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胸悍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为什么说拯救了银河系

作者:十年荒野
更新:2021-03-03 12:31:16

职场校园热门

  • 传承铸造师全文阅读无弹窗

    最新章节: ,风起云涌
    荷花开了荷花开了,那淡淡的清香,粉饰着一池绿湖。你说荷花开了就回来陪我看荷,我望着高高的蓝天,心在飞翔。一年又一年,我的心始终挂在天空,飘摇。那天下午,你回来了,风尘仆仆,在榕树下,我抑制着就要跳出胸口的心,迎向你。你很淡定,也很沉稳,看不出你脸上写着的表情,心莫名地抽痛了,不自然地向后移动,如同吞下了一片大冰块,呆呆地看着你。你的嘴角向上提了提,歉意地说:“对不起,我这就走。”为什么?我吃惊地问,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你没有看我,只是看着远处的山林,幽幽地说:“不要等我,那荷花开时请拍一张发给我。”你走了,头也不回地将背影从眼前消失。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空空的,脑子空空的,心空空的,眼睛也空空的,你不知道这样的打击有多重吗?我呆呆地望着你远去的方向,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既然走了,为何还要我为你拍荷花?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心碎了,却又燃着希望。每当荷花绽放的时候,我便来到荷花池,将一池的荷花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再从这头到那头,又从那头到这头,各个方位,各个角度都拍了个遍,从几百张中挑选一张最满意的送你,也不知你能否收到,从发送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了幻想。而你,不再出现,我只能在幻想中感觉你的存在,默念着你的名字--子良。又是荷花绽放,这年的荷花开得好美,淡淡的粉色高高地挺立于田田的荷叶上,犹如一群美丽的少女在那绿色的田野上轻舞芭蕾,袅袅娜娜,好不美妙。只是,这美丽与我无关,我在找着角度,要拍张与往年不一样的荷花送你。子良,不管你在与不在,我的心中写满了你的名字,挥不去的身影,无时无刻地感觉着你就在我身边。一只粉蝶闯进了我的镜头,我想拍的更近更清晰些,便慢慢地挪移着向它靠近,捕抓着最精彩的瞬间。突然,脚下一滑,我下水了,那泥土松松软软的,我的脚一直往下陷。或许是我的惊呼声过于吓人,从远处奔来一人,一手紧抓池边杂草,一手抓住我那空舞着的手,用力一提,我便随着他的力道跳上了池边。我狼狈地低头看着自己带着污泥的脚,鞋子被吃进了污泥里,我可怎么回去呢?这一路上,还有一段山石路。正在发愁,忽然意识到那人还没走,猛然抬头,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尴尬地朝他笑笑,感激地向他点头又弯腰,喉咙里像被东西堵住了似的,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他似乎不在意,又似乎很同情,他看看我的表情,又看看我的双脚,轻声问:“我去帮你把鞋捞上来。”说着就要往下跳。我条件反射的一把拉住他,摇着头说不用,太危险。他再次看我,似乎不明白。我挤出一个笑容,我相信那笑容一定很难看,然后转身离开荷花池。光着脚,实在不习惯,我走得很慢,他跟在我身后,我心中感激,却不知如何表达,似乎除了谢谢两字就没有别的字眼可以代替。我停下脚步,他怔怔地看我,我说:“谢谢你,不用跟着我,我可以走到公交车站牌的。”他轻轻一笑,说:“不客气,我的车就在那边,我带你回去比较好,你这样子上车,可能会成为今天的头条。”我哑笑,他想的真周到,或许他说的对,这模样,太抢眼了,好吧。就这样,我认识了他,他叫文凯,为公司跑业务,挺忙,也挺自在,偶尔会约我出来一起吃个饭,或打打球,当然,我的球打得很烂,文凯一直在迁就着我,累得满头大汗,大口喘气,却笑得非常开朗。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会想起你,虽然我和你相处的时间不多,但你早已定格在我的心里,抹不去。子良,在无人的时候,我会轻轻地唤着你的名字。周末,文凯请我喝咖啡,理应我请,但他不让,我拗不过他,只好做罢。我们坐在一张靠窗的小桌,要了两杯咖啡,两盘点心,一碟果盘。文凯很斯文地端起杯,轻轻呷了一口,慢慢放下,然后看着我,似乎很认真,又似乎不经意,声音很轻地问:“你喜欢拍荷花?”我的心像被细针刺了一下,猛一抬头,又慌忙低下,不自然地转向窗外看了一眼,心稍为定了定,然后看着手中的咖啡,思索着要怎么回答。其实并不难,只是有些话不想说,也不能让他有臆想。我裂嘴一笑,答非所问地说:“那天真要谢谢你,要不然,我可能就成为荷花魂了。”文凯轻笑,柔声说:“那也是荷花仙子。”我一愕,笑了,心里莫名地又想到了你,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为你寄出荷花图片,你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我只有苦苦等待。一年又过去了,我终于见到了你,只是,你躺在医院里,腊黄的脸,瘦弱无神。医生说是肝癌晚期,时日无多。我懵了,简直是晴天霹雳,叫我如何接受?这么多年,每年的荷花,都有你的背影,虽然不能陪伴,却相随。心痛又如何?天空下着细细的冷雨,你走了,永远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去一个我此时还无法去的地方,那里没有信号,没有联系方式,只有山风,无形地传送着思念。我沉郁于悲伤中,无法自拔。文凯来了,无声地陪着我。我没心情理他,就当他是隐形的,无视他的存在。不知不觉,文凯开朗的笑声慢慢地驱散了心中的阴霾,我才发现,他的脸长得很阳光。文凯问:“还去拍荷花吗?”我看着他的眼睛,静静地说:“去。”文凯陪着我,走近池边,提醒着不要再往前,小心掉进荷塘里。文凯记性真好,他还记着初识时的尴尬。我白了他一眼,举着手中的相机,对着荷花上的粉蝶,按下快门,一张未能完成的相片终于扣进了我的相机里,回头叫了声文凯。文凯会意地笑了。我站在石碑前,文凯陪在身边。我低下头,看着你的名字,心里酸酸的,眼睛也酸酸的。我来了,文凯也来了,不知你会有什么感想,但你要相信,你是我永恒的风景,深入骨髓。我把相片放在你的名字下,那里横着一块石板,相片就平放在石板上,那只粉蝶沾着荷花蕊,舞翩翩,很美,你若泉下有知,会喜欢的。我默然地站着,任那山鸟嘶鸣,我已无心,空荡荡的。感情的伤,时间是最好的医生。一年又一年,转眼已过了三年,文凯的名字渐渐地进入了我的生活。他用理解和包容融化了我,犹如冰窑里的一把火,我不想再逃避,爱,不需要理由,我只有去接受,今生你负了我,但我不想负他。

    枫煮鱼2021-02-01

  • 猛卒1001猛卒

    最新章节: 子路评价曾点
    词/秋梓(一)年年景色绿争春,柳翠枝新。百步琳,十盈香草,径探芳魂。细雨霏千层意,情种花身。丝丝如弦落音曲断,珠泪琴樽。(二)葳草色入帘栊,风绣楼空。碧水悠,凝思成影,来看花匆。笼烟细情丝重,脉脉念鸿。舒枝两岸,屏锦梦,相守谁同

    Rongke2020-12-31

  • 重生之超级高手txt全集下载

    最新章节: 血魔界
    沙镇的五月,雨住天晴,村子西面的沙河在经历了半月左右的汛期后,浊流退去,又恢复了平日的清澈娴静。河中央细绵的黄沙在粼粼水波下反折着星星一样的光芒,集聚在河堤下深水沟里的青苔随着流动的河水浮动着、翻滚着。黄艳儿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会面朝沙河上游,怔怔地望着流动的河水,不言不语。无论刘海儿怎么逗她,都是散不开她满怀的心事。“想家啦,艳儿?”刘海儿轻声问。“嗯!”黄艳儿轻轻应一声,点了一下头。“都快离家一个月了吧,是该回去看看。”刘海儿安抚着黄艳儿,“不过,你一个女孩儿要走那么远,还有山路,明天我送你吧,路上安全。”“不用担心,明天我自己先回去,我会没事的。”黄艳儿柔声拒绝到。一句不用送,似乎把黄艳儿的满怀忧愁一下子转给了刘海儿。刘海儿别过头,捡起一个泥块向河心扔去。泥块在河心里溅起一团水花后,就散作一团泥浆,随着河水向北流去,并没有带走刘海儿心中的半寸愁丝。“不过,我走以后,若是回不来,你会怎么样?”黄艳儿望着刘海儿问。“不怎样啊!”刘海儿闷闷地低声回着。其实,刘海儿心里想说,我一定会去找你回来。第二天早上,黄艳儿早早地起床来到刘海儿家,为刘海儿悉心地烧了一锅粥。随后起床的刘海儿似乎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可是内心的依恋不舍终未能战胜他对黄艳儿高山般的设想。他只是潮着眼睛,慢慢地吃着黄艳儿为他做的粥,一直吃了大半锅。他手不离碗,碗不离口。满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掩盖住他潮红的眼睛和哽咽的嗓音。直到黄艳儿看出了刘海儿的不同往常,才在黄艳儿的制止下,放下碗筷。“这粥好香,我想每天早上都吃到,一辈子。”看着缓缓欲行的黄艳儿,刘海儿终于呐呐地蹦出了这句话。这句“即将失去前的”真情流露,让黄艳儿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刘海儿木然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热情又善良的内心,只是他的羞涩内向宛似重雾,掩住他如花般美好的内心世界。黄艳儿轻轻转过身子,如获至宝般抱住刘海儿的脖子,“其实,我不在意你能给我多么优裕的日子,我只在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彻底打开心扉的刘海儿,终于鼓起好大的勇气,伸手抓住黄艳儿的一双手,告别的话忘情地说着没完,完全没有察觉前来送行囊的潘婶。潘婶本来有意作成刘海儿和黄艳儿,只是平日里看着这两个年轻人都相敬如宾的样子,没有明面上说。今日看见此状,乐的省事了。她手捂着嘴巴,假装咳嗽几下,看着羞涩分开的两个人,半侃半责道:“艳儿啊,怎么不让刘海儿哥送你呢,现在你看看吧,都快把他担心成么样啦!”黄艳儿赶忙跨步过来,亲昵地挽着潘婶的胳膊,“婶婶,我此去不过数日。只是回去告别老宅,看看一场大水把家祸害成什么样子,再看看能收拾些什么东西回来日常用度,何苦让刘海儿哥陪着我,徒增劳累悲伤呢。”潘婶拿眼看一下黄艳儿,笑说道:“这是在心疼他吗?”黄艳儿并未掩饰,绯红的脸微微偏开,看一下刘海儿,对潘婶说:“若是能灾后逢亲人,也好即便恳请为我们做个主。”话说到此,潘婶不想在拿两个孩子打趣,连声应和着说“应该的”。送黄艳儿到门口,把头晚上准备好的行囊递给她,一句“路上小心,早些回来!”道不尽潘婶心中的不舍和忧虑。要说这黄艳儿啊,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潘婶是真的喜欢。她也知道了艳儿对刘海儿的心事,约定此去归来之际,便是与刘海儿洞房花烛之时。只是经此一别,尚有太多未知,佳期怎地?还看刘海儿有没有这般福气。

    废稿三千2020-12-30

  • 原来我是隐世大佬

    最新章节: 魏世祖皇帝
    报春知,傲雪梅绽,独赏已痴痴千里冰封,银蛇舞,陌上数点红。小鸟小、闲穿闹,惹人爱、不北风欺。仰向沧,惟余莽莽,一新诗。往事水流去,叹不如鸿雁暗自伤悲。万斛愁,一番春梦,子何处来归。最忘、中秋初夜,明月、无语寄相。几度春秋人生愿爱相随

    江边鱼翁2021-02-04

  • 笔说你暗恋我6第六章

    最新章节: 追杀
    然而说实在的除了同样够多的人潮,同样够多的房屋,同样够多的金碧辉煌和同样够多的焦燥疲乏,我真的实在是看不出,这儿和我所到过的寺庙,有什么特别不同之处?反倒是一向不知病为何物的我脑袋炸烈烈的痛,还感到乏力。当然罗,有了同行和老妈的提示,我知道这是自己水土不服的高原反映。可就奇怪了,身体一向不太好,动辄小病不断,哎哟连天的老妈,此时居然精神焕发,双目炯炯。不但挺着腰板扶我走完全程看了被誉为"塔尔寺艺术三绝"栩栩如生的酥油花,绚丽多彩的壁画和色彩绚烂的堆绣。而且还和同团的大妈大叔小伙姑娘们,交流着旅行心得和对塔尔寺的理解,尊崇。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见此肤色黝黑,脸色阴郁的青海老司机大叔告诉我。“别怕,你这是高原反映。要说这病呢,历来重好轻差,专找平时身体健康的人。没事儿姑娘,这几天过了,我包你重新行走如飞,可爱活泼。”当地人这样说想来必有道理嘻嘻,原来如此呀。我立即送了他一个感谢的微笑颌首。虽然我不信佛,可出得寺门,寻一荫凉树影下站住,仰望仿佛伸手可触的天空,仍感到心里有一股崇敬和庄严,油然而生:佛佗拈花,大慈大悲,普渡慈航,是为师子……一种学说一种信仰。宗旨是为广大百姓,就必有令人感动激越之处。需知,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世事无常,风云变幻,唯我等泱泱草民,凡凡众生,才是江山基础,社稷支柱。可爱又辛苦的小巴士在日落之前回了市区。当晚,我们宿于西宁市城关区的安都旅馆。按旅行合同,团里不包晚餐。安顿好后,我们一行四人打的,赶到城关区最繁华热闹处——广场中心,第一次近距离的欣赏到了西宁风情,第一次亲口尝试到了边塞的名特小吃。广场中心颇大四周高楼簇拥处处鲜花,滚滚人潮,中间分为几个大圈,圈里歌声响亮,舞步优美,跳的居然还是风靡内地的坝坝舞,据了解,跳舞的更多是外地人,趁兴加入,随来随跳。一番嚓嚓嚓拍摄照相后,老妈和那对中年教师兴致勃勃的挤进圈子,熟门熟道的疯了起来。本姑娘我呢则悠闲的芳步留涟,浏览观瞻。边塞之夜,一改白日酷热,温暖如春,凉风扑面,花间彩蝶飞舞,花外倩影成双,夜空蔚蓝,星月相伴,霓虹闪烁,礼炮轻鸣,满天锦绣,人们大声喝彩,竞相嚓嚓,不亦乐乎。好一个边塞夏夜!好一幅吉祥画卷!我原以为打礼炮,是为了给刚好在今天开幕的“第16届环青海湖自行车国际邀请赛”贺喜。可人们告诉我,这儿,天天如此,大家都习惯成了自然。"火树银花合,尽桥铁锁开。"礼炮轰鸣,好看费用却巨。在我的印象和记忆中,一般而言,代表国家形象的国家中心城市北上广深等,也似乎只有重大节假日或重大事件与贵宾访问,才闻礼炮轰鸣,人头涌动,全城尽欢。

    六道沉沦2021-01-19

  • 台州穿越者户外俱乐部

    最新章节: 任务:击败尹子奇
    昨晚,我梦见自己回乡下家了,在老院里帮母亲摘豆。  那架扁豆紧挨院,后面是两间老旧的老屋扁豆藤沿着墙根爬上去,诗意地覆盖了一大片屋瓦茂密的绿叶丛里,一串串色的扁豆花挑出来,小小,油光光的紫,鲜亮亮活泼的,一对一对,蝶翅儿。风吹过,便似无数的蝶叶丛中翩翩起舞。  常一个老妇人,从老房子后逼仄的院子里走出来,提个小板凳,坐在扁豆架旁择菜、剥毛豆,或者戴上花镜缝补一件旧衣服。在的身旁,有一只摇着尾巴小黄狗,和两只笨拙的摇着走路的鸭子。每看扁豆时,老人就慈祥地笑,一的宁静和宽容,她就是我老母亲。  在乡间,过子的人家总离不开扁豆的房前屋后,篱旁树下,初时节丢几粒扁豆种子,秋就是一架白的紫的花,一鲜绿的淡紫的扁豆。彼时子、豆角都罢园了,它成餐桌上的主角,直到初冬记忆中,母亲端一只小筐把那薄薄的弯弯的扁豆角摘下来,撕去筋,切成丝加蒜末爆炒。母亲做这些时候,我正踩着小凳摘扁花,摘满满一衣袋,一个个用线穿起来,一串串的小风铃一样。我把它挂在子上,挂在床头,挂在门和树枝上,现在想来,梦一般。这些梦一般的记忆扁豆和扁豆花里藏了些许老温贫的味道,熟稔又亲。  扁豆本身就是一种老温贫的菜,能给寻常百果腹和添彩,也能慰藉寒如晦风雨中的清苦。  说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流落在江苏一个叫安丰小镇时,冬天吃瓢儿菜,天就吃扁豆。当西风渐紧萧而来时,清瘦如竹坚韧竹的他,正独立院中,看满架的扁豆花儿开得正欢长空中,雁唳成阵,声声寒,仿佛紧擦着豆花掠过但花儿不惊不惧,勿自开。小小的扁豆花儿尚不惧严,何况我有竹石一样的骨?诗人意从中来,立即了一副对联贴在厢房的门上:一庭春雨飘儿菜,满秋风扁豆花。从容面前,杀之气何存?苦,原本是以为乐的。  扁豆花入诗,也入得画。文革期间汪曾祺,被赶进拥挤潮湿大杂院,屋里屋外尽是点霉斑,但素来淡定的他不馁也不恼怒,把小屋收拾一尘不染,还在一口破缸种上扁豆,扁豆花次第开,他就对着作画,他的画,花似人,人如花,同样择环境,随遇而安。  汪曾祺的手里,扁豆有很种吃法,凉拌、清炒,还来蒸面。他的文字背面,常看到一个貌似寻常的中人,瘦弱憔悴,花白头发戴着蓝布护袖,在院子里扁豆,有条不紊地择洗,煤油炉上慢慢地炒。这个景让我有些感动,又有些伤。谁说文人不治生产不生活?  一盘寻常眉豆,有身披风雨的淡定,有透光阴的从容,有他的一不苟和不悲不喜。而那个杂院里,忙于衣食算计的们,谁能识得这盘眉豆的味,谁知道他就是中国文史上有名的作家、散文家戏剧家,有着喷薄欲出的腹才华?  立在这架扁旁,我思索万千。闲暇时回家看看老人,陪她们说话,帮她们择择菜、剥剥豆,没有城市的繁华入眼闹入耳,或种一架扁豆花,领着小狗,坐在院子里听风卷黄叶,看花开花落  如此甚好

    夏倾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