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来之手意思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都市梦幻兑换系统

作者:墅宅
更新:2021-02-26 20:17:13

都市言情热门

  • 丑女来让祸水爱下载

    最新章节: 毫无生机
    “队长,你回来了。”电台侦听员小何看到王飞走进办公室说。一个苹果形脸红亮亮的。他有事。他已经在自己队长办公室里等了多久了。“嗯,我和局长到街上去逛了一下。宜宾的街上真是太热闹!哎,这以后就在宜宾长久的生活下去了,这样更好!比我河南的农村好!”王飞感慨道。然后,他觉得自己只顾因去了街上发出感慨,没有注意到小何是要向他汇报事情的神色。看到小何有些急的表情,王飞才意识到这一点。问:“有事吗?”“嗯。”“什么事?”“昨天晚上我在侦听电台时,听到了一个台湾电台,在21点,播放蔬菜价格。”“这正常呀!”王飞开口说。“队长,你要不要听听?”“算了,不听。”小何就出去了,王飞呆在办公室里……刚刚从解放军部队来到宜宾人民公安局的王飞,这时的生活和战斗意识还停留在部队的特性上,而对自己要干的抓特务的人民公安工作还没有任何的经验。一个境外的广播电台就是一些新闻,音乐而已,他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不久,他就回到自己在局里的宿舍睡了,并一觉睡到天亮。他还是习惯草草起来,用部队上的习惯,很快吃了馒头、稀饭,戴好军帽,把酱色的宽皮带紧系在他略鼓的肚皮上,又习惯性整理一下,就较快走下楼,到侧对面的公安局四层大楼的三楼上班,上来就看见小何。侦听员小何又来告诉王飞,说昨天晚上21到22点,又出现台湾电台播报的蔬菜价格。王飞还是觉得正常。后来,第三天都是,到第四天,尹局长来到了王飞队长的办公室,问起最近的工作情况,王飞回答都正常。他之后,才淡淡地说:“侦听员小何说,这两天晚上,台湾的电台播报了蔬菜价格。”“哦。”“这些蔬菜价格是什么?”“不知道。”做为新的人民公安局的局长,尹铸虽然曾是解放军团长,到了这里,严酷的社会环境使他转变了角色,他变得敏感严肃。他不悦地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不是解放军连长了,是人民公安局的侦查队长。小何跟你汇报了,你就该注意,还显得马马虎虎的。这怎么行!”王飞听了尹局长的话才明白些什么。说:“对不起,局长。我马上改正自己的错误。我马上去侦听室。”“你一定要守在那里,把这个价目记下来。”尹局长叮嘱道。“那要到晚上21点才有。”“你要负责这件事。有结果马上向我汇报。”尹局长说。……到了晚上,近21点,王飞来到了电讯室。小何和另一个发报员杨峰在里面。这是一间白墙,红木地板,走起来就能听到带“橐橐”声音,就能感到有人进来或走动的非常明显的声响,以及发旧的红褐色门。走进里面,或接近门边过道,同样也能听到电讯室里传来电台哒哒的轻微发报声响。王飞推门进去。“队长!”两个在摆有两部电台桌子旁坐着、在低头认真工作的发报员站起来,招呼自己队长。“你们辛苦了!”容貌温和的王飞说。“没有,队长。”“坐下吧。继续!”杨峰说:“队长,我跟你倒水。”说完,他就马上离开板凳,到敞开窗子外面是一片凝黑温和夜色的窗边下的桌子旁,跟王飞倒了一盅水,走到对自己战士非常亲切的王飞跟前,把盅给队长。王飞说:“不用了,小杨。”之后,王飞就坐在他俩背后墙边的板凳上不说话了,让两个侦听员继续工作。要到21点,小何就把电台调到台湾亚洲自由之声的频道。在靠墙坐着一根红木凳的王飞就走过来。他知道,等一会就会有关于台北的经济节目了。在急切的期盼和等待中,王飞队长终于等到了21点。侦听员小何说:“队长,到时间了。”“小何,准备纸笔,把它记录下来。”王飞马上说。他不想因自己的兴奋而疏忽了这一重要准备。“嗯。”然后,在有小红灯,下面挨着小表,两边是一些按钮的在房内澄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不够明亮的电台就出现了一个女声非常柔声的声音:这里是台湾自由亚洲之声广播电台。现在,请亲爱的大陆听众,欣赏一首贝多芬的一段小曲《致艾丽丝》。一段非常抒情、静雅、优美的小曲过去,就是别的新闻节目。王飞非常诧异!电台里没有播报台北蔬菜价格。他还是这样想道:这会儿没有播报,万一等会儿播报呢?不要急,再等一等。小何把他非常意外的脸转过来,说:“队长,电台没有播报。”心情由波动到沉着的王飞用手示意,说:“小何,不要急。等等看。”“是,队长。”然后,王飞就走到坐在电台旁的小何后面,他知道:等一会可能有蔬菜价格的报道

    尽芯2021-01-21

  • 火影之神级礼包九勾玉轮回眼

    最新章节: 虎门出恶犬
    “哎呀真太欢迎你了。”黎华紧握着七的手说,柴七却着头有些过的说:哎····都是啊····甜货老掌柜不····”黎锦有些感慨说:“我道了,老柜就是我派去新桂的联络员我们不会记他的····片刻,黎华拉着柴说:“你,咱们的兵正在训。”柴七看高兴的下子蹦下坡,和民一起练起刺杀。高龙和高云看着说:哟,这老可以哎,是那个样,呵呵。高云翔歪头说:“们俩还看,去。”俩一听大发话不再语了,先下了土坡柴七一起着民兵训。突然文上气不接气的跑过,“黎大····不好···鬼子····鬼来了····”锦华吓得下就睁大眼睛问:什么?文,你慢慢。”文香呼直喘,云翔着急问:“哎你倒是说楚啊!”锦华说:高大哥你文香喘喘。”柴嫂条手帕擦文香额头:“文香妹,慢慢。”片刻香才说:刚才我在和娘做饭衣,石头小玲子跑说在河边现了鬼子二虎哥就要去河边个究竟,一把没拉,二虎哥现在还没来。”黎华脸色阴,他忽然:“高大,文香,嫂,你们带着乡亲撤出村子我和老七起迎一下虎。”“长,你现是大家的心骨,交我去办吧”文香站来,黎锦拍拍文香头说:“香同志,可是很危的,不行我不能让冒这个险”文香着地说:“是····”黎华说:“香同志,在你已经八路军了要懂得服命令。”着对高云说:“高哥,任务重,我不再让乡亲做无谓的牲。”说带着柴七开了土坡高云翔扯嗓门喊着“大伙集!”赵二刚刚绕过家庄,离家铺子还足二里,见小野鬼和韩大义汉奸队也远处来了娘的这群生!赵二恨得牙根痒,真想枪把小野者韩大义袋崩了,自己单枪马也不行,自己死倒不要紧关键是这连累附近百姓。他着眼睛看,小野鬼带着日本进去了,大义的汉队却在了外。片刻间一个汉忽然朝赵虎这边来,一边走边解裤子赵二虎牙咬就要开,兔崽子突然那家似乎觉察,马上一身屁滚交的往回跑边跑边喊“队长!长!这里人!····”二虎不等家伙把话完,扬手啪!”就一枪,这下汉奸队时就炸了十几杆枪树林开枪“啪啪啪啪啪!····赵二虎的膀中了枪单手开枪不说百发中也差不,一会儿奸死了七个,横躺卧的倒在树林边,大义跳着喊着:“我上!抓活的有赏”赵二虎这些汉奸缓朝他围过来,边边退,肩受了伤,手开枪就些吃力,着打着,然没了子,赵二虎惊,赶紧枪一扔,腿就往树深处跑。大义的猪脸一下兴了,扯开锣嗓子喊:“弟兄!共匪没弹了,给追!抓住的赏大洋十!”追好远,韩义才命令奸停下。大义的汉队在前面路,小野子带着日兵在后,了一段小鬼子命令下,他拿望远镜四望望,见什么异常一摆手继前进,忽他无意间头看了一,再次命队伍停下韩大义不其意,纳的看着小向队伍后走去,突小野大声用日语喊起来,几日本兵互看看摇摇,小野脸惨白,忽气呼呼的韩大义走,抬手一耳光呵斥:“八嘎”韩大义头一低喊“哈衣!小野鬼子怒未消,着给了汉队一人一耳光。韩义也不敢怎么回事片刻小野用生硬的文说:“君!你滴心大大滴了!帝国皇军少了个你不知吗!?”大义一惊敢言语,野在汉奸来回直转“你们这滞纳猪!用的猪!要不说这一旦为了财,把脸子一扔简太可怕了小野这样辱,没有个敢说个字!小野的呼呼直粗气,“们这群猪原路给我!”这些伙赶紧原搜索,直回到那片草丛生的方,刺刀点拨着杂,终于找了那家伙尸体。小发疯一样出东洋刀着:“与国皇军作,统统第啦死啦地!”“太,这离柴铺子最近黎锦华一藏在这里”韩大义路人就该刀万剐啊小野这时已经快疯,一挥战喊了声“路以马斯”就奔了家铺子来,然后命汉奸队包村子,自带着日本如凶神恶一般,进村子见人杀,连几的小孩儿不放过,时村里枪四起,可村子的百最后一个没逃脱,个一个村!血流成惨不忍睹这些畜生尸体一堆上汽油,把火烧掉一霎时火四起。一个小时一村子突然了荒村!这件事不我编的,在这村子址还在,本罪行垒,在中国贯满盈!等小野满是血的从子里出来不见了韩义的汉奸,树林附还死了好汉奸,小赶紧一挥刀,日本集合一起小跑离开子。在他来这些汉不如自己的狗,管去哪呢!在这时候只听有人斯底里的着:“啊小鬼子!操你祖宗·····”边边开枪,个人像疯一样冲过,小野一脖子,日兵十几杆一起端起“啪啪啪····”这个连躲都不,小野瞪眼睛看着一摆手说“嗦嘎····然后一使色,一个本兵“仓”拔出东刀,就和个人拼刺。一见黎华不同意文香有些乐意的坐一边生闷,昨天还的好好的什么男女等,八路有歧视,儿就变了终于黎锦走了,文一下站起,一拉柴示意跟她。柴七看西南浓烟起,心里生不祥之,也赶紧文香和柴离开了,香拦住柴说:“哎你跟着我干什么····柴七被问有些尴尬“呃,我回家看···”柴嫂一说:“文妹妹,老是不放心里伯娘。文香这才开说:“虎哥一去听到现在没回来,们一起去看吧。”七想想说“嗯,好,等找到虎哥我在家。”偷出了高庄走着走着然柴嫂抬一看,咦老七呢?老七,老”柴嫂转一圈,也找到柴七柴嫂一跺,这老七定偷着会家铺子。柴嫂,柴去哪了?都没注意什时候去。”柴嫂急的说:哎呀!这老七,文妹妹,我村子里看,你不要啊,千万动,我找老七马上回来。”嫂暗暗念,保佑老和伯娘平!文香只点头同意:“那好,你小心柴嫂。”香于是独向前走。然一个人身血迹斑的跑过来“二虎···”文香差喊出来,地才发现边有人追,随即一将二虎拽杂草里,意他不要话。片刻听有人呼带喘的来杂草堆附,“哎···奇了怪···人呢····”会儿又有来了,只:“废物给我搜!几个汉奸着刺刀哗哗啦的拨杂草,眼着就朝着香这边来,这时候听村子的头突然响了枪声,大义当时愣,马上摆粗胳膊着:“快!八路在边!”汉队转身向子跑去。到村口他吃了一惊一个日本正和一个高个子肉,那瘦高子眼睛都了,叮当当····没有下子,那本兵被瘦个子一把那刀踢飞反身捡起一刀扎了本兵一个心凉,“····啊!····日本兵一狗啃屎趴地上不动,小野鬼狼嚎一般叫着:“嘎!”说拔出刀向高个子冲来,瘦高毫不畏惧拿着这把洋刀,就了命了。大义喊着“太君,跟他费什事,看我了他!”刚一举枪边就有人了枪。吓他一缩脖回头一看着:“哎!黎锦华好哇,正你呢,没到你自己上门来了”

    玉生琴2021-02-25

  • 从打野npc到武侠boss

    最新章节: 吸魂化形
    同一家餐厅,大家为了何泽斌的生日又坐在了一起。因为大家知道何泽斌和刘淑霞分手了而气氛有点严肃了。大家也注意到他们二人红红的眼睛,在座的每个人心都有点沉重了。“哦!聚餐啊!”大家看到进来说话的是郭亮。何泽斌站起身拉开了一把椅子笑着说:“坐吧,来者是客。”郭亮环视了一圈收起了笑容说到:“哎!不坐了,你们在吃散伙饭我坐在这里有点不合适啊!”他的话说完脸上掠过一丝讥讽的笑容。何泽斌看到李世全瞪着郭亮想说点什么。他知道自己的这帮朋友是不会受这样的挖苦的。何泽斌又笑着说:“既然来了就坐下喝几杯吧,这里又没有外人。”“不坐了,我见不得鼻子眼泪的。”郭亮的话音刚落。李世全呼的站了起来瞪着眼睛说到:“你会说人话吗?”何泽斌伸手示意李世全坐下。何泽斌笑着说:“今晚即便有眼泪也是高兴的泪花,也是幸福的泪花,我和阿霞下午已经决定一起努力挽救我们的爱情,今后我们不会再轻言放弃我们的爱情。”何泽斌说完端起一杯酒递到郭亮面前又说:“郭亮,这杯酒我敬你,只因为大家是同事。”郭亮没有说什么喝了那杯酒就推辞着说班上有事就走了。郭亮刚一走小高就笑着说:“你们真的和好了吗?”何泽斌笑着说:“是的,本来是想在吃饭前由阿霞告诉大家的,可是又闯进来一位不速之客。但是我感谢阿霞给了我新的机会。”何泽斌说着,看看阿霞,眼中充满了感激的泪花。他又接着说:“我知道我和阿霞的事情让大家心情都非常的沉重,我阿斌在这里谢谢大家了,今后我和阿霞一定努力去呵护我们的爱情,也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大家举杯!”何泽斌和刘淑霞依然是以饮料代替着酒。切完蛋糕,大家纷纷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刘淑霞笑着说:“阿斌,不好意思,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就给你唱首歌吧,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送给阿斌祝你生日快乐!”在大家的鼓掌中阿霞看着何泽斌唱起了那首《敖包相会》。阿霞的歌声非常的优美,就是在今后的日子里那歌声也让何泽斌迷恋了很久。那晚大家有点微醉,但是大脑还是清醒的。他们早早离去,只是想让何泽斌和刘淑霞多说说话。昏暗的路灯照着二人长长的身影。何泽斌的左手牵着刘淑霞的左手,而他的右手则搂着她的肩膀。何泽斌笑着说:“阿霞,谢谢你带给我快乐和幸福!今天的这个生日非常的特殊啊!下午哭,晚上笑,就像这人生一样,总是充满了忧愁,却又处处是笑声和欢歌。阿霞,好想把你抱在怀里,就那样一直抱着。”刘淑霞笑着说:“是啊!人生不易,没有什么事情能随随便便成功,我们的爱情注定要一波三折的,正所谓好事多磨,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走到一起的。”何泽斌停下脚步把刘淑霞揽入怀中,轻轻地说到:“阿霞,让我好好的爱你,好吗?”没有等到刘淑霞说话,何泽斌的吻已让刘淑霞心醉了。第二天早晨马华坐在办公室里做着产量报表。门响了一声。他抬起头看到进来的是何泽斌有点吃惊,他们一般是没有工作上面的来往。何泽斌坐在了马华的对面,他摘掉头上的安全帽笑着说:“马主任,说点私事。”马华看着何泽斌点了点,从何泽斌一进到办公室他就知道何泽斌找他要谈些什么事情了。“马主任,我知道我和刘淑霞的事情是你告诉他父母的,我没有怨恨你的意思,我知道你这也是在关心着刘淑霞,我今天到你这里来,只是想了解一下刘淑霞的家庭。我以前只是听说她的家庭比较的特殊,你能说说吗?”何泽斌注视着马华说着。马华凝视着何泽斌说到:“何班长,你能来我这里询问刘淑霞的家庭我很高兴。可是说实话你们能走到一起非常的困难,或许就是你不了解刘淑霞的家庭的原因。她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她家庭的事情,或许就是她不想给你太多的压力。”马华停了停看看何泽斌又接着说:“她的家庭不是一个普通的回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阿訇,在当地是德高望重的回族前辈,她的父母多次在政府的资助下到麦加朝觐过,这在当地是引以为荣的,她的父母是当地回民的榜样。而刘淑霞又是那个家庭的骄傲,她努力学习考上了学,离开了那个偏远的村子。在那样的家庭里是不会容许自己的女儿嫁到汉民家庭的。”马华一直注视着何泽斌,他想了解何泽斌是怎么想的。何泽斌站起来笑着说:“多谢马主任能告诉我这些,我也可以告诉你,当然你也可以告诉刘淑霞的家人:我何泽斌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何泽斌说完转身走出了马华的办公室,内心却多了一丝忧愁。

    且思2020-12-13

  • 天下节度小说

    最新章节: 小倩重现
    “亮子!你小子来了?”马小亮走进海鲜王自助厅,就被郑建成了下肩膀。“大子!真是一点没,还这么英俊潇。不对,应该叫经理。”马小亮着郑建成的胸牌道。“快别取笑了。说,什么时回来的,也不通一声。”“回来段时间了。你这忙,通知怕给你麻烦。”“切,就嘴贫吧。怎么,去了趟英国,什么收获?”“在这里。”马小拍了拍肚子。“里?”郑建成疑地看着马小亮的子。“吐司、培和香肠。”说完小亮开始哈哈笑“汗,没有领回洋妞?”“冇呢“苦命的娃!”建成满脸同情。你呢?”“同命鸯。”说完,郑成也笑了。“那后我们双宿双飞”说着马小亮就搂郑建成的肩膀“不可自暴自弃佛祖会保佑你的阿门。”郑建成作沉静的语调把人都逗乐了。“外不好么,怎么来了?”郑建成了杯饮料给马小。“哪里好你去才知道,不说了还是在自己的土上自在。”马小喝了一大口说道“这一出一进就不一样,话都充哲理”郑建成边边笑。“你也不啊,越来越有领范了”马小亮伸拿着杯子的手的指撮了郑建成一,两人又哈哈笑来。“那你现在什么工作?”郑成问马小亮。“本行”马小亮说便掏出一张名片给郑建成。“真专一的”“不专也没办法,其它咱也不懂”“都老板了还谦虚呢马小亮看着名片。“哪里,没你的人多。”“咋这么比。”“都样,劳累的命。“这点我倒赞同”“这里还不错,想吃什么,随吃。”郑建成张双臂朝马小亮示道。“嗯,确实错,有没有什么荐?”“有啊,边的香辣虾和咖蟹不错,一会还红烧鲍鱼供应。郑建成指了指右边。“一起去?“不了,我还上,你等我一下。说完郑建成朝收台走去。不一会郑建成便招呼马亮进去,说:来吃个痛快。”“请我?”马小亮惑地看着郑建成“就当给你接风尘了,别嫌弃”建成笑着说。“行,下次我请你乡村饭馆吃正宗烤全羊”“好唻我等着。

    顾家的小杨2020-12-12

  • 从玄幻世界开始签到

    最新章节: 天罗地网
    “当日和月天空上交叠谁分得清宇宙边界多少烟火早在岁月中凋谢千年之后热情化作冰冷的铁……”307包房不知是谁在唱《日月凌空》,天堂传来的妙音,让人留恋。不是原唱,堪比原唱。姚贝娜是这首歌的原唱。一个用音乐去演绎人生,用生命去浇灌音乐的灵魂歌者。可惜早早的就离开了我们。有人说,上帝是公平的,他的慈爱之光照耀着这片大地,他会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但在我看来,如果真有上帝,那他也不过是个暴君而已,贪婪、自私——是他的标签,只要他认为是好的,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带走,带去他的身边,成为他的私人收藏。包厢内坐了十来个人,文彦在唱歌,唱得那般动人,那般心痛,似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让闻者不禁想冲上前去,将她拥入怀中,许她一世温柔。只是这熟悉的歌谣,曾几何时,是否有人也如当下为我唱过?“逍遥来了。”白友德和赵小帅,胡光睿在玩“吹牛”(一种骰子游戏),他最先看见我。“来了就进来嘛,站在门口干嘛,还害羞啊。”胡光睿转过头对我说。“嗝……逍遥,快过来替我报仇。今晚他们两个估计踩了狗屎了,手气这么好。”赵小帅放下手里的酒杯,打着嗝跟我说。“技术差就别怨别人。”我把外衣脱在一边,给了赵小帅一个白眼,挨着他坐下。“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 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 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 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好……”《小酒窝》貌似是女生们的KTV必点曲目,每次去KTV唱歌,都会有女生点这首歌。此时还是文彦在唱,边唱还边用手在脸上比胜利的动作,蹦蹦跳跳的,煞是活跃。只是这场景似曾相识。“怎么样?唱的好吧。”游戏间我们四个喝完了两打酒,都坐着听别人唱歌。赵小帅笑着问我。“你跟我说的学弟就是她吗?”“你怎么知道?”赵小帅好奇地看着我。“我又不是聋子,听得出来。”我喝了一口面前的酒,对赵小帅说到。“唱得好吧,嘻嘻。”赵小帅一脸贱笑地看着我“挺好的啊,怎么了?干嘛笑得这么淫荡。”“人家长得也不错哦,性格还不错,挺外向的。”“然后呢?”“你也该找个人了。”赵小帅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到。“够了!以后不要再跟我提这种事。”我点了支烟,不想再理会赵小帅的话。“一年多了,有些事情你应该放的下了……”我瞪着赵小帅,胡光睿和白友德也给他使眼色,他也就只好不说话了。只是抬起桌上的酒,猛灌了自己一口。有的事,有的人是永远也不可能忘记,也永远不可能放的下的,就像一张白纸被涂鸦过了一般,无论怎么擦拭,始终会留下印迹。那是一道伤疤,不管别人怎么帮忙,都是无法治愈的,像一条鸿沟,或许随着岁月变迁会越来越窄,但终究不会恢复原状,总会有一丝缝隙。“诶!你什么时候来的?”文彦唱完了才看见我,一下子跳到我的面前,像只小白兔。“怎么,我不能来吗?”因为赵小帅的话,我心里还有点不爽,所以也不想跟谁好好说话。“没有嘛,我就问一下,要不要合唱一首啊?”文彦没有生气,自始至终都笑着。那笑容似棉花,能让人陷进去。“不用了,我不会唱歌。”我低头倒酒,不敢看她,因为我看到不是文彦,而是另一个人,一个我日夜思念,魂牵梦萦的人。“姚贝娜的《相信爱很美》,会吗?”“会。”我并不想唱,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就直接脱口而出了。“那就行,来吧,你唱一段,我唱一段。”文彦直接就把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弄得我唱也不是,不唱也不是。只好向赵小帅他们投去求救的目光。“人家女生主动邀请你了,你就唱呗,扭扭捏捏的干嘛。”赵小帅白了我一眼说到。“好吧。”我不好再说什么,就只有应下了。“你先还是我先?”“你先吧,前面有点不会。”“好的!”“缱绻春去爱到荼蘼花若离枝愿作春泥任凭时间怎样变迁当初誓言从来不曾背离往事只字昔日片语在我生命匆匆的抹去望一川秋水却望不到你守着回忆也是美丽的相遇我只能在梦中呼唤你伤口再一次痛醒自己心碎的点滴泛起着涟漪爬到脸上又化成雨季我只能在梦中拥抱你总是梦醒后只剩自己天亮的太容易人走的太冷清该你了。该你了!你怎么了?”许是喝多了的缘故,我的视线完全模糊,却又如此清晰,我看着她,很确定是她,我日夜思念的人儿,你回来了,站在我的面前。“陌陌,你回来了。”我轻抚着她的脸,炙热的温度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一切都不曾改变,她没有离开我,一直都在我的身边,跟以前一样,爱着我。“陌陌?什么陌陌?还QQ呢!学长你怎么了?我是文彦啊!”轻微的疼痛感从手腕传来,刚才的一切都不见了。文彦站在我的面前,瞪着眼睛看着我,眉宇间有着一丝愠怒。我转过头,赵小帅他们几个也正在着急的看着我,看样子是时刻准备把我给拉回来。“不好意思,喝多了。你先唱吧,我去趟厕所。”我放下手里的话筒,向门外走去。“你还是放不下。”我正站在楼梯道里抽烟,友德走到我的旁边对我说。他是我们四个老乡中性格最好的一个,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待人也是谦和,对朋友也很仗义。“给,陪我抽一支。”我递了支烟给他。“我不抽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知道你不抽,今天破例啦,陪我抽一支。”“好吧,火机给我。咳咳。”“味道怎么样,还不错吧。”我在旁边猥琐的笑着。“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呛死了,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整天抽。”“哈哈哈!”我大笑着,伸手拍他的肩膀。“逍遥,有的事情你应该看淡了,都一年多了。”“我知道,我并没有生气。但《平凡之路》里不是说了嘛,大道理听过很多,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哎。”“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着。”“现在都两点了,你怎么进宿舍啊?”“你忘了?我住在二楼,踩着一楼的防盗窗就上去了。”“好吧,你自己小心点。”“嗯,你们玩得高兴点,拜!”(未完待续)

    堂丑2021-02-02

  • 都市夜行半身修罗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秦尘震怒
    老家朋友给孩子做满月,去帮忙去。拉桌椅板凳,锅小锅。一帮上年纪的人开始张罗饭菜。拉大锅的候忘了拿炒菜的大铲子,回去拿有点远。于是拿了挖地的铁锹,放水管下洗净当炒菜的铲子用了。真犷,第一次见用铁锹炒菜而且由于那把铁锹经常在筑工地上用,上面的水泥在是洗不下来。熬了一锅锅菜味道真不错,哪里也不到这种家乡的口味。闲的时候聊到卫生的问题了说实话一般乡下都是这样也没见谁因为吃了饭菜而受的,倒是一些所谓的酒时不时的有吃坏肚子的事上回朋友结婚来了个北京同学,人家几乎不吃饭,至是想上厕所也憋着等着市里的宾馆才行。记得一在饭店见厨师做好一碗汤尝了尝咸淡结果人家不要,说你用勺子尝了我不喝厨师也急了,我不尝出咸能行吗?后来老板出来解又给人家重做了一碗,这厨师做好就上也不管咸淡。诚然人跟人可能不一样有时的事情很难说清,也好评论谁的对与错。但这第一次见用铁锹做的大锅,吃着也很香,连喝了两。味道确实不错,卫生问也有,但真的没听过谁因在乡下吃饭吃出问题的

    我有一刀2020-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