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迟钝搞笑男主腹黑江湖文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魔帝的娃娃宠妃

作者:锺离理群
更新:2021-03-03 12:41:56

都市言情热门

  • 第3022章仙棺

    最新章节: 陈冬的命,值多少钱
    彩色的梦    放假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叶子,快有一年没见到她了。  我们几个女孩子里,就数叶子最聪明,偏偏命运多舛,高二那年,一场大病夺走了她的光明,也毁了她的大学梦。  叶子独自在家,听见我的声音,开心得什么似的,一下搂住我,亲昵地在我脸上摩挲了个够。  我们正絮絮叨叨着,邮递员送来了一张汇款单,是叶子的稿费。  “你真行啊,叶子。”我不无赞叹地说。  “行什么呀,都是妈妈帮我修改整理的,还替我誊清,不然,谁看得明白我的字,叠罗汉似的。”叶子说。这倒也是,可也不简单啊。我这样的明眼人,而且是大学生,还写不出来呢。  “嗳,听说你发表过好几篇了,能让我拜读拜读吗?”  “这怎么敢当,不就是那么几块豆腐干,还值得班门弄斧?”  我执意要看,她只好依了,从抽屉里摸出几份报纸来。我接过来展开一张,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叶子的署名。我满腹狐疑地把其余几张也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怎么回事?  “你没用笔名吧?”我怯怯地问。  “没用啊。哦,全在副刊上,没有吗?”叶子凑过来,无神的眼睛对着前方,“喏,我告诉你,去年10月18日,是一篇《流光》;12月23日,《明明灭灭一生缘》……”  可是,报纸上压根儿没有她说的篇名。  也许我缄默得太久了,使她觉出了蹊跷:“你干什么呢,不声不响的?”  我一惊,故意把报纸抖弄得哗哗乱响:“没什么没什么,我在看你的——”  “是吗?”她问。我偷眼看看叶子,发觉她正凝思般“盯”着我,像是要用那失去光泽的眸子窥破我的心思。叶子沉吟了一会儿,又说:“哪一篇?读给我听听!”  没想到叶子会来这么一手,一时,我更不知所措了。  冷不防的,叶子从我手里抢去了报纸,下意识地凑到眼前。可是,凭她那点只剩微弱光感的“视力”怎能看得见铅字?  “不可能,决不可能,妈妈不会骗我。”叶子愣怔怔地咕哝着。突然,她跌跌撞撞地冲向桌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摸索出几张小纸条,带着哭腔对我说:“你看看这个,稿费都汇来过了,怎么会……”  我一看,是汇款单的简短附言条,每张都标有一个日期。我心里不由一动,莫非是叶子妈做的手脚,“冒充”报社汇款来安慰可怜的女儿——反正她看不见。  “一定是妈妈,一定是……为什么这样?我还不够……”叶子哭了起来,双手在茶几上摸索着。我知道她在找那张汇款单,赶忙拦住她,轻轻地扶她到一旁坐下,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劝慰着:“别这样,别这样……”  叶子在我的怀里抽泣着,浑身颤抖个不停。我心里不由得发起酸来,眼窝一阵发热。我昂了昂头,意外地发现,叶子妈正泪流满面地站在旁边。  叶子妈朝我点点头,掏出手绢擦擦脸,然后俯下身来拥住女儿。叶子仿佛一愣,随即摸摸妈妈的脸,忽然失声哭喊:“妈,你为什么……”  “是妈妈不好,”叶子妈疼爱地抚平女儿零乱的头发,喃喃而语,“原谅妈妈,好不好?”  ……  我扭过头去,无意之间瞥见了刚才到的那张汇款单,忙取过来交给叶子妈,同时朝叶子努努嘴,可不能对她提这件事了。  叶子妈看了看汇款单,倏地跳了起来:“这是真的,叶子,这是真的!你看,有编辑部的专用章!”  叶子睁着呆滞却不失美丽的大眼睛,狠声说:“不信,我不信!你还骗我,欺侮我看不见……”  “没有,真的,”叶子妈妈急了,求救似地拉住我:“绒绒,你作个证,是不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看着那枚大红印章,我哽咽道。  叶子的作品真的发表了。  叶子妈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在房间里无目的地转了好几个圈,终于镇定下来。她走过去按按叶子的肩膀,然后对我说:“绒绒,你再陪陪叶子,我出去一下。”  我猜想叶子妈是去找那份报纸的。果然,没多一会儿,她匆匆地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张报纸。我迫不及待地抢过来读,发现副刊头条就是叶子的《彩色的梦》。

    蒲沁涵2020-12-29

  • 最强符师

    最新章节: 从来就没把你们放在眼里
    拿定主意,我带着谢为回到“车之家”新。现在招牌已经挂上只等明天接收设备,备开业了。“哟,哥这是您的店啊?”谢为问道。“嗯。”我着他到二楼的小房间因为这里今后要作为工休息室,我早就准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你先把东西放下,然去洗个澡,出门左拐远就有一家公共浴室”“好嘞,哥,您真个大好人!”谢无为脸灿烂。“好啦,别我的马屁了,快去快。”我冲他挥挥手,小子便屁颠屁颠地跑楼去。趁着谢无为去澡,我再次联系了汽设备的供货商,确定天上午八点送货,这当天就可以完成安装试,现在时间对我来特别重要,能一天完的事我绝对不会拖到二天。因为心里有事晚上睡得并不踏实。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然后打开店门,在外遛遛。谢无为估计还睡梦中,这孩子在外流浪这么久,估计难能睡个安稳觉,所以并没有去打扰他。离车之家”不远的地方一条河,云山政府的境治理力度还不小,以河水还算清澈,偶可以看到几个在河边钓的老者。三月的云已经露出春天将至的象,天亮得比冬天早些,河边的柳树已经始萌发,虽然只是一点,但远远看去,已一些淡淡的绿色。离边不远的地方,有一早点摊,卖一些油条条之类的东西。之前在这吃过,味道还可。我沿着河岸溜达了圈,看看表,还不到点半,便在摊位旁坐,要了几根油条一杯浆,临走还给谢无为了些,帮人帮到底,小子吃饱了也好有力继续他的流浪。回到里,谢无为已经起床正睡眼惺忪地站在门,我把早点递给他,吃吧!”“嘿嘿,谢哥。”谢无为接过早就蹲在地上大吃起来反正还有一天时间,也没再催他,天黑前人就行。这时,一辆车停在门口,“你好请问哪位是莫北先生”“哦,我就是。”看着来人。“我是先公司的,来给您送货”话音刚落,便从车下来三个人,从着装,应该是这家公司的术人员。“呀,太好,你们到得可真够早!”我把店门全部打,帮着他们一起把各零部件从车上搬下来这时,谢无为也已经完早餐,跑过来帮忙“谢无为,你慢点,别把这些小零件弄丢!”我提醒他,让这一个外行帮忙着实不心。“放心吧哥,这零部件,我闭着眼睛能数过来!”说者无,听着有意,“哦,对这些设备很熟悉?听了谢无为的话,我到有些惊讶,难道这里邋遢的流浪汉是个藏的高手?“必须的!”谢无为一边搬东,一边露出神气的表,“我之前就是靠这吃饭的。”听了他的,我更加惊奇,“那之前从事过汽修工作现在为什么不做了?“我从大学跑出来后在一家大型汽修厂做一阵子。喏,这些设他们都有。”谢无为,“不过后来,我和板大吵了一架,然后没有然后了。”“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气,敢把大学炒掉。”揶揄他,估计是功课差,在大学混不下去吧,“那你又为什么老板吵架?”“切,们就看不惯他那黑心样,没毛病小修,小病大修,雁过拔毛,把车开进厂子,不花几千块钱根本出不来!”谢无为一脸不忿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动,这家伙虽然看起邋遢点,不过还挺有义感的么!哎,现在不正缺一修车师傅么不知道他行不行。“无为,你从哪所大学出来的啊?”我不好接问他技术怎样,只旁敲侧击。“京华大啊,学的工商管理。谢无为把一个大箱子下,用袖子擦了把汗这厮老拿衣袖当毛巾。谢无为轻描淡写的答,却听得我心里一:我去,京华大学啊这可是咱中国最牛逼学府,可你学的工商理,和汽修可是八竿打不着啊?谢无为可看出我的疑惑,“我让我学的工商管理,我没兴趣啊,于是经逃课跑去哥们开的汽店帮工。”“那你跑来这么长时间,你家人没意见啊?”我继问道。“北哥,你买这个东西还是之前常的,现在已经不怎么这个了。”谢无为有岔开话题,我就没再问。“哦,你说哪个”我凑过去。“就是个。”谢无为递过来张产品说明书。“你么知道这个现在用不了?”我看了看说明,一脸疑惑。“切,哥,不是弟弟我吹牛您店里这些东西,我就玩腻了。”这小子脸的骄傲。听了他的,我心里忽然冒出一念头:这小子看起来两把刷子,要不,把留下来?但愿他不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把新店开业的时间定了明天,也就是三月五日,消费者权益保日,定在这一天,也为了显示“车之家”心全意服务于顾客的念。下午的时候,我员工们开了一个短会分配了下明天开业典的任务,毕竟明天对车之家”来说是特别要的一天。介绍下我新员工吧,孙向东和翔,负责汽车清洗,天,已经由我对他们行了培训,每人还领一本操作规范手册。馨月负责汽车周边产的销售,谢无为和江然负责汽车修理。我店长,主要负责会员理和活动策划,同时是机动人员,哪儿忙过来的时候就去哪儿忙。明天是“车之家标准店开业的第一天希望它能一炮打响。过晚饭,我给姚菁打个电话,毕竟她作为车之家”的投资方,有义务邀请她来参加业典礼,姚菁欣然答,这很出乎我的意料凭我对她的些许了解她应该很忙才对。本也叫李帅一来着,不这厮昨天刚出差,这天并不在云山,只好罢。刚挂断电话,一电话又打了进来,咦慕容潇潇,这小妞自明湖一别便杳无音信我还以为她失踪了呢自从认识她,这妞便直扮演不速之客的角。接通电话,听筒中传来了慕容潇潇嚣张声音,“莫老板,最在哪儿发财呢?这么时间没联系,都不知你是死是活了。”“容潇潇,你这是和平子过够了,打算重启端咯?”和小妞斗斗,其实也蛮有趣。“嘿,哪里哪里,说正的,莫北,你回云山吗?”慕容潇潇笑嘻地说,态度转变之快有把人甩沟里的危险“我是劳苦大众,当回云山了,不然拿什养活自己。”我说。那,明天出来陪我逛啊?”小妮子一脸兴。“算了吧,哥哥我近忙得很。”我断然绝,明天的事情多得呢。“喂,这么不够思啊!”以我对她的解,这小妮子现在肯又把嘴撅起来了。“正经的,慕容潇潇,前你为了不出国跑路你现在回云山了,把老爹搞定了吗?”我本正经地说。“切,有什么事情能难住本娘吗?”慕容潇潇又始自吹自擂,“对女来说,没有什么事情眼泪解决不了的,如一次不行,那就两次”我去,我还是第一听说有人把哭鼻子说这么理直气壮的!“北,你确定明天没时陪我玩吗?”小妞还死心。“确定以及肯,明天我的新店开业我是无论如何也走不的。”我无奈地解释“啊——”听筒中却来慕容潇潇的尖叫。莫北,你可真厉害,你那小破店,现在都新店啦!”哟,还我小破店,小破店是小店,可店主有大理想吧!“你的新店在哪?明天我也要去!”容潇潇似乎对凑热闹远有着用不完的热情也行,人多还热闹些于是用短信把地址给发过去,然后再次把天的事情缕了一遍,保万无一失。我洗漱毕,早早就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自己刚来云山的时候寻找工作的步履维艰到现在新店开业在即也算拥有了一份事业这短短半年多发生的情就像做梦一样。真世事难料,上大学时谁能想到我将来会在山立足呢?不过也正因为有这么多的意想到,生活才变得如此彩吧!昨天一夜没睡,心里有事,总睡不实。睡不踏实也就不睡,我五点半便起床刚好林越和赵小天也得很早。为了开业典,这俩人也是把老店闭一天,赶到新店来忙。“莫北,都准备了吗?”林越问道。必须的啊,不打无准之仗,这是俺老唐的贯风格。”我调侃道“哈哈,也是,这点最服你!”林越也开地笑起来。员工们也陆续到齐,家远的,住在店里的员工休息。我们把需要用的东又清点一遍,然后开布置开业典礼现场。于这次开业典礼,我理念是简单,但必须众不同,具有轰动效。除了一些常规的布之外,我特意在会场醒目位置设置了一个的抽奖箱,在里面放200张卡券,凡到现场的车主都可以凭行证参加抽奖,设置了等奖3个,可以获得“车之家”的金卡会员格,除享受洗车8折服务之外,还尊享免排资格,银卡7张,可以享受洗车9折服务,其它的都是纪念奖,可免费在车之家体验汽清洗一次。林越说你挺下本啊,那是,“之家”在上林区可谓初来乍到,当务之急把自己的服务推销出,而免费体验无疑是直接最便捷的方法。个人都有惯性,习惯哪儿洗车便不会轻易地方,况且很多洗车都可以提供会员卡充服务,可以享受一定度的优惠,这就更削了客户的流动性,而前提供一次免费体验能是打破这种惯性的一方法。不到八点,们都已准备完毕,此路上的行人也逐渐多起来。一阵熟悉的轰声,姚菁的卡宴停在口。“姚总,好早啊”我笑着迎了上去。早,莫北!”姚菁态虽然温和了许多,但依然不苟言笑。“嗯店铺打理得还不错么”姚菁在小店里外转一圈,然后说道,能到大老板的肯定,说我们的工作做得确实独到之处。“还好吧尽我所能,总不能亏您的投资不是。”我开玩笑,但姚菁并没接腔,我的玩笑便在空中,挂了起来。正得有点尴尬,一辆大在嚣张的排气声中由而近,停在店门口。哟,这谁啊?我不记自己认识开大牛的人!拉风的剪刀门向上启,然后一身运动装慕容潇潇走了下来。我说是谁呢?这么牛,原来是慕容大小姐。”我走上前去,这出场方式,很慕容潇。“哎,姚菁,你怎在这里?”慕容潇潇理我,而是径直走向在门口的姚菁。“哦姚总是本店的投资人一。”我说道。什么候满世界的小妞都成人了?美女之间不是往势不两立,只有美和丑女才是最佳搭档?是时代变化太快还我的认知出现了问题“如此,莫北,我也投资!”慕容潇潇仰说道,姚菁则在旁边冷地看着她。看来两确实认识,而且很可还有很深的渊源,不从目前看,两人的关应该也不太好。额,就投吧,反正我从来嫌钱多。“也行。”说道。“那你一会把号告诉我。”小妞这恢复了往日的笑脸,到我耳边问我,“对,姚菁投了多少?”这属于商业机密,怎能告诉你。”我也小说。“切,那不管她了多少,你记得我永比她多一万就行!”这小妞的神色,似乎姚菁有解不开的梁子。如果搁平时,我是介意看一出美女之间大战的,不过今天是们小店的特殊日子,是息事宁人吧,神仙架,别扰了我小老百的生活。“好,我答你!”慕容潇潇的笑起来可真欠揍。八点,开业典礼正式开始舞台,音响,还有一巨大的屏幕,我花了价钱请的专业团队,然现在都还肉疼,不人家的气氛营造得确很到位。而一辆卡宴GTS和一辆盖拉多停在门口,也为今天的开典礼增色不少。作为长,我作了简短的发,简单介绍了下我的队,还有“车之家”服务理念,然后员工也着统一制服登台亮。最后,由投资人姚宣布抽奖环节开始,整个活动推入高潮。下台,姚菁笑着说,莫北,祝贺你!”不不说,美女笑起来真看,尤其是平时冷若霜的姚菁。“谢谢!小店开业像我这么大旗鼓庆祝的确实不多不过这也是为了展示车之家”与众不同的面。一开始我还担心气太冷,参与活动的不会太多,不过从现来看,这种担心是多了。不到十点,抽奖就空了,每个人都带微笑离开,尤其是那个抽到金卡的车主,奋之情溢于言表。活结束之后,我们店里迎来了第一批顾客,然洗车的多数都是抽免费洗车券的车主,汽车用品售卖区那里迎来了它的第一单生,自此,车之家正式出了多宝村,开始在车服务领域占领自己一席之地。如果说现“车之家”还是茫茫海中的一叶扁舟,但然已经起航,终有一会成长为巨擘吧,加,所有心怀梦想的朋!庆典结束,姚菁便早离开,林越和赵小也赶回多宝村去了,是赶回去还能再工作天。送他们离开之后我回到店里,发现慕潇潇还在沙发上老神在地坐着。“我说慕小姐,别人都走了,看我也要去忙了,要您也……”我半开玩地下了逐客令,开业一天,可没太多时间她玩。“切,小气鬼不就在这坐会儿么,没有耽误你生意。”容潇潇颇为不屑地白一眼:“你忙你的,作监工,别忘了,我是投资方哦!”我倒忘记这茬了,行,那就搁这儿坐着吧,我洗车间给他们搭把手这一忙就是一个多小,等我回到大厅,却现小妞还没走。“哎你不会再等我请你吃饭吧?我可告诉你,屌丝一个,中午就吃条对付的!”“哟,刚才还真没想蹭你饭着,既然你都这么想,那我不蹭你顿饭还就不好意思了!面条面条,我不挑食的!得,瞅我这张嘴,这是没事找事么?胡馨在一旁偷笑,笑什么,快忙你的去吧,我了她一眼。小丫头吐吐舌头,到一边忙活了。慕容潇潇这么说,又坐了下来,还来真没有了离开的打算也罢,吃顿面条,还美女陪着,这事儿也算太亏!可能别人听这么说会觉得我装,夏乔之后,我对美女真是不太感冒。午餐间,店员们都叫的外,我看没什么事情,带着慕容潇潇去了不的一家面馆。云山作地地道道的西北城市面食还是很有名的,果你有机会来云山,面条都够你吃上一周每顿还不带重样的!家面馆面积不大,环却不错,我们挑了一靠窗的位置坐下,叫两碗油泼辣子刀削面这是小店的招牌面,条筋道有嚼头,油泼子是那种很润的辣,不会让你的喉咙发干如果在夏天,吃一口,再喝上一口云山本产的汽水,那是再爽不过了。不消一刻,条上来了,我和慕容潇边吃边聊。我想起天开业庆典上慕容潇和姚菁那一幕,想趁个机会八卦一下,“,妞儿,问你个事儿?”“可以啊,不过小姐回答问题可是有件的哦!”看慕容潇那欠揍的模样,我真抽丫的!不过此时好心还是占了上风。人好奇心真的很奇怪,像你看到了什么恐怖东西,受到惊吓之后忍不住会再看两眼一。“行,那你先说说的条件。”我果断地,免得被她带沟里。你先说问题吧,我的件是视问题而定的。我去,看不出来,小还挺奸诈啊!“你和菁是怎么回事啊?看来势不两立的样子。我开门见山。“这个题么,因为比较复杂你得答应我陪我在云逛两天。”小妞似乎准了我的心理。“行你快讲。”好奇害死啊!“其实我们本来好朋友来着,或者说经是闺蜜。”慕容潇想了想,然后说道。那后来……?”“这说来话长了。”这小子还故意卖关子。“来怎样?快说,不然答应你的条件可就反了。”“这得从我们自的家庭说起,呶,氏集团你肯定是比较解了,毕竟作为新兴集团,在云山名气很。”顿了顿,慕容潇继续说道,“可你知,姚氏当初是怎么起的吗?”“难道不是为姚云天个人的能力?”我一脸狐疑。“稚,亏你还是个小老呢!”慕容潇潇什么候都不忘嘲讽我一下“他姚云天初来乍到又没有什么根基,在们中国,你一没财力没人脉,别人凭什么你的帐?”“那后来怎么……?”我问道果真事情不是那么简。“后来么,姚云天投奔了一个人,在这人的一手扶持下,才了后来的姚氏集团。“哦,原来是这样,他当初投奔了谁啊?我继续追问。“哟,北,你什么时候也像娘们似的,也变这么卦了?”“废话少说快讲!”“本姑娘渴,讲不出来了!”慕潇潇噘着嘴,眼睛瞟一旁。行,小姑娘套不少么,“服务员,茶!”我装模作样地了一嗓子,引得正在面的几个人都瞧向我这边,慕容潇潇也是番白眼。茶水上来,给慕容斟了一杯,然静待下文。小妞儿喝口茶水,往椅背上一,继续说道,“姚云当年投奔的是我爸爸”“你爸?你爸是?我惊讶得张大嘴巴,里都能塞进去一个鸡了。你爸又是哪路神啊?“你听过慕容集吗?”慕容潇潇没有接回答,问了我一个头没脑的问题。“切别小看人,我好歹也云山呆了半年了,怎会不知道慕容集团。慕容集团可以说是云最牛的私企,据说云每年有百分之二十的收都是由它创造的,两次吃饭去的一品唐就是慕容的产业,可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猛的一下,脑子一,我回过味来,“慕潇潇,你不会是说慕集团是你家的吧?”嗯哼,怎么,不可以?”小妞一脸的淡然以前我只听过“低调最牛逼的炫耀”,可来体会不到其中的精,看慕容潇潇此时的情,我才算彻底理解这句话。“慕容潇潇没想到你家这么有钱那我现在郑重宣布把绑架了,快让你老爹钱来赎人。”没想到在我面前的,是“价连城”的慕容家大小啊!“幼稚!”慕容潇白我一眼。我自讨趣,继续刚才的话题“那既然你爸曾经给姚家那么大的帮助,说你们两家的关系应非常好才对啊,那你姚菁这是……”“曾关系是挺好的。”慕潇潇喝了口茶水,“和姚菁也曾是最好的友,可以说是从小玩大吧!可沧海桑田,界总在变化,更何况人呢?”大大咧咧的容潇潇都能说出这么哲理的话,真让我刮相看。小妞顿了顿,娓道出了其中的故事听完慕容潇潇的讲述我深深体会到一点,让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谊决裂的,只有两个素:钱和女人!如果有决裂,那就是钱和人的数量不够。故事从头说起。慕容一族为本地的第一家族,耕云山多年,据说历能追溯到清朝中叶,然这都无法考证,是人杜撰的也说不定。放前,慕容家在慕容潇祖爷爷的手里达到盛,纵观整个西北地,家族势力无出其右。不过解放后,慕容爷子被带上了资本家帽子,在运动中仙逝而慕容潇潇的爷爷在样的大环境下也难有为,反而经常成为被斗的对象,年经轻轻郁郁而终,我想,这能是许多大家族当年共同经历吧。后来慕家到了慕容潇潇父亲慕容云海的手里,此正值改革开放,心怀兴家族荣耀梦想的慕云海便跑到了当时刚开始建设的深圳特区抓住机遇,攫取了第桶金,然后在深圳精细作,建立了横跨多领域的超级集团——容国际。2000年前后,国家提出西部大发战略,慕容云海积响应,这才又回到云,组建了慕容集团,隔半个多世纪,慕容族的实力再次趋于鼎,在慕容云海的手里现了中兴,这也算了了祖辈的心愿吧!姚天来到云山之后,一外地人,举目无亲,步难行。一个偶然的遇,他结识了当时来山休假的慕容云海。容云海当时虽然在深打拼,不过逢年过节会回云山老家住些日,这也是慕容家的传。姚云天这个人虽然似木讷,实则心机很,结识慕容云海之后他又利用刻意制造的个小机缘给慕容云海下了深刻地印象,甚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之后事情就简单了当慕容云海看到自己好兄弟有步入商海的法之后,就自然而然给了他许多帮助。正在慕容家族的支持下姚云天才一步步爬升最终奠定了自己在云商界的地位。如果事仅仅照着这个方向发,那两家的友谊必将为一段佳话。不过,云山除了慕容家这个鳄之外,还有一个家,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位,那就是薛家,上在妖娆酒吧遇见的那薛妖娆就是薛家的大姐。薛家早年有一定黑社会背景,不过到薛妖娆的父亲薛广义一辈早已洗白。在当,慕容家在云山商界毫无疑问处于老大的位。而论实力,据坊传言,薛家和姚家分位居第二和第三。在个世界上,似乎总有二和第三联手,妄图战老大哥地位的事情生。姚云天的实力不增长,而实力暴增的往往会不由自主地产暴发户的心态,容易脑发热,自命不凡。时姚云天因为一个投项目,和慕容云海产了分歧。之后薛广义利用这个机会,暗中近姚云天,在经济上予他很大的帮助,获了姚的好感。为了拉姚云天,甚至不惜把己的妹妹嫁给他。姚联姻后,姚家和慕容便貌合神离,后来姚天和薛广义精心策划利用一个机会让慕容海在投资上栽了一个跟头,二人觉得这次然会让慕容家大伤元,到时候老大的地位也会荡然无存,从而姚薛两家的发展扫清路。不过二人实在是估了慕容云海的能力虽然慕容云海当时被得住了院,不过等他复之后,审时度势,通各个关节,拿下了家在西部的一个大项,一举扭转局势,反把姚家和薛家牢牢地在脚下。不过虽然最在这次商战中取得胜,可兄弟情义不再,此慕容云海也着实伤了一阵子。本来两家女儿情同姐妹,此时形同陌路了。商场如场,哪有那么多的情,满满的的全都是利。在争斗中,有人取胜利,可胜利的背后也总有无辜者会受到害。看着坐在对面的容潇潇,我不禁产生种心疼的感觉

    神秘砖家2021-02-09

  • 月神魅世无弹窗

    最新章节: 好,那我就成全你
    白骨滩高手如云,一个少年为了出名,到处与人决斗,无意发现塔牢的秘密,被人追杀,幸得两个蒙面高手相救,将众邪派高手一一歼灭。

    老羊爱吃鱼2021-02-10

  • 小菱奇遇记

    最新章节: 感情危机!
    (四)弟弟的不夭折一度给家里来长时间悲痛的影,但弟弟的夭并不能阻止我的大。而作为一个存下来的孩子,不曾知道自己还个双胞胎弟弟,而饥渴异常,如狼般舔舐着母亲乳汁,吮吸着那该属于两人的琼。直到后来稍微事后,母亲才告我双胞胎弟弟的情。那时正值夏的傍晚,母亲坐船头的船舱盖上我则躺在母亲肥的大腿上,母亲着那件淡红色裙,一脸慈爱地转我的头帮我挖耳,此时的母亲似早已习惯这件事并没有太多的悲,或许在她心里而也会庆幸这一果,否则养孩子重担也会变得更一些了。那天,静静地听完有关弟弟的事,这是件稀奇却又令人惜的一件事,但幼的我无法表达内心的真正情感我只记得那时的,安静极了。等长大了,想起这事情来,总是无中觉得自己担负两个人的命运,的心里住着一个弟弟的影子,他灵魂也在陪我一长大。因为弟弟灵魂似乎并未曾失,他附在一件通而实用的物件了。那是母亲住病房的第一天,是弟弟夭折的那天,那天不曾有大的风和雨,但气冷得出奇,而房里没有空调,于刚分娩的母亲来说,身体是吃消的。父亲动了筋便去商店里买个电磁炉放到病里,在锅里加上大半水,不盖上子不断地烧水,着热气不断地涌,病房里也越来暖和了,母亲安地度过身体虚弱那几天。一直到在,这个普普通的电磁炉仍在使中,每到冬天,家就拿它来吃火,而每次它在饭上的出现,便意着我全家在团聚,对于活了这么的电器,我想它意义早已不在于的本身了,每年年家人总要冒出一句:这个电磁和我一样大。那,我总会感到特的甜蜜。有时我想,如果,弟弟的能够看到现在我,不知他会遗还是庆幸自己没来人世间走一遭

    紫色天2021-01-27

  • 拾娘

    最新章节: 恭喜你,我生气了!
    我外婆三十岁那年,有一天从地里干活回来,到家水都没喝一口就上炕躺下了。睡了三天三夜,醒了就开始给大家讲地府的鬼魂投胎之事。然后她从炕上被格里摸索出一个鸡蛋,喊了一声,那鸡蛋真真立住了!于是我外婆出马了。  出马,意味着外婆具有通灵的神奇功能。那以后再也没看见外婆下地干活。她每天都给村里人治疗一些“邪病”,倒也有奇效。  一次临村一个光棍从坟圈子里走过,回家就变傻了。饭也吃不下,水也不喝。两天以后下不了地,眼看着快死了。我外婆看见了,赶紧对着空中念念有词,然后点燃一张黄纸,把纸灰和水给那光棍喝下,第二天那人就下地干活了,好人一样了。  我问外婆为什么那光棍好了。外婆小声嘟囔:“脖子上骑个年轻女鬼能有个好吗?”然后我对外婆的神奇功能不禁肃然起敬。以后外婆说什么我都听。  可惜外婆在我大一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我一直保留着洗脸时候洗耳朵的习惯。外婆说,人的两只耳朵上都蹲着两个神,一个是左忘神,一个是右忘神。两个神是负责记忆前世的。如果可以保持两个神每天一尘不染,死了以后即使喝下孟婆汤也不会忘记前世,这样可以投胎以后回去看望家人。也算一个特权了。因为人们不可能每天都洗耳朵,或者洗澡也是马马虎虎并不注意洗的干净,所以天长地久耳朵上的两个忘神堆积灰尘,就不可能记忆前世了。  我可不想忘记前世。于是即使在冬天,我洗脸的时候都会把耳朵仔仔细细洗干净了。后来我大学毕业,在报社找到一份写稿的工作,还认识了我的同事,现在已经变成了我未婚夫的李春晓。当然,我经常强迫他洗耳朵,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他原因。  “李春晓,你又没洗耳朵!”我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按到洗脸池下面。  “你怎么知道啊?”他不满的问。  “你耳朵根本没湿嘛!”我一边给他涂肥皂一边回答。  “麦子我告诉你啊,结了婚我可再也不洗耳朵了!”李春晓开始反抗。  “可以啊!那你自己睡。”我给他耳朵冲水,然后把毛巾给他扔过去。  “你就是洁癖!”李春晓愤愤然。  “和我结婚就必须洗耳朵!”我也来气了。  “谁早上急着上班还得洗耳朵啊?”他也来气了。  “不洗可以啊!这婚不结了!”我生气了走到门口穿鞋。  “别走啊!真来气啦?”李春晓站起来拉我。我用力挣脱他,开门就跑了出去。  如果这时李春晓不出来追我,可能我的人生会继续按照原来的轨迹走下去。然而那厮出来追我了,从此我的噩梦也就开始了。

    水煮豆腐汤2021-01-03

  • 洛水市

    最新章节: 风华绝代冯玄因
    秋雨刚住了请来好师傅维修豆腐渣更换水龙头当初享红利那些人黑心用的水龙头都是豆腐渣还给倒着装而且不改正到了如今时问题多的是拧都拧不住漏水不停歇北京很缺水千万别浪费赶快换新的节约是本份豆腐渣工程实在害人民

    唐小豪2021-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