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的失宠小逃妻最新章节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我有一座超级军事要塞

作者:邓丁
更新:2021-03-05 12:46:09

科幻小说热门

  • 魔天血帝

    最新章节: 磨炼
    第二十五章诀别《渡江云--今宵夜正寒》看西风啸彻,卷空万里,寒雾锁千山。正萧条冷日,悴树殇枝,渺远水含烟。孤鸦掠过,又黄昏、一阵声残。思念君,帝都寻遍,只剩旧城垣。无欢,逡巡东城,踞荡海淀,却愁添零乱。曾记否,芙蓉园游,对吟诗篇。钟楼薄暮冬云散,误几回,相约时难。多少憾,诗笺怎写清寒?海南的天是蓝的,海是蓝的,海南的风是暖的,阳光也是暖的,任何人都会爱上冬天的海南,悠闲自在,惬意舒适。晓阳和婉秋住在靠海的一个小木屋里,他们已经在这儿生活了小半个月了,虽然晓阳的心情是生病以来前所未有的好,可这仍不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晓阳现在已经不能走动了,婉秋给他买了轮椅,出入才方便一些。晓阳现在也不大能吃东西,整个人瘦得脱了形,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晓阳离死亡也就越来越近,每天一睁眼,晓阳心里想的第一句话是:真好啊,还活着。婉秋像往常一样,推着晓阳去院子里晒太阳,吹着海风,婉秋把轮椅停好,蹲伏在晓阳的膝盖上,仰着脸笑望着他:“晓阳,我唱一首歌给你听,我借用了一点女儿国里的曲子,自己又篡改了一点。”“我的女人最有才了,名副其实的才女。”晓阳微笑着伸出双手抚摸着她的脸。“我还没唱呢,你太虚伪了吧?”“还不是哄你开心吗。”他们都开心的笑了。就听婉秋唱到:艳阳高照微风吹,没有美酒也能醉。娇羞问夫君,你的女人美不美。爱你,常相随。但愿天长地久,此生有你我无悔。不怕千难,不怕万险,生死与你紧相随。婉秋边唱边站起来转到晓阳的身后,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晓阳的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微闭着眼睛,随着她的歌声,他们的身子轻轻晃动着。歌声停止了,晓阳回过头:“想听我为你写的词吗?我笨,没你写得好,所以一直不敢在你面前卖弄。”“呀,我的晓阳什么时候弃武从文了?我倒要好好听听呢!你快说啊。”就听晓阳慢吞吞的开始了:“月色朦胧琴声起,遥望夜空我在寻找属于你的那颗星。晚风送来阵阵寒意,心爱的人啊你在哪里?你带走了我的心牵去了我的魂,留给我的却是无尽的思念。看到了你在那里。那颗闪烁的星星就是你的笑脸有了你的陪伴我不会再感到孤单。你的爱你的温柔值得我心甘情愿为你一生去守候,牵着你的手不怕在风雨中行走。”婉秋的脸紧贴在晓阳的脸上,然后轻轻吻着他。他忽然停下动作,脸色苍白无血,颤抖的身子在承受着猛烈的剧痛。他却咬紧牙,没痛呼出声,像是早已经习惯这种痛。婉秋愣愣的望着他,她的心一阵阵缩紧。见他额头上出了汗珠。忙用手绢给他擦拭:“歇一会吧,先不要说话了。你等着,我去给你到一杯水来。”不一会儿,婉秋端来一杯水,放到晓阳的嘴:“来喝一口。”他接过杯子喝一口,手微微的颤了一下。“我来吧。”婉秋接过杯子。“不喝了。”他静静地看着她。她又转到他身后,搂着他的脖子,附在他的耳边轻声问到:“晓阳,我一直都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今天给我说说吧。”婉秋见晓阳今天精神特别好,就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他前面。晓阳笑望着她:“还记得你为我辅导功课时的事吗?”婉秋点点头,深情地注视着他,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手心里。听晓阳慢慢地说道:“有一次我生病了发着高烧。那时我正好住在你家里。放学后,我见你还没回来,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你下班时也没注意我,等你把饭做好过来叫我一起吃饭,你发现我有点不对劲,伸手一摸我的头,你吃了一惊。马上带我去医院,打完针回来已经很晚了,你特意为我熬的粥。吃完饭我们都去睡觉了。”晓阳一口气讲着,婉秋点着头。“是呀,医生说要你吃点清淡的。”“我回到屋里睡不着,咳嗽声把你引来。你给我倒了一杯水,还拿了一个苹果。”“我记得,我给你削完苹果皮,看着你吃。可是你只咬了一口。你说你难受,非要我陪着你。那时你正发着烧,我也不放心。我知道你没有母亲,那时我是不是母爱泛滥啦。”“是呀,我不让你离开我,一开始你坐在我的床边。”“嗯,后来你把胳膊放到我腿上,我拍着你,慢慢的你就睡着了。等你睡了,我刚要离开,你又醒了,嘴里说着:不要离开我。”“我把胳膊放在你腿上就是怕你离开我。”晓阳坏坏的笑着。“我说的呢,后来我也乏了,不知不觉不知什么时候也睡着了。”“我醒来时发现你就睡在我的身边,而且我还搂着你。当时你的脸很红。”“没有的事,那时我只是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我知道,可是,就是在那个时刻,你在我心里深深地种下了一颗种子。我暗暗发誓,等我长大一定娶你做我的妻子。我做到了。我此生无悔。”晓阳有点上不来气的感觉。“你歇一会吧,不要说话了。”“不,我今天一定要说,今天不说,怕是以后没有机会说了。”“你说什么呢?呸呸呸,什么也没说,都没听见。”婉秋不知道晓阳这是回光返照。以为他忽然好转了是因为环境好影响的呢。婉秋伏在晓阳的腿上,晓阳用他那干枯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婉秋,我给你梳头吧。”婉秋站起身,拿来木梳,坐在晓阳前面,背朝着他。晓阳边为婉秋梳头,边讲着他和婉秋的点点滴滴。“你还记得吗,我们再次重逢后,我第一次去你家,你给我做菜时的样子。”“你总是记得我最尴尬的时候。”“那时我看着你手忙脚乱的样子就想笑,还不敢笑,菜板翻到地板上,油瓶子差点被你碰到,锅里的油开花似的四下溅着,烫伤了你的手背。”“你赶忙过来关掉炉火,给我抹上酱。你说这样就不会起泡了。后来,你亲手炒的菜。你做菜的样子满酷的。”“那是,我从小就做饭。哪里像你,大小姐。说真的,你做的饭好难吃。”“嗯哼,是吗?可你吃的满香的啊。”“只要是你做的饭,我都喜欢,它不是香在我的嘴里,而是香在我的心上。”“晓阳,”“你应该叫我老公。”“老公晓阳,”“好吧,就老公晓阳吧。这是你的专利。”晓阳继续为婉秋梳着头,时而吻一下她的头发。“我爱你。”“你不说我也知道。”他停了一下接着说:“婉秋,我想看你抚琴的样子,好久没听到你的琴声了。”“你想听我抚琴了吗?我一会儿就打电话让女儿把琴送来。快的话,这几天就到。”“如果说我现在要出远门,你根据我们离别的场面写一首歌词,唱给我听。”“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什么离别啊。我不要你离开,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的傻女人,人总是要有离别。我来人世走这一遭值了,因为有了你。”“我也没白来,因为有了你。晓阳,你给我讲笑话吧。”“一个人正在寻找自己的家门,忽然有一个大狼狗向他扑来……”“又是那个故事,后来,来了一个仙女把他带走了。你是不是也想着来个仙女把你带走啊。”“你不就是那个仙女吗?”说的婉秋和晓阳同时笑起来。婉秋忽然感到晓阳的手沉了下去,笑声中止。她猛一回头发现他的脸变了颜色,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他的嘴唇吃力的动了一下。“晓阳,晓阳,”晓阳常给婉秋讲好笑的段子,每次都逗得婉秋笑得形象全无,婉秋笑完之后总爱缠着晓阳给她讲新的段子,晓阳每回都依着她,哄着她,可这一次,晓阳的段子讲不完了,永远也讲不完了,因为晓阳睡了,沉睡了,不再醒了。婉秋脸上的笑容还未退去,死神就来临了,于是,她的笑容凝固了,眼泪坠落在凝固的笑容里,像注入花蕊的雨滴,那样凄美,那样绝然。此时的婉秋异常的平静,因为她知道,晓阳这次是真的离开了,她再怎么哭喊,再怎么无理取闹,晓阳都不会回来哄她了,哄她疼她的人不在了,她的任性只能是一个笑话,所以她不哭也不闹,静静陪着他,“晓阳,我知道你睡着了,你太累了,我们回床上睡,你好好休息。”婉秋这时出奇的冷静,把晓阳推回屋里,把他抱到床上,脱去他的衣服,换上他最爱穿的衣服,刚穿完上衣,还没来得及扣扣子,晓阳已经僵硬了。婉秋打来一盆清水,为晓阳擦洗身体,“我的晓阳最爱干净了,我不会让你染一尘的。”她仔细地为他擦着,轻轻地擦着,她怕弄疼他,她细心的为他剪着脚趾甲。“晓阳,你的脚怎么这么凉呀,你等着,我给你拿双袜子来。”婉秋轻轻的为晓阳穿上一双白色的袜子,她的晓阳喜欢白色。一切妥当之后,婉秋静静地看着晓阳,他的双眼和嘴紧闭着,很安详。她吻着他的嘴唇,吻着他的眼睛,她最喜欢他的这两个部位。“晓阳,你说你出远门前,要我为你作一首歌,我现在就唱给你听,我知道你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听着。我相信,在另一个幽冥世界,你可以感应到凡间的一切。只是你不能再一次把我拥入怀中,不能再给我一丝温暖。但是我会守着你,与你静静度过每一天,今生今世相聚相依。”上官婉秋握着龙晓阳那双冰凉灰白的手,她知道,晓阳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回忆着,曾经他们携手在这里看风景,可今天,他却长睡不醒了。”婉秋坐在他的床边深情地望着他轻启双唇,歌声轻轻地飘着:红烛将残,杯酒已干。相对无言,无言。叹世间多少生死离别只瞬间。感人生还未暖忽然突变,不敢再看你的双眼。昔日有你长相伴,雅韵悠然。秋水长天,几多年,修来今婉秋。今日别君去,何时再相见?长夜谁与共?缘珠泪可寒。君此去山高路远,途中寂寞谁人伴?明月空对影,千里两婵娟。杯中苦酒化作泪,魂飞梦断又何堪。望长空比翼飞燕。覌大地并蒂青莲。寄苍生,乐怡然,谢月老牵红线,结你我今世良缘。追溯以往多少事似云烟消散,我与君那份炙爱依然未减。为这份不朽的情缘,甘愿把秋水望穿盼归还。婉秋太累了,她伏在晓阳身边睡着了。梦中的《虞美人--夜曲》响起:抚琴一曲犹清绝,忆往事幽咽。声声寒颤荡香魂,绝世风流难免化红尘。行吟袖袂长风舞,不觉霜飞渡。谁能拔箫伴一曲?抹去琴弦思念遍愁痕。上官婉秋一觉醒来血泪模糊的看着龙晓阳,再一次紧紧拥抱他,她要这样与龙晓阳一起,直到烂成白骨。世间皆是无悔言,无悔多留悲剧惨。唱罢无悔洒泪处,无悔诗笺无悔篇。无悔一把开路剑,尽头无悔言何堪!一篇《无悔》凝聚泪,无悔无悔唱人前。这几天叶书平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定的,他给晓阳打电话,关机。她给婉秋打电话,他感觉着她神神叨叨的,怪怪的,是晓阳的魂魄在告知叶书平吗?叶书平放心不下,他打听到他们在海南的具体住址,于是他来到三亚。他没费多大力就找到了晓阳的家,门虚掩着,他敲了几下,没人应答,他轻轻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婉秋昏昏沉沉地伏在晓阳的尸体旁,半睡不睡,说醒不醒的样子,屋子里明显的闻出腐尸的味道。婉秋还在家里留着晓阳的遗体。已经两天了。叶书平扑通一声跪在床边,看着床上龙晓阳的遗体,抚摸着龙晓阳冰凉,灰白的手,“晓阳-,你怎么说走就走,兄弟我来迟了一步。”叶书平的哭声惊醒了婉秋。婉秋慢慢地睁开眼睛,抬起头来,呆呆傻傻地看着他。“我的晓阳睡着了。”她说着举起一根手指,轻轻地放在嘴唇上,发出“嘘-”声“轻点,不要吵醒他。”“上官姐,你不能这样,让晓阳入土为安吧。”叶书平又看了看床上晓阳的遗体,拨打了殡仪馆的电话。婉秋这两天一滴眼泪也没有,当她见到叶书平这才哭了出来。“晓阳,你现在一个人走了,找不到我你怎么办,我不会让你孤独的。”她抱着晓阳的尸体。“晓阳,天上人间,魂魄与你相依相伴。”叶书平费了好大的力才把她和晓阳的尸体分开。”上官姐,晓阳已经走了,你让他安歇吧。”“不—”她凄惨的叫着。”他没走,他就在那里,他睡着了。”她再一次扑到晓阳的尸体上,她吻着他冰凉的嘴唇,泪水洒落他一脸。“晓阳,晓阳,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晓阳你不要我了吗?晓阳你等等我,晓阳,晓阳,我的晓阳你不要走,晓阳,你抱我,晓阳。晓阳抱我啊,我的晓阳。”婉秋死死的抱着晓阳的尸体,婉秋的脸紧紧的贴在晓阳冰冷的脸上婉秋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的呼唤着晓阳的名字。她的晓阳听不到了,永远都听不到了……她泣不成声。叶书平再次把她拉开。“上官姐,晓阳有你,他没白活。他在天之灵看见了。”这时来了好多人把晓阳的尸体运走了,婉秋拼命地扑过去。“不要把他带走,不要啊—”她昏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时,她身边没有了晓阳,多了一个陌生人,还有一个是她的房东。“晓阳呢?我的晓阳呢?”她惊恐的睁大眼睛,直视着其中一个陌生人。“你静一静,先喝口水吧。他们很快就回来了。”其中一个年龄大点的女人说。婉秋很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此刻她明白了,她的晓阳不会再回来,她再也见不到她的晓阳了,就在这一瞬间,她爆发了,她放声大哭”晓阳—你不要我了,晓阳—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晓阳,我的晓阳啊。晓阳—你给我回来呀,晓阳—”婉秋声声撕裂人心肺的哭喊,没能感动苍天,老天爷没有把晓阳还给她。这时,叶书平抱着晓阳的骨灰盒进来。”上官姐,对不起,本想让你最后再看一眼晓阳,但是,没时间了,晓阳的尸体已经腐烂,不能再耽搁了。我就大胆的做了主。”叶书平哀哀地说着,把龙晓阳的骨灰盒递到婉秋的手上。这是死别后的重逢,上官婉秋看着龙晓阳的骨灰盒,有着万箭穿心的痛。这里面装载的是她至亲至爱的人,只是她再也不能握一次他的手,他也不能为她擦拭眼角的泪。芙蓉面,临水照花,一时起蜂蝶乱。爽性柔肠言善辩,已把心事暗断。长亭路,风舞柳丝乱,尽抚佳人面。小楼幽静,玉指轻抚弦,声声魂欲断。春华逝,东风尽摧纤月,忽而琴箫声断。梨园又闻莺声暖,混不似旧时颜。小轩静,长夜梦交欢,莫非魂来见?!“让我抱着你,就算你已成灰烬,仍是我魂里梦里相思的亲人!”婉秋抱着晓阳的骨灰盒,紧闭着双眼,流着滚滚的泪水,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眼眸没有了光泽,她的眼泪流干了。晓阳生前说过要她好好地活着,好好替他活着。“晓阳,我在这儿呢,你冷吗?来披上姐的衣服。”她把披肩扯下一半缠绕在骨灰盒上。“晓阳,我们回家吧。晓阳,姐姐抱着你呢,别怕。姐姐在呢。”“叶书平,我们带晓阳回家吧。”她和叶书平带着晓阳的骨灰坐飞机回到了北京。她打了一辆车,坐在司机旁边,胸前抱着龙晓阳的骨灰盒,把脸贴在上面。歪着头愣愣的看着司机,仿佛那个司机就是她的晓阳,她冲着司机笑着,司机被她笑懵了,她明明抱着骨灰盒,竟然笑的出来。司机不再看她,只顾自己开车,到了地方也没收她钱,她抱着晓阳的骨灰神情恍惚的直径地下车走人了。她边走边叨唠着:“晓阳,我们回来了。快到家了,来,我给你开门,平日里是你给我开门。这回让姐给你开门吧。”她打开门一眼就看见了那幅牡丹图,晓阳笑着从那幅图里走了出来,“婉秋,你累了吧。”她刚一伸手,晓阳不见了。她把他的骨灰盒放在她的床头枕头边。默默的看着“哦,”她想起来了什么,起身去找,她在他的办公室的抽屉里找到一盒烟,还有一个打火机,她学着他的样子把烟点上,抽了一口,呛得她连连咳嗽。她把烟拿到他的骨灰盒前:“晓阳,你想抽烟了吧,你抽烟的样子好酷,眯着眼睛,头一歪,吐着烟圈。你不用为了我戒烟。快吸呀,一会儿灭了。”她把烟放在一个小盘里,把小盘放在骨灰盒上面。她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她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的办公桌,晓阳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向她走来。抱着她,他在吻她。她伸出手去搂他。他又不见了,她站起来找他“晓阳,你又在和我玩捉迷藏,你出来,别让我着急好不好。晓阳,”她来到厨房,看见晓阳在切菜,见她来了,他抬起头笑着看着她,“别看我,小心点,”话还没落音,就见晓阳把手切破了,她赶忙上前去抓他的手,晓阳不见了。“咦,怪了,我的晓阳呢?晓阳,晓阳。”“铃…”“喂,晓阳吗?你上哪里去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上官姐。晓阳走了。”叶书平在电话里颤着音。“你瞎说,刚才,晓阳还在厨房切菜呢,把手切破了,我正想给他包上。”“上官姐。上官姐,晓阳真的走了。”婉秋挂了电话。打开饮水机,把紫砂壶清洗干净,把大红袍和龙井混合一起,这是她和晓阳最爱喝的。不一会儿水开了,她沏上茶,愣愣地坐在茶桌前,她仿佛听到洗手间里晓阳的声音。“婉秋,拿点纸来。”她赶忙把手纸送到洗手间。晓阳正坐在便池上冲她笑。“哦,瞧我这记性,我又忘记放手纸了。”她一伸手,晓阳又不见了。“晓阳,晓阳,你在哪里?”她凄惨地叫着。她把家里所有的门都打开了,包括衣柜门。她的晓阳没有了。她转回到卧室。一眼看到晓阳的骨灰盒,她把它抱在怀里,这回谁也别想把她的晓阳抢走。她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晓阳,你出来吧。晓阳,你出来啊,晓阳,我的晓阳。”她撕心裂肺地叫着。她抱着晓阳的骨灰盒渐渐的睡着了。“晓阳,你又到哪里去了,我等你吃饭呢,你不回来,我不吃饭”“怎么又不听话了,等我回来不收拾你。”婉秋只好乖乖的吃饭。刚吃一口就被呛住。“水,水来了。你慢着点又没人和你抢。”这是晓阳的声音。“晓阳,你去哪里啦?”“我哪儿也没去,我不是一直都在陪着你吗?”婉秋一觉醒来已经是午夜时分,她的晓阳呢?她一眼看到枕边的骨灰盒,晓阳,你口渴吗?我给你沏茶,你不是说等你回来收拾我吗?你什么时候回来。晓阳的话不停的响在她的耳边:“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要为我好好活下去。”“晓阳,生也好,死也罢,今生来世,我都是你的,永远永远都是你的。”岁月,带走了无言的记忆,却留下难舍的情愫,常令我在岁寒中疼痛。就让我来一次彻底的治愈吧,将那段经年的心事,在蓝色的深沉里,拨去天光云影,做一次无尽的冥思。待寻觅前尘旧梦,做一次无言的回首。山崩地裂只刹那,生死一线间。我深知,来路是归途。你只是回到你来的地方,我们都是匆匆世间过客,来去无需给谁交代。你用尽所有激情,写尽世间况味,绝美亦苍凉。我,还活着。需拂过阳光溅落的尘埃,寻觅着你留给我的爱。晓阳的离去,似锐利的尖刀,狠狠地划破上官婉秋的心,日日夜夜,流着伤痛的血。这伤痕,再也不能愈合。多少次梦里醒来,都听得见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晓阳回来!晓阳,你回来吧!多少次,婉秋从梦里笑醒,又在现实中哭着睡去。她有时甚至希望自己应该死去,去那边陪着她的爱人龙晓阳,再也不用分离。她常常对着晓阳的骨灰盒发呆,那里睡着她心心念念的爱人。她一遍又一遍的轻轻擦拭着骨灰盒,希望他在里面舒适。她把他放在古琴旁,让他倾听自己为他抚琴。晓阳的灵魂一直陪着她。她只感觉着晓阳就在身边。她再也没有了眼泪,没有恸哭,就在龙晓阳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时候,她感觉着她自己的生命也在一点点消失,那一瞬间,她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是同生共死。她要去找她的晓阳,与他同在。

    凌鬼修2021-02-26

  •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配乐

    最新章节: 自鸩
    桐柏山下,第三四章,红白之事纷然,4,话说奸雄有个脾肾阳虚疾病,每晨就爱厕,正在专心意用"功",忽听妇急急喊道∶“没屎推尿,桐柏电话了,快快接话!”一听桐柏心里一阵兴奋,实现出名的梦想期不远了,喜的揩腚,提着裤子屋里跑去,,边结裤带边张着嘴,妇说∶“我给你裤带,赶紧接电!”奸雄接到胡的电话,象太监见了皇帝的呼唤不敢怠慢。心想是立功的机会到,只有好好表现己,文人才能把己刻进书里,名青史。高兴地对子"黑嘴唇"说∶“怪不得昨晚个吉祥梦,好兆!”黑嘴唇因口黑,村里老娘们送了这个“黑嘴”的绰号。黑嘴笑嘻嘻问道∶“梦?说来看看,会周公解梦。”雄喜不自胜道∶梦里生殖器粗大数尺长,掂着鸡撵云彩。我也会儿解,不过没你,直觉此梦是个兆头,爱妻批批。”黑嘴唇掐算天,“腾”地一老高,拍手赞道“生殖器增粗增,叫发达。掂鸡撵云彩叫日大雾该你时来运转哩半夜娶媳妇,净事儿,胡文人是命里贵人,机不失,失不再来。好捯饬捯饬赶快发吧,祝你旗克胜!”老奸雄抱黑嘴唇胶着似的吻一大阵子,说∶“知我者,爱也!”黑嘴唇大∶“知你者,胡也。同性恋!”雄怒道∶“异性练不动了,还同练里!阳萎早泄你不知道?还瞎扯的!”边说边着穿衣镜拾掇自,穿上僧不僧道道的衣袍,梳个髻,酥油抿抿,棱有角,瘦长脸抹一大层黄机油脸儿更黄了,意告诉胡生自己有还迢迢数百里来你找风水地气,神可嘉,何等忠啊!尖尖的下巴故意蓄了一握胡,项挂一长串桃穿的念珠,在脖里盘了两圈又垂胸口处,坠着白的石坠,很出色奸雄肩挎三弦,提罗盘,春风得,迈着快步,往北走去。不远就狗队长带一群狗黄的,白的,黑,花的,啥颜色狗都有,站在那抬着头,好象等己。“狗队长”当年清财小组的将,清财失败,着天空把胡生骂狗血喷头,又到柏找了一回,说人没把清财干败杀,但胡生也早化子逃了。狗队就到湖北大山里了几年,风平浪才回来。因山里野味吃得太多,了个一身膘,满黑胖。他衣着黄,上身斜裹着蓝子露着毛茸茸的膛,领一群狗上寻兔子,看见老雄的模样,心笑家伙是全大队公的"小诸葛",头闹清财,计谋算,连老绵羊鸡毛也没清掉一根差点儿给派出所长惩罚,托人赔,才免过一劫。他这股劲,道不,僧不僧,上哪唱去的?哈哈大,手指奸雄说道“年成不错的,也学化子乞讨?子写诗要门,你卖唱讨饭!你家坟站着了讨饭风,你会阴阳咋不置摆治?”奸雄着腰里的大烧饼罗盘),怒道∶放你娘的出溜子!你睁开眼仔细瞧,我这是要饭?”狗队长一步上去,拽着奸雄须道∶“撅屁!不出溜着要饭还留着当官呀?把山羊胡子揪掉!奸雄深知狗队是调,满脸堆笑道“兄弟,玩笑归笑,胡须不能拽假的,全指假的财哩!”狗队长的屁响,打着喷说∶“你这货一子没有半点真,哪里都是祸害人滚吧,滚吧,最学化子,别回来”说罢,吹一声哨,七八只大狗呼呼"的跟着狗长往地里找兔子了。奸雄见他远,骂道∶“日你,狗咬耗子多管事,不得好死!后来,狗队长得癌走了,老奸雄的自掏腰包请个人说书唱了好几晚上。声音不好听人不多。老母跑来尿尿,说书以为有人给他倒,忙里说∶“不,不渴。等我唱敬德滤马再喝茶”结果奸雄次日把说书的撵走了一分钱也没给,为满村的笑话,外村都说他真会弄盲人,就不知遭罪!可恶至极大多人却当成笑谈论不休。听见车喇叭,奸雄忙往西瞧,见一辆底客车缓缓而来这是新修的从梭到驻驴店的公路蓼姜黄胶泥铺就路面,凸凹不平孙庄是个临时站,还有几个人在边说说笑笑候车客车快要到了。黑嘴唇"掂个红兜飞速而来,手奸雄,喘着气说“昨晚煮的熟鸡,走了不带,路吃啥?”奸雄心骂"黑嘴唇"真娘的丢人现眼,接过鸡蛋,“嗖地一声扔个老远鸡蛋滚了一片,个逮蚂蚱的小孩来抢着吃,"黑唇"大骂小孩∶滚的娘个逼,吃玛蛋去!”小孩跑了,她就赶紧拾了乱滚的鸡蛋骂了一路回家去。客车“噗”地阵,吹起好大尘,停靠路旁,旅们上了车,一阵叭,车轮飞旋,雄晃晃荡荡沉醉往桐柏的路上。了泌阳车站,捣一次车,不到中,来到了小石镇了车,到饭店匆撮了几口,徒步庄而去。大约步四五里,见一片竹林,便想到当老绵羊的烟杆可就是从这里弄的过了一个稻场,见一个很大的村,心想好多年前经来过,现在都变化了,记得当来给胡生透漏清失败的信儿胡庄个落后的山村,在新添不少的平楼房,曾经被自放过手脚的胡家坟莹,被搂挡个实,山神庙,不堰,大皂角树,是老样子,老老实,长长久久,辞劳苦为胡庄作记了。见山神庙几个老太太烧香纸,就没话找话胡庄。老太太拿一指,说前面就,又问他来胡庄啥事呀?奸雄想正是宣扬自己的机,便说明了自的来由。一旁有四十多岁男劳力皂角刺的斜着眼奸雄。皂角刺叫丁,中药材,有坚破结,有透脓积的功效。那劳说∶"这胡生咋的,不是唱过哭戏了吗?怎么又个弹三弦的道伎穿着道袍带着道乐器唱歌的人﹞来了?"有个老太笑起来说∶"子说错了,道伎会唱的老道,带青﹝小碗粗一米长竹筒,一端糊蛇皮,手拍发出腾响的乐器﹞,是个三玄。兴许唱的。"那劳动的说∶"嚯!这四不像,反正到生家不是凡人!奸雄听而不闻,顾往前走。胡生出心裁和六七个身份的人,都叫膊上都绑着白布,借以表示戴孝,围着桌子坐了圈说着老人去世悲哀。有大队委,公安局的,公干部,地区报社辑,还有关副镇。关副镇长他喝杯酒有事早走了胡生眼里噙着泪满脸悲伤,尽显孝子的样子。都他节哀,別伤了气,全大队还指治国安邦的。大委员是治保主任一单挑,四十多,头戴鸭舌帽,高不足五尺,张自己当过兵,不季节,都是黄军,穿成了白菜叶色还不离身。鹰鼻,核桃眼,棉腰子嘴要是用力咧足能塞两馒头有文化,没少看三国演义》,眉一皱,计上心来咧着黄牙说道∶胡书记,人家曹悲伤时能七步赋,你悲的不比他,赋首诗如何?胡书记斜了一眼里骂道∶你他娘个逼,懂个球啊曹植啥心情,我心情?显摆臭学不是,可不知道看了几页三国?又一想,也是,裤腰子嘴说的有理,趁此露露悼父母的才情,叫位饱饱耳福,佩佩服,不失扬名机,擦擦眼睛,头一仰,道∶“一首就来一首。吟道∶“父母劬,百岁喜丧。形窀穸,神返室堂夙兴夜寐,永誌忘!”大家正要赏,老奸雄心高昂出现众人面前人们见来者稀奇怪的打扮,不知方神圣驾到,先一惊,后是一愣雅静无声。胡书仔细一瞧,不是人,正是雄叔,时雨呀!沉稳稳相握手,很是亲一阵,问∶“叔吃饭没!”奸雄∶“下车到饭吃两碗羊杂碎,饱。”尔后胡生给家介绍道∶“这高头奸雄叔,听我娘走了,特大远来寻块风水宝。雄叔是化子亲,我和化子是患之交,因之也是亲叔。”大家都起来,齐声道∶叔来了,叔叔好……”移坐敬烟茶,好不恭敬。雄心想,胡生这子真行,能有好,一个个都象样的,捋着胡须说∶“听胡生说他我侄子是在冰天地认识的朋友,患难之交。胡生好人,曾为我地清财立下汉马功,可惜失败告终…"胡生听着不味,想他几十几不着调,哪壶不提哪壶,守着朋擦刮我,啥玩艺!狠狠瞪了一眼雄说∶“你来弄的叔?”奸雄捋胡须道∶“给大看风水呀,咋了”胡书记说∶“,那你大老远来没用的搞啥?以你清财怪光荣?清倒人家,却把自己老师的宝座掉了,要不是你得快,也得牢里几天!说三道四贬贱别人等于贬自己!"奸雄拍腰里的罗盘道∶我没那意思,别外生枝!”胡生道,给你这驴头怪的说不出啥明来,不敢叫你生呢,生气了不给好风水就槽糕了没笑强笑敬上一好烟,堵着奸雄嘴,说∶“叔,给侄子一样。消气,消消气!”起打火机点着烟又倒一杯香茶亲捧给雄叔。奸雄劲儿抽一大口烟足气儿且耍耍这不知天有多高地多厚的家伙,便浓烟“噗”地一吐在胡生脸上说“消消气!”这只消得胡生三佛世,戗的他“咔”乱咳,嗝儿嗝要哕,也是烟气中了瞳仁,捂着睛跑到外边,流会子热泪,吐一子沫子,心里服奸雄的厉害,不好惹的角。奸雄以为然,慢条斯品着香茶,觉得湖龙井的味道,是不错。把个目屋里乱扫起来了发现了墙上的诗顿时不悦,硬生地指着问道∶“写的?”胡生回∶“化子!”奸耸耸鼻子,往门吐了一口唾沫,把鼻涕,掏出卫纸,拧个尖儿,鼻子里旋了几旋团蛋蛋,扔出当,错错牙齿,没气的说∶“贱化!”胡胜说∶“贱能讨饭?讨饭几个是贵人!”雄气咻咻地说∶他不单贱,贱的奇!”人们瞪大睛,齐唰唰盯着须黄脸子,好象在问∶化子比你奸雄还奇吗?胡问道∶“叔,我没看出化子有啥?”奸雄气的发,说道∶“他把的诗偷来充能,道不奇怪?鬼不的太会气人了!就想起当年去驻店拉木料,去时白帽垛山根打化的那一顿,装死的给真的一样,准备挖窑埋了,却乘起不备兔子的窜了,真的狡的可恶!这个奸嗔恨嫉妒太厉害!胡生想,你老雄何以见化子写《终南山秋色》你胡诌八咧个什?我知你曾说过蜂去过桐柏山,头山,童山,罗山,太行山,花,压根就没说过南山,何以见终山眼就冒火了?道!∶“难道叔去过终南山,那长的如何?”奸眨眨眼,沉默一儿道∶“去过!山巍峨壮观,鬼神斧,气象万千长的给长城一样远观长城锯锯齿近看城长齿齿锯好的很呀就给诗说的一个样儿。给人头山对面的龙山的韩湘子饮碰杯呢!”奸雄傲地说∶“放蜂找有花的山。尤是小石镇东边玉顶的槐树坡,那槐花出蜜率高,年春天先到那里,然后再去别处”胡生忘乐丁忧然道"“哦,叔养蜂专家!到时把蜜蜂拉来叫我蜂,过甜蜜生活好。这里自然优有利养蜂,得天厚!叔,我灵感湧而来,憋不了,必须发泄!”雄微笑道∶“啥感憋不住啦?老去世,你是想大一场吧?你可别哭,大家都在用大哭着哩!”胡说∶“不是这个思。我是有了蜜的灵感,灵的感不可思议,来高一大首,大家看能胜过唐诗不?人们不做声,心他特殊,娘走了还挺有雅兴,度量宽,这贵人世上独一无二。只他清一阵子嗓门喝口茶润过喉咙开音了∶槐树坡槐花香穿梭微虫夜忙待到秋后酿蜜只见巣空不见付出无须求酬报霖无语沥春光一辛苦终无愧化作魂绕梦乡人们哭不得,不知咋说了。他看大家一,问道∶“这首叫《蜜蜂》都看么样?"老人去,揪的人们心痛谁会有心关注胡人的顺口溜?他气道∶“一群诗,听听,李白杜痛哭流涕的!”雄觉得没个回应好意思,拍起马来,不怕踢,说∶“啊哈,这诗平高超,平仄工,琅琅珠玑,光环宙,足令唐诗然无光了。”几有身份的嘴里不心里说,这个四像也是没文化的儿,把个狗臭屁当成了美味佳肴胡生却说∶“知者,雄叔也!”特意泡一碗红糖花茶,硬说∶"茶被联合国列为物质文化遗产。花茶不是物质,精神!"双手捧老奸雄。人们捂嘴乱嗤嗤。奸雄着酽酽的米花茶吹吹热气,突噜口,觉着又粘又透着浓浓米花香,想到老人的谢联系到自己最后是那个字―――!一腔悲痛揪心了出来,泪如泉,弹起三玄,唱祭悼,以歌代哭寒鸦啼,孤灯息夜空霜降冷凄凄坚冰砸来梅花碎老人阒然归窀穸风也哭,水更悲我等心中如刀剔孝顺和谐忠厚门专注寻找风水地………这三玄声唱词感人,胡生穿孝衣,风中摆摆的,宛如雪里袍,红着眼圈儿着众人往老坟莹缓而去。欲知事如何,且往下看待

    我不是大腿2021-01-05

  • 天眼通

    最新章节: 日奸
    漫步到河堤,看到飘舞的雪花,清艳的腊梅,灵感顿发。想以空灵,缥缈,特性的手法把这美丽,冰冷的冬日精灵赋予火热,浪漫的情怀,让它们也有高贵的灵魂。千年结

    东建凤凰2020-12-14

  • 耽美修仙主受无情道

    最新章节: :圣人之下无敌!
    南海怪人因为管闲事被人追,他逃走时救一个少女,传一手三镖本领最终少女手刃仇,完成其遗。

    凤凌至尊2020-12-16

  • 天道罚恶令差不多的

    最新章节: 人鱼很嚣张
    入驻原创是因为初心不改。就像前不久我的演讲稿《不忘初心,跟着党走!》,其实写稿的初衷也只是任务罢了!可是写到最后自己就激动不已,心潮澎湃!也许这就是信念与情感的结合吧!初心不改!一个单纯的信念支撑着我们的精神,化作前行的力量和财富。每当提笔在手,就想起了校园生活,想起了学生时代,想起了那时候暗恋过的女生,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单纯而又美好的少年时代。如今,花红柳绿,一切安好,在时代的大潮中我们沐浴着阳光,衣食无忧的活着。曾经的理想和追求或已实现,或在路上,那份单纯恬静的梦想是否还萦绕于心头呢?一年前好友打电话来说起写作,说起马慧娟,说起曾经年少的我,让我提起了闲置十多年的文笔。于是,原创让我有了归宿,有了朋友,有了追求文字的喜悦!在这里,目睹了争争吵吵,看惯了来来去去,众说纷纭中默默前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必计较太多,不必过于认真!我们是带着对文字的喜爱和执着翩翩而来,所以我们始终有一颗敬仰和学习的心,尽管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粗糙,可是,我们的快乐就在这种向上的磨砺之中,我们的快乐也会在别人的鼓励和引领之中燃起!由于工作的原因,好些日子没有上来了,可是在休息的片刻,总是会想起原创的朋友们,总是会在文字的快乐中寻找自我!2018吉祥如意!我来也!2018幸福快乐!大漠与你们共享!

    千方彬2021-02-22

  • 游戏在线直播剧透

    最新章节: 绝对无解!
    这回在家病期间,忆力下降,思维也清晰了,天嗜睡、那睡哪,噪音,一吵闹的声就感觉自的神经上佛有千万蚁在跳舞所以,我脑混乱下错了什么写错了什,发了什神经还请世界的人多多包涵o(^▽^)o

    肖十一莫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