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枪王张绣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地球万界融合

作者:千江雁
更新:2021-03-04 2:19:53

武侠修真热门

  • 农门长姐有空间

    最新章节: 闯祸了
    坚守黄明旺你说你静卧床头虽盖着棉被却无一丝温暖你说房子虽新但手感冰冷儿子虽乖但肩膀稚嫩我深知长年离别漫漫孤守是煎熬是抹杀煎熬了情感抹杀了青春我坚信守过了贫寒守过了痛苦守过了夏守过了秋我们定能守过这个严冬因为子夜过后必有温暖晨曦寒冬过后必有明媚春光

    三元老道2020-12-23

  • 穿越兽世种田狼王

    最新章节: 忽悠木遁忍术
    瑶一直随丈夫在沿海创业,两前和老公返回故里来了。这是首次参加三中老三届五十周年庆。阔别半个世纪,初见同班同学面,不禁吃了一惊,女同没哪个不化妆的,独有自己从都保持革命年代本色。这给她动很大,不禁觉得自己太守旧。不过她的主要心思却在成立三届基金会一事上。这次她才道,墨同学比她富裕得多,怪得墨是倡议者呢。瑶本想多捐点钱帮助全校家庭贫困的人,谨守在墨之后原则,因为实在有资格和她相比,不能冒头。是当墨在会上报出五万的数目,瑶简直不敢相信。这时她作激烈的思想斗争,是屈从在墨下,还是毫不顾忌地多出,以于需要救助的同学?“我出15万!”瑶鼓足勇气说。“好啊瑶!”墨兴奋地站起身大声说“我没敢多捐,担心大家被我高了为难,尽管出得起,可还舍得才行!瑶,感谢你的慷慨使我看清了实情,同学的情谊无与伦比的!那么我增加到30万!”瑶很满意,如此结果各面都好。可是有一件事情发生很是不可思议,她发现好象同女同学今天个个都没化妆,而己经过半个月的苦学,今天却妆亮相!“你们都怎么了?”会后,瑶惶惑地用手指着众人脸问。“是没化妆是吧?”瑶着说。“头一次大家看你绝无饰,虽然苍老的痕迹明显,但贵的是,从你脸上可以看出年影像来,好象青春的岁月依然闪耀!令我们羡慕不已,因此下决心改!谁知你反倒学我们起了妆,这岂不是老天捉弄人?”(591字符)完。

    黑山老鬼2020-12-20

  • 绝色炼丹师鬼王妖妃

    最新章节: :结婚了又怎么了!
    脚下的山谷,一望而不见底,在薄雾缠绕之下,显得如梦如幻,几许尖叶树依稀可见,远远还能听到野兽的咆哮和鸟儿的鸣叫,令人感到神秘莫测。剑问天不知这崖上离谷底究竟有多深,不敢贸然跳下,当下沿着崖路小心行走,但觉越走地势越是低陡,雾气越重,衣衫沾上雾水,湿成一片,粘着肌肤,颇感不适。此时虽已是正月初春,这阴冷的雾气沾在身上,却有如冰般的凉意。剑问天走了一阵,只觉双足所踏之处,甚是柔软,竟传来“唧唧”的声音,不到一会,一双布鞋已经尽湿,突然脚下一不小心踏了个空,深深陷入地下,稍一挣扎,不禁一惊,便待挣扎着跃起,不料不用力则罢,这一用力,又陷进了几分。脑子里迸出两字:“沼泽!”心知若再这般使力,多半要将整个人都陷进去了,到时即便武功再高,总难逃生。当下深吸了口气,不敢再刻意动弹。定了定神,睁大眼睛游目四顾,此时已是迷雾弥漫,一丈之外,几乎难辨一物,自己身在沼泽之中,一股股难闻的臭味直钻鼻息,脑子里一阵昏眩,几欲睡去,忙强打精神,以龟息屏住呼吸,调运了一下真气,这才有些好转,心中惊叹:“这沼气好些厉害,却不知这里的人如何生存?”过了片刻,感觉已不似先前难受,不敢迟疑,暗运神功,双掌摊开,往沼泽池面一拍,借着这一拍之势,腾空飞起,在空中仔细辨认一番,双手互握,双足在两手间一蹬,弓身一弹,如此几次,终于过了沼泽,暗道一声好险!有了此次之失,剑问天不敢再大意,一路试探着前行,遇到有树木可以攀援,便在树丛间猿猴般跃来跳去,这般走了约莫一里有余,眼前微亮,瞧得清楚,下方已是平地,当即飞身下树,回首平时之路,一片漆黑,庆幸之余,心中尚自想道:“这般险境,那小妹妹怎么能过来,莫非还有其他路径,又抑或是我走错路了?”但既已来到这里,就断然没有再走回头之理,剑问天伸了伸筋骨,长长舒了口气。突然听到耳近一声厉吼,一股炽热奇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剑问天大吃一惊,不及细想,身子一矮,连退几步,定眼看去,但见一只身大如象,身上长着铠甲般的纹路,头上长了一个弯月似的长角野兽,正睁着一双小眼睛狠狠瞪着自己,眼瞳红光闪烁,奋起前蹄,气势汹汹,朝着自己不停咆哮。剑问天心道:“这多半便是传说中的灵犀罢?看来它对我好象深怀敌意。”他纵然身怀绝技,也不至于和这些异类一般见识,便笑道:“灵犀兄,多有打扰,对不起了,告辞!”言毕拔腿就跑。那灵犀却是听不懂他的话,顶着长角,奋蹄便向他冲了过去。剑问天童心大起,心道:“你会追,我不会跑么?咱们赛一赛脚程如何?瞧一瞧谁跑得快。”施展开狼腾提纵术,一跃奔出几丈开外。那灵犀连声咆哮,似是怒极,又似是不甘示弱,奋蹄疾奔,那大象般笨重的身躯,一点也不会防碍它的奔跑速度,一直跟在剑问天身后一丈多远,大有不追上誓不罢休的懵劲。剑问天颇感有趣,突地念头一动,抽空脱去湿透的外衣,作势向灵犀抛去。那灵犀怔了一怔,忙不迭紧急刹住四足,的啦啦向前磨了半丈,方才停下,引得剑问天哈哈大笑起来。那灵犀看出他原来是在戏弄自己,更是愤怒,再度奋蹄,顶着长角向剑问天冲来。剑问天舞动外衣,大笑声中,足下速度却是不减,抬头见到右侧一道斜坡通向山上,有心要戏一戏灵犀,招了招手道:“灵犀老兄,随我到山下玩玩罢!”兔起鹘落,早已上了山峦,回头看时,却不见了灵犀。剑问天微感失望:“这灵犀也太没恒心了罢!”岂知不及转身再走,突然从前面僻径处,的的的的拔蹄之声,那头灵犀奔雷般直冲过来,边走边不停吼叫,似乎对自己的半路包抄之举颇为得意。“这大笨牛其实还不笨嘛!”剑问天心里暗笑,脑子里一转,已有主意,索性叉着腰站在那里不动。那灵犀眼见自己的长角即将命中目标,喉咙中竟尔咯咯咯发出奇异的响声,好似在洋洋得意地笑着:“瞧你这回往哪里跑!”剑问天嘿嘿作笑,待得灵犀近在咫尺,不慌不忙,一个“一鹤冲天”冲霄而起。灵犀正自庆幸撞中矢的,倏地眼前人影一闪,已经不见,急急忙忙来了个紧急刹车,四蹄磨在山地上,火辣辣地作痛,气喘吁吁,四下张望,却不见剑问天人影,蓦然间背上被人一踏,重愈千斤,大象般的身躯禁不住往下一沉,一转头见到背上踏着的是剑问天,一声怒吼,身子猛摇,本意想将背上的人抛落地上,不料剑问天的双足,犹如嵌在上面一般,任它怎么摇晃都摆脱不了,这一受惊,更是不停咆哮,没命奔跑。剑问天站在灵犀背上,任由它到处乱窜,不管它如何挣扎,仍是稳如泰山,悠然自得,心中暗笑:“古时有哪咤闹海,梁山武松景阳冈打虎,我剑问天今日来个徒手降犀,也不失为一段佳话。”那灵犀一口气跑了几里,依然摆脱不了背上的剑问天,满腔的怒吼,变成了哀求的低哮,只差没有跪地求饶了。剑问天眼见它越走越慢,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心道:“是时候了!”身形乍动,半空中一个盘旋,那灵犀正喜背上轻松,只道那个讨厌的家伙已经离开,忽尔背部又是一沉,剑问天降落下来,改站为坐,左手紧紧扯住灵犀铠甲般的髦毛,右手拳头紧握,对着灵犀角端重重一拳。灵犀独角虽坚硬如铁,但角端连着皮肉之处,却是十分嫩弱,这一拳打下,灵犀禁不住一声嘶吼,显然疼痛异常。剑问天哈哈笑道:“你服不服?”

    木木浠子2021-03-03

  • 老子是癞蛤蟆蒋谈乐h

    最新章节: 赶跑神奇宝贝盗猎团
    话说潘沿美,他用自己的职权,使林花花涂改了学瑞的房改档案将房子重新分给陈香香,其目的一是堵死陈香香嘴巴,免她到处言,防止暴露自贪污受贿的行为二是,她究竟是己的旧情人,而她床上功夫确实不错,曾经令人生梦死。尽管分了近一年多时间可是,她在床上别具一格的狂叫至今仍在自己的海中缭绕。所以他打算和陈香香归于好,再弹旧。初冬的广南,气还是较为炎热这天,潘沿美早一起来,嘴中就起《想你想到死那首流行歌曲,上去,可见他今心情不错。原来昨天晚上,邝水打来电话告知,西山新城那套复房已经装饰结束是的,潘沿美心明白,为了防止香香与林花花互吃醋,指使邝水在下属广南市房产有限公司购置一套复式房,专自己和陈香香享。当然,价值六二十万元的复式,对潘局长来说并不算什么大钱但是,他拿到这复式房,不费一一毫钱,由邝水暗箱操作,名义买,私下由下属司赠送。早上七左右,潘沿美吃早餐后,回到房,精心挑选出那咖啡色领带打上穿上那套暗条灰西装,然后,走镜子面前,拿起子从中间把厚厚头发梳成两排,上几下强硬型定发胶,提起自己公文包,走下楼开着自己那辆奔轿车上班去。八整,刚进办公室邝水扁就跟脚进了。“老大,钥!”邝水扁高兴叫。“哪里钥匙”潘沿美一惊转过弯地问。“是山新城的。房间一切,已按照您指示,一切都办了!”邝水扁口转缓慢地说。“!”潘沿美一下醒悟过来地说。着,他走到办公面前,当他抬头到邝水扁已转身到门口,便立即:“站住,通知香香十点整到我公室来。”潘沿说。“好,十点”邝水扁重复说“十点!”潘沿担心失约,再次。临近十点,邝扁走到局科技处看到办公室里仅香香一人,便小说:“香香,老叫你,现在就去”听邝水扁这么说,她一下子扬心中的波浪,很地回答:“好!在就去。”说实,今年中旬,潘美把王学瑞的房房分配给她时,那时,她早就知会有这么一天的此刻,当她一听是老大叫,迫不待的她,早已坐不住了,于是,转直下地将桌面的资料放进抽屉,上了锁,就急往老大办公室走。“老大,叫我?”陈香香心里扑地跳说。“有,现在就走!”沿美早已等待不地说。“去哪?陈香香有点奇怪问。“去了,你知道!”潘沿美迷迷地边走边说陈香香怀着一颗兴奋又奇怪的心,跟着潘沿美从楼下到一楼,然,他们一前一后上奔驰轿车,驶省乡村局的大院向西山大街方向去。大约有十分,潘沿美开车来西山鲜花店门前停车后,他一个下车走进花店,心挑选了一束内放着价值达九万千九百九十九元钻石胸链的顶级花,返回车上。祝我们的感情犹东海,请接收我沿美的一片心意”说着,潘沿美车里向陈香香献鲜花。看着面前鲜花,陈香香的激动得差点跳出,此时此刻,她觉到脑子在淙淙流转,太幸福了在鲜花面前,迟的第二个春天与一个春天一样,她措手不及,不道如何是好!于,她装出傻傻的态,伸手过去。谢谢老大!太美了!”说着,陈香接过了潘沿美中的鲜花,紧接弯下身子,吻了下潘沿美。“喜吗?”潘沿美一开车一边说。“欢!喜欢!”陈香微笑地说。“人送给情人的鲜,都是九百九十朵,我送给你的九万九千九百九九元的钻石胸链你说你喜欢哪一?”潘沿美用试的口气说。“当,我喜欢您的!大的鲜花比任何都芬香都有吸引。”陈香香有意赏地说。接着,又吻了吻潘沿美“一年多时间,我吗?”潘沿美意地问。“想,天都想,夜夜都!”陈香香紧接回答。“想我,何不来找我?”沿美追问。“你局长,有那么多人在您身边转,担心挤不进去呢”陈香香有点不地说。“怎么挤进去呢?陈小姐面子,我还是要的!”潘沿美口其谈地说。“给面子,为何赶我‘403’?”陈香香一下子顶了沿美一句。“你林花花闹,那个面,我只好这样理。当然,有点分,对不起!”沿美用软硬兼施口气说。“我知自己争不过她,以,我忍痛割爱下来!”陈香香气缓和地说。“以,为了安慰你补偿你,我明知改档案违法,我是交代林花花办,将王学瑞的房分配给你。”潘美显耀强权地说“这不是明知故吗?”陈香香有将了潘沿美一军“我告诉你,当导的都是明知故。你在机关时间不短了,你说,哪位领导不知道污受贿犯法?成杰是全国人大副员长,是制定法的领导,难道他懂贪污犯法吗?是,他还是贪污千多万元。人常,有权不用,过作废!”潘沿美惺惺地说。“你担心,他们检举发你吗?”陈香进一步说。“王瑞不是告了九年我现在还不是稳泰山。这就证明一个道理,有权么都不怕,有权好的可以说成坏,坏的可以说成的。这就是官。潘沿美洋洋得意说。“既然如此为何一些人被抓?”陈香香明知问。“因为,他不懂得充分利用力。像王学瑞上中央不下百次,央有关部门将他上诉信批转回来每次,我们都以织名义一一给予复。当然,中央信组织,怎会相个人呢?所以,管王学瑞怎么斗也斗不过我们的这就是我们战胜学瑞的诀窍。”到此,潘沿美脸流露出自豪的表。“是的,当领不会发挥权力的用,那是庸才领,潘局的领导能,技高一筹。”香香故意赞扬说大约半个小时过了,他们来到了山新城。潘沿美车放在停车场后他们俩肩并肩向A幢503室走去。这时,潘沿美一走一边对陈香香:“为了你,这复式房是我花了百多万元购置的今后,这套房就我们的天地,你要告诉任何人。潘沿美兴奋地说“那‘403’呢?”陈香香不解问。“‘403’是林花花专用房这套‘503’就是你专用房。为保密,今后,我就称西山新城为503’,不称西山新城。懂吗?潘沿美特别交代。“懂!懂!”香香连说了两次到了五楼,潘沿拿出钥匙打开了503房门,一踏入房门,内面的豪装修,使陈香香吃一惊。那宽敞大厅中安放着一价值达十万多元深黄色大沙发,间金光闪闪的吊,简直像海龙殿的迷宫灯......而更使陈香香惊心动魄的是,弯弯的复式楼金楼梯,犹如一条上彩虹,踏上去像七仙女在天空漂游,令人神往在四周,用石膏在墙壁上的裸体神,站在厅中间像是踏入了白骨的妖神洞,荒诞径。如此超级豪装饰,陈香香活三十多年,确实没有见过,今日打开了眼界。她觉到自己能置身这种特色社会超环境,也不枉活一人生

    雨中晨2021-02-10

  • 先驱的近义词

    最新章节: 人踪现
    第六回汪玉珍盼夫得第吴半文落榜离京自打吴半文上京赶考之后,汪玉珍的心里头又增加了几分期盼。接连多日,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她除了象往常那样关爱着冬冬和秀秀这俩个孩子,照顾好婆婆之外,其余时间里便是在心中祈祷,期盼着丈夫运转时来,名挂金榜了。在她看来,做妻子的,别的忙帮不上,尽一份这个心,总是应该的。兴许,这样做了,能够感动上帝,实现自己的心中之愿。一天,汪玉珍听得有人告诉她说,城南观音阁里的菩萨挺灵验。如果有啥事儿,上那求一求,许个愿便心想事成。于是,她来到婆婆的房里,同婆婆说明此事。吴母听得媳妇这么说,心里头便是巴不得呢!自从她儿子进京考试以来,她又何尝不是天天在想,时时在盼啊!两人商量之后,定下初一上观音阁拜佛去。初一这天,天气可出奇地好。汪玉珍让毛四带着两个孩子在家中玩耍,自己则与婆婆出得门来,慢慢地向城南走去。当她俩来到观音阁的时候,人已经挤挤的了。这些进阁朝拜者,大都是洎阳镇的本地人,也有些是其它地方慕名而来的。就在汪玉珍婆媳俩迈入阁内之时,阁前大院内,前呼后拥地来了两乘轿子。前面大轿里钻出的是汪芝栋,后面小轿内走下的便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崔玫瑰。这时,汪芝栋已与他的这位八少奶奶结婚多日了。今天,他们俩是想到此烧香还愿,乞求观音送子的。管家严云紧随他们左右,一张脸笑得象得了宝似的。进阁之后,汪芝栋与崔玫瑰首先来到正殿之中,在坐莲观音前烧香许愿。尔后,又走到送子观音前跪地祈祷。汪玉珍搀扶着婆婆踏进正殿,一眼瞧见了严管家,转眼又发现了她爹和崔玫瑰。便牵着婆婆走而避之,进入到后殿,在千手观音前烧香祷告。此间,汪芝栋一老一少与汪玉珍一媳一婆,各自在观音菩萨前默不作声地祈祷还愿。汪芝栋则一心求子,期盼着汪家后继有人,对于女婿吴半文进京赴考之事,他便抛之九霄云外了。崔玫瑰却是别有心思,她现在所想的可比老爷还要多得多。至于她的真实想法是啥?后文自有定论。汪玉珍和她的婆婆则心愿相同,一心盼望着吴半文得中头名,以光宗耀祖。祈祷完毕之后,汪玉珍趁她爹陪同崔玫瑰在阁内参观游览之机,领着婆婆从侧门出了观音阁。她们俩一前一后慢慢地沿街返回。虽说住在镇上,却很少出门逛街的吴母毛氏,在随着媳妇汪玉珍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看个没完。她似乎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很新鲜,想趁此机会来个一饱眼福。汪玉珍见婆婆今日如此兴趣满怀,也就放慢脚步与她并肩而行。大概走了半个时辰,她们来到了大寺上。这儿的行人很多,甚是繁华热闹,婆媳俩站在一旁看了少许。汪玉珍眼快,见对面不远处有位算命先生。她问婆婆说:“妈,这儿有个算命先生,我们给半文他算张命吧!”吴母早有此意,两人不谋而合。媳妇牵着婆婆走到算命先生的面前,报了吴半文的年龄及生辰八字。说来也是凑巧,这个算命的正是吴半文上回所找的那位先生。他一听吴半文这个名字之后,记忆犹新,便在心中一喜,打起了他的歪主意。算命瞎子,虽然不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倒是挺有些本事。三十六行,行行都有它的门道和绝招。为了生计,有些好手好脚,耳聪目明的人,都会去招摇撞骗,何况是身有缺陷的瞎子。因此,这位算命先生是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的,他要在这对婆媳面前露上两手,以显示自己的本事。首先,他神不隆冬地屈指好一会儿,然后随心所欲地说:“客官,这大凡世上,经天纬地之间。以人而论,通常都有八门,此乃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以命而论,均有八字。八字则为四柱,就是年柱、月柱、日柱和时柱。你们让我所算之人,他的八字还算不错,能通忠、孝、信、义之门。不过,他的八字里显得有些偏强。依在下算来,正因为他的八字过強,所以必有一克。如果我算得不错的话,其父亲正是他的所克之人。”汪玉珍问道:“先生,你所讲的这个克字,是什么意思啊?”算命先生说:“人嘛,都有相生相克。相生自然是好事,相克那就不怎么好了。若依我算啊,他的父亲,在一年之前就已离开人世了。客官,你不会怪我直言不讳吧?”汪玉珍问:“先生,照你这么说来,八字强不好吗?与他自己的前途命运相关吗?”算命先生说:“八字强有强的好处,与他自己的前途命运自然相关。我算啊,他命里属猴,生性活泼。今后,如果他遇上了贵人,不可等闲,定将功成名就,前途无量呢!”汪玉珍和婆婆听了之后,感到遇上了高人,心中欣慰,兴奋无比!她连忙从兜内掏出钱来付给了算命先生,乐滋滋地牵起婆婆沿老北门往家里去了。话说吴半文乘船搭车,一路风尘地来到了京城长安。在一家驿馆里呆了两天,便兴致勃勃地赶到贡院参加考试。按照先后顺序,他被安排在前排就坐。当考试的钟声一响,监考官们一一走上了主席台。他们坐下之后,就象一尊尊的活菩萨,给人以威严肃穆的感觉。坐在正中的是主考官,他的名叫钱世达,是位翰林院大学士,当朝一品太师。他,年近六旬,腰粗体胖,并留着长长的胡须,很有一副大官派头。考试开始了,考生们接过试卷,大都在认认真真地看着、写着,也有个别心不在焉、东张西望的。坐在西头后排有个叫西门子的人,却是与众不同。参加贡院这样顶级的考试,看不出一点儿紧张的样子。只见他领过试卷后,眼睛看也没去看一眼。坐在那里只顾傻乎乎地笑着,眼睛还不时地瞥向主考官钱世达。钱世达发现后,送目过去,把头连连摇了几搖。原来,西门子就是钱世达的亲外甥。这个秘密,除了钱世达和西门子本人外,没有任何人知晓。吴半文则和大多数考生一样,在埋着头不停地写字作答。大约过了个把时辰,他放下笔,从头至尾地查看了一番,改了改其中的句子。自己觉得満意了,方把卷子摆在桌上,随即离开坐位,退出了考场。钱世达见吴半文考试完了,对身旁的侍卫说:“去,你去把他的试卷取来!”侍卫取过吴半文的试卷,递上说:“钱大人,给!”钱世达接卷在手,他仔细看了一会,对坐在左首的副监考官王大人说:“王大人,别看他这副模样,文笔可是不浅啊!你看看吧!”王大人从钱世达手中接过试卷,认真瞧了瞧,点着头说:“此人吴半文,还真有点别出心裁呢!”钱世达挺敏感地“哦”一声之后,说:“无……半文?这年头……?可就难为他了!”他说着,又瞥向王大人问道:“此人家世如何?”王大人答非所问地说:“上次监考,本官也在,此人考得到也不错。就是他吴……半文,哈哈,张大人才……”钱世达“嗡”一声说:“那就仿效着办吧!王大人,你看?”王大人点头:“钱大人说得在理!”他俩人说着,竟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中“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笑声,显露出高官权贵们的歹毒欲望。就象一支利箭,刺痛着天下学子的一片红心!这时,那位叫西门子的考生,正在他的试卷上画一个大乌龟。画好之后,还将这乌龟转来转去地看了好一会儿。接着,他伸了伸懒腰,站在那里尽情地笑个不止。考试完毕,吴半文回到了驿馆。他神情恍忽地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出途经钱府时的那一幕场景:钱世达的家,大门大开着。两尊大大的石狮子屹立两旁,镶有“钱府”二字的金匾高挂正中。他家门庭若市,进进出出的人多不胜数,有时还得排队。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看,全是些当官或有钱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钱府在操办什么喜事呢!经一打听之后,方知道他们都是来送礼的。这送礼都还得排队,真是獅子大开口,乃天下一大奇闻!吴半文想着、想着,仿佛理清些头绪了。他猛然间从床上爬起,大声地说:“我蛤蟆仔就是个大笨蛋!真是可笑!可悲也!”一会,吴半文稍稍平静下来,便摇起头来自言自语地说:“哎!都说,三十而立,看来,我蛤蟆仔怕是立不起来了!真的要做蛤蟆啰!”说完,他便失神地倒在了床上。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城墙上贴出了一张大大的榜文。榜文上面写满了得中状元、榜眼、探花以及进士的名字。看榜文的人,挤挤的。吴半文依旧背着小包,打从城内走出。看样子,他是准备回家了。他见许多人围在那儿看榜文,自己却站在远处瞟着。一会,人群中有位大个子直指榜上“郁财宝”的名字说:“此人是个顶顶有名的大混帐!仗着他家有钱有势,到处欺压黎民百姓。他呀!斗大的字不识一箩,说起话来还打结呢!如今,他也榜上有名了,岂不是桩怪事啊!”另一位矮个子接上腔,说:“就这么个世道,你还不明白吗?这榜上有名的,那一个是咱们穷家弟子啊!瞧!那头名状元西门子,大概你们都不大清楚吧!他就是主考官,当今太师爷钱世达的亲外甥呢!”听了这两人的讲话,围观的人众大都把头摇个不停。不少人唏嘘几声后便离开了,不想在这是非之地惹麻烦。吴半文则气火攻心,满肚子的大火再也憋不住了。他对着那榜文,狠狠地“呸”了一声。有个当官模样的人发现后,示意身后的几位打手,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吴半文、大个子、矮个子给抓了起来。不知所措的大个子莫名其妙地问道:“你们凭啥抓人?是何道理?”矮个子气鼓鼓地迸出一句,说:“你们胡乱抓人,还有没有王法啊?”吴半文则是只言不发,一个劲地在大笑着。在他的笑声里,充满了对当今社会的嘲弄和讽刺,暗含着对那些贪官污吏们的仇恨与不满。当官模样的人瞪起双眼,结结巴巴地说:“你、你笑什么,笑?要……要说王、王法,我、我就代、代表王……王法!你、你们诽……诽谤榜、榜上之……人,便、便是犯……犯上作、作乱!不抓……抓你、你们,抓……抓谁,谁呀!”他的这番挺吃力的讲话,引得在场人的阵阵笑声。可把那当官模样的人耳根都给笑红了,他把眼睛向大伙一扫,气呼呼地说:“哼!有啥……啥子好、好笑!笑……笑什么……笑!”他说完,向打手们一挥手,命令似地说:“给……给我把他们带……带走!”打手们将吴半文等三人连推带拉地抓进了城内。不一会,他们来到了一繁华地段,大个子见这儿人多,便壮起胆不停地喊着:“天哪!冤枉啊!这天底下公理何在啊!”矮个子帮腔连声大叫着:“我们好冤啊!这是什么世道啊?”吴半文是个聪明机灵之人,他这时则一心在想:“这回,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还是别跟他们来硬的,虎到平阳还受犬欺呢!我蛤蟆仔今生考试无望不打紧,如果得罪了这帮狗杂种,恐怕性命也难保了!我家上有老,下有小的,还是想个法子脱身为妙。”他走着、想着,想着、走着,故意把步子放慢下来。他身后的一名打手见了,猛地将他一推,他借故倒在地上。只见他肩上的包开了,里面的银两、衣物、食物等四散莲花地撒满了街心。这时,他爬在地上一个劲地捡着。当捡到银两时,便捧在手中,起身笑嘻嘻地对那当官模样的人说:“哈哈,官爷!你……你大人莫见小人过,我那是‘呸’一声吐口水呢,你们……请你们高抬贵手吧!哈哈。”他边说边将银两递将过去。当官模样的人见钱眼开,脸上立刻阴转晴了。他瞟了瞟吴半文手中的银两,接过来往兜里一塞说:“你、你还……还、站,站着做……做甚?还、还不快……快走!”满街的人见了他的举动,听了他的话语,全都给逗乐了。那大个子和矮个子两人还偷偷做起了他们的怪脸。吴半文赶忙急忙地将地上的衣物捡起之后,皮笑肉不笑地向那当官模样的人,连连打了几个恭,装出一副卑三下四的姿态,心里头嘀咕着“好汉不吃眼前亏!”把包往肩上一背,一溜烟地走出了城门。脱离了虎口,逃过了此劫,吴半文的心思又随之沉了起来。他边走边在心中想道:“我蛤蟆仔今天去了银子,丢了面子,幸亏保住了一条命根子!如果,不是刚才来得机灵,让他们抓去的话,恐怕,不死也得塌层皮!看来呀,这人生在世,还真是草木一秋呢!我蛤蟆仔满腹文章,到头来弄个如此下场。可笑,实在是可笑啊!还说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究竟高在那儿呢?如今,我怕是连那草、那木都不如了!真是可脑、可恨也!”吴半文左思右想,把一切的结症归之于乱世之秋,归之于自己的命运不好。他开始对自己的仕途之梦心灰意冷了,对这个不见天日的黑暗社会有了戒意。决心有朝一日找准机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以寻求自己的快意,解十几年来寒窗苦读的心头之恨!吴半文此次落榜离京,回到家里之后,他将如何表露?欲知其中详情,且看下回分解。

    袭俊郎2020-12-11

  • 重活之逍遥大明星007在线收听

    最新章节: 钱再多也不够花!
    “这是哪儿?”阿的姐姐阿珠指着阿空间的照片问。“港的紫荆花广场。“哇,不错啊,我没去过。好玩吗?“还行,一般般吧”“都到过哪儿?“紫荆花广场、黄仙、星光大道的维利亚港。”“要花少钱吧?”“不多游一天才198。”“真的?这么便宜”“别提了,到了逼你购物,不买还人,这都算轻的。“不是吧?”“你为,在香港吃个面要二、三十块钱,吃不饱。”“那你什么了?”“我穷一个,能买什么。“那不被骂了?”是啊,说实话,我那车都没买多少东,被骂了不说,差回不来,想想都气花钱买气受,没点印象。”“本来我想跟你姐夫去呢,在想想,算了吧。“去就行,没事,要不参团,尤其这低价团,最好自由。”“人生地不熟,去了都走不动路”“不会,看好路直接去。”“嗯,机会再说吧。

    秦淮叶初妆2021-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