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神级融合系统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天才后卫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曦语晴言
更新:2021-03-08 4:27:39

网游动漫热门

  • 史上最牛道士系统

    最新章节: 葛逻禄的挑衅
    夕阳总归慷慨,每天这时候,总会尽情抛洒金色的礼物,卷漫所有,染得城市一片灿烂悠煌——除去阴天下雨。今儿没下雨,只是天边迷迷糊糊的灰色,恰似心情欠妥,身上也冷。唉,不知不觉已经冷了。天冷,就找个地方躲躲。还没到5点,大多店铺已经下班或索性歇业,好在大都熟了,临时呆一呆还勉强——这次只好在商城。玻璃后面,对着哈气和霜,还得看着自己的车。顺便听着后面不止一份“当当当”的游戏音乐——做生意的,这是有多无聊啊?其实他更无聊。无聊就容易饿。中午吃的两个自带馒头和咸菜不知不觉飞去。犹豫中,还是把剩一个冷馒头省下——时候不好,能省则省。今天还没开张,唉,以前很少有的。没开张,就没资格多吃。起码他老付是这么想的。女儿在大学苦读,儿子在中学读苦,费用大,得一分分省下来。话说,前几年午饭吃9块钱的特大碗面还加肠加蛋,那样的好日子一去不返了。再一想回家如何面对老婆的唠叨,未免愁上心头。“死××,一天到晚就是唠叨埋怨死要钱,赚得还不如我。”赚得还不如我,赚得还不如我,赚得还不如我。这每每是他对付老婆强有力的武器,起码防御尚可,但这阵子不成。想到这里不免迁怒,满肚子的怨气:怨当官的,你说你没事折腾什么,搞得老百姓发狠不买东西(也不雇车);怨买东西的,你说当官的搞东搞西,你拿我们撒什么气。看看满街空空如也,冷冷清清的气氛。“老子只是个拉车的,老子混饭吃而已!”不过老付算个讲点道理的人,起码他自己这么认为。扪心自问,这些年市场也真够乱了。别的先不说,就如他一般的车汉——不管不管大车小车,不管汽车三轮,牵东扯西耍尽了手段,串起来要高价——哪怕就几十斤重转条街两分钟,也那么回事——不服你自己扛回家。长此以往,生意肯定受影响,越来越少。但越来越少,高价还是在要着——“俺们也是有苦衷哦~”暗暗拍拍心口。这市场,可是有“管理服务费”的,而且分明里暗里的几份。“服务个屁!就知道收完钱啥不管。”好在这次当官的总算发了回善心,说免两个月费用——这是公里的,暗里的多少总要交一点——不交啊,有本事你别干。“都××屁!”随着越来越饿,怒火愈发中烧。老付心里粗口骂着,想着整天没开张不吉利,怒火一顶,便想着不顾“行规”,便宜些也要干了。对面两家店铺已经在拉下卷闸门。另外有家是比较能挺,每天到天黑,甚至最近还推出了“私家车24小时送货”服务——“麻痹,这点小钱都要抢(赚)了!”。门帘忽悠,外面进来个人。老付急忙边上靠靠,衷心希望他能买点什么,那样自己就有机会嘛。“当当当”消停了些,小老板们勉强还算热情,可是那位什么也没买,问了一圈走了。有个小老板大约也是闷气,来了一句什么,那位回嘴,差点吵起来。回头,商城已经没什么顾客,众多摊位已经大多下班。没下班的也在收拾东西了。保安遛达过来,老付便识趣地低头溜出门去,如一头丧家之犬。外面,只剩下刺骨的寒风。极远处,夕阳还没有落尽,却已经给许多大厦遮掩。唉,有没有夕阳,还不是那么回事,就是心里作用——起码有些人会这么认为。话说那大厦呀,都说很高端很赚钱,其实也不咋样,看灯火就知道了。有点人气的只是居民区,却又没到大多数人回家掌灯的时节。————————浪子背包客问好2020年个人部分作品(中短篇):《夕阳事冷》/《知识的季节》系列5篇:“闻老师”、“殡仪师”“写手其梦”、“白领记事”、“加兰德日记”/《三娃日记》/《漂流的种子》/《新范进中举》/《小演员之死》/《艾伦的战争》作者简介:浪子背包客,本名崔威,70后暂单身,诗人/作家/批评家。另一笔名“蓝吹雪”。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工学学士。暂驻中铁哈尔滨供电段,坐等挖角。手机:13946104873/微信(文友):Langzibeibaoke(闲人勿扰会报警/商业发短信)现住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教化小区微号:浪子背包客诗文

    许之琬2021-02-21

  • 橙红年代下载

    最新章节: 嗜血病娇,黑化男神
    人生在世不如意有之八九,如果都可淡然应对那便是一境界。可怎么可能到事事都淡然面对,前不久去唐山出,因对方需要我们司的产品和技术支我在对方公司待了个星期,期间和对的老板谈论产品并他们似乎想继续合,其他的产品也想我这里购买,一个期的时间我和对方的很融洽,眼看要合同,可因为他们品中有一个小零件被其他公司垄断的别的地方都没有,后我只能把谈了一的项目拱手让人。差回来之后我真的生气,前前后后忙了那么久最后竟然一个小零件击垮让他公司拦去了,铺了那么多竟是为他做了嫁衣。宝付大是我的领导也是我前辈,他看我出差去之后闷闷不乐追我愿意,我便告诉此次出差的遭遇,付大叔便对我进行开导,工作中哪有帆风顺,工作中遇一些困难都是常有事情,我们要想开开。宝付大叔说自刚创业那会被别人走了三十万,几十前融资的一大批人被骗了。恰好那时自己的公司也出现题又赔了四十多万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是自己最惨时候己的母亲又得了癌,自己想想那时候遭遇都不知道是怎挺过来的,尽管自一无所依还有一身务可作为一个男人还有养家糊口还有院等待手术的母亲说什么自己也要振起来。尽管那几年难可自己走过来了还重新创立了公司养活了这么多员工这么难得事情都扛来了还有什么抗不去的,你这仅仅是抢了客户,这都是事,没什么大不了。今后继续努力就以了,如果是自己问题那就去改正。进的路上得失无常不要纠结过去,积面对

    萌新紫乐2021-01-19

  • 小说重生抄动漫

    最新章节: 太后千千岁
    物质狼气逼不退袅袅诗氛  写诗是自我欣赏不为误人    孤寂蔓至时间尖端  只有岁月在读你的故事    想法总没有想到头  日历里写满追逐    收拾灯下心情  一研青墨无论吐出清彩或乏味的泡沫  都是一种释放    天天如此的世界万象里  某日花开    ◎五月进入生命轨道    有一些不能了解的心愿  变成了远方风景  爬不累的藤蔓  没有避开诗窗依然环绕  五月进入生命轨道  不与岁月勾勾搭搭  叫醒沉沦枝丫的春色  让夏天晒黑  晒得焦头烂额里有内容  竹筒展开季节击歌  槐影清凉留给老人与孩子  夏天属于孜孜追求的绿  与喷迸果实光芒的树    ◎深宵清啭的诗禽    逸园洗钵池亮漪荡漾  流浪的墨水赶回来浇灌  理想这棵弱柳    深宵清啭的诗禽  唤起梦境与梦趣  连平日缠绕的羁绊也散去了    笔开拓心胸的禅意  神白四更月孕育着美丽之谜

    小幽默2021-01-06

  • 至强掌门txt全集下载

    最新章节: 阴沉
    泰郡汤武,字乃文,谈忘其邑里。读书别墅,临旷野。墙外有义地,墓无数,夜多青磷,时鬼哭。武豪放,悉置度。一日,夜起乘凉,闻外有哭声,哀楚似女子遂隔墙语之曰:“有何苦,如此其悲也?如可人,可至敝斋明言。仆能分忧,必竭力以妥幽。”言已,哭声亦止。归斋,既而一丽人搴帘,年已及笄,娟丽无双知为夜哭之鬼,与之坐问焉。女曰:“妾乃刘判之女,父休官之后,适卒,因暂厝于墙东,已七载。前后左右皆恶,朽骨日久木坏,必致杂,是以悲耳。”武曰“移厝异地,亦易事也”女曰:“妾父母久归里,此处又别无戚属,有惠及泉壤者?”言已潸然泣下。武曰:“仆移之,但不识其处。”曰:“绿杨西有小石碣上书‘刘通判爱女之墓,棺木尚存,固易识。武遂自任曰:“明晨决,勿涕泣。”女闻之,悲为喜。武欲与欢好,曰:“妾不忍祸君子,台朽骨,不同人生,恐寿命。”武乃止。将寝女始去。明日,武果将榇移厝高原。及晚,女伸谢,敛衽端肃,不胜激。于是武读而女伺之渴为烹茶,饥为具馔。甚德之,亦不究其物之自来。  一夕武欲归女曰:“不可。”武曰“仆之家室,何不可?女不言,固问之。曰:闻妾言而君怒,妾不言言之而君不听,妾仍不。”武曰:“悉惟命是。”女曰其事如此如此可如此如此以处之。武言大怒,操刀欲往。女其刀而掷之,曰:“妾何如耶?闻之若是怒,之则怒更甚,君诚不可共事矣!”武谢过。女:“俟气平,妾与偕往”移时,女曰:“可以矣,妾在暗中相助。”大门,门自辟;至寝户户自开。灯明于室,妻氏正与人欢寝。二人见,急欲起遁,如有人按,不得起。武睹其情形知为女暗助,遂将二人身缚之。岳家固不远,托妻暴病,将郑翁诳至郑见女与奸夫赤身缚于,遂谓武曰:“生杀惟,何需吾见?”武曰:杀之污吾刀。”释二人,即遣氏从郑大归。后醮氏他姓,奸夫仍与往,悉为后夫所杀。  出妻后,门户失守,乃读于家,女伺之如故。以新鳏,复欲犯之。女:“妾诚不敢以祸君子报君子,今将为君谋一人,聊用自代。”武曰“谁何?”女曰:“某悬崖间有梅一株,君曾否?”曰:“见之。其生于立崖之半,去地约丈,冰姿玉骨,无人攀,故暗香浮动,辄闻数。前同友人临赏,尝赠以诗曰:‘芳梅何故惹人,瘦骨清魂占早春。靖已遥今有我,相逢莫两无因。’”女曰:“矣,诗中已有因缘矣!梅业已成仙,然可图也梅仙恶爆竹如畏鈇鑕。当岁除,各庄爆竹连续梅仙闻声,仓皇无措,匿石缝,或伏土坑,越乃敢出。君以新洁酒器具置于梅下,周围拥之土而留其口,三更后,千头火炮去梅百步放之妾观其动静,三夜后再之计。”武悉如女言。第四日晚,女忽至,曰“可矣。渠伏于器已两,每至晓方出。今夜施,仍如前宵,火炮及半再燃以续之,竿挑急赴下。数步外,将火炮掷,用猪脬胞蒙固酒具之,抱归置几上,焚香拜,渠自出。然可求不可也。”武复如女言,抱归,置几礼拜。多时,身后有人抚其肩曰:“死妾矣!”武回首视之仙姿之娟,迥异凡丽,月里嫦娥可与为伍。拥于怀,亦不甚拒。梅曰“勿尔。请问君置妾于,为酒棋乎?床第乎?武曰:“酒则量狭,棋素好也。”及寝,遍体馥,偎爱之际,不啻博炉火,一气凌紫霞矣。以腕代枕而问曰:“识之由,构妾之术,果谁教乎?”武曰:“仆自卿,独出心裁,何待人?”梅不信,固问之,以女对。梅曰:“此鬼义,勿相负。”武兴未,复求欢好。梅曰:“尽此夜耶?贪欢无厌,损人寿,忠告不可,妾去,不复来矣!”武乃。晓起,操作家务若素。邻里妇女来观如蚁,日不断。梅颇厌之,谓曰:“妾请暂别,五日至。”遂去不归,武无可施。  一夕女至,告以梅不归,且求计于。女曰:“欲令归亦易使人用火炮远远放之,惧必至。”武如女言,果至。曰:“此又是小头助纣为虐,妾必有以之。”言已,女至,梅怼女。女曰:“妾系异,不可近人,故烦仙人代耳。”梅曰:“小鬼非乃文之妻,何谓相代且他事皆可代,天下有人作妇者乎?然亦不能代也。”遂谓武曰:“生平曾见丽人否?”武:“见之。某庄富室万之女,娟丽无双。”梅女曰:“有一事相商。俱出不归。次夕,梅至问:“女何不来?”梅:“不日自至。”盖富万某有女若兰,丽而贤尚未字人。一夕家人团共话,若兰忽仆地卒,时始苏,谓万家人曰:尔等何人?胡为薄观不?”家人曰:“汝病痴?”曰:“不痴。余女刘氏,与汤乃文有婚姻约,自恨异物,常怀惭。”闻者辄掩口而笑。顾衣履,始知借躯而生遂谓万曰:“汤乃文弦未续,可讽以意,使通妁。儿非乃文不嫁也。万素知武家,以门户不,置之。若兰由是不言亦不食。万大惧,因烦好者示意于武。武与梅之,梅曰:“可,若兰他,即君爱鬼刘氏。”闻之愕然。梅曰:“前妾与刘氏之偕出也,妾若兰之魂引置他处,使氏借躯而生。不然,君万贫富不敌,何克结秦也?”武遂媒定之。合之夕,视若兰较昔尤艳也,然言皆刘氏之言,及梅仙之事备极详细。数夕不至。若兰归宁,夕至,武让之。梅曰:燕尔新婚,妾在此,焉之也?”于是绸缪数夕若兰将归,梅亦辞去。夕,若兰忽曰:“君何?斯此谁氏之室?吾胡乎在此?”武笑曰:“颠乎?吾卿之夫也。某过门,迄今已二旬矣。若兰默然不语,武亦疑。后梅至,武告其情而之。梅曰:“妾为之易魂耳。不易之以万,无笃夫妇之情;不易之以,无以答爱鬼之义。然与万,夫妇也。妾与君同湛露,见阳自晞。行度刘氏为鬼仙,妾亦从不来矣。”武哀曰:“后话耳,今兹未能。”于是闻妻言似刘氏,则为爱鬼符体;闻妻言似氏,则以为艳妻对处。武得一妻而二美俱矣。年后,梅来渐稀,后竟至。武但与若兰同居白云。  虚白道人曰:花仙为妻,容或有之,属罕闻;一佳人而有二,妻之如对二艳妻,更创闻。武竟以移厝女榇事而兼得之。以是知东之赠李荐,尧夫之赠曼,亦西伯泽枯骸、昌黎旅榇之盛德也乎!  幅秀丽。汪雪马风印仲  较柳州《龙城录》“翠羽”条尤新艳。马吾  和靖以梅为妻,言耳,不谓汤生真有其。文亦清新俊逸,足为春君生色

    随风而行2020-12-20

  • 超星空崛起无弹窗

    最新章节: 逃脱
    只要用最朴素的语言,最普通的声音,最真挚的热忱,最简单的表示,就可以表达一个意向,就可以发出震撼天地的呼唤:老婆,老伴,你是我生命的一半,我爱你!从相识那天起,直到永远……  在平时的生活中,这心灵的呼唤始终存在,但从来无须说出。它的表达,只不过是极平常的体贴、关怀或宽容,有时甚至只用只言片语或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就行了。  心灵的呼唤,有的是力度,不掺半点假的力度。心灵的呼唤,可告山川;心潮的奔涌,可达天际。  妻子彭清秀原是湖南的士家族妹子,所以借湖南的方言来表达,她就是我的堂客。  在她之前,在风雨如磐的文革浩劫中,我曾向35位姑娘求过婚,结果均折师败北。何故?因我是“伪保长崽崽,准阶级敌人”,其貌不扬,一身充满哈儿(傻瓜)“冲包”等错误、缺点、罪恶,本该一辈子打单身,只能有半个生命、不完全的生命。外国人怕“13”(一十三),中国人怕“36”(三十六),怕得莫名其妙!其实,你只要通晓阴阳,“36”被析为六六方阵,岂不就是六六大顺了么?正因为如此,所以怪了、神了,第三十六位姑娘给了我一生的爱情,给了我一生的幸福。  婚前,我们有着简短的热恋,我爱她美貌,爱她勤劳,我特别爱她果断决断。第一天我们靠媒人介绍见面,第二天“看家”,她就拿出了家庭主妇的派头,使我感到已在一所学校报了名(女人是一所学校),已进入一个港湾停泊(女人是爱的港湾)。她爱我老实,爱我有文化(其实不过初中四期),特别爱我庄严的承诺。我的诺言解除了她的心病。她虽然有两个姐姐,却宁愿自己赡养父母,而为了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找一个孝老之人作为终身伴侣。她和她的阿爸都“看通《三国》”,听了我的承诺,坚信我会孝老,坚信我会践行庄严的承诺。解除了心病,她就放弃了对“白马王子”的追求,毅然决然地来到了我这个“火柴蔸”(一位伯母恩赐的评语)的家中,鲜花甘愿插到牛粪上,当起了家庭主妇。俩人走到一起时,她十九岁,我二十六岁。从订婚到结婚,才短短几个月,也没有什么纷繁、枝蔓的恋爱故事,所以说“简短”,实在太简短了。  她决意嫁到我家,毫不犹豫,另一个原因是“门当户对”。当时她的阿爸被错误管制(1979年查清,龙山县法院无卷宗,是岩冲公社党委某书记和公社武装部某部长定的“管制分子”,因而被平反揭帽),她心理平衡,觉得“猴子莫笑羸子狗,老鸹莫笑母猪黑”。  我的堂客从1973年(文革第七个年头)起,给我的家庭带来了福气。我重执教鞭,又得转为正式公办教师,她也当了“先生娘子”。1985年全家农转非时,还包括了嘎公嘎婆。孩子一来到人世,我们俩都统一了(借子女的称呼而称呼)对二老的称呼:嘎公嘎婆。同时,我们把她的父母接到桥堡寨赡养。后来,嘎公过世了,嘎婆又到石堤中学和我们一起生活,直到过世。我们赡养二老之举,虽然没得到上面任何褒奖,但是民间却对我们评价甚高,口碑甚佳,说我俩“天理良心”,说我是“买母行孝”。  堂客带给家里的主要福气是一儿一女,儿女双全。一个儿子,娶了媳妇,有了两个孙子。儿子不愿意当教师,宁愿当“打工仔”,但他有一整套技术:电工、焊工、安装工、修理工。女儿读硕士研究生已经毕业,到南京某大学任教去了。家庭从桥堡寨老屋迁出,在石堤中学校园内建了幢一楼一底、地窄天宽的新居。  风雨如磬的文革时代,我们俩风风雨雨一起走了四五年,她鼓励我到钟灵水库、三角滩电站闯江湖、找出路。最后她终于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通过好心人,为我找到了代课、民办的出路,不像有的女人,一根裤带把男人捆在腰杆上,一根绳子把牛吊死在寸草不生的光岩板上。她全心全意地支持我的事业,教书,练文,为我开路搭桥,为我遮风挡雨,为我保驾护航。  婚后,我一直把她当做小妹妹,她却一直像大姐姐一样护我的短短。背重抬轻,她总是让我的车马。我过了花甲,她才五十出头,但百病缠身,她老是注意保护我患了高血压的身体,却不顾她自己多病多灾的身躯。我们的爱情没有半丝掺假,经得起长时间的检验。  心爱的堂客,从你身上,我看到了湖南妹子的率真、决断、有远见等诸多优点,故而我们心相通,意相随,不知不觉就风雨兼程,一起走过了三十六个年头,又是一个六六之数,六六大顺之数。  我有一位老师,曾在我去读大专时给我敲了一记警钟:“你读书回来,不能丢了你的爱人呵!”虽然他是多余的担心,但说明他是个有良心有道德的人,说明他希望我也是个有良心有道德的人。  即使我的女人这么好,我也没有对她百依百顺,只有九十九依九十九顺。神佛菩萨要求善男信女要有二十四个耐烦心。但我不是善男信女,差一个级别,所以只有二十三个耐烦心。而我的女人却有。即使家庭一度把她推上磨心的位置,她仍然有二十四个耐烦心。  儿子和一个女青年热恋那阵,我和她一起坚决反对这门婚事。但是执著的家族、执著的父母,给儿子灌输了执著的血液,他非要那女青年不可。为了不重演梁祝悲剧,我决定支持儿子结婚。我的女人虽然反对,当了磨心,但她内心爱着她的丈夫,爱着儿子,即使一万个不情愿,她仍然全力以赴操办了婚事。因为头年刚建了新居,所以不能存钱打贺喜,只有借钱打贺喜。她当时在学校厨房做临时工,就向她的同事姐妹借了七八千块钱办了婚事,我一年后才慢慢还清。  儿子要办一个石材厂,我和儿媳妇拼命反对,我们又把我的女人推上了磨心的位置。儿媳不拢边,我在秀城上班(返聘),我的女人义无反顾,无日无夜的帮儿子建厂房,打扫场地,虽说帮不了什么大忙,却尽了为母的心。结果儿子成功了,他加工的石材畅销渝湘边区。  儿子为了理顺小两口之间的关系,又“过河拆桥”,“命令”他母亲带两个孙女上秀山享受优质教育资源,让孙女进城读书。我的女人巍然不动,但我劝她还是为孙子的前途着想,也为了儿子的事业着想。她虽然不甘磨心的位置,最终还是带着孙子进了城。我们几个隔代的乡巴佬进了县城,又生活到一起了。  儿媳千方百计地“破坏”儿子的石材厂事业,结果还大获成功。儿子把石材厂所有设备租给了别人,他的母亲心疼不已,所以拼命反对,从2009年春节也即大年初一吵到初十,整整吵了十天,儿子儿媳要出去打工,老伴声称她也要出去打工,不带孙子了。  我晓得老伴的底线。她早已把母爱扩大到祖爱。儿子儿媳要把两个孩子一个送到秀山舅家,一个送到里耶姑婆家,她是舍不得的,任谁也不会有她自己的照料那么周到。这次我没有劝她,而是毅然承诺由我自己一个带着大孙女,让大孙女在秀城安心读书,将了她一军。她说:“既然你揭了榜,你就带吧!”但结果她还是从磨心的位置中摆脱了出来,和我们一起回到了秀城。  结婚爱夫,生子爱子,添孙爱孙。我的女人就是这样,全心全意的爱抚着这个家庭。她爱着这个家,爱着这个家的每一个成员,爱着这个家的一切。因为有她这一份爱,这一份情,我才全心全意搞我的学文,搞我的“文化长征”。  我的老婆身不高,力不大,却有着特殊的韧性、特别的韧劲,常年累月默默地驮着家庭的重担,是一头任劳任怨的骆驼,是一头吃苦耐劳的骆驼。  家庭的担子是沉重的。有了儿子后,我俩供嘎公嘎婆在内的五口之家,经济拮据,生活艰难。那时在生产队里干活,她从大坝田河下背谷子(稻谷),爬几里山路,也要背一百多斤,许多身高力大的妇女都不是她的“下饭菜”。嘎公嘎婆先后过世,我俩又要供子女上中专、上大学,总是节衣缩食,俭省持家,吃不像吃,穿不像穿,她却很少有什么怨言。儿女长大了,她又带孙子,盘书、洗衣,扶着孙子成长。家庭的重担弄得她身患风湿、肩周炎、腰椎骨质增生、胃痛等疾病,寒冬腊月里仍在冰冷的水中洗衣浆裳,凭她的精明买菜做饭,尽量减少开支。  我的老婆心灵手巧,在她阿爸阿妮(父亲母亲)烹调技术的基础上博采众家之长,烧得一手好饭菜,使我们一家都成了半拉子美食家。嘎公当年那一手细切萝卜丝,细如丝线,堪称一绝。我老婆炒的牛肉萝卜丝、烹炖的豆腐鱼,我们吃的时候总是谨慎小心,提防把舌条一起吞进肚子里去。  俗话说:“麻糖客,响叮当,好吃婆娘搞心慌。”又说:“男人嘴大吃四方,女人嘴大吃种粮。”我的老婆爱吃麻糖,却很少买吃。她从小忍得口,总是让别人先吃,即使她在娘家当幺女时也是如此;而且,她坚持到底,丝毫未变。每次做了美食,她总是一口不沾,全让家人享用,特别是优先满足孙子。只有量多的美食,才有她的分。这些小事看来普通,但一般人很难做到。  她持家之严,从自己做起,对自己极为苛刻。2008年岁末,北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吕浩然医生一行送医下乡,在秀山县城碧鑫大酒店为老年人诊治心脑血管疾病。因为我和老伴去迟了,没经过仪器检测,吕医生给我开了“通麦”1700元,给我老伴开了300元的“博力健”。老伴舍得1700元,却舍不得300元,和我争了很久,吕医生见我们互相关心,老夫妻情深甚笃,又给她开了一些偏方。但是,药物拿到家中,她心痛300元钱心痛了几个月,好久沒吃那药。也难怪,进县城一年多,她被骗怕了,一次被人“冠冕堂皇”地骗去了700元保健品费用,从此后,她对外来宣传老年保健的人总是心存戒备,哪怕有人打了国务院的旗号,她看都不去看。她认为那些都是花的冤枉钱,她一文冤枉钱也不愿花。好在“通麦”使我通了脉,两胸不痛了,她才开心起来。因怕药物失效干丢钱,她最后还是吃了博力健。  为了减轻她洗衣的负担,我早就想买一台全自动洗衣机,但她一时又想,等到要买了她又舍不得钱,迟迟不予“批准”,真急人!好在经过我反复申请,她才点头“批复”,买了全自动洗衣机,外搭一个饮水机(因为她梦寐以求的是夏日的冰水)。  当磨心,快要把她磨融了;当骆驼,快要把她累死了。但是她脚不停,手不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操劳家庭,一如既往的打理生活。  她的执著,呵护着一家人的执著:我对文学的执著,儿子对学艺(技术)的执著,儿媳追求完美幸福的执著,女儿追求文凭与事业的执著。  从一只金丝雀,从一朵映山红,从一个小巧玲珑的湖南妹子到精明强干的贤妻良母,再到两个孙子的祖母,虽然人老珠黄,却是我永远的爱人,永远的心上人。她经历了极其普通而又颇具特色的人生历程,并且继续为这个家尽心尽力地操劳。  我们俩最大的心愿是白头偕老,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俩最担心的是我先离开她。但我以万一出现这种情况为底线,正在千方百计为她安排最合理最妥善最适宜的结局。虽然能否实现此事无法预测,但是两瓣心香已然凝成并蒂。  即使如此,我也报答不了我的堂客、我的女人、我的妻子、我的爱人。  老天,帮帮我!  但愿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有孝心。万一我比老伴先走一步,她也不至于无人关心。

    止逆2021-01-27

  • 欧洲传统八大豪门

    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四节明目张胆
    001ATke8zy7kX0OiHtW3c&690.jpg(155.64KB,下载次数: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2019-6-822:10上传喜欢在光的世界里寻找我身影,喜欢在我的子中衬出光的异彩每一次走在路上,上,草上,最喜欢着光,描出我的轮线,希望我能放大的魅力。每一次等行人闯入我的镜头给我的摄影增加一色彩,都因为没能到心仪的意境而放。最终不得不自己入自己的镜头,收意想不到的心情。以,喜欢我就是我模特。喜欢在清晨着太阳慢慢升起,欢无聊时一个人背相机四处逛逛。每次踽踽独行,都朝光的方向,一步一到达内心的远方,望我是宁静的也是松的。每一次打开片配上文字,都是种洗礼,一种享受一首首诗叠加出不的影像,希望我是丽的也是知性的。的光影世界里,有种说不出的、忘我情愫滋生,只能感到那是一种时时在华的美丽和停不下追求......(冰之色语,原创图!使用相机:佳能550D)001ATke8zy7kX0OofWa72&690.jpg(155.01KB,下载次数:2)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9-6-822:11上传001ATke8zy7kX0Ov27Fcb&690.jpg(153.61KB,下载次数:2)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9-6-822:11上传

    大火2021-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