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的命运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恶貂

作者:管明琨
更新:2021-03-03 14:10:19

历史军事热门

  • 无间枭雄百度云

    最新章节: 表示一下
    远景楼下品茗文/得钧2020/06/24东坡湖畔远景楼下约上三两好友沏上一壶香茶?褐柱朱梁白檐青瓦东坡名士作记从此千年繁华?天蓝地绿风景如画一岛皓月丽水满园名树奇花?古色古香至高至大斜倚金碧辉煌极目天边晚霞

    咸鱼02021-01-04

  • 天下圣道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大战来临
    近年来黑龙江省植质量在好转文/无双2000年到2019年全球新增绿化面四分之一来中国居球首位贡献近年来龙江省植被质量在转为近20年来最优生态环境得改善我沙化土地是大庆市16个县还有在齐齐哈尔属于科尔沁沙沙化地47万公顷约占全省国土1%通过近30年治理生态是明显改善大庆市绿造林生态优先为重农林牧彼此镶嵌网片绿色发展省农田护林网大风天减少26天龙江县治沙现场昔日沙丘变产田泰东方红林场社会效很可观保护大面积地生态环境得改善2000年到2019年全球新增的绿化面积中约四分之一自中国,贡献比例全球首位。中国年减少沙化土地198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唯一沙漠化逆转国家。据气象卫星感数据显示,近年黑龙江省植被生态量持续好转,2019年为近20年来最优。大庆市绿化造黑龙江省农田防护网齐齐哈尔市龙江治沙现场齐齐哈尔来东方红林

    落笔书写江山2021-01-11

  • 少爷夫人又双叕叕逃走了

    最新章节: 最后的疯狂
    七律春一池碧水依山转,满目晨光舞险巅。风助松涛听鹤曲,霞牵旭日吻炊烟。雨丝润绿河边柳,鸽哨萦歌陌上川。待到夕阳连彩缎,白帆片片落舟船。

    莽屠2020-12-23

  • 改写人生小说

    最新章节: 希望破灭?
    戈有方回忆录《贤话旧》(一、渎)2祖母的封建意识给了她不小教训——那是由我的大姑母的婚悲剧产生的。大母出嫁那年,我概只有4岁。记得她蒙着头盖上轿,我突然恐慌起,一个箭步蹿过,死死拉住姑母大哭着不放手。时候新娘子上轿本是要哭的,给这一闹大姑母也的更凶了。祖母母亲都流着泪来我,说过两天大母便会回来,我只是不依。后来亲生了气,把我起来丢到母亲的床上,我就在大上撒泼打滚地嘶哭闹。这是我有以来第一次发脾,竟然把把大人都弄得手足无措。后来此事竟成大人们说笑的把,让我记忆犹新大姑母的一生是送在祖母的封建识上的。这是母常和我说起的事母亲最亲我,我小的时候母亲就惯和我谈心,尽我是一个全无主的人。母亲说大母勤俭能干,通达理,是个人人赞的好姑娘,前说媒的人很多。是祖母横挑竖捡均不称心。后来一个书香门第的家来求婚。这家个孩子都在上海作,上面三个都结婚,小儿子从过继给家居苏州堂叔。虽住在同条街上,相隔不三十来米,却是未见过面。祖母听书香二字便立爽快的同意了。不久便有好心的居将消息传到家,说那姑爷是有神病的。母亲得悄悄告诉了父亲让他托人去了解探寻来的消息竟千真万确的。那爷的精神病时好犯,目前还算正,正在上海工作父亲闻讯大惊失,急忙请了假回来和祖母商量。亲的意思是坚决婚,说此病非但坑了大姑母一辈,还会祸遗子孙母亲也在一旁婉相劝。当时,婚自由,文明结婚新风尚已经在一大城市里提倡,木渎镇却还依旧循旧例。祖母听退婚二字,像遭雷击般怔在那里良久,才心情沉的对我父亲说“啊,既订了婚,是人家的人了。能反悔?倘若退婚,你妹子会给家笑话死,还怎么做人啊。这辈子别想出门了。失丢节的事娘做不来啊。”就这样我大姑母一无所的嫁了过去。大父名叫郭希周。品一般,当时倒还没有发神经。妻感情很不错。母说他是个书蠹,整天头也不抬看书。结婚一个,两人竟没有说几句话。满月后便只身回上海去。可不到两年,姑父的病就现了形。疯了一阵,点把工作也丢掉。不知为什么,母不让大姑母把些告诉兄嫂,但是从不避我的。叮嘱我不要乱说于是我也就不敢说了。后来大姑似乎好了一阵子但接着又疯掉了这次可疯的厉害工作单位派人把送回家来。一次竟疯疯癫癫的跑我家来,于是就也瞒不住了。母心疼大姑母,偷地与我说祖母真该不退婚,叫姑这辈子怎么办呀又偷偷的落泪,那个媒人缺德。看大姑夫家是所的书香门第,其除了几间房子竟一无所有的,同是一天不做便一没饭吃。那时大母已经有了三个女,表弟不到一便让三房领去了自己抚养着两个儿。父亲为了解姑母这一家的生,在我们家里设给姑母弄了个代房。于是大姑母天带着两个女儿我家,晚上回去。有时还得下四去收放生活,非辛苦。大姑夫的病反复发作了好次,终于颠狂而了。不幸的是后我的大表妹竟也传了这个可怕的,使我的姑母晚生活极其不幸。也是后事了。我学那年,父亲卖了母亲的首饰加多年的积蓄,买了我们现在住的两间平房(木渎街100号)。说是两间,却很深加上两间阁楼实上可分成六间。西面一间的前半,开了一间小杂铺,其实也就是一些肥皂、草纸针线、纽扣之类不超过三十种的常用品。除了每早上农民赶集时些顾客外,其余间是没人问津的不过这毕竟是一从来头顶人家瓦脚踏人家地的贫人家,第一次有属于自己的窝了当然是件开天辟的大喜事了。后随着家境的逐步转,这两间平房修得还真是不错—临街的店面栅里面是一排广漆玻璃窗;西边有台所以是一色的窗;东边一间,六扇落地的玻璃,早晨一摘栅板满屋明光大亮;边那间是店堂,是祖母绣花的地;后半间是母亲卧房;中间六扇地窗隔开,排窗裱糊着小姑的花画;东边一间前是吃饭的起座间后来做了大姑母营的代绣房;后间是灶间。除了间外,所有房间是平整的地板。边阁楼是祖母与姑母的住房,西阁楼是堆放杂物的。虽是阁楼,南一排玻璃窗很亮,房间也不算。放上两只床,上一只半桌和箱等物,加上小姑的绣花绷架还绰有余。勤快的小母把这里收拾的明几净,成为一很好的卧室。别看这两间平房,我家辛勤了二十年换来的。它看这对不满二十岁年轻夫妇搬进来儿育女,看到这十岁的男人受尽痛,凄楚地抛下儿,圆睁双目含死去;看到孤儿母悲惨艰辛的生;又看到我们这代的呱呱落地。少辛酸与忧伤,少期盼与欢乐都这两间平房中,伴我们祖孙三代过了三十年春秋直到中日战争爆,我们才被迫离。谁知竟再也回去了。我总像怀亲人一样想念它不知现在是否还人间?毕竟已经别36年了。我六岁那年,母亲生我二妹,也就是在的大妹妹。加去世的妹妹这已是第三个女儿了母亲很有点失落她早就想要一个子了。旧社会重轻女,所谓不孝三,无后为大,生女儿岂非大忌更况且我父亲还个独子。不过,这个妹妹却给全带来了希望。她我第一个妹妹无性格还是长相都不相同。圆脸杏,又黑又亮的眼眸十分精神。大家说下一胎一准是男孩,瞧她多么个男孩子样儿啊于是母亲就把她扮成男孩的样子。随着妹妹的长,表现出越来越的优点。小嘴巴薄嘴唇,能说会,一天到晚乐观凡,整天欢蹦乱的花样百出。父夸她好口才,出成章。说出话来有思想性,任谁别想难倒她。祖喜欢她的乐观,是乐呵呵的给全带来了生气。即惹恼了她,哭也的刚强,不得胜不收兵。母亲喜她的机灵,能随应变又会嘴甜哄,而且特别向着亲。这个聪明伶的孩子比起她的姐来,确实太出了。我从五岁开便经常坐在祖母对面帮她穿针,觉得能帮她做些便很开心。但是不如我大妹妹来乖巧。她能察言色:时而捶背,而倒茶,时而奶奶气的劝祖母歇会儿。大家都说是个小马屁精,却认真地说:“婆老了,辛苦了辈子还不该歇歇?”哄得祖母十开心,常停下手的针线把她揽在中心啊肉啊的疼。面对这两个孙,祖母总是心满足的,说自己这子算没白辛苦。母夸我们孝顺懂,感慨其乐无穷天伦之乐,同时要捎带着夸夸我父母。每到这时母亲总是满怀喜,由衷地劝祖母要操劳了,消遣遣便了。与这个妹比较,大家都我太忠厚,怕我来受欺负。所以更加倍的宠爱我只有父亲与我的系总是不那么好那是从他批评了一次开始的。我性格懦弱却有个脾气,越夸越乖越指责越顶牛。上父亲总不在家比较生疏,每次一回来,我放学躲到阁楼上去做课,尽量不与他面。母亲劝了我次也不听。有时完晚饭,父亲见又要走开就把我住,拿出带回的西给我吃,一面我学校的情况。简单机械的回答就干坐在那里不语,或推说功课做完走开去。这情况慢慢地形成我的习惯,直到出嫁的时候还没变过来。父亲为大概一定会很伤。我妹妹也许是了大人的影响,我一直很关心,怕别人欺负我。时我出去玩一会,她也要跑出来好几次。这一段孩子喜欢在丝行过街凉棚下玩,有时会站在一边一会儿,因为祖不让我加在里面一次一个捉迷藏小孩仓皇奔跑时小心撞到了我,好被我妹妹看见她立刻气冲冲的过来,一边哭喊边揪住那个比她出一半的孩子又又打。毕竟她太,那大孩子也只啼笑皆非的愣在里任她打骂。打了她就撅着小嘴过身来细细查看是否被撞坏了。面拉我回家,一恨恨的警告那大子,说要去告诉家大人:“为什要撞我阿姐,是我阿姐好欺负的?我会給阿姐出的!”一面用又亲昵又是讨好的情望着我。嗨呀那时她才四岁呀她的述诉能力更杰出,任何一件都能讲得有条有,绘声绘色,让者如临其境一般每每这时,母亲要疼爱地搂着她又好笑又好气的热一番。我也只无奈的站在一旁爱的看着她。我附近有一位老人两只眼睛大概是度沙眼加白内障烂眼皮红血淋漓黑眼珠上有一半了一层白翳,大是半失明了。他有小辈,只有老口,却是个乐天,很喜欢开玩笑是东街上的一个活宝。我姑母这辈当面叫他好伯,背地里叫他瞎伯。我们则叫他公公。这老人很欢我妹妹,路过前总要逗她几句称她作小滑头。一老一小相互耍头,常常逗得旁大笑不止。“小头你在吃什么?“好公公,我没吃什么呀,这是木。”“骗人!不是你妈妈给你的甘蔗吗?”“哈!瞎公公你一也不瞎嘛,为什人家都叫你瞎公呢?不是我说谎我想看看你辨得来不。”“嗯?刚才叫我什么?叫一声我听听。“我不是一直叫好公公的吗?”小滑头,今天把些省给我吃吧。正你每天都有的”“好公公,今的甘蔗一点也不,明天吃到甜的再给你送过去啊可是你那么老,不动怎么办呢”嗯,咬得动,咬动!”“我不信好公公你把它咬口,我看看才相呢”“好好,哎呀!这是什么,尺也能吃吗?小头,你作弄我老子啊!哈哈哈,们大家看看,这小滑头叫我吃竹哎”“不是的嘛好公公,我是怕蔗崩了你的牙,我陪牙齿怎么办所以先用竹尺试的呀”听着这一一小的对白,旁的大人小孩都忍住大笑起来。好公总要伸出大拇赞许的夸我妹妹来必由出息。妹从来就有一股天怕地不怕的劲头不过有一次却把只小老虎嚇住了木渎这个地方因四周有几座山,山都有庙,镇里有几座庙或庵,以长久以来便有三多:一、迷信多,经常会有些七搭八的传闻。、进香人多,逢佛家的节日路上是香烟缭绕。三乞丐多,天南海的灾民操着南腔调沿街乞讨,也络绎不绝。一天快中午的时光,妹煞有介事的端在柜台前的高脚子上看店。这里天上午总会经过几个乞丐。自小开店以来,祖母定下规矩,每天施舍三个铜板,且只能给老弱病,给完算数。那中午来了一个强花子——这是一靠横蛮强取告化乞丐——他一手着上衣,一手拿把刀赖在门前叫。妹妹告诉他今的铜板施舍完了他还不走。妹妹告诉他,我们只舍给瞎子、瘫子老人,那告化者旧不走。妹妹粗嗓子学着大人的调叫他走开,那子嘴里操着一口皮的山东腔,大起来。这些人大是逃荒来的,来便不想走,靠告度日,横蛮无理木渎人生性软弱就怕这种乞丐。往赶紧打发几个哄走了事,那天把事搞僵了。母的意思赶紧给他文算了,可刚强世的祖母却动了,硬是不给。谁那赖汉竟拿着手的刀朝自己头上了一刀,登时血如注,满脸满身是鲜血。我妹妹得大哭起来,母也慌了手脚。急把妹妹揽在怀里目瞪口呆的望着乞丐不知所措。情到了这这般地,可就不是几文板能打发了的,能任由他敲诈了祖母却不吃那一,跑进厨房,拿一只盐钵头,往台上一墩,朗声:“来!好汉,给你上点药治治”这举动把那家镇住了。祖母又斥道:“年纪轻,不知找点事做挑了我们这样的幼人家耍无赖。们全家勤勤恳恳老太婆我50多岁了,一双手哪天过!让我们这样人家养你这壮汉在理吗!”门口集了好多人,你言我一语的纷纷责那乞丐。那乞看着我祖母登时了气焰。被祖母一番呵斥和众人指责更是弄得下来台,只能挂着脸的彩,讪讪的了。事后,母亲惴地说“早知这,还不如早早给几个铜板打发了这种人一副无赖,明的不行就会暗的,结下毒可不好办了。”祖说“这种无赖你怕他,他越凶。这一套吓唬谁呢且看他能把我们样。有本事砍掉己脑袋呀,可笑”说也怪,从那起,那无赖只要到我祖母,必要恭敬敬叫一声“太太!”还在背对人说“整个木镇我最佩服的就这位老太太,有山东人的性格,得,难得!”后这位乞丐真的改了,买了一条渔打鱼为生。也许人会说乞丐能买船?是的,不少丐在木渎这个地都混得不错。仗年轻体壮,春秋季游客如云的时,专到各个山庙乱串。那些游山水,朝山进香的都存心布施,故有求必应,没有手而回的。还有些出手阔绰的游,久慕木渎的佳,消受不了的便由这些乞丐们分了。吃的不愁,入颇丰日子乞丐混得很开心。天游山逛水,顿顿鸭鱼肉,真所谓了三年乞丐,给皇帝也不干。只苦了那些真正老病残的乞丐,体不支,只能局限车站码头。收入然无法相比。木镇的百姓对这些丐总是很同情,家盛碗饭,那家碗汤,施舍是很慨的。但一到冬仍然会有不少乞倒毙街头。那些宅大院的仕绅家纵然叫破喉咙也不会送半碗饭出。反正是听不见看不着,心安理。尽可以日日烧诵经修来世富贵绝不会对这些前作孽今世苦的饥做丝毫怜悯。一进的高墙大院里如另一个世界,人世隔得很远很。我们木渎镇没什么娱乐场所。如戏院、影院的家都没有,所以到我十四岁离开里还没看过一次。不过从小出生那里的孩子们是会因此而寂寞的我们有许多自由充满欢乐的消遣我们可以背出周各山上的名胜古,可以说出各种古流传至今的传典故;参天的苍翠柏,殷红的枫、黄栌,西施的台,乾隆的脚印山峰上只容一人过的一线天,都我们常去的所在那时年纪小,步矫健,上山从不大路,总是在没路径的松林岩石攀援而上,下山延着大道飞奔而,从不知什么叫劳。大自然的景让每个小镇人都感自豪。另外,阔的江南田野也我们兴意盎然的乐场。在那里拾螺,采桑葚,摘花,挑野菜,拔毛针……..一面领略着阵阵花香一面也给各家的桌添了时鲜。有我们也会去镇外百步远的“法云”游览阎王殿。里的景致是我后走过很多地方再没有见到过的。那里自然是结伴行。孩子们进到中,从来是只顾看不敢言语的。家敛声屏气,紧而全神贯注地看一幕幕阴间的酷:殿上坐着威严阎罗王,殿下小们正忙着审讯新人。他们有的怯生的跪倒在殿前嘴中似乎在讷讷诉说着什么;有已经被捆绑在火柱上受着炮烙;的已经被开膛破,肚肠拖了一地有的泡在污血池龇牙咧嘴的喊叫还有的在丰都城被冰雪冻得瑟缩身子;或在恶狗中被几十条恶狗围着撕咬。个个态逼真,处处惨忍睹。这里的一我们都很熟悉。每次去,那里的尚总要跟在一旁喋不休的讲解诸罪恶的下场——割舌头的是因为人间说谎骗人,坑害了他人的三不烂之舌自然是被拔掉;说那被腹挖心者是因为前杀过多,而不、不孝、不仁、义的恶人们心肝是黑的,所以要给他自己看看;又滑又陡的奈何上艰难行走的是人间作恶多端的人。只要一不小跌倒桥下,便会无数毒蛇猛兽撕吃尽;孟婆亭中着一位慈眉善目老婆婆,用勺舀孟婆汤给一个个投生的人喝,凡过这种汤的人便也记不起阴间的切。再往后,是12轮回殿。在那里,好人会再次投为人;恶人则只投生为猪、狗、、马之类的畜生那些泥塑木雕的像,经过能工巧的雕琢,个个栩如生,活灵活现眉目传神。尤其翘起胡须,横眉目的判官——他手执笔,神情专地审视着左手中生死簿,好像马便会去勾掉某人性命;还有那戴高帽子,伸着血长舌的无常鬼:个穿着白色长衫手拿捕人的绳索一个穿着黑衣手一块勾魂牌。俩一搭一档,好像上就要出发去执勾魂的使命。还大头鬼、小头鬼阴间的差役,这就是母亲常说的果报应司。行使是善有善报,恶恶报的正义。不森严的阴间和人间却有一个共同处,同样是钱能神。有钱能使鬼磨。那些作恶多之人,在作恶的时也烧了不少钱香烛,所以往往得到宽恕,变惩为超度。这就是什么有这么多朝进香的,吃斋诵的人的缘故。可那些无钱无势的苦人,既无钱通就只能是做牛做,认命了。那时们虽然小,竟也有思想的。一走这个黄墙大院,子们便会忍不住窃私议起来。有说,阎王好见小难缠,你看那些鬼多可怕;有的,小鬼们若不是阎王老爷吩咐,能割人舌头?有说,不对,最坏还是判官,等我了,就要在判官前烧香,求他别我的名字,那样,活到长命百岁;还有的说,我了以后,一定要带点钱在身边,给孟婆婆就能不孟婆汤了,一投我就马上把阴间故事讲给你们听“你不怕割舌头”大家都笑着说“不怕,多烧点烛不就行了吗?——这是我家隔茶馆店的外孙女高论。她叫张宝,从小便没了母,父亲流浪在外她是跟着外祖父外婆和一个姨生的。她可是个性泼辣,行为放纵丫头,也是我的个好朋友。那天她的话打破了所人心中的恐惧,是大家在四野无的田间放声大笑来,笑得很痛快不过这次从庙里来,我对祖母无论的信念竟是有怀疑了,而对母吃素烧香的举止多了几分理解。想谁能一生无过若不烧香赎罪,旦死去,落在这惨无人道的小鬼中,还不受尽折!在母亲虔诚礼的熏陶下,那时我也真的认为掉颗饭粒也是罪过边的大孽。可祖哪天不杀生?看她收拾鱼虾,我会不安的想起十阎罗的恐怖,情自禁的打个寒战有一天我给祖母针引线的时候,用心地对祖母说:“好婆,您说我每天吃鱼虾罪过?”“这都是给吃的东西,有啥过?”祖母平静说。祖母60来岁,白发苍苍。她活的时候从不抬,尤其绣花时。她的话说“抬头见三针面”,连的姑母和母亲也成这样的习惯。可是,可是法云里的阎王把杀生人都开膛破肚了。”“那是劝人善的,”祖母说“吃只管吃,杀管杀,只要多烧香就万事大吉的”我放心了,开的看了一眼祖母她与平日一样,旧那么平静安详“那你为啥不烧呢?好婆。”“啊,现在不相信些了,谁真见过?人死了就没有。”祖母继续说“如果真有阎罗和判官,烧点香能消灾免难,还行什么善?世上恶人只管恶下去了,你想这种阎王能叫人佩服吗”她一边将本已细的丝线再劈开一边接着说:“实啊,都是庙里和尚们在里面捣,骗骗人的。”他们靠什么吃饭?反正谁也上不天,入不了地,他们胡说八道混吃。还劝人行贿把菩萨和阎罗王编排成贪官污吏我看那,因该先了他们的舌头。祖母破例地抬起看了我一眼,大是我的目瞪口呆她笑出了声。平,祖母要求我们文、典雅,女孩是不准笑出声的她自己也从无这习惯。这让我更吃惊地看着她。的老花镜戴得很,一双笑得眯成的慈祥的眼睛,眼镜框上沿凝望我,使我感到不然。心想,我是见过鬼的,可是们经常说的那些灵活现的鬼故事难道都是假的不?祖母说:“我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信神信鬼。到你妈妈这年更是信得入迷。心诚意的磕头礼,祈求神灵保佑们。自己不吃不也要请回香烛来不知冤枉花了多血

    承紫真2020-12-08

  • 我绝对不可能是妹控扫书

    最新章节: 塔尔大帅之死
    痴狂(孙国良).jpg(146.41KB,下载次数:2)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8-5-1921:01上传

    无敌大水怪2021-01-21

  • 校花的贴身狂龙

    最新章节: 宠妃上位记
    《宝贝嫁给我吧》作词/曹万昌初见你的那个仲夏夕阳余晖亲脸颊你脸羞红把头低下像朵要开的花再见你时还是仲夏燕语喃风景如画我要泛舟你要骑马对多情的小冤家我们一起花前下一起弹着吉它一起欢乐的唱我们一起浪迹天涯携手夕阳西一起忘我的爱啊baby请你嫁给我吧天天一起回家努力挣钱你花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有房住种瓜怎么样宝贝嫁给我吧rap嫁我吧嫁我吧没有人能比我更啦嫁我吧嫁我吧我最最亲爱的冤家做我的美丽新娘让其他人嫉妒恨吧心肝宝贝嫁给我吧宝嫁给我吧QQ:1363316998电话:18004309283

    宁小白2020-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