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力量2修改文件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狩望黎明

作者:半夜饮酒
更新:2021-03-05 18:46:19

科幻小说热门

  • 重生之钱吞天下

    最新章节: 徐徐图之
    宜宾城防司令兼宜宾混成旅旅长覃筱楼,和宜宾清乡中将刘文彩是宜宾的军政头目。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1888年生,是宜宾屏山龙华镇覃家沟人。他家里穷困。父亲死的早,少年的他常常去捡煤炭花,他母亲为自己孩子有一个好日子过,要嫁人。后因自己的行为犯了当地风俗被赶出覃家沟。在以后的几年间,覃筱楼和他妈妈家境更困难!后来,有一次,少年覃筱楼的妈妈去赶场,回来船翻了,人死了就剩下十多岁的孤苦伶仃的、没有钱,经常挨饿的少年覃筱楼。他只得把妈妈埋在一黄果树下。他继续捡煤炭花(在炉子里用煤炭烧了剩下的还可以在烧或做饭的煤炭花)卖跟餐馆、面馆的老板。十一、二岁的覃筱楼以这样的方式混饭吃。他晚上就睡在一个餐馆魏老板的灶房的火炉边。有一次,他梦里梦到自己发财,非常高兴,脚一蹬,把脚旁桌上的碗盘、罐子蹬翻在地打烂了,老板要用刀砍他,少年覃筱楼吓得赶快跑了。后来,没有任何依靠的他来到了横江,被那里的袍哥头子(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末四川江湖人的称呼)大爷张尔斋收下。请听来自张尔斋的江湖豪言:兄弟姓张名尔斋,袍哥格子嗨(四川话:我们声势大),金河任我耍,湖河任我嗨(两句话的意思是:在这里,没有我干不成,做不了事。)后来,张尔斋培养了少年覃筱楼成了一个小头。多年后,就是1919年,由于袍哥里起了内讧,张尔斋被杀了,20多岁的覃筱楼被推为头领。1919年川军师长陈洪范驻扎宜宾屏山。他见覃筱楼这支民间武装可观,就改编了他们。覃筱楼是特别行动队长。那时的屏山县长姓杨,为人公正。他抓捕了一个姓周的人,这人因恶事累累被检举,这人也是覃筱楼的老表。从小经历了人间苦难沧桑的、仗义的覃筱楼去恳请杨县长放人,不成,他心里记恨。有一次,在杨县长回归的途中,被覃派人砍死。陈洪范师长知道后,派出一团的人追杀覃筱楼,他带着人跑到了四川云南边境的大山里躲避。1919年九月,驻防宜宾的川军年轻将领刘文辉是混成旅长,他只有一个团的兵力,要想巩固和占据一方,在川军混战一方是实力不足的。所以,刘旅长需要做的是极力扩大实力,在未来的军阀混战中,能战胜对手,保存自己。在刘文辉的手下,有一个军官叫宁子州,是覃筱楼的故友。虽然,覃筱楼在云南边境的大山里,他依然和宁子州有来往。一个人不能终生为匪,不能混迹一生,需要有一个出路,20多岁的覃筱楼懂得这个道理。他让宁子州把自己意思跟刘文辉讲了,这对缺兵少人马的刘文辉来说是需要的,他同意了。1921年他把覃筱楼的民间武装收了。覃被委任为混成旅部副官。刘文辉的队伍壮大后,成为川军第九师师长。1923年中国军阀混战,而川军混战更令人心惊肉跳!成都的杨森司令决定攻打宜宾。刘文辉非常清楚:自己不能硬来,他的兵力还是弱了。决定放弃宜宾,到重庆他侄儿刘湘那里靠一靠。而要到重庆,泸州是必须要过的。多谋的杨司令命令在泸州的川军师长杨春方消灭刘文辉。同样对这一情况非常清楚的刘文辉充满了苦恼。听说这事后,25岁的做事利落,有气魄的覃筱楼走到刘文辉的眼前。“师长,我去泸州。”听了他的话,刘文辉看到他充满机敏而沉着的脸。这时,有人敢出来为他办事,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刘文辉当然高兴。刘文辉对杨春方师长是了解的,此人为了自己前途(proming),或只要是一个有企图心的军人,会坚决执行自己上司意图的。“要的。”“师长,我好久走?”覃筱楼问。虽然他知道这里面充满了危险,他觉得如果自己做成了这事,也许对他的前途是一个绝好的契机。对,一定要做。不冒险怎么能成功!25岁的覃筱楼决定去做这事。“你准备一下,带上五万两银元。”刘文辉说。“要的。”覃筱楼马上离开宜宾,晚上到泸州。他见到了有些肥而魁梧、面相强悍的杨春方师长。“杨师长,我就直说,是刘文辉师长派我来的。”站在杨师长跟前的非常机敏年轻的覃筱楼说。杨师长冷冷地说:“我知道,刘师长让我放他过去。”覃筱楼马上观察杨师长的脸上表情。“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别指望有松动的可能。”杨师长态度坚决说,毫无疑问,他不敢违反自己上司杨森的指示。等杨师长说完后。覃筱楼说:“杨师长,你别为了司令而和刘文辉、刘湘搞得这样糟,以后谁会成为四川王?”“你认为是谁?不是杨司令吗?”杨师长说。“你认为他可能?”覃筱楼反问。“当然是。”“他再能干,能是刘湘、刘文辉的竞争对手吗?”“你不要忘了,刘湘还小?”“我们先不要讲这些。我觉得你还要灵活点,让刘师长过去,也许,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别把路都堵死!”心眼活的杨师长显得犹豫了。他想道:如果放刘师长过去,司令那里就无法交代,自己很可能被撤职,如果,不放过去,就要和刘文辉打一场,自己也会死很多人。怎么办?看到杨师长神态在思索,覃筱楼觉得他不会放过自己师长了。就迈出一步:“杨师长,刘师长是我的恩人。如果你实在难为我的师长,你就把我杀了吧。我恳请你放过刘师长!”说完覃筱楼就单腿跪地,手抬起作揖。杨师长看到25岁的覃筱楼,抬起对着自己的脸充满了诚挚,一双又圆又清亮的眼睛显得执作。一下就心动了。“哎,快起来!”覃筱楼感到他的态度松动了。他马上想道:嗯,他意志松动了。这时,把钱拿跟他。”想到这里,覃筱楼马上吩咐:“把钱拿上来。”然后,一个部下把一个红箱子提上来,覃筱楼把箱子打开:“杨师长,这是我们刘师长拿跟你的。”看到一箱子的在灯光下显得圆亮亮的银元。杨师长马上答应:“好,我准许你们过去。”……不久,刘文辉带着军队到了重庆。1924年,刘文辉回到了宜宾,把覃筱楼视为兄弟。1926年,由于宜宾人民反对大汉奸李伯蘅从英国贩卖煤油在宜宾高价出售油的斗争,原来的宜宾城防司令顾勉子被调走,刘文辉任命覃筱楼为宜宾城防司令。

    闪烁2021-03-01

  • 靖佳皇后最新章节列表

    最新章节: 你没这个实力和资格
    死亡是每个人必达的终站,无论你是否曾经想或者是有意回避抑或是想逃脱,死亡都是在那静静地等待与你相遇。  有的人说生已是如凌乱,又何必在死这个题上浪费宝贵的人生时呢?确实每天有着数不的烦恼与困惑等待着我去解决,只要我们活着天,我们就要满足我们身生命体的需要,尤其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条件,我们更是没有物质基和多余的时间来思考这终会到来的问题。可是们清楚地明白自己不是原上的一头狮子也不是水的荷花,我们就是我自己,我们是有着自己命的生命体。死亡这个命的句号也不可能不掀你我内心的波澜。  人的死亡其实是非常简,就是停止了生命活动与动物无息植物无生无。除去暴毙的,死亡貌是个很漫长的等待过程从死的终点倒数过来,出生即是生命倒计时的始。真正意义上讲我们天都在死亡,而不是在吐尽生命中最后那口气发生的。我们身上的细每时每刻在不停的死亡不停的新生,如果你坚你身上所有的细胞是构你的实际存在的话,那经构成过那个可爱而美的你早已经死去了很久久。如果可以把时间无地划分成无限小的短暂隙,我们的人生其实也在方生即死又方死即生二者紧紧相连也就成了生方死又即死即生。生既是如此,覆着在我们命体上的人生意义是否可以重新做一番思考呢   十六个字的生命实是否能启示你走出失、失败的痛苦,是否可昭示你看见光明与希望   佛说三世:前世世来世,放逐你的生命你人生意义源远流长。我观人生,人生意义是丰富在于我自己是否对下须臾片刻有那么真那深的精神感悟与体验。  道试图寻求生命长或羽化登仙,空空的生体莫说是能长存就是长了也似羽毛般轻,更别是只求得一身枯老且了生气的臭皮囊。没有留痕迹的人生无疑是向生交了一张白卷。   说生命是有所导向的:国为家为人为天下!你我我为你;前人为今世今人为后世。功名一覆,汝辈永长青。如此博胸怀,堪比大地有德,海洋更开阔,比星空更阔璀璨。但是我心里隐作痛,为什么英雄的血多,为什么伟人的苦难。为什么在享受他们所予我们的就那么心安理?难道就仅仅因为我们了他们奢侈的名声,我就吹嘘着让那些可敬的榨干了他们自己满足你的欲望?可知他们和你一样同为生命体,我们来都是一样的平等,一的拥有追求自身幸福和由的权利,而不该是为我欲望所奴役所驱使。  哲人讲保持理性客对待物质,生命只不过物质转化的一个过程而,生命好似木头烧成枯。而你总是费劲精神绞脑汁聚集许多物质在你旁,想要许多欲望能在世实现。终归是欲望的洞撕裂着无尽疲惫不堪你。至死方休!至死方!   我在想,我的生能不能不要那样虚妄不要那样苍白,不要那踉跄,也不要那样仅仅为着外界而活?我可不以真切触摸自己的内心可不可以攫取属于我生中的那份美那份真,我不可以在给予他人时也意为自己保留几分,我不可以在这短短的人生途中留下几个我惬意的影?   向死而生,种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态度,是有所求索的生不至于在死亡来临那刻匆匆忙忙恍若遗漏什么恍若步入歧途悔恨当初向死而生,是更敬重生,更懂得热爱生命,更惜生命中的每个瞬间;死而生,是把生与死作同一件事来做安排布置我在想少有人愿意半生死吧?      Rebirth   2015年1月1日于人和

    尚曼妮2021-01-30

  • 天羽变作者怎么了

    最新章节: 双宠对决
    美女也愁嫁二、痛苦的失恋  林伊娜和高建民恋爱一年之后,林伊娜发现高建民对她的热度突然降温了,她找不到任何原因,她不知道高建民为什么看到她会找不到话题?她也不知道高建民为什么不常来她家了?慢慢地两人在走廊里碰到连个招呼都不打了。  林伊娜的闺蜜亚茹偷偷地问她:“你知不知道高建民为什么最近不搭理你了?”  林伊娜傻傻地说:“可能他最近忙吧?也许是他家里有什么事吧?我相信他不会变心的。”  亚茹苦口婆心地说:“我可警告你,长点心眼吧!别让人家骗了。不信咱俩走着瞧。”  在一个周日的傍晚,亚茹给林伊娜打电话,邀请她一同出去看电影《金光大道》。吃完晚饭林伊娜高高兴兴地去找亚茹。  亚茹拿出电影票说:“电影票我买好了,我们晚点去,我让你在我家看看我的相册。”  林伊娜看完相册离开演时间只剩8分钟了,她俩急急忙忙去了电影院,因为亚茹家离电影院很近,只有6分钟就到了。她俩进去之后开演的铃声已经响了,全场的灯突然灭了,服务员帮助她们找到了座位。林伊娜刚要说话,亚茹掐了她一下说:“开演了,不要说话。”  可是他们前面的一男一女,却始终头碰着头在低声谈话。男的说:“你今天去没去医院?到底是不是?”女的说:“验尿了,是。正好赶上元旦放假,我再请几天假,说家里有事,我明天就把他做了。”  林伊娜听得清清楚楚前面那个男的是高建民,那个女的是八月份分来的艺术学院的音乐系毕业生肖媚。林伊娜想站起来想搧高建民耳光,被亚茹拽坐下了。她趴在林伊娜耳朵上说:“压住火,再听一会儿,他们说啥?”  高建民说:“你做完人流住哪呀?你也不能回宿舍去,要不你先回家吧!”  肖媚:“我能回家吗?要让我爸爸知道了。还不打折我的腿。你的调转也得泡汤。”窗体底端高建民:“那怎么办?”  肖媚:“离开剧团远一点的,你给我找个小宾馆,两周好对付。不过咱们有言在先,我做人流,你怕被团里的人知道,你不陪我可以。可是我住宾馆,你可得天天去陪我。”  高建民说:“你放心吧!一定,一定陪你!”  林伊娜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狠狠地在高建民的肩上拍了一下,狠狠地说:“小心天打五雷轰,出门让车轧死,半夜鬼敲门。”  后面的观众非常不满意,大声说:“要打仗出去打,别影响大家看电影。”  性格温柔的林伊娜,一反常态,拽住亚茹说:“咱们走吧!这个电影没个看了,《金光大道》被一对狗男女给挡上了,过不去了。”  高建民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肖媚也不知到底怎么了?愣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敢说,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她乱搞怀孕的事已经被单位的同事听到了。  林伊娜走出电影院的门,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掩面痛哭起来。  亚茹说:“我今天到超市买东西,看到高建民和肖媚正在买电影票。他俩走了之后我立即到售票窗口说:‘我要那两个人后排的座号,也买两张。’我俩是最好的朋友,我不忍心看你受骗上当。可是我暗示过你,你却对他深信不疑,所以这次歪打正着,让我们抓了现行。想开吧!在婚前认识他的本性比婚后好,这要是结了婚,再有了孩子,他要在外面扯仨拽俩的不得把你气死。”  “亚茹姐我真傻,他说他爱我一辈子,永远不会改变,可是还不到一年他就变心了。当初我妈劝我,我还以为是她有偏见,结果到底被我妈妈说中了。”林伊娜非常后悔没听妈妈的话。  亚茹说:“好妹妹,你不要难过。你的条件多好,将来一定会遇到比高建民强百倍的好人,你别哭了,你哭得我心里也怪不好受的。”  林伊娜回到家里强力掩饰自己的悲痛。她怕爸爸妈妈知道真相,一定会埋怨她的。所以她就决定暂时不让爸爸妈妈知道。可是她却决定,一定找高建民好好谈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中午,吃完午饭,林伊娜当着肖媚的面对高建民说:“现在你和我去排练厅,我有事要问你。”  高建民做贼心虚,乖乖地跟在林伊娜的后面上了三楼。因为是午休,排练大厅静悄悄的。  林伊娜开门见山地问:“你说吧!你和肖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话回声特别大,这仿佛对高建民有一股难以名状的威慑力。  高建民说话不像以前那样喜笑颜开,滔滔不绝,而是愁眉苦脸,吞吞吐吐。他自知理亏,所以在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尽量把话说得圆满。他说:“伊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不是现在我不爱你了,而是我在事业和爱情发生矛盾的时候,我选择了事业。你知道,我一个拉大提琴的,在一个小县城的剧团里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所以我做梦都想到大城市的交响乐团里,发挥我的特长。肖媚来了之后,我知道了他的哥哥就是省交响乐团的副团长,所以我就常常和她打听交响乐团的情况。时间长了,她对我有了感情。她向我表示,如果我和她能结婚,她哥哥就会把我俩都调回省城。为了我的工作,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忍痛割爱,答应和肖媚结婚。所以——”  “所以你就背信弃义、移情别恋,并且恬不知耻地让肖媚未婚先孕。你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你不要冠冕堂皇地找借口了!你这个卑鄙小人,会得到报应的!”林伊娜在极度愤怒的状态下,像放连珠炮一样无情地轰击这个背信弃义的人。  高建民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温文尔雅的林伊娜,出于愤怒,一反常态地把高建民骂个痛快。暴风骤雨般地责骂,发泄了自己满腔怒火。用最尖刻的语言入木三分地把高建民的丑恶灵魂揭露得淋漓尽致。  高建民尽管他费尽心机,巧舌如簧,但是只能越描越黑。他看到有人进了排练厅,便灰溜溜的狼狈逃窜。  纸里包不住火,肖媚来到剧团刚刚半年就未婚先孕,闹得满城风雨。人们都站在林伊娜这边。高建民和肖媚在团里实在呆不下去了,他俩就先后调走了。  风波过后,剧团平静下来。可是林伊娜心里还是卷着狂涛巨浪。她为自己轻而易举地被骗上当而悔恨,她为高建民的无耻背叛而愤慨。高建民和肖媚走了之后,林伊娜很长时间静不下来,有时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哭。妈妈发现女儿的痛苦和消沉,极力想用填补空白的方法来使女儿解脱失恋的忧伤。所以她发动亲戚朋友给林伊娜介绍对象,可是林伊娜一概拒绝,不问不看。  让爸爸妈妈担忧的是,伊娜这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状态一直坚持了三、四年。在此期间托人上门求亲的、自己找上门的、半路堵截的、求朋友轮番轰炸的,比肩接踵、络绎不绝。这些痴迷美女的求婚者有县长儿子,有名医孙子、有博士、硕士、有海归华侨,无论条件怎样优越,无论媒人说得天花乱坠,林伊娜就是不动心,不搭茬,不看也不问。  当伊娜过了25岁,妈妈可着急了,妈妈想美女配靓男,可能是女儿太美了,所以一般人都看不在眼里。于是她决心给女儿找一个最漂亮的好小伙。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每次团里演出,只要没有她上台或者她的节目在后面,她都主动到门口收票,团里的人都以为她是先进工作者,处处事事带头,分内分外一起干。实际上他是给女儿选对象,凡是发现漂亮的好小伙,他就记住人家的坐排号,找借口和人家搭讪。有时闹出笑话。林伊娜的爸爸发现妻子的荒唐举动,就批评她、指责她,说她不顾及的身份和脸面胡闹,甚至说她疯了。  苦心积虑的老妈不管用什么招法,女儿就是不动心。甚至她都想找心理医生给伊娜看看是不是得上了恋爱恐惧症?

    江湖大侠客2021-01-05

  • 齐天大圣在漫威

    最新章节: 夜巡的日子
    心情(槐花,2015.1.6.)心情昨天是我没送你回,因为闹了不愉快今天你心情很坏,有打招呼就闯进来心情总是有好有坏谁都一样。只要不分,就不会受伤。情本就有苦有甜,都一样。只要不偏一方,就会来日方。天气有阴晴,人有冷暖。爱情就像儿一样,不翻起波,哪有向前的力量!槐花写于大连

    黄亮05042021-02-17

  • 求道于金庸世界完结没

    最新章节: 掠夺佛气
    虽然说饶雪漫的《沙漏》是疼痛系列,但是三本书看下来,我一直觉得淡淡的。那一些青春的故事,尽管有“交替性暴食厌食症”,尽管有死亡有分离,但是在我看来,都是淡淡的,我不相信那些东西的真实性,我更相信这都是当事人为赋新词强说愁,都是一些青春期的小孩子自以为的伤痛。17岁,哪有那么多爱恨情仇?始终都无法喜欢起醒醒,即使她是第一女主角——太自私!怎么可以就那么霸占着路理,有爱或者没有爱,都不可以。然后出现了江爱迪生,作者也对她太眷顾了,不是柔弱的人就应该得到保护,不是没有父母的人就应该拥有一个接一个的王子,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大家都不要学习坚强面对生活好了。喜欢把米砂叫做米二,那么纯真善良的女孩,怎么就没有完美的结局呢?即使和路理相爱又怎么样,路理始终都是瘸了,我才不相信书里说的什么“真正的男人”之类的,我只想他们两好好的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在一起过点小日子就好。可是现在,腿上的遗恨就那么鲜明的铭刻住过往的残念。看了厚厚的三本书,记忆最深刻的是米砂那句“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后来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们都过得很好,我来只是想让你相信,我们都过得很好,我来只是想让你原谅你自己,然后过得比我们好,突然开始很使劲很使劲地回想,我17岁时经历过什么,然后发现,全是些细枝末节毫无重大事件可言。青春可能就是这样。

    兔锦官2021-01-18

  • 异鬼夜行录目录小说

    最新章节: 很甜
    秋日悲歌当秋天走所有回忆眼泪化成雨滴一点一洗净了过去消逝风里当落叶写满些别离已经不见背影一片一片飘在心底埋葬我自苍白的天空无法晰看不见色彩寻到你只能面对你的足迹闭上眼聆世界的哭泣命运为何不懂珍惜让离去在秋天的雨我把思念折成纸机代替我陪着你运啊怎么才懂珍让我相隔着天涯距离无论再过多个四季我在秋天

    大洋芋炒土豆2021-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