道路了……”我起头小声说道。“走,过去再说吧”,他说着要过来抱我们,伸出来手却突然停住了。他往上看了一下,把手收回四处拍了拍,再牵着我去了他们临时休息处,就是一块帆布撑起的雨。我和弟弟坐在一个小扎上,爸爸从他自行车面的篮子里提出一个塑袋向我们走来。“给你买的葡萄,本来打算下给你们带回去吃的,你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萄玩吧,别乱跑,等我下班了一起回去”,他完就转身向外走去。他去的背影是那样高大挺,我只知道,在他身边什么都不怕,他就是我天。  如今,他佝偻背影已经折射出了岁月逝的痕迹,也许因为未父亲朝夕相处,我过去未发现他已在时光中慢老去。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抱着我们,不仅是我们走丢了,更是想在限的时间里,把他能给的全部的爱都给我们。在,他老了,再也抱不我和弟弟了,那就由我他扛起全世界吧

    抚琴的人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