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农家丑女带空间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甜甜蜜蜜《小蜜娘》

作者:华泽兰
更新:2021-03-03 17:11:29

武侠修真热门

  • 青梅竹马和天降正义

    最新章节: 设局
    0_看图王.jpg(44.35KB,下载次数:3)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4-10-1608:22上传佛说,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间,都有一个人为他等待。于是,我们心存美好,坚信必定有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情人。为此,我们以真心作为爱的一次次赌注。相传,神明最早造出来的人有两个脑袋,四条胳膊、四条腿,神明不喜欢这样的怪物,于是挥刀将其从中间劈开,因着分离,人注定是残缺不全的,所以我们才有了苦苦追寻另一半的冲动。然而,“水中月”,“镜中花”,就像理想与现实总有着很大的差距一样,我们脑海中所幻想出来的另一半也与现实中找到的迥然不同。一次次憧憬,一次次失望,是坚持理想只求梦中情人,还是接受现实弥补自己的不足?平淡的生活就好比嘴角的白饭粒,然而被抛弃的理想中的红玫瑰,却始终散发着诱人的香,人总是这样矛盾着。贪心不足,当我们得不到时,情人就是梦中人,梦中的人永远是美好的,是心口的朱砂痣,是手心的白玫瑰;而一旦梦中情人走近的时候,他就已然失去了魅力,暴露出这样那样的缺点,原来所有的美好都输给了“距离”!“左手摸右手”,这就是为什么曾经炙烈的情感几十年后却渐渐演变为一种亲情。所以聪明的人总会分清楚理想与现实,将理想捧得高高的,永远不给它落地的机会。“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尽管爱情如此伤人,我们却依然以虔诚的心供奉着;尽管距离如此美丽,我们却不忘记将情人放回现实里。人一辈子,总会走过一些地方,爱过一些人,并最终落地生根。当爱情渐渐步入婚姻的殿堂,更多的人开始明白,只有将情感投放到现实里的锅碗瓢盆,才发现,谁才是对你最好的那个人。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情不弃,时光温暖;爱不离,岁月不寒;心无澜,碧海晴天。重要的是:活在当下,珍惜是福。

    月明秋夜2021-02-20

  • 妙偶天成txt下载

    最新章节: 妖族血脉
    [讨论]国学离骚凤凰卫视论坛首页->世纪大讲堂2006-6-04周日,12:31标题:《离骚》今译(译者国学泰斗文沙)我本是古帝高阳氏的子,表字伯庸的是我的父亲。木星高悬在斗牛之间的那年月,庚寅的那天,是我的诞。为了我的生辰,我的父亲作一番考究,他赐予我以美。“正则”就是我的本名,字被唤作“灵均”。我既然有美善的内在,同时更有超凡人的奇才。正如被披上江和幽芷的外衣,又纽结了秋的兰花作为佩带。我是这般奋而且匆忙地,往前赶路;恐那流水似的时光不能为我握。天晓,采取山脚下的木花,黄昏以后,我还在摘取洲岸畔茂密的宿草。太阳和亮匆匆地彼此追逐,不肯为留伫。春与秋就这么循环着代着过去…….设想起草木在瞬息之间凋零飘落,你—理的美人哟!怕要老了吧,我深地忧虑。你应该抚惜自己少壮—扬弃羞辱,干吗你不改变你那旧有的态度?我驾千里马要放开四蹄奔啰!你吧,我在忠诚地替你带路!那遥远的古昔,我们有过三仁慈的君王。所有得贤者都网罗在一起—馥郁芬芳。纵申椒和菌桂般的花木也全都集,难道仅只考虑把象征君的蕙草和香芷纽结成花环?哪!唐尧和虞舜是那么光明落,他们遵循事物的规律,向他们应该走的道路。说到桀殷纣又是如何的糊涂放荡为爱走小路,迷失方向,弄屡次失足。想起那些荒唐的人,迷恋个人的享乐。他们前途真是幽暗危险,多阻而狭隘。我岂是顾忌一己遭受什么意外的灾?我怕的祖国车乘要被肢解我匆忙地在你前前后后奔走不息,意图追上往古圣王的脚迹。你呀!肯细心地了解我诚恳的心意相反地相信别人的毁谤,毫考虑地大发我的脾气。我明――过分的耿直忠贞是要吃的;然而呀,我愿意忍受着苦,这习性却难以放弃!苍在上,可以我的心作评判。完全,我完完全全是为了你当初你既然和我讲妥,后来反悔,移动了你的然诺。我不怕与你分手,伤心的是你意志,老是不可捉摸。我曾植过大片地的春兰,又栽种百来亩秋蕙,田里还有留荑车,夹杂种了些杜衡和芳芷….盼望等待它们的枝叶长得茂盛了,一到合适的时候,就将要收割。中国文学论坛感悟人生→开卷有益--【佳作赏析】→[原创]离骚新译原著:屈原译文:原常州京团卞玉良日期:-298?/2004-4-26***         原文译文   帝高阳之苗裔兮  是高阳皇帝的后裔,    朕皇考曰伯庸  伯庸是已故的父亲。    摄提于孟陬兮  寅年正月初一星出现在东方,     庚寅吾以降  我就在那天生在熊绎先王的领地。   皇览揆余初度兮  父亲我出生的时候仔细研究了天,     肇锡余以嘉名 于是乎给我取了个漂漂亮的大名;     名余曰则兮  我的名叫正则,     字余曰灵均  长以后的字叫灵均。   纷既有此内美兮  我生来就有许多美好的天赋,    又重之以修能  后来又断提高修养注重礼仪。   扈江离与辟芷兮  肩上着江蓠和白芷,     秋兰以为佩  腰上挂满了串串秋菊。    汩余若不及兮  光阴似水呵时不待,    恐年岁之不吾  岁月易老年纪不饶人。   朝搴毗之木兰兮  晨,摘小山上的木兰花,    夕揽洲之宿莽  晚,采大江边的紫苏草。   日月忽其不淹兮  日月辰快速运行,     春秋其代序  春夏秋冬时序替。    惟草木之零落  想那青青草木总会凋零     恐美人之迟暮 恐怕楚怀王也不再年轻。   不抚壮而弃秽兮  他何不整治腐败鼓舞士气,     何不改此度  又不改革体制顺应民心?   乘骐骥以驰骋兮  使用才来治理国家嘛,    来吾道夫先路  一国之君当好我们的领路人!   昔三后之纯粹兮  从前,国有熊绎等三位大公无私的帝,     固众芳之所  所以,有才能的人都追着他们。    杂申椒与桂兮  那时的楚地普遍种花椒和肉桂,     岂纫夫蕙茝  又岂止编织薰和白芷?    彼尧舜之介兮  先帝们像尧舜那样明磊落,     既遵道得路  他们因治国有道而运昌盛。    何桀纣之披兮  而桀和纣这两个昏肯定是衣冠不整行为不良,   夫唯捷径以窘步  们的歪门斜道把国家拖向了境!   惟夫党人之偷乐  我朝中的奸党们只知道且偷安寻欢作乐,    路幽味以险隘  政治上的暗将国家拖向了困境。   岂余身之惮殃兮  我害的岂止是个人的灾祸?    恐皇舆之败绩  更害我国在军事上连年失利。   忽奔走以先后兮  在庭里忙前忙后,     前王之踵武  为继承先王业迹我努力奋斗。   荃察余之中情兮  可怀王却本不体察我这满腔忠心,    反信谗而齌怒  反信谗言冲我雷霆怒吼。  固知謇謇之为患兮  我明表达忠贞会惹来灾祸,    忍而不能舍也  却放不下国家的现状仍坚持上奏    指九天以为正兮 苍天呵请替我作证,   夫唯灵修之故也  我辅佐相是为了君臣之友!   曰黄昏以为期兮  民间娶习惯上约好在黄昏时分,    羌中道而改路  可郎却中途改道而另有她求。   初既与余成言兮  初楚怀王和我也彼此有约,    后悔遁而有他  来他推托违约与小人为友。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  不怕和楚怀王分道扬镖,    伤灵修之数化  却他反复无常的行为伤心担忧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 我种了两百七十多亩春兰等草,     又树蕙之百  秋蕙也种了不少。   畦留夷与揭车兮  田里甘棠、灵芝等香花异卉,    杂杜衡与芳芷  还白芷和芍药。    冀枝之峻茂兮  希望她们能长高大茂盛,    愿埃时吾将刈  我期待着收获一成熟的美好。  (此片断为备忘,打扰贵版了。卞玉2019年5月14日贴)http://bbs.phoenixtv.com/fhbbs/viewtopic.php?t=1950112笔者译文帖子上传早于国学大师帖子上传两年卞玉良:学四年级辍学,同年11岁(1961年)进常州京剧团学敲板鼓,2004年文艺学校病

    神级大牛2020-12-28

  • 全球刷怪

    最新章节: 挡我者死
    彭叔,我父亲的朋友,一个有心计的人。在我读中师的时候,彭叔与父亲合伙开了三个月的小煤窑。他选择父亲,根本原因是父亲担任村会计,办理相关手续便当,而且手中还有点小本钱。小煤窑的洞口位于居委会五组,彭叔把组长胡叔也拉了进来。胡叔、彭叔、父亲“桃园三结义”,大有干一番事业的势头。开小煤窑是件不容易的事,挖出煤来,要开巷道通达煤层,要凿风眼透气。这事一干就是几个月,始终没有让人看到有煤的迹象。父亲5千元花光了,胡叔借了2千元的外债,唯有彭叔还有本钱。彭叔曾在临县秭归,与此煤洞相距5千米的地方开过小煤窑,因合同到期,当地人收回自己经营了。彭叔不仅有本钱,而且也有经验。他见父亲和胡叔要打退堂鼓,就此停了工。直到腊月的一天,“三义兄”在彭叔家开会研究相关事宜。彭叔说:“昨天,做工的老王找我结账,我还没有结,就是想和二位兄弟商量后再付。你们都晓得,已经花完了1.5万元,还有3千的工钱要付。你们说咋办?”父亲把早已想好的话说了出来:“我老李不懂煤炭,只会做账。现在仅有的本钱全投光了,我也不想再投钱了,我退出。”胡叔思索了好长时间,也表示同意退让。彭叔说:“自愿退让,你们的投入就一笔勾销了。”他略停了一会儿,“我把下欠的工钱结了,洞子就归我,背时发财都是我的。你们看行不行?”怕钻进无底洞,到时欠一身帐,父亲和胡叔在风险面前当了俘虏。这顿饭后,彭叔积极筹措资金。正月初八复工开巷道,结果,三天打到了煤层。上世纪九十年代,60多岁的彭叔发了财,春风得意,竟然招来了蜂蝶,常常得意忘形。手下一个挖煤的管事,是他原来开小煤窑时的旧部,一有机会,他就把彭叔接到家里喝酒。其妻“村花”40出头,风韵犹存,加上一手好茶饭,彭叔特别喜欢去喝酒聊天。彭叔有一身的牛皮鲜,一看那皮,浑身仿佛要起鸡皮疙瘩;夏天一抹那药,整条街真难闻。有一天管事上夜班,彭叔一人独喝,似醉非醉,躺在沙发上,非常痛苦对村花地说:“我老彭虽然有老婆跟没得一样。好难过哦!”管事妻一听便知醉翁之意,一阵哈哈后,笑着说:“我向王医生打听了,牛皮鲜是不传人的。怕啥子吗。”“我就是这样说吗,可我那婆娘就是听不懂。”彭叔斜着身子闭着眼唉声叹气。这天晚上,彭叔和村花好上了。自此,彭叔把存折和钞票给她保管起来。几年后,存款达到18万,这在当时的农村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彭叔又去赴宴。村花一个劲儿地往彭叔碗里挑鱼,管事不停地劝酒,结果,酒醉饭饱而归。几天后,这个本应跨越两个世纪的69岁的老人就莫名其妙地去世了。老婆黄婶翻箱倒柜,到处找存折找钞票,结果什么都没有。彭叔死后,黄婶仅有移民养老每月105元的生活费,和当工人的幺儿住在一起生活。幺儿到36岁才娶到媳妇,黄婶在媳妇进门半年带着遗憾走了,终年72岁。彭叔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养育了4男1女,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不言而喻。在老年时赶上了改革开放年代,“一夜暴富”后又遇到了物色横流,他不知道怎样面对财富,更不知道如何善待婚姻和家庭。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他能看见;别人看得见的东西,他却看不见;别人不想认识的东西,他想认识;别人想认识的东西,他却不认识。彭叔算计朋友,结果又被管事夫妻算计。这算计来算计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妙手偶天成2021-02-05

  • 萌宠当道逆天修罗狂妃棉花糖

    最新章节: 意喻深远的直播!
    等文/老路夕阳乐等那条刚化开的小等你来用一的温柔把你入心怀那片刚泛青的柳等你来想用的妩媚裁出绦的澎湃那刚刚绽蕾的林等你来托缠绵的花海紫千红春天风采那片刚吐绿的草地你来想用你娇羞婀娜出个个清幽的台那刚刚苍的山岗等你想和你永久挚爱把葱茏向天

    陨落星辰2021-01-29

  • 你在我心上小说阮暮雨

    最新章节: :万剑圣尊
    #pid1423108{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1.jpg");}虽然是才来几天的新人,却已习惯了每早打开电脑,先来这边转一转。昨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没有带伞,如果不是滂沱大雨,还是喜欢在雨中独行。从20路区间下车,还要再坐一趟公交车才到家,虽然不远的路程,走着也需要半个小时。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我是会选择自己走回去。一整天坐在办公室,这段路程走着未尝不是一种享受。我喜欢春的明朗,秋的萧瑟,冬的寂寥。喜欢独自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喜欢在喧嚣的人群中静静的。也喜欢小雨打在脸庞的感觉,踽踽独行,想一些事走一段路。我很喜欢这个平台,因为一些原因,我断了写随笔的习惯,也不再听歌,不再看书。来到这里,只是想找回曾经的自己。曾经那么痴迷听歌看书的人,竟好几年再不曾触碰。我不知道生活带给我的是什么,我只想找回自己,找回曾经的那种感觉。在没什么朋友,而又与身边的人相对无言的情况下,写一些心情,只是释放一下许久的烦闷,文字总让我有种轻快的感觉,像朋友,可以细语,无话不谈。以往的我对冬是有种痴迷的,那丝丝的凉意慢慢沁入每一寸肌肤,指尖的凉意也让人感觉格外的清爽,虽然现在已不像从前那般夸张,大冬天嚼着冰棍。也许现在会保护自己,爱惜自己了,那么傻,只会让自己万劫不复。虽然西安的冬天总是阴郁的,但仍不反感。我想我对冬是有特殊情怀的,说不清道不明。世间的事,谁能想得清。和曾经喜欢的那个人相忘于江湖,看着喜欢自己的那个人幸福美满,而自己却要和彼此没有感情的人厮守终身。同一间屋,各自怀有心思,却不曾有过交流,我是多么羡慕朋友一样的恋人,但事已至此,我们只是在坚持,维持一个看似圆满的结局。不去打扰,我认为是对过去最好的缅怀与祝福。生活不是小说,不是写成怎样,就可以演绎成怎样,至少对我来说不是。无法前行,是总忆着往昔,以为还回得去;无法前行,是总分不清昨天和今天的概念;无法前行,是不愿舍弃那些清晰明朗的记忆。往事留下记忆,而这些记忆终究是往事,不是永远的定格,容它飘散,不要苦苦攥着。没有人心意相通,瞧,文字在向我微笑。有些东西真的很奇妙,比如创作谱曲,那一首首歌,唱尽一生惆怅。比如作画,那一幅幅画,画尽世间美景。比如写作,那一篇篇文字,写尽世间百态,道尽繁华落幕。萧瑟与寂寥,难道不是另一种美吗。冬对我来说是寂静的,静静的听我诉说衷肠,有后悔,有惋惜,但仅仅只是倾诉而已。同一条路,来来回回走了好多次,有些事却仍想不通。我总是会觉得,只要细细去想,什么事都可以想得通,我总以为只要好好沟通,什么误会都可以解开。可是偏偏,有些事想不透,有些人无法与你沟通。这世间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我只是想慢慢找回自己,即使风烛残年,白发苍苍。我只是想享受这些美,不管生活是怎样的枯燥。喜欢鱼,喜欢冬,这些看似没有言语,却可以和我说很多的话。回望来时的路,泪水不经意落到腮边,这些都是我一步步走过来的,每一段路都是领悟,过去的就放手让它走,何必执意强留,未来的路,收拾好心情,继续走。

    孤独浪人2021-02-18

  • 国色天香啥意思

    最新章节: 新的召唤仆从
    曾经,也愤(散文)文/笑君曾经,也有过一个青的时代。为文学而愤,不折不扣文学青年。有读过大学我,不知为,对什么都感兴趣,偏爱上文学。想着,要成一名作家。世纪七十年末,我工作,可一个月工资只有十元钱。一门事的精打细,克勤克俭吃最简单的菜,最大限的节约每一钱,目的只一个:买书星期天,我新华书店的客,一个书,接着一个柜的看;一书,接着一书的选。首是文学类的凡是那些名的作品都会入怀中。接再选历史和学类的,古的,现代的只要是自己欢的都要。是,到收银前一结账,眼了,口袋的钱哪里够。只能再选次,这一本舍不得;那本,也舍不。无法,只下狠心,忍割爱,能够回家的,不三分之一。年都订杂志《人民文学《小说月报《收获》《月》《清明是必须订的还有很多杂也想着要订却囊中羞涩只能望洋兴。有段时间我一个人住间小屋子。屋子小得只放下一张小床,一张能字的桌子,无他物。但,桌上、床、地上,到都是书。进,出来,要抬起腿来,好了地方,能下脚。写,要先将桌上的书挪一,腾出个空才能放下一纸,两只胳。睡觉就有思了,床的半边全是书外半边留下地方仅够一平躺着,一,书就倒到上来了。年人,白天工再辛苦,晚睡觉也不可一点不动,常醒来了,被书给埋了买书,自然为了读书。天二十四小,有一半是工作中。我前是建筑工,多在野外业,工作中不可以读书。读书,就能利用工余间了。读书方法有多种样,各人有人的读法。喜欢利用下后的一点时,先读报纸傍晚,一下,骑上自行就跑。邮局口有一个很的报纸栏,、反两面都着当天的,及最新的报。每份报纸乎都有一个艺副刊,我在那里一篇篇的读。当,中国文学入了一个特的时代,“痕文学”是具代表性的品。报纸上能读到一些家的“豆腐”,还能看许多新生代作品。只是时间不够,着、看着,就黑了。每,我都是看实在看不见字了,才念不舍的离开看报纸最大好处,就是看到最新的西,了解和握最新的信。虽然,我是一名工人各种信息对没有多大的处,却能充我的思维,阔我的眼界当然,最主的原因,是这里看报,人跟你抢,没人跟你要。读书,主是在晚上。开了报纸栏赶紧回家,饱肚子,直我的小屋。着,便拿起,一边读着一边简单的拾一下自己窝。然后,坐在桌前,坐到床上,始真正的读来。这一读基本都是读半夜,无论外发生什么情,都不影我读书。直邻家的大公拍动翅膀,开嗓子了。才回过神来知道不能再了,白天还上班嘛。放书,倒下睡。读书的目是为了学习为了写作。天,工作按就班,但眼却在观察人观察社会。子一刻也不,想着无穷尽的问题。事们的一句,朋友间瞎的一个笑话都可能是一触发点。有这么一个闪,便可以构成一篇散文或者一篇小。晚上,把子上的书推一旁,铺开来的白光纸成的稿纸,始一个字,个句字的创了。这种创是辛苦的。先,构建好思路,是存于脑子里的当拿起笔来时,却写不来了,不是对路,就是下之间根本是想向中的么纯粹和简。再就是,多就在眼前字,却一时了,不知怎写。经常是了很多纸张却一个字也写出来。即写出来了,且有了独立篇的东西,中反到没底,不敢认同己整夜熬出的心血,就一篇完整的章。读书、作,既费钱又费时,更神,最重要是影响了他的生活。最几年,是我个人在县城过日子,生费用,买书钱都由自己定,没人管,只要不超便万事大吉后来,我妈着弟弟妹妹从农村返城我的“单身”生活结束。她们返城对我来说,是好事,又坏事。好事是家回来了我又融入了庭。坏事呢家是回来了可这一家人生活仅靠父一个人的工是万万不行。我虽然只个普通工人工资不多,也能够为家做些贡献。了,我的工要上交了。没了钱还买么书呀!我写作,没有墨纸张也是行的。我妈个家庭妇女斗大的字不一箩筐,心只有吃、喝拉、撒。我做的事情,她根本不搭我想着少交钱,总是以种理由试图截留一些。精明得很,每个月能领少钱,她都清二楚。我有把钱全额交了,然后妈再返还给几元钱,说给我理发、澡用的。除以外,一分都不多给。在,我还没女朋友,要然,可就惨。我的工作来就很累,班了,只能工作的要求拼命的干活下班回到家就像死狗一,不想动,想睡觉。那,我们生活县委大院还有自来水,水、用水都去几百米远水井挑。我里除了父亲外,就我是动力。可是父亲只有工,什么也不,从早到晚根本见不着的面。这水得我去挑,且,每天至要挑三担水我若不挑,家人的吃饭洗衣都无法行。挑水成我的负担,是我的心病经常因为水迟了,少挑,让我妈没唠叨。想读,想创作,要兼顾家里琐事。然而读书、创作需要时间的也就不可避的,与家人生矛盾。逢过节,家里来人往。而却想利用这得的清闲,我自己的事谁来了,我不理,就是人跑到我的里找着聊天我也是推三四的将人敷走。我的做和行为,不被人理解。渐的,我成别人不待见人。谁都不欢我,认为是这个社会另类。这些我并不怕。作不顺利,屡失败,才对我最大的击。那个时,我所创作散文、小说有数百篇之,只有极少在一些不重的报刊上发过,大部分品投出去了收到的只有谢谢投稿,不予采用!尽管是这样我的创作热丝毫未减。天晚上,只有灵感,有材,一定写去,再艰难写。春夏秋,无论是晴、雨天,从间断。有多个风雪侵蚀艰难时刻,得手不能拿,脚无处可,就钻到被里,就着微的灯光,继战斗。有多个酷热的日夜夜,别人在外面乘凉聊天,我在笔疾书。实累了,就走小屋,站到井里,伸伸,舒舒气,头看看比天大不了多少天。天上的星,离我很,但大多数是闪闪烁烁眨着眼睛,是在与我说:“你写得么样了?”有极少数的星暗淡无语似乎是在沉之中。听老人说,天上星星与地上人是相对应,地上有多个人,天上有多少颗星我认真的看,想着,哪颗星是我呢一定是那颗遥远、最暗的。后来,于父亲的努,我进入了府机关工作换了岗位,了称呼,应是件好事吧谁知道人世的许多事情是不可预测,机关里有特殊的运作律,机关里人,只有斗,只有输赢我的人是进了,可我只个“代干部的身份,是别人低一等。然而,同一口大缸中想独善其身不可能的,就只能卷入中。甚至,想着有朝一,我也能出头地。整天忙忙碌碌,前人后,笑藏刀,醉生死,哪里还曾经的愤青我的工作依是与文字打道。可是,天写,年年,一直写了十多年的“革开放,全发展,成就煌。”还有今年增长了个百分点,存在着几个题,还要采几点措施。写着,写着把自己都写糊里糊涂,白不分,没原则,没了想,只是一握着一根秃的机器。久久之,曾经梦想湮灭了文学与我,乎绝缘了。忆中的文学应该是几个纪以前的事。要说还留了些什么,是那些读过,以及还没读过的书。们大部分躺书柜里、书上,还有一躲在角落里早已布满灰,面目全非无言地看着的一举一动还有,就是些还残留着水和梦想,分钱不值,能当引火用手稿。日出落,年复一,还没回过来,我己是甲之人。当事时,一个独坐,思绪是放荡不羁。偶尔,也过头去,看看这走过来人生之路,经的愤青远了。但是,青也给了我多意外的收。十多年前一个偶然的缘,对诗词生了兴趣。面看,写诗词与创作散、小说没什关联。其实然,就我来,若不是当读了大量的,掌握了一的文学知识浸润过文学素养,怎么去碰古典文的边,又怎能够写出几还能上口一的诗句。十年来,从有趣,到试着,一发而不收,连续写几千首诗词出了六本集。同时,还作了一部长小说《沧桑梦生》,只还没有信心其出版。我诗填词,把己写进了中诗词学会,徽省诗词学;也写进了徽省作家协、合肥市作协会、安徽散文家协会每每被人称作家、诗人便感觉底气足,不踏实不敢相信自也是作家、人队伍中的员。甚至想就我这样的仅仅写了几诗,就是作、诗人了!么,这作家诗人,也太值钱了。我加的第一个学组织,是徽省散文家会。我拜访名作家、诗徐子芳主席,带着拟出的第一本诗《翡翠诗抄的稿本,呈徐主席看时心里是没底,真怕徐主会笑话。不,徐主席看几页,说了句话:“不,有文学底。要不然,写不出来的”我稍稍放了心,起码我曾经的“青”,不纯都是雾。徐芳主席,是名的作家、人,做过安文学院院长黄山出版社长,现在是徽省散文家会主席,不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写好,诗词曲同样写得精纷呈,早己作等身。徐席给我提出很多宝贵的见,还为我本集子写了。在和徐主以及众多作们的接触中才真正的感到自己知识薄,文学素差,创作思更是无从谈。尤其要说我是写古典词的,却加了散文家协。这对我来,是一个沉的负担。虽,几十年前我在向文学道路上攀爬敲门的,就散文、小说但,那是失的,只是一不堪回首的忆,只是一文学青年的想。今天,过几十年的事浮沉,对会,对人生似乎有了一新的认识。将来,对文好像又多了些感悟,也了一些想要达的冲动。是,那不甘寂,不愿尘的心,又一的跳动了起,又开始写散文了。我一个愿望,好好的写,出版一部散集,不辜负关注和帮助前进的老师朋友们。让想真正的生翅膀,飞翔这个举动,是什么结果?我依然不道,就当是一次的“愤”吧。2018年12月6日写合肥翡湖

    群玉山头见2020-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