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今天开始做女生无弹窗广告

作者:齐忆嫣
更新:2021-03-04 2:42:00

纯爱耽美热门

  • 平行世界巨星夫妻的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 女装?
    【散文】秋吟作者:伦子清晨,我感觉一丝丝凉意沁心。建节河边,白杨树的叶子也渐渐变黄了,一枚、两枚……随风轻轻地落下。还有露珠停留在白杨树的叶子上,给寂凉的季节带来许些诗意。时光和红尘总是相伴而行,在山风里,红尘画外,有梦的地方,便会有爱。想着你循着我的足迹踏歌而来;在文字的间隙里写下不悔,用无声的语言互传着心灵的默契。一纸深情,半窗相思,任思绪缠绵在清逸的日子里,轻轻地念,深深地藏……秋水无痕,秋花尚在,小菊花在山野上浅浅地开着。我喜欢这样的季节,不冷不热,天高云淡。秋的明澈与恬静,好像一个温婉的女子,踏着细碎的光阴,从云水深处走来。多情的秋,已经为你铺好了十里红叶,一路秋色,一路浅笑着向你走来。温一纸婉约,守一份安静,我听到桂花树下的私语,风住尘香花未落,心里充满温暖。我知道,你在桂花树下泡好茶等我,然后,捡起一缕岁月的从容,手上还轻捻着一袭淡淡的花香。我们的遇见,是那么的风轻云淡。这是一种心与心的交融,一种灵魂与灵魂的契合,我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珍惜着这份温暖。也许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我依然会感到是一种缘分,让我守着这份情感。你是如此深情地走进我的生命。爱着,痛着,守着,那是一种幸福。情到深处是无语,是默默地挂牵。时光,在清浅的忙碌着,有风,有雨,也有云,最喜欢的还是秋日的太阳,不是怕冷,只是期望。很累的时候,我会静静的坐在阳台上,看紫色的小菊花,在秋风下摇曳,与花相遇,是暖,是喧嚣过后的风清云淡。书里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问我门外的花,跟它坐一会儿很温暖,我注视它有很多的日子了……只记花开不记人,你在花里,如花在风中。”多么温暖的语言。你不在,我却看见门前的桂花,仿佛看见了你。静静的不说话。时光变得很安静,抬头看云,低头侍花。风,轻抚过我的脸颊,低眉,轻嗅,有淡淡的花香,还有你的暗香。喜欢清秋里黄叶的成熟,淡淡的来淡淡的去,没有欲望,给人以宁静安然。简单而有余韵,到底是凉了,还是窗外有风,轻轻地敲打我柔软的心房。好像我在自己跟自己说话,想想,想想你,好像有一双手把我的身体温暖。曾经淡淡的朦胧,点点的私语,把年华点缀成飞花落月的情感,让相思透过南国的烟雨,期待梦的相逢。如歌似水的月色,是我们的烟雨。渐行渐远的秋天,依然留着我对你的眷恋。对你的一点一滴不管清晰还是模糊,都会选择安安静静地守望。让最初相见的花,在我灵魂深处静涵的香。人总有些放不下的情愫,如同滕蔓,缠缠绕绕的在你心中蔓延,而你却不想去躲闪,甘愿承受这甜蜜且疼痛的牵绊。在爱与痛之间,能留得住的是沾了清露的色泽,那是来自内心的安详。静静地坐在窗前,看兰花又生出了一些嫩叶,青翠怡人,植一缕清芬于心间,任馨香淡淡,这些染了墨香的时光,让文字也变得凄凉,多了一些明净,也多了一些安然。想起纳兰的那句“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轻柔妙曼,娇羞宛然,像水里的莲花,在细雨的抚触下,散发着纯洁的暗香。无论是旧日的情怀还是今日的相逢,那是缘分。不管是萍水相逢也好,刻意知会也罢,终究是见着了,即使无语,也像花一样弥漫过淡淡的清香。一缕晓风踩着露霜,从山的那一边穿过,送来淡淡清香。一笺笺心语,写在浓浓秋意的纸上。生命在一抹秋色中流动,似乎穿过秦时的明月,汉时的关山。是啊!你在清风里低吟浅唱,你在飞舞的枫叶上写满诗香,你用不老的身体静坐,在秋季的流年中倚窗,在一抹晨光里,等待芙蓉花的绽放。

    我家蓝胖好凶2021-01-01

  • 无尽剑装中的剑阵

    最新章节: 膨化丹
    过客天上的云彩已经褪下了白,换上了彩妆,摇晃在无垠的天里。太阳深深地躲在背后,见了踪影,甚至连自身的金光消逝不见了。我居住在洱海边,一个名叫“下和”且安静宁的小村庄里。这里的人们日出作,日落而息,平淡中不乏趣,淳朴中不丢风情。而我,只一个借宿的过客罢了。转眼,已经“借宿”半月了,对于“和”虽算不上熟悉,但常走的固然刻在了脑子里。路虽谈不曲折,但也颇为辗转盘曲,如不多走几次,尽可能迷失在了庄里。不得已而为,只能故地游般迴走去了。刚下过雨的小,湿漉漉般躺在那里,坑凹之积满了浑水,我盯着眼前的湿漉般躺着的路面,心中产生了丝退意,只想回去静静坐着,至无聊至极,我也不想踏上泥的征程。然而没过多久,我还踏上了征程。泥泞小路的边缘左翼堆放着乱石砌成的路沿,断续续的,如锯齿一样。既有锐的一端,也有凌乱的断续,知道是刻意的摆置还是自然侵后的雕琢。右侧则更加的开阔活活生出了一个池潭,更加惊的是,里面竟然种满了荷花。而现在又正值夏季,荷叶的碧涟涟,蔓延在伧俗的池潭里,朵冒头的荷花娇羞般躲在荷叶后,若不是微风拂过,还真不它已经开放了。真可谓是“出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呢微风调皮般吹翻了碧叶,刚冒头的荷花也被压弯了腰,尽显妩媚和婀娜。我收回了目光,向了坑凹和路边那一排无人问的杂草,显得那么的落寞。我禁加快了脚步,因为前面不远路面就显得干燥了起来,早点束这段泥泞的战斗,也是在我里催促着。不一会儿,我也就了。低头看看,一双泛旧的皮,早已显得很狰狞,无奈跺了脚,抖落了少许的黄泥,继续故地重游般的迴走”去了。路一位老人,拄着拐杖,佝偻着体,行走在干燥却又布满灰尘街上,仿佛已经沉寂了许久,悚悚般穿过了村子。老人花白胡须粘在瘦黄的下颌上,显得外的沧桑。我估摸着走了一刻左右,吵闹和喧嚣一下子都迸来了,人们仿佛从空气中跳出一样,顿时人声沸沸,摩肩接。左右环看,有卖小吃的、卖果的,各自占着摊位,摆放着一些我自己叫不上名而又垂涎尺的美食,不禁摸了摸口袋,现走时的匆忙,导致钱包都没装放,只得咽了咽口水,径步去。两边的房屋渐渐暗了下来街道显得很昏暗,更显得很狭,仿佛都挤向了街道,更挤向我。街道的尽头,已经洱海的缘了,依稀间我已经看到浪花打在岸边的礁石,激起的波涌载着涛声的呐喊,一股脑般涌我的眼球,充斥着我的双耳。然心动,我又加快了脚步。岸早已经来了许多人,有拍照的侣、钓鱼的老客、骑车的青年等,都在找寻着自己的乐趣儿又或者可以说是消磨着傍晚的光吧!岸边最惹眼的莫过于那排排垂着秀发的杨柳,整齐端地立在海岸线上,仿佛阅兵时军人一样,整齐的队列以及飒的英姿,显得格外的入眼,格的壮丽。我快步走到了布满礁的且拍打着浪花的海岸上,脱黑色皮革制的鞋子,我也走到海岸的一些小的礁石上去,体一会冰凉,也顺着海水,祛一夏季的燥热吧。这时我还想起久前和伙伴同游洱海时问的一很是幼稚,而且也显得很卑怯一句话“洱海中可以捡到贝壳”。现在想想真觉得当初是那的幼稚,那么的知识浅疏,殊知洱海为湿地公园,而且又是水内陆湖,不受潮汐的影响,加上淡水贝壳本来就种类偏少想要捡上贝壳,那得有怎么样幸运啊!我顺着海边游荡,微也是拂乱了我的头发,我依旧着——走在布满礁石而又拍打浪花的海岸上。闭目深吸了一海风的味道,清凉浸润着我的体,本来的疲惫和烦躁,顿时消散去了。待我睁眼时,它早经恢复了平静,没有了波涌,悄沉睡而去。我想,风起时它就苏醒了。时间消磨着生命,初生的哇哇啼哭到暮年的白发苍;从青年时的年轻气盛到花的安详自乐,犹如后青春的诗般,坐落在文字间隔之间;又第二人生一样,挑衅着倔强,塑着永恒

    懒妖大人2021-01-17

  • 像全球怪物在线的未世文

    最新章节: 准备好棺材!
    山弯水延看不出世界是一朵花  目的地与想象也不一致  头颅向下脚步仍向前  没有目的是最好的目的  人生就是行走  一个个里程都是生命指标  假的夜晚真的白天  经历过的暗淡  磨砺着平庸生活  激发出活力异数

    歌者无悔2021-01-11

  • 惊悚乐园简介

    最新章节: :陨星石异动!
    1、棋子我知道,这漫天的星都是你的棋子意拨出去几颗可以改变一个的轨迹深处的鸦煽动着翅膀色就覆盖了整城市天黑下来时候人影开始没掀开暮色的没有沾染上一沉重的黑比白更素白更温暖2、暮色和我谈气的人已经走天黑下来暮色到树干上裸露充分完整不经落下来一片残的叶子砸疼路的人这么多的用手抹了又抹么也抹不尽徒走进来灯光已留给城市扎根那些银杏法

    拉风狂人扫天2021-01-20

  • 快穿偏执boss不好惹

    最新章节: 以一敌二
    少女时代的两个好友梅与兰相遇了。乡镇新村,联排的别墅,美丽的小草被坚硬的砼石板压着。风暴和雨水,地火与震荡,让那人为的石板裂出一条裂缝。远处,山林吹来的风,带来一小小的籽粒。往下,挣扎着生根,寻找浸着水源的土地,往上,努力生长,迎着太阳的光浑。有时,梅仰视着春的天空,草叶在她脚下摆动,她久久地站新农村通向外面的路口。那路一头向人群攒动的庙会,虽然是仿古的集市,却别有意味,可梅心里却怕卖不出手中剪纸的年画;路的另一头是通向很远的萧山,虽然很远,但梅还清晰能看到想像中的瀑布。此刻日光强烈,飞浅直下的水瀑,在空中发出震山劈石的响声。风在不远处的山谷兴起,让倾泻水布悬浮起细细的水雾。那水雾犹豫与傍徨着,它们也很想随着这浩荡落九天的水系,倾泻入碧潭,因为那样生命就会长久些;但它们也考虑过随风飘散到空中,而这时生命虽然短促,却能看到绚美的天光,折射出的五彩七色的虹光,让世人为你而喝彩。“梅,是我!”兰从里弄悠长的巷子,回到村上,在村口轻轻地喊着梅。梅凝望着兰,她俩像童年和少女的时代紧紧拥抱。她们还想相互搀着,在落日下散步,但那古老的茅屋已经不在。梅穿着半透明的中国红纱衣,微风吹着纱衣的一角,就像小蜻蜓的翅膀。可那翅膀太小,带不动梅怀有身孕的身体,她并不能像云雾一样浮起飘移。不远处,有一个男性的声音:“梅,你看,你婆婆,咱妈的身体怎么了?”兰看着梅,相互间无怨无悔地告别着,各自朝村落联排别墅间小路深处走。但她俩并不清楚彼此是同向,还是反向而行。俩人的影子很长,并留在地上。其实,兰和梅一样,也刚怀了孩子。她们心里多想沿着田间的小河再一同散步。昔日的时光何时倒流?让彼此挽臂搀扶的前行不再成为梦中的企望,乡间的原野也能畅想未来。还有那童年牧笛的歌,仍在心底里唱响:晚云和梦,瀑布变为溪水还是云雾?其实,兰这样想:我和你一样,两者都不是,我们只是瞬时的雾淞,那第三种存在。

    烟雨江南2021-01-21

  • 史上最恐怖的灵异照片

    最新章节: 云台二十八将
    人最舒服的时候莫过酒醉微醺曾经的生活练都化成劫后清纯少的记忆犹新追求进取青春壮年拼搏的足迹在白发里封存乘风破的日子让热血谱写檄犹豫不决的时刻把生融进酒樽时间就这样过清醒参杂着混沌梦有一鸣惊人却在落魄失魂华光依旧是美丽不及继续狂奔夕阳醉了山顶是否明天的黄天生我才2019年11月29日

    断章_天津掌阅文化2021-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