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时空魔君最新章节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田园农家乐的快乐诗句

作者:门紫慧
更新:2021-02-26 8:25:37

科幻小说热门

  • 浪巫谣为什么会攻击谛空

    最新章节: 战争利器
    今年九月份开始,7岁的儿子开始上小学了,儿子很是兴奋了一阵子。我和爱人也都很快地进入了“保驾护航”的角色,生活过得紧张而充实。可是有一次晚饭后,我发现正在看电视的儿子会偶尔做出一个类似打哈欠的动作,但又和打哈欠不太一样,有些刻意的长吸气的感觉。后来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儿子平时大部分(包括吃饭,睡觉,玩等)时间并没有这个动作,但是他一旦静下来专心看动画片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来,有时候甚至吸气的动作还比较夸张,下巴会扭到边上去。由于儿子自上幼儿园开始,中午就没有午睡的习惯,特别是这两年大点了,更是不午睡了,告诉我们,午睡就是浪费时间。最初发现他这种异常现象的时候,我就跟爱人沟通,考虑是不是孩子因为没午睡,到晚上开始困了。后来我们就在儿子又一次长吸气之后,假装随意的问他,毛毛,你刚才那样是不是困了在打哈欠?对于这样的问题,刚开始孩子也说不清楚,只是说不困,就是不自觉的就要吸一口气。特别是后来学校语文老师开始让每个孩子每天要亲子阅读二十分钟,儿子在朗读的时候就会更明显的做出长吸气的动作,我心里一直担心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良习惯还是某些病症呢?还好国庆节很快到了,我们一块带孩子回了姥姥家,姥爷又是小有名气的儿科大夫,我想先让姥爷看看再说。姥爷看到儿子的这个动作后问道:毛毛你刚才那样是不是喉咙不舒服?儿子就说,我也不是自己故意那样,如果我不那样喉咙就觉得难受。姥爷就拿出竹片让儿子张嘴看了看儿子的喉咙。姥爷说,看不出什么问题呀,毛毛从小时候就有点扁桃体肿大,但也不很厉害,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观察观察吧。假期结束前我们又回到了太原,但是儿子的这种现象并没有减少,反而有些增多了。有一天中午送儿子去了学校后,我实在忍不住就给省儿童医院打电话,负责接电话的大夫刚听我说了孩子有长吸气的情况,就马上建议我挂心内科看看,我致谢后挂了电话。心里又紧张开了,难道儿子的心脏有问题?不行,得给姥爷打个电话。电话接通后,我说了一些刚才打电话的情况,姥爷说,不行那就去看看吧,但是他还是觉得儿子这种情况有些不良习惯的原因,或许多提示他,他会慢慢改掉的。但我还是问了一句我最担心的问题:看心内科是不是说明孩子会有心脏方面的问题呢?如果有是不是会很严重?姥爷回答说,应该不会有事,不过去查查去也行。第二天是周六,上午我和爱人就带孩子去了儿童医院挂了心内科的专家号。这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大夫,她听我们介绍完情况后,让儿子做了一个长吸气的动作,然后告诉儿子,你这个动作可不好看,以后不能故意这样做了。然后用听诊器听了听儿子的胸口,开了心电图的检查单子,说让我们先去查一下。拿上心电图的结果我们赶紧去找大夫,大夫看了说心电图没事,我们大松了一口气。然后大夫让孩子张开嘴看了一下喉咙,说,扁桃体二度肥大,所以孩子说嗓子不舒服,先开点消炎药。爱人说,孩子从小扁桃体就大点,吃药好像不太管用,大夫还是坚决地说,那也要吃药,偏大总是有问题。于是我们拿着这个大夫的药方出来一看,头孢丙烯以前孩子感冒就吃过,家里还有这个药,所以我们就准备往回走了。快要上车的时候,爱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到,既然心内科的专家没查出病因,那就应该去呼吸科看看,是不是呼吸系统的原因呢。虽然爱人平时脾气很大,有时候我也很看不惯她,但是往往关键时候想问题还是比较全面的,比如这次。于是我们由回到医院,挂了呼吸科的专家号,由于已经快11点了,很快就排到了我们的号。这次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大夫,他看了看儿子的嗓子,有用听诊器听了听,然后说去拍个鼻腔的片子吧。半个小时后,我们拿着片子过来,大夫一看,说孩子有些鼻窦炎,需要吃药治疗,我们问:长吸气是因为鼻窦炎的原因吗?大夫说,是的。于是,我们按照大夫的药方从医院拿了药,在家按时吃了。现在儿子“哈欠”似的动作已经很少了,而且吸气的幅度也很小,但是我们还是想过段时间再去医院复查一下,总算有惊无险,谢天谢地。

    地上的五塊2021-01-10

  • 权臣医妃王爷太难搞

    最新章节: 谁打谁
    难以置信的事  台里有位70多岁的老太太,有一天宣称,她我最谈得拢。  差晕倒。  真的不明,老太太所说的“谈拢”意为何物。可转想想,她这样说又何有错?  平日里,门里外,很少有人,在的就三两位家庭妇或老太太。有时候,们会上我这里来闲聊句。有客从邻里来,不能说不亦乐乎,总该“爱理不理一股神”吧?于是,你一言一语的,看上去很像事,这不也是“很谈拢”吗?  不光是太太,小孩子也一样  晓晓有个小外甥,从萧山来。小姑娘四五岁,却也特别与“谈得拢”。一天到只喜欢来我这里玩。把我家里的小竹椅全在一起,然后就开公汽车。开车、售票什的,全是她一个人,也挺忙乎的。她会要我去坐她的公共汽车还特地关照说:“格(萧山话:这里)第排。”见我老不动窝她也没办法,只好自坐在第一排上开车。一回,她一不小心从车”上摔了下来,一哇哇大哭,一边招着,要我去搀她。可我来这个“本事”,只大叫郭瑾。郭瑾把她起来,想抱她回去,小家伙不干。  “要和介眉哥哥玩,和们玩,不好。”  不,我成了老小咸宜甘草剂。  不仅如,邻居家的亲戚、朋,只因为我家的门永畅着,而我永远“来不拒”,一不小心,成了我的朋友。  兄有不少朋友就是这。  阿友就是其中一。  起初,阿友吴兄不遇,回头就走次数多了,免不了要我攀谈一二。渐渐的他就顺势顺理地坐了来,开始与我天南海地高谈阔论。再后来他索性不再去吴兄家有空直接就找我。即吴兄在家叫他,他也过去,只说:“这边,这边好的。”  怕吴兄误会,劝阿友去隔壁坐坐。阿友却那边人太多,太烦。我这里人也不少啊。 吴兄后来开玩笑说“你那里都是女孩子多了不烦,哈哈!” 阿友则不理会这个依然故我。  时间了,阿友也说是与我别“谈得拢”了。他至常与我说一些必须决彻底保密的事。 阿友眼睛非常近视,说自己最会看人。 “你看吧,杨翼和郭两夫妻,总会有出头日的。”  这样的,阿友跟我说过好几。  我想到晓晓曾诉过我,她姐姐曾找命先生替父亲排过八。那先生有七个字,姐妹俩有了许多的憧。  七个字是:“生事业老来隆。” 我当时还真的不信。妻俩无论如何也是右啊,专政对象。  友却说:“你是有所知。”  “我怎么知了?”  “有件,我可以告诉你。但得保证,不能告诉任人。”阿友很严肃地我说,“这是关系到性的问题。”  我道,阿友当时是城关革委会委员,却并非党员。但他说到了党,这事肯定非同小可  我郑重其事地应下来,坚决不告诉任人。  阿友还是沉了一会儿,最后,才是下决心似地对我说“郭瑾是被冤枉的,根本不是极右分子,右派都不是。”  这怎么可能?她连右帽子都摘掉过了的。果不是右派,怎么摘?!”  “真的,不骗你。我是管档案,看过郭瑾的所有档。”  怎么可能? “郭瑾的档案里,本没有她被打成右派任何记录。”  我信有这样的怪事。可看阿友的神色,很庄的样子,好像又不能信。  “唉,这么的一个人,那些人居如此恶毒。”阿友感道,“有时候,我真想告诉她真相。” “那你为什么不说?  “说了有什么用除了空佬佬生生气,什么用?她又没有办去告人家。”  这也是。  凭着这几朝夕相处的接触了解我倒也真的不信郭瑾是反党反人民的极右子。只是,我不信有么用?  很想告诉瑾,起码让她知道,是清白的,是被冤枉。  郭瑾的的经历文文讲给我听的,颇传奇色彩。  郭瑾普通干部。肃反期间她突然被莫名其妙地了起来:100多天后,又被莫名其妙地被放了。  那时候,论是谁,都把政治生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郭瑾当然也不例外她要求单位领导给自一个结论,告诉她,告诉大家,她郭瑾究是不是反革命分子。 本来,这是一件非简单的事。事实已经明,郭瑾没有问题,则,他们怎么可能放她。只要一句话,公表示,郭瑾是清白的就万事大吉。然而,关人员就是装聋作哑就是不肯给出一个明的却也是极简单的结。  郭瑾当然急了没有结论,说不定什时候人家又会旧事重,再莫名其妙地把她了起来。  四处申,毫无结果。  1957年5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希洛夫应邀访华,周理提前一天到杭州迎。  当时,杨翼是闻工作者,知道领导行踪。当得知总理什时候陪同伏罗希洛夫达饭店的确切消息之,他把情况告诉了郭。  总理的车队到饭店门口时,郭瑾已早等在了欢迎群众队里。  汽车停下,理刚从车里出来,郭一步上前,轻声说:总理,我有事要向你映。”  总理反应当敏锐,马上与郭瑾手,连声说好,并关她直接与秘书马列同谈。  就这样,一迎刃而解。  单位导给了郭瑾明确的结,并公开向她正式道。  本来,这是好,皆大欢喜。  谁想,没有多久,反右始。郭瑾被打成了右,而且是极右。理由说是为肃反翻案。 关于这段往事,郭瑾没与我正面说过。文说她是听晓晓的姐姐暶亲口告诉她的。 很想找郭瑾证实一下又怕无端端地惹她烦,毕竟,这不是一件人开心的事。  听阿友的话,我真的想明白了。这世上怎么有如此荒唐的事? 然而,也许是我太小物了,况且,成年累蜗在这小天地里,实是太不了解社会的复与人性的险恶。  多事,都是我想不明也意想不到的。  方刚搬来这里时,我没想到杨翼这么个地道道的农民会是个知分子。听文文说,杨可以大段大段地背诵资本论》。  我也有想到,晓晓的爷爷然会是共产党在诸暨第一任党支部书记(诸暨县志》有记载)这位大革命时期诸暨早的共产党人,叫钟逸。4?12政变后,他脱了党,后来隐瞒份,混进了国民党队,解放后,又被共产抓了起来……  也,杨翼与郭瑾他们在前的表现太平常了,少我从来没有觉得他有什么与普通人不一的地方。没想到他们有那么多非同寻常的桑经历  那几天,是惦着这事。怎么样能给郭瑾一些帮助? 我能做什么?惟一做的,便是把阿友说事告诉郭瑾。  虽阿友要我保证过,不告诉任何人,但郭瑾当事人啊,她有权知事情的真相。再说,友自己不是也曾多次把这事告诉郭瑾吗? 主意打定了,我叫了郭瑾。  然而,瑾却坚决不信。  乱说,这怎么可能?郭瑾显然把我的话当奇谈怪论。  “真啊,阿友告诉我的,知道,他是……” 郭瑾还是不信。她很色地说:“没有人会这种事开玩笑。” “是啊,不会有人开笑,比方阿友,就不开玩笑。”  “唉跟你说不清。反正,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没有办法了。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阿,但我想,阿友实在有任何理由扯一个毫意义的弥天大谎。 既然郭瑾不信,我又必“皇帝勿急急太监?  再说了,就算友说的是真的,郭瑾道了,又有何益? 难道再去找总理?当,总理去世不久。 一晃又过去了两年,1978年12月间,党中央发布了87号文件,为右派改正。  瑾和杨翼,终于扬眉气,可以堂堂正正做了。  让人吃惊的,在确认右派“身份时,有关方面果真不在郭瑾的档案里找到何相关记录。  也是说,郭瑾确确实实从未被戴过右派或极的帽子。  也就是,阿友当初的话,确无误。  然而,这姓“右”的帽子,当有多值钱多珍贵啊! 总算还好,当年的些老同事老同志都为瑾作了证。  等一尘埃落定,我不能不郭瑾了。  “你看不是,当初阿友说你档案里没有记录,你不信。现在相信了吧”  郭瑾眼睛一瞪狠声说:“我哪想得,他们会这么下作?”  是啊,实在是太太下作了。  毫疑问,那些人之所以敢在档案里留下记录是为了以防万一。 万一有一天总理来过郭瑾的事,他们可以:“证据呢?白纸黑有吗?”  唉,这的事,恐怕很少有人信,尽管它真真正正生过。  我想到了个字:“用心何其毒!

    郁雨竹2020-12-06

  • 废材逆天邪王霸宠狂妃

    最新章节: 小孙女来了
    哦,这是什么?摹仿成人民英雄纪念碑石碑上,主体题字为毛体狂草:“死难烈士万岁”。墓基四周环绕着漂亮磨石栏杆。墓裙宽达十多米。碑身、碑顶一般饰有八一五派徽记(嵌着派别名号的火炬)。墓碑点缀其间的有时代特征鲜明的激烈口号:“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或表示悼念之意的毛泽东、鲁迅诗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只是,时光无情。整个儿字迹剥落,色彩全无,看着就令人感到灰蒙蒙的。咦!那又是什么?庞大的合葬墓,左边角露出了原有的坌土,一大丛青草正在坌土上繁茂。墓碑有些倾斜,我和卫阿姨站下,细细瞅去。土片剥落的立壁上。还能分辨出如下碑文悼词。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抒情语言,被用来寄托对死者的缅怀,称赞之情,着眼点是以死者性命证明对立方的反动、不义和己方的政治合法性。“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毛主席最忠实的红卫兵、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最优秀的战士张光耀、孙渝楼、欧家荣、余志强、唐晓渝、李元秀、崔佩芬、杨武惠八位烈士,在血火交炽的八月天,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用生命的光辉照亮了后来人奋进的道路。死难的战友们,一想起你们,我们就浑身是胆,力量无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不周山下红旗乱,碧血催开英雄花。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我们已用战斗迎来了欢笑的红云。披肝沥胆何所求,喜爱环宇火样红。你们殷红的鲜血,已浸透八一五红彤彤的造反大旗。啊!我们高高举起你们殷红的鲜血,已化入八一五熊熊的革命火炬。这火炬啊,我们紧紧握!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绝不丢,你们铿锵的誓言啊,已汇成千军万马、万马千军惊天动地的呼吼。你们英雄的身躯,犹如那苍松翠柏,巍然屹立红岩岭上,歌乐山巅。挥泪继承烈士志,誓将遗愿化宏图。成千成万的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死难烈士永垂不朽!八一五革命派死难烈士永垂不朽!重庆革命造反战校(原二十九中)毛泽东主义战斗团1967年6月”细细读毕。捋捋鬓角。想想天安门广场上高大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想想散布在全国大大小小的这碑那堂,我迷惑不解的耸耸肩膀,用生命换来漫漫寂寞的他们,真是永垂不朽?此时墓地。十分安静。宛若除了我和卫阿姨,似乎就再没有别人。卫阿姨突然站下了,右面一座枯墓的台阶前,摆着显然是才放不久的新鲜水果,还有三枝点燃的香烛,袅袅青烟,盘旋而上……“芳芳,哥哥呀!”卫阿姨望我一眼。

    佳琪宝2020-12-29

  • 钱迷迷小财主无弹窗

    最新章节: 又见南国萝莉
    最近,在心思考,如何能让自己的活有意义。天面对现实随着生活节的加快,人临的压力也来越大。对压力不同的理方式就会不同的结果有准备的人是能从容应各种压力,有准备的人显得束手无。我们当今每一个人,生活中都会斥着各种诱、各种喧嚣各种干扰,否在五颜六各式各样的活体验中,到适合自己生活方式。在说正能量人人都要传正能量,实生活中充斥各种负能量各种怨声载,你又能怎才使自己将些杂音零碎滤掉呢?所,最近一直为:不忘初,继续前行句话真的很。不忘初心就是无论何何地都要保初心。当然首先你要定好自己的初,每个人都一颗纯洁的灵,因为人来就是纯真邪的。上帝我们每个人样的初始,不同是过程有的结局也一样。带着们自己的初,不论是在习还是工作,都会使自保持专注和着,用心认的把每一件情做好。如因为外界的因,比如金、名利、美、地位的诱或是遭受流蜚语的影响等,从而忘自己的初心那么在事业生活上可能是另一种结,甚至会误歧途。我们有不忘初心续前行,才使自己排除种压力和困,并在事业生活上不断得进步和成。只有不忘心继续前行才能使自己滤负能量和声载道,走属于自己的明大道。也有不忘初心力向前,才能活出自己彩的人生,出自己满意人生!不忘衷,继续前,总会得到运的眷顾,为保持初心人,不急不,从容面对种事情。保初心,一切会变得越来好!让我们终保持不忘心继续前行永远奋斗的颗心

    醉清风2021-02-11

  • 韩娱老科员结局

    最新章节: 赴约
    蒙蒙春雨丝丝情,莫道人生春不逢。枝上春花又满树,但求一朵为春红。题记南方的早春,这个时候都是雾蒙蒙的,去年是这样,今年还是这样。已经好些天了,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雾霭,飘落的细雨比牛毛还细。肉眼很难看见雨丝的飞扬,然而实实在在的是,地上这里湿一片,那里湿一片。广东不下雨的这个时候,天气是很暖和的。一连几天这个样子,刚刚除下的毛线衣又穿上了。元宵一过这边的工厂基本上都要开工了,前几天冷清的样子一改常态。越来越多的人又回到了多年工作的这里,路上不断有行人经过。空中的雨似乎受了人群的感染,也开始兴奋起来。原先看见的细雨逐渐变得有了轮廓,有模有样。天色也逐渐灰暗,雾霭更浓,细雨在柔风的缠绕下,开始翻飞。到处飘,到处挑逗路人、树木,染湿行人的发梢、眉尖。把树上一片片宽大的、细小的翠叶,染得湿油油的,闪亮闪亮……在这样细雨纷飞的季节,最容易触动心灵深处干枯的领地。蒙蒙细雨丝丝情,何处人生花满天。立春早过,雨水多雨,春雨润情。一年四季都有丽影的黄槐花依然可以捕捉它的芳姿。美丽异木棉的花朵几乎已经在冷冬落尽,纵使在这个早春还可以见到它的样子,也已经是残身零核不忍再看。旺了一个冬季的紫荊花势头十分至少还有三到四分热度,美丽的颜容依然俏皮。这个时候,最醒目的要数红干层了,一朵朵红艳艳的花丝毛在柳条纤纤的长手枝头摆动。(红千层是一种南方的柳树花,秋冬季的品种呈树枝状,春季的略呈线柳状,长长的细枝条,枝头花朵的花瓣呈针形、大红,密密麻麻,数目多且一层一层成千上万,故名红千层)晃来晃去,象穿红衣荡秋千的少女,美极了,撩动多少人的心潮。去年花下思君容,转眼又春仍不逢。年年相思长夜泪,江水滔滔隔山重。天上的细雨滋润着春天的万物,各种花草树木都在贪婪地吸取着春雨,无论春雨再怎么湿润,却始终无法飘进我干枯的心田。多少个日夜,我一直渴望着远方魂牵梦绕的人能来到身旁。感情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理得清楚的,任何人都有追求感情的权力。能不能拥有,是否可以擦出闪亮的火花,又是另外一回事。从一开始的窃喜、兴奋到慢慢的茫然、失落,我渐渐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曾明白的话语。一段感情,并不是光有两颗坦诚真挚的心就可以的,社会背景、经济状况、距离这些都很重要!想想自己曾经象个孩子一样粘着别人,总希望每时每刻,喜欢的人都可以陪着自己。想起时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随叫随到。然后两个人天南地北、海阔天空、甜言蜜语、打情骂俏。然而,现实的生活远远不是这样,遥远的距离,各自的家庭都是横隔在彼此之间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从没有后悔与触动心灵深处的那道声音相遇,虽然不曾相见。那是我听过这个世界最美的天籁之音,如山风拂林、如清水洗石、如春雨润地。每当听到来自遥远的声音时,都会泪湿眼眶,心也跟着象春雨一样潮湿起来。我知道,要听到这个声音是多么的困难!一次又一次的渴望,渴望变成奢望,慢慢的就成了失望。就象干燥的秋天永远落不下春天的细雨一样,心也被失望渐渐烤成夏日的焦土,干裂。你说,今年木棉花开的季节来看我。去年秋天听到这个消息,谁都不知道我高兴成什么样子。虽然日子还长,我依然每天踮起脚尖朝天边眺望。我不敢放过每个日子,生怕你是乘云朵突然从天而降。等呀等,盼呀盼,盼过多少个日子。鸿雁南飞,霜染秋枫,树上的紫荊花又笑了一个冬季,那一朵朵象征你的腊梅又在白雪的融化中渐渐隐退了身影。南方的柳树开始露芽长叶,红千层早已红遍了这片热土。木棉树光秃秃的高大身子开始红色、橙色的花朵打扮。你会来吗,真的会来吗?我渴望着与你相逢,在高高的木棉树下,牵着手一起数满天的花朵,听你的声音象春雨滋润干枯了整个冬季的大地一样流过我凄苦的心田。这一生,只要能有一次机会那怕只是让我看看你,就只是看看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也就知足了。春雨还在飘,飘落的姿势越加肆无忌惮。劲头更足了,河面上泛起薄薄的暖汽雾,远处的锦屏山浓雾缭绕,半山腰的观音寺已完全笼罩在雾雨的迷烟里。不知道许的那个愿是否也被笼罩了。近处的榕树,大叶榕、细叶榕、落叶榕都被春雨潮湿了满树的叶子,地面不平的低处已经有了积水。我心中没有抚平的地方也是思绪满腔,我知道现实只是一场美梦,我的心只是今天被春雨潮湿了一地的思念。

    江北辰王子晴2021-02-08

  • 宋朝好丈夫微盘

    最新章节: 袭扰二
    个人现代诗作周作上半部)——浪子包客————附庸雅之谣文/浪子背包客杯中酒,云顶月约,再多一个影子我寂寞吗的确,此独自一人一个人,寂寞缓缓燃烧起来月光的倒影明亮一点,这凄黯的人间方的,可知否知否知否丛中微笑告别,绿肥红瘦亲,还吗红尘要等多久2020.02.03哈尔滨望回头文/浪子背包客好像真的老不时找翻那多蒙尘故纸某些陈年往事嚼不断,来了又回么青春呐,久久的,甜酸苦辣沧桑便流水倦了就睡吧睡会忘却遗憾也没办只有寄望明天,还梦梦中重活某次只忘了犹在梦中2020.02.04青春的野望文/浪子背包客春风吹过我问是风吗怎会嚣杀、凛的气氛也许夕光的故隔窗望去,就暖难免怀念温暖的日泛滥花香的田野期旧日重来是否你也样呢来,一道与山重温炉火红红,燃无尽无喜亦无悲2020.02.04再见途蟾文/浪子背包客月儿,总在天上她,得永生哪怕只玩笑宁可算个真的酒,不变朋人有夜起传奇,关于她关那些风风雨雨的日笑什么呢,当年青无非你我一般有时络途人后来你我老了牙她还在天上,着一份青春2020.02.05梦无题两首文/浪子背包客1.月儿一天天圆满不知那世到来她我像什么像一首歌,一幅画像悠悠扬扬逝往所以祈梦,在间2.空荡荡的车厢空黝黝的街市抬眼尽处芜人想是寒冷缘故那么梦中请悄等待直到有个春天2020.02.06哈尔滨————浪背包客问

    真嘉音2020-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