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异世食仙的小说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至上宠溺[重生]

作者:凤之翼
更新:2021-02-25 12:49:36

武侠修真热门

  • 迷局

    最新章节: 剿杀战斗机
    第四章这就是江湖穆青梧身体恢复很快,习武之人果然不同凡响,晚饭后便拉着刘云满村子闲逛,闲不住,村民都十分好客,看到村里来的客人,都热情的邀请去家里坐,穆青梧笑着一一婉言谢绝。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村口,晚霞如火,在夕阳映衬下华美无匹,少女不由喃喃道:“好美。”刘云看着晚霞,颜色绚丽,不过也没什么感慨的,转眼看向少女,陶醉的模样,在晚霞之下,增添了许多娇媚,他心下感慨,确实好美,不过他只是心里想想罢了,并没说出来。“啧啧,果然好美!想不到这破村子还有此等美色。”旁边突兀的传来一个轻浮的声音。两人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锦衣的年轻男子手摇折扇,腰间悬着一柄装饰精美的长刀,摇头晃脑走过来,面容看着倒是清秀,不过总有几分贼眉鼠眼的气息,眼睛紧紧盯着穆青梧,像饿狼看到肥肉一般的贪婪,身后是一群黑衣壮汉,约莫二十余人,腰间均悬挂通体漆黑的长刀,面容肃然,气息悠远,显然均身怀武功,紧紧跟着锦衣男子。穆青梧眉头一皱,暗恼对方言语轻薄,但审时度势,对方人手众多,不想多生事端,轻哼一声,对刘云说道:“傻小子,我们回去吧。”说罢转身就走,不料那锦衣男子闪到面前,但笑不语,依旧一眼不眨盯着少女,双目闪烁不定。少女看他得寸进尺,不安好心,不由大怒道:“滚开,好狗不挡道!”“小妹妹,哪有狗,在下怎么看不见呢?哈哈,本公子年方二十,家财万贯,良田千亩,尚未娶亲,今日得见姑娘,倾慕不已,愿与姑娘结为秦晋之好,不知姑娘意下如何啊?”这一番话说完,刘云不由翻了翻白眼,这厮脸皮也忒厚了吧,佩服。锦衣男子似乎已经看到了眼中这个绿衣少女偎依怀中的美景边说边开怀大笑,他一笑,刘云也笑了。少女怒道:“刘云,你这傻小子,你笑什么?不准笑!”刘云讪讪道:“确实好笑啊,大胡子和我说中原人比较含蓄,和我们岛上不同,怕我来这里不适应,没想到,和中原人比起来,我们含蓄多了,刚见面就直接谈婚嫁,佩服佩服。”穆青梧无语,他知道刘云说的是实话,他确实对中原风俗不太了解,而且,对面那锦衣男子确实也太唐突了。刘云这一解释,锦衣男子就不笑了,转向刘云,目光冷了下来,“这位姑娘说了,好狗不挡道,你怎么还不滚!”刘云也笑不出来了,没想到被祸水东引,无妄之灾,他本就不善言辞,当下目瞪口呆,不知如何作答。白衣男子更是得意了,“快滚,好狗不挡道!”他成了心要借这个小子立威,吓吓绿衣少女,软硬兼施,这些招数他可谓驾轻就熟。轻轻一挥手,身后一黑衣壮汉心领神会,人影一闪到了刘云面前,一脚踹向少年,少主心意他自然明白,少主的心意他这个下属自然要全力执行,至于是非对错不在他考虑的范畴之内,算这小子倒霉。他一脚踹出去,并未尽全力,只是赶走他便罢,无故伤人也非他本意,但这一脚却也是又快又狠,不是一般人能躲开的。穆青梧看到刘云一脸窘样,正觉好笑,突然看到对方下狠手,想要帮他却也来不及了。不料刘云怪叫一声,狼狈的向旁边一闪,堪堪闪过这凌厉一脚,黑衣壮汉微微诧异,腿势回掠,并不停顿,猛然横扫,速度加快了许多,只见少年往后仓惶一退,又是刚好闪过,不由心头火起,不再控制力道,腿风凌厉,腿影不断,恨不能一腿将少年踢飞,死了就算他倒霉便是。不过饶是出腿快如闪电,腿风如刀,少年就如一片树叶,总是堪堪闪过,那凌厉的腿法反而像是故意避开少年的身体,不由心下暗惊,难道对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奇怪的是看他明明无半分内力,站立之时下盘虚浮,毫无法度,明显不会武功。攻了约莫百招,黑衣壮汉脸停了下来,退回到锦衣男子身边,微微喘息,脸色沉了下来。众人只见黑衣少年狼狈不堪,只能东躲西藏,鄙薄不已,但到后面,他总能恰到好处躲过攻击,凌厉的腿法变得滑稽可笑,不由面色大变,或许少年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穆青梧也是大惊,本来以为这傻小子要被痛殴一顿了,没想到他居然能完好无损。看着众人都盯着自己,刘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大胡子说,不能随便和人打架,不过大胡子还说过,不能被人打,只能一直躲了。”黑衣壮汉大怒,好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还敢出言讽刺,庄重的向锦衣男子说道:“少主,这小子身负武功,又一再挑衅属下,故意与我们狂刀帮作对,定是这一带山贼,现劫持良家女子意图不轨,属下请战,剿杀此寇,为民除害!”穆青梧和刘云面面相觑,少女指着刘云,笑道:“你听到没,他们说你是山贼!”刘云盯着少女,郁闷道:“还说是我劫持你。”刘云彻底服气了,这厮太能扯了,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手下,三言两语,山贼的大帽子就扣到头上。这时候锦衣男子轻咳数声,见众人都看过来,朗声道:“此恶贼占山为王,现更是劫持良家女子意图不轨,龙老四,本少主命你斩杀此贼,为民除害,扬我狂刀帮声威。”主仆心意相通,配合得天衣无缝。黑衣壮汉大喜,阴冷的目光盯着少年,像一条毒蛇,嗜血的凶残展露无遗,缓缓抽出长刀,夕阳下的晚霞,绚美灿烂,夕阳下的刀光,萧杀如血。穆青梧面色凝重,想不到这狂刀帮的人如此恶毒,一言不合就要拔刀杀人,还冠冕堂皇的说是斩杀山贼,实在是心思歹毒之极。赤霄出鞘,剑光流转,剑意纵横。狂刀帮众人也是识货的,一看此剑非凡品,不由皱起眉头,江湖中,用剑的人不可怕,但是若非不得已,没有人愿意与用剑之人为敌,因为谁也不愿牵扯到一个及其可怕的门派,藏剑山庄。想到这里狂刀帮众人不由有些犹豫。看着狂刀帮众脸上犹豫之色,穆青梧心念一动,肃然道:“你们是在说我藏剑山庄之人均为山贼么?”此言一出,狂刀帮众人均是面如土色,少女心下暗喜,本女侠足智多谋,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刘云则是暗自嘀咕,这招上次就害人不浅,估计这次也是凶多吉少。锦衣男子眉头紧皱,沉吟不语,突然本还算清秀的面孔扭曲起来,随即眉头舒展开,似是作出了决定,淡淡说道:“今天已经惹到了他们,放了他们肯定也要被报复,只能一不做二不休,否则后患无穷。这附近有山贼流寇,藏剑山庄女侠被山贼暗算。”转眼看向刘云,一字一顿道“我们狂刀帮恰好赶到,诛杀山贼,为女侠报仇,只可惜来的晚了,女侠重伤不治,香消玉殒,佩剑也不知去向。”贪婪的目光转向少女手中名剑,显是存了杀人越货之心。刘云暗叹,果然如此,这藏剑山庄的名号还真是害人不浅,如出一辙。狂刀帮众人闻言,犹豫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杀意浮现,默不作声抽出腰间长刀,看着那一对倒霉的年轻男女。“上!”狂刀帮少主杀伐决断,不再废话,一挥手,长刀出鞘,刀若奔雷,其余众人齐声呐喊,挥刀扑向少女。少女一咬牙,剑光四溢,力战群敌。只是少女尚未完全复原,过了片刻便已是气喘吁吁,左支右绌,剑光逐渐暗淡,刀光愈发凌厉,少女已是强弩之末,数次险些中刀,险象环生。此时,不远处一人大笑而来,“好个狂刀帮,如此栽赃陷害,就不怕遭报应么?”刘云转头看去,村里,一个平淡无奇的中年人徐徐走出来,是村里的郎中,姓张,村民都是找他看病的,穆青梧昏迷不醒就是去找他看病的。“张郎中,你不要过来,这些人会杀你的。”刘云高声喊道,这无妄之灾,不能连累旁人,再说自己就算打不过,带上穆姑娘逃跑应该也没多大问题,对于逃跑,刘云一向都很自信。锦衣男子杀意凌然,冷声道“此人是山贼在村里埋伏的内应,扮作郎中,图谋不轨,一并斩杀。”杀人灭口就要杀的干净,不留后患,不得不说这狂刀帮少主很专业。“狂刀帮,栽赃陷害倒是熟练,不过今日只怕是自作自受。”谈笑间,张郎中掠向狂刀帮众人,迅疾如电,当真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瞬息已到战团之中,双手连拂,轻描淡写,就如轻抚花枝,又似手掬清流,写意非凡,飘飘乎遗世独立的风雅气息,让人不由自惭形秽。狂刀帮众只觉无形的大力不断涌来,层层叠加,如置身惊涛骇浪,不可抗拒,又避无可避,莫说伤人,连站立也是困难了。片刻间,气势汹汹的狂刀帮众人已四处跌倒,手脚经脉乏力,疼痛无比,哀嚎不断,长刀俱已纷纷支离破碎,散落一地。穆青梧惊喜不已,想不到小村子里竟有这等高手。张郎中眉头微皱,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又似有几分无奈,缓缓道:“你们今日所为本该杀,但妄生杀孽终归有伤天和,冤冤相报何时了,便放过你们,只望你们能改过,好自为之,你们走吧。”在手下搀扶中颤抖站着的狂刀帮少主此时也是鼻青脸肿,忙不迭道:“多谢大侠不杀之恩,我们一定会痛改前非。”说话间又抽了一口冷气,想是疼痛不堪。慌忙招呼众人,互相搀扶着就要离去。“慢着。”清冷的声音,却是一直沉默不语的绿衣少女。狂刀帮少主一阵心惊,今天悔不该惹了这个藏剑山庄的女子,莫非她还要斩尽杀绝,只得站住,惊疑不定看向少女。“今日之事既然这位大侠说放过你们,那便饶你们不死,我们藏剑山庄之人说话一言九鼎,日后定不会为难你们。不过。。。”最后两个字少女拖长了声音,狂刀帮众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毕竟生杀大全都握在对方手中,这个看似温婉的少女,可是关系他们的姓名,众人心中暗暗腹诽不已,都是少主色心大发害的,家里那么多娇妻美妾还在外面拈花惹草,当然没人敢说出来,也没人敢表露。少女停顿片刻,继续说道“要是你们胆敢来找这位大侠的麻烦,或者是来这个村子撒野,你们狂刀帮就是我们藏剑山庄的敌人,好了,你们走吧!”少女说完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狂刀帮众人长吁一口气,相互搀扶,蹒跚离去,闻得此言,张郎中也是长舒了一口气,这小姑娘倒是心思细腻,断绝后患。“站住!”又听的一声清喝,狂刀帮众人吓得一哆嗦,战战兢兢,莫非这女煞星转变主意了,狂刀帮少主不由暗叹,天亡我也,可怜我一世英豪今日却丧命于此,莫非是天妒英才。他还没感慨完,少女清冷的声音再度传来,“把你们的废铁带走。”少女皱着可爱的琼鼻说道,指向满地断刀,确实都成了废铁,零散遍地。说来也怪,狂刀帮众人似乎恢复得不错,手脚麻利的收拣完毕,健步如飞的离去,只是走得远了一些,只看到他们又互相搀扶,步履再度蹒跚,看来只是为了尽快逃离,不然这绿衣少女再来多几声“站住”,他们恐怕都要被吓死。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行蹒跚背影,穆青梧喃喃道,“这就是江湖”。

    夏宇林雨欣2021-02-07

  • 巫师在都市打工生活录

    最新章节: 俄国人的节操
    十四章魔鬼训练(一)后,流域暴哼一声。竭全力,用出了汲取符,着鬼狼群体的到来。流也准备了大量的汲取符九级的鬼狼长老撞向大,“轰”的一声,宣布残酷而又不公平的战斗始了。黑白色的光瞬间闪,几乎所有的鬼狼都被不知不觉中贴上了汲符。流域顿时觉得一股和的能量涌入心间。流知道,这场战斗九死一,必须拼劲全力。流域出阴阳剑,拔出一张黑色的符咒,默念道:“阳两体,和二为一,乾一灭,灭收邪念。阴阳!”被流域丢出的阴阳符瞬间变大几米,一股光照射着所有的鬼狼群突然,阴阳灭撞向了鬼群。“轰——”爆炸声绝于耳,响彻云霄。那稍微低级点的六级、七鬼狼全部被轰飞出去。时尸体覆盖了这片草地八级九级魔兽疯狂地向域扑来,流域身体一震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阳灭有这么强大的破坏,还会损耗元气,流域想道:“看来自己现在实力,只能一天使用一阴阳灭。”流域飞快地出剑撞向狼群,一招阴嗜杀加上大力丸、大力、疾风符,正面轰击在九级、八级的鬼狼上。域这一愚蠢的行为让自瞬间被碾飞,退后了几米。“嗖—-”流域飞快地撞向了树木,足足撞了十几根树木,猛吐一鲜血,有气无力地坐在上,由于有汲取符的原,很快,伤势就有好转但是要明白,汲取符如吸尽了对方的阴阳之气就会失效,虽说每个人阴阳之气是有限的,但睡觉时也是可以恢复的一群鬼狼再次扑了上来锋利的狼爪伸向流域。域眼看着最强的危机临,却没有任何反击的能。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自己是怎么死去......半响......流域也没有一丝疼痛地感,“难道,我已经死了才没有疼痛感的?不可啊,就算死了,死前也一丝疼痛啊,难道我没事?不会吧?”流域心道。流域鼓起勇气,缓睁开双眼,只见药仙站自己面前,顿时明白原是药仙救了自己。流域喜地大叫道:“师傅,怎么在这?”药仙黑着张脸,怒斥道:“你说怎么就这么废物了,到最后关头你竟然等死,怎么就这么没有,还有你的战斗根本就没什么巧!”流域吃惊地问道“师傅你刚才一直再看我战斗?”药仙一脸不,说道:“废话,当然那些鬼狼不过是我用仙造出来的,根本不是真的鬼狼!”流域不明道“师傅你为什么要用鬼袭击我?”药仙说道:当然是为了训练你,来这本书记录了你每天要的事,看看!”药仙轻一甩,书飞到了流域手,流域打开书本:1、要到悬崖峭壁上摘草药,须满足200株草药。2、到森林中猎杀灵兽,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六级灵兽以上的灵核回,要求数量100个。3、到森林中找到为师,怎么找到是你自己的事4、通过为师给你的训练,为师给你的训练会不义变换。5、泡温泉。6、进入黑洞训练。7、每个月要都要贡献丹药给,不能是我给你的丹药要你自己练出的,数量100个。流域看到这个日程表,流域感觉有些想。无奈地看着师傅,说:“师傅,你确定要这训练?”药仙郑重其事说道:“对,你的时限四年,你要一件事一件地做,直到我满意才可做下一件事。四年内没完成,呵呵,后果自负”流域季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说道:“是,傅,我先去做第一件事。”流域一个闪现,立逃离了药仙,来到了峭下,虽说摘草药不是很,但是是在峭壁上,线错峭壁有多滑,草药又长在这么高的地方。流纵身一跃,踩在了峭壁,慢慢地往上爬着,竟找凹陷的地方稳住脚,是峭壁始终很滑,眼看一株药草在三十米的高,流域一咬牙,一跃,到了另一个凹陷,突然一滑,摔了下来。掉在地上。流域不放弃,重跃了上去,流域稳扎稳地爬了上去,但是按照种办法是无法令药仙满的,这样不仅耗时间,且达不到训练效果。“——”流域再次摔了下,第一天下来,流域全已遍体鳞伤

    欧陆风云2021-02-21

  • 男神请指教

    最新章节: 直击指挥部
    幽径柳风拂睡衣,香风落池生涟漪。风微细吹亭松枝,置酒独饮聊无绪。举杯笑邀桂仙子,桂酒仙桃玉盘里。一笑风生追红晕,欢颜回笑语声低。与君共醉魂飞尸,广寒仙女舞柳姿。独翁狂饮醉当时,别有情趣古来稀。天上明星偷惊疑,常恐醉人无几丝。醉步犹如三月柳,弄笔作题壁上诗。

    烙尘2021-02-15

  • 戏凰

    最新章节: 拒绝的态度
    七律(平水韵)日杂兴二首—给伴第一首地冻天睡意无,炉边独叹须臾。流年似人相伴,岁月如爱以濡。花季常倾国貌,冬眠更暖心壶。风华已情难了,踏遍青笑海枯!第二首步原韵)屈指平万贯无,清风两度虚臾。空怀壮浮名扰,屡撞南望眼濡。悦己情花满径,归家心酒盈壶。纵然四轮流转,有你春永不枯!南京天悠悠2020,10,20

    双儒风2021-01-16

  • 全职追美

    最新章节: :信号中断
    七律(新韵)九九登高文/mzgege2020.10.25苍天不问山河变,岁月难留俊俏颜。甚喜同龄仍矫健,相欢旧梦自得闲。琴棋书画楼台乐,日月风花歌舞甜。远眺长空君幢景,回头归宿在何边?

    TM荼蘼2021-01-02

  • 畜生论

    最新章节: 离开的机会来了
    酷爱车马炮。乐平以此为道,雾迷烟。无法从戎为抒志寄意撕杀浪闹,醉处、心怀蠃抱。胜平淡说趣事,弄尘再斗盘中乐。精技,永含笑。楚河汉征袍绕。健身心,弈酒棋。交朋之好升士中堂家园象,虎跳出立炮。卧马平空喊叫。但有丝存活气。不留情,地浊牙掉。杀勿赦帅头掉

    小楼听雨2020-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