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娇软美人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洪荒之火神祝融txt八零

更新:2021-03-03 13:22:00

职场校园热门

  • 日本时间停止器系列

    最新章节: 破梦修心
    (七)沈花溪消失一个月后晚上十点我在小区外吃完宵夜回家洗了澡,放松身心躺在客厅沙发上开着窗吹着风听着乐曲演奏。似梦非梦里,一阵熟悉的英文歌曲《WhenYou’reinLovewithaBeautifulWoman》(当你爱上一个漂亮的女人),欢快的旋律敲打着我有些昏沉的神经,心里想道:“乐曲CD里也有英文歌曲?”转念之间:“不对,应该是我的手机在响。”爬起来抓起手机懒懒地:“喂~”还没出声,刺耳的嘈杂从电话那头震惊了我的神经,我将手机离开耳朵远些,许久那头才传来沈花溪高亢又口齿打转的声音:“亲……爱的,快来……你们……酒……店……救……!”我还没听明白她就收了线。来不及多想,换好衣服出门拦车。圣·雅顿酒店坐落在上海虹口区繁华的商业购物中心右侧,离我所住的丁香公寓仅三个十字路段。下了车从员工通道上二楼,在服务区询得她在罗马皇苑包间,敲门,无人理,自己推门进去,里面烟酒味熏天,掩鼻皱了皱眉头,见梨花木自动旋转圆桌上杯盘狼藉,四周东倒西歪七八个男女,有几个都坐立不住了还在吆喝划拳。沈花溪见我进来,挣开半抱半搂着他的男子,拉起身边爱玛仕单肩背包,背着身向房间里的人们挥挥手,道了句“我……先走……了”,接着整个人就扑倒在我身上。门口当班的服务员过来轻声道:“南烟姐,我帮你。”我们一起将花溪扶进电梯。出到门口,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停在我们面前,车童从里面出来帮我把车门打开,让沈花溪半躺进去。看着车主醉得不醒人世的样子,只有我这个拥有驾照三年却车技末流的胆小鬼来保驾护航了。这里离她家好几里地,我车技太烂,没有信心平安到达,只有选择回我家,幸好深夜里车流较白天少了许多。我用轿车这种现代代步工具行着手推车的速度,穿过街道及三个红绿灯路口,右转弯停车幸福小区门外,刷卡计时,将车驶进公寓地下停车场,车子绕地下室一圈瞅着一个空缺准备转弯进位,突然一束强光耀目,本能的踩了一脚刹车,一眨眼,一辆黑色宾利潇洒利落地转过弯,稳稳当当地停在了我千挑万选的目的地。望着宾利肇事主优雅转身离去的背景,我不由得无名火起。正想发作,听见一旁香梦正酣的沈花溪陶醉地咕隆道:“好美的月光啊!”我愤恨无语,双手握拳挥舞:“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和事啊?”话刚收音,但见她难受的立起上身,伏在车门上耷拉着头狂吐不止……抽出车座旁的纸巾,草草清理了一下。重新找个车位将车停好。听见她包包里有音乐的响声,取出电话来接通,一个磁性的男低音传来:“花溪,我今天有事没去赴约,希望你不要生气。”他顿了顿:“喂,花溪,你怎么不说话?”“先生,沈花溪小姐已经醉得不醒人世,没办法回答。”我代她道。正想挂线。“等等,你先不要挂机,等等,再等等。”我正疑惑不解地看着电话,抬头见刚才那辆宾利车主拿着电话从出口处向我们走来。我收起电话,下了车道:“先生来得正好,请帮忙把她抱上楼去。”他点了点头,将她从车里抱出来。我锁好车门,快步跟上,一起进电梯上三楼,打开房门让他们进去。“把人放哪儿?”他问。“沙发上。”我答。醉成这样,我肯收留她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让她毁了我的床?我心里想。我忙着去浴室接来水帮她把脸擦洗干净,站起来准备去倒水,一扭头见那个男人正一副审视的神情看着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刚才在楼下光线昏暗没有留意他的相貌,现在房间里通明如昼看得明白——这不是车展上偷我初吻的登徒子是谁?那一脸坏笑的表情我做梦都会吓醒。“你好,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试探着问。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我能承认吗?我又不是傻瓜!“你对所有第一次见面的女人都是这样搭讪的吗?”我没好气地反问。“对不起,是我弄错了。”他笑笑,伸出手来:“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刘延霁——张王李赵遍地刘的刘,延寿文疏的延,云销雨霁的霁。”见我没睬,他收回手,打量着房间:“这是你家吗?空间布局很有特色,客厅和卧室仅以水晶珠帘相隔,很是宽敞通透。哦,珠帘后面那层银红色如烟似雾的是什么?”“那叫烟霞云影纱。”我冷着脸道:“这里是私人住宅又不是展览馆,一进门就品头论足,你懂不懂礼貌啊?”他被我的恶言恶语呛得无话。我一秒钟也不要见到这个人!“太晚了,先生请回吧。”我下完逐客令,转身去倒水。“那我先回了,我就住你家楼上,十八楼……有事叫我。”他对着我的背影道。我没听错吧,他说他住我家楼上?我的心脏像卡了壳似的难受,世界——这也太小了吧,还要不要让人活?偷了我的初吻,抢了我的车位,还要让我和颜悦色,感激涕零?等我倒完水出来,人已经走了。

    东坡菊士2021-02-07

  • 弑神者2

    最新章节: 需要我帮你杀人?
    第五十一章暑假一放明星茶啡屋就要开张欧阳梅芳可够忙活的。那天一大早,她就孟圆送到了火车站。知道,这整整半年的间,孟圆一直坚持着有回家,这是多么的容易啊。难道她不思母亲吗?不为母亲的境担忧吗?她日日夜都在思念着母亲,她不得让母亲一下子脱苦海。可她舍不得离明星班,舍不得离开些可爱的小姐们,更不得离开欧阳梅芳。她的心里,她感觉对阳梅芳的感情,已经出了同学,超出了朋;而是一种更纯洁的更高尚的,任何感情不能取代的情义了。这些日子里,孟圆在阳梅芳的面前总是谨慎微的。她不愿说出欧阳梅芳不高兴的话或者做出让欧阳梅芳高兴的事。她知道,芳姐的心里也有许多烦恼,她要去做的事也太多了。就在放假那天晚上,她看着欧梅芳给钱欣盘发髻,的心里是多么的羡慕!梅芳姐,你能给我一个吗?等回到家里让妈妈看一看,说是给做的,妈妈该会多的高兴啊!可她没有。她知道,梅芳姐的里不能只装着她。钱,钱欣比自己更让人怜。自己还有妈妈,钱欣……。乔娇这小妹,孩子似的偎依在芳姐的怀中,可我…,我能像她一样的快吗?会的,只要有梅姐,她会让自己和乔一样的快乐起来的。次回家,我能尽快地来吗?学院的金秋电大奖赛的培训班参加参加的到无所谓,可明星茶啡屋的事儿…“孟圆,这是我买的包豆奶粉,带上,好阿姨补一补身子。”梅芳姐,你又多花钱。欧阳老师和林阿姨不在身边……”“没么。我想爸爸天天都惦记着我们,他一定很快回来的,至于妈……”“我也这样想欧阳老师是离不开我的,他不会永远抛下们。姐,要是新学期是这样,我们就找学去。”孟圆看看还没发车的时间,又继续了下去,“不过呀,方电影公司的那部片,有欧阳老师的心血又有林阿姨的精湛表,一定会大获成功的姐,如果有一天我见了林阿姨,你说我该样称呼她?”“孟圆你想这……”“我呀那次躺在你家的床上贪婪地看着林阿姨的片,想了很多。还在梦中一个劲地喊着妈,姐,这是真的,都么长时间了,我真没意思对你说。”“孟,我理解你的心情,也非常地想他们。爸刚到南方的时候还打几次电话,可摄制组了沂蒙,不但电话也打了,就连信也难以到。我想,他们不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是忙得很。”“姐,说的有道理。”“孟,你的发多乱啊,昨晚上都忘了给你……欧阳梅芳说着拿出了兜里的梳子,“来,来得及,姐给你梳一。”“姐,我路上一要好好的小心,回家跟妈妈说,这是你的作,她一定会很高兴。”“孟圆,如果一都妥当了,你可不要了带阿姨来啊!”“,你都说过几遍了,还能忘了吗?”发车时间到了,欧阳梅芳直把孟圆送上了列车当列车徐徐离去的时,欧阳梅芳还一个劲朝着探出列车车窗的圆喊:“记住!带上…妈妈……”送走了圆,欧阳梅芳就在火站的候车厅里打了个用电话。“喂,高伟?”“梅芳……”“猜你还没离开宿舍吧”“你在哪?”“火站。”“到哪去……“送孟圆。她已经上回家了。我是说,今我们再到明星茶啡屋好地整理整理,好早天开业。”“开业?一天?很好!。”“就不回学院了,从这直接去,你……”“的,从明天起,我就也不睡懒觉了,我很就去。”“现在赶快身,看谁落后。”欧梅芳走出了候车大厅谁料,当她刚刚来到站广场的时候,有一戴墨镜的人挡在了她前面。“小姐,不认了吧?”“你……”阳梅芳先是一楞,然很快的镇静了下来,柯翔,你怎么……”你的记性还不错吗?能认出我……”“怎会不能呢?我们是同呀。”“同学有什么?欧阳梅芳,我来问,你到底恨不恨我?“你问这干啥?”“啥?你骂过我,难道不记得了?”“柯翔我……,那是我的错我一直想找你道歉,……”“道歉?小姐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我知道我一直撑不起的眼皮,不像高伟,我清楚得很。小的时,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可你从来没有跟我过,我们从小学到高,你总是让我难以接。可你,在我眼里,说的是现在,以前也……,是西施,是维斯,是褒曼。这是我一些感觉,我知道也能是错觉。但它总是心里想过的,现在说来。欧阳梅芳,你可清楚或是不清楚我们家一些说不清道不明事儿,是不是这又是的错觉了?错觉就错吧。我爸爸跟欧阳伯、林阿姨是老同事,我爸……,我直到现也不知他在让我做些么。谁都知道我傻,找人说说话儿,人家不愿意听。你……,们一起长大的人,都…。梅芳,你知道吗一个连自己的生身都不明白的人,他能够傻吗?人啊!谁能知我柯翔是多么的无能是多么的苦闷?可我…”“柯翔……”“不要打断我的话,小!”柯翔制止着欧阳芳,“我没有想过奢,更没有想过得意。爱同学,爱老师,爱身边的任何人。可我是感觉,有一个看不的影子始终在牵着我让我失去了意志,失了理想,似乎让我走了一个虚无飘渺的地。我想过美好的东西却不知道怎样理智的追求。梅芳,我对你无理也是出乎于此吧真的,我已经不企求的宽恕了。如果再那,那不更是窝囊废吗我想读大学,可权利…,它能放过什么?没有挣脱出来,也不得挣脱。我荣耀啊!纵啊!可权利失去了…”“你要振作起来柯翔……”“振作?姐,我已经振作不起了!”柯翔正了正墨,似乎不想让欧阳梅看到他的眼睛,“梅,我告诉你,只告诉自己,真的。你是我同学,我的朋友。我你,恨你,相信你。不要再告诉第二个人因为他是羞耻的,真,羞耻!我的父亲失了,还有那个女人。家也已经被政府查封。我……,市财政局…,很快就会处理的可悲,可……悲……“柯翔,不要说了,我走……”“小姐,句话你已经说晚了。不会跟你走了。我已跟那些哥儿们……,拜……”柯翔溜进了熙攘攘的人群中。“翔……,柯翔……”管欧阳梅芳跑着,喊,柯翔的身影还是消在了人群中……本来送走了孟圆,欧阳梅是想打的赶往明星茶屋的,可现在已经晚,一定会落在高伟和他人的后面了。原来冲冲的劲儿渐渐地消了。不知是为什么,的头脑在涨,眼睛有昏眩。她站在那里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向前走了起来。柯翔柯翔他?她在心里反地问着自己。这会儿她不想急于赶往明星啡屋了,她要到海边,让清凉的海风吹一…

    狂飙的刺猬2020-12-20

  • 重生西游之逆战西游

    最新章节: 两教对决风云起,诛仙剑阵逞凶威!上
    初三的时候写的原创小说,剧情虽然幼稚老套,但是饱含了我纯真的回忆,发在原创里,希望大家喜欢~克拉萨斯大陆,已经在黑暗的溃散中走向再次的光复,在女神的眷顾下,战士们虔诚的以圣洁的心,锐利了手中的刀剑,战胜了混沌的梦魇,王城之下,充盈着笑语欢颜,人们载歌载舞,快乐的音符飘在隐去了血腥的风中,火树银花重新绽放着一个又一个的不眠狂欢夜。。。不过,那伊甸园式的快乐似乎只存在于教堂的废墟中,那张斑驳了色彩的老油画上。。三百年后的克拉萨斯,已然完全堕入暗黑的魔爪,光与暗的平衡随着被压迫着的邪恶复仇的力量的觉醒,土崩瓦解。。杂糅了光明和黑暗的混沌之潮汹涌而来,古老的大陆陷身于天灾般的浩劫。溺血之森,墨色正缓缓的吞噬着这片昔日撒满月光的林地,而今,却已然成了鬼魅的天堂,生命的终点站。我轻甩了一下缰绳,膝下战马一声嘶鸣,隐没在林间不详的瘴气中,在那弥漫着腐臭气息的泥泞上,刻下两行马蹄痕。漆黑的夜,可以说是黑暗的妖妇们猖獗的资本,一弯惨白的月,已经再也挥洒不出皎洁,恰似死神手中的巨镰,无声中收割着那些弱小的生命。瘴气似乎在死月的诱惑下,愈发的浓郁了,我只能催促马儿不停地飞奔,因为我知道,停下来意味着什么。。一个月前,三位守护着光明神殿的贤者被秘密的杀害,光之圣物的水晶柱忽然间闪烁不定,最后,归于黯淡。这和三百年前魔界横扫克拉萨斯大陆的噩梦来临之前的征兆竟惊人的相似。克拉萨斯的国王大惊失色,便以比武招亲为由大发英雄帖,广聚天下英雄勇者,说道比武招亲,便不得不提起克拉萨斯的公主。她的美貌,简直不可方物,甚至有人说,她是女神的转世,同时拥有着女神倾城的容貌和纯洁善良的心。自古英雄爱美人,在这巨大的吸引下,无数的英豪向王城涌来。同然,血气方刚的我,以为自己自幼习武,如今平凡了18载,终于迎来了出头之日,便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前往克拉萨斯王城的旅途。殊不知,这后面等待着我的,是一场光与暗亘古的不变的纠纷和抗衡。比武会场,人声鼎沸,这,只是老国王为了掩人耳目所设的假象,那围坐在场边的“男女老少”全是士兵们乔装假扮的,为了防止图谋不轨的应征者暴乱,保护会场和王族子弟的安全,只能如此。我穿过层层人墙,场中央杀声阵阵,挑战者个个身手不凡,跃跃欲试,可是,不多时,便又一个接一个的败下阵来,“居然派哈多斯来比试,我早就该知道,国王不会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女儿许出去的。”“是啊,哈多斯太强了,有他在,想抱得美人归几乎是不可能的。”两个似是丢盔卸甲的狼狈汉子一脸沮丧走出人群,大声的抱怨着。我心怀着好奇,连挤带拥,终于到了选手阵列最前方,在场地的中央恍如一尊战神的雕像一般,带着轻蔑的目光傲视四方的人,便是这次比武挑战者们唯一的一个对手,皇家骑士团的团长——哈多斯!就是这个单枪匹马的铁血汉子,技压群雄,用手中的巨剑将前来赴会的勇士们的梦想一个接一个的化为了泡影。哈多斯貌似战意正高,在一剑砍飞了一个巨盾大汉之后擎剑指天,大喝道:“来啊,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就这种程度也想胜过我么?还有谁,一并上来受死吧!”顿时台下一片寂静,没有人再敢上前自取其辱了,可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见他这般嚣张,我心头凭升出一股怒火,顿时全身的热血上涌,暴喝道;“我来会会你!”于是,没等哈多斯反应过来,我便飞掠至其身前,手中的细剑挂着残影扫向他的面门。哈多斯微微一惊,反手随意一挡,便拨开了我的剑芒,紧接着左手虚握,一记重拳便轰向我的胸口,我大惊,好快的反击,慌忙中擎起手盾去挡,一声闷响携着排山倒海的气势袭来,把我震的一个踉跄,连连后退,哈多斯轻蔑的一笑,仗剑飞奔追来,我见情势危急,便险中生智,让身体顺势倒了下去,哈多斯的剑突然失去了目标,脚下一滑,险些摔倒,我后心贴地,一个挺身,飞出一脚,正中他的小腹,哈多斯吃疼,用剑挡住前胸,飞身后退,定神后,他意识到了自己被一个看似毛头小孩的人虚晃了一枪,可他非但不气,反而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但是,却没有说什么,而是以又一剑凌厉之极的攻击来抒发他对我的赞赏之意。我大喝一声,两刃频频交火,火星飞溅中,剑柄也愈发的炽烈了。就这样,我们不分上下的大战了三十个回合,但是因为我尚且年少,体力和力量上都和哈多斯这位身经百战的大骑士有很大的差距,终于,我的攻势走向了下坡路,渐渐地由势均力敌落到了下风,我的盾牌早已经在一次破釜沉舟式的攻击之后被哈多斯一肘震飞,握着剑的右手也在他雄浑的力量侵蚀下变得极度的酥麻,眼看就要败下阵来了,哈多斯似乎也看到了我的不支,一个闪身之后紧随着一个侧劈,目标赫然是我的右臂,可上天似乎都在垂怜着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卒来报:“陛下,公主。。。公主她。。。有人看到她被一个鬼影般的人引进了溺血之森的方向,公主她,好像被催眠了。。就那样跟着那个鬼魅般的身影进了森林。。”我和哈多斯闻之均是一惊,潜意识的停下了比试,不约而同的向看台首席的位置看去。只见老国王脸色煞白,身体微微颤抖,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吓得不轻。哈多斯看了看老国王,又凝重望向了我,他的脸色也很难看,沉声道;“到此为止吧。”这时候,围观的人们开始骚动起来,我亦如梦初醒,局促的点了点头,不安的揉着被震疼的手腕。“各位来自各国的勇士们,感谢大家的参与,可是现在东窗事发,想必大家也听到了,今天的比武就到此为止,我很抱歉。大家都散了吧。。”老国王在虚弱的呻吟,细细的汗珠已经清晰可见的从他布满岁月划痕的额头渗出,人们纷纷议论着,面露惊恐之色,开始断断续续的离场,当我也转身要走的时候,哈多斯叫住了我,让我先留下来,本来就很好奇的我当然不愿放过这个机会,便在人们离场之后留在了场内。待人去场空以后,国王便下令那些乔装的“百姓”恢复士兵的身份,他们一个个手持金戈,把会场围得水泄不通。“哈。。哈多斯,”老国王揉了揉深陷的双眼,缓缓地开口“麻烦过来一下。”“是,我的陛下!”哈多斯得令后便向看台首席走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对我耳语到:“你,在这里等着。”我点了点头,他拍拍我的肩膀便去到了国王的身边。哈多斯单膝跪地,行了个礼,国王叹了口气,叫他附耳过去,哈多斯很认真的听着,片刻,便坚定地铿锵有力的答道:“在下领命,誓死完成任务!”再次以剑拄地,向国王行礼,老国王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他便起身走下看台,叫了两名随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后,便大步走出了竞技场的大门。我一脸的困惑,正无所适从的考虑着要不要追上去,这时候,老国王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朝向我,示意我国去。这可是我第一次被国王亲自召见,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心也开始沸腾般的狂跳。“我亲爱的孩子,快过来,你没有必要那么紧张。”老国王饱经沧桑的脸上向我露出了一个鼓励的微笑,让我觉得莫名的温暖,这就是君主的魔力么,我这样想着,迈上了看台的阶梯。面向国王,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从这位年迈的老者身上散发出的君主的威严,我谦卑的低着头,单膝跪地:“我的陛下。”老国王带着疲倦的微笑颤颤巍巍的伸出那双虬结着青筋的苍老的双手,将我扶起,令我微微惊讶的是,那双看似干枯的手却仿佛蕴含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老国王仔细的端详着我,连连点头,我被国王陛下的举动弄得有些发懵,显然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老国王那双深陷却有神的眼睛仿佛能够洞穿一切,似看透了我心中所想一般,他终于缓缓地开口了。。。他告诉了我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三百年前,黑暗魔君阿维拉被光之勇士们打败,在即将幻灭的瞬间,道出了卷土重来的誓言,他声称只要人们安于享乐,就会丧失守卫光明世界的斗志,虔诚的信仰会被奢靡的生活蚕食,那时,就是暗黑的血统觉醒的时刻!讽刺的是,这三百年来,果然如魔君所料,过于平和的日子就像暴风雨前夜的宁静。人们富足安康,无忧无愁,危机和紧迫的意识荡然无存,王宫里,更是夜夜笙歌,国王不理朝政安于享乐,奢靡之风泛滥难收。人们都对自己的生活极度的满足,丧失了斗志,冷淡了一腔报国的热血。。。这一切,为黑暗的妖婴再临于世提供了完美的温床。直到一个多月前,当年打败魔君的众勇士之中的三个领袖,被誉为光之贤者的英雄们——剑士——斯达瑞,牧师——洛尔波特,魔导师——克拉雅,在无意中发现自己守护着的光之水晶柱开始不安的悸动,原本一片华光的水晶柱里,竟然来望着幢幢鬼影!贤者们不安了,便将这一发现公之于众,可是人们都不愿意相信,认为只是三位英雄老糊涂了。直到有一天,一个谜一样的祭司找到了他们,并将其约出城外,年迈的三位英雄怎么会知道这是一个可怕的阴谋?之后,贤者们便音信全无,,两天后,噩耗传来:人们在护城河边发现了他们的尸体。。城墙之上赫然几个大字,那,是用可怜的老者们的鲜血写上去的,远远便能望到,触目惊心。。“黑暗之主,已君临天下”。。。。

    满天飞雪花2021-02-09

  • 誓不为妾沉云香乐文

    最新章节: 除夕斗将
    枝墨栌发表于2015-5-1200:22问好,燕赵,来看你的小说。看了真心惊叹你的字编排和语言的叙述能力。这发生在小县城的故事,后面没...开始的时候曾经写了一些对于男主人公老家和小时候的描,但后来感觉有点累赘,又删了。我再考虑一下

    豫东布衣2021-01-07

  • 重生后大佬们都后悔了

    最新章节: 复仇者帝天
    沙沙发表于2015-5-1411:36给落叶发了,没回我,我再等等,和你们联系上了我好多了,一大早登不上我真的好慌!谢谢你!...你和幽兰都回复我了,我现在好多了,我真的有迷路的感觉,心里很慌!谢谢你们!

    逆苍天2020-12-21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玄幻

    最新章节: 闲暇时光
    下乡第七天吗?好像快结束了!今最想记述的执行宣传组任务,我跟调研组第一组出去派发卷,拍摄相和录制视频了解一下新村建设和乡治理的发展一路受阻,才发现在基调研不易,真真切切地解到做好一事真的不容。世界上没什么事是可简简单单就成的。由于下乡基地地较偏僻的地,居住人家远且稀疏,要劳动力还中老年人,以我们走了远好久都没回收到多少问卷。在回的过程中,们遇到了不困难,有老不了解村里建设,拒绝写问卷;有不识字拒绝写;有人害我们意图不害怕填写;人对我们存戒备心拒绝写;大多数不在家里,人调查等等无一不打击调研组的信。但是调研没有放弃,为他们代表是“红土社实践队”,们身上的责与担当支持他们前行。跟随拍照的程中,我发我录视频和照片也多多少引起他们戒备心,担我们意图不。所以到后的调查过程,我降低了视频的频率拍照也等到题快要答完再拍。经一长一智,以多学习。世无易事,但们更应该迎而上。撰稿/陈靖谊来源/红土情缘社实践

    初一2020-12-29