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笑谈间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幸福象花儿一样孙俪

作者:梧桐听雨
更新:2021-03-08 4:24:32

历史军事热门

  • 卿本风流txt下载

    最新章节: 至尊天珠
    飞高九千景尽揽楼厦变点路成线山顶浮云云绕山云山深处有人烟源自:2014.3.8马航飞机事件2014.3.9飞行时恍若看到了他们!

    琴梦语2021-02-11

  • 乔纳斯的贵族生活无弹窗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 奢延城
    鱼游春水亚子先生(新韵)2020.7.12出生书香第。斗承家多熠。善文赋,椽笔批武器。志丹心求盟,豪语气遵民利扶助鼎昌秉操爹意宣讲革俗历。南社城诚当理高风万代遗,辞归里。伟大人柳亚子义勇投身新纪。族俊英,传昂屹

    拳头配猪蹄2021-01-23

  • 蛇女打虎寄秋

    最新章节: 两个废物
    夜如水微凉透纱窗怅若失好梦难成清静自思量忆昨日欢笑庭院冷落今朝折柔条长亭应知往来别离泪多少?闲寻旧踪迹锦书付清凤聊解心伤岁月如流向何方?问愁绪几番举杯遥望数天南数点星光隔云烟缭绕凄恻恨堆积渐行渐寂寥一曲歌罢念伊人知向何方?世事是非时情已难料佳人应在笑颜却为谁开?本拟作兰陵王奈何得词不得格律韵调不敢言词道是诗文赠与佳人佳人何在?笑颜何在?悠然

    连山易子2021-02-17

  • 海王祭 孤海

    最新章节: 海上赌赛
    psb.jpg(16.41KB,下载次数:7)下载附件保存相册2013-12-1015:38上传文/秋水芙蓉莺莺燕燕不断,啼声哪般。柳丝烟,烟波浩水潋滟。繁似锦谁做宣妙笔丹青绘卷。江南雨绵,墨染西畔,一叶轻推波澜,晕谁人心事渺烟。一管凤伴枕边,夜思君难入眠胭脂泪染相,红烛映广,结在心间情在眉间,了不相断,日不相见,时海枯石烂心无俗念,再为情牵绊江南自多情惹得君子魂断,羞得佳遮面带笑看纤尘墨染醉年,一世情为谁痴缠。开花艳花好儿圆,烟锁楼烟绕烟雨。笛箫悠悠琴音意绵绵醉了山泉,了晴川,醉楼中知音仙,奏一曲天人间,鸳鸯水欢,知否年烟散谁来当年?江南巷多画意,燕成双忙衔,烟柳如情,牵住谁人迷离?江南如诗,黄莺声啼,啼碎谁人心中悲喜?莲开满畔,朵朵出美若仙。白轻衫玉折扇缀花巾舞翩,谁能把莲心事看穿。为玉碎不为全,一片清寄云端。谁笔下生飞烟写下花开人百万年。江路遥遥,江水迢迢,若发青丝熬,雨情怎可抛清风明月高月下婵娟照怎奈红颜泪教吹箫。风萧,雨渺渺两情相依待朝

    远征士兵2021-02-01

  • 万界之黑暗系统安逸

    最新章节: 百足
    放下是一道风景。放下是一种智慧,是人生的飞跃,生命的升华。放下是一种修养,是品格的高尚,行为的高雅。放下是一种彻悟,是世事洞明的练达,人生的豁达、通达。放下是一种品位,人的风度,因放下而高洁,人的气质因放下而优雅。有人因放下而崇高,有人因放下而伟大。放下是一种陶冶,人生的陶冶,心灵的洗刷。在淡泊中轻松,在宁静中潇洒。放下这道风景,虽然往往不被人们看见,但是她比任何风景都美丽无涯,芬芳天下。放下这道风景,用眼睛驱欣赏,往往看不清,琢磨不透。只有用心去欣赏,才能感受他的高洁、高贵、高雅。才能领略到她的绝美芳华。

    清风拂烟2021-02-15

  • 已完结鱼跃农门

    最新章节: 灵墟境的传说
    回家回家成了离行的思念,经朝暮的忖思,回家是最好归途。“三年了,时间过得快啊。”老刘端起酒杯,对空中的弯月喃喃说着。离家年,老刘早已经习惯了外边生活,然而孤寂似乎没有忘这远行的独偶,每当明月当时,它就粘着微风透过窗沿缓缓来到他的身边,那一颗无防备的心就这样被虏获了“阿嚏”老刘打了一个喷嚏身体也随着抖了抖,双腿不自主地弯了下去,双手也紧着手臂搓了又搓。他爬了起,原本那温暖的被窝硬是生扯了开来,他一个箭步跃到前,伸手拉拽着那破旧的窗,然而一个瞥眼,那一轮明就深深扎进了心,也深深刺那一颗离行的愧疚的心灵。刘转过了身体,正正望着明,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睛,就差夺眶而出了,不过还没等泪水夺眶而出,同住的舍友大声吼了起来“你傻站着干,还不关窗啊,你不冷啊,子快冻死了”。被这样一吼老刘也清醒了,他关上了窗,也就回到床上去了,只是住了头,也不知是睡去了还依旧醒着。等到第二天早晨老刘双眼肿了起来,等舍友到他时,他已经收拾好了行,再去询问他去哪时,老刘了口气,望着那木窗说了一——回家。老刘工作于一家厂,仿佛是一家生产模板的厂,不过他就只是站于流水旁搬运模板的小工了,或者工友间调侃的玩笑来说,就一随处可捡的小工罢了,既不上技术的话题,也谈不上度的言论了。每早八点,老就准时等在了工厂门前,它早点上班,也想早点拿到工。等了大约一刻钟,门开了老刘第一个冲了进去,就好土地改革时批斗地主一样积。到了流水线处,他换上工装就开始挣钱了,每搬一块都会记着,而身边的监工也记着,毕竟模板是实木,需个人一起抬,那就好了,每一块模板,工厂给他们一毛不过一天下来他们每人最多就赚到一块。因为他俩一天多能抬二十块模板,二一添五,各自拿到手的也就一块,要是哪天温度偏冷或偏热那就真的不足一块了。老刘开始来的信心和那一分赚大了斗志,不到一年就湮灭了起初流水线上缓缓出现的模,他们可以说是轻轻松松就定了,等到斗志湮灭之后,始慢慢堆积如山,再后来就点独木难支了。监工开始了他俩的呵斥,甚至是谩骂,时候唾沫星子都喷到了老刘脸上,他没有去顾及那一份斥和谩骂,仅是低着头慢慢着步子,拖着那过百斤重的板,一步一步挪向了另一条产线上,而两条仅隔着二十米,这一小段路对于老刘来却是如此的漫长。一天就在斥和谩骂中结束了,老刘回了宿舍,仿佛世界都静了下,他躺到了床上,手臂和腰上的肌肉非常酸痛,老刘咬牙齿都呲呲作响,微微抬了下手臂,可是手臂都没有离床单一寸,就掉了下去。老闭着眼睛,耳朵里嗡嗡响着肚子里咕咕叫着,紧接着舍哇哇叫喊着。舍友也是躺在床上,嘴里哇哇叫着“疼啊,老刘也没有搭理他,不是想搭理,是实在没力气说话。他的舍友是一位瘦骨嶙峋中年男人,以前生过大病,以较为瘦弱,固然干起重活就力不从心了。老刘和舍友这样干了一年,到接近年底他俩还没拿到他们的工钱,互商量了一下,就去监工那探探口风去了。监工是一个腮胡、大圆脸的壮汉,手里着泛黄的本子和一只只剩半的铅笔,嘴里叼着一支香烟靠着墙壁静看着缓缓走过来老刘。老刘走到了监工面前有点胆怯,还没说话,监工问到:“你啥事啊,干活去”。老刘也点头哈腰般抖了身体,陪着笑脸,问了一句你看要过年了,我们这个工啥时结啊”。监工什么话也说,比了一个回去的手势,了摆头。老刘也就回去了,他心里出来做工就得安分守,回去和舍友说了说,舍友识到老刘的怯懦,也就摇了头,没再去追问。这一年老没有回家,舍友也没有回去他们都留下来了加班,一起着那苦累的重活,或者过年一高兴的就是三倍工资吧,们都签了字据,大年三十至月十五都拿三倍工资,签了据他们都安下了心,然而年饭就没那么丰盛了,仅有一猪脚,还是汤多肉少,老刘想就这样吧,凑合凑合。工就那样拖着,老刘也活出了迅先生笔下阿Q的味道,依旧安慰着自己,就这样鼓励了己三年,他终于辞职了。老辞去了工作,带着那苦苦哀了许久才换来的一千五百多钱,奔向了宿舍。等到第二,他收拾好行李时,舍友才了过来,等到舍友询问老刘哪时,老刘只说了一句——家。三年前,门口的核桃树泛着绿叶,花絮随着风儿一一摆地脱落下来,有的落于檐,有的落于花篱,有的落地面,有的就很凑巧地落在他的头顶,他也没去拨落它,只是静静的呆立着,仿佛进了那一幅梦境。待他拿起李要离开宿舍时,头顶还顶一片绒絮,他摇了摇头,深了一眼地上的绒絮,就迈开大步,奔向了车站。车动了窗外的房屋都在往后退,高不齐,杂乱无序。天黑了,也到家了,父母早已经等在门口,仿佛预先就知道他会家一样,可他哪知道父母已等了三个年头了

    积年老马2021-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