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妻当关免费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竹马弄青梅

作者:谋局
更新:2021-02-25 12:48:21

网游动漫热门

  • 千亿萌宝:总裁爹地快投降

    最新章节: 意识!
    四十九年前的1月22日,那天一大早,我随着学校上山下乡的知青大队伍,登上前往夹江的闷罐火车知青专列,经过一路颠簸,总算到达了夹江火车站,随之而来的车门那儿发出了几声哗啦啦的铁链声响,铁链闷罐车厢的大铁门已经打开,一把木梯竖在车厢门口。车厢外面有人喊了一声:“夹江车站到了,请各位旅客下车。”带队的工宣队和学校里的老师站在站台上,大声地喊着:“各位同学注意了,各位同学注意了,现在,请你们把各自的行李,拿出车厢,搬到站台上。然后再从站台上,把你们自己的行李,装到要到公社的卡车车厢上。再一次提醒大家,不要把行李装错了车厢。”下了火车,站在夹江火车站的站台上,望着身边正在起步滑行的闷罐列车,就在回头张望的那一瞬间,无意之中我发现,刚才我们乘坐的闷罐列车那节车厢,铁门上用粉笔写着“罗坝”二字。这个罗坝,按说起来,应该就是我们即将要到达的公社的简称。我再看看我们的行李,所有的箱子外面,几乎都写着乐坝。乐坝和罗坝,是有些不一样。这二者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区别,对我们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现在是说不清楚。也没来得及细想。此刻的站台上,挤满了刚下火车的知青,他们正在相互帮忙,把自己的行李,从列车的闷罐车厢里搬出来,放到站台上,再从站台搬到相对应的大卡车上去。忙着告别。相互诉说着彼此珍重的话语。听到了带队的工宣队和老师这一番喊话,同学们立刻纷纷按照这个指令,开始忙碌开了,互相帮忙搬冻随带的全部行李,在站台上,同学们都拥堵在车门下边,相互和其他车厢的同学们握手告别。就是那些号称是铁石心肠的淘气包,都开始掉下了惜别的泪水。依依不舍地相互说着惜别的话。无力拉着对方的手,久久不愿分开。年轻的知识青年,用生命的火花,点燃那永不熄灭的火光……随着卡车引擎发动的声响,同学们站在卡车里,相对挥手,互相告别。大概也算是天亦有情吧,此刻的天空,由刚才充满阳光的晴天突然转换成乌云密布,接着就开始零零星星地漂撒着蒙蒙的细雨丝,这细雨蒙蒙的小雨滴,悄然润湿着我们的棉衣。阵阵冷风不断地吹进我们的衣领和袖口,直往我们的身上钻,冷嗖嗖的寒风刮个不停。  我们700多知青离开了闷罐列车,在夹江火车站外的简易公路旁,拿着各自的行李,相互帮着忙分别登上了卡车,即将前往各自的公社所在地。满载着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大型卡车,汇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从夹江火车站出发,在前往洪雅的丘陵地带的碎石公路上,此起彼伏地发出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一团团蓝黑色的浓烟极不情愿地在山谷里打着盘旋,缓缓地升上空中,满载知青的卡车队发出阵阵哀怨般地咆哮声,艰难地爬上一个又一个的陡坡。  望着一路上同学们挥手离别远去的卡车背影,小学毕业时,我的班主任老师,满怀深情地奋力挥舞着手中的粉笔,一气呵成写在黑板上的这首送给全班同学的告别诗,突然一字不落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快来吧,同学们,  挺起胸,抬起头,  我们向祖国宣誓,  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生命,  献给你,亲爱的祖国。  再见吧,同学们,  不久的将来,  劳动的鲜花盛开,  我们在花丛中握手再见,  再见吧,亲爱的校园,  还有那些难以忘怀的同学和老师。  随着行进途中不断出现的岔路口,前方的车队里,有的汽车开始转弯了,“同学们再见啦”的喊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来,满载知青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不时从我们的卡车后面转到其他的岔道公路上。越往前走,我们车队的卡车就越少,再往前走……  我站在卡车里一直向前看着,看着我们前面的车队,卡车越来越少,突然间我大喊起来:“现在,就只有咱们的汽车还在往前走了!”不错,此刻得车队,已经不存在了。我们这辆车得前后都没有车了。  车上的同学们,把愤怒的眼光纷纷投向带队的老师和工宣队带队干部,有人大声地发出质问道:“你们究竟要把我们弄到哪儿去嘛?”  此时此刻的带队的老师和工宣队带队干部们,面对同学们此时此刻的质问,低着头沉默无语。他们又能说什么呢?我们都很清楚:他们也是很无奈,这是上面安排他们来送我们下乡的。我们没有丝毫的理由去声讨他们。更何况事已至此,埋怨他们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何况他们都和我们的父母一样,很多的老师和工宣队员,也都有即将下乡的子女,他们的处境和我们的父母一样艰难。在当时的政治大环境下,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都是一个碾盘下的谷子,谁也轻不了多少。再则说他们毕竟还是我们的老师,我们也不能怪罪那些老师们。对老师们发泄起不到任何作用,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  我们这辆卡车,现在前进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洪雅县的罗坝公社,从夹江开始的这一路上,公路沿途两侧的穷山恶水,把工宣队灌输给我们关于洪雅的美好幻想,已经被彻底粉碎了。此刻的知青们,在卡车上低着头,激昂的歌声没有了,卡车里只有长时间的沉默,这一切又给带队的老师和工宣队员师傅们增添了无形而巨大的心理压力。  在我们所乘坐的卡车前头,两道呈锥形扩散状的浑浊光柱,透过前方阵阵飞扬的尘土,无力地射向前方,照在前方简易公路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车轮仍然还在继续向前急速运转着。伴随着这烦人的巨大轰鸣声,沿着寂静的盘山公路,颠簸抖动着转过一个又一个盘山弯道,奋力俯冲着登上前方道路上的一个又一个陡坡,卡车卷起来的尘土,留在身后了,弥漫在山谷里,毫无目标地漫天飞扬着……  离开了大都市,从夹江到洪雅县境内,在这沿途的一路上,我们只看见了光秃秃的荒山秃岭,别说是树了,就连草也很少见。天苍苍,野茫茫,西风卷赤土,满目皆苍凉。唯见那片与天边相连的远山,还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有几只黑褐色的老耕牛,悠然自得地站立在荒丘上,晃动长长的脖子,缓慢地甩动着尾巴,低着头慢悠悠地度着方步,咀嚼着路边荒坡上黄焦焦的野草。  茫茫的黄昏余晖下,不时有些背着柴草的淳朴农民站在公路两旁,好奇地打量着我们,挥着长满老茧的大手,微笑着向我们打着招呼,目送我们的卡车缓缓而过。这时候的天色,已经由灰色的黄昏转变到了黑夜,苍淡的月光下,山谷里的腊月刺骨寒风,刮在身上,犹如刀割一般。  暮色朦胧的前方,卡车又转过了一个弯道,这里的群山之间,弯道两侧的峡谷突然变得宽阔起来,公路左侧陡坎下的青衣江,这里突然转了两个90度的急转弯,放慢了流动速度,江水变得平和了许多,奔腾咆哮的江涛波浪撞击岸边巨石,它所发出的声音在这儿也小了很多。  奔流不息的青衣江水,一路冲刷着沿岸的河床,把上游的河沙泥土带到了这里,留在这江水转弯之处,经过多年的淤积沉淀,在这里形成了一片平缓的河谷地带。  我们站在高凤山顶的卡车车厢里,往下远远望过去,在巍峨的群山和流淌着激流的青衣江中,镶嵌着这块充满神奇的平坝,这个平坝的面积不是很大,但它毕竟也算是一个平坝。足够留给人们无限的遐想。公路右侧是连绵不断怪石嶙峋的崇山峻岭,左侧沿岸是陡峭的坡坎下,弯弯曲曲湍流不息的青衣江水,永不停息地拍打着沿岸陡峭的石壁和浅滩,发出哗啦哗啦的阵阵波涛声,在大峡谷里阵阵回荡着。  我们所乘坐的卡车沿着青衣江右侧的盘山公路,轰鸣着马达绕过一个又一个弯道,继续向前走。这时候,在斜对岸上出现了一大片模模糊糊的黑影,看起来倒很像一个集镇,这时候,带队的老师和工宣队的干部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的目的地就要到了,你们看,前面那个坝子,就是洪雅县的罗坝公社。”有几个同学发出了几声叹息般的回答:“我的个妈也,总算是要到了。总算是要拢了。”  四川乡下很多地域都有一种习惯口头语,把相对比较平坦的地域统称为平坝或坝子,乐坝、乐坝,毕竟带着一个坝字,单从这个坝字意义上讲,也该算是一块平地了。  夜幕下老远望过去,青衣江两岸耸立着连绵不断的巍峨群山,连绵群山环抱着的平坝子,这里的地形看上去,就像一块巨大的脚盆。  高低错落不平的丘陵地貌,星罗棋布地镶嵌在这平坝上,对岸群山中两条银白色瀑布飞流直下,在山腰里打着漩涡奔腾着,奔腾咆哮着沿袭各条灌溉渠的支流和小溪,浇灌着整个坝区的每一块冬水田,最终奔向青衣江,这条银丝带般的青衣江,紧紧环绕着这个坝子的边沿,在公路左侧下方,顺着脚下简便公路下方的峭壁和浅滩,蠕动着白色的细浪,发出永不消逝的波涛声……  高凤山顶的盘山道上,我们站在卡车车厢里,可以看到罗坝公社的大致地貌,眼前颇为壮观的景色给卡车上的知青们带来一丝新的希望。从所观察到罗坝公社大致地貌整体情况来看,还算可以,至于每个人能否都会分配到坝区,就看个人的运气了,我们想就是差也差不多好远。区别不会太大。卡车车厢里的紧张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大概要到罗坝公社了,  在卡车上,我终于忍不住,简单地问过带队的工宣队和老师,我们学校里的老师和工宣队,来洪雅考察的时候,到底去没去过罗坝公社?没想到,得到的回答令人失望,他们说,当时考察的主要重点:主要是在洪雅条件比较好的一区。对于二区和三区,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去过。关于罗坝,只是听县委的负责人介绍过,据说罗坝还可以,挺不错的。后来我实在忍不住,用手指着我们行李上写着的“乐坝”,提起刚才在回头看见车门上写着的公社名称“罗坝”一事,询问工宣队的师傅,他的回答的确令人心寒。“可能是学校里的人给写错了。多半是拿回去汇总的人员,给写错了。”既然汇总的时候,一时疏忽给写错了。当然,学校发出的通知书上,写的也是乐坝。当然也就不对了。工宣队的师傅们,继续给我们耐心地解释道:“不过,那里的条件,按常理来分析,据说那里是盛产水稻的地方,二区收购粮食的粮站,就设在罗坝,应该是平坝区。听说还可以。”听别人说,洪雅境内只有一个罗坝,不晓得有没有乐坝?我们曾记得,那么问题就来了。最终答案,其中一个,必然是错的。究竟哪个是错的。  我们,到底是应该到罗坝,还是乐坝呢?  请看下文《满载知青的卡车总算到了罗坝》

    洛以可2021-02-10

  • 地狱城堡怎么找手游

    最新章节: 再会仝海峰
    马家大小姐爱上了樊大公子,们虽有了一夜之情,但为樊的途,不得不忍痛离去。后来为一颗雪莲,樊误会其爱慕虚荣派人砍伤其父,樊最终得知真,她却早已病死,樊懊悔不已

    沧笙语2020-12-30

  • 遥来归无错

    最新章节: 田中萍芝
    回家长峰跌跌撞撞地下了火车。背包像个巨大的肉瘤,他拽着吃力地往前走。还好赶上今天去乡里的最后一班客车,他捡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放置好行李后如释重负般地坐下。尽管是除夕前夜,乘客却不多,大家身边都是大包小包的礼品赠品。长峰打了个哈欠,腿伸得老直。客车一路颠簸,长峰推开窗至一半,摸了摸口袋里的廉价香烟。他注意到前座有一位孕妇。于是乎他呆呆地望着窗外,冷风和着雨雪能让他保持清醒,他的血液仿佛也冻结了。长峰在外地做工,年近四十还没讨到老婆,换了好几份工作也不尽人意。除夕前他接到家里的电话,家里的三叔去世了,他匆匆托人帮他抢到了一张回家的火车票,要送视他如己出的三叔最后一程。但愿今晚就能到家,别让大雪封了路。他想。后座的夫妻在聊着他们的琐事,长峰把头贴着窗,细细碎碎的声音悄悄地传进他的耳朵里。年轻的丈夫还想要带一瓶特产好酒回家,妻子不同意:我们这次带的东西够多了,还拖着个小不点,再说爸的身体也不好,带了他喜欢的香烟就够了,还要劝他少抽一点,酒下次带吧。小不点也在一旁附和,丈夫只好顺从着妻子。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搭着,长峰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希望车外的冷风可以再大一些。他似乎能听见所有人的声音,甚至以为三叔在等他回家吃年夜饭,他已经分不清幻想和现实了。司机师傅的脸被冻得通红,却精神十足,他也加入到讨论中。他的家人还等着他收车下班吃年夜饭。一对小情侣也在嚷嚷,他们刚刚领了结婚证,称过年回乡风风光光的把喜事办了。长峰的脸被吹得有些生疼了,把头缩进了大衣衣领里。他这次回乡匆忙只带了随身用品,但也硬是塞满了背包。冷风可不留情面,长峰直打哆嗦。客车有气无力地,不时发出“呜呜”的轰鸣声,像是驶过了长峰的岁月。长峰只想快点到家,车里太冷了。领座的女子也是一言不发,长峰不自觉地偷瞄几眼,昏暗的灯光更显得她白皙的肤色,甚至能感受到她的脆弱。她难道也和我一样有同样的不幸?长峰不敢多加揣测。“大哥,能把窗户关小一点吗?”女子终于开口了。像是在等着女子开口一样,长峰抱歉地笑笑,迅速关上了车窗。“大哥你是一个人吧,这么晚回家赶上一顿年夜饭”,长峰不置可否,礼貌地笑笑,“我丈夫出车祸走了,今年只好回娘家……”,女子愈说愈伤感,还伴有小声呜咽。长峰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想不到这里也有与自己相似境遇的人。他不自主地生出悲悯之情,想好好安慰女子一番。“不过我娘家又给我找了一个对象,听说人还不错,这次回家认识认识”,女子看出了长峰的担心,像是在说我现在不要紧的。长峰整个身体彻底冻住了,沟壑纵横的脸也冻住了,怪诞却不滑稽,好似一潭死水,深邃而可怕。车到站了,长峰发疯似的往家里跑,三步并两步,行李似乎也轻了不少。他太想离开了,离得远远的,唯有家能给他一丝温暖。快到家门口时,远远地听见哀乐,他才发现自己满头大汗。他一口气跑进院子,三叔的音容笑貌悬在灵堂中央,几个婶婶在拉家常,一堆陌生的亲戚支了两张桌子打牌,两个小孩在院子里嬉笑打闹,还有高低不平的狗吠声。长峰瘫坐在雪地里,大口大口地吐着热气,他觉得这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像是被什么抛弃一样,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雄二少2020-12-05

  • 女主叫方皓月的古代小说

    最新章节: :非洲塘主
    一对男女相爱,女的哥哥不喜欢他,次干涉其婚事,后更是派人把他的两好友打死,他为了仇,回来把她哥哥掉,最后他也死在官府的重兵包围之。

    余小妃2021-01-11

  • 小夜曲正谱

    最新章节: 你觉得我买不起?第三爆
    我们冲上山坡,白军纷纷掉头就跑。远远看见四个士兵抬着一顶大轿飞奔着,肯定敌师长就躲在轿里逃命。我们大喊着冲过去,抬轿子的士兵顿时吓得丢下轿子瘫倒在地。可轿子里空无一人!抬轿子士兵中一个象是领头的,而且他已经镇定下来坐在地上打量我们,看样子有胆量。“快说!你们师长在那里?”我用枪指着他胸口威严地问。“不知道!”他不怕我的逼视和我对望着。“不说就一枪打死你!”我说着拉上了枪栓。“快老实交待!”“你们红军是不准杀俘虏的,你吓唬不到我!”他不慌不忙地说。“对你这样的拒不配合的顽敌照样能杀!”我气得一阵怒吼。“你说不说?”“我不知道怎么说?”他略微有点胆颤地回答。“所以我不是拒不交待,你们不能杀我对吧?”“你倒把我们红军对待俘虏的政策背得烂熟,可见你是个奸刁坏蛋!”我冷笑一声说。“不过我说你知道为算,谁会帮你辩护?”“那你就是硬捏造我?”他回我以冷笑。“原来你们红军优待俘虏是假的?哈,是用来骗人的!”“少废话!”我厉声呵斥说。“给你最后机会,不说就送你见阎王,别想领着五块大洋回家乡了!”“那你就冤我把我打死吧!”他不为所动。“你赢了!”我踢了他一脚说。“你赢在我们的政策宽大为怀,言而有信,不弄虚作假!”说罢我向身边的战士们招呼说。“我们去找那个狗师长去!”“慢着,我带你们去,手到擒来!”他一跃而起对我说。“我是师长的贴身勤务兵,知道他的藏身之处。你们红军太好了,我怎能不真心归顺?”(597字符)完。

    师静2021-02-04

  • 末世田园小地主下载

    最新章节: 小龙女又进化了
    大圣应了宇空逆盘,时光倒行,月峥嵘。五百年流程,五指山,降服。他一留意神,就定格在那壮的日子。五百的风雨,五百年灾厄,全凭佛祖明咒,定心咒,他安住五指山下终于遇性元,树志,奔东土,九八十一难无反顾成就了取经大业圆满了修真道果五指山在大地的府正中,直指青,云蒸霞蔚。其三座山峰突兀矗,尤为壮观。当困住他身子的中,被他神力迸裂,歪歪斜斜地横在食指峰和无名峰间,和粗犷的指峰斜斜对立。面望去,就是一佛度有缘众生的音诀。近山则身其中,不知其深。大圣法相环顾五指山方圆千百的气势让他面目新。观音开慧,父牵帖,一颗服下来的丹光就有回转主体本位的基。从此知道了炼丹道大乘还得天经得稳固,一不乱颐养在佛场。大圣面对五指凝神守意,身临脱道场,心神感元,忽然,远处来阵阵喊杀声。啸猿啼狮子吼,鸣羊哞犀牛叫,天动地。话说这指山,应了大地变,加之天外飞,山光宝气,聚吸华。风不吹化雨不消损,反而复一日地向上伸扩大,几百年后东西而北,峰下,壑中壑,不知林苑深广。相邻山也被他渐渐地带在一起,连那南向的福棱山也和他携手为邻,了五指山的山外,岭外岭。山深高,万木丛生,树森郁,百兽兴,五指山外山的延山脚下,在现化高科技生产建中,形成灵山复的图景。以福棱,黄沙峰为纽带左中右有三座大园,分贝是无山,高老庄,首阳,农庄并工厂,为独立,又彼此赖,相互利用。大圣在花果山显时,五指峰外围主们为了开发资,正拟订向山内进军,矿业勘探旅游景点设立,门立项,向外星招商引资,共享源利用。这就惹漫山遍野的禽兽虫不安宁。山下林中的象,鹿,牛等诸兽纷纷迁,直奔五指山而。五指山庄坐山,偎山狮等群兽守本土,联合起,和山下呼啸而的入侵者展开百大战。大圣来五山寻踪,正当他百兽大战来开序。大圣听到山中杀号叫,他不由起步拇指峰,身绝壁向下俯瞰。指山五指峰三面合,南边留下广的门户,展现着横数百里的山顶地,那就是佛掌心。又名观音掌心。观音掌边缘向南向西连绵不的峰峦,站在那就可以一览众山,登上拇指峰,外山,壑外壑尽眼底。天低下的山庄,高老庄也约可见。远处飘烟霞。大圣无暇及,也无心欣赏现在热闹的是观掌掌心。山头盆,古树参天,原森林茂密一片。近中指峰附近,吹怒号,尘土飞,喊声震天。上头野兽两军对阵虎豹熊罴当前,獐鹿兔居后。另方也是同样阵营大小强弱各结一;虎对虎,豹对,狮子对狮子。类相战,各为一领土。飞扑的,腾的;吼的,叫,声振林樾,回沟壑。这边老虎退,就扔给对方只野兔;那方豹伤归,就投来一野鹿……不知谁了百兽大战规则群起而攻,于就现了刚才的一场战。大圣看得真,想得明白,起欲行,打算使个魂大法令双方不而退。就在这时猛听得中指峰下风大作,飞沙走,一道旋风光团直奔两军对峙强弓发的交锋间。圣居高临下,寻风势来头,正从中指峰倒塌的乱中飞来。大圣好好奇,谁来这元出窍隔山点将的把戏?就这点小戏,那群凶悍鏖的虎豹熊象猴们被吓坏了。彼此当对方使什么秘武器,纷纷倒退五百步。就在双各自休战间,那光气旋风一般喝群兽恶战,就地个滚似的来个回,碎石飞动,落两边待战的队伍,一些好战分子纷被击中,一时恐乱叫。有的见不好,仓皇而逃两方战阵又各退千步。这下双方学起乖来。一队了五指山拇指峰跟,作了背山一又随时上山逃避样子;一对背了指峰峰跟,作了有进又随时下山命的样子。直到兽分散两边,不虎视眈眈,那团气也迅速收敛,一阵清风,沿了时的路径奔回乱缝隙。观音掌掌立即风平浪静。圣移身近前,随光气跟进五指峰乱石峥嵘的峭壁,一丛两人高的棘,几株榨树,密的枝叶里掩映一个石窟窿。洞盆口大小,两边草丛生,不留意真看不出来。榨刺上挂了几撮灰的绒毛,还有几殷红的鲜血从树撒向五指峰的山上。大圣判得那不同寻常的风力从那草丛洞府意而出,就心存一美好的善念和祝,透视内情。那府的入口虽然小难以伸个脑袋,面却是大蓬车一空间,整洁清净滑平坦。大圣法无形阻,由念起,他神存石洞,念也在其中。噫旁侧有个耳洞,通通地卧室,似见过的一道温柔光线,车水葫芦般沿了一道弧线转。河车搬运!走周天!大圣惊莫名。谁家的小物也知丹道大法大圣望其形,乃玉面小狐狸。大动心起念也暴露迹。那小狐狸自常狐心性,随即定光气,蹦将起,跪地作揖道:何方神圣,光临宅?请以法相告。”大圣没有直回答,歇语般故神秘:“我啊法法地法自然,福福地佛无边。”圣说罢凝神入气,俄顷现身光像亦真亦幻的一个子。那玉面狐一仙气,满眼灵光口齿殷勤,连声:“久仰,久仰”大圣问他刚才迷魂大法,是不他为百兽解围的玉面狐谦虚道:雕虫小技,何足齿。”他向大圣释说:“因见百同类相残,不忍起血溅五指峰,使此神通,不得而为之,让大仙拙,切盼指教。说罢扑倒于地。圣也不吝啬,直道:“诸法慧而示是恐惑乱人心法不伤人恐冤怨报陷入因果律。今以身示法,为众厄,是行大慈心。法用在当用时,是为法也。于是大圣问他何落在此地,又为人教化,习得如造化灵根。玉面走入金光大道,经进入无漏通,得三世因果,听圣一问,心窍得,忙道:“我的法,就是你当初化的。”大圣一提醒,随声启动漏通,即刻明白以,还是心领神由他说。玉面狐诉大圣,多少世前,他还是个女,因随皇帝身边遇上西天取经的尚,因怀一颗对敬仰的心而对那尚及其所从事的法满怀钦佩和仰。这事被君王和的臣子发觉,就意安排她到和尚边,意思是试探下和尚的定力。尚果真是和尚,似和她说三道四滔滔不绝,讲到奋时还眉飞色舞她也听得入神,得投缘,就把个情说出。和尚则她是同生死的妹,同怀一颗佛心是生生世世的天。怎能以男女试的区别心来粘污?于是她就天天和尚,两人朝行游,俱是佛理禅之趣。皇帝知道这个心腹反而被尚佛化,就毫不情地赐给她两条选择。其一是死烈女,竖个牌坊其二是剃度为沙尼,永不还俗。然,她没有被那垂千古的历史诱所俘虏。她选择后者,皈依佛法出自她的本心。一次,她在病榻想见一见和尚,求皇上赐他们最一面缘,似乎此面就是她和他的别,她和佛法的正皈依。皇上固同意,却在奸佞动下出了个馊主,他说:“要见以,但你无论如要把那和尚弄上,看看他的佛心性到底有多深厚否则,就拿她人是问。”她知道是君臣玩世欺心互为利用。正如上亲自说的:‘这点攻关的能力没有,岂不白白了他几十年的皇。”她无论如何不能上当的。但和尚是她无法抗得了的。只要见他,听他再当她面说一次法,她可以安息长眠。内心的一种痛苦她再也没信心活去。她身病很重奄奄一息。和尚到时,她又果断叫他别进门。这声凄厉地阻止差儿要了她的命。喘不过气来,一干咳闷噎。和尚时就不顾一切地她拍后背,抹胸,她顺过气来,轻松了,泪水却了两颊小溪一般只听她哽咽地催走,她明白皈依法的路径了。和不明就理,偏要说过明白,同门子,不能相互打谜。妄语相欺,是惑乱的,要得惑之灾的。她听这样说,又为他心得不得了。于,就把朝廷的阴对他和盘托出。怕他的来到败坏他的佛性道根。尚听后笑了,说“向佛的心不是人所能考验测试来的。男女的事来也不是佛门首门规。只是为了化佛法,适应我的国情民俗,才了这森严的清规律。真正佛门,不那么严密的,不把男女的事视洪水猛兽的。某程度上还提倡这面的交流体感以神性的应验。佛不是有欢喜佛吗那就是专门讲这面修持作为的。他们既然如此要个究竟,我就来究竟。我知道男修持到一定的时,是要双方人气补的,这叫做调阴阳二气,以达融禅境。你现在病体并不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你和我体相拥,相投,就能享我阳,取我浑圆之,攻己病灶,恢体力,身心愉悦但行此圆满时要会止念断贪爱,占有,灭淫心。是,她就紧紧抱他,把头埋进他怀里,象投身佛感受着一种亲切体能,生命的三地。获取着男人一切,体悟着佛的伟大。他们经一场惊天动地的后,他在她面前失了,她也在他前消失。从此谁不再想着谁,心只有一个与众生享的佛。做女人身子是守不住的男权社会本就没自己选择的权力生命几经流转,在冥中磨难,一道德高深的菩萨她出离苦海,还她转生男儿身。少年,他苦练成,打算到佛国一。不想遇上佛界原,灵山百劫到。她不能前功尽。她要把生生世金蝉脱壳出窍似感受向同类转达让众生面对人生选择少一个惑乱多一份自守,好知人生的目的是么,以求大解脱…谁知流转人世世人都当她是个精出世。对他语佛典、知过去晓来之能,个个惊,人人惧怕,他实在是怕因果的应。他因几度未先知被权贵砍掉袋,可恨冥国阎殿,见钱不见佛,乱打板子错判,把我当妖孽来。进入畜生道。慰的是这个世间家畜家禽雌雄交,我不能靠阴阳气交合来转生家道。否则,我又挨上千百回的菜。幸亏流浪阴冥,遇上一个兽生,我跌落进去,成了现在这模样我心未眠。我意失,存于宇宙的光能,一念通达象一盏灯,一点亮,遂见身心光。于是,我弃绝母看护,顺了一牵引的力,来到五指山古猿洞,餐果,渴饮露,个丹光演练的炉纯青。见物现理遇事追史。这洞的磁性,升腾我灵光,让我看到劫前的一个壮丽景。那时烟飞石,从天而来,一大士随了五座山一压五百年,后又蒙菩萨救援,离苦厄,留下一佛光五气的修仙所。芸芸众生有无球,见的望的过的,无一个体,无一个晓其妙。我能受用此天妙场,实在是我世承蒙大德的教,把颗佛德的因内置我的心上。圣听之恳切讲述内心里透露出感图报的情愫,不随口到:“受得重恩,思报三春。”大圣面前掠群兽混战的场面狐狸不知放内之,只顾调心守意敝门修炼,山外消息一点也不知。大圣运神他心,已经知道两派事之因和目的,刻问,你个玉狐能否出去阻止这鏖战?玉面狐为,她说自己那么神气买弄,迫不已而为之,用后泄了一半体力,不从心。哪里还直面众兽的大战?刚才,百兽如知道是我的所为会不当回事的。只能在阴暗角落吓它们一吓而已大圣想到芸芸众无明苦厄中。如百兽残杀,为一盘守山派和过山你争我夺,必见伤半残。五指山地,用不得这种文明的战血污染你我修炼大士,不忍心让他们残下去。生存的圈越来越小,彼此荣共存才好。目猴人国的人众我沟通不了,不如百兽动动脑子。别怕自己小,古仙风道骨,矮令哭。这些禽兽们不是人类克隆的生物,都是生自愿,生于自然。心其性,是可以化的。狐仙听罢犹参半。大圣说“你别怕。我会你一臂之力。智永胜愚昧,遇事多用用脑子,不死守了自家门路工夫到,火候成心思外应功业成大圣和狐仙他心交流间,外面传数声柴木响动,慢的脚步踏着低的呻吟。狐仙探探头,就紧张起,说:“老虎。山的小老虎,是山头虎王的儿子”大圣听道:“那声音,饥渴得呐。”狐仙细看:“是的,他受了。眉角挂着血”大圣不语。他老虎的父亲感兴,遂说,“虎王乃领百兽,救治子就会稳住一方众。”大圣正想兽之方,狐仙道“虎睡倒了。怕饿昏的。

    书梦者202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