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离我远点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香艳丛书在线阅读

作者:龙鬼蛇神
更新:2021-03-07 6:44:21

恐怖灵异热门

  • 魂极破天资料

    最新章节: 乌雷羽
    那年夏天,我们一起毕业;那年夏天,我们即将分离;那年夏天,我们彼此怀念;那年夏天,我们依依不舍;2011年的那个夏天,我们一起走向那个梦想舞台……2009年的那个凉爽的夏日,我们一起相聚这个舞台。在那个充满活力的教室里,我们嬉戏,打闹,在凉爽的夏日,我们会买来矿泉水把它洒在别人身上,我们就像一群调皮捣蛋的孩子一样,也会拿教室里的粉笔放在某个同学的帽子里或衣服里。在篮球比赛时,我们班级是那么的具有团结精神,在那战场上,我们洒下了幸福的泪水。我们像兄弟姐妹一样共处了三年,在这三年里,储存了我们美好的记忆,2011年,我们彼此说了一声再见,泪水打湿了眼眶,属于我们的夏天却要说再见,不知再聚时,我们是否还会记得我们的情谊……在2009年的那个夏日,有我们的欢笑和泪水,有我们的精彩和坎坷,永远的夏日,是我们相聚的希望。还记得在那棵樱花树下,你对我说我是你永远的宝贝,无论遇到什么事你都会一直陪着我。那年,你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不理我了,那你还会理我吗?”我回答说:“我会一直陪着你,无论何时何地。”樱花纷飞,我们的嘴角露出了幸福。那年的男孩们,是否还记得在那片绿草地上,我们一起打闹,一起唱歌,一起抢东西吃的情景。那年的我们,单纯而天真;那年的我们;甜蜜而幸福;那年的我们,傻傻不懂……那个属于我们的九《2》班,属于我们的回忆,即将散落,那个夏天,不再有我们的欢声笑语。那些我爱的人,那些离逝的风,那些永远的回忆一遍一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长大后我们是否还会再想起那年夏天的美好。多年以后,谁还会记得彼此,也许就像被风吹走的绿叶,一去不复返,但愿的是所有回忆都留在这个夏天的季节里,所有的情谊永不磨灭。那年夏天,我们一起毕业;那年夏天,我们结束了所有;那年夏天,我们约定我们是forever九《2》班;那年夏天,我们并不拥有沧海桑田,我们拥有的是属于我们的夜幕,那年夏天,我们一起毕业,走向了那个梦想舞台……

    孤山野鹤2021-01-17

  • 武侠之气运时空珠

    最新章节: 混沌境
    创伤,无疑是痛苦的,于是盼着合。结痂之际,挠痒痒很是舒服,说快感也行的。一点点抠去结直至留下色斑也在所不辞,成就油然而起,也似乎有某种遗憾:伤怎么就好了呢?似乎有点留恋疤了,对创伤最初的撕心裂肺般疼痛也就淡忘了许多,更有甚者许会盼着疮疤的再现——好了伤忘了痛的由来。人总是选择性遗的。疮疤愈合的过程,伤痛与快的诡异组合。中国人的“痛快”简洁、精辟、老道,无以复加的。无痛当然无快,快久了快多了自然也就忘了痛。无痛便平淡如,平淡如水之时也是最易“下作之际,横着比竖着比,不比出快或痛感来总不能称心如愿的。人乎还有个共性:不是以己之长比之短便是以己之短比其之长,比比着,骂娘的时候居多了。记忆模糊性,似乎疮疤亦是美好的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俗话。说的人类的记忆往往是不精准的。于复古派在打着饱嗝抹着油亮的嘴的同时,向往过去的“好时光”。那神情,那语态恰似“九斤老”的一代不如一代了。这个心理有时也是高尚的必须的:哪怕是死我活的争斗,凿坟掘墓的愤怒若干年后都是回忆的资料而变得切了,于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去了的一切因为有料而值得回味即便是饿的前胸贴后胸也觉得是种历练而变得美妙了。说来有趣毕业三十年后,互动最多的便是年和我打架的同学。亲切的一声小狗日的”便四手相握畅谈别情。情,要有载体的。当年喜怒忧悲恐惊所对应的事经过若干年的淀发酵,都变成美好的同学情了当然,虚伪与欺骗,一如恶疮,不令人怀念的。当年背地里打小告之人,三十年后再相逢,点头过而已,心中绝无一丝情谊之涟的。受“胯下之辱”的韩信多年后当然记着这莫大之耻的。只是发达了,得意了,想着这发达得与“胯下之辱”的必然联系,某感激某种炫耀了。于是他的手段是杀了他们而是让他们成为手下员,更加反衬了自己的得意与辉。吆喝指使着他们,痛快呀。真是杀了他们,也就一时之快了。以,给人莫大羞辱后,你最好盼其发达,否则很可能有杀身之祸。吃饱了的人最“下作”了,一是要找点事干干的。否则,平淡水大道至简的幸福在一些人眼里是痛苦不堪——无伤时思念疮疤具体表现。我即是这等人之一。忙得屁颠颠的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有,虽然口头说累,心里还是乐滋的:因为自己还有价值,因为源滚滚。要是闲得无聊,心里发的,不是喝点酒把自己灌晕乎了是感慨“我活着还有什么劲?”时,脾气最坏的时候。看似无关事也能点燃“无名火”的,总想作”点什么才痛快。每每此时,都要说:“你可是好日子不想过?”——有女家安呀!安字的由。四年一次的世界杯的狂欢其实就是没事找乐子吧:踢得头破血,喊得口干舌燥,熬得两眼乌黑再打个无聊之架,痛了,快了。作”之人还有个冠冕堂皇的托辞这是国家荣誉的体现时刻。当然男人疯狂之时便是女人难过之际—男人的心都移情别恋到球上了只是女人也不是好惹的——《凤网》有文曰:统计表明,这是“轨”的季节。哈,快了,痛了;了,快了

    落叶秋秋2021-02-21

  • 死亡万花筒谁是攻

    最新章节: 秋骊剑影
    献给潘文静致你,我最亲爱的:奥斯卡.王尔德说过,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在我生命的第三十八年,或者第三十九年,我有幸认识了你,认识了一个鲜活且有趣的灵魂,从此步入这幸福世界,享受着快乐,享受着温馨,也享受着安逸,流连忘返,虽然我们相隔几千里,一个在寒冷的黑龙江,一个在炎热的广东,天南地北,就连坐飞机也至少需要六七个小时,但那种地理上的距离,只能更令彼此珍惜。而龙门县城,这座同时蕴含着古老与现代,文明与野蛮的南方小城,是你生命寄居的地方,是你亲朋云集的故乡,也是你灵魂的载体,所以我不能不爱屋及乌,不能不走进去,观察它,描述它,欣赏它,无论它是辉煌,还是破败,抑或两者兼而有之。——殷锡奎夏尔.波德莱尔在《可怜的比利时》一文中谈到布鲁塞尔时说过,每座城市、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味道。因为地处中俄边境,又曾遭遇到日本军人的殖民凌辱,所以绥芬河市的味道是多元的,中西并举,就如同这里的文化和习俗,五月有股丁香的花香味道,七月有股杨树的黏稠味道,九月有股来自太平洋的薄雾味道,十二月有股冰雪的清透味道,铁路附近有股木材的锯末味道,俄罗斯人常常出没的商场有股欧洲人特有的狐臭和香水混合的特殊味道,老城区有股巴洛克式建筑以及古典主义建筑和折衷主义建筑的陈旧味道,郊区则有股肥沃黑土的腐烂味道,有蘑菇、松子和蒿草的味道。那么,龙门县城的味道是什么?——牙签的味道,还是漂洗牙签的药水味道,酷暑炎热的尘土味道,抑或是芒果味道、年桔味道和榕树味道,这些味道也随着季节而不断变化吗?——我居住在甘香区刘屋附近,芬芳爆竹近在咫尺,再稍远处是家二十四小时加油站。甘南路两侧栽种的就是叶子先红后绿的芒果树,环城南路靠河一侧栽种的就是独木可成林的榕树,其中几株已经不知不觉存在了百年。有那么一阵子,偶尔,我在幻想,走在街边,会不会有熟透了的芒果砸到我头上?——但我始终不曾见过成熟的芒果掉落到地上,倒是在台风来袭之前见过环卫人员拿着大剪刀,登上梯子,不急不慌地将茂盛的枝叶剪掉。漂洗牙签的药水是工业双氧水,靠近一些,药水的味道直冲鼻子,那些工人因为常年接触,很多头发都已经发黄。龙门县有很多规模不大的牙签厂,少则五六台机器,多则十几二十台,家族式管理的颇具现代化的小作坊,生产的牙签不仅销售到全国,还悄然溢出国境,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和欧洲国家,走进在寻常人家,或堂而皇之地摆放在星级酒店,成为龙门人的骄傲,也成为许多人的传奇,造就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富豪。如果天气好,无云,太阳又足,走在路上,常常会看到晾晒的篾条,给一根绳拦腰扎起,浸泡在阳光里,黄澄澄的,就像一簇簇盛开的金丝菊,从不断轰鸣作响的厂房一直延伸到熙攘的马路边。至于菜市场的味道,似乎所有的城市都相差无几。龙门县城的菜市场属于大棚市场的性质,一路通透着,鲜少有卫生条件比较好的超市型果蔬店,更缺少那些分门别类、明窗净几的小店铺——鲜肉行、活鱼海鲜店或者熟食店——遮风挡雨还可以,城北市场、供销市场、中心市场和甘香市场,诸多的味道,蔬菜,水果,生肉,禽类,水产品和熟食,全都混杂在一起,搅拌,融化,混合,新鲜的,腐烂的,和即将腐烂的,一古脑儿地充斥进嗅觉,尤其是屠宰禽类的角落,鸡粪味儿、腥臭味儿和对死亡的恐惧味儿很浓,这在城北市场的活禽交易场所更是如此。自然,除了这些味道,还有尘土的味道,那些拉瓷泥的泥头车在黄昏时分或清晨时刻碾过路面扬起的尘土,暴土扬长。每辆泥头车的载重都超过二十吨,车主和司机都害怕交警,所以白天鲜少驶过县城,只敢占据龙塘公路,怪兽般蹭伏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加油站附近,从松岭-黄竹坑-龙塘公路路口延伸到中医院,几辆到十几辆,不住喷吐着恶心的废气,令马路更加狭窄,而它们碾压过的路面,很快就会龟裂,凹凸不平,塌陷成一个又一个不规则的坑,逢到雨天就会积水,孑孓生息不停,车辆驶过,自然会溅到来不及躲避的行人;如果夜幕降临,蚊虫漫起,懵懵懂懂,不断撞向来往搅动空气的来往者,包括行人,也包括车辆。龙门县城的道路要比绥芬河市的拥堵,尤其在上下班高峰时段,似乎每条街都挤满了人,小车,摩托,电动助力车,自行车,和行人,彼此互不相让,急忙忙的,嘈杂,混乱,无序,期间羼杂着发动机的突突声,男人女人的吼叫声,特别在几所学校门前,以及东较广场和甘香桥,就像战争来临时逃难的场面,来来往往,争先恐后,行人不知避让自行车,自行车不知避让摩托,摩托不知避让小车,全都乱哄哄地挤在一处,沸腾的像一锅粘稠的粥,难怪那些交警矫枉过正地在若干处交通干道设卡,专门抓摩托和电动助力车,并把交通堵塞的原因归咎于这两类车辆,却放过横在道路上的小车,和同样见缝插针的自行车和行人,以及那些疾驰而过的飞车党,那些以开飞车为荣的蛊惑仔们。这固然因为龙门县城比绥芬河市人口多的原因——据官方统计,农业大县龙门县户籍人口超过三十五万,即便非农业人口也要达到十六七万,商贸之城绥芬河市户籍人口刚刚达到六万,两者相差几乎三至六倍,城区面积却极其接近(龙城街道PK绥芬河镇和阜宁镇,两个派出所辖区PK四至五个派出所辖区)——但也要归咎于龙门县城街道狭窄,再加上一些商家侵占公共面积,城市自然会拥堵。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就是南方城市摩托太多,成年人几乎人手一辆,以至于鲜少有人去坐公交车,也鲜少有人去坐出租车,哪怕去坐五元起价的摩托或三轮。如果说绥芬河市的街区没规划好(绥芬河市的街道倒是宽阔,宽阔的有些奢侈),那龙门县城简直就是糟糕透顶,它的街道更狭窄,更弯曲,更迷踪,西林路,竹园巷,谷行街和高街,除了那条金龙-迎宾大道。而街两侧居民楼的阳台上,无一例外都挂着晾晒的衣服,万国国旗般,包括女人的内衣内裤,花花绿绿,斑驳交错,密匝匝的,蔚为壮观,这在北方,至少在绥芬河市是难以想象的。(未完待续)

    千羽无月2020-12-13

  • 红楼之逆贼薛蟠115

    最新章节: 萝莉洛天依
    问“新冠”(散文诗)文/地子谁为你起了这么一个“好”的字?又“新”还“冠”,真是举你了。你的大名,全世界70亿人都熟悉,真是登上了大雅堂,还登上了世界的舞台。你新”在何处?世界公共卫生史查不到,中国的《辞海》也没你的影子。你的“新”,好讽,真正成为全球医学界的“新对手。你“新”在人类从不认你,你的爆发,让人类无备亦患,束手之后方有对策。你“”在哪里?你在全球蔓延之速令地球人惶恐为“冠”。作为种病毒,你的流行和感染,“”过历代疫病之上。你的大面爆发,在历史上屈指可数,屈为冠。你的卷土重来,是否也称“冠”?你迫使世界各地封、封城、封区、封乡,创造了类世界的抗疫之“冠”。全世对“新冠”有不同的做法,唯不倒中国人。在中国,几乎是家领导人第一时间决策,第一间封城,第一时间数万天使到,也几乎是第一时间,中国的草药应疗验效,也几乎是第一间,中国向友国派去了医疗队、、、、、哦,“新冠”,“冠”,你的“新”为丑,你的冠”为恶。你逼迫全世界人民同抗疫。迟早,你会败在健康国面前。迟早,你会在健康世面前难以乱逞疯狂、、、、、

    纳兰凌风2021-03-01

  • 如歌传手游是假的

    最新章节: 谋夺
    个人古体诗词作品周聚(上半部)——浪子背包客————漠埃烟文/浪子背包客昏早任消磨,勉此混世活活。自得罡高隐隐。孰作伴?许魑魔。暖冷难谐霾底调,糊涂岂敢座上歌!偌假偌真,年华如水涕如沱。怎道翩翩错落红尘惹。骸僵野,彼遥是渡,曰自懒由赊。青灯老减天下白,前幕曦春又几何?随尔浮光寥廓,新岸犹苦多。2020.01.13哈尔滨退无牙文/浪子背包客一足飞起教失魂,倏忽醒梦归凡尘。可笑浮间多鼠目,自演妖仙瞰微人。2020.01.13默聊光文/浪子背包客浑浑黝埃床,噩噩趋惯常。既寐难醒是霾藏。每知僵卧佛儡,却道痴荒本来,若无伤。吾辈何所惧,惜可少年郎。忍莫归首,霁月昨墟,浮沉邀想妄。彼却晴曦尝了复苍苍。瑶山莞尔积载梦,杳野瞻露长。2020.01.14地天光文/浪子背包客回眸欲语归,拊掌或言随。糊涂季云野,笼统人酒杯。痴愆寡节限,乱市多鼠贼。耿耿同烽炬,煌事岂化灰!2020.01.14玉环圈文/浪子背包客兜转未成空。沧桑渡客,几复红尘尽杯中。渐去糊涂易好,长圆春秋聚散,老相逢。老相逢,携手涂旧醉,嘘不同。俱是筵华如水亦如风。几程飘渺流云似,浮摇噎再等。祈络缘时,及彼澨,些事可能。2020.01.15幽澍辞文/浪子背包客晚事濡宇亦濡烟,浮涔浪荡说几年?一朝觅得熙酒暖,咽洒春泪落人间。2020.01.15哈尔滨————浪子背包客问好

    狼之野心2020-12-09

  • 无限的大冒险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漫威世界
    献给潘文静致,我最亲爱的奥斯卡.王尔德说过,好看的囊太多,有趣灵魂太少。在生命的第三十年,或者第三九年,我有幸识了你,认识一个鲜活且有的灵魂,从此入这幸福世界享受着快乐,受着温馨,也受着安逸,流忘返,虽然我相隔几千里,个在寒冷的黑江,一个在炎的广东,天南北,就连坐飞也至少需要六个小时,但那地理上的距离只能更令彼此惜。而龙门县,这座同时蕴着古老与现代文明与野蛮的方小城,是你命寄居的地方是你亲朋云集故乡,也是你魂的载体,所我不能不爱屋乌,不能不走去,观察它,述它,欣赏它无论它是辉煌还是破败,抑两者兼而有之——殷锡奎夏.波德莱尔在《可怜的比利时一文中谈到布塞尔时说过,座城市、每个家都有自己的道。因为地处俄边境,又曾遇到日本军人殖民凌辱,所绥芬河市的味是多元的,中并举,就如同里的文化和习,五月有股丁的花香味道,月有股杨树的稠味道,九月股来自太平洋薄雾味道,十月有股冰雪的透味道,铁路近有股木材的末味道,俄罗人常常出没的场有股欧洲人有的狐臭和香混合的特殊味,老城区有股洛克式建筑以古典主义建筑折衷主义建筑陈旧味道,郊则有股肥沃黑的腐烂味道,蘑菇、松子和草的味道。那,龙门县城的道是什么?—牙签的味道,是漂洗牙签的水味道,酷暑热的尘土味道抑或是芒果味、年桔味道和树味道,这些道也随着季节不断变化吗?—我居住在甘区刘屋附近,芳爆竹近在咫,再稍远处是二十四小时加站。甘南路两栽种的就是叶先红后绿的芒树,环城南路河一侧栽种的是独木可成林榕树,其中几已经不知不觉在了百年。有么一阵子,偶,我在幻想,在街边,会不有熟透了的芒砸到我头上?—但我始终不见过成熟的芒掉落到地上,是在台风来袭前见过环卫人拿着大剪刀,上梯子,不急慌地将茂盛的叶剪掉。漂洗签的药水是工双氧水,靠近些,药水的味直冲鼻子,那工人因为常年触,很多头发已经发黄。龙县有很多规模大的牙签厂,则五六台机器多则十几二十,家族式管理颇具现代化的作坊,生产的签不仅销售到国,还悄然溢国境,台湾,加坡,马来西,加拿大和欧国家,走进在常人家,或堂皇之地摆放在级酒店,成为门人的骄傲,成为许多人的奇,造就一个一个大大小小富豪。如果天好,无云,太又足,走在路,常常会看到晒的篾条,给根绳拦腰扎起浸泡在阳光里黄澄澄的,就一簇簇盛开的丝菊,从不断鸣作响的厂房直延伸到熙攘马路边。至于市场的味道,乎所有的城市相差无几。龙县城的菜市场于大棚市场的质,一路通透,鲜少有卫生件比较好的超型果蔬店,更少那些分门别、明窗净几的店铺——鲜肉、活鱼海鲜店者熟食店——风挡雨还可以城北市场、供市场、中心市和甘香市场,多的味道,蔬,水果,生肉禽类,水产品熟食,全都混在一起,搅拌融化,混合,鲜的,腐烂的和即将腐烂的一古脑儿地充进嗅觉,尤其屠宰禽类的角,鸡粪味儿、臭味儿和对死的恐惧味儿很,这在城北市的活禽交易场更是如此。自,除了这些味,还有尘土的道,那些拉瓷的泥头车在黄时分或清晨时碾过路面扬起尘土,暴土扬。每辆泥头车载重都超过二吨,车主和司都害怕交警,以白天鲜少驶县城,只敢占龙塘公路,怪般蹭伏在二十小时营业的加站附近,从松-黄竹坑-龙塘公路路口延伸中医院,几辆十几辆,不住吐着恶心的废,令马路更加窄,而它们碾过的路面,很就会龟裂,凹不平,塌陷成个又一个不规的坑,逢到雨就会积水,孑生息不停,车驶过,自然会到来不及躲避行人;如果夜降临,蚊虫漫,懵懵懂懂,断撞向来往搅空气的来往者包括行人,也括车辆。龙门城的道路要比芬河市的拥堵尤其在上下班峰时段,似乎条街都挤满了,小车,摩托电动助力车,行车,和行人彼此互不相让急忙忙的,嘈,混乱,无序期间羼杂着发机的突突声,人女人的吼叫,特别在几所校门前,以及较广场和甘香,就像战争来时逃难的场面来来往往,争恐后,行人不避让自行车,行车不知避让托,摩托不知让小车,全都哄哄地挤在一,沸腾的像一粘稠的粥,难那些交警矫枉正地在若干处通干道设卡,门抓摩托和电助力车,并把通堵塞的原因咎于这两类车,却放过横在路上的小车,同样见缝插针自行车和行人以及那些疾驰过的飞车党,些以开飞车为的蛊惑仔们。固然因为龙门城比绥芬河市口多的原因—据官方统计,业大县龙门县籍人口超过三五万,即便非业人口也要达十六七万,商之城绥芬河市籍人口刚刚达六万,两者相几乎三至六倍城区面积却极接近(龙城街PK绥芬河镇和阜宁镇,两个出所辖区PK四至五个派出所区)——但也归咎于龙门县街道狭窄,再上一些商家侵公共面积,城自然会拥堵。另一个不容忽的重要原因就南方城市摩托多,成年人几人手一辆,以于鲜少有人去公交车,也鲜有人去坐出租,哪怕去坐五起价的摩托或轮。如果说绥河市的街区没划好(绥芬河的街道倒是宽,宽阔的有些侈),那龙门城简直就是糟透顶,它的街更狭窄,更弯,更迷踪,西路,竹园巷,行街和高街,了那条金龙-迎宾大道。而街侧居民楼的阳上,无一例外挂着晾晒的衣,万国国旗般包括女人的内内裤,花花绿,斑驳交错,匝匝的,蔚为观,这在北方至少在绥芬河是难以想象的(未完待续

    薄荷音202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