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退亲未婚妻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仙满床

作者:迷失
更新:2021-03-08 7:57:44

都市言情热门

  • 乱唐悍匪

    最新章节: 司空天一的算计
    #pid577322{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bg5.png");}第八章让你睡个觉都这么麻烦“左师叔叔,我困了。”冥幻柔打了一个哈欠,“困了?那你先休息吧。”左师停下手中的笔,“左师叔叔,你不休息吗?都已经..戌时过半了啊!.”冥幻柔问,“不,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先休息吧。”左师把被子给她铺好,“哦,好吧,不要太晚啊!”冥幻柔乖乖上床,躺下休息,左师摸摸她的头,继续写他的东西。冥幻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到是左师坐在桌子上写东西,“叔叔。”冥幻柔坐起来,“小幻柔,你怎么醒了?”左师放下手中的笔,走向她,坐在床上,“你怎么还没睡?都什么时候了?”现在已是亥时一刻,“叔叔马上就写完了,你睡吧。”左师给她盖好被子,“好吧,睡得太晚会变丑的!”冥幻柔用小孩子的语气真是可爱至极!“呵呵!好!那你就应该早点睡!”左师捏捏她的鼻子,冥幻柔闭眼,左师回去继续写,冥幻柔睁开眼,轻轻转头,看着左师,油灯照左师白皙的脸上,看不见一条皱纹,像刚出锅的馒头。好帅啊~~~冥幻柔犯花痴,犯着犯着,她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她看见身边躺着一个人,吓的她差点就发出了声音,意识到这是左师后,冥幻柔心想:真是的,让你睡个觉都这么麻烦。冥幻柔轻轻的把手放在左师的手上,左师睡得很熟,没有发现。

    悲伤之人的绝唱2021-02-03

  • 邂逅调香师txt百度云

    最新章节: 积弊和隐患
    日军第六团长谷寿,12月13日天不亮,带着自部下进人京城。早,等大部鬼子吃过饭,他喊了高级军开会。就喊来的高日军军官人在等着攻高震主师团长谷夫讲话。时,在一的一间房里的谷寿,早就吃饭,他坐房里想道支那军队走了,我大日本皇就可以把京城握在里,从今后,我大本皇军就世统治南城了,这多么的惬呀!想到里,谷寿把他非常润被门外进来的灰色天气的线照到他条形脸上在发亮。知道,南被日军最松地占领,这都是分愚蠢的国国民党国军抗战艰苦战事,竟然在键时刻,自己军队走了的结,那么留南京城里平民、没过成长江大量国军成了让我军宰杀的羊、猎物谷寿夫在轻的时候参加过日战争。他战场上,于被抓住俄国战俘一律无情死,没有个能幸免人。这个上去,容显得温和慈善而内歹毒残暴日军将领一个城府深的、擅耍心计的本高级军。在侵华争中,五多岁的谷夫。每到处,打一,和指挥仗,他对打败的中军人战俘律弄死。在日本军,是一个定,极力倡日本侵中国,霸亚洲的狂坚硬的军主义分子他对于日天皇占领国,以中为战争策地,向亚和世界扩的侵略政十分烂悉心。他还一次或多对日本军的讲课中:“屠杀抢劫、掠是提高士的打仗精的必要手。在自己手成为战后,要毫留情、残地把他们死,这样能使你获在战争中胜对手的泉和自豪。……当寿夫沉湎这样占领京城的辉感中时,个部下进:“师团,他们等开会。”哟西,我上去。”后,谷寿就站起来身子非常爽地快出,来到十个军官的前,他马威严地用温和的目,带有城的稳重心发言:“们经过几的奋战,们的日本勇士们,败了战术养差、白的支那军,这是在皇英明领下获得的大战果。在这里,先要感谢皇陛下,了我这样个指挥我骄傲的大本军队的会和权利我很自豪你们这样勇优秀的兵,有我到非常觉可爱效忠我们慈祥天皇的勇,才是我光荣地攻支那首都京城的完保证。”噢一一”面的军官臂喊起来谷寿夫对些自己部的口是心的欢呼,有兴趣,最感兴趣最吸引他是一一一死中国军。他不想讲下去了不想把时浪费在这没有意义时间里,其在这里喊还不如刻打死几,一个中军民是多有意思的。他极想眼前这一心胸歹毒嗜血成性、杀人不眼的军官杀人欲望他们心底激发出来好让他们南京军民行猛杀、杀、通杀然后,他:“我知,你们中有不少战、同伴,了大和民,或天皇大宏伟蓝来支那征。我要在里,对他的战死默,为这些勇于贡献己生命的天皇忠诚士兵而赞!”说完他马上把光滑的长脸低下。分钟后,用眼睛看部下,后又发言:这都是那不肯低头顽固的可的支那军造成了。知道你们支那军队战辛苦,是太累了太烦劳了理解你们你们放心现在南京在我们大本的手里你们可以心所欲地纵情放松子身心,南京城里支那军人那些男男女杀光,他们干干净的,一不剩地干!”在他鼓励下,个日军高军官杀气熏……在多分钟内谷寿夫亲向中华门城内,也常性急地道:要快不要迟了迟了就会更多的支军人支那跑了。要一个打死个,要抓一个马上弄死一个对了,我么疏忽了南京城里几百万个民,我们点人怎么弄死完全京的支那,至多就五万个支军民,还把一些来及,或没投入在对那人的屠中的师团让他们赶加入到打支那军民队列中来这是多么大的斩杀动。想到里,他首想到了:岛今朝吾几个师团,都是和非常好的领。如果他们加进,一定会死更多的那人。谷夫如加深象般想道他马上要几个师团。就立刻电台员喊;"普谷君!”一个着电台的行机员跑他面前:师团长!“你马上18师团长、16师团长,114师团长发。”“嗨”然后他在街边的个土台上普谷把电放在上面开通电台刚要问,看到前面匆跑来一部下,“团长!”什么事?谷寿夫问“前面的街上发现许多支那民往前面跑。”谷夫听到这话,一张似温和的条脸仿佛浮起来,双蛇眼发冷血的杀,他把他大嘴往他而窄窄的子上,挤去。想都想,顿时哮起来:快,杀支人,快杀!”喊完。他急得只眼睛往翻,两只珠跟猫头的眼睛,得如弹珠他急的直脚,生害中国军民来没影子…

    亚舍罗2021-03-05

  • 将打脸进行到底古城

    最新章节: 九皇子:???
    #pid580998{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2.jpg");}第二十六章左师的第二次任务“嘿哈哈呀!”破阵在教冥幻柔习武,“冥幻柔,你最近有没有用元炁?”破阵问她,“没有。”冥幻柔一边练一边回答,“多多练习,以后出事也可以脱身。”破阵摸摸胡子,说,“恩。”冥幻柔点头,遥想前些日子那次战斗,破阵本来是要剥去飞羽的侠岚之名的,但是冥幻柔为她求情,这才保住了她,“呼。”冥幻柔收气,“今天先练到这吧,你回去吧。”破阵对冥幻柔说,“好,那我回去了。”冥幻柔离开。冥幻柔回到左师家,看见左师正在收拾行李,疑惑,问他:“叔叔,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左师抬头,回答她:“哦,叔叔要出任务了,这几天是回不来了,你就...飞羽那里是不行了,你去哪好呢。”左师犯了难,“我自己可以的,不用别人了,你就安心的去做任务吧。”冥幻柔见他为难,说,左师听见,问:“你真的行吗?”“当然,没问题的,我都已经在这待了三个月了,早熟悉了,没事的。”冥幻柔笑笑,“那好,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小心点。”左师嘱咐她,冥幻柔点头,左师带着行李离开了。经过几人的商讨,冥幻柔果断的把元金丢在家里,自己又跑出来,靠!怎么没人告诉我左师这次是带着别人啊!当冥幻柔看见左师身后的几个两仪侠岚,她后悔出来了,“左师,又有任务?”既然来了,总不能再回去吧!冥幻柔坐在树上,晃悠着两条小细腿,像树下的左师打招呼,“慕儿?真是巧,又遇见你了。”左师笑了笑,伸出双手,冥幻柔跳下来,正好跳到左师的怀里,左师把她放下,“这次带队啊。”冥幻柔问。“恩,一起吗?”左师点头,问她,“好啊,正好我还觉得无聊呢,这次是去哪啊?”冥幻柔笑笑,问,“一边走一边说吧。”左师完全不顾他带的那些两仪侠岚的眼神。

    writin2021-01-02

  • 道法有术txt下载

    最新章节: 再下太阳国
    美国今日想脱好像乌云要发就连伊朗都不击落无人机作中国不是百年国力军力民意敢来真格试一谁怂谁雄谁心

    尾智楠2020-12-24

  • 深宫欢全集

    最新章节: 四大高手
    我出生的地方,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农村小镇。在我的少年时代,见到过一位算命的王先生,别看他其貌不扬,还真是说准了不少。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懂万年历,也许是懂阳阳,也许是看过相书,也许是洞察力超强﹍﹍到底为什么说准了,谁也说不清楚。  一天,对河有个会唱家乡民歌的钟大伯,早早地起床,来到镇上一家小旅社寻找算命先生。  运气真好,恰巧遇到了一个昨天刚来也刚起床的王先生。  一番客套之后,钟大伯说:“请王先生给我的儿子算个命。”  “好!生辰八字。”王先生说话铿锵有力。  钟大伯先后把两个儿子的年月日时一字一字地说了出来,仿佛刚会说话的孩子,生怕王先生听错了。  王先生掐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指头,什么话都没说就站起来要走。钟大伯赶紧说:“王先生怎么不算了,是怕我不给钱?”王先生没有回答。他走回自己的房间,出来时手里拿了个小纸条,交给钟大伯,说:“天机不可泄露,回家再看。”  钟大伯回到家,仔细翻看,发现纸条上只有四个数字:4242。  钟大伯的大儿叫松子,小儿叫猪娃子,出了名的混混儿,打架斗殴,帮人收账,从不手软。常下狠手后,说:“这个社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钟家祖祖辈辈都是善良的好人,做梦也没想到会出“怄气包”。儿子不听父亲的教导,钟大伯无奈,只好请人算个命,也许从中可以获得一些什么。结果得到了这串数字,百思不得其解。  我的外婆和钟大伯同一个村组,童年的我经常去玩。那里有不少和我同龄的小伙伴,后来也是较好的同学。由于多方原因,各自成家立业后,却很少碰面。  那一年秋天,我到离集镇6公里的一所学校工作,条件不是很好,分了一个工作间,10多个平方,既是卧室,也是厨房。说是卧室,不过有一张可以睡觉的床;说是厨房,不过是在角落的一张三屉桌上,放了一个电饭煲和一个电炉子。砧板就挂在桌边,如果要切菜,就把电饭煲移走。幸好多数时候,在学校食堂唬弄一下。  放了双休,我就回小镇帮母亲做点小事儿。  学校所在地乘车不方便,我便买了一辆摩托,二手货。  一天早上,骑车去学校,来到一个钉子路口。忽然,一辆带着一对母子的摩的从右边飞奔过来,左转弯前进。我在钉杆上,也要左转弯。我迅速刹车,摩的也刹车;我加速,摩的也加速。结果硬碰在了一起,车倒了人也歪到地上。  幸好速度慢,我的车还能骑,摩的安然无恙。定睛一瞧,原来开摩的的是同学钟祥,伤妇是松子的老婆,女青年是我教过的学生,在读大一。钟祥和女青年受了一点惊吓,我的额部起了个血包,松妻的右眉上方破了点皮,在慢慢出血。  熟人好办事。我和钟祥迅速送松妻去一家诊所,缝了三针,打了个巴子。事儿小,也就没有报警。  我们正在商量的时候,松子来了,非常生气,说:“都是熟人,我也不宰你们。你们两个先交500元在诊所治伤。”我和钟祥来到诊所外面的桂花树下商量决定,我出500元钱,剩下的事由他全权负责处理。  松子的妻子喜欢到集镇打牌,常常半夜归家,打个电话,钟祥便会来接她。钟祥是松子的堂弟,父亲早已去世,前几年,公司破产买断了,回家跑起了摩的。  一个黑黢黢的夜晚,松妻离开牌桌出门小便。当时集镇尚未建好,公路未硬化,路灯也未安装,她凭着记忆去一个旮旯,脚一崴,人便掉进了涵洞里。东抓西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公路,一脸的血,衣服上也染了不少。牌友看见一个血人撞到屋里,都吓呆了。  松妻只顾向上爬,手机掉进了涵洞,小吴连忙给松子打去电话。  很快,松子坐着钟祥的摩的赶到,送往医院,左额缝了八针,忙完时,天快亮了。松子这回说了一句狠话:“再打牌到深更半夜,老子捶死你。”  之后几个月,几乎有半年,松妻未上过牌桌,也很少上街。  脸上的伤疤使松妻唉声叹气,加上畸形的审美观,所以她非常渴望去整容。关于整容,是好朋友提供的信息。当知道可以用大腿上的皮换脸皮时,她似乎在慢慢长夜看到了一点星光。可是,费用贵,加上移民刚建新居,老本都用光了。  正如一个其丑无比的人,天天看,到一定的时候,你不会再有第一印象。松妻天天对着镜子看额上的那一道小沟,渐渐地感到沟越来越平,直到某一天,当她起床再照镜子的时候,发现沟已填平,只是一条水痕还在,头发一飘,惟有细心的女人才会发现。  集镇的牌桌上又多了这个迷恋“围长城”的中年妇女。  几个月过去了,一切风平浪静。学生期末考试那天,钟祥忽然来到学校找我,说:“本来没事了,可是猪娃子回来后,唆使哥哥嫂子要扯皮。搞得我摩的开不了,你务必亲自走一趟。去她家商量咋办?”“我们当时不是说清楚了吗?善后由你负责的?”我有些不解。  猪娃子跑江湖,很少回家乡来,听说用刀捅人,眼睛从不眨一下,比钟祥小几个月,既是堂弟,也是同学。  有一个包工头,要结一笔账,请松子去办。松子一看棘手,便请猪娃子壮胆。没说三句话,猪娃子就拖出砍刀挥向账人,哪想到账人有两下子,就势夺过刀,反倒给他一下。猪娃子躲着治疗了半年才好。虽然打输了,但不怕死的名声却在黑道上传开了。  钟祥在堂兄堂弟面前显得十分软弱,根本原因是家庭经济贫困。钟大伯常常教育儿子不能欺穷,兄弟姊妹怎能够嫌穷爱富呢?可是,兄弟俩全当耳旁风。  这回猪娃子犯了事,躲到松子家避难,据说是帮老大出头,事儿太过,老大也自身难保。  必定是在城市闯荡过的,见多识广。这次他要替嫂子出头,要足换脸皮的票子,借此把左额上的败相修复。起初,嫂子说算了,但是听了猪娃子说破相是要败家的,并承诺负责整出一万的手续费来,哥嫂决定试试。  我跟着钟祥去松子家,见到了松妻和猪娃子。  钟祥说:“我们都来了。嫂子你说。”松妻装着思考的样子,猪娃子却开腔了:“你看,脸上破了相,嫂子连门都不敢出,必须整容。你们先拿一万,各出一半。到时,以医院的发票为准,再算。”  钟祥吓得大气不敢出,我站起来说:“可以整容,但要交警和法院说了算。”说完我就走了。下楼梯时,隐约传来猪娃子的吼声:“交警、法院是什么东西,老子说了算。”  之后,松子和猪娃子散步要我脑袋的消息传到了母亲的耳朵里,母亲催父亲找到钟大伯,化解此事。钟大伯把儿子教训了一顿,可猪娃子说:“你老了,少管我们的事。”  后来,母亲请居委会懂武术的书记亲自出面,给了精神损失二千块,事情才得以平息。  三个月后,松子兄弟开车送货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弯道冲出道外,翻下悬崖,丢了性命。人们拍手称快,都说苍天有眼。  这一年,松子42岁,钟家同时死了2个怄气包。  不知哪一天,钟大伯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翻箱倒柜,找到了当年的小纸条,仰天长叹,泪流满面。

    零度流浪2021-02-18

  • 猎人团本天赋

    最新章节: 疯狂升级
    从上一个收费站开始,这条道两旁的山就明显的增多了此起彼伏,仿佛要将整条道吞噬一样,平顺笔直的道路变得蜿蜒不平,路上运输货的大小卡车也明显增多。限六十的国道竟成了F1的赛车道,你追我赶的显摆着自己排量。右前方歪斜的路牌显着前面500米处有个加油站,林小可将车开进加油站供驶员停车休息的角落停了下,走向马路正对面的商店里了包香烟一瓶矿泉水放回车正打算休息。却突然听到后有人吵架的声音,趁着暂时没有睡意林小可走下车去一究竟。这是一个普通的加油,位于两山之间多出来的一空地,两排加油机夹在三条行道的中间。吵架的声音来于中间那里,看上去已经聚了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林可快步走到人群里,在中间台加油机的旁边一辆奥迪a6撞上了一辆猎豹原野,猎豹主边四处观望叹息着车的损程度。奥迪车主显得有些焦不安,时不时的给猎豹车主上一支中华。这时猎豹车主:这事你看怎么办吧?是报警处理还是私了?猎豹车主三来岁的模样,上身着件灰色衫。寸头方脸,下面穿条加号的黑色西裤,凸起的肚子佛要挣脱皮带的束缚。不用警不用报警!奥迪车主显得些紧张道,你看多少钱要不们就私了得了。奥迪车主看去二十来岁,高高翘起的头像春天的菜地,黄绿相接。边耳朵上像施工现场一样镶着几个耳钉,一件耐克的体衫搭配着条灰白相间的牛仔。其实后面那辆车只是轻微了一下前面的原野,车身并受损。只是擦掉了巴掌大面的漆,相比后面那辆车灯却挤破了,你看这样吧!我也为难你,你就给个五千块钱自己开去修理下好了。你看么样?猎豹车主回过头对花少年说道,那少年掏出皮夹出一叠钞票递给猎豹车主,看这里够不够?猎豹车主接钱数了数说道,还差一千四花头少年着急道,我出来就了这么多了,你看要不我给打张欠条等我回去一定还给怎么样?那不行!猎豹车主马拉下脸说道,你走了到时我去哪里找你去?就算找到万一你不认账我岂不是麻烦?要不你看你身上有没有什可以抵押的东西,到时候拿来赎回去吧!花头少年拿出个手机掏出里面的卡递给猎车主说道,要不这个手机也你吧!这是我生日我老爸给买的苹果4,你看我就这么多了,本来要加油的现在钱都你了,你看成吗?猎豹车主过手机笑道,好吧!看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就这么算了!记住以后开车小心点,不谁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花少年赶紧说道,不好意思,会注意的我会注意的。在两车开走后一中年男人感叹道这小伙子也太不经敲了吧?样也能认?这算什么,加油的一个阿姨接过话,这小子爸是煤矿的老板。他自己因吸毒驾照早被吊销了,今年刚被他老爸保释出来。所以这么害怕报警,那男的估计给地方机关单位开车的。拿那么多钱随便把车拿去修理下开张发票就可以报销了,黑了中年男人感叹到!林小见没什么可看的了就回到车打算休息了。从凌晨两点半现在林小可已经开了六个小的车了,此时他已经感到困。手中的香烟才抽了两口就掉睡了。他此行主要是借着一公司放长假回来探亲,也来看看苏洋大头和二军。十岁那年他们成了同班同学林可和苏洋是同村的伙伴,而头和二军则是隔壁村的。让们走到一起的原因还得从那暑假的一天下午说起,这事起来还是因为苏洋。苏洋早听大人们偷偷聊过张进国跟顺英的事,张进国是村里有的光棍,父亲早年是村里的主,后来解放批斗抄家,在群人的拉扯当中不知道被谁小心推下路边的山沟里就这摔死了,那时他才九岁。母随即改嫁别处,由于男方家准携带子女,他母亲就抛下进国独自改嫁远方了,二叔云山看不下去就不顾老伴反把他接过来一起住,白天给里干些农活,夜晚就睡在猪上堆草料的阁楼里面,冬天床破旧的棉被。平时穿些自的破旧衣服,张进国从小就气大。十四岁时就能背一百八十斤洋芋和玉米了,十七那年张云山夫妇坐车去县城加儿子的满月酒。回来的途车翻落山脚,全车十一个人同司机无一生还,由于张云夫妇生前曾多少受过张进国孝顺,所以张云山的儿子觉该给张进国些许补偿,后来理完后事后那栋老木房子连一头母牛就成了张进国的财了。房子位于村里最上面的腰上,早些年也有几户人家后来大家都搬到山脚下了。有张进国还坚守在那里,也有过好心的人替他说过几次。但是人家来看地方的时候一一回绝了,这一拖再拖就二十几年,直到张进国四十岁了还是孤身一人。最近村的妇女们传的沸沸扬扬就是于张进国跟疯丫的事情。疯原本不疯的,在十六岁那年上了市里面的重点高中,那家里条件不好。父母把卖了头牛和一个母猪七个猪仔的千四百块钱给二十一岁的哥娶媳妇了。没让疯丫继续上,人们还记得疯丫在哥哥婚那天一个人在村外的小树林上吊。幸得好被割草回来的麻子发现就给救了下来,不打那起疯丫就疯了。成天嘴念着一些老人们听不懂的诗疯丫的老师和同学们也曾来望过她一次,疯丫父母热情待,老师看了疯丫很久回过对着疯丫的父亲骂了句畜生甩手而去了,至此就再也没去看过疯丫了。疯丫有时候回来,这时她的父亲会给她上一碗饭让她去外面吃,因疯丫的嫂子不让疯丫进家里她总是说这样不算人了,养狗还能看家呢!疯丫父亲总无奈的摇摇头。后来疯丫就少回来了,也没人知道疯丫了哪里,再后来就没人见过丫了。不过最近好多人都说见过疯丫出现在张进国的屋里,于是整个村里就都议论来了。有的说看见张进国在口给疯丫洗澡,有的说看见丫在教张进国认字,也有的亲眼看见张进国在山坡上跟丫干那种事。在各种版本的传下就传到了苏洋的耳朵里苏洋忍不住好奇就约林小可天中午趁着放牛的时间跑去看究竟。下午两点左右的时,他们趁着牛吃饱了在水塘歇息的空隙跑去张进国家屋的小山后面看。在走到山后时候发现正有两个同龄的伙也蹲在那里偷看,于是四个躲在那里准备等着一睹失踪年的疯丫的庐山真面目,在了大约半个小时就在大家就失去耐心准备离开的时候突听到里面有女人大叫的声音接着是几个男人在吼!说脱快脱!苏洋于是带着其他三悄悄走到屋后面看了起来,子是茅草盖的,由六根木头子支撑。用竹山编制围起来窗户也是竹片编织,填在上的旧报纸早已风化不在,里的情况一览无余,只见几个的二三十岁的样子,看上去不是本村的人。张进国被绑床头的床柱上,几个男的拿树枝边抽打着墙角的女人边声使唤着快脱!快脱!不然死你。老子今天要好好看看个疯子是怎么跟一傻子干那的,此时有两个男的已经把绑在床上的张进国脱了个精。林小可小声的对苏洋说那婆娘估计就是疯丫了,只见丫头发散乱,穿着一件花格上衣,领口处的两个口子已被扯掉了。里面是件红色的领衬衫,脚上黑色的裤子明破旧不堪,仿佛风都能吹破登坐在墙脚啊!啊!的撕喊恐惧的眼神时不时看看被绑床上的张进国,右手的手背经被抽出血了。此时蹲在窗的苏洋把其他三个叫到后面空地里说道,我们打死那几男的吧?另一个有点胖的伙说道,怎么打?我们这么小们那么大!而且他们有五个我们才四个,苏洋说得想个法,林小可说,用武功吧?天晚上我在我大伯家看郭靖降龙十八掌一掌打死两个。晚放到好多级了,我昨晚我喝醉了我不敢去隔壁那家看我不知道我去看的时候已经始打起来了,你们那里也有视呀?林小可问道,有两家有不过有家的只有中央台不看!苏洋不耐烦道,日你两摆个球啊!现在要想办法先人,你们知道王二小吗?他个人就能把日本鬼子带进八军的埋伏圈我们四个人怕什?这时另一个手上栓着红绳的说道我读过的我还能背第段和第二段。苏洋打断道,样吧!一会你跟林小可一人个石头各站一边,我去把他引出来,你叫什么名字?我袁大庆那个胖胖的回答道,样,大庆你悄悄跑到前面去我们把他们引出来后你就赶跑去给床上的张进国解绳子现在你快去,林小可!你快他去捡石头准备好,我一喊们一出来你们就打,要往头打,最好打晕万一打死就跑。苏洋吩咐好后就跑到窗户面喊道,日你妈勒些!就会多欺少,日你妈日本鬼子!要告乡政府把你们揪去枪毙屋里靠窗的那个男人最先听喊道,小狗日勒老子揪倒你死你。于是跑了出来,其他也跟着出来,苏洋拔腿就跑边跑边感道,来嘛!来揪我!为首出来的瘁不及防就被小可扔的石头砸中左脸,还反应过来林小可就使劲往左的树林里逃。他转头就向树追去,戴红绳的还没扔石头被第二个出来的发现,本想可转念想着手里面的石头还扔又有点不甘心于是赶忙扔正从对面追来的这个人。由要有准备,扔出去的石头被方躲过了,正转头要跑没跑步远就被抓到了。其他跑出的都追向苏洋的这边了,这躲在前面门外的袁大庆看到绳被抓了赶紧去给张进国解了绳子,张进国没来得及穿衣服就随手在门后拿了把锄往被抓的红绳的方向冲了出,袁大庆回头看了眼墙角的丫,只见她已被脱过精光,腿之间好像还掉落了些头发那里。袁大庆还是第一次这真实的看到过一个成年女人身体,他感到有些不妥就赶跑了出去,红绳被那男人抓后被狠狠打了两个耳光,鼻已经开始流血。就在那男人准备打第三个耳光的时候背被锄头砸了一下,啊!的一惨叫起来拔腿就跑。苏洋那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到家的,只记得耳边一直听到风呼作响。林小可就快被赶上的候突然看到村里有几个人正地里挖土豆。于是直接跑到些人哪里,追来的人看到他到了那里也就没有继续追来只好转头离开了。开学那天苏洋发现原来他们四个都分同一个班,也才知道原来那戴红绳被抓住的叫王二军。袁大庆是同村,那天他两也趁着放牛想去看看疯丫长什样的。不曾想会发生这样的,只是这件事大家都表示从向任何人提到过,王二军也是撒谎说自己是跑摔倒打到鼻子。张进国在打了抓二军男人后没有继续追,而是回给疯丫穿衣服去了。二军和庆也下山把牛赶着回家了。于张进国跟疯丫……未完待……敬请期待…

    龙之将皇202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